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有哲的博客
  理解自然界
网络日志正文
三个囚犯组成的的辩论队战胜了哈佛 2015-10-08 21:04:18



三个囚犯组成的的辩论队战胜了哈佛》


223



转贴文(删了一些照片):




这三个囚犯组成的逆天辩论队战胜了哈佛和西点军校……

2015-10-09 Timothy 北美留学生日报



话说事情是这样的,上个月,哈佛大学辩论队竟然在一场辩论赛中输给了由三名囚犯代表组成的队伍。

这场在阿尔斯特的东纽约惩教所上演的非同寻常的辩论赛是由哈佛大学辩论队对阵三名在押犯组成的巴德辩论队。结果哈佛辩论队竟然输了,这条新闻瞬间占领了美国各大媒体的报道页面。

这场在最高安全级别监狱里上演的辩论赛中,一方是三名因罪入狱的犯人,一方是三名优秀的哈佛大学本科生。

在经历了将近一小时的激烈辩论后,裁判们最终给出了他们的裁决。

囚方胜。

场下瞬间爆发出如雷的掌声。


三名教育程度并不高的囚犯竟然在哈佛学生最擅长的辩论赛中取胜了,这个消息迅速席卷几乎所有美国媒体。

如果你觉得他们是侥幸,亦或是裁判念他们是罪犯而偏袒他们让他们获胜的话,你就大错特错了。。。


因为他们的辩题对他们来说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这场辩论赛的辩题是美国公立学校是否有权拒收父母为非法移民的学生?


对美国这几年社会新闻比较了解的人都会明白,这个辩题本身就存在政治正确的倾向。社会主流观点风潮是反对种族歧视和对非法移民歧视。

而在这个辩题中,三名囚犯的辩方立场是正方,也就是他们要试图说服对面的哈佛学生美国公立学校有权拒收父母为非法移民的学生”!

对于这三名黑人囚犯来说,这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就好像你让一个残疾人去说服政府不要给残疾人特殊照顾和补贴一样。

然而他们真的做到了!

Mary Nugent女士是比赛裁判之一。在评价双方表现时,她说道,巴德囚犯辩论队提出了很有力的一点——有许多非法移民的学生都因为表现太差而直接被放弃;复读机构往往都有资金不足、班级人数超载的问题,与其如此,倒不如直接拒收,这样那些资金更充足的非赢利学校才能接过手来,为学生们提供更高质的教育。

此外,Nugent也提到,对于对方甩出的一些观点,哈佛辩论队并没有给予回应。但是基本上双方都表现地非常好。

哈佛的辩手们对于囚犯辩友的充足准备与犀利的观点表示赞叹不已。他们简直让我们措手不及。“Anais Carell(来自芝加哥,20岁,大三在读)在比赛结束后如此感慨道。


他们战胜过包括西点军校在内的众多高手


这支监狱辩论队的首战是在2014年的秋天,当时他们打败了美国西点军校的辩论队伍。这之后,他们又与弗蒙特大学的国家级队伍进行辩论,并再次战胜对手;而后,在与西点军校的第二次比赛中败北。

事实上,对于囚犯们来说,比赛的准备工作相比于常人也要艰难许多——他们无法使用网络,而高墙内繁琐的借阅程序更是要花掉数周之久。

辩论当天的早上,监狱辩论队的辩手们坐在一起,讨论了关于这次比赛的想法与希冀——即使他们输了,能借此来激励囚友们接受教育也是好的。

如果我们赢了,将会有很多人开始对这里进行着的一切产生好奇,”Alex Hall表示(来自曼哈顿,今年31岁,因过失杀人而被判入狱)。我们虽然没有天生的口才与文采,但我们一直很努力。

Nugent表示,考虑到裁判可能会潜意识地偏向囚犯队伍,因此每个裁判都需要根据明确的标准与制定的规则,来向彼此解释给分的理由。

我们都只是普通人,她说。不可能做到随时准确发现他们阐述内容的疏漏。但是认为犯人们靠同情取胜的观点绝对是扯淡。我必须要说,他们的学术能力真的很棒。



读到这里,你难免会诧异,他们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呢?


哪个地方的监狱生活,不是浑浑噩噩虚度年华?运气差的更是饱受霸凌与欺辱。


然而,美国巴德学院(著名私立文理学院)却主张监狱不仅关乎惩罚,更关乎教育,应成为一个能将囚犯培养为负责、有教养的公民的地方,并由此开展了一项特殊的项目——Bard Prison Initiative (BPI),为附近的监狱囚犯提供教育机会。

这三名力挫哈佛的犯人就曾是这个项目的参与者。

这个项目设立的最初目的是促成囚犯的新生,帮助他们在出狱之后成为对社会有益的人——事实是,在现在已出狱的巴德校友中,只有低于2%的人会再次犯罪入狱(而整个纽约州监狱系统囚犯出狱三年后重新犯罪的比例高达40%)。

也有许多调查研究显示,在服刑期间受过系统教育的囚犯再犯罪的几率要远低于那些没有过的。

现在,巴德学院领导的这项教育进监狱项目已成为了全美最大的监狱教育项目。在纽约州,现有来自6所监狱的将近300名在押囚犯正在攻读学位。

但是,要进入这个项目也并非易事——申请者需要撰写文章,并经历过一系列严苛的面试流程,不亚于普通人申请入名校。

最后,日报想与读者分享的话:

这只辩论队之所以能瞬间名震全国,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战胜了哈佛辩论队和西点军校辩论队,更重要是的是他们让全世界看到了教育改变一个人的力量。在很多时候,我们会认为犯罪之人就应该彻底被社会遗弃,很多囚犯也在这种氛围中自暴自弃,即便刑满释放,再次犯罪的几率也高得可怕。

而我们现在至少能在这只囚犯辩论队员身上看到了教育和人性的光辉,我们看到的是一个社会对他们的包容和关爱。或者用句更接地气的话:他们实现了不抛弃,不放弃的诺言。当罪犯也能平等、平和地接受高等教育的引导,为什么我们大学中培养出来的大学生还经常出现恶性犯罪事件呢?到底谁是罪犯,谁是大学生?我想这不是一个简单的身份问题。

巴德学院和当地监狱进行的这种伟大尝试也不是没有遭到过反对。不少人就指责巴德学院在浪费稀缺的高等教育资源在不可挽回之人身上,有的指责他们每年要拒掉大量申请入大学的学生,而花费精力和资源在教育囚犯上。

但至少巴德囚犯辩论队的成功证明了他们的付出不是浪费,也证明了教育的重要和伟大。

因为数据不会撒谎。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也会犯罪,但他们永远是少数。

本报记者编译自Huffington PostWall Street Journal


编译/蒋慧慧(huihui.jiang@collegedaily.cn



浏览(1225) (1)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