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木桩的博客
  夜半钟声
网络日志正文
魂萦上海滩 (3) -- 妈妈给我的礼物 2017-11-12 17:27:01

   我小时候最喜欢的玩具是洋娃娃。妈妈在出国之前,想买个洋娃娃给我,她走遍上海的儿童商场,找不到一个能够让她意的娃娃,妈妈挑东西非常讲究,能入她眼里的,一定是最好的。结果,捧回个黑娃娃,女孩,嘴巴,非常夸张的大嘴巴,起来嘴角都咧到耳根了,露出一口雪白整的牙齿,一头乌密的卷穿着小红裙,上挂着很大很大的耳环。黑的就黑的吧,比没有好,只要有娃娃抱在手里,我也就足了。我没有歧视小黑人,小孩子有的,黑娃娃有尽有:小被子,小枕,毛衣,巾,口罩 。。。一不拉下。

房东家有一位小客人常来,不知道是那戚。小客人名叫晶晶,年长我岁,比我年的女孩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崇拜,还有一个下意识的原因,晶晶很漂亮,很时尚,我非常想和她交朋友。有一,晶晶我玩黑娃娃玩得正在兴头上,的妈妈要带回家了,晶晶自然是不肯的,但又不能违背母亲,只好怏怏离开都快走到大门口了,晶晶突然扭过头来,有一句重要一直想说,还没说,她妈妈一旁催着她快讲,晶晶用两个手掌握成个喇叭形,隔空喊:木--- 桩,你最好的朋友!我从小有些“人来疯”,就是“说她胖,她就喘”的那种,被人一捧扬,得不行,越发来得起劲,使出全身的份友,一分也等不及,急急忙忙拉着晶晶,要送她一件礼物  —— 我的宝物什

件宝是一支笔,在我生日的那天,妈妈从日本寄来的。粉色的笔杆,一端上,一个樱桃般大小嬉皮笑的娃娃袋,握着笔杆晃几下,娃娃便摇头晃脑出丁丁咚咚铃铛声,可了,我舍不得用,当宝似的藏在一个盒子里。在当的上海,算是件稀罕物了,我把笔慷慨大方地送了晶晶。

 过了一段候,不清是为了什么原因,父亲发现了我把笔送了人。

   你怎么这样不珍惜你母亲给你的礼物?亲板着脸,严厉地批我。

 “ 。。。我无

 “给谁了?去拿回来!

 “  。。。。我站着不

去拿回来是不可能的,哪有送朋友的西去要回来的道理?了我也不干。不知道这是父亲生气的时侯,一时讲的气话,还是他把这件事当真,我又急又愧,真有一种天要塌下来的感觉。

父亲随手拿起写字桌上的一把尺,在我的手心上啪地猛抽了一下,我顿时觉的手心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然后,父亲随手把我推进了卧室旁边的浴室,关了灯,关了门,这是 一种惩罚,关黑屋子,面壁思过。被关在黑屋子虽然恐怖, 我的自尊克服了恐惧,一反小孩的常态,即不叫喊,也不哭闹, 更不求饶,黑屋子里一片寂静。大人奇怪了, 担心出了什么事,赶快开门,我呼的一下,从黑暗中蹿了出来,冲出房间,消失得无隐无踪。

我围着绿房子狂地奔跑,想把自己藏起来,正好一头撞上寄娘,她一把抓住我,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在慌乱之中,胡说八道,记不清楚说了什么。唯一记得很清楚的是,我没提铅笔的事如果说出真相,寄娘会从晶晶那里把铅笔要回来的,一定的,我知道寄娘会这么干,她是太好的人,她不愿意看到我受委屈,我也寄娘为难。显然,寄娘相信了我胡言乱语,只记得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和蔼地说:你父亲真是的!

挣脱了寄娘的盘问,我继续围着绿房子奔跑。绿房子非常大,第一有很多房间,有些我从来没有东窜西,在一个黑咕隆的走道里,发现有一扇门半掩着,急中生,推了去,原来是个藏室,里面堆了乱七八糟的西,我一咕去,了起来。

藏室的背后,从门缝偷偷地看外面。只见王妈的身影来来回回,呼唤着我的名字,在里面,一直不肯出去,自言自地诉说自己的委屈对着墙壁讲话对着一堆杂货讲话,讲只有我自己能听得见的悄悄话,讲了很多,讲了很长时间,感到很过瘾 就这样,昏天黑地,不知道藏了多久,不知道胡思乱想了多久,也不知道哭了多久,精疲力竭,藏在一堆杂货堆里睡着了。等到醒来,发现我已睡在自己的小床上了。

大人着我,枕头边放着几我最喜的巧克力我抓起巧克力使往窗外出去,再,再扔,像发了疯一般,这是在示威。真不明白,一向道貌岸然的父亲,怎么会变得这样小气,这样粗暴,这样不近人情。我心里明白,父亲气的是,我没有珍惜妈妈从千里迢迢寄给我的生日礼物,我没有珍惜妈妈的一片心意,父亲是个理想化的人,视感情至高无上,如果按照这样的标准,我确实是犯了错误。但是,我不明白,送给朋友一件礼物算错吗?珍惜友谊算错吗?我和个重要呢?我难道还不如一支铅笔?在小孩子简单的逻辑思维里,又觉得自己没做错什么

大人我不一句很着急,尤其是王妈, 她为我被黑屋子后,受了惊恐,吓成巴了,急得她搓手跺脚。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态的驱使,哪根神经搭错了,也许是看到大人发急的样子很好玩,也许是潜意识里想报复怨恨,我开始恶作剧了,干脆装成巴,摇摇头,点点打手,装疯卖傻,把大人急得团团转

虽说我的行为疯狂,父亲却站在那里一声不响,可怜巴巴,他没有责备我。父亲轻轻地坐到我的床一双温暖的大手摸着我的头,把我拉进他的怀里,我感到父亲无声愧和道歉,看到他这副模样,我的怨恨顿时消除了,真想扑到父亲怀里,原谅他,从此,一切恢复原状。但是,不能,我办不到,我有“完美癖”,英文中的 perfectionism,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用现在时髦的心理学讲,那就是“自虐症”,以至于行为往往与愿望相反,我使父亲推开,不原

也许那支铅笔是导火线,击中了父亲的某些要害和痛处,触发了他心中长期憋着的委屈,辛酸苦辣,自尊,耻辱,失败,背叛。。。发泄愤恨,迁怒于我。父亲在各种政治运动中被逼疯了,逼惨了,导致了他的行为不可理喻,小孩子是不可能理解大人的复杂心态的。

记忆有过滤的功能,有些事情,想记,记不住,有些事情想忘,却忘不了。伤口会痊愈,但会留下疤痕。痛苦也许是一时的,但是带来的后遗症却是永久的那个年代,那种世道,了“牛鬼蛇神”孩子的童心扭曲变态


                                                             让我的黑娃娃也来上镜吧!




浏览(1282) (10) 评论(28)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木桩 回复 BFTS 留言时间:2017-11-18 19:46:47

哦,原来是这样,我在上海时,也听说过“吃豆腐”一说,大概意思是打情骂俏,这在文革期间工人和小市民中很流行,在插队入户的青年中也很流行。假巴,别去管人家怎么说,见怪不怪,其怪自灭。

顺祝假巴周末愉快!

回复 | 0
作者:BFTS 回复 木桩 留言时间:2017-11-18 18:18:27

》木桩啊,你像这样说咱还得回应啊。绝不是不是什么“黑名单”啊,咱敢于往外抖露的部分,都是曾经共同的熟人,或是认识的人,有背景知识,介绍背景知识就可以免了。咱是一个小人物,其实真的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这万维里的有些哥们有个毛病,咱说说和咱周围的白皮、黑皮小M们聊天说笑的的轶事,有人就要不怀好意的接着问接下来呢?咱都已经老啦,那里还会有什么接下来的事。他们这才放心啦!咱不理解啊,不就是个说说笑笑的事吗?有共同的笑话,大家才能笑得起来啊!

奥对了,最近万维有人介绍说为什么吃豆腐是占女人的便宜。咱可以解释的比他们还要仔细。因为黄豆和豆腐里面有一味化学成分和雌激素的结结构非常相似。长期在豆腐店里面工作的老板娘,自然就长得水灵、漂亮。有人愿意多去转转,交钱的时候“擦擦油”,就不多说了。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BFTS 留言时间:2017-11-18 17:27:34

哈,原来假巴有一张朋友的“黑名单”,分等级的,最上面的是最熟悉的人,我恐怕是挤在最底层的那拨子人了,没福气欣赏假巴的“浪漫史”,没关系,俺有耐心,努力争取往上爬,得到假巴的信任,就能看到假巴的“浪漫史”啦!

回复 | 0
作者:BFTS 回复 木桩 留言时间:2017-11-18 10:04:29

》木桩啊,咱以前也是和你一样的想法。咱可能没有写诗的细胞,一年以前才琢磨着学着写。绝对要感谢川大爷的功劳,和川粉们的对攻,让咱也试试献献丑。你别说啊刚开始的时候,这个楼下的闲人还给咱提过意见、改过呢!咱的目标就是好玩,也不想发表什么的。一般也就是在有激烈“对攻”的情况下才会有点“诗意”,所以主要是讽刺和挖苦的成分多一些。

不瞒你说啊,咱现在的工作已经和生物医学没有多少搭边啦,做生物医学研究有三十年的历史,所以现在还有点余热。美国这里的两党的争吵,弄得生物医学研究没有很多的经费啦,只好做别的混日子的工作了!

的确是写了一些“浪漫史”,只敢在最熟悉的人里面私下的透露,不敢发到公众场合。咱现在在万维的对立面已经不少了,这东西搞不好就会成为别人攻击咱的“歪歪”。前不久在嘎子那里也就透露了一点点,马上就被他恶意歪曲拿来“嘲笑”咱。他说他的小苹果可以,咱要是说了咱的小苹果,他就要想办法诋毁咱。参见下面的链接。

万维有很多的无良右派,平常看不出来啊!

http://blog.creaders.net/u/4437/201711/306562.html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BFTS 留言时间:2017-11-17 20:59:33

假巴好!记得您是医生,或者和医学有关的科学家,竟会写诗,多才多艺啊!我对会写诗的人有一份特殊的敬意和佩服,因为会写诗的人不仅要有文学功底,也要具备浪漫的思维情调,我也想学,但没诗的细胞,学不会。

假巴的小苹果一定会记得假巴的 puppy love,好可爱哟!小男孩都是这样的,希望假巴写写您的浪漫史,一定很精彩!

回复 | 0
作者:BFTS 回复 木桩 留言时间:2017-11-17 09:33:28

》木桩啊,咱可能是第二个点击你的博文的,有点担心会影响你的点击率,所以现在才来冒一个晚泡。

咱也有一个和你非常相似的经历,读了你的博文,让咱也回想起来啦。咱把咱家的一个非常精致的小东西送给咱的小苹果了,咱的小苹果实在是有点爱不释手。但是咱的错误比你大,那东西是咱妈的,咱好像只有欣赏和保管权。以后咱妈知道了、责骂咱,咱只有耷拉着耳朵,不敢言语一声……。也绝不能去要回来的啊。

咱真的也不理解大人的心理,为什么他们可以说去要回来。以后咱对咱自己的孩子,有类似的情况,顶多就是问问情况或是批评几句,绝不提要回来的事,因为咱知道那里面是有原因的。....不多说了,打油诗结尾。美好瞬间,有道是:

俏姐回头心声述,靓妹跟进温情酷,美好瞬间心中住,挨罚蒙冤何须顾。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7-11-17 00:38:29

溪谷先生,您实在是高捧我了,我受之有愧。我们这辈子人,从小就没有念过书,基本上是文盲,进大学后,我是班上最小的,有几个老三届可厉害了,我想溪谷先生您大概就是像他们那样的,基础很好,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博今通古,我们这些“小巴啦子”佩服的紧。我的兴趣很广,爱好艺术,但都是业余的,都不精。

金圣叹的故事令人唏嘘,历史上和现实生活中这种好人被冤枉的事很多,希望这件事是演义,否则让人看了实在心堵

再次谢谢先生光临,您下次来,我一定为您准备好茶一杯,太师椅子上给您放上鸭绒垫。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回复 木桩 留言时间:2017-11-16 11:32:34
1661年,吴县新任县令任维初为追收欠税,鞭打百姓,亏空常平仓的漕粮,激起苏州士人愤怒。金圣叹与一百多个士人到孔庙聚集,悼念顺治帝驾崩,借机发泄积愤,到衙门给江苏巡抚朱国治上呈状纸,控诉任维初,要求罢免其职。朱国治下令逮捕其中11人,并为任维初遮瞒回护,上报京城诸生倡乱抗税,并惊动先帝之灵。清朝有意威慑江南士族,再逮捕金圣叹等7个士人,在江宁会审,严刑拷问,以叛逆罪判处斩首,临死前金圣叹看见家人,神色自若的说:“莲子心中苦,梨儿腹酸。”(“莲”与“怜”,“梨”与“离”同音)。他的家人一听,忍不住嚎啕大哭,围观的人也都为之鼻酸,而潸然泪下。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回复 木桩 留言时间:2017-11-16 11:31:38

金圣叹评过好多书,三国、水浒、红楼、西厢等,后人公认评水浒评的最到位、最好。后来的脂砚斋评红楼也借鉴了不少金圣叹的手法。

金圣叹最出名的是他死于一桩冤案“哭庙案”。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回复 木桩 留言时间:2017-11-16 11:27:56

多谢多谢,不敢不敢。

我最缺的就是艺术细胞,博主这种多才多艺的专家,在我眼里就是活神仙。

之所以想到金圣叹,跟木博主的性格有关。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7-11-15 18:37:44

金圣叹是谁?我怎么没听说过?我马上上网狗狗了一下,原来是明末清初的文学家和批评家。姜到底老的辣,溪谷先生博览群书,佩服!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回复 木桩 留言时间:2017-11-14 19:56:56

哇,想到一块儿了。刚听到《老鼠爱大米》这首歌的时候,我就深信不疑,原因就在儿时被耗子叼走的布娃娃,当时还很佩服歌词的作者。

另外,金无足赤,人无完人。

金圣叹说:人无爱好不可交,人无志性也。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7-11-14 19:27:22

是呀,我也在想,破布娃娃能到哪里去呢?一是可能滑落在床底下了,二是可能卷在被褥里了,我再也想不出第三种可能性。哦,原来被老鼠叼走了!这又使我想起一个歌,好像是《老鼠爱大米》。

我以前一直认为溪谷先生是在政治时事领域里舌战群儒的战士,但是,通过最近和您的互动,我看到了先生的另一面,您是一位悲天怜人,怜香惜玉,儿女情长的好人。您的小妹妹还记得那些往事吗?如果时间能倒流,穿越到那个年代,我一定把我的黑娃娃送给您的小妹妹!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7-11-14 19:25:49

【万维的编辑是不是太懒惰了、这样的好文章不上导读?】

如果不上导读能得到知音,我情愿不上导读。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回复 木桩 留言时间:2017-11-14 09:18:36

你知道破布娃娃哪儿去了吗?

原来,让一只耗子叼走了。因为娃娃腿里装的大米。后来才在一间与邻居合用的一间堆破烂儿的房子里的犄角旮旯的老鼠洞口儿找到。

腿已经被咬得破烂不堪,里面的大米一粒不剩。

再后来,重做了两条腿,里面装沙子才算了事儿。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木桩 留言时间:2017-11-14 04:25:12

“傻头傻脑”,哈...

牧人心目中,大姐比较高傲(牧人感同身受,因为牧嫂就是这样的人)。

万维的编辑是不是太懒惰了、这样的好文章不上导读?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7-11-13 22:57:24

美冬儿(俺跟着芹姑娘这样称呼哈)喜欢看,那俺就继续写下去。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金晶 留言时间:2017-11-13 22:56:42

谢谢金晶留言鼓励!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7-11-13 22:55:48

【没想到木桩大姐也是个小鬼精灵】

难道我在牧弟心中是个傻头傻脑的人?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7-11-13 22:54:58

溪谷先生真是一个好哥哥,带着小妹妹玩,让我羡慕不已!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雪山下的绛珠草 留言时间:2017-11-13 22:54:07

雪草妹妹的涵养比“妖精姐姐”好多去了。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芹泥 留言时间:2017-11-13 22:52:57

【。。常常和父母闹别扭,父母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就是有一种无名火。。】

芹姑娘小时候这么难弄啊!左也不是,右也不是,要怎样才能使这小姑娘满意呢?非常羡慕芹姑娘有这样温暖的家庭,可以尽情地在父母面前撒娇,虽然淘气,但心智是健康的。所以你很自信,对事情有准确的判断力,这和父母的慈爱分不开的,尤其对女孩。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7-11-13 20:35:20

小木桩很义气哦,怎么也不招!

这个系列的确非常好看,赞赞赞。

回复 | 0
作者:金晶 留言时间:2017-11-13 16:04:07

经历相似, 深有同感. 您的父亲也很不容易了.

多谢您笔下生辉, 回味无穷.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7-11-13 15:28:17

没想到木桩大姐也是个小鬼精灵,看来毋论是谁、都有急中生智的一刻。

那时候你虽然小,但是送铅笔的事却果断而不是唐突、明事理。

大人也有做错的时候,何况是在那个疯狂的年代。

这个系列真的是经典,赞赞赞!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7-11-13 12:12:19

我小时候最喜欢玩的玩具是洋娃娃………

这让我想起我小妹妹来了,比我小10岁,从小儿差不多是我带大的。小学到初中这一段时间,看孩子是我的主要家务劳动。(兄妹中间还有个弟弟)我妹妹最喜欢、最高兴的两件事儿:一是星期天跟着我坐公共汽车玩儿,我有个两块钱的学生月票,从终点坐到终点,来回的坐……

再有就是一个破布娃娃,整天抱在怀里,不离身边,睡觉吃饭都不例外。为什么说是破布娃娃呢,那是我母亲大人用剩布头儿、破袜子等自己缝的一个布娃娃。要多难看有多难看。眼睛、鼻子、嘴、眉毛都是我用纯蓝墨水钢笔画出来的,头发是几根黑毛线做的,腿里面塞的是大米,其它部位塞的棉花。当时母亲说,这样不会头重脚轻,更像真的。

没想到有一天早晨,布娃娃不见了,昨晚睡觉妹妹还搂在怀里……急的妹妹大哭,全家人一起找,居然无影无踪………这不是活见鬼了吗?

回复 | 0
作者:雪山下的绛珠草 留言时间:2017-11-13 10:24:40

是啊,我小时就有过不被理解的委屈,那时候的委屈是天大的委屈。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7-11-13 07:00:02

好真实细腻的描述,木姐姐笔力深厚,佩服。

不由得想起来小时候有一段时间常常和父母闹别扭,父母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就是有一种无名火。那时并不知道这是女孩子成长过程中的一种普遍的心理特征。 有人发生的早一些,有人晚一些,有人轻,有人重。看来冰雪聪明的木姐姐心思比常人要纤细很多。当然,小木桩这次有很充足的理由发脾气。

故事越来越有味道了。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