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木桩的博客
  夜半钟声
网络日志正文
中国和美国教育学术界的若干比较 2016-12-31 17:37:06

   以下的比较仅适合于具有研究性质的高等院校和研究机构。也仅局限于数学和应用数学领域,是否适合其他的机构,院校和研究方向,作者本人不知道。谨以次文,说明一些问题,澄清一些误会。

晋升方面  

   在美国,教授分三档:助理教授,副教授,教授 (assistant professor, associate professor and professor )。  副教授之前,没有终生教职(tenure) 。对于晋升副教授和拿到终生教职的评审,相当严格仔细。评审中最重要的部分,是外校同行专家的评审意见。这些专家通常和被评审人没有利害关系,完全根据简历和主要科研文章,提出他们的看法。一般来说,这样的评审是比较公正的。这也避免了本系同事之间人际关系的干扰。外校同行专家的评审意见几乎是致命的,如果他们评审意见不强,就算被评审的人有很好的人事关系,或者打通某些人事关系,做了手脚,系里投票能够通过,但在学院/学校一级还是有可能被否决。反之,如果外校同行专家一致给予很高的评价,即使系里有人投反对票,或者有人出来“捣蛋”,晋升一般也能通过。为什么?因为在学院/学校一级,除了要看有多少张反对票,更要看反对的理由是什么。没有站得住脚的理由,这些反对票不起什么作用。更重要的一点,美国的晋升,不是同一个系里的几个人在竞争一个位子,而是只要评审合格就能晋升,没有名额问题。所以在美国,尤其是在好的大学,只要关注于做好科研和教学,不需要考虑其他方面,尤其是人事之间的关系。在美国,拿不到顶尖学校终生教职的可能性并不小, 所以,在没有拿到 tenure之前,候选人的压力很大,必须勤勤恳恳,脚踏实地,拿出像样的科研成绩来。如果没有拿到 tenure,也不是末日来临,一般可以在降级的学校找到相应的位置。

   中国的情况:以前一直是从入校当讲师开始就是终生教职。最近一些顶尖学校和研究院所,也开始实行 tenure 制度。但和美国很不一样的地方是,晋升职称的竞争是在同一个系的同事之间进行的。比如,这个系今年有三位老师都申请晋升副教授,但只有一个指标,既使这三个人的水平都很高,也只能晋升一个,那么,另外两个得不到晋升的人,他们心里永远感到不公平。僧多粥少,没有办法的事,这就人为地带来了很多学术之外的干扰。类似于美国的同行评议,以前在中国是没有的,就算有也只是一个形式,材料往往是送到兄弟院校的相应院系,而不是送到具体的小同行专家去评审。兄弟院校的评审意见,往往比较空洞,套话连篇,无法用来区分候选人的相对水平。这种搞法的结果是,谁能够最后得到晋升,就有很大的偶然性。这也使得很多系里的老师,到处拉关系,彼此之间竞争,彼此之间不服气,挫伤了很多人的积极性。大家没有办法专心至意地从事科研和教学,而把很多精力放在了人事关系上。

科研方面

   在美国,尤其是在好的大学,科研成果一般没有量化标准。那些科研优秀的教授, 他们在顶尖杂志发表的文章,引用率,和获得科研基金的情况,通常会比较突出,但是,这些量化的指标一般不会单独要求。评判科研工作的好坏主要是通过同行的评议。同行专家都知道一项成果的分量,他们不需要借助于杂志的档次,引用率的多少,来做出一个判断。美国的大学或科研单位,写好一篇文章,考虑投那一个杂志,科学家首先在乎的是,这个杂志的读者群是否关心这篇文章的内容,这样,一个影响因子比较低的专业杂志,很有可能比一个影响因子比较高的科普杂志更为合适。

   在中国,很多大学和研究机构,对科研都有量化的标准。 中国科学院情报研究所,每年都根据科学引用指标(SCI )的影响因子把杂志分为一区,二区,三区。 这些五花八门的标准,包括在所谓一区,二区杂志上发表文章的篇数,文章的引用率,和获得的科研基金的情况,通常和职称,待遇等直接挂上勾。在这样的物质刺激下,写好一篇文章,考虑投那一本杂志,首先在乎的,是这个杂志是一区的还是二区的。回到国内,经常听说有人用文章去“冲击”某本顶尖杂志,似乎冲击上了,就中了头彩似的。这种功利的做法,很难达到最佳的科研效果。

学生培养方面

   在美国,至少在数学和应用数学方面,博士生的培养,还是比较全面的。博士生入学后,至少要学习一年至两年的基础课程,然后通过博士资格考试,才能选导师,开始论文研究。基础课程和博士资格考试,对学生的综合能力的培养,是至关重要的。大部分导师对学生的指导,考虑很周到。虽然不同的导师,风格有所不同,有的管得比较细,有的则是粗线条管理,无论那种方法,都能给学生建议合适的研究方向和课题,指导学生对以往的工作进行仔细调研,然后由浅入深地从不同的角度去探讨。在这个过程中,很多学生都会碰到低谷区,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没有什么进展,这时候学生往往会对自己的能力产生怀疑,担心自己不合适做科研。这种时候,导师的鼓励和指导十分重要。一旦过了这个低谷区,学生做出了结果,哪怕是很小的结果,信心都会大增,科研积极性也会高涨,成果会越出越快,越出越多,进入良性循环。一个好的博士生,在拿到博士学位时,已经养成了良好的科研习惯,给以后的科研生涯奠定了良好的基础。这种博士生的培养方式,需要导师花费很大精力。所以,在美国,至少在数学和应用数学方面,每位导师不会同时带很多博士生。博士毕业时,一般没有量化的标准,诸如发表文章的篇 数。但不合格的学生,导师是不会让他/她答辩的,这里没有调和的余地,因为这牵扯到导师和学校的学术声誉。

   中国博士生的数目,在最近二十年,经历了大跃进。据说现在的博士生的数目已超过了美国,世界第一(是不是可上吉尼斯 ?)。但这样一来,质量就很难以保证。往往一个导师同时会带很多博士生,如果这个导师是学校或学院的领导,这种现象就更严重。有很多学生一年也见不到几回导师,论文研究基本上是瞎子摸象,自己琢磨,或者让博士后带新来的博士生,这样的效果可想而知。一般在国内的大学,倒是定了很多莫名其妙的条条杠杠,比如,要在SCI 杂志上发表两篇文章才能拿博士学位云云。有的学校甚至想出盲审的招数,也就是把博士论文的导师和学生的名字盖住,然后送到外校去评审。问题在于,那些评审专家,并不一定是小同行,很难给出准确的评价。这种做法的出发点,是不相信导师的水平和判断,要靠外面的专家把关,看似比美国还严格,其实是根本不能靠它解决博士论文水平参差不齐的现状。

   国内教学科研上存在的问题和种种弊病,在最近十几年间,有着不同程度的改进,但还是治表不治本,有很大的空间需要提升和改革,任重而道远,希望在不久的将来会有更多的完善。


*** 祝万维朋友们新年快乐!在新的一年里,万事如意!心想事成!***


浏览(2028) (6) 评论(29)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青灯法师 回复 木桩 留言时间:2017-01-06 16:02:41

新年好,木桩。

我同意你的说法,历史长,人口多,在艰苦的长时间的竞争环境中,经过自然选择,其后代的基因会逐步走向那个方向。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青灯法师 留言时间:2017-01-05 05:59:39

昨天晚上和几位朋友在吃饭,其中有两位正好是在高端研究性质的公司工作,我带着”青灯法师“博主的问题向这两位请教,得到些答案如下:

1. 语言问题。虽然,印度人讲英语是大舌头,咕噜咕噜地,但他们的英文底子很好,可以尽情地把自己的想法讲个明白,可以吹得天花乱坠,脸皮厚。中国人技术能力超过印度人,但在语言表达上稍逊风骚,即使是美国出生的ABC, 中国人的害羞,脸皮薄的个性使得他们在语言上竞争不过印度人。

2. 印度人很抱团,很团结,一旦有事就联合起来,花言巧语,把上级哄得心花怒放。中国人不抱团,不团结,一旦有事,互相指责,互相倾钆,自顾自的利益。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青灯法师 留言时间:2017-01-03 18:52:36

青灯法师先生,新年好!

谢谢先生讲的故事。先生好像是在一所带有研究性质的 corporate 工作,是吗?我也有朋友在这种性质的公司里工作,但很少,几乎没有听到他们议论这些事情,先生讲述的事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呢,这样复杂的人事关系,让我惊震和气愤,同时又感到无奈。

大学里晋升职位和名额无关,那就是自己和自己竞争,减少了人与人之间的矛盾,以及竞争带来的种种问题。圈子里的美国人,欧洲人,他们不服气同行,顶多就互相公开地批评,背后不会做小动作,但是中国人很有心计,想方设法地背后损别人,搞歪门邪道。有一次,我和一位教授聊天,他是在法国拿的博士学位,他说最讨厌,最最讨厌的是那些中东阿拉伯人,印度人,这些人脑子灵,善于诡计,不诚实,背后桶刀子。最后,他得出个结论:历史悠久,人口密集的国家的人都有这样的特征,不知法师先生同意这观点吗?

如果一个人有本事,不是高人一点,而是高出一大截,在某一领域里的领军人物,或者开创者,没有他,天会塌下来的,这样的人倒是不需要搞人事关系的,他到任何地方,大家都当他菩萨那样供着;如果本事才比人家高“一眼眼”,那很有可能被中国人,印度人排挤掉;如果即没有本事,人又老实,那只能活活气死了!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海天 留言时间:2017-01-03 17:24:03

海天MM, 新年好!

是呀,好久不见MM的人影,是不是去神游了?在唠叨你呢,耳朵热不热?

回复 | 0
作者:青灯法师 留言时间:2017-01-03 17:08:04

博主所讲的中国现象,大概是由于竞争所产生的:几个人去争一个职位,由于水平很接近,所以很难判断谁优谁劣。

我不知道美国大学晋升职位是怎么一种情况,但美国大公司里,这种中国现象是很常见的,有的是时候为了政治正确,就不得不指鹿为马,睁眼说瞎话。比如说明明看到某种设计会产生一些列的问题,但短期内不会暴露,有点是能立刻看到成本下降,你发现了,想要去说,组里老板就会提醒你,这个方案是某个大经理提出来的,无论如何必须做出来,这个时候是最闹心的时候,明明知道没希望,还要去做,很多时候在公司里做事,其实难就难在这里。

还有一次一个其他组的同事做的很好,攻克了一个问题,使得部件的质量得到了一个飞跃,在解决问题的当天,大家都会向他表示祝贺,但第二个礼拜开周会的时候,就会有许多人说三道四,就说:“ 这个问题其实没什么,老李(或者是老王,或者Kevin之类的)就有过类似的想法,我们正要去准备验证,结果他们先提出来了。” ,一些列的downplay就会出现,总之就是要贬低你的成果。他们回到自己的组里,跟他们自己的老板汇报的时候,就会添油加醋地把你的成果贬低一番,然后提高他们自己的身价,说他们在这个项目里贡献了许多许多。

从总体上看,印度人晋升比中国人快得多,不是他们有多么能干,而是他们会察言观色,公司内部的政治搞得好,编瞎话的能力超强,比老美还强。此外downplay的本领也强。

所以说,如果你会适当地贬低对手,起到好处地抬高自己,比你苦看得到的汇报要大得多。

所以说,在国内,这种人遍地都是,你不去做,吃亏的就是你自己。

回复 | 0
作者:海天 留言时间:2017-01-03 11:06:17

好久不见。祝木桩MM 新年快乐!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紫荆棘鸟 留言时间:2017-01-02 20:32:40

紫儿新年好!

我的新年献词是要留给中国年的,今年是鸡年,一唱雄鸡天下白,给万维同胞们带好运来了!

紫儿提出的问题,我已在回答“威尼斯老人”博主的评论后面议论了部分。我个人的感觉是,中国人做事情没有道德底线,只做对自己有利的事情,当然,我这里统称“中国人”,是不准确的,我主要是指国内的风气,学术风气很差,在这种环境下, 至少要化 70% 的精力在人事关系上,很难集中精力研究学问。就像田钢,施一公,回国后学问也就结束了,与其说他们是科学家,不如说是政客。

回复 | 0
作者:紫荆棘鸟 留言时间:2017-01-02 19:24:57

木桩新年献词不带祝福却来这些严肃的话题?:)现在大陆评选职称搞量化,我觉得还是比以前那种连形势都很少走、基本上靠人际关系的提拔制度强吧。形式上这是很公平的,当然这种量化很难具体实施,所以才有了木桩MM文章之中所说的同行匿名评审等替代形式。但这种形式如果行之有效,那必须有一个假设:行业道德不是问题。这个在中国历来就是问题吧。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威尼斯老人 留言时间:2017-01-02 16:56:07

威尼斯先生,新年好!

对,同行评价不合适中国,原因是中国人做事情没有底线。比如讲,从A,B,C, 三个人中评选出某一个人得奖,打分数从100到0。评委会的人完全凭自己的喜恶,不实事求是,他喜欢A,A得100 分,这是可以的,但是 他就给B和C得 0 分,这样一来,B和C的 平均分数被拉了下去,A就出胜。这种事在国内经常发生。这种事几乎不会发生在美国,评委会的人欣赏A,给A打 100 分,不欣赏B和C,有可能本该是80分的打成70分,但不会打 0 分。

在学术界,中国现在向美国学,但都学得四不像,任何事情让中国人粘上手,都变了味道,所以,现在国内很多单位干脆把文献直接送到美国,让外国人来评审了。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该博客已关闭 留言时间:2017-01-02 16:45:54

是的,要想知道博士论文的作者很容易, 这叫掩耳盗铃。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该博客已关闭 留言时间:2017-01-02 16:41:15

该博先生,新年好!

您的博名的确拗口,我想把您称呼得更好听些,就是不知道如何做法,只好将就了,我的语文水平有限。

先生是聪明人,已看出“猫腻”了?厉害!厉害!是的,这种“盲审”,表面上看来是很严格,很公平,实质上就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

回复 | 0
作者:该博客已关闭 回复 木桩 留言时间:2017-01-02 10:16:38

木桩博,新年好!

回复 | 0
作者:威尼斯老人 留言时间:2017-01-02 07:53:51

同行评价不适合中国。道理很简单。一是,同行遭忌,给你评价高了,不显他了;二,还有可能就是相互吹捧,为了自己被吹捧。说到底就是中国搞“科研”是一种中国生意经,没有诚信的。

回复 | 0
作者:该博客已关闭 回复 木桩 留言时间:2017-01-02 07:52:46

不仅绕口而且封口:无法向别人介绍。“这什么什么话是该博客已关闭说的”,“哦,关闭了的说的?”。

【“盲审”是一种专家评审制度,就是匿名送审,意味着评阅专家不知道论文作者是谁】

我的质疑是:博士论文需要描述和引用博士论文作者自己已经发表的文章,这个是评审的基础,至少发表的文章的标题必须列在论文里。评审者一搜索文章就能确定博士论文的作者。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7-01-01 19:42:55

溪谷先生,新年快乐 !!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雪山下的绛珠草 留言时间:2017-01-01 19:40:33

可爱的雪草MM, 新年好!

今年有没有爬山的计划?MM 爬完山回来,别忘了写日记, 很喜欢看你写的文章,平谈里显个性,一点没有造柔做作,看着舒服,我们都等着看呢!小草儿,别偷懒哦 !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芹泥 留言时间:2017-01-01 19:24:24

芹姑娘新年好!

感恩妹妹在白忙之中抽出时间,码下这么多的文字,我代表我的先生,以及关心祖国教育事业的志士们,向芹姑娘致敬!致谢!

我这篇文章的内容,虽然不全面,但全是事实。美国的学术界也有腐败的,但与中国比较起来,那就是个比例问题。比如讲,中国的学术界是99% 的人腐败,美国则1% 的人腐败,这是个不得了的结果了, 是不是?

讲到抄袭,美国的确是零容忍度,不仅是在芹姑娘的生化领域里,在数学领域里同样,别说抄袭了,就是一稿多投也是不允许的,这是个职业道德问题,大家都自觉遵守,一但干了这种蠢事,在同领域的范围里名誉扫地,很难再混下去了!

再中国,抄袭是家常便饭。听说在2016年,国际上的 Natural 杂志,Cell 杂志,等等重要杂志,一共撤下中国的论文117 篇。有些杂志甚至拒绝中国的化学论文投稿,听了是不是有些震撼?

最近闹得沸沸扬扬得韩春雨事件,就能看出国内搞科研的人的浮躁和浅薄。我相信韩博士一开始并没有造假的意愿,生化做实验,芹姑娘,你最清楚了,那是和环境有关联的,比如温度,等等。也不知道这个韩博士每次是否记录下来,也许是瞎猫逮了个死老鼠,那就多逮几个呗,韩等不及了,河北科大等不及了,抢个头功先。如果是发表在破杂志上,没人知道,也就没事,国内这种烂文章很多。但是这篇文章发表在《自然》上,河北科大为此拿到一笔巨款,国人一片的叫喊:“最美的科学家”,“美爆了”,“美哭了”,树大招风,有人眼红了,嫉妒了。好,现在韩博士无法重复实验,他和校方死扛着 整个 Soap Opera !!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马黑 留言时间:2017-01-01 18:08:02

马黑兄,新年快乐!

很赞赏马黑兄对母亲的尊敬和孝顺,在此遥祝令堂大人新年快乐,万寿无疆!

请转达给令堂大人这个信息:她已经扬名天下,万维的木桩都知道她了,很喜欢你母亲,她集中了中国传统母亲的很多优点。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7-01-01 17:51:12

美冬儿,新年快乐!想来你的脚痊愈了吧?今年外出旅游可以让你爽快了!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该博客已关闭 留言时间:2017-01-01 17:39:03

该博客已关闭博友,新年好!哇,您这博名取得个,读起来很绕口哟,像在读绕口令了,哈哈!

您点到了问题的实质,的确是体制问题,所以怎么改,也只能是“换汤不换药”,治表不治本。“盲审”是一种专家评审制度,就是匿名送审,意味着评阅专家不知道论文作者是谁,客观上看,这是严格的,公平的。但是知情的人就能看出其中的“猫腻”了,谁来指定关系户?这里本身就是个大漏洞,这又是个滋生腐败的地方!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一草 留言时间:2017-01-01 17:07:55

一草博友,新年好!您说的情况,在国内二三流大学里的确很严重,但在一流大学里要好些,毕竟不少教授是从国外拿了学位回去的,他们见了世面,知道怎么带学生。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回复 该博客已关闭 留言时间:2017-01-01 14:20:23

对。中国和美国教育不能比。硬要比:秃子比和尚。

回复 | 0
作者:雪山下的绛珠草 留言时间:2017-01-01 10:53:52

学习了,木桩姐新年快乐!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7-01-01 07:30:41

木姐姐新年好!

很有诚意也很理性的一篇好文章, 以木姐姐和先生这么多年在学校的经验,这种比较真材实料,真正有价值。 我几乎同意里面的每一个观点,相信每个同时在美国和中国都有相当的教育经历的人都会同意。

另外,我觉得美国对于论文抄袭的处罚是非常严厉的,如果有一次,就基本可以结束他在学术领域的生涯了。记得我上学时, 生化系的系主任在一篇文章里,引用了他一个博士后的实验结果,却没有注明,后被博士后指控,不仅仅丢了系主任的职位,也被解除教职,终身不得进入学校,也不得做任何与科研相关的工作。我们当时的感觉真的很震撼。 我和他的博士生是很好的朋友,我的朋友也蛮为他叫屈,他甚至觉得这是一个意外之失,但他也承认这是一个严重的错误。美国对与学术界抄袭是真正的零忍受。

中国高校的博士生教育那种可笑的“大跃进式”量化硬性规则是非常愚昧的(不知道哪个蠢货设定的),这基本助长了学术界普遍的论文抄袭行为, 科研哪里是那种“人有一生胆,地有多大产”大跃进思维所能理解的,就比如生物学领域, 做实验两三年、三四年一点结果都没有的情况是常常发生的。

总之,写写木姐姐的好文章。

回复 | 1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7-01-01 00:00:36

我们刚刚进入2017年,在此祝木桩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6-12-31 20:15:23

木桩M新年快乐,吉祥如意!

回复 | 0
作者:该博客已关闭 留言时间:2016-12-31 20:00:31

【有的学校甚至想出盲审的招数,也就是把博士论文的导师和学生的名字盖住,然后送到外校去评审。】

这个比较搞笑。难道博士论文不描述和引用自己已经发表的文章?一搜索文章就知道作者。

回复 | 0
作者:该博客已关闭 留言时间:2016-12-31 19:54:02

在中国目前的体制下,任何(国家控制的)人事制度,一定被设计成是可控的:

晋升是有指标的;

【材料往往是送到兄弟院校的相应院系,而不是送到具体的小同行专家去评审。】系与系之间关系,使得兄弟院校的评审意见,等于没有意见。

估计这些兄弟院校的相应院系,可能都是固定,成为关系户。就是走过场。

所以,整个控制权仍然被每一个院校以及相应院系掌握。

回复 | 0
作者:一草 留言时间:2016-12-31 19:12:36

中国教育学术界现还有较大的问题是,不少博导自己并没有受过较正规攻读博士学位的训练。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