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公孙明的博客  
以明快简洁的语句把被颠倒了的历史再颠倒过来,还原真相给后代负责。  
        http://blog.creaders.net/u/9090/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血泪篇:东北下岗工人和岐山盗国 2017-07-26 17:02:22

血泪篇:东北下岗工人和岐山盗国


【公孙明按:在此呼吁:至少要把王岐山盗国的赃款追回,还我中国悲惨人民一个公道!】

最倒霉的家庭,最普通的家庭|东北林区下岗往事


松江河镇没有炎夏。在这里,寒夜足够漫长,温暖特别短暂。
7月的一天,凌晨4点,王长丽像往常一样穿上迷彩服、胶鞋,背上干粮——三个酸菜馅包子,去“出大力”。穿过地图上一片毫无标识的棚户区,她到达镇中心十字路口。
天还没有亮透,一群中年男女已经在此等待雇主。他们像幽灵一样,悄无声息地向这个自发的劳务市场聚集,300人、500人、最多时达到1000人。按当地人的说法,这里大部分人和王长丽一样是吉林省抚松县松江河林业局的下岗工人,2001年到2005年间,林业局下属的二十多家公司和工厂,至少1万人下岗。
近半个世纪前,这些人的父辈曾经从林海雪原里扛出最好的木头,参与全国的工业化建设。二十多年前,他们这一代人又制造出全国第一块实木复合地板,铺进北京的人民大会堂。
现在,这群50岁左右的下岗工人站在路边,等待工头的垂青,用身体交换生计。隐藏在每个身体里的慢性病,磨平了由车间与工装约束出来的纪律感和傲气。他们的额头上多了白发,还有多年酗酒留下的红血丝。
7点过后,雇主少了,人也散了。路边手机超市的员工拿出扫帚,将地上留下的劣质香烟烟头扫干净,摆出播放广告的音响。居民醒来,学生们走出漂亮的小区。商店开门营业,街头流动着游客。
“出大力”与这一切都没有交集。那些下岗工人已经消失在小镇的缝隙里。

(在劳务市场等待雇主的“出大力”们,其中很多是当地的下岗工人)

“你孙子都要结婚了吧?”

这天清晨,王长丽在劳务市场见到了大姐夫张强,他戴着一顶夸张的帽子,挡住额头的瘢痕,那是多年在林区住帐篷留下的皮肤病疤痕。

俩人简短地打过招呼后,各自站进不同的性别阵营里——在这里,男人每天工费120元,女人只有80。年长女性迫于竞争压力,还会在雨鞋里偷偷塞上增高鞋垫,把头发染黑。

王长丽今年48岁,在这群人里还算有竞争力。十几年间,她断断续续地来劳务市场找活,当地人俗称“出大力”。她常被雇主选中去山里采木耳,这种工作需要穿着厚重、不断弯腰以及耐心。王长丽是林业学校毕业的中专生,当年也算是工厂里的“脑力工作者”,十几年的风吹日晒和体力劳动,已经让她的皮肤黝黑,手臂粗壮。

往年和王长丽站在这里的还有二哥王长松、二嫂王莉。王长丽一家4个兄弟姐妹,除了在北京教书的小妹,所有人都下岗了。

像王长丽一家的这些人,曾是小镇上令人羡慕的伐木工、锯工、木材防腐师、精细木工、机修工……现在,他们去修车厂、开出租、作为劳务输出去俄罗斯和加蓬继续伐木,找不到出路的人,只能在当地“劳务市场”做苦工。

57岁的姜援生本是林区水电工,下岗后去外地跟着香港老板干了三个月,结果被拖欠了工钱。现在,他和妻子一起“出大力”,至少工资是按日结算。这一天,妻子跟上了采木耳的面包车。发车前,姜援生小跑着跟上去,把包裹里的两只白菜包子递给妻子。

王长丽几天前也采过一天木耳,后来一直没活儿,她希望找到一份持续数日的工作。

一辆皮卡车刚刚在十字路口停稳,工人们就围了过去,3男2女急匆匆爬上车厢,站在马路对面的王长丽错失了先机。

“谁让你们上车的!”车里走出一位中年工头儿伸手喝止,说话间,又有两个工人挤上车。工头儿面露愠色,两手叉腰,“我都说了,不招女工!年纪大的也下来!”

4个工人悻悻地下车了。一个满脸皱纹的男子双手依旧紧紧抓着栏杆,工头儿嘟囔了几句,见他毫无反应,只好带他走了。

“妈的!还得赖!才有活。”下车的男工有些后悔。旁人插话,“听说他家里都俩礼拜没开支了,不也是没法子。”

在劳务市场,年轻力壮的男性最具竞争力,年老男性次之,最弱的是年长女性。下岗女工张春琴63岁了,为了找到活儿,她在这里训练出一种迅速辨别雇主的本事:“看脚就行了,工头穿的再破,也不穿胶鞋与雨鞋的!”这样的人一出现,张春琴就赔着笑脸围上去。

一个男工讥讽她:“你孙子都要结婚了吧?”

“有什么可笑的!我们这些人都一样,早晚都是饿死鬼!”张春琴反击。她整理了一下宽大的帽子,把白发包裹严实。

王长丽不好意思像别人那样去扒车,她的消息也不如其他人灵通。一些工头儿的面包车往往还没开到“劳务市场”,就被提前得知消息的人群截住了。

这一天,王长丽没有找到工作,姐夫张强也没有找到工作,虽然是用工旺季,但劳务市场里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没有找到工作。人们在骂骂咧咧中散去——这不过是他们寻常的一天。


(63岁的张春琴正在向雇主推销自己)

“那种活不是我干的事!”

王长丽是典型的“林二代”。当年,父亲王嗣修靠扛木头,撑起一家人的生活。如今,87岁的他终日躺在炕上,边上放着尿壶。他消瘦、虚弱,脊椎不时发疼,有8年没下地了。

1984年,贮木厂工人王嗣修和5个同事扛着巨大的原木上车,在没有起重机的年代,这份重活,他已经干了26年。这一次,同事因为腰部疼痛,突然松了劲儿,4米长的原木完全压在王嗣修身上,他的脊椎骨被压变形了。

作为补偿,儿子王长松接替他进入林场。“当时还有人说我哥命好,因祸得福。”王长丽回忆。毕业后,王长丽也分配到当地胶合板厂工作,后来嫁给了林场工人。大姐则和在林场工作的丈夫一起搬进森林做杂工。

那时的松江河林业局拥有镇上80%的土地,一半以上的人口在林场工作。他们拥有自己的学校、医院、服务社、暖气公司。因此当下岗来临时,这里遭受的冲击也是“生态性”的。

2001年,王长丽夫妇先下岗;2003年,大姐王长美下岗;2005年之后,二哥王长松夫妇下岗。他们从此成了“劳务市场”的常客。卧床的老父亲因为有退休工资和工伤津贴,反倒成了家里收入最高的。

王长松54岁,高而瘦。他曾是一名锯工,靠目测,就能锯出不差毫厘的木头。一个车间只有两个锯工,他的工资很高,也被工友尊敬。

下岗后,王长松也去劳务市场找活。多年技工养成的傲气,让他无法忍受呼来喝去的工作。他搬过一段时间砖,因为不用被人使唤,一块砖5分钱,一摞5块,他一上午能挣80元,但到下午就搬不动了。妻子王莉长年给参农喷药,一天得干满12小时,而且必须半蹲着,徐徐前进,为防中毒,夏天也得裹得严实。

王长松出工的天数越来越少。对于“出大力”,他总是反驳:“那种活不是我干的事!”王莉让他跟着姐夫张强去给厂子打更,他一口回绝。

儿子王鹏问他,为什么到这步了,还磨不开面子?

“我怎么能去打更呢?反正我饿不死!”王长松用有些无赖的口气说。他说也想过去俄罗斯伐木,护照都办好了,但老父亲病重,自己又是唯一的儿子,最后没有走成。

在王鹏的记忆里,父亲有一手被工友羡慕的绝活,隔三差五就被人请去喝酒,坐主宾的位置,厂里的领导都要给他面子。“他下岗后,我就没有任何零花钱了,他完全颓了。”王鹏说,他的学费由母亲一人承担。

家里的饭桌上已经很难见到肉了,只有王鹏回家,王莉才买10元肉,还要分开炒好几顿。夏天,王长松在自家的菜地里采两根小葱,摘两根黄瓜,买点大酱,煎个葱花鸡蛋,下酒,喝醉了,就睡一天。

在“劳务市场”,这些50岁上下的男性总是一身酒气。街边昏暗的酒馆里,晚上7点后挤着满身淤泥和汗臭味的男子。他们熟稔地用筷子撬开酒瓶,任由烈酒带走疲劳、伤痛与往事。

每过一段时间,工友群就会传出,有人老婆孩子跑了,有人一直娶不上媳妇,有人喝酒喝死了。

大姐夫张强不怎么喝酒,他白天打两份工作,晚上还要去贮木厂打更。有余钱时,他更愿意吃肉。几个兄弟姐妹中,生活最困难的就是他家。大姐王长美曾经是三姐妹中长相最清秀的一个。1990年代,她和张强跟着“大集体”的帐篷住进林子,干些清林的杂工。林区早晚湿气大,瘴气重,许多人染上了皮肤病。

他们在1994年生下一名男婴,长到10岁以后,智力便不再发育了。

下岗前夕,王长美开始掉发,皮肤不断脱皮、红肿,医生确诊是红斑狼疮。她不得不依靠含有大量激素的药物来维持生命。她失去了头发,全身皮肤多处溃烂,牙齿像被黑色的物质腐蚀了,只剩下牙根部分。她不能吹风,怕光,每天只能待在窗户紧闭的屋子里,照顾二十多岁的儿子。

但不管生活有多难,她从来不向亲戚借钱,因为他们的日子也都不好过。

看着三个子女都下了岗,王嗣修实在想不通,1990年代初,他退休时一切还顺风顺水,“厂子怎么说黄就黄了,这不是扯王八蛋吗?”又过了几年,王嗣修也不发火了,只是坐在炕头叹息。


(找不到工作的日子,王长丽去照顾父亲王嗣修,母亲给她70元作为贴补,她很羞愧,但女儿在外地上大学,她最后还是收下了。)

“人都能过,咱也能过”

王嗣修的妻子刘霞至今记得刚到东北时的发现:“一颗树上木耳与口蘑就能吃一天”,王嗣修当时告诉她:“长白山的森林像大海,怎么也砍不到头。”

20世纪50年代早期,中国开始苏俄式工业化道路,长白山林区照搬前苏联模式的森林经管体制:重采轻育、重取轻予。东北地广人稀,支持和鼓励移民开发的口号传到了山东:“油锯一响,黄金万两”。

1958年,退伍抗美援朝老兵王嗣修在山东快要吃不饱饭了,他与老乡组成最早的伐木队,闯进这片森林,修了第一条石子路,铺上进山的铁轨与枕木,建起松江河林业局。

6年后,34岁的王嗣修返乡探亲,肩上背着山货,还有100斤口粮。在刚刚经历过饥荒的老家待了没几天,20岁的刘霞就嫁给了他,条件是每月从东北寄给刘家10元钱,这笔钱帮助刘家度过了多年难关。

王嗣修每月工资65元,是一个农民的4倍。在物质普遍匮乏的年代,王家的小孩没有挨过饿,每月还能下一次回民馆子;孩子们可以穿上雨靴;过年还能买半撇猪肉,100斤左右,熬出一缸子猪油,附近的一户农家非常羡慕他们“做饭不稀油”。

镇上的变化在王长丽毕业时出现了。1987年,王长丽在林校度过最后一个暑假。同学到她家来玩,毛驴车趟过黄泥路,同学的裤腿被泥浆裹湿了,同学问她:“你们怎么还是黄泥路啊?”

这一年,“林二代”已经不再享有父代留下的荣光。因为机构臃肿,松江河林业局不再允许子女顶替父亲的职位。作为质检的技术工,王长丽发现,厂里的技术其实已经跟不上林校的老教科书了。

曾经羡慕王家生活的小镇农民,开始种上了“百草之王”人参,许多人很快发家致富。

东北林区“资源危机”和“经济危机”的讨论也开始在学界兴起。1998年洪水后,国家启动天然林保护工程,木材产量开始调减。一些私人小厂关闭,松江河林业局十余个木材厂的产量下降,不固定的假期和扣薪开始出现了。

2000年,王长丽第一次“出大力”。一个老技工领头带着王长丽和工友们出来接私活,将原有的老路翻修成柏油路。王长丽的工作是将条石码在柏油马路的两侧。她记得那天天气很热,太阳很大,她推着沉重的石块前移,“那次真是感觉到,我要从脑力劳动者变成体力劳动者了。”

一个月后,他们覆盖掉父辈们在松江河镇修的第一条路。只不过父辈是小镇的开拓者,王长丽认为自己只是卖苦力。

次年,王长丽随林业局2000多名工人被买断工龄,她拿着1.7万元下岗。厂子许诺,要是效益好了,还把他们招回来,“我当时还以为就是一个长假”。

那是一个漫长的假期。每月到了20号,生活费就没了,王长丽的丈夫撇不下脸,催她出门借钱过日子,“但谁有钱借呢?”王长丽说。那时她的亲戚、同事、朋友都下岗了。因为婆婆的赡养费,夫妻俩还吵了一架。一向说话平和、有耐心的王长丽摔了碗,“日子不打算过了!”丈夫也只能宽慰她:“人都能过,咱也能过。”

2005年,吉林森工开始改制,据媒体报道,13.8 万职工全部转换劳动关系。作为成员企业之一,松江河林业局迎来了最大的“下岗潮”。

每逢“下岗潮”,工人们就通宵达旦围着林业局大楼,他们去白山、去长春上访,也找过媒体,请教过律师。但一切都没有回音。最后一次是2008年,200人跑到车站集合,要去长春,结果还没上车,就被人三言两句劝退了。

王长松夫妇也跟着去上访过,“一开始,我们也不服气,后来觉得大家都一样。”妻子王莉说。王长松还加入了一个下岗工人的维权群,里面有300多人,时间长了,没有人再发过言。

2015年4月1日,长白山林区下了禁伐令,这片林海砍到“头”了。

几年前,王长丽参加林校毕业30周年聚会。散落在吉林省18个国营林业局的25个同学都来了,大家都穿得干干净净的,但都老得太快了,也都变黑了。其中一半人下岗,同学们猜测那些没有来的人或许更艰难。那次买单的是临江林业局的一个中层干部,曾经是班里的体育委员,几年后,王长丽听说他也下岗了。


(松江河镇上的一家废弃林场,这样的废弃林场在镇上还有十几处)

不再说从前

松江河镇一度将转型的希望寄托在长白山的旅游业上。

2009年,抚松县政府冲破不少政策阻力,引进一批上百亿投资的旅游项目。开工头两年,当地一度出现“













































































浏览(133) (4) 评论(0)
发表评论
万维里屁话连篇的有关中印冲突的言论 2017-07-26 00:30:22

万维里屁话连篇的有关中印冲突的言论

公孙明 07/26/2017

万维里有许多屁话连篇的有关中印冲突的言论,包括许多回应在内,无非都是站在中国的对立面下笔, 更是混蛋加十八等,该下阿鼻地狱!

有几个事实:

1. 洞朗是中国领土。

2. 印度入侵了中国的领土,并在其上构筑工事碉堡。

3. 如果墨西哥入侵了美国圣地亚哥市的南端,并在其上大作工事,美国会有怎么反应?

4. 当年阿根廷“收复”了个南端被英国“占领”了的Falklands海岛,英国干了些什么事?

5. 当年毛子入侵了黑瞎子岛,毛主席干了些什么事?

6. 无视于印度在边境陈兵数十万而中国边防空虚的的现状,一味责怪中国在自己领土内修路是威胁了印度,这是他妈的什么逻辑?

好好回答上面的问题吧!不能好好回答,无非都是他妈的拿了反华势力的钱而给他们在敲边鼓的汉奸混混!

至于猪头会有什么反应?猪头就是给反华势力做内应的最大汉奸,还能说些什么呢?







浏览(126) (6) 评论(3)
发表评论
战争,是通往和平的康庄大道! 2017-07-22 07:18:24

战争,是通往和平的康庄大道!

公孙明 07/22/2017

战争,是解决利益冲突的必经之路,战争有时是为了正义,有时则不。

和平,是人类的向往,但没有永久的和平,只有间歇性的和平!

所以两次世界大战,虽然不是完全的正义之战,但取得了至少八十年的世界和平!

所以中国援朝一战,是正义之战,取得了东亚至今近七十年的和平兴盛!

所以中印62/67年一战,也是正义之战,取得了南亚六十年的和平兴盛!

所以如今印度阿三吃饱没事干乘中国大乱时刻捣蛋,就要干他妈的!

但如今猪头三把中国的政,军,特,经四大纲维都搞垮搞残了,

内政国防气若游丝,边防空虚,打?打个臭屁!

 



浏览(148) (3) 评论(0)
发表评论
印度为对付中国,卧薪尝胆半世纪 2017-07-20 18:47:35

印度为对付中国,卧薪尝胆半世纪



卧薪尝胆半世纪,印度为对付中国,各种黑科技武器都拿出来了!

2017-07-20 20:45

 

【公孙明按:此文写得不十分好,挂一漏万,但聊胜于无,乃上贴于此,易引起读者对中印必然一战之注意。】

indu01.jpg


作者:射声校尉 | 编辑:Q先森

最近一段时间印度很不安分,在中印边境线东段越界与中国边防军对峙,西线与巴基斯坦交火,局势不断升温,俨然一副要打两线战争的态势。

印度国防部长阿伦.贾特利甚至放言,2017年的印度不是1962年的印度。印度如此狂妄,其实心里有底。1962年以后,印度认真总结了惨败的教训,以中国为假想敌,针对性补齐短板,大肆发展军力,不能不引起我们的重视。

印度现在把70%的兵力部署在与巴基斯坦和中国接壤的边境,意图很明显。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本文与读者们一道,共同探究印度如此自信的底气。

indu02.jpg


印度兵力部署图

▍印度人深刻反思

196210月与11月,中国在外交渠道多次与印度沟通斡旋失败后,被迫对越境印军发起有限度的自卫反击战。

中国军队基本歼灭印军3个旅,另歼灭印军另外四个旅的各一部,毙伤印军第62旅旅长霍希尔辛格准将以下4885人,俘虏印军第7旅旅长季达尔维准将以下3968人。

战后中国军队主动撤军至实控线以后,维护了中印边境50余年的稳定。

indu03.jpg


印度深刻反思了这场战争。1963年,印度陆军中将亨德森布鲁克斯和时任印度军事学院院长巴贾特准将联合撰写《亨德森布鲁克斯报告》,分析了战争失败原因。

首先是对形势的误判,错误的认为中国在与美苏交恶、国内经历严重经济困难的情况下不敢发动战争;其次是陆军指挥糟糕,第4军军长考尔战前竟然在新德里治病,导致前线印军群龙无首。战争后期甚至出现了第4步兵师溃逃等事件。

第三是后勤准备不足,劣质的装备和武器令陆军无法胜任战斗,弹药与装备短缺;第四是山地战训练不足,参战 15%的士兵患肺水肿,26%的印度士兵出现冻伤和冻疮。

反观中国一直处于山区作战的状态,中国军队对于山区作战游刃有余。所以当擅长山区作战的中国军队与毫无经验的印度军队对垒时,印度军队败退也显得顺理成章。

indu04.jpg


中印边境东段作战示意图

吸取败给中国的经验教训,印度开始有针对性的改进。那么时过50年,印度取得了哪些成绩呢?

▍卧薪尝胆:四大领域加强作战能力

今日的印军现役总兵力约为132.5万人,预备役53.5万人,除此之外,还有各种准军事化部队109万人。同时它还拥有核武器,其战斗机数量世界排名第四,海军也已跻身于全球十强之列。

根据上次战争中的惨痛教训,印度在边境线进行了有针对性的部署,并且获得了局部优势。

战备:提升交通后勤

战备上,缺乏边境公路网将严重削弱驻扎在这一地区印军的作战能力。以空军为例,印军在边境机场部署了苏-30MKI战斗机等尖端战机,战时会大量消耗燃油、弹药、零配件等物资,如果机场周边缺乏公路,物资无法通过陆路大量、及时运抵机场,军用机场在战时将沦为摆设,边境印军也将因此在战时失去制空权,印度深以为忧。

地形上,中印边境地形陡峭险恶,由印度平原到青藏高原一侧,短短百十千米的跨度内,海拔从500米迅速蹿升到4500米以上,尤其是被印度侵占的藏南地区更是如此,由于海拔高度落差大,地质条件差,交通极为不便。

indu05.jpg


印度在中印边境地区调兵面临极大的地形挑战.

印度情报部门推测,依托通往中印边境完善的公路网(总长度可能达5.8万公里),中国军队在每日能机动400公里,而边境印军每天只能机动200公里,这使得中国军队不必在一线部署大量兵力,同时在战时可快速完成集结。

此次引发对峙的主要缘由,就是印度认为中国在洞朗地区修建的公路将增强解放军在亚东突出部的力量投放能力,从而威胁到西里西古走廊。

indu06.jpg


印度担心西里西古走廊被切断

为了改变这种不利局面,印度早早成立了隶属于陆军的道路修筑局(BRO),主要职能为强化全国战略交通网络,负责用于战备的公路、铁路、桥梁甚至堤坝和机场工程。

目前其主要活动范围集中在东北部印中边境地区,帮助陆军打通投送重型装备的交通线。早在2006年,BRO就按照印度国防部的命令,在东北部边境地区修建超过490千米的公路网,以及一定里程的铁路网。依靠BRO开辟的交通线,印度陆军已陆续将重型装备送抵印中边境地

依靠日益完善的交通网,印度提出冷启动理论,即印军在边境上出现的任何突发事态时,陆军像电脑冷启动一样,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迅速完成部队集结和部署,并在第一时间向敌发起先发制人的打击,具备同时打赢印巴、印中两场局部战争的能力

战术:加强山地部队

1962年的中印战争使得印度深刻认识到自身在山地战方面的不足。战后印度不遗余力加强山地作战力量,时至今日,印度已经拥有一支全球最大的山地作战部队,规模达到10个山地师共15万人左右,其中许多士兵是生活在高原地区的廓尔喀人。

印度国防部提交的《2012-2027年印度陆军综合远景规划》,力争在2020年前将一个完全成熟的山地打击军部署到印中边境。该军番号为第17山地打击军,计划规模达9万人左右,计划在2020年完成部署。目前该军已率先在藏南和阿萨姆邦新组建起建成2个山地师,规模约3万人,作为山地打击军的基干。

indu08.jpg


印度在东北部以及藏南地区的兵力部署

以印军王牌红色号角21山地师为例,该师现有兵力约1.7万人,包括3个山步旅、1个炮兵旅、1个工兵团、1个通信团、1个勤务营、1个宪兵分队、1个军邮分队、1个战地勤务班和3个地面联络班,师部设在阿萨姆邦坎如普地区的兰吉亚。

从编制上可以发现,印军山地部队极为重视工兵和通信兵的配属,特别是在师级部队里配置一个通信团,这在世界上独此一家。印军山步师还出现建制工兵团也是罕见的,这与其作战地形复杂、交通联络不便有关。



印度山地部队

印度山地部队崇尚进攻作战,曾任第21山地师师长杰格少将强调——“进攻是最好的防御

与外军不同,印度山地师特意将进攻战斗分成准备突破混战纵深进攻追击等五个阶段,并把部队配置为突击梯队预备队巩固基地分队等三个部分,突击梯队又分为几个冲击波次。这些部队一般呈纵深梯次配置,以便对敌实施连续猛烈的进攻。

在防御作战方面,印度山地师汲取1962年被中国军队连续穿插分割、包围歼灭的教训,重点扼守对整个防御体系稳定性起决定作用的战术要点,实施有重点的防御,通过坚守关键卡口来控制道路,以破坏中国军队穿插迂回、分割围歼的战略意图。

战区:全力打造空军

中印边境多山多河的地形特征,不利于陆军兵力的大规模展开。而密布的河流以及复杂的交通线,为空军大展拳脚提供了广阔舞台。

indu09.jpg


印度在东北部边境部署有大量机场

2012年,印度在藏南地区举行了代号为毁灭的演习,参演的印度战机包括苏-30MKI幻影”2000、米格-29等,可谓精锐力量倾巢而出

此外,印度空军还动用了大批支援保障类飞机参与演习,包括C-130J、安-32战术运输机,伊尔-78空中加油机,以及费尔康预警机等。空军通过演习展示了其为地面山地部队提供空中火力与后勤支援的重要作用。

印度全国共有51个空军基地,其中靠近中印边界东段的有8个,包括提斯浦尔、贾布尔等基地。此外,印度空军还在藏南设置10个临时性机场,用于战备。



提斯浦尔空军基地

印度空军目前在提斯浦尔和贾布尔各部署一个中队18架苏-30MKI战机。当面对制空权争夺时,苏-30MKI强大的无源相控阵雷达在起飞后不久就可以发现敌方尚未越境的战斗机,并齐射多枚主动雷达制导的R-77超视距拦截弹。

如果执行进攻性作战任务,苏-30MKI也可以携带布拉莫斯超声速导弹越境出击,以提斯浦尔或贾布尔为圆心,1500千米的纯地理学范围几乎覆盖了四川、云南、西藏全境。如果再加上布拉莫斯巡航导弹450千米的射程,则南宁、桂林,甚至远在中国西北腹地的兰州都在威慑范围内。

indu10.jpg


印度空军苏30MKI战机

战略:注重导弹威慑

印军现有四个型号的烈火弹道导弹。按照部署情况来看,印中边境的导弹型号很可能是烈火”-1或者是烈火”-2,用于战术打击;烈火”-5洲际导弹射程达5千公里以上,主要在纵深布置,用于战略威慑。

据《印度核政策》一书中披露,印军在印中边境地区已经修建了至少两座坚固的地下设施,部署了烈火导弹。由于设施位于山区,即使遭到中国方面的猛烈空袭,地下设施仍可生存下来。届时,烈火随时可以展开远程空袭。

indu11.jpg


各型号烈火导弹的覆盖范围


indu12.jpg

各型号“烈火”导弹的覆盖范围






















浏览(203) (0) 评论(0)
发表评论
今天,中国不设防 2017-07-19 20:07:19

今天,中国不设防                                                   

儿皇帝猪头上台之后:

1.      受主子命,进行苏秦灭国大计,以巨腐“反腐”,搞垮中国政军经特四大支柱,并在中国全国各地及各国家机关部门安置买办群,以贯彻执行主子之命令代为统治中国。

2.  受主子命,不顾“九二共识”之遮羞布,任由台湾独立运动发展,放弃中国统一以及突破岛链封锁之国家大计。

3.      受主子命,打压与交恶朝鲜,放弃中国东北战略纵深。

4.      受主子命,南海停建,红旗9防空导弹系统(1)撤出永兴岛,放弃东南战略纵深。

5.      受主子命,于印度长期侵占中国藏南洞朗地区领土,不闻不问,放弃中国大西南战略纵深与神圣领土。

6.      受主子命令,搞一带一路以取代日渐没落之世界工厂以为世界财团后续产蛋之金鸡。

7.      。。。。。。。。。

凡此种种,中国人岂能熟视无睹?

(1)    中国红旗9撤出永兴岛背后真实内幕惊人

http://www.sohu.com/a/108174804_119927



浏览(189) (2)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920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84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