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彼德的博客
  欢迎来作客聊聊.理性論辯.拒绝谩骂(请街边找只狗对骂较好.拒绝做狗)
网络日志正文
回归天生的不平等问题本质,才是正路(民主与独裁之辩) 2017-07-30 19:28:59

人类社会有天生的不平等,人的素质、经济、权力…等条件,有许多天生、人为的不平等,所以诞生了许多政治、哲学理论,要解决这些不平等衍生的社会问题,也创造出许多政治制度。


人以群聚,国也以群聚,政治制度的不同,也让人民变得不同,产生不同的国家阵营,国际冷战时期的共产与民主二大阵营,就因此而生。


政治本为了解决人的不平等问题,却往往制造了更多问题出来,甚至忘了政治服务人民的原本初衷,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权力使人腐败…


中国是一个充满了等级森严、贵贱分明的社会。其它国家也有此类问题,只是程度不同而已。


中国经历共产主义…等改革波折,改革未能达成目标,反到一再中途改道,甚至荒不择路,皇帝、封建、旧社会…也能拿来用、应急,这些也无可厚非,实用,能解决问题就好。


但是中国及许多独裁国家,相较民主…等制度,最严重的问题,是阶级固化,人及家族的私心无法遏止,也最能丧失原本解决不平等社会问题的初衷、本心,这是最致命的改变。


因为丧失了本心,无法对人民交代,只好开始欺骗,为了隐瞒欺骗,又产生了更多欺骗,骗不下去以后,干脆耍流氓、枪杆子,露出凶残的堕落独夫、恶魔嘴脸。


相比较当初为了解决人类社会不平等的善心、本心,堕路的独夫及家族,自身已变成人类社会最不平的对象、来源,旁观者看得清楚,独夫及同路人、被欺骗洗脑者、身在局中者…,常常无法看得清楚,也会产生特殊的心理症候群…等社会问题。


但是,只要回归本源: 解决人类社会不平等…等问题,承认自己问题,就还有救。民主制度花巨大代价选举,就只为解决领导人赖皮,不承认问题,回归本心,这就足够回本还有赚。如果选错人亏了,民主选举机制还在,重选或罢免,还有很大机会不大亏。


独裁国家只能期待千年、百年一遇的明君,良心发现,有圣人资质,才能解决这些问题。

当然,你问独裁国家人民及官员,当今圣上,是不是明君、圣君,千、百年一遇?他们(有些人)一定不用思考、验证,马上拼命点头说:是。


这已经说出了答案,也是问题所在:独裁国家的恐惧及欺骗,已经渗透进人民的生活、头脑,甚至骨子里。


相较天生不平等的原始社会,这毋宁是更可悲的社会(如果認為不是,自己屬於那一类人是很清楚的)。


以下转贴靳光荣:一个从上往下扇耳光、从下往上磕头的社会!


中国是一个充满了等级森严、贵贱分明的社会。


回国后目睹当今社会各种“丑行”

到中国旅游本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尤其带着孩子,让他们从小切身体会一下中国的风土人情,到历史景点感受一下中国的文化传承。只是,有所得也必有所失。在感受历史文化熏陶的同时,也无可避免地会让他们目睹当今中国社会各式各样的丑行,弄得孩子常常提一些令我尴尬不知如何回答的问题。


譬如,为什么汽车从来不让行人?为什么到处都那么脏,大家随便往地上扔东西?为什么人们那么粗鲁没有礼貌?为什么人们讲话那么大声好像在吵架?为什么那么多的人不分场合的抽烟?为什么每到一个地方总有那么多的人扑过来非要卖东西给你而且缠着不走?答案不是没有,只是我不想说,我不愿意让他们在心中种下太多负面的印象,尽管我知道我的努力最终可能会是徒劳。


中国这几十年经济突飞猛进。譬如上海,几个月不去就会展现出一片崭新的市容。夜幕之下,它完全成了灯火通明、高楼成群的花花世界,比纽约还要气势!


遗憾的是,经济发展和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并没有相应带来社会道德的提升。这几年往中国跑了不知多少次,总结出来的社会状况让我不敢恭维。这个社会缺少人与人之间的基本尊敬,缺少人与人之间的起码信任,更缺少人与人之间最根本的平等相处的观念。


在中国,每每看到公司里的主管面对下属,如何以在美国完全可以被视为人身攻击的方式进行训斥和辱骂,而同一个下属当他点头哈腰承受了上司如此的辱骂之后,转过身去便将同样的待遇抛给他的下属。街头上更不用说了。


在北京中关村,目击过一个警察如何像流氓一样欺辱讹诈一个骑板车的民工,这个民工却自始至终满脸谗笑不敢回一句话;在浙江义乌火车站,看到一个骑板车的民工凶蛮地当着众人的面,狠抽一个应该是比他地位更低的刚进城的乡下人耳光。


整个社会充满等级森严、贵贱分明的阶层

我有时与朋友开玩笑道:中国是一个从上往下煽耳光、从下往上磕头的社会,据说已经消灭了阶级,但却充满了等级森严、贵贱分明。为了不用磕头而可以站到煽耳光行列之中,社会充斥着种种荒诞:


每个人出门,无论时间场合,都要穿上最漂亮最贵重的衣服,以显示自己很有身份,从而获取别人的尊重;

上班骑车不过十分钟,开车要堵半小时,仍然争相购买私家车,以示自己富有与高人一等;


这个社会造就了全民族的小心谨慎,永远带着怀疑的眼光审视着周围的人群,害怕被骗,也常常被骗,有了机会也毫不迟疑地去骗别的傻瓜以显示自己的机警与聪明;


这个社会造就了全民族的狗眼病,在与别人的初次接触时,每个人都隔着大脑中的门缝细心揣摩对方的身价与身份,在自己心中暗暗排列高低的档位,然后逐一划归属于要向他磕头的一族,或是将来有机会可以煽耳光的一类;


这个社会造就出与人交往时,如果你客气礼貌地对人说话,人家定会以为你身份卑微或者有求于人,于是对你横眉竖眼,不屑正视;你故意扯起嗓子,一副土匪的样子高声吆喝,别人会立即对你点头哈腰,唯唯喏喏,生怕一不小心得罪了不知有啥背景的何方神圣。


这个社会造就了另一个严重的被称之为红眼病的流行病,每个人都觉得别人比自己挣到了更多的钱,于是每个人都削尖脑袋挖尽心思要比别人捞更多的钱,生活的重心彷佛除了钱还是钱。


这个社会中的男男女女都极其好面子,爱炫耀,并且善于抓住任何可以抓住的机会向别人,往往是陌生人,表现自己如何重要,如何身份特别,地位崇高,如何与众不同。


一次乘飞机从杭州到北京,身后坐着一位中国人,想必自己以为应是有点钱,或是有些权,从登上飞机的一刻到最后下了飞机的一秒,一路上全机舱里就听他大着嗓门哇啦哇啦不停,把空中小姐呼来唤去指挥得团团转,彷佛是在使唤自己的私家女佣,神气活现,觉得自己特有身份,有脸面,让人看着十足的缺乏教养,浅薄可笑。


这样的情景在各地时常碰到,尤其在餐馆里,更是经常看到一些人,穿着人模人样,可一张嘴招呼服务员,那架式就像是奴隶主在吆喝家奴,声音比旧时为官老爷在前面开道的衙役还凶猛。可周围的人们似乎并不以为奇,估计是司空见惯。据说这样才特别能章显出自己是个大爷的身份,请客时在客人面前也显得面子十足。


人与人之间存在着心理鸿沟

下面的这次经历则让我深切体会到,在中国,人与人之间存在着多么可怕的心理鸿沟。


一次去杭州办事,有半天空闲,便拿了相机到西湖边散步。看到前面一对年轻男女轮流着在一个景点前拍照,从言谈举止看是一对新婚夫妇出来度蜜月。心想一对新人出来一趟竟不能留个合影多可惜,便走上前去指着那男人手中的相机问道:要不要帮你们拍个合影?这样的事情在美国非常平常,常常有人这样帮我,我也常常这样帮助别人。可令我万分尴尬的是,那两人听了我的问话后,立即惊愕地圆睁眼睛看着我,满脸疑虑,将我从头到脚很戒备地打量一番之后,一步一回头,将手中相机紧紧抱在怀里匆匆走了。我愣了半晌,才突然明白发生了什么,不由得苦笑了。


这件事时常让我想起,让我感叹,是什么让他们对别人的友善带着彷佛已经成为第二天性的怀疑、戒备甚至恐惧呢?这个问题,在另一次足以表现我是如何成了不可救药的“美国大傻瓜”之后,多少获得了一些答案。


还是在杭州。住世贸大厦酒店,早上到楼下吃早餐,刚坐下,临桌两个和尚热情地招呼我聊天。我一个人怪无聊的,便攀谈起来。两个和尚自称是从五台山来的,聊着聊着讲起他们如何来到杭州,一路如何辛苦,然后讲他们的大师傅如何得了病,把钱全花光了,不得不滞留此地回不了家,只好四处向人化缘筹集回去的路费。


最后就说到我了,说能碰到我并和我这样开心地聊天,可见我很有佛缘,一看就知道我心地善良,然后便请求我发发善心帮帮他们。没多想,我从钱包里拿了一张一百元美钞给了他们,问可不可以?两人不动声色地接了,向我的钱包里瞥了一眼,说,能不能再多给一张?我觉得有些蹊跷,心里瞬间闪过一念:出家之人不知道感谢,怎么可以这么贪?便和颜拒绝了。


两人匆匆又吃了几口饭便起身告辞。我也吃完了,跟在他们身后出去。这时餐厅领班走过来与我搭话,问那两个和尚是不是向我要钱了,当知道我给了他们一百美元后,立即让门口服务员通知楼下警卫追出去。领班告诉我,这两个人是骗子,已在这里多日了。等领班带着我走到楼下时,那两个“和尚”在正要上出租车前被追了回来,领班把一百美元拿回来给我,让我赶紧离开。


事后向杭州当地朋友提起,他差一点儿笑背过气,道:就你们这些美国回来的大傻瓜才会上这样的当!这让我觉得人世间的几十年真是白活了。记得当年刚到美国时,常与几个朋友嘲笑美国人如何大脑简单,呆笨无比,一点都不知道转弯。想不到二十多年下来,我自己反倒成了中国人眼里的美国大傻瓜,笨得不可理喻!


中国人聪明得可怕而且可悲

我现在不再嘲笑美国人如何笨了,而更为觉得,生活在中国当今社会中,中国人聪明得可怕而且可悲,而美国式的呆笨碰到中国式的聪明,有时候所产生的效果却非常具有黑色幽默的味道。


这是我西雅图的朋友的一次经历。一次去中国出差,走在北京的街道上,朋友突然看到前面一人掉了一个钱包。秉持着美国式的实在,朋友马上过去捡起来,一边喊着前面的人就追了上去,掉了钱包的人却似乎没听见,反而脚步越来越快,朋友也加快脚步匆匆往前赶。这时,从路旁一条偏街里就冲出一个人来,做着手势把他拦下,叫他不要声张,指着钱包说看有多少钱,两人分了得了。朋友哪里同意,义正词严地批评他怎么可以如此没有道德良心,贪别人的便宜,甩下他继续追赶丢钱包的人。那人终于被追上了,收回了钱包,却并没有任何感激的表现,反倒有些不耐烦的样子,朋友十分诧异不解。后来将这件事向当地公司的人说了,经过点醒才明白,那两个人是同伙,专门在街上做套坑人的!


中国式的聪明机关得以成功的关键在于人们对不义之财的贪婪,据说这样的套子成功率极高,不想碰到了我这位在外面生活了十几年的美国大傻瓜,却竟然让那两个骗子徒劳无功。


仔细想一想,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坑骗招数,不正说明社会上有太多贪图不义之财的人,才使他们的伎俩有实施的市场吗?


我知道写这篇文章是会被国内骂的,这也是如今中国让我感到叹息的另一方面:不能容忍别人批评。你要说中国一点的不好,不是别有用心,就是假洋鬼子。至于是不是真的不好,则不在考虑之列。即便真的不好,他也一定会列出无数别人也如何不好来为自己辩护。也有人会说:你以为你在外面时间长了,就觉得自己了不起了,中国这也不是那也不是,你算个什么东西!其实,我算什么东西不重要,重要的是就事论事。谁能讲我说的不是事实吗?如果不是心里还有着中国,我完全可以像个局外人一样,何必费这么多的口舌?


一个民族,不能正视自己的不足而妄自尊大,与奴颜婢膝、妄自菲薄一样可悲!

浏览(930) (4)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