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白衣子的博客  
关注社会热点 研究邪教问题  
        http://blog.creaders.net/u/91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心灵法门”在香港非法敛财2亿被举报 2018-02-11 06:25:57

  华通网报道截图

  中国反邪教网讯(记者厉洁)综合香港苹果日报、华通网等网站报道,近日,受害人向香港社会福利署、香港税务局、香港入境处等3个部门举报称,“心灵法门”2015年6月在香港举办“法会”时,大肆进行非法敛财,数额高达2亿多元人民币。据悉,香港相关部门已受理举报,正进行跟进调查。

   

  《苹果日报》报道照片

  举报人杜彬曾误入“心灵法门”,他称,2015年6月19日至25日,“心灵法门”在香港举行所谓的“法会”,敛财敛财方式主要有六种:

  1、通过高额售卖“开光”物品收取钱财。此次“法会”现场设有义卖处,向信众高额销售山水画(小的300、中的500、大的800元人民币)、视频播放器(小的100、中的300、大的500元人民币)、佛像(A4纸大小100元人民币)、菩萨挂件(200、400、600、800元人民币不等)等物品。其中,现场仅售卖给信徒的山水画至少30万张,1幅卖300-800元人民币不等,平均1幅约500元人民币。

  2、通过“功德箱”收取捐款。在“法会”现场一批义工负责看管所有功德箱(捐款箱)。信众在现场结缘(带走)“心灵法门”书籍、“小房子”后,必须向功德箱内投钱(少则500元人民币,多则2000-3000元人民币)。

  3、将赠阅书籍非法出售。2015年6月香港法会后,“心灵法门”头目卢军宏自称,在这次“法会”上,结缘(散发)走的“心灵法门”书籍有30万册。在“法会”现场“心灵法门”信徒每拿走1本书籍,给功德箱投进至少100元人民币,澳洲东方电台/ “心灵法门”仅通过结缘书籍一项就获得3000万元人民币。而这些书籍在“法会”召开前由广大信众助印(捐款印书)并运至“法会”现场,书后都印有“赠阅,非卖品”字样。

  4、通过供“花篮”“手捧花”收取信徒钱财。“法会”期间,每天在讲台布置、摆放约1000个花篮。花篮由各地“心灵法门”共修组筹集资金,从澳大利亚专门负责花篮、捧花的义工那里购买,1个花篮1500元人民币、1束捧花800元人民币。在“法会”前,信徒需要主办方现场供花篮,捧花的需要提前预定,将资金打入指定账户。1000个花篮每天的供奉款为1500元人民币,“法会”持续7天,花篮的供奉款为1050万元人民币;卢军宏每天至少有1次入场式,每次入场捧花使用1次800元人民币,现场每天使用捧花信众约5000人,法会连续7天捧花收入2800万人民币。

  5、信众每天认供水果约130盘,每盘1000元人民币认供,7天总计约91万元人民币。

  6、通过收取“拜师”费赚取钱财。2015年香港“法会”有7场拜师会,每场约有700名“心灵法门”新信徒拜师,新信徒通过网上申请成为卢军宏弟子,给卢军宏的拜师费每人最少3000元人民币,上不封顶。2015年香港法会约4800名新信徒进行了拜师仪式,仅拜师费就达1440万元人民币。

   

  新华网报道截图

  据悉,“心灵法门”系澳大利亚籍华人卢军宏打着佛教旗号建立的组织,近些年,该组织在澳洲、东南亚等地发展蔓延,频频举办所谓的“法会”,并不断向国内渗透。据反映,陆续有受害者向有关部门投诉,称该组织打着宗教旗号,神化首要头目,编造歪理邪说,大肆骗钱敛财,危害社会。对此,新京报、南方都市报、凯风网等媒体曾多次予以揭露。“心灵法门”已被有关部门定性为具有邪教性质的非法组织。

   

  中国反邪教网报道截图



浏览(387) (0) 评论(0)
发表评论
苹果日报:“心灵法门”弟子举报该组织在港非法筹款(图) 2018-02-09 06:17:18



《苹果日报》截图


22香港《苹果日报》发表《“心灵法门”弟子举报该组织在港非法筹款》称,杜彬举报人于20179月向香港社会福利署、香港税务局、香港入境处等3个部门举报了称为“心灵法门”的教派组织于20156月在香港举办法会、未经申请大肆进行非法巨额筹款,疑似敛财等有组织性活动。传信者杜彬称,香港相关部门表示已正式受理他的举报,并正进行跟进调查。


信徒揭露邪教敛财内幕

据传信者杜彬称,因“心灵法门”内部人士称,该“心灵法门”将于2018219日在香港举办“法会”。届时“心灵法门”创始人、澳洲东方华语电台台长卢军宏将亲自入境香港主持“法会”。而该“心灵法门”20155月在香港举行的“法会”存在严重的违法行为,为防止更多的民众上当受骗,维护香港正常的宗教活动秩序,他已就20155月的“法会”存在的严重违法问题,向香港特区政府的有关部门举报。

杜彬自称,其原系佛教信徒,后加入“心灵法门”,原以为该法门是佛教性质的社团,但自20156月亲身参加过“心灵法门”在香港举办的“香港法会”,才了解了“心灵法门”邪教组织名借佛法外衣,实施非法敛财的本质。

2015619日至25日,“心灵法门”在香港举行“法会”,参加这次法会的各类人员约5万余人,绝大多数为“心灵法门”信徒,也有部分为观察、尝试加入该社团的普通民众。大陆各地的信众都由当地“心灵法门”共修组负责人带领来参加此次法会。


 据杜彬的现场观察了解,20156月那次心灵法门香港法会的敛财数额高达2亿多元人民币。其敛财方式有:


 一、通过高额售卖“开光”物品收取钱财。此次法会现场设有义卖处,向信众高额销售山水画(小的300、中的500、大的800元人民币)、视频播放器(小的100、中的300、大的500元人民币)、佛像(A4纸大小100元人民币)、菩萨挂件(200400600800元人民币不等)等物品。其中,现场仅售卖给信徒的山水画至少30万张,1幅卖300-800元人民币不等,平均1幅约500元人民币。


二、通过“功德箱”收取捐款。在法会现场一批义工负责看管所有功德箱(捐款箱)。信众在现场结缘(带走)“心灵法门”书籍、“小房子”后,必须向功德箱内投钱(少则500元人民币,多则2000-3000元人民币)。


三、将赠阅书籍非法出售。20156月香港法会后,卢军宏自称,在这次法会上,结缘(散发)走的“心灵法门”书籍有30万册。在法会现场“心灵法门”信徒每拿走1本书籍,给功德箱投进至少100元人民币,澳洲东方电台“心灵法门”仅通过结缘书籍一项就获得3000万元人民币。而这些书籍在法会召开前由广大信众助印(捐款印书)并运至法会现场,书后都印有“赠阅,非卖品”字样。


四、通过供“花篮”“手捧花”收取信徒钱财。法会期间,每天在法会讲台布置、摆放约1000个花篮。花篮由各地“心灵法门”共修组筹集资金,从澳大利亚专门负责花篮、捧花的义工那里购买,1个花篮1500元人民币、1束捧花800元人民币。在法会前,信徒需要法会现场供花篮、捧花的需要提前预定,将资金打入指定账户。1000个花篮每天的供奉款为1500元人民币,法会持续7天,花篮的供奉款为1050万元人民币;卢军宏每天至少有1次入场式,每次入场捧花使用1800元人民币,现场每天使用捧花信众约5000人,法会连续7天捧花收入2800万人民币;


“心灵法门”信徒每天认供水果130盘,每盘1000元人民币认供,7天总计约91万元人民币。


六、通过收取信徒“拜师”费赚取钱财2015年香港法会有7场拜师会,每场约有700名“心灵法门”新信徒拜师,新信徒通过网上申请成为卢军宏弟子,给卢军宏的拜师费每人最少3000元人民币,上不封顶。2015年香港法会约4800名新信徒进行了拜师仪式,仅新信徒拜师费为1440万元人民币。

上述累计数额高达2.3亿元人民币。杜彬对此提出自己的质疑:“心灵法门”组织在2015年香港法会期间收取了信徒这么多捐款,这些钱都去哪了?会不会都被卢军宏收到自己腰包了?所筹集巨额钱财有没有向香港税务部门报备,是否存在偷税漏税?情况不得而知。


篡改教义,寡廉鲜耻

庄严肃穆的法会,成了非法疯狂敛财的藏污纳垢之所!

此情此景,令杜彬感觉非常诧异和震惊:佛教崇尚,而“心灵法门”集体如此明显与法理不符?更有甚者,杜彬身边有不少原本一心想学习佛法的普通民众被“心灵法门”迷惑误导后,对卢军宏顶礼膜拜,不仅向卢军宏捐赠大量“奉献金”,甚至对自己家庭不管不顾,导致家庭困难;更有信徒听信卢军宏修炼“心灵法门”可以包治百病的谎话,得了重病不去医治,以致贻误治疗,害得家破人亡。可以说,只要能非法敛财,什么谎话都可以说,什么荒诞不经的事都可以做。卢军宏的敛财热情已经呈现出一种病态的疯狂


期港府法治之剑斩邪教

早在20143月,马来西亚11家佛教团体联合发表文告,严正指出,“心灵法门”是“附佛外道”,并非正信佛教,提请信众勿受蒙蔽!”同年,中国佛教协会也表示,“心灵法门”虽然借用了佛教的某些概念和理论,但对这些内容认识肤浅、使用随意,甚至对佛教的基本概念都进行了曲解,完全不符合佛教教义,呼吁佛教信众自觉抵制“心灵法门”的不良影响,以免上当受骗。

为防止“心灵法门”组织欺骗更多民众,保护好民众生命财产安全,维护好健康、和谐的社会秩序。杜彬于20179月,向香港社会福利署等3个部门举报投诉了“心灵法门”组织在20156月香港法会非法活动。

香港社会福利署回复称:“心灵法门”组织确实未向其申请便进行大肆筹款活动,属于严重违法行为,已将相关材料移交香港警务处查办;就“心灵法门”在20156月在香港法会现场免费使用大量“义工”,涉嫌非法劳工情况,香港入境处回复:已将举报投诉事项分转至该单位具体负责部门进行跟进调查;

杜彬还向香港税务局举报了“心灵法门”组织20156月香港法会筹款活动可能未向香港税务局报备,涉嫌偷税漏税情况,香港税务局慈善捐款组给予回复,称“已收到你2017915日的电邮,并正着手处理有关事宜”。

相信依法治港的正义之剑,能够除蔽清弥,清除邪教,保证香港宗教秩序的健康发展。


实名举报人:杜彬,男,汉族,19812月出生,宁夏彭阳县人。


                                                                                                                20180128




















浏览(236)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新京报:“心灵法门”是具有邪教性质的非法组织 2018-02-09 04:45:56


中国反邪教网编者按:近年来,一个源自澳大利亚、名为“心灵法门”的组织在澳洲、东南亚发展蔓延,频频举办所谓的“法会”,并不断向国内渗透。据反映,陆续有受害者向有关部门投诉,称该组织打着宗教旗号,神化首要头目,编造歪理邪说,大肆骗钱敛财,危害社会。对此,国内媒体也曾多次予以揭露。现将《新京报》2017年7月31日的相关报道予以转载,并提醒广大网民擦亮眼睛,避免上当受骗。


“心灵法门”被定性具有邪教特征非法组织,创办人卢军宏每年非法敛财数亿元;中国佛教协会呼吁抵制。

“心灵法门”信徒在卢军宏见面会上跪拜。受访者供图

自称观音菩萨化身的卢军宏在给“心灵法门”信徒讲“佛法”。受访者供图

“心灵法门”信徒对质疑者进行恐吓和诅咒。

信徒念经计数的黄纸被称为“小房子”。

2000年前后,澳大利亚华侨卢军宏创办“心灵法门”,目前信徒已超过300万人,多为中国籍信徒。

他自称观音菩萨化身,48个法身可入梦救人。他每年在境外各地举办多次法会,以佛教的名义公开招收弟子,用祛病、消灾、消业等邪说作为诱饵,最终达到敛财的目的。

据有关部门透露,卢军宏每年通过法会以及设立功德箱、拜师、兜售结缘物品、放生等方式,获取的非法财产高达数亿。

早在2014年,中国佛教协会曾表示,“心灵法门”虽然借用了佛教的某些概念和理论,但对这些内容认识肤浅、使用随意,甚至对佛教的基本概念都进行了曲解,完全不符合佛教教义,呼吁佛教信众自觉抵制“心灵法门”的不良影响,以免上当受骗。

近日,卢军宏已被有关部门采取限制入境措施。“心灵法门”也被定性为具有邪教特征的非法组织。

2015年8月,“心灵法门”信徒梁平帮另一名信徒搬完几箱书之后,突然倒地猝死。

43岁的梁平修行“心灵法门”5年。5年来,他每天不到4时就起床,做完念经功课后,在上班前拿着“心灵法门”的书籍,到菜市场、地铁口或人流多的地方发放,是为积功德。

梁平的死被卢军宏定义为“敛财,邪淫”。

这让梁平的妻子黄茵接受不了。“敛财,邪淫有损功德,他那么想积功德,怎么会这么做?”

她查询了丈夫所有银行卡和社交软件聊天记录——没有多余钱财,和女性交往的信息也没有暧昧的言语,聊天记录都与弘法做功德有关。

相反,因大量送书“度人”,他们的家庭生活日渐困难。

信徒挽救病重亲人被告知多念经

6月30日及7月1日,部分原“心灵法门”信徒在上海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自己加入“心灵法门”的经过。

黄茵加入“心灵法门”,是因为母亲病重。

当时母亲患胃癌的消息一下子将她击垮,梁平得知后告诉她,“只有一个办法可以救妈,那就是念经。”

黄茵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跟随丈夫加入了“心灵法门”的修行。

她每天念八九个小时经,不再去上班,但依然无济于事。母亲去世后,沉溺于“心灵法门”的她,依旧不停地念经,希望超度母亲升到天上去。

在母亲去世4个月后,黄茵49岁的姐姐脑动脉瘤出血住院。因梁平“上海共修组”主力的身份,全国的信众都为黄茵姐姐念经,祈求治病。

姐姐最终还是去世了。亲人的连续离开让黄茵悲痛不已,她打电话给卢军宏,被告知为了逝去的亲人能到天上去,她还需要念更多经。

黄茵听了卢军宏的话,在家设了佛台念经。每天按卢军宏所说,定时定点更换鲜花、水果、佛水。

她还让儿子念经,因为卢军宏说过“小孩子修法门会更有功德,可保其聪明健康”。

黄茵与梁平的“夫妻双修”,令其他信徒非常羡慕。很多信徒因爱人或家人反对,导致婚姻不和甚至离婚。

梁平去世后的49天之内,黄茵每隔7天进行一次放生。2015年到2016年整整一年,她每天在佛台面前磕108个头,念2遍礼佛。

第一次磕108个头,黄茵磕了1个多小时,全身虚脱躺在床上,很久才缓过来。

这一年,黄茵为丈夫念了800张“小房子”,放生了2万条鱼,许愿度100个人修“心灵法门”。

她所做的一切只是希望“丈夫能到天上去”。

但今年3月,卢军宏告诉她,因为家里烧了纸钱,梁平“从天上掉下来了”。

这个消息对于黄茵来说,就像是梁平再死了一次。她知道家人并没有为梁平烧纸钱,加上卢军宏此前说梁平的死是因为“敛财,邪淫”。这让黄茵对卢军宏产生了怀疑。

她第一次在网上查“心灵法门”,搜到大量“心灵法门是邪教”的帖子。此前,卢军宏告诉信众,搜索引擎有鬼,不能在网上搜索法门,也不能看其他佛法,否则会损功德。

通过搜索,她还偶然发现了一个反“心灵法门”的群。当时群里有80多人,她才发现有更多人和她一样对“心灵法门”持有怀疑。这更坚定了她退出“心灵法门”。

她的退出,遭到了很多信徒的恐吓和诅咒,咒她的儿子会成为孤儿,咒她半年之内会遭横死。

给黄茵介绍工作的也是一名“心灵法门”信徒,在得知黄茵退出后,该信徒逼迫黄茵辞职。

卢军宏自称观音菩萨化身

黄茵用“荒谬不堪”形容过去修行的日子。对于卢军宏,她说“就是个骗子”。

2014年,黄茵在香港法会上第一次见到了卢军宏本人,并拜了师。在去法会之前,黄茵多次梦到有人让她去拜师,她认为这是对她的开示。

拜师后,黄茵拿到了一个小红本,上面写着“卢军宏弟子证书”,内页是弟子守则和姓名。

卢军宏告诉她,如果遇到困难或者生病,把弟子证放在胸口,他的法身就会来营救。弟子证也是信众上天的门票。

黄茵说,卢军宏自称是观音菩萨的化身,已经在天上为“心灵法门”信徒播种好了莲花,将来同他一起“上天”。

当时的黄茵对此并未质疑,她认为观音菩萨是造福大众的,而卢军宏所倡导的“吃素念经”也都是善良的、都是好的,相信卢军宏不会有错。“现在想来很是可笑。”她说。

对于卢军宏以及“心灵法门”,中国佛教协会也曾予以回应。

2014年6月13日,中国佛教协会新闻发言人就“心灵法门”有关问题发表谈话时指出,中国佛教史上的确有一些高僧大德被信众尊奉为佛菩萨的化身,但都是后世佛教徒根据这些高僧大德生前的功德事迹追认的,从来没有哪位高僧大德在世时公开宣称自己是某佛某菩萨的化身或代言人。

中国佛教协会认为,“心灵法门”虽然借用了佛教的某些概念和理论,但对这些内容认识肤浅、使用随意,甚至对佛教的基本概念,如“五蕴”、“十二因缘”等,都进行了曲解,完全不符合佛教教义,呼吁佛教信众自觉抵制“心灵法门”的不良影响,以免上当受骗。

在中国佛教协会就“心灵法门”发声的3个月前,“心灵法门”在马来西亚、新加坡举行大型活动,马来西亚11家主要佛教团体发表联合文告,严正指出“心灵法门”是附佛外道,并非正信佛教,提请信众勿受蒙蔽。

中国佛教协会表示,由此可见,“心灵法门”不符合佛教教义、并非正信佛教,是国际佛教界的共识。

除了自称观音菩萨化身,卢军宏对外还有多个“光鲜”的身份,其自称获得世界和平大使、英联邦民族社区特别贡献奖等诸多“重量级”国际大奖。但这些奖项、称号真假存疑。

卢军宏号称美国国会于2014年3月26日颁予他“世界和平大使”奖。记者查询美国国会官网,未发现该奖项,也搜不到卢军宏的中英文姓名。

其称联合国2014年3月24日给他颁发“教育和平大使”称号,但联合国没有这个奖。

卢军宏还号称在2013年德国柏林“全球文化外交峰会”上获颁“ICD世界和平杰出贡献奖”。新京报记者登录ICD官网,获取一份2013年德国柏林“全球文化外交峰会”的事件一览表,其中未记录曾颁发过“ICD世界和平杰出贡献奖”,进一步查询其他年份也未发现该奖项。

据记者了解,卢军宏系澳大利亚华侨,1959年出生于中国上海,父亲曾任教于上海戏曲学校,受父亲影响,卢军宏从小学起已熟知京胡、京二胡,会弹柳琴和月琴,并擅长打板鼓及各种打击乐器,后于上海戏曲学校就读,学习戏曲指导,在学校期间积极参加各种演出活动,毕业后在上海静安越剧院任指挥。

出国后,卢军宏摇身一变成了“佛教大师”。

其个人简历显示,1989年-1995年,悉尼纽省商业学院市场管理专业、企业管理专业学习,创刊《佛缘》杂志并担任主编;1995年,以特别技术移民类别身份移民澳大利亚;1997年,澳洲华人电台国语台任编辑、主持《玄艺综述》。2007年创办澳洲东方华语电台,担任董事长兼台长至今。

创办电台后,卢军宏通过主持《玄艺综述》、《玄艺问答》等节目,为听众算命,以类似传销组织拉人头的方式发展组织成员。“心灵法门”也借此形成规模。

近年来,“心灵法门”遭多方质疑,并多次被打假。其中在2015年底,“心灵法门”还被指假冒人民网网页刊发宣扬卢军宏的文章。

捏造邪说精神操控信徒

黄茵说,卢军宏除了自我神化唬住信徒,还通过捏造邪说制造焦虑,精神操控信徒。

在多个场合,“灵性”成为卢军宏口中的高频词。其实,他所谓的“灵性”就是指鬼。“灵性附身”也就是“鬼上身”。

“你惹到灵性了,有一个男人在你腰上,我这里帮你向菩萨求一求,让你活长一点。”2016年10月2日,在卢军宏世界佛友见面会(台湾)现场,卢军宏对一位坐着轮椅的信徒说。该信徒腹部癌症已经扩散。

“我看到你妈妈脑部有一个灵性,是一个男的,要超度掉,你妈妈每天要念《心经》17遍,不然会抑郁。”在同一个见面会上,卢军宏又对一名咨询母亲健康状况的信徒说。

“看图腾”是卢军宏为信众“治病”的一种方式。他自称具备法眼神通,能根据人们所提供的出生年份、生肖及性别,毫无空间与时间的阻隔,看其图腾的位置、形状、颜色,了解此人的前世今生、因果报应等,不仅能治现病,还能治未病。

中国佛教协会新闻发言人此前回应“看图腾”是否符合佛教教义时表示,按照“心灵法门”的说法,“看图腾”是指每个人在天上都有一个与自己的属相对应的动物“图腾”,通过观察这个“图腾”就可以知道人的吉凶祸福。佛教的经典和教义中从来没有“看图腾”的说法。占星占相、卜算吉凶以求利养,在经典中被称为“邪命自活”,为佛教戒律所严禁。

在“心灵法门”编撰的《心灵法门治疗疾病灵验实例选编》一书中,癌症、艾滋、不孕、精神心理疾病、脑瘫、植物人等疾病,都有信徒修法治愈的案例。

许多信徒听信卢军宏的话,生病不去医院,延误治疗,人一旦死亡后,卢军宏又称病人带有很重的“业”,如果没有学习“心灵法门”不可能走得这么顺畅。

事实上,卢军宏往往采用含糊的说法,猜测信徒面临的情况。如果猜中了便要求现场信众鼓掌,猜错了他便巧妙地转移话题。

在某个法会现场,卢军宏猜测一名女信徒家中有一尊陶瓷的观音菩萨,该信徒否认后,卢军宏便转移话题说她家阳台的玻璃到了晚上会有闪光,有神仙在那。

“心灵法门”的“三大法宝”

“念经、放生、许愿”被称为“心灵法门”的“三大法宝”。

不管是信徒患病或是家人去世需要超度,卢军宏所开的“药方”多包括此种,并根据信徒所患病情的严重程度,念经、放生的数量也不一样。

卢军宏曾对一名腹部癌症已经扩散的信徒说,“你要放生25000条鱼,念760张‘小房子’”。

这里的“小房子”并不是现实中的住宅,而是念经计数的黄纸,纸上有上百个空心圆点,读完一遍经,点一下,直至全部念完后烧掉。所念的经其实是卢军宏把佛教的四个经咒(心经、大悲咒、往生咒、七佛灭罪真言)肆意编排成一个组合。

卢军宏称,“小房子在天上是大能量,在地下是大票子”“一张小房子在地府可以顶10根金条”,“小房子可以消除孽障、还债”。

据一些信徒说,念完一张“小房子”至少需要一个小时。无论遇到什么问题,卢军宏经常要求信徒念“小房子”,短时间内念数十张甚至数百张。

“做了梦遇到亡人要念,工作出现问题要念,夫妻吵架要念,这件事没念完又来了下一件,永远化解不完,就得不停地念经。”黄茵说。

她以前每天念至少8张“小房子”,每次念完都觉得嘴巴很酸,时间长了她就轻声念,念完一遍按下计数器,儿子和她说话,她会摆摆手:“走开,妈妈在念经。”

每个加入“心灵法门”的人都有自己的“病因”。

工作不顺、家庭矛盾、身体问题、心理疾病,都会成为信徒加入“心灵法门”的契机。而度他们加入的人,使他们相信,只要修了“心灵法门”,一切都会变好。

信徒李玲的儿子身体不好,加入“心灵法门”后,卢军宏告诉她,儿子身上有个老奶奶,需要念172张小房子。

7月6日,李玲告诉新京报记者,她拜了卢军宏为师,每天念经使她逐渐脱离了正常生活,朋友也渐渐疏远。

在黄茵看来,“三大法宝”最厉害的就是念经,经常一念就是上千遍。人也变得昏昏沉沉。

对于放生,动物主要有鱼、虾、螃蟹、蛤蜊等。黄茵说,因为这些是容易被人食用的动物,而从事某些行业的人,比如厨师、杀虫清洁工、人流医生、屠宰工等,要经常放生来对冲消灾,最好找机会转业。放生时,也要念经护身。

“心灵法门”的另一法宝“许愿”,是指在菩萨面前默念或请菩萨保佑,解决自己的问题,同时自己会做到初一、十五吃素、不杀生、印书度人等。也有信徒许愿自己不再进行夫妻之事,造成夫妻关系紧张。

创办人卢军宏的敛财套路

每年,卢军宏都会在新加坡、马来西亚、香港、澳门等地举办多场法会,而参加法会,被视为积功德的最好途径,也有僧人被拉去法会充场面。7月6号,一位曾参加过法会的僧人向新京报记者透露,他在参



浏览(75) (0) 评论(0)
发表评论
起底“心灵法门”:手握300万信徒 靠法会每年敛财数亿 2018-02-09 03:50:12

【南方都市报2017年7月3日】2016年12月13日,河南省内乡县人民法院下达一份判决书。该判决书显示,被告人刘辉(化名)等4人违反国家出版物管理规定,共同出版、印刷、发行“心灵法门”非法出版物,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经营罪,且系共同犯罪。刘辉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处罚人民币30000元。

在这之前,被告人刘辉曾是令人羡慕的“银行高管”,身边人很难把这位高管与“心灵法门信徒”联系起来。

判决书里提到的“心灵法门”是17年前由澳籍华人卢创立的一个宗教组织。

20170703100113605.png

“心灵法门”创始人卢

据统计,目前该组织信徒已超过300万人,其中中国籍信徒占大多数。近年来,“心灵法门”积极地在中国内地秘密结社,建立组织,设立“共修组”,积极发展信徒。刘辉,则是“心灵法门”河南共修会的核心领导人物之一。

更有资料显示,卢通过每年组织信徒参加在马来西亚、香港等地方召开的10余场大型法会,以及通过设立功德箱,组织拜师仪式、兜售结缘物品、放生等方式大肆非法敛财,每年获取的非法财产高达数亿。

而早在2014年,中国佛教协会就曾表示,“心灵法门”不符合佛教教义、并非正信佛教,是国际佛教界的共识。

银行高管成首领入室弟子

据有关部门调查显示,刘辉曾在银行系统工作25年,并任河南省驻马店市某银行营业室主任一职。加入“心灵法门”后,刘辉便无心工作,于2012年办理了提前退休手续,之后一心投入“心灵法门”河南共修会。

2009年开始信佛的刘辉,因一次在网上无意看到了卢宣传“心灵法门”的博客,便开始按照博客中传授的心法进行“念经、许愿、放生”。

2011年8月,刘辉首次参加了“心灵法门“在马来西亚的法会, 并于同年11月成为卢的海外弟子,2012年4月他在香港法会参加了拜师仪式。

20170703100106949.png

某场法会现场。

在这几年里,刘辉多次与澳洲的“心灵法门”秘书处秘密互通邮件,主要内容为购买参加法会门票,帮助其他信徒“进货”购买“心灵法门”出版物,汇报河南共修会情况等。

2012年8月的新加坡法会上,刘辉被选为河南共修组负责人。2013年3月,他又被推选为2013年香港法会河南共修组的总领队,负责安排法会前河南共修组的各项准备工作。这次法会,刘辉带去参加法会的河南信徒就有250人,其中有43人参与了该场法会的义工工作。

“心灵法门”的信徒在“卢台长”的“指导”下,每天没日没夜地念经,“烧小房子”,这些印刷品多由共修组领袖统一向澳洲总部购买。

随着信徒数量速增,刘辉开始和筹划为外地信徒印制“心灵法门”书籍。他先后联系上海、北京、天津、武汉四地信徒各邮递一张存有印书资金的银行卡到河南共修组。刘辉收到印制书籍的数量和印书资金信息后,联系南阳市鹏锦印务有限公司的被告人冯书爱印制“心灵法门”书籍。

资料显示,2015年6月至10月,刘辉共印制3批次《佛学常识开始集锦第一册》、《白话佛法谈一命二运三风水》等非法读物。供稿人共计非法印制“心灵法门”图书101480册,经营数额共计276494元。

因构成非法经营罪,刘辉于2016年12月被内乡县人民法院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处罚人民币30000元。


披着“皇帝新装”的卢台长

“心灵法门”首领卢,1960年出生于上海,1989年出国赴澳大利亚并加入澳籍,长期担任“悉尼华语广播电台”的主持人,后任台长。2007年6月,卢创办“澳洲东方华语广播电台”,出任董事长兼台长。于是在“心灵法门“内部,他自称“卢台长”。并蛊惑信徒,称自己是佛祖的“人间代言人”。

20170703100047416.png

“心灵法门”书籍。

2000年前后,卢产生创立新教派当教主想法,于是利用所学佛学知识和听众“粉丝”对其的信任和追捧,假借“观音菩萨化身”之名,逐步创立了“心灵法门”。他将佛教中《大悲咒》和《心经》等经咒进行参杂组合,让信徒反复念诵;自编“小房子”(咒语)用于祛病除除魔、超度亡灵,用广播电台和网络等现代科技手段进行传播,通过各种现场弘法、看图腾、治病救人、解梦释疑、调理风水及生活百科、拜师典礼、现场急诊、率民众拜佛等各种名目的活动,发展信徒,收收弟子,建立组织。

近几年来,卢军宏的活动踪迹遍及全球,先后在澳洲、中国港澳台地区、马来西亚、日本、加拿大、美国等国家和地区进行了数十场大型跨国“法会”。

不仅如此,“心灵法门”组织还不断通过澳洲华语电台直播、全球适时网络视频、音频实况转播、网络佛友建议、评论、整套渐进阶梯式的书籍、实用便携的“经书”合集、各类网站、共修QQ群。

据不完全统计,“心灵法门”共开设219个QQ群、热线电话等形式向世人宣传推销“心灵法门”,并将这种方式称为“学佛的便宜之门”。

有关部门查明,目前“心灵法门”在册信徒已超过300万人,“心灵法门”则对外宣称“已经发展至全球,拥有500万人信奉。”

为了让骗局更逼真,卢军宏还给自己穿上了“华丽的外衣”。他对外宣称自己获得过英国上议院颁发"英联邦社区特别贡献奖",美国国会颁发“世界和平大使”称号等众多荣誉。 但设立该奖项的英国 BCHA 机构称 “英联邦社区特别贡献奖”和英国皇室、英国政府、英国上议院没有任何关系。美国国会则称并未设“世界和平大使”称号,只有“世界和平奖”。

记者查询到,其实早在2014年6月,中国佛教协会新闻发言人就针对“心灵法门”有关问题发表谈话。中国佛教协会新闻发言人称,“心灵法门”在马来西亚、新加坡举行大型活动前,马来西亚11家主要佛教团体发表联合文告,严正指出“心灵法门”是附佛外道,并非正信佛教,提请信众勿受蒙蔽。由此可见,“心灵法门”不符合佛教教义、并非正信佛教,是国际佛教界的共识。

“医生治不好的,找台长”

宣称自己能呼风唤雨,创造奇迹,是卢军宏获得信徒“万人敬仰”的一个重要原因。信徒中有不少病患,卢军宏多次表示“医生治不好的,找台长”,这种谎言让许多患病信徒不顾家人阻拦,趋之若鹜地赶往卢军宏的每一场法会。

在2014年的香港法会上,“瘫痪7年”的天津信徒刘富林就在“卢台长”的“加持”下,从轮椅上奇迹般地站了起来,先是慢走了几步,然后再跑了四圈,震惊了现场一万八千多信徒。

20170703100044505.png

“心灵法门”书籍。

刘富林的奇迹,澳洲东方台以“七年轮椅,一朝站起”为题大力宣传。在后来的台湾法会上,刘富林的妻子杨小琴被卢军宏的澳洲东方台选为特定发言人,在大会上向信众宣讲,刘富林在香港法上“奇迹站起来”的故事也同时制作成高清视频发布在澳大利亚东方广播站、腾讯视频等网络媒体上,在全国心灵法门信徒中广为散播。

卢军宏果真能创造奇迹吗?“老两口原来是一个国有厂的退休工人,老头儿身体不是很好,但并没有瘫痪7年之说。”刘富林的邻居落女士告诉南都。

“去香港前几个月,刘富林在港口医院还进行过调理,我在港口医院碰到他们,刘富林在医院时不用搀扶,自己能够独自行走。”同住一个小区的王女士也否定了刘福林的“7年瘫痪说。”

王女士2003年开始认识刘富林一家,据她介绍,刘富林和杨小琴夫妇曾在小区开了个小卖部卖副食品,刘富林患脑梗塞后便关店了。王女士在小区经常看见夫妻俩,但并不像“心灵法门”宣传的“瘫痪7年”,“2014年香港法会前,刘富林先生脑梗塞病情恢复较好,他们夫妇经常手牵手在小区内散步,刘富林根本没到靠坐轮椅出行的地步。”

据了解,在 2014年香港法会上,卢军宏给刘富林看了图腾,称刘富林“有很重的杀业,刨过人家的祖坟”,右眼失明、脑梗阻后遗症都是杀业、附灵性造成的。

落女士介绍,杨小琴对卢军宏看图腾的结果并不认同。杨小琴曾经私下对她说,“老伴往哪去刨人家祖坟啊,我们干水产生意,师父要是说他杀过鱼还靠谱。”

入教后被丢了工作丢了妻子

信徒张佑军便是数百万信徒之一,在亲眼见证了刘富林“七年瘫痪,一朝站起”的一幕后,他和当时在场的所有人一样,“惊呆了”,也因此更加对“台长”深信不疑。

但偶然的一次对话,让他对卢军宏的信任动摇了。在一次共修会结束,他跟同修感慨:“刘富林真的是好幸运,瘫痪都能让台长给治好了。”

“你可别信,刘富林根本没瘫痪,他的情况我知道。”同修告诉他。

45岁的张佑军2014年加入了“心灵法门”,两年多的时间里,因为沉迷于修炼,他不仅丢掉了工作,还花掉了20多万的家当。

张佑军是天津人, 2014年4月逛寺庙的时候,看到“心灵法门”在摆摊宣传,出于好奇的张佑军前去咨询,并留下了家庭住址和联系方式。

几天后,张佑军接到了一位自称是心灵法门工作人员的电话,“她问我想不想加入心灵法门,还有没有什么疑问。”一周后,张佑军正式加入“心灵法门”,“我当时以为它是正佛教的一个门派,所以决定试试看。”

加入“心灵法门”后的第一站是到共修小组报道。张佑军清楚记得第一次去共修小组的情景,“大约有40个人,在组长的带领下,大家坐在一起共修。“心灵法门”共修会的第一项议程,把《大悲咒》和《心经》各念21遍。

不仅如此,每次共修,“心灵法门”各基层组长都要求信徒都要上去分享心得。

“一位50多岁的人,面像啊,就像70多岁的人,就特别显老。她说最近通过这个身体变好了。以前她腰不好,学完了这个(变好了)。”这是张佑军遇到的第一个分享者,她的故事让张佑军觉得震撼。

回到家,张佑军开始了每天的功课,功课要求每天念40遍《大悲咒》和《心经》,刚开始时候,张佑军需要花上3个小时。此外,还需要“烧小房子”,组长告诉他们。烧小房子不仅能为自己,也能为身边的亲朋好友积德。

为了完成功课,张佑军几乎每天加班加点。“根本没私人时间,经常做功课做到夜里12点多。”

那时候的张佑军在一家国企上班,“上班时间要不无精打采想睡觉,稍微一有点精神就在单位找没人的地方偷偷做功课,不然功课完不成啊!” 张佑军说。

2014年10月份,在加入心灵法门的半个月后,张佑军被单位开除了,原因是工作态度不端正,懈怠。

此时的张佑军觉得无所谓,在他看来,他真正的世界是“心灵法门”。被公司开除后,张佑军开始了全职修炼,“一天至少花12个小时以上。”

2015年6月,张佑军离婚了。妻子受不了他没日没夜地“做功课”。对于妻子的离去,张佑军依然觉得“无所谓,我有心灵法门”。

入教两年花费20多万

张佑军前后参加了11场法会,共花费20多万元,那是他家里的所有存款。据张佑军介绍,每次参加法会都由基层组长组织报名、交费、集中办理出境手续等。2014年的香港法会每人就需要交纳6000元的往返交通和住宿费。也有人质疑过收费的标准过高,组长告诉他们,“别拿旅行社的标准来衡量,法会是神圣的事。”

王佑军第一次参加法会正是2014年的香港法会,正是那次法会,同是天津老乡的同修刘富林夫妇让他更加坚定了“卢台长”的神圣性。在信徒眼里,卢台长就是个神,他能拯救每个灵魂。“他穿着西装,坐在会场中心,感觉很有气场,很多信徒稍微离他近一点都会泪流满面”,张佑军说。

每次法会,“心灵法门”都会鼓动信徒们捐款,“5000是起捐数,如果不捐,就会受到别人的冷眼”,王佑军坦言他也曾因为怕这种冷眼而多次捐款。

法会第一个议程就是给法器开光,包括山水画、瓷菩萨像等。张佑军介绍,成本为几元钱的一幅画在台长开光后,售价等翻20多倍,能卖到200一张。但即使这样,信徒们依然如获珍宝,排队抢购。

“卢台长一年至少有11个月在外办法会,如果按每场法会2万人,每人捐款5000元算,一年得多少钱?这是办教还是敛财?”张佑军质疑。

20170703102046695.png

法会现场。

据了解,近年来,“心灵法门”法会的信徒人数一直上升。2014年的香港法会,参加的信徒为2万人左右,2015年则达到5万人,2016年高达到8万人。

“知道的骗局越来越多 我渐渐不信了”

“台长要求境内各共修组绝对不得设功德箱,不集资、不敛财。他自己却在世界各地召开的法会上公开设立功德箱。”那次听说刘富林故事的真相后,张佑军渐渐不愿意去共修会了。

他开始上网查真正地佛法知识,逐渐觉得自己为之倾家荡产的“心灵法门”有可能是一个骗局。卢军宏曾告诉他们,家里的风水要改变,在床底放一盆水会招财。“我按照他的说法做了,根本就没任何效果。”张佑军不满地说,“后来听到大家揭露的骗局越来越多,我就慢慢不再信了。”

张佑军告诉记者,有一次海外法会上,一位母亲带着患精神病的儿子向“台长”求助,“当时那个精神病儿子在法会上失控地大喊大叫,谁也劝不住,台长加持后,他突然很听话地安静下来。”回国没过久,张佑军再一次从同修那里得知,这也是一个骗局,那个“患精神病”的孩子分明是正常人。

目前,张佑军重新找了份工作,在一个物业公司上班,月工资2000元。虽然不比以前,但他觉得踏实。

越来越多信徒和张佑军一样,逐渐从“卢台长”的骗局中走出来,有信徒说,信奉“心灵法门”的那段时间让她失去了自我,失去了家人,失去了钱财,是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去。


(以上刘辉、刘富林、杨小琴、王佑军、落女士均为化名)

采写:南都记者 唐孜孜






浏览(49)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大骗子郭文贵把“民运”搅得稀巴烂(图) 2018-02-07 06:18:35


编者按:民运28年,遭遇生死劫。曾经,海内外尽管许多人对民运不以为然,认为成不了什么事,也有一些人对民运不同程度地持支持态度,并对其未来抱有期待。但是,郭文贵来了,一个无赖,却让民运的形象轰然崩塌,内部四分五裂,各种丑陋和不堪无处藏身。整个华人社会开始对民运失去信心。连一个郭文贵都对付不了,还想与一个日渐强大的国家为敌?庆父不死,鲁难未已。28年民运,就这样任由郭文贵羞辱?郭文贵之后,还有民运吗?民运的出路在哪里?



大骗子郭文贵民运”搅得稀巴烂

季宗伯


2017年海外华人网络世界最重大的事件,无疑当属郭文贵事件。逃亡美国富商郭文贵可谓大起大落,经历了过山车式的迅速蹿红和没落,演绎了一场由“人气”爆棚走向“破灭”的闹剧。


郭文贵初到美国,自觉找不到靠山,先是跟邪教法轮功勾勾搭搭,搞出一个配合法轮功“活摘”谣言的演出,随后又向民运人士频送秋波,给予资金支持,寻找站台者和合作伙伴,先后吹捧唐柏桥、西诺、何频等等,之后又纷纷反目。而民运内部,则被郭文贵冲得七零八落,骂得体无完肤。





很多人感叹没有想到,但我认为,这是必然。为什么?


先从郭文贵的角度谈。郭骗子从没有宽容过任何敢于挑战他的人,无论之前有多么支持。从当初博讯对他的负面报道开始,老郭打击对手就从未手软过。民运人士对郭文贵的批评、提醒、规劝,换来的自然是这个流氓无赖的翻脸无情和疯狂报复。


再从民运人士的角度看,他们与郭文贵,本来就是两路人。


我一直有一种看法,89一代的民运人是一场悲剧。他们一生为政治而活,却一生根本没有接触到真正的政治。八十年代的大学生,说是天之骄子一点不为过。那一代大学生留在国内的,现在无论是在政界、学界、商界,都是翘楚。包括曾在民运圈急流勇退者,如李录,几近成为巴菲特的接班人。


但对于徘徊在民运圈的流亡者来说,他人生的辉煌在28年前到达顶点,然后就只剩一路下滑了。离国多年与国内社会渐行渐远,上不达天庭,下不接地气。在美国,除了少数像杨建利这样打通美国上层社会的人,大部分人是物质生活贫瘠,精神世界悲苦,内部山头林立互相攻讦。


抛开政治正确与否,一个事实是,无论在中国还是美国,没有进入上层社会的人,无论他多么热衷于政治,也和路边下棋大爷或是出租车司机一样,并不具有实质上的政治影响力(在美国,他们可能连本地议员都不认识)。网络下,这群人在美国社会的存在感,比法轮功还要弱得多。


一群曾经的精英,却生活在了社会边缘,这就是一场悲剧。但他们一直期待一个机会能施展自己的满腹经纶——不出十年,他们就将白发苍苍,退出历史舞台。对于一些所谓坚持“中国民主”策略的人来讲,他们也想抓住一切机会,证明自己的存在。




这时候,郭文贵横空出世,但他并不是这群人应该等的人。


郭文贵没读过书。对于民运人而言,最理想的状态是他们以诸葛亮一类军师甚至帝师身份出现,而郭文贵是言听计从的刘备,或是能打能拼的猛张飞。郭文贵有料,民运人出谋划策。一群清华北大哥大哈佛的博士,指挥一个没读过书有勇无谋的莽汉,这是最理想的搭配。


但这不是瞎扯淡么?郭文贵除了没读过书外,更是从官场商场江湖多年混出来的,他凭什么被这群活在社会边缘,养活自己都困难的人指挥?好为人师,民运犯了大忌。而对于民运人,暮年将近,怎么可能甘于充当绿叶只是摇旗呐喊?


对于郭文贵,他做的一切,是任何一个商人或者政客都会做的事情,就像特朗普入主白宫后,开除了班农,他并不需要一个自以为聪明,对自己指手画脚的军师。郭文贵也不会容忍任何动摇自己布局的异议,所以有了十万美元征集其谎言线索这样的事情——重点在于威慑,不允许出下一个夏业良、唐柏桥、李洪宽。他只需要一群像郭宝胜、赵岩这样替他敲锣打鼓的人即可。


然而一个让人难以接受的事实是,爆料不可能引发任何民运人士想象中的街头革命。爆料只是郭文贵为了达到“保命保钱报仇”的一个套路。




而问题更核心的地方却在于,郭文贵根本没“料”。


当前,固然有郭宝胜这样为了“名”(借郭文贵炒作自己)“利”(收了郭文贵N万美元)的无耻之徒为郭文贵奔走呼号,但还是有部分人看清了郭文贵的真面目,耻与为伍。


博讯网的张杰,明确在博讯热点中表示自己反郭文贵。他反对的第一个理由是,“至今为止,郭文贵爆的料几乎没有能让我认可的。姜维平先生一直认为一半真一半假,而我认为基本都是不真实的。”


第二个理由更加充分,“第二,郭文贵对自己的过去没有忏悔。我曾在国有银行工作了23年,也在国内做过多年律师,我见到太多像郭文贵这样的所谓成功商人,我知道他们的原罪,所以我不相信郭文贵的财富是纯洁的。随着曲龙的获释,郭文贵联手前国安部副部长马建、前河北政法委书记张越和中纪委孟会青强占郑介甫和谢建升天津华泰股份公司股份的事实已经无可争议。而对此事件的客观报道也就是郭文贵污蔑博讯的主要缘由。”非常明确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也指出了郭文贵的肮脏之处。




滕彪也专门撰文,认为“郭文贵迄今为止的各种爆料,真实成分十分有限,绝大多数无法证实或已被证伪,成为笑料。”刘刚、西诺在自己的推文里多次表示自己举报郭文贵在twitter和youtube侵犯隐私,侮辱他人,支持三大网络社交平台对郭文贵禁言。甚至于韦石、西诺将郭文贵起诉到了曼哈顿高级法院。


但民运人始终高估了自己,就像他们始终过高地估计了自己的政治影响力一般。像李洪宽挂在嘴边的三千县委书记一样,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一套治国方案——这些千奇百怪的治国方案,你在北京任何一个出租司机或是下棋大爷口中也能听到。


这世上最可悲的事情是,你以为自己捡了个夜明珠,擦了擦才发现是个驴粪蛋。更可气的是,还沾了一手臭。


我尊重民运人,但他们28年前的选择,历史已证明蠢了一次,28年后,他们对郭文贵从起初的欣喜若狂到现在的束手无策,又蠢了第二次。


郭文贵这个“搅屎棍”,不但扰乱了民运的心智,还成功地把他们彻底挤下了历史的舞台——这简直比消灭了民运还残忍。






































浏览(191)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744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49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