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白衣子的博客  
关注社会热点 研究邪教问题  
        http://blog.creaders.net/u/91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中央610官网中国反邪教上线 2017-09-22 06:14:54

9月22日,由国务院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主管的中国反邪教网(www.chinafxj.cn)及官方微博、微信正式上线。

新华网、人民网在报道中称,据了解,中国反邪教网的推出,旨在大力宣传党和国家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的方针政策,准确解读相关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及时发布涉邪教问题权威信息,深入揭露邪教的本质及危害,不断增强全社会识别和抵制邪教的意识和能力,并为邪教受害者及其家庭提供心理辅导、寻找失踪亲人等具体帮助,努力打造全国性的反邪教宣传阵地和服务群众的专业平台。中国反邪教网还同步推出同名的官方微博、微信,借助新媒体平台开展反邪教宣传,及时回应网友关切。

 中国反邪教网负责人表示,欢迎社会各界和广大群众关注中国反邪教“一网两微”,共同抵制邪教,守护健康和谐的精神家园。




浏览(198)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曲龙曾遭郭文贵构陷获刑15年 2017-09-19 04:15:45

【财新网】(记者 崔先康)流亡富豪郭文贵曾经的合作伙伴和对手曲龙,在服刑六年零五个月后获释,9月12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推翻了其15年有期徒刑的原审判决,改判无罪。47岁的曲龙对财新记者表示,他的案子是郭文贵与马建张越等安全政法高官结盟,滥用国家强力巧取豪夺并深度干预司法的典型代表。

  财新记者获悉,9月12日,河北高院派员专程赴辽宁大连,在大连看守所简易法庭对在押的曲龙进行了再审宣判。

  河北高院审理认为,河北承德两级法院的原裁判认定曲龙利用职务便利,侵占北京政泉置业有限公司(后更名为北京政泉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政泉公司)股权及四套房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对检察机关有关原判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检察意见以及曲龙和其辩护人有关曲龙不构成职务侵占罪的辩护意见予以采纳。河北省高院最终判决:撤销河北省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承刑终字第00099号刑事裁定和河北省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人民法院(2012)围刑初字第24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曲龙无罪。

  曲龙为北京中垠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中垠公司)实际控制人,与郭文贵原本是多年合作伙伴,曾担任政泉控股执行董事,后因生意纠纷两人发生冲突。曲龙从2010年开始举报,称郭文贵勾结时任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和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越等人,以违法违规方式收购民族证券。

  就在郭文贵顺利办理民族证券控股权受让手续的前一日,2011年3月31日,河北省承德市公安局以“涉嫌非法持枪”为由,到北京将曲龙带走。曲龙称抓捕他的执行人员为安全部某处处长高辉、河北承德市公安局警察以及郭文贵手下的保安等相关人员,共计10余人。

  2012年,河北省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和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和二审以职务侵占8.55亿元,判处曲龙15年有期徒刑。之后,曲龙及其家属曾多方申诉,但一直受阻。

  2015年1月及2016年4月,深度参与曲龙案的马建和张越先后遭到调查,尤其是主管河北省政法工作的张越落马后,曲龙案申诉迎来转机。2017年“两会”期间,有全国人大代表将曲龙案材料提交至最高人民法院。其后,最高法方面开始在河北复查该案。7月,河北省高院受理曲龙的申诉申请。8月,河北高院决定再审曲龙职务侵占案。

  随着曲龙职务侵占一案的再审及改判,权力猎手郭文贵利用马建掌握的安全部门特殊权力和张越掌握的河北政法力量介入财富争夺,狐假虎威、虎狐勾结,对竞争对手或合作伙伴进行豪夺与构陷的故事得以曝光。

  合伙人反目

  曲龙和郭文贵曾经是“不分彼此的兄弟”。据财新记者之前的调查,郭、曲两人相识于1998年前后,郭文贵到国外避事期间,其宝马汽车由侄子放在曲龙的汽车修理厂中修理,两年间欠下曲龙巨额修车款。郭文贵回国后一次性结清欠款,两人由此关系密切起来。

  2005年左右,郭文贵的盘古大观建设急需资金,曲龙帮助郭文贵在湖南融资1亿多元,但郭迟迟还不上欠款,2005年3月,曲龙被以涉嫌合同诈骗由湖南公安刑事拘留,2005年6月逮捕,后经家人多方筹措,在支付了一定款项后,于2005年9月取保候审。曲龙家属告诉财新记者,曲被抓后,郭文贵即出国躲避,待曲龙取保后才回国,并多番安慰曲龙,“许诺两人以后均分公司利润,因此合作继续了下去”。

  郭文贵在2006年6月扳倒北京市原副市长刘志华后,自觉不方便再出面运营盘古大观等项目,便让曲龙出头帮忙操办盘古大观项目和政泉公司,以盘古大观为主。2008年5月,曲龙被任命为政泉公司的执行董事,代行董事长的权力,年底分红不低于500万元。

  2008年,天津环渤海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天津环渤海)的一次内部纷争让郭文贵乘机而入。郭文贵以“捞人”的角色介入,却最终登堂入室,通过隐秘操作获取了天津环渤海下属天津华泰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天津华泰)的所有权,并从中套现4亿元现金,以及一系列的其他资产。但介入天津华泰事件,也最终导致了郭文贵与好兄弟曲龙反目成仇。(详见财新网报道《权力猎手郭文贵》

  据财新网此前的报道,天津环渤海董事、天津华泰时任董事长赵云安因内部纠纷被举报,遭天津市公安局以涉嫌挪用资金罪抓获。赵云安家属通过关系找到了郭文贵。

  2017年6月公布的中纪委副局级纪律检查员孟会青的判决文书显示,郭文贵联系了孟会青,孟会青找到天津市公安局和天津市检察院相关人员,帮助赵云安销案。(详见《收受郭文贵等人贿赂 中央纪委副局“内鬼”孟会青被判十二年》

  据财新网之前的调查,承德市公安局2011年4月—11月对郭文贵、虞晓峰、赵云安等人的数份询问笔录显示,赵云安取保候审后,为表感谢,同意由郭文贵下属的政泉置业收购赵克安旗下北京和达创新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和达创新)的所有股份,主要资产是其控股的天津华泰,股票套现加现金资产约4亿元,还有一些其他债权和固定资产。

  据郭文贵2011年在承德市公安局所做的笔录显示,当时刚和北京保利终止合作,政泉公司处于交接过渡期,不方便接收和达创新,所以安排曲龙和郭文贵的投资顾问郭汉桥代持,等到弄清和达创新的资产、政泉置业完成过渡的时候,两人须再将和达创新的股份转回政泉置业。此外,因债务纠纷发生诉讼,政泉置业的账户被冻结,无法直接转账。郭文贵分得的天津华泰账上4亿元现金也转至曲龙的中垠公司走账,再以政泉公司出具支付令的形式,将钱直接划拨到政泉指定的债权单位。

  但在转走天津华泰4亿元现金后,天津华泰的归属权导致了郭曲双方决裂。

  在笔录中,郭文贵指责曲龙利用担任政泉置业执行董事的便利条件,通过伪造签名、制造虚假股权转让协议、变更公司名称地址等方式,将和达创新和天津华泰占为己有,并更名为源润控股;曲龙矢口否认,称和达创新和天津华泰是因为郭文贵无法支付对价款而转让给他,并且要求郭文贵归还天津华泰的4亿元现金。

  此后双方公开决裂。2010年,曲龙向国家安全部纪委、中央纪委实名举报郭文贵收购民族证券过程中侵吞巨额国有资产的问题,并接受了媒体采访。曲龙在日后的举报信中表示,实名举报之后,“郭文贵却在第一时间致电我,明确告知其完全知晓我实名举报之事,恐吓我‘你敢告我,找死,倒数时日吧!’这一不合常规的情况,令我极端震惊。”

  2011年3月31日,曲龙驾驶的轿车在北京东四环的颂江南大酒楼窑洼湖店院内遭多车围堵,曲龙被砸开车窗后带走。据曲龙家属介绍,经警方和其调查,执行人员为安全部某处处长高辉、河北承德市公安局以及郭文贵手下等相关人员,共计10余人,以“涉嫌非法持枪”将曲龙带至承德市公安局。

  郭文贵假证构陷曲龙

  在2012年围场法院和承德中院一、二审判决中,均认定曲龙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利用其在政泉公司任执行董事的便利条件,将本人及郭汉桥代政泉公司持有的股权,通过伪造签名、制造虚假股权转让协议、变更公司的名称和地址等手段据为己有,拒不归还,并将政泉公司所有的四套房产利用职权,据为己有,其行为侵犯了公司的财产所有权,构成职务侵占罪。

  但河北高院的重审推翻了这一认定。河北高院认为,原审判定曲龙利用职务便利,侵占政泉公司股权及四套房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河北高院表示,原判认定曲龙为政泉公司代持的关键证据,是政泉公司2008年7月8日《关于收购天津华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股权及相关授权事宜》的备忘录,但该备忘录未有相应的董事会决议作出佐证,亦与证人谢民(郭文贵的律师)证实郭文贵于2008年7月10日才初步决定收购和达创新全部股权的证言相矛盾,该备忘录真实性存疑。

  河北高院还认为,郭文贵虽系政泉公司实际控制人,但并非法人代表,亦非公司董事、股东,其在法律地位上无法代表政泉公司,现有证据不能证实系政泉公司委托曲龙、郭汉桥代持和达创新股份。从经过本院庭审质证认证的证据来看,被告人曲龙供述及证人赵云安、虞晓峰(郭文贵公司副总裁)、谢民、郭汉桥的证言,均证实系郭文贵个人收购和达创新进而控股天津华泰。因此,对检察机关及辩护人有关曲龙系为郭文贵个人代持,不符合职务侵占罪的主体条件的检察、辩护意见予以采纳。

  这就意味着,曲龙一案使用的“职务侵占罪”这一罪名并不适用。

  曲龙是否擅自转让股份?河北高院认为,郭文贵、郭汉桥等证人在原审时均证实,系曲龙通过伪造签名、制造虚假股权转让协议将郭汉桥在和达创新的股份过户到曲龙名下,但郭汉桥在此次再审中的证言发生了变化,他证实其代持的股份转让到曲龙名下,是“按照郭文贵的要求做的”,他听曲龙说郭文贵让其将股份转让给曲龙,并认为曲龙就代表郭文贵;2008年年底时他也与郭文贵确认过股权转让一事,郭文贵说他知道其将股份转给曲龙的事情,是他安排曲龙这么做的。

  另外一方面,河北高院态度审慎,认为曲龙辩护人所提的和达创新的股权系二次转让给曲龙的主张,也“没有相关证据支持”。

  河北高院表示,经查,原审中郭文贵证称曲龙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将和达创新的股权变更到自己名下进而侵吞天津华泰股权,但曲龙辩称和达创新股权系因郭文贵使用华泰四亿元资金后为逃避责任才将公司转给他的,证人赵云安证实其公司系郭文贵收购,不是由曲龙收购,但后来郭文贵与曲龙如何商量的就不知道了。辩护人关于和达创新股权二次转让给曲龙的主张没有相关证据支持,该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值得注意的是,河北高院认定,在原审中部分证人受郭文贵指使做了伪证。河北高院称,在曲龙非法占有四套房产的方面,证人邱逸清(郭文贵公司销售经理)、吕涛(郭文贵公司副总裁)在原审及本院再审时均出具过证言,但经本院开庭审理质证确认的证言,与原审认定的证言发生较大变化,二人在再审期间均证实该四套房产变更到曲龙名下是经郭文贵同意的。邱逸清证实,如果没有郭文贵的同意,曲龙不能获得公司房产,公司的工作流程也不允许,并承认在承德公安局侦查曲龙职务侵占一案中,他按照吕涛的指示做了虚假证言,吕涛也证实郭文贵指使其做假证的相关情况。

  张越马建深度参与

  除在认定的犯罪事实方面,河北省高院的再审显示,曲龙遭到了郭文贵等的构陷。而且曲龙职务侵占一案,在程序上也存在无法掩盖的违法办案问题,马建、张越等郭文贵攫财同盟高官鞍前马后、深度参与。

  据曲龙的代理律师穆峰介绍,承德市公安局2009年以涉私藏枪支罪立案,由于没有报案材料、案件来源和指定管辖函,涉及违法立案;2011年3月31日,曲龙被抓捕,而刑拘证显示时间为2011年3月29日,这也是违法的;2011年5月6日,承德市人民检察院对曲龙进行批捕,而此时,最高检的指定管辖函尚未作出;通过阅卷,律师还发现承德市公安局在侦查期间多次外提曲龙进行询问,而询问证人也没有在规定场所进行。

  吊诡的是,以“涉嫌非法持枪”被抓捕的曲龙,在承德市公安局的询问时,却并未过多被问及涉枪问题。曲龙及穆峰告诉财新记者,承德市公安局办理案件过程中,一直将重心集中在天津华泰股权问题上。

  河北高院的判决也证实了这一点。在判决书中,河北高院表示,曲龙一案案发过程不自然。从本案的侦破及揭发情况来看,2009年10月15日,曲龙因涉嫌私藏枪支被承德市公安局立案侦查。2011年4月1日曲龙因涉嫌非法持有枪支罪被承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但卷中讯问笔录显示侦查机关从未问过曲龙持枪事实,卷中亦没有曲龙非法持有枪支罪的任何事实及证据。

  该案的管辖权也引发质疑。据财新记者此前的调查,早在郭文贵和曲龙因天津华泰股权等问题闹翻后,郭文贵就开始着手对曲龙的打击,郭文贵安排手下人连续举报曲龙涉嫌商业欺诈。

  曲龙回忆称,在和郭文贵闹翻后,北京市公安局、内蒙古公安厅、天津市公安局、郑州市公安局、首都机场公安局、海关总署缉私局等多个单位曾收到对他的举报信,这些单位也对此进行了核查,但并不能落实,因此未予立案。

  但河北承德警方却早在2009年就对曲龙进行了立案侦查。2017年4月,一段时长大约20分钟的公开视频流传网络。在视频中,马建自述了其以国家安全部的名义,如何为郭文贵解决与合作伙伴曲龙的纠纷等问题。

  马建在视频中陈述,北京市公安局以此事是经济纠纷为由两次拒绝立案。此后,经马建安排,由安全部出面协调北京市公安局,对“曲龙敲诈案”进行查处。在安全部协调北京市局未果后,时为河北省政法委书记的张越,安排河北省承德警方开始对曲龙立案侦查。在此过程中,马建多次派人以安全部名义去河北或发函,表示郭文贵是安全部门的工作关系,督促承德方面加快办案。

  此外,公安部指定管辖前,承德警方等办案机关并没有对曲龙一案的侦查权。河北高院表示,在本案中,曲龙的户籍地、公司注册地、犯罪行为发生地及结果地均不在承德

浏览(97) (0) 评论(1)
发表评论
Exiled Chinese Billionaire Guo Wengui Is Accused o 2017-09-19 04:05:52

Exiled Chinese Billionaire Guo Wengui Is Accused of Framing His Former Business Partner

Reuters

4:36 AM ET

China's highest profile fugitive, exiled billionaire Guo Wengui, is under attack from a former business partner who claims Guo got him framed for crimes he says he did not commit.

After having a conviction for embezzling 855 million yuan ($130 million) from a company owned by Guo quashed, Qu Long told Reuters he is out for revenge.

"When he returns I will sue him in China," Qu said of Guo, two days after being released from jail where he served six years of a 15-year sentence. "If he can't return, I will sue him in the United States. As long as he is on the face of this Earth, I will find a lawyer and make him pay."

In its ruling last Tuesday, the Hebei High People's Court said there was not enough evidence to support the embezzlement conviction.

Qu's interview with Reuters was arranged by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who also provided briefings by three members of a special police taskforce investigating Guo, who is living in New York. Chinese officials told Reuters they wanted to get Qu's narrative out through the Western media to counteract a barrage of internet postings by Guo.

The officials and police involved in the case told Reuters that after an investigation that began in 2015 they had discovered that the charges against Qu were fabricated by Guo and government officials Guo had allegedly bribed, including Ma Jian, the former counter-intelligence chief at China's spy agency, the Ministry of State Security.

Ma was put under investigation for alleged corruption in 2015 and was expelled from the Communist Party the following year. He remains in detention and Reuters was unable to reach him for comment.

Guo did not respond to requests for comment about Qu. Guo's New York-based lawyer, Josh Schiller, said Qu's threat was "further persecution of Guo in order to silence his speech."

Guo, who left China in late 2014 shortly before Ma was detained, has previously denied bribing government officials and says accusations leveled against him are politically motivated.

The police and other Chinese officials who talked to Reuters provided no evidence to support their bribery assertions in the case. Reuters was unable to independently confirm whether Guo engaged in any wrongdoing.

Battle For Minds

Guo is currently living in a $68 million apartment overlooking Manhattan from where he has been using social media to make a series of incendiary, though mostly unverifiable, claims of corruption in the top levels of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is campaign has been timed for maximum impact ahead of next month's critical congress of the ruling Communist Party, which is held only once every five years.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are trying to repatriate Guo, who applied for U.S. political asylum earlier this month. In April, at Beijing's request, Interpol issued a 'red notice' seeking Guo's arrest on corruption-related charges.

The same month, a video confession from Ma surfaced online, detailing 10 instances where he claimed he abused his power to benefit Guo in exchange for more than 60 million yuan in bribes, including conspiring to detain and frame Qu.

Guo has said Ma's testimony should not be believed, arguing it was likely coerced or made under duress. Reuters was unable to independently confirm the events that Ma cited.

Guo and Qu were once friends and business partners, having first met two decades ago and, according to Qu, bonding quickly over a mutual love of motorcycles and sports cars. The two men fell out over a dispute related to the ownership of Tianjin Huatai, an investment holding company, with Guo claiming Qu had reneged on an agreement to hand over control of the company.

Qu was initially detained on suspicion of possessing firearms and he was eventually sentenced on the embezzlement charges. Qu denied any wrongdoing.



浏览(188) (0) 评论(0)
发表评论
美国最著名政治顾问罗杰·斯通开揭郭文贵 有惊天内幕 2017-09-19 03:42:11
 美国最著名政治顾问罗杰·斯通开揭郭文贵 有惊天内幕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9月19日)


     【博闻社报道】美国最著名政治顾问罗杰·斯通(Roger Stone)将在他的脱口秀节目中,谈郭文贵真相。这是美国主流媒体第一次对郭文贵展开攻势。纽约时报曾对郭文贵进行支持性报道,但作为百年老店,报道采取谨慎的平衡,对郭文贵爆料未予认可。总体而言,郭文贵应该感激纽约时报的报道,但网上曝光的录音显示,郭文贵对纽约时报的报道大发雷霆,扬言要起诉。近期美联社、路透社、纽约邮报等西方主流媒体开始曝光郭文贵的一些负面新闻,他们的专业报道遭到郭文贵及其支持者的批评。


    美国最著名政治顾问罗杰·斯通开揭郭文贵 有惊天内幕


    郭文贵早年勾结国安发迹,其发达的过程,充满欺诈、勒索,2017年“爆料”充斥谎言,装扮成反腐斗士,在其直播节目、推特等自媒体对几乎所有推进普世价值、民主自由的海内外人士进行污蔑、诽谤。郭文贵的真实面目并不为西方所知。本社获悉,罗杰·斯通的脱口秀,将是首次毫不避讳郭文贵感受的真相披露。

    

    Roger Stone,1952年8月27日生于康乃狄格州,是美国最著名的政治顾问、政治说客,特朗普竞选团队的主要顾问之一。该人在美国政治圈最闻名、最擅长的就是“opposition research”,即挖掘对手的黑料。其一旦出手,毫不留情,因其姓“Stone(石头)”,对待敌人时被称作“The Stone Man(铁石心肠)”。


    目前,Roger Stone的脱口秀节目覆盖全美485个电台及Infowars新闻网站,节目收听人数达600万至800万(周三的节目人数可达1200万)。

    

    据悉,本周Roger Stone将动用全部平台,连续5日对郭文贵发起谈真相的攻势。

    

    博闻社从知情者获悉,首日节目就有惊人内幕,基辛格、克林顿、布莱尔、索罗斯、邓文迪等都是谈论的焦点人物。

    

    据悉,郭文贵是希拉里·克林顿的重要捐助者(money man),而罗杰会直接质疑川普总统,为什么不立即遣返郭文贵?

    

    罗杰认为,郭文贵在中美都犯有金额巨大的金融罪行,他为中国情报系统工作,还获得了三个最高情报奖章,这些奖章是监控在美政治人物(目前已知郭文贵雇人监视令完成、韦石等)。在郭文贵为国安工作时,他涉嫌政治贿赂、绑架、滥用基金、虐待妇女(含有强奸、囚禁)。

    

    郭文贵利用其间谍本领,通过复杂的金融犯罪,从中国盗取了近80亿美元。郭文贵直播中,多次自称他的每一分钱都是来自国外,并称利用自己的投资天份,把几亿资金数年翻至少几十倍。

    

    从罗杰首次爆料内容看,郭文贵目前得到的支持者主要是来自民主党阵营。罗杰在节目中,将会曝光郭文贵联手索罗斯,帮助希拉里·克林顿筹资,对川普的竞选进行拆台活动。目前不知道郭文贵支持希拉里是否得到国安部的指示。因此,为郭文贵留在美国而努力的是David Boise,他曾是2000年总统选举重新验票事件中,代表戈尔的律师。

    

    爆料显示,郭文贵和邓文迪关系非同一般,而邓文迪是通过郭文贵和布莱尔相识的。网上曾传闻邓文迪和布莱尔有特殊关系。

    

    郭文贵曾捐款3百万美元给布莱尔的基金,还有2百万美元存入布莱尔的个人账户,作为布莱尔帮郭文贵不被遣返的酬金。

    

    以上大致是9月19日罗杰可能爆料的内容,本社将关注每日爆料并和各界人士分享。









浏览(125)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吃丈夫“人血馒头”的恶女人——李净瑜 2017-09-13 03:09:46



不顾夫君安危 只管博名出位

连丈夫的“人血馒头”也吃的女人好可怕

 

    9月11日,关心两岸局势的华人都在关注李明哲在湖南岳阳中级法院出庭应讯的全程微博直播。庭审中,李明哲当庭多次承认自己违反大陆法律,表示忏悔。他称自己在被羁押的这段日子里,通过各种途径了解了大陆的巨大发展变化,体会到大陆司法机关的文明办案,与过去通过台湾及西方媒体片面报道了解到的完全不同,理解到自己过去在台湾所接触到的都是错误的。包括岛内主流舆论在内的社会舆论对庭审给予高度评价。


    然而,笔者通过微博直播也发现一个奇特的现象,主角李明哲的“风头”完全被他妻子李净瑜给抢走了。直播镜头中,旁听席上的李净瑜大部分时间都在摇头晃脑,嘴角更是带着神秘的微笑,让人不禁侧目。李净瑜的表现,不仅与法庭庄严肃静的气氛格格不入,更是与一同参加旁听的李明哲母亲郭秀秦女士自始至终流露出的对儿子的关切之情形成鲜明对照。难怪媒体说她给自己加的戏太多,是个“戏精”。

 

    此前岛内媒体就报道,李净瑜阻挠李母赴大陆旁听儿子的庭审,称其为“一个八十多岁、具有强烈中国情怀的老太太”,担心她会“向祖国道歉”,其实是怕李母抢了自己风头。阻挠不成后,甚至都不与婆婆做同一班飞机,并分别与李明哲见面。谁是为李明哲,谁是用李明哲,一眼就能看得出。母亲希望儿子认罪获得轻判,人之常情,妻子却要大闹,为一己之私不顾母亲思儿心切、不念夫君人身安全,恶意操弄以博眼球,有悖人伦。


    出发之前,李净瑜高调表态,在这出“代夫出征”的大戏里,李净瑜更是被爆出“有十八套脚本”,根据情势不同上演不同的戏码,其中就有不惜先行服药、法庭“晕倒”,然后借势炒作自己、攻击抹黑大陆的“苦肉计”。只可惜后来做事不密、脚本泄露,李净瑜没好意思按这“十八套脚本”本色出演。然而,仅此一出,就让人们从中看到一个不为丈夫安危挂怀,而是借机博名出位悲情套路的投机政客。查了查李净瑜的经历才让人恍然大悟:她曾任民进党前主席施明德的助理,担任过前“立委”许钟碧霞的助理,还曾代表某小党参选过民意代表,只是输得很惨、只得了400多票,政途不顺。丈夫因涉嫌犯罪被大陆逮捕审判,让李净瑜捞到了稻草、重燃了希望,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炒作知名度的机会。


    如此,李净瑜此前此后的种种表演都有了合理解释。在审判前在各种政治势力间上蹿下跳;在庭审时希望所有的镜头都聚焦到自己身上;庭审结束会见完李明哲后,她称李明哲“手攥紧我,他的眼睛也在眨”,在给她传递言外的信息。


    好在大陆司法机关做事坦荡,事先就将李明哲庭审后与母亲、妻子见面的视频通过官微公之于众。看到李“戏精”的“攥手眨眼暗示”论,我赶紧从网上搜出微博视频仔细研究,但见视频中李明哲十分正常,完全是一位与妻子久别初逢的丈夫的表现。李明哲好久没见到妻子,双手紧攥亲人是人之常情,眨眼也是正常人生理需要,难不成李净瑜希望老公见她的时候甩手置她于不顾,或者眼睛一眨不眨瞪得像个铜铃?倒是李净瑜这匪夷所思的“攥手眨眼暗示”论,再一次暴露了她压根儿就没把丈夫的安危放在心上,即使在事隔半年初次相见之时,不是担忧其即将获刑,反而在按照自己的臆想给丈夫设圈下套,致其于不利之境地。连台湾网路上的朋友们都看不下去,纷纷指责她“你这是要救夫吗?这是在消费你老公给自己造势吧?”“根本只爱自己,没安好心!”




各种事实表明,李净瑜放大和编造老公的“受难”以博取眼球和同情,甚至希望大陆重判其夫,以聚集人气,谋取个人政治资本。李净瑜这哪里是要救夫,分明是在消费丈夫,把丈夫的困境当成自己一举成名的跳板,一系列反常举动背后,是包藏个人野心的恶意炒作。一个妻子,能吃着丈夫的人血馒头给自己打造政途,让人不寒而栗!


也正因为一开始就怀揣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李此次大陆之行,挖空心思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供炒作的机会。本来,一次性台胞证“代持代办”是大陆的明确规定,而此次李净瑜前往大陆旁听,陆方在极短时间内为其简化入境手续、提供便利,这是陆方的善意表示。但李净瑜出境时却执意要带走一次性台胞证,置为他代持代办的台商协会成员(也是李的台湾乡亲)于不仁不义之地,并反污大陆要回一次性台胞证的合法正当举动是“无礼”。李这种不为人耻的小动作,相信让好心为好提供帮助的在岳阳台湾乡亲也心寒不已。


    随着庭审结束,李明哲案帷幕渐落,但抢戏的李净瑜却意外地将自己暴晒在日光之下,露出了本来面目。本来,李以李明哲妻子的身份大打悲情牌,还能博得一些人的同情,但从一开始指责李母“中国情怀”而将案件硬往台独话语上拉扯,将母子人伦、婆媳孝道弃之于地,到把整个庭审视为自己表演的舞台,丝毫不关心丈夫的安危、案件的结果,再到不放过任何一个炒作抹黑大陆的机会,随着这一系列的“表演”用力过猛,使越来越多的岛内民众认清了李净瑜的真实面目,见识了其险恶用心,她原本就不多的同情分也丧失殆尽。在我的印象里,台湾是一个中华文化传统深厚的地方,普通台湾民众讲人伦、守孝道、重张乡情,而李净瑜这一番对婆婆不孝、对丈夫不义、对乡亲不仁的表现,遭到岛内民众鄙视和唾弃在所难免,她的政治生命寿短可期,如果哪个政治势力竟然以为李是张好牌,恐怕也是把民众当“凯子”,看走了眼、押错了宝。我倒是奉劝李净瑜女士一句:回头是岸,善莫大焉。你改了罢!














浏览(222) (2)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732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47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