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蝉衣草890的博客  
茫茫人生,沥沥苍海,岁月如此美丽有缘。  
我的网络日志
丑女相男(40)—— 派出所里的控告 2018-01-13 18:06:35

赶到了派出所正好下午三点多,所里刚刚开完一个会,大多数人已经散去。只留下了两三个日勤人员,相妈由于走的太急,心里更有千条万绪的话要说,所以上来便急匆匆的拉着了一个要出门的警察:

“警察同志,我有一件事要说,有一个冤情要诉!”

那警察看了看拦下自己的大妈,身后还跟着一个孕妇,以为是冤情是与身后的孕妇有关,便先叫了一个女同志出来,好特意陪护着相男一下,相妈马上领会了警察的意思,连忙说道:

“这是我女儿,是跟着我一起来的,这事跟她没关系。”

她们一起走进了派出所日常工作接待室,相妈把购物袋里的东西急促的掏了出来。然后把外面的报纸打开,指着放在桌子上的东西向警察开始了诉告:

“前两天下午我出门去菜场买菜,还没有走到菜场,就看见几个人围着蹲在地上的一个人,这个人一身的民工打扮,说话也像是外地口音,头上还顶着一副施工现场都戴的安全黄帽,脸上也是一层土又一层灰的,他的手上拿着就是这个东西,这东西当时是里三层外三层的被泥土厚厚的包裹着,好像刚刚从地下挖出来似的感觉,其中站着的一个人问道:

“说了半天,知道你们挖出来不易,又是急着出手,价钱为什么不能往下降一降呢?”

“那蹲在地上的人说道:‘老哥,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货,这可是货真价实的玉石,这玉石的名字叫玉猪龙,就是华夏第一玉龙的意思,不信,你们去书店查一下‘玉猪龙’这是三个字便会知道它的历史了。这块石头少说也得有一千年了,我问了一下琉璃厂开古董店的那个行家,人家说这是红山文化玉器的典型代表,我是不知道什么红山,紫山的,就知道我们这些外地的民工也有时来运转的时候,一斧头砸下去,这回撞上了金子,那也就属于我们的了,家里老婆孩子都病了,多了我不想要,我只想赚个回家的路费,就把这上千年的玉石就地处理了,’”

“旁边一个人问:‘多少钱?’”

“那蹲在地上的人捂着脸羞了一下说道:‘听了不怕你吓着,我只要这个数,五千块!’”

“旁边人一听这个数字大多都散去了,我正正要离开他们往前走,不料那蹲在地上的人站起来拽住了我,冲我挤了挤眼示意了我一下,好像是有话要对我说,等人都走光了,他便小声地对我说道:

“大姐 一看你就跟他们不一样,他们就是一堆没钱就会看热闹的一群俗人,还饶我费了半天的吐沫星子,根本就不识货,这人也走光了,天也快黑了,我也不想再这样拖下去了,就咬咬牙便宜卖给你了,他伸出了四个手指头,像掉了块肉一样的心疼口吻,撇着嘴对我说道:‘四千块!要不是着急赶着回家,我直接上琉璃厂去出货,至少得买两万块!一天你哪儿也没去就转手赚了一万六千二,你说你这买卖该做不该做?还犹豫什么?这个价钱连傻子都不会再走掉了!‘”

“我本是路过看看热闹的,只是苦于最近家里用钱的地方太多,退休那点工资拿到手太少了,说句不好听的,过年过节的买块肉都得犹豫再三,想来想去,想到如果真能买出两万块钱,那不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吗。”

“看我还是犹豫不决的拿不定主意,他又苦着脸说道:‘要不是看在我家老婆孩子着急用钱的份上,我才不这么便宜的就出手呢!看您这年纪也该有一家老小在家等着,再便宜你二百吧!三千八拿走,就三千八了,你如果还是再犹豫,我可叫回刚刚站在旁边的那些人了,”

在三千八与两万块钱之间的距离,那转手覆手就能获得的盈利,这个巨大的差价,让我这时下定了主意,当我去银行取回了钱,交到他手上之前,还是再敲实了一下,那个琉璃厂买古董的那个人的名字和电话,他给了我一张名片,上面如实写明了那个老板的联系电话和具体名字,我这才放心的把钱交给了他。”

“没想到,拿回家一清洗,这个石头跟玉石一点也不沾边,甚至都不是什么石头,而是一个外表上像玉石的硬塑料制品,”

相妈没有想到,对面接待她们的警察这么快就把自己羞于出口的结果一下子就给说中了,这下真让她吃惊不小。她好像找到了救星一样的,用颤颤巍巍的语调,充满了好奇又感激急迫的说道:

“警察同志,你们……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是…… 别人也撞上了同样的巧事,难道你们………抓住了他们。这些家伙都是一群坏人,他们早就编好了一套故事来骗我们,说的也没有半点是真的,你们可得快一点对他们绳之以法呀!”



浏览(509) (0) 评论(0)
发表评论
丑女相男(39)—— 嗅觉敏锐的邻居 2018-01-12 04:16:00

相男看着坐在那里伏膝抽泣的母亲,她突然感觉,在她面前永远坚强的母亲突然变小了,小的需要有人去搀扶,小的需要有人去保护,一直以来母亲都是她遇到困难之后最好的避风港,从她出生到现在,她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天生就属于她的避风港,原来也是与她一样的普通,普通到她也有迷茫和无助的时候,普通到她也会做笨拙痴呆的事,普通到她也会让无知愚昧找上门来。此时一股心酸袭上她的心头,

这种心酸是因为她们是打碎了骨头还连着筋的至亲,她们血液里有一股休戚与共相互扶持的天性在流淌着。

不知道是被母亲传染了,还是这悲恻的镜头实在让她不忍看下去,相男的眼睛里也朦在了一层热乎乎的东西。她慢慢的走上前去,蹲下和母亲靠在一起。也不言也不语,就这样依偎着和母亲“分享”着这份痛苦时刻。

这时候门外有人敲门,这才打断了这对母女俩的亲情互动,相男打开了门,原来是小区收水费的,此时来挨家串户的来查水表收水费的,

这个收水费的是一个下岗职工,四十多岁的年龄,与相男家住同一栋楼。因为下岗,家里收入不足,为了兼取二三百块钱的小费,他自报奋勇的当起了小区的收费员。

这家邻居与相家相处得极好,他们夫妇俩人都很随和,容易相处。这家的男人有一个特点,就是说话一多,就有点犯结巴。前几年他们两口子上班的时候,相男的妈妈总是捎带手的帮他们义务接送孩子。夫妇俩一直有感恩图报之心。现在他一进门,看这家的气氛不对。瞄了一眼屋里的大盆,别看这个男人说话有时候打嗑呗儿,但是却是一个见多识广又见精识精的心里有数之人。经常在小区里挨家逐户地走动,所以他也风闻到了一些该听到的和不该听到的消息。现在再一看相妈的脸色像盖块白布要哭幡的样子,往心里一过一掂量,嘴上不说,心里却也明白了七八分。

查完了水表,也结了水费,要走的时候,他开始张嘴说话了,他是个明白人,不想伤老大姐的面子,一开口就挑破相妈这难堪的囧事儿,只想变着法儿去帮一下之前对他家有恩的老大姐,便说道:

“你说凑巧不凑巧,前楼李家的孩子,前天不小心丢了串钥匙,人家一刻也没有犹豫,立即去派出所掛上了号,刚才……我从他家回来,你说运气好不好,也不知道谁捡到了,交到了局……局子里,这不人家派出所的警察亲自登门给他家送来了。老姐姐,您看裉节眼上,咱们还得用……用一下咱们的警察叔叔。敲打敲打他们也干点正事儿,省得他们太闲在了,“

这一句一语双关又话里带话的提醒,让困境中找不到出口的相妈眼前为之一亮,心知肚明马上领会,他这是在机带双敲,这个视觉敏锐的焉有准,是在提醒自己下一步应该做的事情。所以送走了人家之后,便直奔客厅,把那还泡在水里的假玉石赶紧拿出来,又擦拭干净了,然后用报纸把它包好,放进了一个购物袋里,也没有理会,旁边相男一声声的“妈 您这么急岔儿的去哪儿呀?”的问话,便提着装好的东西,又直奔门口的衣服柜子,取出自已的棉大衣,穿戴整齐之后,便撩下了一句:

“你在家等着,我一会儿就回来。”便要踏出大门走人。

相男看着妈妈这雷厉风行的一串动作,知道妈妈又恢复回来了以前的坚强和果断,由于还有些担心母亲刚刚的状况,所以她也快速的跟着穿上了衣服,等相妈前脚踏出了家门,相男后脚也跟着她的脚步随了出去。

“你怎么也跟着来了,外面多冷,在家呆着多好,数九寒天的偏跟我一起受这份活罪,”相妈心疼的叨叨着。

“您去哪儿,我便也去哪儿,反正我现在最富裕的就是是时间了,就稀罕跟在您的后面当一个电灯泡儿。”

“贫嘴刮舌的,都快当妈妈的人了,一点正经的也没有。”

相妈嘴上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心里比谁都明白,女儿偏要跟着自己一块去的苦衷,是放心不下刚刚过去的一幕,女儿的心,做母亲嘴上不说,心里却是肚皮里点灯,透着亮的温暖。这样温暖让她暂时忘掉了几个钟头之前的难堪不已的事情。她便也伸出手来搂在女儿的后面,以便让女儿更增添些温暖的力度。相男心中满满幸福的感觉,瞬间溢于脸颊。

亲情是一串远离孤独悲凉和困苦的钥匙,又是一盏彼此心灵感应点燃的灯,这盏灯温暖着我们前行的路,又让我们无私的付出和感受着责任。



浏览(1383) (1) 评论(0)
发表评论
丑女相男(38)—— 当骗局被一步步的撕开 2018-01-11 05:47:54

相妈一看相男风尘扑扑赶了回来,心里像是有事似紧皱着个眉头。知道自己做的事情,女儿已经看出了一些端倪,所以一时不知所措的无言以对,眼神像被鬼魂勾走似的惴惴不安,由于客厅盆里的东西已经有些初露破绽,所以她像六神被勾走似的着急往屋里去。

“妈 您在客厅里神神道道的干什么呢?怎么越来越感觉您有事情在瞒着我们。”

相妈没有马上搭言,拦在了客厅的门口,好像要防相男一起跟进来。

“您别在瞒我了,您脸上的表情,再怎么也瞒不住您的心了,您正在客厅那儿神神秘秘的干什么呢?“

“你爸…… 也许今天回来的早,今天晚上……我就不在厨房忙乎了,由你来掌勺吧?锅里还有上午剩的馒头,随便你……做什么吧!“

相妈这所问非所答的回复和支支吾吾的语调,此时更让相男觉得不可思议的疑惑满躇,透过冬日窗户外照射进来的朦胧亮光,相男看到母亲的脸上的皱纹更加清晰呆板,好像每道皱纹都在阳光下颤动着,她的嘴角从来没有如此下垂低沉过,一缕白发遮盖住了半只眼睛,眼神无神又呆滞,好像盛满了一肚子的胆怯和失望。

“妈 我知道您遇上事儿了,从小您就告诉我,我和我姐还有您和爸爸,我们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我们是同舟共济的一家人,所以遇到了麻烦,我们一定要有难同当,吉凶共救。现在您遇到了事情,就舍得把我们都推出去,由您自己来独自承担吗?如果是这样,我们还称得上是一家人吗?那也只能叫同伙人了,您愿意这样称呼我们吗?”

“相男 我知道你是心疼妈妈…… 怕我独自承受太多,也怕我承受不了,可是……”

“妈 您只要张开嘴说,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就可以了!” 相男等的有点不耐烦了。

“相男 你容妈把那边先弄清楚了,再回来跟你讲,行吗?”

说着便像是那屋里长了块磁铁一样的,她又被深吸了回去,重新返回了客厅。门口没有人拦着了,相男随之跟着走了进去。

她看见那黑乎乎的像灌了浆一样的脸盆中,好像有一块东西沉在了水里,只是脸盆的水太浅,它已经露出了半截身子来,它像是一块褐色的岩石,可是又不像是一块岩石,又好像是一块玉石一般,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竟洗出了黑乎乎的一盆黑水来了呢?

她百思不得其解地蹲了下来,看着母亲的手里拿着一块类似于钢丝网的洗涤用品,另一只手则拿起那块玉石,她埋着头,使劲儿的在那上面擦洗着,好像要把它的皮擦掉,然后再看看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

擦一会儿,又拿近到眼睛底下细细的观察着,就这样来来回回的五六次,净全然没有注意房间里的光线太低,这样昏暗的环境中在影响着她的视线,相男连忙走到了墙壁边,把客厅里的大灯打开,这样房间里的光线一下子豁亮了起来。

灯打亮了,在明晃晃的灯光下她还看到,母亲的脸越来越沉重和难看。她的眼睛眯和着翻过来倒过去的凑在眼皮底下翻看着这块东西,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显得气急败坏。终于她有些忍不住了,转头开始求助于女儿,

“相男……你年轻眼晴好,帮妈看看……这东西到底是玉石?还是……”

她不敢说下去了,也没有勇气说下去了。中间打了几个磕巴,正在写实着她内心的恐惧和不安。此时的她显得那样的懦弱和疲惫不堪。好像这小小的一块石头宛如一个凶猛的老虎一般,现在己经近乎吞食到了她的整个身体。

相男拿起了那块妈妈置为至宝的东西,举着它起身又小心翼翼的凑在了灯光底下,细细的打量起来,这东西显褐色,显得有些的坚硬,但是清洗之后却又感到它的坚硬度像是打了埋伏,因为只要是你在手上左右掂量再掂量,就会发现它好像与玉石的重量相比是越来越不真实,甚至像……  相男看了看母亲,不敢再往下想了,因为她们都在回避着一个敏感的字眼。

与此同时她的眼睛已经无奈的捕捉到了另外一个明显的结果,用铁丝网划过之后的那块玉石,它的身上已经残留了斑斑的划痕,那是一道道被铁丝网划过的硬伤,这种硬伤把里面的肉,也已经慢慢显露了出来,这是任何一块玉石,在划过之后都不会出现的现象。

“这东西怎么会在你的手上?你为什么要弄回来这东西?你是从哪里搞到的?“

她转身看了看身后的母亲,接着又蹲了下去,因为她看到了母亲的脸色苍白,头低垂着埋在膝盖上,身子随着低微的抽泣而起伏,此时她仿佛已经跌落在崩溃的边缘上。

相男从来没有看到过母亲这样绝望示弱的样子,从小到大,从她记事起,这个家好像一直都是母亲在撑着顶着,她从来都是以不甘示弱的姿态,在她们两个孩子面前信心满满的冲锋陷阵的,家里如果有什么问题发生了,相男觉得爸爸根本不如妈妈好使,因为只要妈妈一到,事情很快便会初见曙光的,相男记得小时候如果有家长会,她总是期待妈妈前往,因为妈妈去了,第二天她感觉老师准会没有漏过的,给她一个阳光般的温暖微笑,爸爸因为不太善于表达和周旋,外面儿的事情,张罗和应酬,以至于交际往来,总是属于妈妈的事情,而家里边却也短不了她的勤快和饭香。她是这个家里里外外的一把好手。她又是这个家不可缺少的领门人,可是就在一夜之间她怎么突然一切沦陷失灵,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呢?



浏览(1435) (0) 评论(0)
发表评论
丑女相男(37)—— 母亲的心事 2018-01-09 15:47:51

这两天已经开始进入新年的倒计时了,透着快过节的喜兴,相男感觉自己的心情也渐渐好了起来,她甚至开始有心情听歌了。

那时候街头巷尾,发廊歌厅都在播放着当年的一首情深意浓的流行曲,由张学友演唱的【一路上有你】。相男自从听到了这首歌,就被它优美的旋律和深情的道白所吸引和打动。所以她特意学会了这首歌,有事没事的便哼在嘴上,她觉得这首歌应该是换了一张嘴唱才最好,就像有一个幽梦似的,在一个夕阳西下的晚秋时节,她斜倚在窗前,轻声地对还没未走远的张树在说:

你相信吗?这一生遇见你,是上辈子我欠你的。

是天意吧?让我爱上你   才又让你离我而去。

也许轮回里早已注定,今生就该我还给你,一颗心在风雨里飘来飘去都是为你。

一路上有你,苦一点也愿意,就算是为了分离与我相遇。

一路上有你,痛一点也愿意,就算这辈子注定要和你分离……

歌声中又让她恢复了往日的温柔心情,就好像此时正在诉说着自己的心里话,但是她更清楚,即使自己的嗓子再好,演绎这首歌再完美,但是听这首歌,她不需要更多的听众,她只需要一个听众就够了,因为她的心声只想对一个人倾说……

从中午开始母亲就霸着个电话,不知道是怕说话声音太大,搅绕了家里的平静,还是母亲有什么秘密,怕别人能够听到,所以她把门关得严严实实的,可是毕竟预制板隔壁墙,隔音效果太差,所以不时的便有三 两句话送进了相男的耳畔:

“老郭 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前些日子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我这儿的货可不是一般的货……… 那是我运气好,捡了个漏儿………这可是正经的红山玉兽玦,是经历一千多年洗礼的玉猪龙呀……”

相男被这电话声吵的,再也没有心情哼唱了,一边捂着个耳朵,一边把头缩进了被子里,佯装让自己听不到,可是母亲那边的声音是非但没小,反倒越来越大了,声调也越来越激昂,似乎大有与对方刀对刀 枪对抢的争吵起来的劲头。

“你那天还说有人要接手呢!什么一年不开张,开张吃十年,这十年的利,我要的并不多,我只要你一年的利就够了………”

“今天太阳没有太早出来,你的掛变的倒快,那天你怎么说的来着,就差我拿录音机给你录下来了,那话说的如雷震耳 有声有色的……… ”

“你从哪儿听到的?那是假货?活了大半辈子了,我也没有闭着眼睛活!”

“这话你怎么那时候不说呢?别告诉我你那时是撒癔症呢!”

“你我也别这样举着个电话的耗子扛枪窝里橫了,是真是假,让人家鉴定一下不就结了吗?我保证百分之二百的奉陪!”

相男觉得越听越不是味道,越听越觉得好像有什么坏事就要诞生了,所以刚刚有些闲下来的心又崩紧了,她穿好鞋,悄悄的走上前去,试探性的开始敲电话那屋的门。

这一敲,倒让母亲警觉起来,因为她一直以为把门关上,别人就不会听到了,所以这一敲像是提醒了她,让她匆匆忙忙的掛上了电话,然后又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出了房间。

“妈 刚才您跟谁打电话呢?又是假货?又是红山了?又是耗子扛枪窝里橫的,你这些日子一直都在神神兮兮的,究竟您瞒着我们做了些什么?”

似乎母亲这时候心情很乱,看样子也无心跟她解释什么,但是又有满腹的心事沉在了心底,又不想在这个时候与家人“分享”,便推说家里的醋已经见底了,找了一个原由,把女儿支了出去。

小区的购物商场离相男家很近,绕过小区的一个小公园,再往前走,路过几家发廊和饭馆便到了,虽然正是数九隆冬的时节,但这几分钟的路程,由于赶的近,相男甚至都没有全副武装的便出门了,等相男举着那瓶山西老陈醋踏进家门之时,竟叫了半天的大门,母亲才把那门慢慢的打开。相男再一细看也不对头,她的脸上竟像掛了霜一样的沉晦难看,再往客厅的地上一望,只见一下大盆摆放在客厅的中央,大盆里边的水黑乎乎的一片,像灌了浆似的沉重,似乎相男出去的这个空档时候,母亲一刻也没有闲着,好像正在做着一件重要的事情,她正在认真又彻底地清洗着什么东西。



浏览(695) (0) 评论(0)
发表评论
丑女相男(36)—— 不管苦与乐 恩爱两不疑 2018-01-08 14:55:35

四季到了末端,脚步又该临近年关了,这几天相男跟着妈妈一起开始采购新年的货物,又捎带着把整个房子的卫生重新清扫了一遍。

妈妈自来勤快,每天清晨的首要任务便是捋着每个屋间,从桌子底下到厨房厕所都要打扫一遍,她自诩这是锻练身体的最好方法,不用花钱,也不用跟在小区公园里边别人的屁股后面凑热闹,最后还让自己神清气爽又心情舒然了。

现在年未将至,每个犄角旮旯的卫生更是细微到了极致,丝丝入扣。因为今年新年家里要来客人,这客人不光是姐姐带着小外甥女,而且百忙中的姐夫也一起来,这可是很长时间以来难得的家庭聚会。虽然还没有说具体将要呆多长时间?但是这将是全家人经历了些许磨难和不幸之后的第一次大聚,所以就像是有什么重大的喜讯已经开始降临这一家人似的,他们的脸上和身上也开始有了一种久违的喜兴感觉。

这天下午相男正在自己的屋子里,编织着手上的毛活打发着时间,相妈拿着从报纸上剪下来的一张图片走了过来:

“你帮我看看这东西怎么样?能拿的出手吗?我那天翻报纸,无意间发现了它,这东西让我爱不释手的,这几天在咱家附近转了转,一直还没有找到卖家呢。”

相男从母亲的手里接过来那张图片,凑近一看,原来是一个手动的存钱盒,那个小猪型的存储盒看祥子做得很精致,不光那两只暴露在外的直挺挺的两只扇风耳镀了金子,还有那一张又厚实又笨拙的猪嘴,肉鼓鼓的撅翘着,怪可爱的!然后图片上还特意加上了一个孩子把零钱往嘴巴里送进去的配合动作。原来机关在这里:小金猪的嘴巴一张一合的,好像要把父母及爷爷奶奶给的零花钱一分一毛的,全部吞食到它的肚子里,只要是一旦需要还可以从肚子下面的封死的出口处取出。只是这只小猪的肚子看上去奇大无比,好像家里真得有个家财万贯的,才对得起这只猪的肚子。

“那么多顺眼的猪都没有入您的法眼,怎么专门看上这只奇形怪状的猪呢?妈 您是不是想把它买下来,然后再送给盈盈的过年礼物呢?”

“算你这回没有看走眼,这只猪别看肚子大,看着不顺眼,咱们是实惠人家,不搞面子那点事儿,我看只有这样的肚子才能对得起咱家盈盈将来的福气呐!”

“妈 您别再说了,再接着说,不光小偷要惦记着了,就连我都想要踮起脚尖往里望一望了,看看咱家的铺子到底有多大?看里面是有一座金山还是一座银桥呀!要不然我先拿着板凳排好了队,就专等您这座金山来施舍,真有一种刚刚砸了银行的感觉。”

“去 瞧你这嘴里开始没有正形的了,你真是太高看你妈了,还砸银行,那也不是一般人想干就能干的事儿,首先你先得挑对了人不是,那犯法的事儿,什么时候跟你妈沾上过边呀?不过……前些日子我还真是赶急去了趟银行,”

说着看到那边相男抬起了脑袋,扬起了下巴磕,好像是要想听下文似的,她赶紧又把嘴收住了。

“就像是人人都看着你眼红似的,像来了个百万富翁一样,这两天不说话是不说话,一说话就沾钱,真是百家姓不念第一个字,开曰就是钱!只是这钱都藏在哪儿呢?”

相男的爸爸这两天因为高血压换药带来的不适症状,在家正在调休,听到妻子这两天开口闭口都是钱,现在终于听不下去了,所以也赶着这个空档来熊上妻子两句。

“别站在清凉山上说话不腰疼,你要是财神爷戴乌纱帽,钱也有,权也在。还用我这跟钱过不去吗?这用我这干瞪眼的大脚穿小鞋吗?这用我这隔着葱管吹火,天天跟小气这儿沾着不走了吗?

相男的妈妈是一到丈夫这里,只要是别让她抓住理儿,一旦抓住了,那就是针眼大的事儿,她也能捅出个碗大的窟窿。不光没完没了的不说,而且还偏得说得丈夫看似改邪归正,哑口无言了,才肯善罢甘休。

你瞧 相爸此时自叹理短,嘴皮子又说不过妻子,只能捡了一张报纸,伴随着耳旁风的叙叨,“认真”的伏在桌子上读了起来,这才把那劈啦啪啦的雨点降了下来,屋里子又悄悄的暂时恢复了平静。相男看着这场父母经常上演的“智斗”暂且谢了幕,这才露出了笑容。心里也放归了平静,

一直以来父母就是在这种“血雨腥风”中相爱着,说不清是妈妈的刀子嘴豆腐心,还是爸爸的宽容相待,更说不清是父母家庭生活中长期以来形成的某种默契。还是已经形成了这种惯性。只是这种默契一直在维系着这个家,不管穷也好,也不管外面有多少艰难险阻,他们都能够携手风雨同舟的共同挺过来,而且他们始终心和心贴近在一起,不管苦与乐,恩爱两不疑。



浏览(819)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328条信息 当前为第 1/66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