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黄花岗的博客  
不信青史尽成灰  
我的网络日志
七绝 题照(1082)官家眷属赛神仙 2020-05-24 13:35:31

平步青云上九天       官家眷属赛神仙

衙门新设千千万       历代谁能与比肩

在红朝当官是世界上最幸福的职业,谁能想得到他们会设立一个「禁止午间饮酒办公室」的机构?以我小人之心度之,应该还有「禁止在办公室嫖娼办公室」和「禁止包未成年少女当二奶办公室」,老夫现在无时无刻都在悔恨当年目光短浅,没留在厉害国谋个一官半职。


BB07B88E-5A28-4CE2-BB28-A3119CA0FFDF.jpeg




浏览(54) (2) 评论(0)
发表评论
亲历亳县人吃人案的处理 2020-05-24 02:36:38



大跃进大饥荒的年代,亳县是安徽省重灾县之一,突出表现是不仅饿死人多(已报道过),而且人吃人的特案没有空白公社(场)。当时,我先后在县人委(政府)办公室和县委生活办公室主持工作,随县领导单独听汇报、接材料、亲朋交谈等,涉及特案亦非罕见。我是XX党员,在大灾面前,以党性、人性为原则,坚持实事求是,对特殊历史,记下工作笔记与活页记录。现阅此史料,悲惨至极,催人泪下。亳县的特案,以扒坟破尸吃肉为多数,还有更惨的父母吃儿女、儿子吃父亲、杀亲吃肉和杀人吃肉等残酷悲剧。现将我记录的部分不同惨状记述于后:

县委亲自处理的第一起破尸案

19593月的一天,我正在县委常委会议室向县委第一书记赵建华汇报工作。县公安局一位副局长和一位公安人员去找第一书记请示汇报一个紧急问题,请他们先讲情况,我亦听取了汇报。这位公安局副局长说,城关公社涡北派出所在三圣庙窑洞里抓到一个正在煮小孩肉的盲流农民(河南省人)。派出所无法处理,就连人和煮的肉一同送到局里。但我们也不知如何处理。赵当即定为破尸案,后上级统一称特殊案件,并决定将犯人逮捕。捕后,由县政法党组副书记李廷芳亲自审讯后认为,犯人身体瘦弱,无政治目的,未经请示县委,发两个馍,教育释放。

第二天,赵知道处理情况,把李廷芳叫到了县委进行了严厉的批评。李即兴师动众,电告城乡公安人员在全县追捕,经过四个小时的巡查,又将犯人重捕入狱。又经过半个多月的审讯调查,再次弄清犯人确无政治目的(不是破坏三面红旗),报县委批准释放。本案到此理应结束,但却留下了严重后患。涡北派出所所长李玉贤在办理此案后,因向别人说过历史剧《打蛮船》中人吃人、狗吃狗,老鼠饿得啃砖头的剧词,在1959年冬反右倾机会主义运动中被视为制造反党言论,对其残酷的批斗。但在批斗中严禁扩散原话,只批枝节、不讲要害,并给予开除党籍、撤销职务,降两级、调出公安系统。李玉贤不明原因,不服处分,申诉多次,从无人理睬。至1962年甄别平反仍留下降级处分。到1990年代,听人说明原因时李玉贤失声痛哭地说现近四十年了,我已退休,才知道冤屈原因

县政法党组副书记李廷芳,在反右倾运动中被整后,带民工到南方修铁路,没有再回亳县工作。

饥饿残忍吃亲人

城父公社葛鱼池生产队(《安徽省亳县地名录》254页,以下简称《地录》)[注:《安徽省亳县地名录》是亳县地名委办公室通过地名普查编写于19848月出版的历史资料。从1958年公社化开始,至19839月政社合一的体制全部解体,恢复了区(镇)乡体制。本文所用地名,均以原公社化时老公社和生产队(村庄)名称为准。]一个名叫实话的农民,于1960年春吃了自己的侄女。因其哥嫂都饿死了,剩下一个八九岁的女儿由他收养,不久也饿死了,被其煮吃后,实话本人精神紧张,曾患病多年。

双沟公社王阁大队大王庄生产队(《地录》273页)王玉珍是我的亲姐夫,他家七口人(其祖母1959年春饿死)1960年春第三个孩子饿死了,他与我姐把孩子煮吃了。在吃后腹泻不止,于328日前后,他俩和母亲先后死去。他们死后,剩下一儿一女两个孤儿,被送进大队孤儿院,后被我和妹妹分养成人。

大杨公社刘匠大队朱寨生产队(《地录》241页)1960年春朱李氏在全家四口人饿死三口的情况下,自己极度饥饿已奄奄一息,她在已死未埋的女儿身上啃吃了几块生肉。当大杨烟酒专卖处主任任怀赞前去其家检查时,她已处于半昏迷状态,但还知道要馍、要饭。生产队朱本善把其情况告诉任的同时,看到她在床前腹泻拉下许多烂肉。事到如此地步,即使有馍、有饭、有医、有药也难得救,何况没有抢救条件呢,最后生死不明。

十八里公社候桥大队孙何滩生产队(《地录》233页)吴××1960年春其父饿死后,身上被割掉几块肉,当生产队长找人掩埋时,发现尸体肉被割的事实,于是队长指尸训吴,你毫无良心,敢吃你爹的肉。吴低头不语,默认了之。从此,在当地传开了××吃爹的惨剧!

魏岗公社逯楼大队陈营生产队(《地录》69页)1960524日,县委生活检查组长孙振林(共产党员、县文化馆副馆长)带领检查组去该队检查生活,在检查中除群众反映饿死人等问题处,普遍强烈反映本村马××,丧尽天良、毫无人性,在其父饿死后,不仅吃了父肉,并煮熟以每斤1.6元出卖。因当地领导回避,特向检查组反映。孙听汇报时亦表示管不了此事,我亦回避。

杀亲吃肉不罕见

城父公社龙台庙大队韩老家生产队(《地录》256页)一个名叫韩三的16岁青年,1960年春父母饿死以后,即与其弟韩四在一起生活。同年3月将其弟韩四打死吃肉。把头和脊背放泥囤里,正在煮肉时被干部发现。经审问供认杀弟吃肉的事实。因其未满18岁,经公社党委研究决定,将韩三抓送公社火箭营(公社小农场,劳武结合经常随意关押人的地方,下同)扣留关押,数日后在火箭营死亡。

观堂公社集东一里张庄生产队(《地录》167页)张韩氏一家四口人,1960年春饿死二人之后,身边只剩下一个女儿,经常和她争饭,又迫于饥饿人性丧失,打死了女儿煮吃。之后精神稍有失常,不断叫喊女儿的名字,本人以后改嫁。

五马公社泥店集西南王楼村(《地录》114页)王××的老婆王×氏(1922年生人)身边一个十来岁的女儿,经常与其争饭,1960年春被其打死煮吃。

大杨公社丁固李集西南邵庄(《地录》240页)农民孙其龙一家八口人,1960年春,在饿死几人之后,对其中活着的一个儿子(是秃子)打死吃肉。因吃人肉引起家人腹泻,致使全家死亡。

几个多户吃人肉的村庄

古城公社北大队西王庄(亦称河西王,《地录》293页),1960年春全村有几户都吃人肉,大队发现后,多次教育制止无效。大队书记耿××下决心抓典型。有一次抓到王××的母亲吃人肉的事实,将其捆绑殴打后,送公社火箭营关押,不久死亡。该庄吃人肉的问题得到制止。

据县委生活检查组组长(中共党员、原县法院副院长)陆美(女)1960年汇报,在魏岗公社张沃大队检查生活,大队干部向她汇报,蒿庄生产队(《地录》67页)40多户的村庄,约有10多户吃人肉,几乎天天夜里有人下地扒死人,弄得好多死人户夜间下地看坟,防人扒吃。公社也知道情况,但也无法制止。

观堂公社(集)东一里张庄(《地录》167页)1960年也是一个多户吃人肉的村庄,吃人肉基本是半公开的,谁都知道谁吃,就是不说罢了。孤儿张催粮近门的奶奶就不断用人肉加入张的稀饭中养活了他。

还有亳州市谯城区一位负责同志曾告诉我说,在那个年代里,吃人肉不算什么秘密,他家村庄十里河公社(集)东南范小庙(《地录》215页)1960年春吃人肉的不是一户而是几户。吃过人肉,把骨头都抛在庄附近麦田里,收麦以后,白花花的人骨头,扔的东一块、西一块,是他亲眼看到的。

一次批斗吃人肉的大会

立德公社北王大队李寨生产队(《地录》299页)1960年春一度吃人肉的户越来越多,生产队、大队也制止不下。他们无奈,就决心抓典型、搞批斗办法解决。经过几天注意,抓到一个几次吃人肉的老中农李和尚的老婆,召开群众大会批判斗争。主要是几个干部发言,你破坏你犯法你往政府脸上抹黑等等。最后大队负责人总结说,今后谁再这样(指吃人肉)就法办谁,关死你监狱里等等。这次批斗大会,确实起到了震慑作用,李程氏等几户存有人肉的赶快把肉埋了。从此,没有发现再有吃人肉的情况。

两起抢吃人肉的闹剧

一是,据农业银行离休干部王××述说:我家住五马公社泥店集西南王楼村(《地录》114页)。1960年春,农民有不少因饿而吃人肉。为了制止问题的蔓延,大队下决心抓典型示众。村里王××的前妻多次吃了人肉,一天刚把煮熟的人肉捞到大盆里就被干部抓获。干部把本人和煮的熟肉一起送到大场里,召开群众大会准备批判斗争。会未开始,到场的人均闻到肉香,久饿难忍的农民,有人说我来尝尝,伸手拿一块就吃,接着一哄而起,抢夺争拿,乱成一团。转眼把一盆人肉抢吃一光。王××说:我爱人在场也抢吃一块,并说很香。干部们尴尬惊呆,大会不宣而散,不了了之。

二是,据李玉显、李兴勤父子回忆:在双沟公社(原康庄后改为李营大队)后李营(后湖)生产队(《地录》276页),1960年春吃人肉事屡有发生。农民李春祥家刚煮好一盆人肉,被村干部逮了个正着。干部认为人赃俱在,除大训李春祥家人以外,喊人开斗争大会,肉刚端出,就被饥饿的农民一哄而上、抢吃一空。干部惊呆了,再也没有办法,只能收场。半个世纪过去了,前后李营的老年农民还不断讲述这些悲惨故事。

老公安谈特案

尚振华是从县级亳州市公安局副局长岗位离休的。1990年代,我们经常见面谈论大饥荒问题。他曾多次跟我说,他1960年在县法院任秘书时审判的特案,大杨公社钓台生产队(《地录》239页)张秀英(女)由于当时饥饿把自己饿死的小孩吃了。不久又打死邻居家的小孩。案发被捕,审讯供认不讳,判处死刑,正在办理手续中监毙。

田朝珍,1950年在城里派出所参加工作,1990年代在县卫生局副局长岗位上退休。19967月与我同在老干部病房住院期间,他告诉我说:1960年春,他在县公安局工作时,曾带领侦破组到五马公社黄营大队郭桥村(《地录》90页)破获了一起杀死一名13岁的男孩连臣的特案。凶犯杀死连臣当夜煮吃,白天在村口路旁充猪肉出售。凶犯(57岁,其名字再也记不清了)逮捕后经审讯,承认全部事实,判处死刑未执行前死于狱中。他坚信在公安局特案的档案中一定能查到该案。

张长富,1952年从阜阳地委调亳县公安局任侦察股股长,1986年从亳县大寺闸管所主任岗位上离休。2000年以后,我们曾多次在老干部病房住院。张多次给我讲过:1960年春,他与县公安局刘德炎在十九里公社大寺集(《地录》159页)西头破获的一起一个农妇李××(名字记不清)杀人家两个小孩吃肉的特案。这个女人20多岁,丈夫外出当工人,一人独自在家生活,本人极度饥饿,身体瘦弱。审问时似乎有点精神失常。1960年春她打死本集孙乐意7岁女儿吃肉,不久又打死本集姓马的4岁外甥男孩。我们一开始就在其屋内翻出了用刀砍开的小孩身子,把尸体对接后,少了个头没找到。时由刘德炎同志拍照后抓捕。后来公安部来人检查工作时汇报请示,判为死缓。在关押十几年后,大概在1975年左右释放。这时张已在大寺闸管所任主任,从而知道了该女释放后与大寺食品站职工王学诗的儿子结婚。

时振生是位老公安,文革前任县公安局副局长,五马公社李吉楼大队人。他对我讲:我家乡大队所在地李吉楼村(《地录》115页)有一名叫小车子的富农分子,独身一人于1960年春饿死后,因家无人,近门几户商定将其分吃。之后无人提及此事。

他还对我说:1958年他被错打为右派分子,公安局把他放在县城隍庙劳教所与犯人在一起劳动。在此他认得了一个女犯人王福兰是五马公社(集)人(《地录》83页),是因卖人肉而关押劳教的,以后情况不详。

一位老公安,中共党员,在县市公安局工作几十年,家住五马公社泥店(集)(《地录》113页)大队第四生产队。1958年该队放出亩产水稻4万多斤特大卫星,受到县和国务院的奖励。他很沉痛地跟我说:放卫星给他们造成了严重恶果。1960年,我们四队160口人,饿死30多人,更严重的是发生了人吃人事件。特案不仅我们队有,第七队最多,有说是7户,也有说是9户。多年后没人再去计算,反正是真事,谁也不能否定。我亲眼看过煮熟的人肉,拔净汗毛与猪肉很难区别。

两个孤儿吃人肉

据老公安时振生的妻子李桂英述说:俺是农村人,1960年在本大队(五马公社李吉楼大队)工作,分工到刘洼底生产队(《地录》114页)检查,发现两个孤儿,男孩叫满堂,15岁,女孩叫小卞,12岁,正在煮人肉吃。问其情况,他们说家里大人饿死后,为不再饿死,就学别人吃人肉的办法。他们准备了一条绳、一个扁担、一把镢头,白天看准新坟,夜晚前去扒尸。有时砍掉一条腿,有时砍掉两支胳膊,用绳子捆好,小扁担一挑,抬回家煮吃。虽经劝说,他们不听还照吃不误。由于多次吃没事,最后一回吃多了,满堂腹泻不止而死,其妹不敢再吃。

一具被人吊割的尸体

据后李营(后湖)李玉显、李兴勤父子等人回忆:双沟公社康庄大队中李营生产队(《地录》276页)农民李学武的儿子李闯,1960年春赶店集(《地录》279页),在回家途中饿死在韩大庄北地路旁。天黑后被附近饥饿的农民用绳子系着脖子,扒光衣服,吊在韩大庄北地一棵树上,一刀一刀把肉割光,只剩下一副骨头架子。第二天当人们看到这具惊人的尸体后,消息迅速传开。待李学武家人前去确认是李闯后,被运回家地里埋葬。这一令人毛骨悚然的骨架惨案,当地一些65岁以上的人至今还记忆犹新。

一个杀人吃肉被乱棍打死的农民

一位曾在安徽省委整风整社工作队工作的干部回忆:1960年秋,他



浏览(181) (1) 评论(0)
发表评论
卜算子 香港暴毙 2020-05-23 13:20:03

代表聚华堂,策划要盟技,两制今朝判死刑,国事如儿戏。

举手盖图章,讨好宽衣帝,电闪雷鸣涤大都,垂兆新天地。

中国第十三届全国人大第三次会议22日开幕,众所瞩目的「港版国安法」全文曝光,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王晨解说法案内容,提到中央「维护国家安全的有关机关」可以根据需要,在香港设立机构,依法履行维护棉国国家安全相关职责。

法案所谓「维护国家安全」主要针对四类行为,包括颠复国家政权、分裂国家、恐怖活动,以及境外势力干预。人大常委会将制定相关法律,并要求特区行政机关、立法机关、司法机关规定有效防范、制止和惩治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人大常委会已决定将上述相关法律列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由香港特区在当地公布实施。

中共两会(政协、人大会议)21日下午于北京人民大会堂开幕,但北京天气却出现异相,下午3点多突然下起暴雨、冰雹,明明是白昼,天空却黑压压一片,宛如黑夜,也是历届两会中罕见的天候现象。异常景象引發中国民众热议,直呼「今天下午3点的北京,漆黑一片!」、「一抬头还以为是凌晨4点」。网友直呼是老天發怒了,「要在北京正在举办两会的地方投下霹雳火吗」?「关灯开黑会」、「以为世界末日了」、「今天是两会第一天??事出反常必有妖」。

天怒人怨导致天象垂兆,该改朝换代了。

191A0E41-2A0A-45EC-AC52-425E287BF561.jpeg



浏览(489) (17) 评论(0)
发表评论
民间舞术大师的困境,要么110,要么120 2020-05-23 02:41:46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那场比赛,太极大师马保国结结实实地倒下了,被他的对手——一名不见经传的搏击教练王庆民4秒击倒,30秒内KO。所谓绝学接化发,大师只会接。

看了比赛录像之后,有三个反应。第一反应就是觉得挺惨,于心不忍,后脑那样磕在硬地面上,肯定很疼,你磕你也疼。用网民的话来说,马老师倒下的姿势像他的人一样正直,中拳之后瞬间失去意识,木头一样后仰倒下去,旁边围观的人直喊:完了完了完了,让人忘记了他是大师,只是一个被打懵了的老汉。有评论讲得好,这两位选手,一个真敢打,一个真敢打。

第二反应是真的同情马大师。他是真的相信自己有一定战斗力的,不能说是骗子,只是缺乏能力而已。一个人倘若常年忽悠别人,骗得别人都信他,那不值得同情;但如果是自己把自己都忽悠得信了,就相当值得同情了。当今忽悠界,专蒙别人的很多,但把自己都蒙了的还真的不那么多。要怪只能怪那些徒弟,老被师父打,太配合,把师父打出信心来了。

第三个想法,是现在的民间舞学大师日益娱乐化了。看了马大师的微博14号时发的是请关注,真正的传统功夫怎样打接化发,并出手如闪电,搭手就分输赢16号发的是在国内的首次比武(17号),为传统功夫正名!结果到17号时,发的就变成了马老先生现在一切安好,谢谢大家挂念,这包袱抖的,让人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号称打的是形意太极,最后我们恍然发现不是形意太极,而是德云太极,艺出德云社。民间武学大师的四门功课,说学逗唱,言下无虚。

事情已经发生,输了就输了,慨然下场也算勇气,真的希望同行别给惨败找借口了,把这点子光彩也输没了。有人说,马大师68岁了,KO他等于是拳打敬老院,不算能耐。话不能这么说,因为这实在是大师自己作的成分居多。他自己说打赢了欧洲MMA冠军,可以唱着歌单手破裸绞,说散打选手付高峰遇到他一点用都没有多大力都化掉,又约战UFC金腰带张伟丽,称张没学到传统武术,打法太蠢,要指点一下张伟丽,不会下重手。那今日之败不是自己作的么?

此次比赛的对手王庆民也不小了,50岁了,还是位临时拉来凑角的当地选手,和张伟丽、付高峰比完全就是业余水准。输就是输,不能说你挑衅的时候便玩疯人院,一挨打就装敬老院了对不对。

我是一个武侠小说迷,不等于是舞术大师迷。这两年来,那么多次较量,民间大师不管练什么拳的,最后只分两种——要么110,要么120,也就是报警的和挨打的。要么不比,报警;或者是比,挨打,然后被抢救。这真是让人无语的一幕。众所周知,110代表法治,120代表科学,都是现代文明社会的标志。民间大师却要靠法治和科学救场,显得尤其违和。殊不知这才是现代社会的真相:一切玄学和虚妄的东西,最后都要靠法治和科学来兜底,什么是真货什么是假货,谁是硬桥硬马谁是浑水摸鱼,聪明人该一目了然。

打假很难,只要沾上传统两个字的,打假都很难。难在何处呢?有庞大的寄生产业,有巨大的利益相关人群,这还都是其次,最难的还不在于利益,而在于情结。哪怕利益关联者再多,哪怕大师的徒子徒孙、上游下游的产业链再多,放在大众之中毕竟也是极少数,他们何德何能能拖拽历史之舟逆行?更大的问题是大众。他们有股子情结,放不下、抛不开,自小习得的观念很难改,总误以为一些假的东西很神圣,假的东西不可侵犯,假的东西代表了祖宗的传承,代表了民族尊严和面子。最极致的假,是大众需要的假、迷恋的假,普罗大众往往成为了的最顽固的捍卫者。

所以雷公太极的雷雷倒下了,大家就说雷雷不配代表民间传统武术;形意太极的马老师倒下了,大家又说马老师不能代表民间传统武术。那谁能代表?没有答案,总之是输了就不能代表。同样地,太极拳败了,还有别的什么拳败了,就说是比赛不公平,是按照人家的规则在玩,按人家的规则玩能不败么!那么你自己的规则是什么?你倒是搞一个正规的规则出来呗?却又没有,总是屡次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肤浅!……庸俗之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君子固穷,什么者乎之类,活像孔乙己。

这一次马老师脆败,我倒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就是生闷气的吃瓜群众少了,拼命诡辩的吃瓜群众少了,为大师找各种离奇借口的人少了,群众的心态普遍比较轻松。

这说明什么?说明大家忽然不经意发现了一个事:咦,原来这事和我的面子无关。民间大师败了,并没有丢我个人的面子,并没有丢我们文化的面子,也并没有丢我们民族的面子。我们的面子没有那么脆。人们才会发现:呀,原来不用事事和面子挂钩,好轻松啊!

——六神磊磊

FE8EEBC5-6F33-471E-B465-2E4C81442E76.jpeg








浏览(105) (2) 评论(3)
发表评论
民间舞术大师的困境,要么110,要么120 2020-05-23 02:34:23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那场比赛,太极大师马保国结结实实地倒下了,被他的对手——一名不见经传的搏击教练王庆民4秒击倒,30秒内KO。所谓绝学接化发,大师只会接。

看了比赛录像之后,有三个反应。第一反应就是觉得挺惨,于心不忍,后脑那样磕在硬地面上,肯定很疼,你磕你也疼。用网民的话来说,马老师倒下的姿势像他的人一样正直,中拳之后瞬间失去意识,木头一样后仰倒下去,旁边围观的人直喊:完了完了完了,让人忘记了他是大师,只是一个被打懵了的老汉。有评论讲得好,这两位选手,一个真敢打,一个真敢打。

第二反应是真的同情马大师。他是真的相信自己有一定战斗力的,不能说是骗子,只是缺乏能力而已。一个人倘若常年忽悠别人,骗得别人都信他,那不值得同情;但如果是自己把自己都忽悠得信了,就相当值得同情了。当今忽悠界,专蒙别人的很多,但把自己都蒙了的还真的不那么多。要怪只能怪那些徒弟,老被师父打,太配合,把师父打出信心来了。

第三个想法,是现在的民间舞学大师日益娱乐化了。看了马大师的微博14号时发的是请关注,真正的传统功夫怎样打接化发,并出手如闪电,搭手就分输赢16号发的是在国内的首次比武(17号),为传统功夫正名!结果到17号时,发的就变成了马老先生现在一切安好,谢谢大家挂念,这包袱抖的,让人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号称打的是形意太极,最后我们恍然发现不是形意太极,而是德云太极,艺出德云社。民间武学大师的四门功课,说学逗唱,言下无虚。

事情已经发生,输了就输了,慨然下场也算勇气,真的希望同行别给惨败找借口了,把这点子光彩也输没了。有人说,马大师68岁了,KO他等于是拳打敬老院,不算能耐。话不能这么说,因为这实在是大师自己作的成分居多。他自己说打赢了欧洲MMA冠军,可以唱着歌单手破裸绞,说散打选手付高峰遇到他一点用都没有多大力都化掉,又约战UFC金腰带张伟丽,称张没学到传统武术,打法太蠢,要指点一下张伟丽,不会下重手。那今日之败不是自己作的么?

此次比赛的对手王庆民也不小了,50岁了,还是位临时拉来凑角的当地选手,和张伟丽、付高峰比完全就是业余水准。输就是输,不能说你挑衅的时候便玩疯人院,一挨打就装敬老院了对不对。

我是一个武侠小说迷,不等于是舞术大师迷。这两年来,那么多次较量,民间大师不管练什么拳的,最后只分两种——要么110,要么120,也就是报警的和挨打的。要么不比,报警;或者是比,挨打,然后被抢救。这真是让人无语的一幕。众所周知,110代表法治,120代表科学,都是现代文明社会的标志。民间大师却要靠法治和科学救场,显得尤其违和。殊不知这才是现代社会的真相:一切玄学和虚妄的东西,最后都要靠法治和科学来兜底,什么是真货什么是假货,谁是硬桥硬马谁是浑水摸鱼,聪明人该一目了然。

打假很难,只要沾上传统两个字的,打假都很难。难在何处呢?有庞大的寄生产业,有巨大的利益相关人群,这还都是其次,最难的还不在于利益,而在于情结。哪怕利益关联者再多,哪怕大师的徒子徒孙、上游下游的产业链再多,放在大众之中毕竟也是极少数,他们何德何能能拖拽历史之舟逆行?更大的问题是大众。他们有股子情结,放不下、抛不开,自小习得的观念很难改,总误以为一些假的东西很神圣,假的东西不可侵犯,假的东西代表了祖宗的传承,代表了民族尊严和面子。最极致的假,是大众需要的假、迷恋的假,普罗大众往往成为了的最顽固的捍卫者。

所以雷公太极的雷雷倒下了,大家就说雷雷不配代表民间传统武术;形意太极的马老师倒下了,大家又说马老师不能代表民间传统武术。那谁能代表?没有答案,总之是输了就不能代表。同样地,太极拳败了,还有别的什么拳败了,就说是比赛不公平,是按照人家的规则在玩,按人家的规则玩能不败么!那么你自己的规则是什么?你倒是搞一个正规的规则出来呗?却又没有,总是屡次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肤浅!……庸俗之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君子固穷,什么者乎之类,活像孔乙己。

这一次马老师脆败,我倒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就是生闷气的吃瓜群众少了,拼命诡辩的吃瓜群众少了,为大师找各种离奇借口的人少了,群众的心态普遍比较轻松。

这说明什么?说明大家忽然不经意发现了一个事:咦,原来这事和我的面子无关。民间大师败了,并没有丢我个人的面子,并没有丢我们文化的面子,也并没有丢我们民族的面子。我们的面子没有那么脆。人们才会发现:呀,原来不用事事和面子挂钩,好轻松啊!

——六神磊磊





浏览(2) (1)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1905条信息 当前为第 1/38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