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彼德的博客
  欢迎来作客聊聊.理性論辯.拒绝谩骂(请街边找只狗对骂较好.拒绝做狗)
网络日志正文
台湾知名独派谈刘晓波之死 2017-07-22 21:05:00

以下转贴台湾陈师孟 (陈水扁之总统府前秘书长)《绿色逗阵》文章:"从刘晓波之死谈「亲中爱台」"

窗体底端

窗体顶端

窗体顶端

维基百科资料:
陈师孟(1948年8月4日-),浙江宁波人,知名经济学家、政治人物。生于美国马里兰州,父母皆为浙江宁波人,一岁后随家人自美迁台。曾任中华民国总统府秘书长、台北市副市长、民主进步党秘书长。现为国立台湾大学兼任教授。

窗体底端

窗体顶端

陈师孟的祖父陈布雷和姑姑陈琏,分别因中国国民党和中国共产党而死。陈琏在中共文化大革命期间于1967年11月19日跳楼自杀。
祖父陈布雷(1890年11月15日-1948年11月13日),原名陈训恩,字彦及,笔名布雷,畏垒。其为民国时期著名评论家,后受蒋中正赏识,弃文从政。被称为「蒋中正之文胆」。民国三十六年(1947年),在原籍浙江省慈溪县当选为第一届国民大会代表。 1948年自杀。


自杀之前在南京寓所写完给蒋中正的上书,又给妻子、兄弟和友人留下了一封遗书,然后服下了过量的安眠药自尽,得年59岁。治丧委员会于11月19、20日将其遗书公开于京沪地区报纸。
国民党官方说他是「感激轻生,以死报国」。江深、陈道阔认为陈布雷因看到党内府腐朽已无法收拾,遂绝望自杀。说他是为垂死的蒋政权「殉葬」,说他是「以死明志」或是「死谏」等等。


以下為本文: 

最近几周国际媒体的热门新闻之一,是中国异议人士刘晓波之死。说刘晓波是异议人士只说对了一半,因为他对共产政权的批判不仅坐而言,更是起而行——非暴力抗争。其中最脍炙人口的,就是2008年推动所谓的《零八宪章》。刘晓波虽然不是原始起草者,但他亲自登门拜访知名学者寻求连署、并运用网络在海外串连,引发国际关注。然而对中共这个没有合理统治基础的政权而言,任何符合民主理念的抗议行动都是在「揭疮疤」,任何诉诸国际正义的呼吁都是在「告洋状」,所以立即拘捕入狱,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狠狠判刑11年。对此刘晓波只回应:「我没有敌人,我没有仇恨」,让中共更加恼羞成怒

窗体底端

窗体顶端

将刘晓波关到死,成为中共永远的污点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评审委员会有鉴于他在「六四天安门屠杀」以来,长期推动中国人权运动的表现,颁奖表扬他,当然被中共当局视为西方强权故意「挑衅」,不准他前往领奖,以致主办单位在奖台上为他留了一个空座位,中共政权成为全球民主社会耻笑焦点。此后不论各国政府或人权组织软硬兼施、设法营救,都徒劳无功。 11年的刑期到现在熬过8年,不知何时肝癌已悄悄上身,蔓延到末期才给治疗,而且还拒绝病人与家属欲出国治疗的请求,最后保外就医不到三周就离世。

窗体底端

窗体顶端

对中国政府而言,刘晓波在刑期内过世、而且几乎等于是在狱中死亡,当然又是一大难堪。狱中营养、卫生、医疗条件显然都不及国际人道水准不说,刘晓波求仁得仁、以死明志,成了中国政权永远无法去除的烙印。因此这几天纵使国际上一片指责,包括联合国及大部分西方国家领袖都对刘晓波表达悼念,国际人权团体对中共当局更是口诛笔伐,以「冷血野蛮」形容。


不过中共中央对此事却提都不提,好像中国多的是人,死掉一个算什么,何况是个犯人;而更令人难以接受的是,中国广大人民对刘晓波之死,到现在也没有什么反应。是啦,有些香港民众举办了烛光抗议游行,也有些海外民运人士举办追悼大会,但对照中国人民的冷默,让人不寒而栗:一个让全世界景仰爱戴的人物,枉死在自己极权政府之手,国家领导人不做任何解释、也不给一个道歉,那也就罢了;但自己的同胞竟然也视若无睹、相应不理,反而是其他各国人士同表悲愤,这种荒谬的画面,恐怕只会发生在一个国家——中国。

窗体底端

窗体顶端

中国囚禁异议人士  目前最少有700人
有人试图解释:中国政府严密封锁
新闻,所以大部分中国人民没有得到消息,甚至压根不晓得有刘晓波这号人物。但封锁很难做到水泄不通,中国对网际网路设下再高的防火墙、对社群网站置入再多的拦截关卡、在搜寻引擎过滤掉再多的「敏感词」,真要翻墙的、批文的、搜寻的,还是有办法,所以非不能也、是不为也。问题在于中国13亿人口,至今知识分子与中产阶级仍只占少数,许多中国百姓还处在「个人自扫门前雪」的隔绝环境与自闭心态,除了攸关自家的利害损益,对公领域、大世界根本毫无兴趣、毫不关心;有个叫刘晓波的被外国人视为英雄人物,与我何干?所以,这些自始至终不知道刘晓波的中国人,他们对中国政府是毫无威胁的「沉默羔羊」。

窗体底端

窗体顶端

但是知识分子怎么也都不作声?有一个说法是:大家都知道共产党坏透了,但是到处是他们的公安武警,一有举动就会被逮,不先自保又能怎么办?的确,像中国著名的维权律师高智晟,被诩为「曼德拉与甘地的结合」,多次获得国际人权奖,也数度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但在经过三度牢狱之灾饱受酷刑后,据说目前身心俱已崩溃如废人。再如推动「中国新公民运动」的许志永和王功权,主张中国应从「臣民」社会朝向「公民」社会转型,推动民主法治,达成宪政文明。结果都以「聚众破坏社会秩序」判刑四年,至今未放。依外国媒体报导,目前中国的监狱中还关着7百多位维权律师及异议人士,更不必说法轮功、上访平民、地下教会等与官方对立的百姓,以及一些外国人权团体与独立媒体的工作者,包括台湾的李明哲在内。

窗体底端

窗体顶端

换句话说,五百年前马基维利在《君王论》对一个统治者的建言:「让人民爱你不如让人民怕你」,在今天的中国还是被统治者奉为圭臬。这个「苛政猛于虎」的解释,令人想起当年台湾仍在戒严时期的情况,若非有郑南榕、陈文成等烈士的牺牲,召唤更多人奋不顾身冲撞威权体制,蒋经国恐怕还不会放弃一家独裁、一党专政的高压统治。刘晓波的牺牲能否引发中国的「花朵革命」或「颜色革命」,以目前中国社会所显现的「生意照常」(Business as usual)来看,毋宁是悲观的。

窗体底端

窗体顶端

但中国人民的沉默还有第三种解释:刘晓波本来就是部分中国人眼中的麻烦制造者,好好的日子不过,偏要和政府作对,让政府丢脸、让社会不宁,不值得同情;不过现在人已经死了,不谈也罢。这个解释并非蓄意诽谤中国人,他们不但自己不敢反抗威权、也看不惯别人有勇气,视敢反抗的人如寇雠。事实上就在刘晓波病重的消息传出之后没几天,「维基百科」上刘晓波的条目就记录到40多次被改写的企图,都是不肖中国网军知道事情曝光了、国际都在等着看,所以试图造谣污蔑他来降低国际形象的损害。再往回看远一点,你绝对无法想像,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不久,一批中国文化界有头有脸的人士马上发起了一个「孔夫子和平奖」,并且专挑一些迫害人权的独裁强人作为给奖对象,例如普丁、卡斯楚、以及做了30年还不肯下台的辛巴威总统穆加比(Robert Mugabe)。为什么选孔夫子当招牌?我想或许是因为刘晓波曾经批评孔子只是个「庸才」,他们要给个教训。

窗体底端

窗体顶端

暴政与顺民互为因果
这类中国人并不是社会底层的村夫愚妇,反而大多是受过相当教育、过着舒适生活的资产阶级,有些还是各级政府的官员和公务员,但不幸他们也是最投机、最自私、最狡滑、最反动的一群。他们明目张胆地为行凶的专制政权辩护、不遗余力地打击受害的异议人士,所用的理由无非就是「主权高过人权」、「安定重于民主」、「繁荣胜于公正」等等强词夺理的抽象口号。试问主权和人权何以不能相容?安定与民主何以必然牴触?为什么社会繁荣非得有少数人的基本权利被剥夺?如果马列主义与毛泽东思想不可挑战、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绝对正确,何以党内血腥斗争直到今天从没断过?

窗体顶端

针对刘晓波,我们可以更具体地问:维护主权为什么非得禁止人民去领诺贝尔和平奖?维持安定为什么非得把一个手无寸铁的书生关到死,连妻子也软禁?对这些中国人而言,这些辩论都是中了西方帝国主义的宣传诡计,反正他们站在民族主义与爱国主义「正确」的一边,政府不会找「好人」的麻烦,至于刘晓波是不识好歹、咎由自取。

窗体底端

窗体顶端

从自闭、到自保、到自以为是,这些中国人正是中共政权到今天还能获得人民支持的最大功臣,印证了「有怎样的人民就有怎样的政府」。当然我们也不能否认政府与人民的互为因果或因果循环;在高压统治下,容易养出一批「马首是瞻」的顺民,所以「有怎样的政府就有怎样的人民」也没有错。在刘晓波保外就医的同一天,凑巧《华盛顿邮报》报导了俄罗斯的一则民调结果,在票选全世界历来最伟大的领袖人物时,排名第一的是史达林,得票38%,因为他领导苏俄打赢二战,虽然有数百万人在「古拉格」劳改营丧命,但很多人认为他功大于过;紧追在后的是普丁,得票34%,因为他稳定了苏联解体后的国家经济、并夺回克里米亚半岛,恢复了俄罗斯世界强权的光荣地位。另一个杀人魔王列宁排第4、彼得大帝第5;至于非俄籍的有第14名的拿破仑、第16名的爱因斯坦、和第19名的牛顿,得票各在9%到5%,这样算不算「有怎样的政府就有怎样的人民」?我们不难想像,同样的民调若在中国举办,前两名非毛泽东和习近平莫属。

窗体底端

窗体顶端

现在进入我们的主题:一个半月前赖清德的「亲中爱台说」引发议论。对此,总统府表示:「赖市长的发言和我们一直以来的看法一致」;民进党副秘书长徐佳青则认为「亲中爱台」也是民进党的基本原则和信念。
刘晓波以身殉道,「亲中爱台」犹如呓语
还原赖市长的「亲中爱台说」:对台湾今年未能参加世界卫生大会一事,「当我们在表达中国这种封锁做法的不同意见时,其实这是一种反抗,不是反中。… 是在反抗中国大陆不理性封杀台湾生存空间,这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本意上不是要去反对任何一个国家。」
窗体底端

窗体顶端


一个小插曲是,中国民运人士王丹在脸书表示,若赖清德说的「中」本意是指「中国人民」或「中国」,那么这就是他在台8年间看过最好的两岸论述,王丹相信对岸社会和国际舆论都会接受这个论述。

窗体底端

窗体顶端

不客气地说,如果赖市长这些「呓语」以及总统府和党中央的「背书」是在20年前的说法,我们或许会附和王丹的激赏,但在今天听来,不只老套、而且虚假;特别是在刘晓波以身殉道的日子,更觉刺耳。中国政权连自己的菁英都可以糟蹋蹂躏、没有一丝顾惜,会因为台湾伸出友谊的双手,就尊重起你的民意?中国目前呈现的凶残面貌,是因为交流不够产生的误解?台湾进步可以带动中国繁荣,难道没听说中国繁荣到已经几乎买光台湾的国际友邦和外交空间?中国稳定可以提供台湾安全,难道不知道中国军备的稳定成长,已经部署了一千多枚飞弹对准台湾?赖神如果也想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不能对中国装出一付和平使者的样貌,也不必为台湾人民「反中」的言行曲意辩解,反而要学习刘晓波对共产政权讲真话、不屈服的精神,明白说出两岸真正的和平只有中国放弃武统台湾才有可能;如果中共政权的「玻璃心」受不了真话,那么阿辉和阿扁的「一刀切」或许才是正解。

窗体底端

窗体顶端

至于所谓「亲中」的对象是中国人民,「爱台」是反抗中国封杀台湾生路,不是反对中国这个国家,老实说越解释越糊涂。任何说法如果需要这么复杂的包装修饰,本身一定有瑕疵或陷阱。即使我们同意理论上:中国是一个抽象名词,不等于中国政府,中国政府是一个政治实体,不等于中国人民,但在现实意义与实际运作上,中国就是指中国政府、中国政府就等同中国人民,因为经过70年的统治,多数中国人民已经不再有推翻腐败政权的理想性与独立自主的思考能力,已经被残酷不义的共产政权所收编同化。既然在现实意义上已经是「三合一」的中国,王丹惊为天人的区分是善意但天真的。我们独派不是「亲中」而是「反中」,反对不尊重人权、虐杀刘晓波的中国共产政权、反对「自闭、自保、自以为是」的中国人、也反对中国这个对台湾有敌意的霸道国家,就这么简单。

窗体底端

窗体顶端

我的父母亲都来自中国,当年两个家族大部分的成员都没有当机立断逃到台湾,结果父亲的6个弟弟和2个妹妹都留在中国,母亲的2个兄弟也是如此,在台湾落地生根的就只有我们一家;其他较远房的亲戚也少有及时逃离的。 70年后的今天,老成凋零,但两边都有后代子孙,在中国的亲戚人数还是远超过在台的我们,算算总有三、四十人,不时有人会捎话要我「回去看看」。刘晓波之死,依我私下的计算,全部中国亲友之中,只有一位堂姑在越洋电话中为刘晓波哭泣,另一位表弟也咒骂习近平,但他人在美国。


真希望是我误会了其余人的沉默。 


浏览(399) (11)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