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贫农的博客  
随感  
我的网络日志
看人民日报编辑的语文水平 2020-02-13 20:32:17

[ZT]

看人民日报编辑的语文水平

陈永成  2020 年 02 月 13 日

疫情是名词,这样定义的:疫病发生和流行的情况。也就是“疫病情况”四字的简称,用现代话说就是关于疫病的信息。

人民日报2020年01月30日发表了一篇网评:警惕疫情“第二波”,哪怕“十防九空”。

人民日报这篇文章把这个词用错了,通篇都把“疫情”等同于“疫病“,语文学的很不好吗!

这篇文章说:当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正在进入关键阶段。这是不对的。不是防控疫情,防控疫情就是封锁疫病的信息,是错误的,违反国家法律的。因为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第二十一条)规定,“必须按照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规定的时限向当地卫生防疫机构报告疫情。” 早报告疫情,是减少传染病续发,控制疫病流行的一项重要措施。

这句话更错:疫情一天没有得到彻底战胜,我们一刻也不能松懈!说“战胜疫情”明显欠妥。很清楚,人们要战胜的是疫病本身,而不是关于疫病的信息。

连人民日报都经常出现这样那样的语文错误,不禁为中国文化传承的现状担忧。

 



浏览(780) (7) 评论(2)
发表评论
真相对脑残病人没有疗效 2020-02-12 15:37:20

真相对脑残病人没有疗效

    昨天晚上,在高中同学微信群中有人转发了一段来路不明的文字,列举了世界十几个国家对中国的援助:俄罗斯援助了多少口罩,巴基斯坦援助了多少手套,…而排在第一位的美国援助数额为这段文字的最后骂美国人没有人性,号召大家抵制所有美国货,不要吃麦当劳和肯德基。我看后气不打一处来。前几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说至今美国没有给任何实质性的援助,我马上在网上查了一下,发现这个发言人在说瞎话,实际上美国已经给了很多援助。于是我连夜查找、整理了中国社科院责任云研究院、美国盖茨基金会、华中科技大学北美校友会和美国霍尼韦尔等公司提供的文字资料和图片,把资料汇编命名为《美国到底援助了没有?》,自认为很有说服力了。半夜1点多钟完稿后立即发到高中同学群里,等待同学的反应。我想和我关系很好的王某可能会赞同,因为他儿子就在上海的美国霍尼韦尔公司工作。

今天早晨起床以后,我马上查看了高中同学微信群,第一个回应的正是这个王同学,他转发了一篇和我的资料汇编针锋相对的文章,首先赞扬了最高首长的英明决策和党的坚强领导,然后谴责美帝的虚伪、讹诈、掠夺与侵略对中国发动生物战、金融战、基因战、舆论战,最后不忘提示国家和人民:当务之急,一定要彻底清除隐藏在我们体制中的汉奸、卖国贼、带路党、腐败分子及外国间谍。

哇!彻底晕了!本来想唤醒和拯救那些愚民同学的可怜的灵魂,本来以为真相是治疗愚昧的最好的良药,最后发现真相对治疗脑残毫无疗效,反而被喷了一身的污物。一个人一旦被洗成脑残之后,对真相就毫无兴趣,对不符合胃口的真相视而不见,对真相具有了抗药性,于是就没有药可治了。经过最近7、8年的官媒洗脑,再加上最近几年的微信毒害, 90%以上中国的人(包括知识分子)都变成了脑残的愚民,任何试图唤醒和拯救他们的努力都是徒劳的。这个可悲的民族,往后的灾难还多着呢!

以后不打算在高中同学群里再发言了,说多了难免会被扣上汉奸、卖国贼的帽子,友谊的小船可能说翻就翻了。真的很悲哀!

             2020.2.12

 



浏览(1119) (41) 评论(10)
发表评论
与香椿树讨论大寨精神和小岗精神 2019-11-04 16:14:38

与香椿树讨论大寨精神和小岗精神

近日“香椿树”网友发表了博文《说说伟大的小岗和渺小的大寨》,把大寨人捧上了天,把小岗人踩到了地。文章说:大寨精神是战天斗地、大有作为,小岗精神是自私自利、小家子气; 大寨人是团结协作、艰苦奋斗、为国分忧;小岗是好吃懒做、自私无赖、向国家要钱。

看来“香椿树”网友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大寨精神和小岗精神,而且把大寨村和小岗村的现状与大寨精神和小岗精神混为一谈。

大寨精神和小岗精神实际上是指在特定的历史时期,中央号召全国农村都要向他们学习和效法的经验。说:“大寨精神”,就是把大寨经验提到了政治思想的高度,这是那个时代的特点。中央对大寨精神的定义是:政治挂帅、思想领先的原则;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精神;爱国家、爱集体的共产主义风格。(出自1964年12月周恩来总理《政府工作报告》)。对于小岗村的宣传,当初很少提什么“小岗精神”,主要提他们的具体做法和效果,这也是那个时代特点(不主张讲大话、空话)。

除去那些大话空话之外,中央到底要全国农民学习他们的什么经验和做法呢?大寨经验的特点就是苦干,最具代表性的例子就是要求农民挑石头上山,修筑梯田,后来被称作“大寨田”。全村平均每人每年担石头880多担,还要担更多的土和肥料。全国学大寨的要求是,各地都要修大寨田,连过年都不让休息。结果做了很多无效和低效的劳动,浪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使农民苦不堪言。毛泽东号召农业学大寨的结果是,不但没有增产粮食,反而造成全国的粮食、棉布、食用油、猪肉等等生活必需品的严重短缺,全国城乡人民都极端贫困,吃不饱饭。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都不应该忘记,可是有些人却偏偏故意忘记

小岗村的经验或做法非常简单:农民为了能够吃口饱饭,冒险分田到户,以家庭为单位组织生产。当年大见成效,粮食大获丰收。交够国家和集体的,剩下都是自己的,从此告别了几十年吃不饱饭和逃荒要饭的苦日子。中央要全国农村学习小岗村也非常简单:分田到户,解散人民公社。从此全国人民都告别了吃不饱饭的苦日子,很快就取消了粮票、布票、油票……本来这两种农业生产制度孰优孰劣一目了然,可是至今还有人不承认这个铁的事实,为毛泽东的罪恶的农业集体化政策鸣冤叫屈,企图卷土重来。小岗村经验的重大历史意义不仅在于增产了粮食,更重要的是解放了农民,使农民从农奴变成了自由人并为以后的城市建设输送了大量的劳动力。这是当初邓小平、万里等人没有想到的,他们当初只是为了多打粮食,解决人民的吃饭问题。

如果从本质上分析,大寨精神就是把农民当农奴,小岗精神就是解放农奴

本来到全国解散人民公社,把土地使用权还给农民,小岗经验就完成历史使命了,以后小岗村怎么发展,应该和其它的村庄一样,顺其自然,该穷就穷,该富就富,全靠他们自己的努力,不应该有任何特权。可是中国的事情就是有特色,典型一旦被树立,就应该一直先进下去,还要按照上级领导的意图与时俱进,继续引领时代潮流。为达此目的,光靠小岗村的农民是做不到的,于是就要加强党的领导。小岗村农民自己当家作主还没有几年,省里就派了一位叫沈浩的人来当书记。沈浩召集全村农民开会,慷慨激昂地讲了他的宏伟计划:把土地集中起来,开建葡萄园、高科技产业园、饮料厂、大酒店……村民们听了各个皱着眉头,大包干带头人严某某发言表示疑虑(本人当时看过电视台播放的这个节目)。可是沈浩讲的并非他个人的意见,而是上级领导的指示精神,当然必须要执行了。

随后,由中央各部委和兄弟省份支持的投资项目纷纷进入。小岗村本来就18户农民,200多亩土地,当然不能承担这么多宏伟工程。于是上级一拍脑袋,把附近的23个自然村都划归小岗村,这相当于一个乡的规模,于是成立了以沈浩为书记的党委。小岗村核心区(原小岗自然村)农民的住房由国家出钱,统一建成白墙灰瓦的二层楼江南民居。村里的东西干道,以及通往县城和省城的大道都是全国一流的。8层楼的小岗村大酒店已经拔地而起。每天有组织的参观人群络绎不绝,听报告,看录像,参观大包干纪念馆和沈浩纪念馆(沈浩因喝酒过量而死),听讲述没法学习的新时代小岗精神和沈浩精神。……至于现在小岗村的人均收入是多少,我就不感兴趣了,说了也没有什么意义。今天这样的小岗村还有示范意义吗?别的村庄能学得来吗?至于香椿树先生批评说小岗村农民伸手向国家要钱,说明你太不了解情况了。——这些钱不是农民伸手要来的,而是政府送来搞形象工程的。

本来搞规模经营,搞农业机械化和现代化是好事,但是应该尊重农民的意愿,循序渐进,顺其自然。用行政手段搞强迫命令,就会大大伤害农民的感情和积极性,最终生产也搞不好。以往的历史教训不能够吸取,同样的错误往往会重复发生。靠长官拍脑袋建起来的占地数百亩的“高科技产业园”发展得怎么样呢?在一大片漂亮的欧式楼群的周边,长满了一米多高的野草。……其它的例子就不想多举了。

大寨村现在的情况也是和以前大不一样了。据说农业产值只占不到1%,主要收入是工业和旅游业。那是因为大寨和郭凤莲的知名度,由当地政府和别的省份的企业(比如华西村)大力支援的结果。如今的大寨村已变成了大寨镇,面积也扩大了10倍以上,不再是1.88平方公里了。现在的大寨无论情况如何,也和当年的大寨精神没有关系了。

总之,真正的大寨精神和小岗精神都已成为历史,用现在的大寨村和小岗村的现状来比较这两种精神谁优谁劣已经没有意义,因为它们的现状都不是这两种精神带来的。在毛泽东重返神坛,毛思想卷土重来的今天,这两个在历史上曾经代表不同政策的村庄已经基本趋同,都成了只能参观不能学习的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新样板,都成了根据长官意志制造出来的怪物,都成了有中国特色的政治旅游景点(小岗村是凤阳县的四A级旅游景点, 大寨村是昔阳县的四A级旅游景点)。对于虔诚崇毛的香椿树先生,不应该夸一个贬一个,应该两个都夸才对。

   最后奉劝一下香椿树先生,不论你怎样仇恨邓小平的路线和政策,请你都不要污蔑和仇视小岗村的农民。小岗村的农民和大寨村的农民一样,都是任凭权力摆布的可怜虫,他们只不过是要求能吃上一口饱饭而已,难道这还有罪吗?!

-------------------------------------

附上几张能代表小岗村现状的照片。

1. 国家为小岗村核心区统一建造的民居 01.jpg

2. 江苏张家港援建的小岗村葡萄示范园

02.jpg

3. 农业部小岗村现代农业示范园

03.jpg

4. 小岗村大酒店

04.jpg

5. 宏伟的小岗村高科技产业园

05.jpg

6. 高科技产业园中某现代化工厂的荒芜景象

06.jpg





浏览(1165) (11) 评论(93)
发表评论
伪造的屠呦呦“致辞”何以盛行 2019-10-14 14:11:05

【ZT】

(转发者按语):伪造的屠呦呦获奖致辞”在2015年刚出笼时就被国内的正规媒体辟谣了。最近又在国内外的网络和微信上传播开了,万维网今天也在首页显著位置推荐。伪造得很拙劣,稍微动点脑筋就能识别。可见国人是多么容易被欺骗。

伪造的屠呦呦“致辞”何以盛行

2015年12月15日 来源: 中国青年报

  登上诺贝尔奖领奖台后,屠呦呦再次刷屏社交网络,但这次被转发的是她在瑞典卡罗林斯卡医学院的“诺奖致辞”。譬如,一篇流传甚广的“致辞”题为“感谢青蒿,感谢四个人”。另一段屠呦呦领取诺贝尔奖后的发言同样也在社交网络上蔓延:“……用人情做出来的朋友只是暂时的,用人格吸引来的朋友才是长久的。所以,丰富自己比取悦他人更有力量”,满满的“心灵鸡汤”范。然而,这两个版本的所谓“致辞”,经媒体考证均为伪造。(《科技日报》12月14日)

  事实上,仅仅凭借常识和报道来判断,就不难发现这两段所谓屠呦呦的致辞是假的。回顾这几天的新闻,屠呦呦在接受瑞典国王颁奖后,并未发表任何获奖感言或致辞;诺奖周期间,她只在公开场合有过两次讲话:一次是媒体见面会,一次是在卡罗林斯卡医学院的演讲。而在这两次相当正式与严肃的讲话场合,屠呦呦不会去做“心灵鸡汤”式的激情演讲,证伪屠呦呦的“被致辞”,其实并不困难。

  随着屠呦呦诺奖发言落下帷幕,一些微信营销号开始推出形形色色的屠呦呦获奖感言,引来众多网友疯狂转发。细读这些被杜撰出的“屠呦呦版鸡汤文”,不难发现它们都有一些共同特征,比如富有煽动力、读来朗朗上口、辞藻华丽但思想深度欠缺。相比屠呦呦“被致辞”内容的真相如何,此种对诺奖致辞的网络消费现象,与背后的传播心理,无疑更需探究。

  不是说我们的生活不需要励志,但当种种伪名人格言以“批量生产”的方式而制造出来,首先映射出的,是部分微博与微信公众号的无底线式经营策略。“不要去追一匹马,用追马的时间种草,待到春暖花开时,就会有一批骏马任你挑选”;“我喜欢宁静。蒿叶一样的宁静。我追求淡泊,蒿花一样的淡泊”,这些虚假的“名人语录”,最终目的不过是为了去打动用户、圈住粉丝,尤其是一些美容机构、房地产公司的微信公号,最热衷于转发此类话语。

  传播是双向的,流行也是双向的,直面屠呦呦伪“获奖致辞”的泛滥成灾,同样不能不问的,是网络受众的心理:到底是他们失去了辨别真相的能力,还是这些伪“致辞”切中了他们隐秘的心理?后者的可能性应该更大一些。网络之上,微信之中,多数人都在浅阅读,当点赞与转发成为轻而易举的事情,就很难有人静下心来,对自己转发的内容进行考证。与此同时,有太多的人在渴望着成功,这种渴望是如此强烈,以致他们认为名人的任何一句话都有不容质疑的力量。

  因商业的驱动和对成功的崇拜,于是一些名人语录、心灵鸡汤得以广为流传,这正是屠呦呦伪“获奖致辞”蔓延于网络的背景。年轻人热衷于追问人生,渴望从成功者那里获得成长的秘密,这固然是好事。然而,任何时候,都不应该远离常识,都需要遵从“消费”的底线,都需要首先强大自己。

 







浏览(398) (5) 评论(0)
发表评论
莫言诺奖颁奖词中文译法商榷 2019-10-11 14:26:29

莫言诺奖颁奖词中文译法商榷
【转发者按语】
最近在中宣部的嘉奖名单中没有莫言的名字(被嘉奖的作家是王蒙)。随后在国内的网络和微信上掀起一股毛左们声讨莫言的浪潮。最近又有人翻出当年瑞典的诺奖委员会主席的颁奖词。对于这个颁奖词人们有不同的解读,有人认为这说明莫言是敢讲真话的人,也有的认为这是莫言当汉奸卖国贼的证据。目前 网上流传的翻译件,可能是翻译者处于某种顾忌,隐去了一些敏感词。今天发现了一篇声称忠实于原文的翻译件,转发给大家参考。

莫言诺奖颁奖词中文译法商榷

王澄 (博讯2012年12月23日 )

瑞典文学院诺奖委员会主席瓦斯特伯格发表的颁奖词Award Ceremony Speech可以算作这一阶段“莫言事件”的一个惊叹号,也是一个句号。
      ……    
    我把这个颁奖词重新译出,也希望懂瑞典文的华人能以瑞典文版本(原本)再加以修改。
    译文和注释如下:
    Presentation Speech by Per Wstberg, Writer, Member of the Swedish Academy, Chairman of the Nobel Committee, 10 December 2012.
    
   
 瑞典文学院诺奖委员会主席瓦斯特伯格颁奖词:
    
    尊敬的国王和皇后陛下,尊敬的诺贝尔奖得主们,女士们先生们,
    Your Majesties, Your Royal Highnesses, Esteemed Nobel Laureates, Ladies and Gentlemen,
    
    莫言是个诗人。他扯下了中共那些千篇一律的表面宣传,使一个个他笔下的人物从芸芸众生中生动地显现出来。 他用嘲笑和尖锐讽刺的笔触,抨击了一个荒谬的中国近代历史,那是一个人民生活和思想贫乏,政治制度虚伪的时代。莫言手法娴熟,由着一吐为快的性格,好像在“不经意”中把最富有代表性的东西形象地表达出来。用这些手段,莫言揭露了人类社会最阴暗的一面。

Mo Yan is a poet who tears down stereotypical propaganda posters, elevating the individual from an anonymous human mass. Using ridicule and sarcasm Mo Yan attacks history and its falsifications as well as deprivation and political hypocrisy. Playfully and with ill-disguised delight, he reveals the murkiest aspects of human existence, almost inadvertently finding images of strong symbolic weight.
    [译注:stereotype:a simplified and standardized conception or image。politic有城邦管理,政治体制的意思。(亚里士多德)]
    
    高密东北乡有中国民间故事,高密的历史也是中国人的历史。在莫言笔下,几乎没有外人来过的高密,那里驴与猪的叫声盖过了村里党支书的声音。在那里,无论是善良还是邪恶都被赋予了超越自然的力量。
    
    North-eastern Gaomi county embodies China’s folk tales and history. Few real journeys can surpass these to a realm where the clamour of donkeys and pigs drowns out the voices of the people’s commissars and where both love and evil assume supernatural proportions.
    [译注:people’s commissars “人民委员”,指苏共和中共的干部]
    
    莫言让他的想象力穿越整个现实社会。他惟妙惟肖地描绘了人的本性。他几乎知晓所有中国人过去挨饿的事情。或许,从来没有人像莫言那样如此直白地描写了20世纪的野蛮人中国。这种野蛮通过他笔下的人物---有英雄,情侣,(施)暴力(者),匪徒,还有特别坚强的永不屈服的母亲们---向我们一一展现出来。那是一个既没有真理,又没有常识,更没有同情心的野蛮人世界,活在那个世界中的人是多么鲁莽,渺小,荒唐。
    
    Mo Yan’s imagination soars across the entire human existence. He is a wonderful portrayer of nature; he knows virtually all there is to know about hunger, and the brutality of China’s 20th century has probably never been described so nakedly, with heroes, lovers, torturers, bandits – and especially, strong, indomitable mothers. He shows us a world without truth, common sense or compassion, a world where people are reckless, helpless and absurd.
    [译注:nature 本性。helpless和强大的国家机器比,农民显得非常渺小。]
    
    人相食的悲剧在中国历史上重复出现。对莫言来说,人相食的故事反映了中国人没有任何道德约束,居然连人肉都敢吃。中国人没有节制的消费和浪费,只剩下低级动物的快感和混沌的欲望。也只有莫言才敢突破禁区对此大加描写。
    
    Proof of this misery is the cannibalism that recurs in China’s history. In Mo Yan, it stands for unrestrained consumption, excess, rubbish, carnal pleasures and the indescribable desires that only he can attempt to elucidate beyond all tabooed limitations.
    [译注:unrestrained consumption, excess:失去道德的约束,什么都敢吃。rubbish 浪费。]
    [注:这一段为下一段作准备。]
    
    在小说《酒国》中,最精致的佳肴是烧烤三岁男童。男童沦为食物,而女童因为被岐视得以幸存,女孩连被吃的资格都没有。这是对中国计划生育政策的嘲讽,因为计划生育,无以计数的女胎被堕胎。莫言写了一本小说《蛙》讲计划生育的事。
    
    In his novel Republic of Wine, the most exquisite of delicacies is a roasted three-year-old. Boys have become exclusive foodstuff. The girls, neglected, survive. The irony is directed at China’s family policy, because of which female foetuses are aborted on an astronomic scale: girls aren’t even good enough to eat. Mo Yan has written an entire novel, Frog, about this.
    
    莫言的故事有着神秘和寓意的内涵,他笔下人物的价值观完全颠倒。在他描写的中国社会中,毛泽东时代完美“工农兵高大形象”根本就不存在。莫言笔下的农民充满活力,农民们甚至用最不道德的手段达到他们的生活目标,并试图打破束缚他们的命运和政治牢笼。
    
    Mo Yan’s stories have mythical and allegorical pretensions and turn all values on their heads.We never meet that ideal citizen who was a standard feature in Mao’s China. Mo Yan’s characters bubble with vitality and take even the most amoral steps and measures to fulfil their lives and burst the cages they have been confined in by fate and politics.
    [译注:turn all value on their heads 所有的价值观被颠倒。ideal citizen工农兵高大形象。]
    
    与共产党一贯的假话“人民生活幸福”宣传不同,莫言使用夸张,嘲弄,和用神话和民间故事里的内容来描写“新中国”的历史。莫言说的才是真的,是对中国共产党五十多年来的宣传谎言的有力抨击。
    
    Instead of communism’s poster-happy history, Mo Yan describes a past that, with his exaggerations, parodies and derivations from myths and folk tales, is a convincing and scathing revision of fifty years of propaganda.
    [译注:communism在这里指信仰共产主义的人(共产党)。在整个文章中,作者试图避免使用Chinese Communist Party。past 指fifty years of propaganda 就是“新中国”五十年的谎话宣传。Derivation from myths and folk tales 从神话和民间故事中得到。]
    
    《丰乳肥臀》是莫言最著名的小说,以女性视角描述了1960年的大跃进和大饥荒。以其牟利的笔锋,莫言讥讽了当时开展的前所未有的“科学实验”,用兔子给羊受精。那个时候,被排斥的右派分子对这个“科学实验”持怀疑态度。小说的结尾描述了九十年代的中国新资本主义社会,那些会忽悠的人靠卖丰乳产品富了起来,并想通过混种受精培育凤凰。
    
    In his most remarkable novel, Big Breasts and Wide Hips, where a female perspective dominates, Mo Yan describes the Great Leap Forward and the Great Famine of 1960 in stinging detail. He mocks the revolutionary pseudo-science that tried to inseminate sheep with rabbit sperm, all the while dismissing doubters as right-wing elements. The novel ends with the new capitalism of the ‘90s with fraudsters becoming rich on beauty products and trying to produce a Phoenix through cross-fertilisation.
    [注:right-wing elements右派分子)]
    
    莫言生动地把一个被人遗忘的中国农村社会活生生地,丰富多彩地展现在我们眼前,惊人的残忍伴随着愉悦的无私,每一个瞬间都那么精彩,让读者有身临其境之感。作者知晓手工艺、冶炼技术、建筑、挖沟开渠、放牧和游击队的事,并且知道如何描述。他用笔描述了整个中国农民的生活。
    
    In Mo Yan, a forgotten peasant world arises, alive and well, before our eyes, sensually scented even in its most pungent vapours, startlingly merciless but tinged by joyful selflessness. Never a dull moment. The author knows everything and can describe everything – all kinds of handicraft, smithery, construction, ditch-digging, animal husbandry, the tricks of guerrilla bands. He seems to carry all human life on the tip of his pen.
    [注:sensually scented even in its most pungent vapours感受到其中的丰富多彩]
    
    莫言的作品比那些喜欢模仿拉伯雷,斯威夫特和当今的马尔克斯的多数作家都要搞笑和震撼。语言辛辣是他文学特征。在他对于中国过去一百年的精彩描述中,我们找不到西方幻梦般跳舞的独角兽,也看不到在门前跳方格的天真小女孩,我们看到的是他笔下的中国人猪圈式的生活,中国人的丑陋和残酷让人不忍读下去。意识形态在变化,改革时起时伏,但是人性的自私和贪婪却一直没变。通过他的作品,莫言为在不公正社会下生存的众多小人物发声,这个不公正的社会有日本占领中国那个时期,毛泽东暴政时代,也有今天的物欲横流社会
    
    He is more hilarious and more appalling than most in the wake of Rabelais and Swift — in our time, in the wake of Garcia Marquez. His spice blend is a peppery one. On his broad tapestry of China’s last hundred years, there are neither dancing unicorns nor skipping maidens. But he paints life in a pigsty in such a way that we feel we have been there far too long. Ideologies and reform movements may come and go but human egoism and greed remain. So Mo Yan defends small individuals against all injustices – from Japanese occupation to Maoist terror and today’s production frenzy.
    [译注:skipping maidens 在家门口跳方格的女孩子。We have been there far too long(受不了) 不能再呆下去。all injustices后面跟着三个社会时期,所有可以译成“不公正的社

























































浏览(331) (7)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92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9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