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白衣子的博客  
关注社会热点 研究邪教问题  
        http://blog.creaders.net/u/91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警惕“外星人”邪说 打着科学旗号招摇撞骗 2019-02-18 00:55:54

电影《流浪地球》

近期,《流浪地球》《疯狂的外星人》等春节档期电影热映,前者票房已突破36亿。这两部片子将激发爱好科学的青少年探秘外层空间,投身航空航天事业。

需要警惕的是,这些年,有一拨人打着科学、外星人的旗号招摇撞骗,宣扬迷信邪说,有的甚至发展成为邪教,毒害了不少爱好科学的青少年。

春节前,中科院国家天文台博士刘博洋实名举报了宣扬“天堂之门”“雷尔教”“宇宙人类”等的“外星人”邪教组织,他重点提及了马晓晓及其系列讲座《我遇到了外星人》。

奇葩言论

在《我遇到了外星人》第九场,马晓晓介绍她在巴西遇到的“外星人”,一个有38个“高灵”附体的“灵医”,为很多人“治愈”了身心疾病,“十年不会走路的,去见他、他摸一下,你这个人就会走路了;瞎子眼睛都瞎的,去见他、他摸一下,瞎子就会有视力、可以看得见了”。

这个“外星人”就是德法利亚,因涉嫌性侵数百名女性、贩卖儿童,已被巴西警方拘捕。

马晓晓是律师?

马晓晓系中国女子,30多岁,高中阶段留学澳大利亚,现生活于澳大利亚。

马晓晓在网上传播《我遇到了外星人》,受到一些组织和个人吹捧。马晓晓自称是“律师”,有关组织或自媒体在介绍她时,也称其为“律师”。

马晓晓是中国公民,如果是律师也应该是中国执业律师,但查询中国各省(区、市)律师执业信息,根本没有“马晓晓”这个人。

澳大利亚的律师分为出庭律师和事务律师。查遍澳大利亚各州的出庭律师信息,没有名为Xiaoxiao Ma或Shao Ma的律师。笔者怀疑,马晓晓充其量属于事务律师,类似于中国的律师助理,可以从事法律服务,但不能出庭。

公开信息印证了笔者的判断。从公开信息可知,马晓晓是中国联塑集团驻悉尼办事处的秘书兼法务,该公司总部在广东佛山。“法务”是指在企事业单位、政府部门等法人组织内部专门负责处理法律事务的工作人员,不一定是律师。

“京津冀飞碟探索研究中心”系非法组织

网上关于马晓晓的介绍中,大都提到她的两个身份——世界华人UFO联合会的理事兼法律顾问,京津冀飞碟探索研究中心飞碟信息调查研究员。

查询结果1

笔者登录民政部的中国社会组织公共服务平台网站,查询这两个组织,但没有任何结果。也就是说,“世界华人UFO联合会”和“京津冀飞碟探索研究中心”并没有在中国民政部门登记注册。

查询结果2

从网上查到的信息看,“世界华人UFO联合会”主要成员大部分在中国大陆,其活动范围也主要在中国大陆,该组织在国内有多个分会,如山东、山西、新疆等地分会,包括2017年3月前后成立的“京津冀飞碟探索研究中心”。查不到,也就意味是“非法组织”。

网站信息

“世界华人UFO联合会”有个网站(“世界华人UFO联合会”),经查询,该网站(http://www.hrufo.com)IP地址位于香港。但该网站技术支持却是山西太原维科通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在该网站查询不到工信和公安部门的备案信息。也就是说,该网站在中国大陆系非法运营。

退一万步讲,即便“世界华人UFO联合会”是境外非政府组织,该组织在中国大陆设立分支机构也是违法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第十八条规定:“境外非政府组织不得在中国境内设立分支机构。”

换句话说,马晓晓这些年在中国大陆参加的这两个组织系非法组织,以这两个组织名义在大陆从事的活动系非法活动。

朱进

北京天文馆馆长朱进:经常接触外星人是瞎扯

地外文明和地外生命不是一回事。地外文明跟大家说的外星人差不多是一回事,在我们太阳系应该是没有的。我个人认为,没有外星人来过地球。

《我遇到了外星人》视频已下架

据悉,马晓晓的系列讲座视频《我遇到了外星人》已经从优酷、腾讯、喜马拉雅等网络平台下架。宣扬马晓晓邪说自媒体,如微信公众号“星空天台”“星际联播”“光文明头条”等,已经被依法关闭。

附有关法律法规

1、《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

第三十二条 筹备期间开展筹备以外的活动,或者未经登记,擅自以社会团体名义进行活动,以及被撤销登记的社会团体继续以社会团体名义进行活动的,由登记管理机关予以取缔,没收非法财产;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构成犯罪的,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

第五条 境外非政府组织在中国境内开展活动应当遵守中国法律,不得危害中国的国家统一、安全和民族团结,不得损害中国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和公民、法人以及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

2、《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

第五条 境外非政府组织在中国境内不得从事或者资助营利性活动、政治活动,不得非法从事或者资助宗教活动。

第九条 境外非政府组织在中国境内开展活动,应当依法登记设立代表机构;未登记设立代表机构需要在中国境内开展临时活动的,应当依法备案。

境外非政府组织未登记设立代表机构、开展临时活动未经备案的,不得在中国境内开展或者变相开展活动,不得委托、资助或者变相委托、资助中国境内任何单位和个人在中国境内开展活动。

第十八条 境外非政府组织代表机构应当以登记的名称,在登记的业务范围和活动地域内开展活动。

境外非政府组织不得在中国境内设立分支机构,国务院另有规定的除外。



浏览(582) (1) 评论(0)
发表评论
从马晓晓的律师函说开去(图) 2019-02-06 05:14:53

有位在《中国科普博览》工作的朋友,前天和我说起他们“编辑部的故事”,颇为新颖和离奇。他从邮箱中收到一份来自澳大利亚女律师卡梅尔·加拉蒂的函,说是《中国科普博览》发表了一篇刘博洋的文章,诽谤了她的“雇主”马晓晓,于是责令《中国科普博览》删除文章,公开道歉,还要赔偿经济损失云云,否则将采取法律行动。朋友看了哑然失笑,忙叫来值班领导分享并请示对策,得到答复说,“当垃圾邮件删掉,按鲁迅说的办:最高的轻蔑是无言,而且连眼珠也不转过去”。


我钦佩这位领导的心态和见识。上星期看到马晓晓在网上发布文章,声称已向刘博洋送达了律师函,没想到她们连《中国科普博览》也不放过。一记粉拳,从万里之外的澳大利亚打到中国北京来了。


又究竟“为何起衅”呢?网上都有,原来刘博洋是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在澳大利亚攻读博士的学生,也是科学松鼠会的成员,他写的文章叫《“政府向你隐瞒了宇宙的真相……” 实名举报“外星”邪教组织》。当然不能够凭空污人清白。


这马晓晓究竟是何方神圣呢?随手一查,还真吓一大跳。她自报家门是澳大利亚的华人律师,却活灵活现地自我吹嘘说,在“悉尼巧克力节”见到过释迦摩尼;和各位大佛及观音菩萨都有私交;还同昴宿星人、天狼星人、大角星人过从甚密;与UFO灵犀相通;并得到外星智慧的口传心授……于是她开办起“星空电台”,授徒纳众,济民救世,一口气发出11集系列讲座《我遇到了外星人》,6集《星际揭秘访谈》及在线问答,粉丝达百万之众。
我脑子里首先蹦出一个字,邪!邪门,邪乎,一团邪气,一派邪说。便不由心中暗自为刘博洋叫起好来。作为一个青年天文学家,如果听凭马晓晓的“外星人邪说”大肆泛滥,那还读什么天文博士?马晓晓不也是在带她的“天文研究生”吗。


中国的硕士、博士多如牛毛,如果竟无一男儿出来揭露马晓晓的妖言惑众,那又“硕”在哪里,“博”在何处呢?刘博洋凭着学识、清醒、敏锐和正气挺身而出,这个博士真没有白读。至于马晓晓究竟是不是邪教,刘博洋当然没有定性的权利,“举报”而已,但哪个贪官不是在群众“举报贪官”后落马的呢?利用诉讼制造“寒蝉效应”,本身就是一切邪教的共同属性。
看到中科院心理研究所王文忠主任等已经发表署名文章支持刘博洋,马晓晓要起诉,相信很快能等到更多被告。不能“柿子专找软的捏”吧。



再看那个澳大利亚女律师加拉蒂,觉得生猛和轻狂。即使为了赚律师费,也得评估一下客观案情吧。先不说你信不信马晓晓“席卷众神、包举外星”的谎言,单从律师的专业水准,至少该读过1964年《纽约时报》VS苏利文的名誉侵权案。马晓晓作为曝光率很高的“公众人物”,是无权随意告人“诽谤”的;你也该知道澳洲法律应保护刘博洋的言论自由和媒体的表达自由。


特别荒唐的是,马晓晓和刘博洋都是持有中国护照的中国公民,在中国网站《中国科普博览》上发表的文章引起争端,原告、被告、事由三要素全在中国,完全是西方法律界所公认的“外国立方”(foreign cubed),澳大利亚法庭何来的管辖权?你步步紧逼刘博洋,还竟然到中国著名媒体头上动土,煞有介事向《中国科普博览》隔空叫阵,除了多挣一笔银子,能有别的意义吗?


今夕何夕,你这种自我膨胀、睥睨天下的“潜意识”也该清除一下了。顺便告诉你,《中国反邪教网》《环球时报》《科学无神论》都刊登了揭露马晓晓的文章,后面估计还会有媒体“自投罗网”,你的律师函恐怕要多准备几份才行。


跳出刘博洋和《中国科普博览》遭到诉讼恐吓的案例,不禁会想到更多的深层问题。这些年来。互联网上神棍蜂起,大师鹰扬,邪说恣肆,科学伏藏,还不够触目惊心吗?应该感谢刘博洋,也应该感谢马晓晓和她的律师加拉蒂,为我们敲响了互联网时代的警钟。
不由想起一句名言,“试看今日之域中,究竟是谁家的天下!”
























浏览(762) (1) 评论(0)
发表评论
中科院心理学家:马晓晓律师是否在搞邪教? 2019-01-29 06:05:18


最近有个朋友,让我关注一下马晓晓。朋友说,这个马晓晓,自称跟外星人、古佛、菩萨都有交流,并借此为噱头,办班收钱。朋友把马某讲课的文字资料,给我发来一些,并给我提了两个问题:

1你研究过邪教问题,帮我看看这些东西,判断一下这个人是不是在搞邪教宣传呀?

一个正在国外上学的博士生,因为写篇文章,说马某人可能在宣传歪理邪说。马某,自称具有律师资格,要起诉这位博士生,侵犯他的名誉。你作为一个心理学工作者,对这个博士生,有没有什么话说?

我打点起精神,翻看朋友发来的马某的讲课资料,可是读起来很费劲儿。就像2000年前后,为了研究FLG和李H.Z.,硬着头皮看反邪教课题组转发过来的LHZ的言论一样:不合逻辑,充满自我吹嘘、自我神化的暗示,东拉西凑,胡言乱语。

但是,就是这些胡言乱语,为啥有人信呢?对此,我的想法有如下两点:

第一,真理总是朴实的、谦卑的,它总鼓励人们怀疑自己,鼓励人们不断地去探索,从而在实践中检验并不断发展真理。很多人,没有这样的耐心和实干精神,总希望有人告诉自己一些绝对的东西,以便自己照着去做,以便可以快速取得好的效果。为了取得成功,甚至相信别人告诉自己的,“天上掉馅饼”的事情。

第二,有的人,需要一些神奇的东西,来摆脱现实生活带来的沉闷甚至绝望。比如,跟外星人对话,跟死去的人,尤其历史上传说中的名人、牛人的对话,总会给沉闷的生活,增加一点幻想的玫瑰色的希望。

我觉得,正是因为这样两个主要原因,让很多谎言得以传播,让很多骗子得以成功。

在铺垫了上面的内容后,我再来回答朋友问我的两个问题。先回答第二个(年轻的博士生怎么办),再回答第一个(是否是邪教宣传)。因为,第二个问题更实在,它跟一个年轻人的幸福生活和自在心情有关。

 

1)对这个博士生,有没有什么话说?

邪教教主或宣传者,凭啥能从信众那里骗钱?因为,这些人,善于调动信众的希望和恐惧!增加信众的希望,增加信众对反抗或违背教主的恐惧。慢慢地,信众就被教主和宣传者,精神控制了。希望和恐惧,这就是邪教对付信众的胡萝卜加大棒!

基于这个原理,我想说的是,这位年轻的博士,如果你觉得马某搞邪教宣传,搞精神控制。那么,他的主要手段,也就是希望和恐惧。你不信他,他调动不了你的希望;你跟他作对,他必然要增加你的恐惧!

所以,首先要安稳自己的心,邪教的核心就是让跟邪教沾边的人心不稳,用希望和恐惧增加人心的波澜。自己想战胜邪教,首先就是要让自己的心稳定下来。

其次,要想想,自己的目的是啥?自己担心什么?先了解自己的希望和恐惧,分析对方的目的和恐惧,知己知彼,然后投入战斗。

我猜想,作为一个在国外上学的博士生,目的就是尽快完成学业,回国服务;担心的就是对方死缠烂打,浪费时间和精力;对方的希望就是,通过恐吓,让你尽快收兵,从而扩大自己的影响,巩固自己的粉丝队伍;恐惧的就是,被慢慢揭露出来,树倒猢狲散。

 

第三,分析之后,可能的最坏结果就是花钱、花时间,陷入对方的法律缠讼(对方应该不会指挥外星人或鬼神害死你,最多蛊惑自己的粉丝,对你进行恐吓,甚至肉体伤害。对此,应该保持警惕)。虽然麻烦,但是增加了法律知识和法庭诉讼经验,让更多的人认清了邪教的欺骗,普及了相关科学知识,为国家、为社会,尽了一个科学工作者应尽的义务。俗话说,针没两头快,有得就有失。说不定社会因此多了一个具有科学素质和公益心的反邪教斗士!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只要符合社会的公益,肯定有越来越多的人支持你!

有了这三个心理准备,就首先实现了毛主席说的,在战略上蔑视敌人!战略上蔑视了敌人,就有可能,调动敌人,而不为敌人所调动,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有理有利有节地打击来犯之敌。

剩下的,就是战术上重视敌人。哈哈,怎么在战术上重视?这就不是一篇文章能够解决的,需要你的朋友,了解你的实际情况的朋友,跟你当面商量,这不是我这个外人,所能够远距离瞎忽悠的了。

 

2)马某是否搞邪教宣传?

对于这个问题,我只能说,跟李L.Z.相比,马某根本不值一提。不过,马和李还是有两个共同点:

 

第一,胡言乱语、不讲逻辑、用各种暗示和故事来神化自己,鼓励听众、读者崇拜自己;

 

第二,由于不合逻辑,会让认真的、抱着研究目的的读者,读不下去,觉得是东拉西扯,胡乱堆砌。这样干,如果有目的,那么唯一的目的,就是搞乱读者的心,增加对作者(说话者)的崇拜和依赖。

 

为啥说马和李比,根本不值一提呢?因为马说的,比李说的,还要混乱,还要废话多。作为一个后来者,怎么也要站在前人的肩膀上,比前人强一点,但是,马比李,要差很多。

不过,我猜想,有一个原因,李是因为搞气功班,赚了不少钱,组织很多人,帮助自己修改完善后出了书和产品。我在2000年前后看到的,都是李有钱之后的集体创作的结果。而马,还刚刚起步,赚钱不多,目前可能只靠自己一个人瞎吹,因此,更不值得推敲,也没法推敲。

但是,就是这些不值得推敲、没法推敲的人,有人信!并且经过包装后,会有更多的人信,甚至会变成李L.Z.那样的邪教头目!

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我感谢我的这个朋友,感谢那个写文章揭露马某的那位年轻博士生!希望社会能够重视这样的问题,加强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和科普宣传,彻底铲除邪教的土壤,让,怀疑精神,实证精神,科学精神,在中国大地扎根,从而为中国崛起,插上科学的翅膀!

 

王文忠:博士,中国科学院心理健康重点实验室研究员,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沟通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心理学会心理危机干预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反邪教协会理事,北京反邪教协会常务理事。








浏览(425)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布艺博士:我给马晓晓和刘博洋拜个年 2019-01-29 02:59:26


猪年到,喜庆的事不少。

最近向UFO和天文爱好者圈里的朋友拜年,听说澳大利亚的马晓晓女士已发律师函,要在澳大利亚起诉在那里读博士学位的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的帅哥刘博洋,因由是刘帅哥在中国科学院的微博《中国科普博览》上发文《实名举报“外星”邪教组织》,说马女士在网上传播的内容是“邪教”。马女士认为刘帅哥侵害了自己的名誉权,还要附带起诉登载此文的《中国科普博览》

年轻人爱思考,花样多,反应快。一个靓女、一个帅哥互掐,也许会掐出点名堂来。带着这种卑鄙小人心态,我鬼鬼祟祟地从网上拜读了刘帅哥的大作,然后恭恭敬敬地拜读了马小姐的文章、聆听了她的讲座。累死了许多脑细胞。

读毕,立马对马小姐增加三分敬意。同时倒吸了口凉气:刘帅哥危险了。

据马小姐说,她是见过释迦摩尼、弥勒佛、观世音菩萨、地藏王菩萨、昴宿星人、天狼星人的人,她亲自接收到耶稣本人发给她的信息,她澳洲的一个女朋友就是耶稣的哥哥转世。照此,马小姐根本不需要动用烦人的什么法律,只需暗中让昴宿星人、天狼星人搞一下,刘帅哥就死翘翘了!帅哥呀,发给你个律师函,让你道歉、撤稿,是给您留条生路,赶紧过年烧高香吧,您!

再看下去,又吸了口凉气。乖乖,《中国科普博览》惨了。

马小姐说她“有28种分身,现在仅仅是在地球上投胎”,“还有另外27种分身在不同的密度,当不同的外星生命都在学习不同的课程。”一个叫做“Ping”的天狼星人已告诉她,将来的人类会“扬升”,“进入第五密度、第六密度”。在那个“新地球”上,人类的“金融体系会结束,到时候大家所要吃的和用的都会得到提供”。她将“带领佛教就是走向万教归一”。马小姐号召人们“觉醒”,在“地球的转型期”担负起“使命”,要人们鼓足“勇气”“公开自己”,“促使大事件发生”,“改变整个人类历史”,其中包括使世界各国政府体制更迭。

马小姐早就预言:“当你一开始觉醒势必就会碰到各种各样的阻力,因为那些负面势力它真的是不希望看到你觉醒。”你看,《中国科普博览》,你不就是螳臂当车、自投罗网的“负面势力”吗?这下子不得了了,即使比附带起诉你,你也吃不了兜着走吧!外星人解放地球的“大事件”已发生,你就玩儿完了!

刘帅哥、《中国科普博览》,你们怕了吧?

拜年总要说点好话。

尤其马小姐、刘帅哥都是年轻人。自古道:冤家宜解不宜结。你们面前的路还很长。

我想在靓女、帅哥之间和个稀泥。

UFO探索者圈、天文爱好者圈、律师圈的几个网友却说,事情总得分出个“理”,真理越辩越明,不是谁嗓门大、谁大棒硬谁就有理,更何况真正的UFO科学探索者、天文爱好者绝不想让人以UFO、地外生命探索的名义,传播一些歪七扭八、神神叨叨的东西,坏了俺科学的名声。另有一位爱好天文的佛教居士,也不愿看到网上有人发什么遭遇外星人和佛祖的胡言乱语坏了他们佛教的名声。还有人从网上传来了中国全国人大当年关于“邪教”的法律解释、比利时、法国、美国、日本、德国关于“极端教派”、“有害性膜拜团体”的法律条款。

这下子可热闹了。要动法了。

要过年了,还是说点拜年的话吧。

猪年是好运年,弄个鸡飞狗跳多不好!当然,如果有人自甘倒霉、存心“碰瓷”、赖在大街上不肯起来,也没人多管。

我给马小姐、刘帅哥进几句忠言:

是非、正误不怕辩论。民主自由时代,公开辩论,公众自有判断。谁错,谁就认个错好了。

只有见不得人的东西,才遮遮掩掩,或者企图拿大棒吓阻别人。

    拜年的话之一:法律是个好东西。法治时代,人人都得按法律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和公众权益,同时,也要受到法律规范。谁传播违背人类价值观、侵害公共利益和他人合法权益的内容,谁进行精神传销、精神控制,谁就会受到法律制裁,无论此人在澳洲还是在中国,无论是哪国国籍,是男是女。若起诉不当,只能自取其辱,加速自身信誉破产,让中国人、澳洲华人看穿胡言乱语、自己的把戏,说不定真的会促使所在国认定为“有害膜拜团体”或“邪教”,被绳之以法呢!到那时候,官司缠身,连哭都来不及了!要知道,澳洲和中国的法律都是厉害的呀!

    拜年的话之二:公道自在人心。你们两个都生活在澳洲。但不要以为住在国外、用外国的法律起诉揭露真相、捍卫真理的人就能唬住人,也不要以为东拉西扯些什么“外星人”和佛祖菩萨的、网上有几百粉丝就能蒙住人。现在的澳洲和中国岂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澳洲和中国?经历了科学和思想洗礼,以当今海外华人、中国青年和网民的素养,只要花点功夫将您的一些说法与美国膜拜团体“天堂之门”、德国膜拜团体“科学神教对比对比,您美丽的“新装”就自动顺溜溜脱下了,只剩下赤裸裸的丑陋。到那个地步,别说再想靠那些胡言乱语在网上蒙人、开课收费了,就连上街也会被澳洲华人或中国网民们唾弃一顿。只要人人一口唾沫就会淹个半死,你们还有什么颜面在澳洲华人圈混、还有什么脸回国“省亲”呢!

拜年的话之三:劝马小姐、刘帅哥还是见好就收吧。刘帅哥,发文章是您的权利,站出来发声是您对社会、对人类的担当和正义,但总得给人家留点“面子”,用词要加上个引号或“疑是”两字。至于真正是否法律上的“邪教”,留个中国的司法机关去认定好了。马小姐一个学者说您传的是什么并不为过,他有他质疑的权利,他是爱您、提醒您,免得您越走越远。且不要继续膨胀,起诉这个起诉那个的。不想想,如果碰到许多“硬锥子”出来的五彩气囊不就立马爆瘪吗?您在中国做过的事、在澳洲做过的事,他若知道了、反诉您一下,也难说会怎么样。再说,你们都是在国外生活、有一点“见识”的人,查查资料,哪个国家搞精神传销、精神控制的膜拜团体的头头最后不都落个身败名裂的下场?他们比您本事大多了。

还年轻,千千万万不要走了他们的老路啊

  临近春节,祝小姐、帅哥们好运!

  拜年,拜年,拜大年!和气生财,和为贵!(2019-1-29)




浏览(406) (0) 评论(0)
发表评论
马晓晓律师拜谒的“外星人”竟然是巴西大淫棍人口贩子 2019-01-20 02:19:11

视频截图


近日,有个叫马晓晓的女律师比较火,因为她自称与不同种族的外星人都有过接触,并通过网络和线下论坛分享他的经历,要促进地球文明向星际文明的转变。

她的头衔,挺吓人——世界华人UFO联合会的理事兼法律顾问,京津冀飞碟探索研究中心飞碟信息调查研究员。

笔者长期从事反邪教工作,对打着外星人旗号的雷尔教、银河联邦等邪教有些研究,今天认真看了马晓晓在网上分享的《我遇到了外星人》视频,竟然有惊人的发现。

《我遇到了外星人》第九场,马晓晓介绍她在巴西遇到的“外星人”,一个有38个“高灵”附体的“灵医”,为数百万人“成功”治愈了身心疾病,她也是其中之一。

大名鼎鼎的“上帝之约翰”

若昂·谢特拉·德法利亚(Joao Teixeira de Faria),76岁,自称为“John of God(上帝之约翰)”,居住在位于巴西首都巴西利亚附近的阿巴迪亚尼亚(Abadiania)小镇。

戴法利亚因具有实施“心灵疗愈”的能力而闻名巴西以及全世界。除了巴西之外,美国、欧洲和澳大利亚等地也有他的追随者。美国的电视名人欧普拉.温弗瑞(Oprah Winfrey)2013年还拜访过戴法利亚,研究他的“神迹”。她的目的是为自己的采访系列影片《奥普拉的下一章》进行拍摄。该采访影片现已从奥普拉的Youtube网站上撤掉。

巴西“灵医”被控性侵数百名女性,包括自己女儿

据法新社、BBC等媒体报道,2018年12月上旬,巴西多名女性出面指控自诩为心灵治疗师的戴法利亚,指他借口为她们治疗抑郁等疑难杂症之名性侵。


德法利亚给美女“治病”

12月7日晚,受害女性在巴西环球电视网(Globo TV)一个节目里,指控戴法利亚性侵。她们称性侵就发生在德法利亚在巴西利亚附近的诊所中。


大淫棍德法利亚

荷兰编舞家扎希拉·里尼卡·摩斯(Zahira Leeneke Maus)指控德法利亚操纵她进行性行为,然后强奸了她。12名匿名的巴西女性也给予了类似的描述。她们指控戴法利亚逼迫她们为他自慰或口交,坚持这是唯一将“净化”能量转移给她们的方式。

据受害女性的说法,她们是在2010年到今年初之间遭戴法利亚玷污,受害者当时都是30多岁;戴法利亚是在他所设的“灵疗医院”里犯下恶行。

有关虐待的报告都很相似:独自外出的女性受邀接受谢特拉的私密心灵治疗。在此过程中,受害人被迫给谢特拉手淫,或者是给他口交。

父亲是“恶魔”

谢特拉的女儿达尔瓦.谢特拉(Dalva Teixeira)也是指控人之一。达尔瓦.谢特拉现年49岁,她称自己的父亲为“恶魔”。据称,达尔瓦.谢特拉在14岁的时候被自己的父亲毒打并强奸。


女儿控诉“恶魔”父亲


达尔瓦.谢特拉对巴西媒体说:“他经常说上帝并不存在,他就是上帝。”达尔瓦.谢特拉称,当自己怀了父亲手下的一个员工的孩子时,她父亲停止了对她的虐待。之后,她又遭到毒打,最后导致流产。她说,“这些受害女性没有说谎。我知道这些都是真的,因为我自己亲身经历过,我自己就被迫害过。”

先前已有数家媒体对戴法利亚所声称的治疗能力做了调查并予批判,有些媒体曾揭发过他涉性侵和其他不当行为,但戴法利亚从未因此遭起诉。

大淫棍已向巴西警方自首

巴西警方已经累计接到450多名女性提出的诉讼,称德法利亚以为她们治病为由,强迫她们与他进行性行为。

巴西国家检察局对此予以确认,该部门已收到355份有关德法利亚虐待巴西和外国女性的报告。巴西检察官将德法利亚列入国际刑警组织的黑名单。

迫于警方压力,戴法利亚于2018年12月15日向警方自首。


德法利亚与拥护者


神棍被曝贩卖儿童

澳洲媒体Nine News1月14日报道,巴西神棍德法利亚继上月被控性侵多名未成年女性后,又爆出惊天恶行,居然向国外婴儿贩卖婴儿。

据悉,在他位于巴西西南部130公里的灵修所立经营着这个庞大的人口贩卖集团。据巴西媒体《圣保罗页报》报道,检方已经得到消息,有5个西方国家,包括澳大利亚和美国的领养父母从法利亚手里购买婴儿,价格从27000美元到70000美元不等。而这些婴儿的母亲则是生活在灵修所附近的贫困女性。婴儿买卖由法利亚的信徒做中介,这些人住在西方国家,为那些想去巴西“圣所”看看的人安排行程。

这几百宗的性侵事件最初是由Sabrina Bittencourt女士报的案,也是她跟检方曝光了买卖婴儿的事,目前出于人身安全考虑,她不得不躲了起来。据Bittencourt女士说,当地的女人为了家里人能吃上饭,以怀孕作为代价换取温饱。


德法利亚的女儿达尔瓦.谢特拉(Dalva Teixeira)也是性侵案的指控人之一。达尔瓦·谢特拉现年49岁,她称自己的父亲为“恶魔,在10-14岁期间一直被自己的父亲虐待、强奸,一直到她怀孕了成为他“拐卖婴儿”的工具才停止。德 法利亚声名远播,除在巴西,美国、欧洲及澳洲也都有他的追随者。美国的电视名人欧普拉(Oprah Winfrey)2013年还拜访过法利亚,研究他的“神迹”。先前已有数家媒体对德法利亚所声称的治疗能力做了调查报导并予批判,有些媒体曾揭发过他涉性侵和其他不当行为,但德法利亚从未因此遭起诉。

能治百病的“灵医”曾患胃癌秘密入院化疗

戴法利亚在小镇建立“灵疗医院”,每月接待一万名病人,大部分都是外国人。他把医院作为大本营广纳信徒,提供“心灵手术”并贩售“灵丹妙药”。这些药品大都只是寻常草药和植物,并不对症。但经过德法利亚“赐福”,它们往往立刻身价百倍。有媒体曾估算,德法利亚仅靠“卖假药”每年便可获利千万美元。

据悉,德法利亚号称从一个“圣灵”那里得到了治愈力量,可以让瞎眼的、瘫痪的、患癌症的人痊愈。他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说,有超过30种灵体能附他身,给予他治愈疾病的能力。在过去44年他以自身力量治疗了数千人。


患者等待治疗

但是,德法利亚没有行医执照,早年曾多次因无照行医被捕,还坐过牢。他竟然对那些身患重病来求他的人施行简陋、粗暴的外科手术。“60分钟调查”栏目曾经播放过几段视频,德法利亚在没有使用任何麻醉药物的情况下,用手术刀生生打开人的背,挖走眼球,用剪刀剪开人的鼻子。

更讽刺的是,这位号称药到病除的“大师”2015年曾因胃癌秘密入院并接受5个月化疗,其间对外封锁消息。

中科院博士实名举报马晓晓团队涉邪教

上周,中科院天体物理学博士刘博洋在知乎发表文章,称马晓晓团队涉邪教,是个外星人邪教版“权健”巫医诈骗集团。

知乎日报

在马晓晓的讲座中,她声称乔达摩⋅西达多(也就是释迦牟尼)曾经于她在悉尼巧克力节买巧克力的时候找过她。她还声称自己和佛教里其他有名的佛取得过联系,比如观世音菩萨。



天堂之门网站

外星人主题的邪教组织是极端危险的。1997年3月下旬,美国“天堂之门”教派39名教徒集体自杀,其中包括10余名第一流电脑网络专家。这些成员认为他们可以离开他们的身体“容器”,并进入隐藏在海尔-波普慧星的外星飞船。

马晓晓女士是高学历白领、律师,应该有基本的判断力。不知道她大力推介巴西“心灵疗愈大师”是出于什么目的?席卷全球的“Metoo”运动已经刮到巴西,如果马女士是受害者,受到了“大师”精神控制,请大胆站出来揭露德法利亚这个大淫棍。最后奉劝马女士,千万不要搞什么邪教。














浏览(574) (1)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785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57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