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木桩的博客
  夜半钟声
网络日志正文
魂萦上海滩 (4) -- 我的母亲 2017-11-19 17:44:36

   关于长辈的事情,恩恩怨怨,我知道的很少,从大人嘴里,零零星星,支离破碎地听到些:父亲有两次婚姻,前妻大姑妈大学里的同班同学 她们是闺蜜,是进步学生,能说会道,自命不凡,强势,好胜,前卫,一起加入早期共产党,一起闹学潮,一起出国,一起抽烟,打得火热,活跃非凡。这对出生于书香门第的大家闺秀来讲,无疑是离经叛道,甚至有人说她们是同性恋,这个我当然是不太相信的,但也侧面反应了当时她们的作风过于激进,甚至反常

   前妻生育了四个孩子,长大后个个出类拔萃,可见她教子有方,虎母哪来犬女。很可惜,夫妻感情并不融合。父亲是无党派人士,一介学者,温文儒雅。前妻比我父亲大四岁,却是风风火火,我行我素,行不旬容,当然,她不属于贤妻良母型, 夫妻最后分道扬镳。 公有公理,婆有婆理,皆一面之辞,清官难断家务事,父亲在离婚案中处于失道寡助的境地,这是我察言观色中得到的印象,也是在当时的大背景下,万口一谈的普世价值观我的那些同父异母的哥哥姐姐,对母亲很亲热对父亲则很冷淡。 我长大后,在一次场合中遇见这位前妻,白发苍打扮得体,知书达理,慈祥可爱的老人啊!这和传说中她年轻时候的形象,大相径庭,怎么也对不上号,我拼命捕捉蛛丝马迹,试图找出些她年轻时候的痕迹,找不到,心中不免产生了侧隐之心。

   也听说我母亲是上海滩上最漂亮的女人。上海南京路上有个照相馆,叫“中国照相馆”,照相馆的橱窗里,陈列着我母亲的几张巨幅彩色相片,展示上海美女的经典样板。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是我见过的东方女性中最美的照片,妈妈是天然的美丽,具备东方美女的三大要素:小脸,小腰,细长脖子。后来,北京也开张了中国照相馆”,我母亲的照片被运到北京,借给北京的中国照相馆”, 当时在北京念书的表姐路过中国照相馆,看见一堆人拥在橱窗前,她也挤了进去,一看,这不就是妈吗?这件事情在当时上海和北京两地的亲友中流传着,轰动一时,成为佳话,也是父亲极为得意的一件事

   父母的婚姻可谓惊世骇俗,合招来整个家族和社会的反,指责,甚至蔑视:男方的认为来自教会的孤儿院,进孤儿院的会是些什么人呢?孤儿的生世扑朔离迷,不是富人家的私生子,就是穷人家养不活而被遗弃的孩子,名不正,言不顺, 门不当,户不对。 女方的亲友则认为:父亲年长母亲二十四岁, 离过婚,还是个右派。人人劝我母亲,嫁给这个老头子,一定会吃苦头的

   世俗人总喜欢用最刻薄的心思去猜度别人的私事,一件事情有多方面的可能性,人们往往猜测最可恶的一面,然后加以扩大,甚至歪曲,以至于面目全非,也许幸灾乐祸是人的本性。他们断言:一个女人贪财,一个男人贪色,这样结合必定失败,大家等着看丑剧吧。但是,父亲是正人君子,他不顾亲友和社会的批评和谩骂,一意孤行,义无反顾。父亲认为自己在英雄救美,实现童话里的爱情故事。我不不承认,我的父母,是伟大爱情的结合。我也不得不承认,世界上再聪明出色的男人,再有成就的勇士,一旦爱上一个美女,他的智慧就降低到零

   记忆中父母在任何场合下,在人前人后,讲话总是轻声慢气,这是家风。父亲说,讲话只要对方能听见就行了,不需要多余的音量。父母相敬如宾,谈笑风生,出言有尺,戏谑有度,从不争,永远像一对初恋的情人 。 

   妈妈很爱打扮,她的衣服都很讲究很时尚,任何衣服穿在她身上,都会显得靓丽。妈妈出国后,衣柜里还挂着她的衣服,打开衣,一阵香气扑鼻,我捧起衣服,把脸埋在衣服里,深深地吸一口气,有一种很特殊的味道,那是妈妈的体味混和着香水味,那么高雅,那么迷人,那么令人陶醉,只有妈妈才具备这样的香味。每当想妈妈了,去闻一下她的衣服,闭上眼睛,享受那种特殊的安全感。妈妈的香味驻进了我的性灵,融化在我的血液里,贯穿了我的生命。

   妈妈喜欢香水,梳妆台上放着她留下的几瓶法国进口的香水,水晶玻璃的制作,寸把大小,长方形的,角形的,圆形的透澈晶莹,优雅精致。我从小就学会了用香水,需要用时,把瓶子摇晃一下,毛玻璃塞头就粘上了液体,拔出塞头,轻轻地在耳朵根上点两下,香气可以保持一天。 妈妈说:“不用香水,不是女人。如果说一瓶香水比作一个美女,那么香味代表她的灵魂,香水瓶就是她的外貌。难道上海美女是用香水来勾引男人的?

   我对母爱的认识,仅仅停留在这种特殊的香味上。这是上帝的安排?还是命运的作弄?爱神,那么稀奇珍贵,那么令我向往,那么难以成活,以至于来不及感受,就像那一抹香魂,消失在天边,瞬间化为瑰丽的彩霞,留下的便是永恒的憧憬和虚拟中的温罄,我只能幻想,只能无穷无尽的神思遐想。。。

   我生命里有那么一天, 那是一个萧瑟的秋天。父亲着我,送别母亲在上海火车北站。我紧紧拉着妈妈的手,离别时妈妈把脖子上的一串项链拿下来,戴在我的脖子上。汽笛长鸣,犹如战马嘶嚎,凄惨悲壮,划破灰色寒冷的黄浦江上空,这是对生死离别的控诉,为妻离子散鳴哀嚎。出发了,火车缓缓启动了,我向渐渐远去的火车,争脱了父亲的怀抱,沿着站台,一路着火车奔跑,使劲挥动小手看到妈妈拿着一手绢,伸出车窗外,也使劲地挥动着,挥动着,火车徐徐往后退着,越来越快,最后妈妈的手绢变成了小的白点消失在远方。。。

   妈妈在国外的英文名字叫“苏菲”(Sophia), 父亲给我解释:苏菲是希腊神话里的智慧女神,她神圣,她美丽,父亲给母亲取了这个名字。

   香花失去生长的土壤,变成毒草。童话失去正当的导演,演绎得低级庸俗,荒腔走板。街道里弄的小市民,经常背后指指戳戳, 冷言风语,扑风捉影,搬弄是非,说我母亲在外面是花瓶,是交际花,是日本间谍,早就把女儿扔了。。。有些心地不厚道的人,故意问我,你妈妈来信了吗?小孩子听不懂其中含义,要面子的父亲,必定是忍受着何等的煎熬,人间总是演绎着这样的悲剧。

   妈妈没有再回来。 上海北站一别,再相见,已是沧海桑地年以后的事了。妈妈给我的项链依旧戴在我的脖子上,项链没变,变了 

   伟大的爱情,在现实中实现,在期待中破灭,在心中死去!


1511144184284488.jpg




浏览(4514) (16) 评论(7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金晶 回复 BFTS 留言时间:2017-11-28 18:24:48

读一篇好文,不必刨根问底, 更不必查户口, 伤上洒盐. 艺术是生活的重现,更是生活的提炼. 听史依弘的京剧贵妃醉酒,霸王别姬,白蛇传, 绝大多数人是欣赏它的凄美 -人物的前生后世是不必深究的. 读木桩的好文也应该如此.

回复 | 1
作者:BFTS 回复 yican 留言时间:2017-11-28 13:40:58

》你的这个问题是咱们大伙们都想问的一个问题,但是为什么大伙们没有什么人问,你难道不要问问你自己,这是为什么吗?

你是不是没有读原来的跟帖?你要注意剧情的发展啊!别人要想和你分享的东西,早就会告诉你啦。还没有告诉你的东西,那一定是有原因的,你得等着博主一步一步的展开剧情的全部情节。

给你看看这个雕像作一个暗喻,无数多的人试图重建她的双格博。但是,人民最后发现,还是一种残缺的美更高尚。让人们有无限想象的空间!

回复 | 0
作者:yican 留言时间:2017-11-28 08:28:53

后来你妈妈怎么样 了? 为什么她要离开你们呢 你的故事吸引了我想看更多呢

回复 | 0
作者:金晶 回复 木桩 留言时间:2017-11-26 17:06:30

您能以朋友相待, 深感荣幸. 今后请多多指教了.

"我不小心把您的一条留言删了,那是您给我的网址。我已经上网看过

了" - That was my fault. since the first post did not show up right way,

I resent it again shortly. One of them should be deleted.

回复 | 0
作者:BFTS 回复 木桩 留言时间:2017-11-26 12:03:21

》木桩啊,不要客气啊!不瞒你说,咱的“诗”龄刚过一年。黄{龙}川粉们租飞机、拉横幅,顶川大爷,咱才开始写咱这辈子的第一首自由体打油诗。有人说咱的诗是诗不像诗,顺口溜不像顺口溜。咱得承认咱确实是不懂任何诗的格式。不就是好玩吗,读的顺口就行啦。做老师的事,就不敢当不敢当啊!

再说咱的打油诗大都是讽刺和挖苦一类的,有时和人斗嘴的时候,换一种方式回应对手,这是咱的主要动力。别人要是不能做相应的回应,咱就可以自得其乐的偷偷的坏笑啦!

回到右派摘帽子的这个话题。其实帽子摘了,又被称之为“摘帽右派”,换了一顶新帽子而已!咱妈医院的前业务院长,就是一个所谓的摘帽右派”。老头子是搞外科出生的,有时还要到急诊室值一线班,做小手术。咱还记得文革的时候,有一次比咱要大一些的孩子,带着咱们一些小朋友去医院急诊室不记得是做什么了。他还告诉咱,那是一个“摘帽右派”。咱当时不知道这个“摘帽右派”是一件多么坏的事呢!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BFTS 留言时间:2017-11-25 20:36:43

假巴,谢谢您的美诗,以后要跟您学学写诗了,拜您做老师。

接下来写什么呢?哈,你很聪明,猜对了一部分。由于我父母年龄的巨大差别,我同父异母的哥哥姐姐年龄要大我十几岁,文革中大家不来往,父亲又不让我出去,在家里布置了功课,他回家要检查的,我也怕他,我几乎是生活在真空里,所以知道的事情很少。我不知道父亲是怎么会变成右派的,后来好像右派帽子摘掉了,但是有个政工组的干部对我父亲说:虽然帽子摘了,但是这顶帽子拎在工农兵手里,如果不老老实实地改造,帽字会随时随地戴回去的。

谢谢假巴供应的“草帽歌”链接。

回复 | 0
作者:BFTS 回复 木桩 留言时间:2017-11-24 20:03:46

天生靓丽神手助,风韵青春橱窗住,千千惊叹回头慕,佳人昵美才子顾。-往事如云

----

》木桩啊,这次打油诗开头。本来不准备写诗的,因为已经有人写过了,不想和别人的对比。怎奈何不知道哪里蹦出来的灵感!因为这是正能量的东西,还是贴出来为好。咱的其他的打油诗差不多大都是讽刺和挖苦一类的。还是得弄点正面的东西做做门面装饰吧!看看来的人慢慢的少了,咱也来冒个泡凑个乐。

感觉你文字的系列走向,我的老家,我们住的房子,我的童年,我的母亲……这些已经在系列里面和大家见面啦。

咱再预测一下,接下来是不是就要进入系列的高潮,我的父亲!觉得你的父亲可能是一个非常有才华的学者。是因为什么原因被打成右派的,是不是因为按比例的原因?不瞒你说咱的爹和妈都被配备了共产党的干部看管着,不敢随便乱说乱动。据说咱的妈,都被整了黑材料,就差一点点。要是打右派的比例高一两点的话,就会被划进去的,有惊无险啊!所以咱家没有受大的影响。

然后简单叙述一下同父异母的哥哥姐姐结束整个系列。不知道是不是按这个走向来展开的。

你前面回帖的一个问题,你描述的日本电影的名字叫“人证”。咱开始也不记得电影的名字了。昨天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这部电影的主题歌的名字,“草帽歌”,上网把电影的名字找出来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_ob9XNsfgVQ

回复 | 0
作者:安雅云 回复 木桩 留言时间:2017-11-24 19:20:34

嗨呀,在万维这两张照片便是你的专属了,木桩公主。

万维之外就不确定,因为在学习手机照相的过程中也在投稿!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pia@ 留言时间:2017-11-24 18:49:25

Pia@,你也叫我姐姐啦?好亲热,那我也叫你弟弟吧,我已收了好几个弟弟妹妹了!

录像的背景音乐是《圣母颂》,巴赫的作品。这首歌曲原本是天主教的教堂歌曲,由于她那优美的旋律,使得她成为经久不衰的经典。她的歌词有两个版本,一个是德文,一个是拉丁文,我放在这里的是拉丁文。

听音乐会有感触,说明派弟弟是属于性情中人,有音乐悟性。有很多人唱这首歌,包括世界上最出色的男女高音,派弟弟不妨去油管溜一下,比较一下各位的唱法,相信你会喜欢的。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安雅云 留言时间:2017-11-24 18:43:52

这些悲剧,毫无疑问,是那个历史时代造成的,如果没有当年政治上的动荡,我会像其他女孩一样,在一个正常的家庭中生活成长,心身心智也会健康得多了。

从另一角度看,我也是个幸运儿,一路上遇见不少好人,贵人,如果不是他们无私的一臂之力,我很难想像我现在该是什么样,所以我一直很感恩,中国还是好人多,尤其是中国男人。

雅云MM的照相技术越来越高明了,这两张非常棒,真的,你送给我了,可不能再送别人了!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金晶 留言时间:2017-11-24 18:42:30

金晶,能看得出来,您是个极认真负责,一丝不苟的人,我太喜欢了,太符合我的心愿了,让我们握握手,成为朋友,希望您经常来我的院子!

回复 | 0
作者:安雅云 回复 安雅云 留言时间:2017-11-24 05:28:38

感谢木桩勇敢和有着美丽文字的分享。

那苦难的年代造成的人生痛苦不可逆的终已过去,未来是自己可以掌控的人生。送上的照片全是手机拍的。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木桩 留言时间:2017-11-24 00:13:06

木姐,加西亚-马尔克斯的文章与您给录像加的背景音乐也是异曲同工。很喜欢录像里的背景音乐,不知音乐是什么名字,但是念完木姐文章之后的心情与它一模一样。音乐是心语。

回复 | 0
作者:安雅云 留言时间:2017-11-23 19:55:23

哦木桩妹妹,每一个生命都是一首歌,高音低音都有,但都是美丽又不完美的。以前只看见了你成长中的幸福,以为你是在蜜糖里泡大的……如今多一点懂你。虽然我们的成长过程中有着共同的缺失,但你我都知道那是历史时代的原因,而且我们都是幸运的。抱抱!

感谢你敢又漂亮的分享!

回复 | 0
作者:金晶 回复 木桩 留言时间:2017-11-23 17:50:18

"I do wish to write sometime although I am good in it"

Should be

"I do wish to write sometime although I am NOT good in it"

Sorry again.

回复 | 0
作者:金晶 回复 木桩 留言时间:2017-11-23 17:45:27

木桩博主, 您好!

1. "应该谢谢万维才是" - 100% agree.I did not complain万维.万维is NOT responsible for those papers we do not like.

2."您有博客吗?" - I still do not know how to type the Chinese Characters on PC - Always using "busy" as the execuse not to learn. So far I do not my博客 - so sorry. I do wish to write sometime although I am good in it.

3."可以读的不过3-5处而己, 而且他们的名字多半就在这个留言栏中."

在此一并致谢 !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pia@ 留言时间:2017-11-23 16:34:38

pia@ 是不是指那本在1982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百年孤独》?我没看过这本书,也说明您真的是非常厉害,博览群书!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金晶 留言时间:2017-11-23 16:31:51

金晶,我不小心把您的一条留言删了,那是您给我的网址。我已经上网看过了,再想看也很容易,网页会留下记录的。万维的编译系统很不完善,使用很不方便,您遇到的问题我也遇到过,还有其他的一些问题,如果您经常上网贴博文,您就会注意到这些问题。我不会去埋怨万维,提什么要求,因为我觉得我是在免费使用,应该谢谢万维才是。

【可以读的不过3-5处而己, 而且他们的名字多半就在这个留言栏中. 一笑.】

是这么一回事,他们在我的留言栏中,也包括您。我们有相同的喜欢,相同的不喜欢,这说明我们有着相同的价值观,才能成为朋友。

出于好奇,我找了您的博客,但找不到。您有博客吗?

回复 | 0
作者:pia@ 留言时间:2017-11-23 10:58:54

木姐姐的文章让人想起“百年孤独”里那份灰蒙蒙抹不去的的哀愁....

回复 | 0
作者:金晶 留言时间:2017-11-23 08:41:57

"有些小小的得意" - 万维博主数以千百计 (鱼龙混杂, 光怪陆离). 可以读的不过3-5处而己, 而且他们的名字多半就在这个留言栏中. 一笑.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金晶 留言时间:2017-11-22 19:53:05

谢谢金晶提供网址信息,我刚才快速扫了一眼,基本上和我知道的差不多,也有更多的信息我不知道,尤其是80年以后的变化,我完全不知道了,那时我已出国了。

听到您说一直在看我的博文,我很高兴,有些小小的得意。

Happy Thanksgiving !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华山 留言时间:2017-11-22 19:50:13

谢谢华山博捧场,祝您感恩节快乐!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雪山下的绛珠草 留言时间:2017-11-22 19:49:34

一直很乖?我要调查调查。

雪草宝贝感恩节快乐!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双不 留言时间:2017-11-22 19:48:18

谢谢双博捧场,祝您感恩节快乐!

回复 | 0
作者:金晶 回复 木桩 留言时间:2017-11-22 15:19:14

王府井中国照相馆今昔 https://baike.baidu.com/item/%E4%B8%AD%E5%9B%BD%E7%85%A7%E7%9B%B8%E9%A6%86

回复 | 0
作者:金晶 回复 木桩 留言时间:2017-11-22 15:02:49

木桩博主

Likewise, I will cherish sharing the same belief and the same value with you. I have been reading your blog for years admiring your artistic charm. Your blog always resonates with me due to the similar background, experience and interests. Thanks again.

回复 | 0
作者:华山 留言时间:2017-11-22 04:31:29
天生丽质难自弃。
回复 | 0
作者:雪山下的绛珠草 回复 木桩 留言时间:2017-11-21 19:31:02

我一直很乖啊

回复 | 0
作者:双不 留言时间:2017-11-21 19:23:49

天哪,这老爹太牛了。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林子丹 留言时间:2017-11-21 16:36:23

林子丹博友好!谢谢留言鼓励。我的父母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有很大的影响,让我亲眼目睹了什么是爱,什么是美。父亲曾经说过,要测试一个男人爱不爱一个女人很容易:如果一个男人真正爱一个女人,他决不会让她受委屈。父亲还说,对子女最好的教育,就是父母相爱,两个相爱的人生出的孩子必定漂亮。这有没有科学根据我就不知道了。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金晶 留言时间:2017-11-21 16:33:20

金晶博友,我十分欣赏您这种对事情一丝不苟,认真刻板的态度,我也是这样的人,做事情绝对的认真刻板,在中国人中,具备这种性格的人很少,让我遇见了,我会加倍珍惜。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coolboy 留言时间:2017-11-21 16:31:52

酷教授,您太客气了,只讲对上海好的印象,没讲坏的印象,报喜不报忧。我有个外地同学,她就对我说气话,她来上海购物,商店里的售货员一听是外地口音,立马对她态度恶劣,她说:“上海人真势利哦! ”,我只好无语。

谢谢酷教授捧场鼓励,我一定会续下去的,不会让您失望。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木桩 留言时间:2017-11-21 16:30:29

那个电影名字叫人证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7-11-21 16:23:37

溪谷先生,我昨晚打电话给妈妈了,我把你的美诗也转交给她了(包括你改新后的诗)。这给风烛残年的母亲一个很大的安慰,她要我谢谢您!

北京的文明古典被破坏糟蹋得很厉害,现在只剩个故宫还不敢动,我就怕连这个也被“现代化”,为此写过一篇博文,《话说故宫》,就是为了纪念我中华遗产,嗨,有多少人会去珍惜?!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7-11-21 16:19:25

牧弟弟,看把你急得!我知道你好奇,好奇的不是你一个人,几乎每个读者都好奇,但是大家都小心翼翼地避开敏感问题,唯恐伤害了我,我完全能感受到,我看到了人性善的一面。

编造美丽的故事很容易,但这违反我的心愿。讲真实故事很难,因为我会崩溃,我没这勇气。牧弟,我是相信你的,你在我心里有信用,所以不管你说什么,我都认为是出于善意,出于友情,我没有一丝要责怪你的意思,永远不可能,你尽管放心。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人生晚秋 留言时间:2017-11-21 16:15:03

晚秋姐,有一个电影,不知道您知道否,什么名字我记不得了,讲的是二次大战时期,一个美国的黑人士兵和一个日本女人生了一个男孩,这个男孩被美国士兵带回了美国,男孩长成大人后,父亲让他回日本找他的母亲。这个日本女人后来飞黄腾达,进入了日本的上流社会,她无法承认,并接受这么个黑人儿子,她认为这会给她丢脸,最后,她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儿子!

对于这样一个日本女人,真不知道该去恨她?该去骂她?该去爱她?还是该去同情她?这大概就是电影成功的地方吧!

回复 | 0
作者:林子丹 留言时间:2017-11-21 08:13:42

很喜欢作者这种含蓄收敛的表达手法。通篇似乎在怀念母亲的一切,美貌,优雅,时尚,可是字里行间却流露出对父亲景仰,除了儒雅,包容,甚至是对你母亲溺爱。当爱情破灭时,依然能够利用家族的力量,给对方一个新的天地去重新开始,让我见识到一位伟大的男性的超脱凡俗的爱。忘了是在哪本书里读到的:

If I love a woman, I love her forever.

谢谢好文。愿神赐福他!

回复 | 3
作者:金晶 回复 木桩 留言时间:2017-11-21 08:11:41

As you see, finally I was able to submit the complete comment. I found this place blocks the traditional Chinese characters, only dispaly the simplified. I can't type any Chinese Character on PC, had to copy and paste from somewhere, or use on-line translator. Thanks again for your impressive artistic work.

回复 | 0
作者:coolboy 留言时间:2017-11-21 07:36:56

写得很好,很“吊胃口”。若不再续文的话,则估计我会很长一段时间老惦记着木桩的:惦记着木桩的后续故事。

上海我也就去过几次,每次都留下上海的好印象。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高中时在工厂学工劳动,工厂组织工人去上海的姐妹工厂参观、学习。本来是没学生的事,但我那天一大早也悄悄混上了他们去上海的大巴,同去了上海。他们去姐妹工厂参观,我则去参观了有名的上海工业展览馆,就在那豪华的中苏友好大厦内,免费的。我在里面呆了几乎一整天,大开眼界,学了很多新知识。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回复 木桩 留言时间:2017-11-21 05:58:12

对不住,诗改一改:

杏核弯月流慧眼,

天生自带三分笑。

一顾三月梨花开,

再顾六月莲荷俏。

另外,北京从王府井到东单靠中国照相馆一侧早已拆建得面目全非了。估计中国照相馆原址也不能幸免,挪新地方,用老招牌。(这是王府井老字号拆迁的规律)。

改建为香港首富李嘉诚投资兴建的“新世纪广场”,整整占了东长安街半条街。据说也要拍卖,或者已经拍卖了。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木桩 留言时间:2017-11-21 04:10:55

不好意思,好奇而已、绝没有要求的意思。

如果我的留言造成误解,道歉。

回复 | 0
作者:人生晚秋 留言时间:2017-11-21 03:44:12

香花失去了生长的土壤,变成了毒草。童话失去了正当的导演,。。。小孩子听不懂其中含义,要面子的父亲,必定是忍受着何等的煎熬,人间总是演绎着这样的悲剧。

妈妈没有再回来。 上海北站一别,再相见,已是沧海桑地十七年以后的事了。妈妈给我的项链依旧戴在我的脖子上,项链没变,人却变了。

伟大的爱情,在现实中实现,在期待中破灭,在心中死去!

~~~~~~~~~~~~~~~~~~~~~~~~~~~~~

正如 衣紧还乡,金晶 博主说的含蓄的美,凄美。。

木桩这篇写的最见真情,牵动人心,余韵悠长。

我在日本还真没见过象木桩母亲这样气质的女人。

谢谢木桩介绍我一定看看 《黄炎培》这部电视剧。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马黑 留言时间:2017-11-20 23:18:10

马黑兄,你和马嫂刚从国内回来,休息好了吗,时差转过来了吗?

万航渡路离静安寺其实是非常近的,当时我还小,也许交通也落后,感觉很远,从家里步行去静安寺好像很伟大似的,现在想起来真的很可笑。

马黑兄去过静安体育馆打球?我从来没去过。是不是打乒乓球?我以前是乒乓球校队,我们女队很厉害,五个女生中我打得最差,我握横板,以守为主,给队员当炮灰,嘿嘿!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雪山下的绛珠草 留言时间:2017-11-20 23:04:28

雪草宝贝,我就知道你会溜过来的,那好,乖点,搬个小板凳坐在那里,听 “妖精姐姐” 讲故事。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人生晚秋 留言时间:2017-11-20 22:56:20

晚秋姐,您好!

我母亲是反右后嫁给我父亲的,那时,我父亲已离婚好几年了。有人说我母亲是小三,这是无论如何扯不上的。是的,我母亲是文革前出国的,父亲家族里有些人在国外,靠这些关系出去的。晚秋姐如果想对老上海有些了解,可以看国内的电视连续剧《黄炎培》,剧中的老校长就是我祖父的原型。当时他们办学堂,有着 “北南开,南浦东”之声誉。

回复 | 1
作者:木桩 回复 金晶 留言时间:2017-11-20 22:23:02

金晶博友好!万维的字库存的字很有限,你碰到的问题我也碰到过,而且不止一次呢!没关系,反正我懂你意思。

谢谢你的鼓励,一定不让你失望。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7-11-20 22:06:08

牧弟,我知道你很好奇,我相信大部分读者都有同样的好奇,都想知道为什么。我在写之前反复犹豫了很长时间,到底写还是不写,写多少呢?因为我是个非常重视隐私的人。

我不喜欢完美无缺的回忆录,太公式化,像白开水一般,嚼之无味,最主要是让人感觉不真实。现实生活中,华丽的现象下面,必有难于启口的事情,但我明白,再丑陋的事也比美丽的谎言有价值。

非常抱歉,我无法回答牧弟的好奇了,我相信我在文章里已有暗示,让读者去猜吧。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7-11-20 21:35:39

冬儿好,视屏里的图片全是我的母亲,没有我。第一张,那张放在中国照相馆的样品照,是在国内拍的,其余的全部是在日本拍的。妈妈出国时还不满三十岁。。。

谢谢冬儿顾及隐私,我知道你非常懂事有礼貌,我本能地感觉冬儿是个高尚的人,并不在意让你知道些隐私,我相信你的,但我不敢在网上公开,因为不是每个人都像冬儿。

这篇是最大极限的透露隐私了,以后不会再写了,如果要写,也只能以小说形式,不会第一人称。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回复 木桩 留言时间:2017-11-20 21:24:50

我下次去北京,一定要光顾光顾,……

中国照相馆属于老字号,虽然牌匾保留,早就翻建得面目全非了,是不是改成婚纱影楼了也未可知。老式照相恐怕无人问津了。

原来是一座两层小楼,一楼大堂、柜台,快照,二楼有几个专门的摄影室,楼道拐角处有化妆间……那种老式风格恐怕早就没有了。照相机都是受握气动快门儿。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衣紧还乡 留言时间:2017-11-20 21:10:42

谢谢衣紧还乡博友留言谬赞,行礼致敬!

我无意把所有一切都塑造得完美,给人一个错觉,好像我是一个凤毛麟角。我相信,只要是生活就会有缺陷,而有时候正是这种缺陷才使得整个故事完整,深入人心,是不是?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回复 木桩 留言时间:2017-11-20 21:10:04

溪谷先生,我还是第一次收到您的诗,荣幸!我母亲也喜欢诗,……

是吗?太好啦。这儿还有一首,顺口溜:

杏核弯月眼,自带三分笑,三月桃花开,九月重阳到。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秋念11 留言时间:2017-11-20 20:43:17

谢谢!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芹泥 留言时间:2017-11-20 20:40:24

谁叫芹姑娘老抓着我的衣角,闹着要听老上海的故事呢?俺答应你了,说到做到,决不食言的,我都写了四篇了,你答应的“芹散文”呢?没见着哇?我翘首盼望,每天脖子长出一公分,现在变成长颈鹿了!

说到丁玲,先八卦一下:她嫁给了我的朋友的一位亲戚,丁玲比她先生年长三十来岁呢!怪吧?

芹姑娘真是博览群书,丁玲的小说也看了,她的小说我一本都没看呢,我看书有很大的选择性,好书看几边,无聊的书不碰,但是芹姑娘介绍的书,一定错不了,我会去看的。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7-11-20 20:34:39

谢谢先生这么详细地介绍了北京“中国照相馆”的地址,我下次去北京,一定要光顾光顾,并要求中国照相馆给我免费照相,理由是我的母亲曾经为中国照相馆服务,她的女儿要享受免费照相,这要求不会太过分吧?

当年放在中国照相馆橱窗里的照片很大,大概有课堂里挂着的毛主席像这么大,是彩色的。中国照相馆的人工着彩技术实在是一流,亲眼看这些相片,真是光彩流溢,很震撼。大概有三四张不同的照片放在那里,我放在网上的是其中的一张,家里有很多这种小尺寸的黑白照,这是中国照相馆在正式放大着色之前的样品照,效果就差远了。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7-11-20 20:32:28

溪谷先生,我还是第一次收到您的诗,荣幸!我母亲也喜欢诗,她声称会写诗,但都是些歪诗,当然没有您写得这么好。我已把您的诗转给了她,她一定会喜欢的!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7-11-20 20:10:05

木桩,从头补看了你的这个系列,非常好,你家在静安区,我到上海去过那里,上海非常漂亮非常有特色的一块地区。我到静安体育馆打球,出来后朝静安寺走,一路上都是一栋一栋的独立小楼,有写是名人居所,外面挂上了铜牌介绍。我看见了贝律铭家老宅子。我查了地图,万航渡路距离静安寺不远。

你长得与母亲非常像。你家你个人故事有长长的味道,谢谢分享!

回复 | 0
作者:雪山下的绛珠草 留言时间:2017-11-20 19:26:37

抱抱木桩姐。非常喜欢看你的上海系列,感觉你妈妈和爸爸很有贵族气质和修养

回复 | 0
作者:金晶 留言时间:2017-11-20 17:23:57

凄美无奈.

悲欢离合, 自古难全!

再次感谢分享您的家庭故事.

回复 | 1
作者:人生晚秋 留言时间:2017-11-20 17:08:22

非常喜欢木桩的上海系列。 、

木桩的母亲是反右后嫁给你父亲的,在文革前出国的?

这经历确实不寻常。

我一直生活在北方,对上海的印象许多来自孙道临的“不夜城”。和几位专家的上海太太们。

文革前他们时尚,善于理家。教育子女学音乐舞蹈球类。。常常带回上海的新时尚。

最佩服的她们在文革抄家后,没多久就依然衣装整洁,住在地下室里也用仅存的几件旧家具把家收拾得干净有情趣,自己动手装抽水马桶淋浴。。。聚在一起依然是讲上海话。

回复 | 0
作者:金晶 留言时间:2017-11-20 17:01:18

凄美无奈.

悲合, 自古全!

再次感谢分享您的家庭故事.

回复 | 1
作者:衣紧还乡 回复 华山 留言时间:2017-11-20 16:55:44

含蓄美懂吗?非要像痛说革命家史那样都告诉你?

回复 | 3
作者:华山 留言时间:2017-11-20 16:30:45

如果没有下文延伸,仅就此文来说,只看外表叙述,只有香水浸人,并不足以打动人心。另外给人的感觉此家庭并不是很般配,这里是指的人的格调。特别是女方抛弃家庭骨肉,也不像是负笈求学。究竟有什么比家庭更重要的原因?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回复 芹泥 留言时间:2017-11-20 14:52:24

另外, 你母亲名莎菲,丁玲上世纪二十年代曾写过《莎菲的日记》,……

芹总,全名是《沙菲女士的日记》,是当年被当作宣扬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人性论”批判的代表作。一起受到批判的是流行于文学艺术界的“爱和死是永恒的主题”。

丁玲的受热捧的是小说《太阳照在桑干河上》,获“斯大林文学奖”,不过作为小说,写得实在不怎么样,同样是反应解放区农村同一地区的土改题材的小说,比起赵树理来,相差的太远了。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7-11-20 13:37:16

同意芹泥,上海滩系列篇篇是佳作、以这一篇最佳。

人说富贵三代才会穿衣吃饭。木桩大姐说到说话音量接受方能听到就足够了,记得大姐原来说到鞋、这次又说到香水,可见会“穿衣吃饭”绝非一朝一夕。

一直好奇大姐母亲为何远走日本,希望后面有所触及。

“世界上再聪明出色的男人,再有成就的勇士,一旦爱上一个美女,他的智慧就降低到零。”不假,同时他的勇气直追堂吉柯德,笑。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7-11-20 13:23:33

好感人的文章,写得真好!视屏里面的图片有你也有你妈妈,对吧?你们都美丽照人。

在上一篇读到你妈妈在国外,就想问你妈妈没有和你在一起吗?但想到这是隐私,就没有问,这下明白了一些,唉,你和你爸爸都不容易。 有点好奇的是你妈妈在孤儿院长大,还那么会穿衣打扮,想来孤儿院的条件不错。

还会继续写你和你妈妈的故事吗?期待后续!

回复 | 1
作者:衣紧还乡 留言时间:2017-11-20 12:58:23

母女情深,非常感人。看了你博客茂民公寓真人秀照片,您有母亲很多优秀基因。多才多艺,又来自父亲的优秀基因。沪上可比传说中的凤毛麟角。

回复 | 0
作者:秋念11 留言时间:2017-11-20 12:35:36

漂亮!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7-11-20 06:46:48

忘了说,video制作得很好。

另外, 你母亲名莎菲,丁玲上世纪二十年代曾写过《莎菲的日记》,木姐姐可以去读一读。:)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7-11-20 06:42:21

上海滩系列此篇为最佳,木姐姐身世不凡,有天仙般的母亲,儒雅温和却勇于追求个人幸福的绅士父亲,有书香世家, 还有娜拉式的新潮女性,能深刻感受上世纪前叶上海滩西风东渐的时代气质。

小木桩对母亲香味的迷恋,读来十分动容,

“妈妈出国后,衣柜里还挂着她的衣服,打开衣橱,一阵香气扑鼻,我捧起衣服,把脸埋在衣服里,深深地吸一口气,有一种很特殊的味道,那是妈妈的体味混和着香水味,那么高雅,那么迷人,那么令人陶醉,只有妈妈才具备这样的香味。每当想妈妈了,去闻一下她的衣服,闭上眼睛,享受那种特殊的安全感。妈妈的香味驻进了我的性灵,融化在我的血液里,贯穿了我的生命。”

香味激发了所有来自母亲的记忆,和母亲亲昵的满足是想象,也是实在的体验。 如果不是刻骨的印记,写不出这样的文字。

我读木姐姐会想起张爱玲。 我觉得木姐姐有张爱玲的才情,却无张爱玲的暗晦, 可能和她们在人生经历上的巨大不同有关。

谢谢木姐姐的精彩文字。

回复 | 2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7-11-19 20:03:06

中国照相馆,在王府井大街和东单三条路交叉路口东南角附近,王府井大街南北走向,东单三条东西走向。

中国照相馆可说是当时最高级的照相馆。很多国际领导人、电影明星的肖像照都出自中国照相馆。

那时照相机很落后,照相师的技术非常关键。也没有彩色照相机,像片着色更是专门技术。

我家曾经住在东单三条,离中国照相馆也就五分钟的路程。我的结婚照就是在中国照相馆照的。婚纱礼服是在照相馆租的。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7-11-19 18:51:32
木盘钢键绕指弹,黑短白长思童年。琴上晓迷别母梦,望海春心寄神仙。长夜月明珠有泪,关山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年已惘然。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