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黄花岗的博客  
不信青史尽成灰  
网络日志正文
何清漣:重温亨廷顿《文明的冲突》正当其时 2019-03-24 01:43:48

315日,澳洲杀手塔兰特(Brenton Tarrant)在纽西兰两所清真寺枪49人的惨案震惊全世界,西方媒体除了表示哀恸之外,还挖掘了不少元素:疑犯塔兰特在行凶前发表的宣言中自称为法西斯主义者,曾与2011年挪威奥斯陆屠杀案的极右凶手布雷维克(Anders Breivik)有简略联系;并提了一句与他“政治理想和社会价值观最接近的是中国”。除了这种廉价的政治正确表态之外,西方世界到底在刻意回避什么?

西方世界刻意回避文明的冲突

无论是法西斯主义还是杀手对中国的向往,其实都掩盖不了一个最本质的问题:伊斯兰世界与西方文明的冲突。从被零星引用的塔兰特自白书内容、枪杀案发生的背景(难民潮对欧洲永久性的改变),以及被夸大的舆论强行拉进这起凶杀案的中国,殿堂级大师撒母耳·亨廷顿(Samuel Huntington)在《文明的冲突》里预言的21世纪三个要角全部到场:日渐衰弱的基督教文明、回归原教旨的伊斯兰文明、以及毁灭了儒家文化如今又以孔子继承者自居的中国。318日早晨,荷兰中部城市乌特勒支(Utrecht)发生一起枪战,3人死亡,9人受伤,一名37岁的土耳其男子是该恐怖袭击案的主角。四天之内发生的两起恐怖袭击,再次证明了正是穆斯林大规模进入西方国家之后发生的高频率恐怖袭击事件,引发了白人的生存危机感。

西方主流媒体与社交媒体对此事的态度,呈现了两个撕裂的世界,主流媒体强调的是澳洲疑犯塔兰特仇恨多元化的种族主义,社交媒体不少评价都直接或者半隐含地透露了对塔兰特动机的理解:种族生存危机感。

高大上的政治正确制止不了恐怖活动

杀事件发生后,纽西兰与凶手所在国澳洲,以及其他国家的元首都表示了对死者的哀悼与对凶手的谴责,但对几天后荷兰的穆斯林凶手杀人案保持沉默。这表明,政治正确成了他们的桎梏,让他们不敢正视这种文明的冲突。

塔兰特的自白书清楚无误地显示了他对西方基督教文明及白人面临的种族威胁有过长期思考。如果将这份自白书中的用语、思想逻辑和ISIS相对比,会发现二者之间有互生关系,比如:

1、我们的文明(即基督教西方文明)受到的威胁,正在衰退,这是缘于外来的异教徒占领了我们的地盘,他们正在杀戮我们的人。我们需要清理掉这些人,维持文明与人种的纯洁性——ISIS的圣战,就是要消灭一切异教徒。

2、因应ISIS的圣战,枪手使用的枪支上,记录了各种指代欧洲与穆斯林恩怨纠缠的历史事件,不少立场不同的人已经精确解读这些词语的含义,比如For Rotherham(“为Rotherham复仇”),是指1997年至2013年,英国小镇Rotherham多达1400名儿童遭到性侵,罪犯多为穆斯林;“Tours732”指的是公元732年爆发的图尔战役,被称为“铁锤查理”的法国国王查理·马特率领8万以农民为主的军队,在图尔打败了不可一世的伊斯兰帝国名将阿卜杜勒·拉赫曼率领的7万入侵骑兵,这一战是决定西方文明命运的重大战役,从此阿拉伯人再也没有西进。“1571”指的是1571年的勒班陀战役,“1683”指的是1683年的第二次维也纳战役,这两场战役都是欧洲王国击败奥斯曼帝国入侵军队,保护了欧洲文明的重大战役。

有人指出,枪支上的铭文表示,塔兰特将自己类比于“中世纪福音战士”。没错,我也如此认为。但即使如此,仍然不能忽视这是近年来ISIS的崛起、伊斯兰恐怖势力在欧洲大地上发起无数次规模大小不等的恐怖袭击,欧洲人深感恐惧与绝望后的一种同样极端的反击。任何人都无法否认以下事实:2015年夏末难民潮初起之时,德国人对难民表现出超乎寻常的热情,被社会各阶层热捧的“欢迎文化”曾让全世界对德国默克尔送上各种赞辞。但现实是严峻的,到了201510月,德国公共广播联盟(ARD)做了一项调查,显示51%受访者对新来的难民人数太多感到担心。与9月份相比,一个月之间持这种看法的人增加了13%。到了2018年,德国内政部长泽霍费尔干脆指出,移民问题是“德国所有政治问题之母”。梅克尔之所以政治失败,成了一个没有政党支持的跛脚鸭总理,连欧洲左派媒体都不得不承认是她的难民政策种下的恶果。

德国的情况只是欧洲一个缩影。但欧洲的政客对此几乎无所作为,仍然继续无视难民问题在本土引起的生存与安全焦虑。媒体更是依据新的身份政治,即恐怖分子的肤色、宗教信仰,选择性表达愤怒,过滤与遮罩相关资讯,继续坚持无视事实的政治正确,完全无视亨廷顿在《文明的冲突》一书中所做的十大预言正逐渐被现实验证。

亨廷顿成为西方学术界贱民的原因何在?

1993年夏,美国《外交》杂志发表亨廷顿的《文明的冲突》,此文构建了一个分析冷战后全球政治的理论框架,其中那句“伊斯兰世界到处是流血的边界”的论断,成为冷战后最富争议,又最富远见的政治预言。如今,书中提出的十大预言逐一兑现:

预言1:中美冲突不可避免;预言2:西方文明和伊斯兰文明的冲突长达1400多年,而且将继续上演;预言3:穆斯林的边界是血腥的;预言4:基督教国家一致对外有悠久的传统(这还得观察,据英国《卫报》报导,一项调查表明,欧洲大部分国家的多数年轻人已经不再信奉宗教,欧洲正走向后基督教的社会);预言5:伊斯兰文明和中华文明之间的共性不如各自与西方文明的共性,但政治上却会走到一起,共同对抗西方文明;预言6:欧洲穆斯林移民问题将在2025年解决。预言7:西方极右势力崛起与移民问题相伴而生;预言8:国际贸易带来好处,但也常常令彼此害怕,造成冲突。预言9:无所适从的国家:土耳其,俄罗斯,澳大利亚。土耳其:西方没有在欧洲为穆斯林的土耳其留下一席之地;俄罗斯:几百年来都没搞清楚自己是不是西方国家;澳大利亚:和亚洲人性格不和。

其中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预言10:西方文明的价值在于其是独特的,而不是普世的。西方赢得世界不是通过其思想,价值观或宗教的优越(其他文明中几乎没有多少人皈依它们),而是通过它运用有组织的暴力方面的优势。西方人常常忘记这一事实;非西方人却从未忘记——亨廷顿这段话说的是事实,美国之所以能在二战后能够成为世界第一强国,从来不是完全依靠软实力,而是美国强大的国力支撑的军事实力。人们在推崇约瑟夫·耐的“软实力”之说时,确实有意忽视了这一点。

在该书中,亨廷顿明确指出了三种文明相比较,伊斯兰文明不仅内部易起冲突,与其他族群也难以和平共处的原因。指出了穆斯林更多卷入暴力冲突的可能的原因共有六个(详见该书第九、十章),其中三个仅能解释穆斯林和非穆斯林之间的暴力冲突,另外三种则既能解释前者又能解释伊斯兰教内部的暴力冲突。同样,其中三个仅解释了当代穆斯林的暴力倾向,另外三个则既能解释当代又能解释历史上穆斯林的暴力倾向。最后,亨廷顿还提到了伊斯兰教人口增长极快,有向外扩张的冲动——201711月,美国皮尤调查公布的《欧洲穆斯林人口的增长》(Europes Growing Muslim Population)也证实了这一关于穆斯林人口增长的预测。

亨廷顿在《文明的冲突》中建立的“文明的研究范式”有助于理解20世纪末和21世纪初的全球政治演变,他认为未来的冲突必将发生在:西方的傲慢、伊斯兰的不宽容、中华文明的独断之间,三者之间是结构性冲突,不可以调和。但正如人口学之父马尔萨斯所言:凡预言人类悲剧性结局的人,注定不受欢迎。萨缪尔亨廷顿(Samuel Huntington2008年圣诞夜辞世,他辞世前的境况正如埃里克·考夫曼所言,“亨廷顿是作为美国思想界精英中的贱民而去世的,这是因为他是正常人”,在左派当道、常识被严重扭曲的西方世界,一个正常人必然引起持续不断地指责,“从军国主义到本土主义无所不包。《文明的冲突》被描述为美国精英‘控制人民’的工具。”

亨廷顿辞世之后十余年的世界局势,包括未来西方文明的前景,都注定了他将在西方思想学术的万神殿中有一席显著的位置。今后,西方文明如果能够保持辉煌,后人要纪念他的先知先觉,及时发出警示;西方文明衰落,后人必得悲叹,亨廷顿同代人的错误与他们对亨廷顿理论的排斥与打击,导致了如此悲惨结局。

谨以此文表达对撒母耳亨廷顿的深深敬意。


浏览(1964) (14) 评论(48)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SimonN 回复 taichidao 留言时间:2019-03-29 04:11:07

孔孟之徒,你们从精神和文化上遏制着中国人的个性自由和个人自由,你们是两千多年里中华民族最愚蠢、最邪恶、危害最大的群体。

/////////////////

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东西。孔孟之道里的伦理也许有不足之处,但是有些东西却是西方民主自由制度里非常缺乏的、非常需要的,比如君子的概念。

回复 | 0
作者:taichidao 留言时间:2019-03-26 18:22:07

“毁灭了儒家文化却以孔子继承者自居的中国” 此言极具代表性的表明了中国文化人对愚蠢邪恶的孔孟之道的无知、误解以及中国文化人因为无法认知和看清孔孟毒害所产生的自相矛盾的纠结和思想混乱,并大面积的继续毒害着中国人,阻碍着中国人建立自由意志。

中国社会正是从根本上继承发扬了孔孟“三纲五常”的精髓(三纲为真,五常为伪,由此确立了一党专政(这个真是有枪来保证)和无法避免的腐败(因为五常之伪的必然结果)使得整个中国社会以忠于老大、哄骗下属为制胜之道的金科玉律)才能造出如此多的有文化和没文化的脑残拥垫,使得中华千年不变的特权金字塔等级制度,成为天经地义、可以接受和被每个人追求的梦想而不是被视为邪恶。

孔孟之徒,你们从精神和文化上遏制着中国人的个性自由和个人自由,你们是两千多年里中华民族最愚蠢、最邪恶、危害最大的群体。

推荐何清涟女士:

《愚蠢邪恶的中国文化是中国人的千年牢笼》

回复 | 0
作者:相食 回复 俞先生 留言时间:2019-03-26 08:14:33

杭廷顿具有敏锐的洞察力,是一位预言家。但是,说他的写作有多大学术成就,往往言过其实。

------------------------------------------------------

他观察到了问题的存在,预言了冲突的发生,但并没有解决问题化解冲突的有效方法。美国重回孤立主义显然是行不通的,因为那样的话美国在当今全球化的世界会迅速落后于其它国家。

两次世界大战时美国都可以袖手旁观孤立自保、坐等侵略者的飞机军舰开到家门口再反击(事实是美国并没有那样做),现在北京按个按钮导弹就飞到美国人头顶上了,你再重回孤立主义固守本土不是自取灭亡吗?相信美国的精英们,不论左右,肯定不会象黄二们这么傻。(此处借用嘎啦哈的版权)

黄二们好像真不明白,如果美国真的重回孤立主义,你们以及你们的后代也是要滚蛋的,最好就是修铁路的猪猡华工的待遇。

回复 | 0
作者:SimonN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9-03-26 07:58:20

鼓吹集体主义的人只是单打独斗不行,自己知道自己的虚弱,

/////////////////

大赞一个!

Muzzy博友写过几句超级精辟的话,大意是黄左就怕白人至上者赶他们走,确实因为他们心态上就已经是弱者,害怕单打独斗对付白人,所以希望抱团。

而黄右们(包括我)根本就不怕白人,因为我们相信我们能战胜种族主义的白人,所以压根就没把有危机感的白人当成威胁。

回复 | 2
作者:SimonN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9-03-26 07:47:23

在理!

我顺着你的思路想开去后便认为右派、保守派中有很多是信Libertarianism的,也就是个人自由至上、真的就是单打独斗的勇士!

回复 | 0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19-03-26 05:34:09

很有启迪性的文章,谢谢转载。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monN 留言时间:2019-03-26 03:49:18

你想一个单打独斗的勇士肯定会是constraint,否则盲动马上就死,一个羊herd会是怎样?另外一头狮子带99头羊就是100头狮子,一头羊带99头狮子,肯定是unconstrained vision. 哈哈!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monN 留言时间:2019-03-26 03:34:15

我最欣赏西方的一对一决斗,最反感中国的拉帮结派,这其实是农业为主和hunting为主的区别,我认为一个人活一生就该是勇士,各个层面体验hunting感受和精神的上升,所以要去中国化,要独立而活。

回复 | 2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9-03-26 03:29:08

上面是杀富人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monN 留言时间:2019-03-26 03:27:24

我自己研读很多农业社会前人hunting时的本性,我认为K和R和constrained和unconstrained解释人的话,在hunting时候没有那样的区分,生育,活下去完全是竞争,非常不容易,这才是人的本性,后来的农业社会,奴隶和封建,都是竞争以后形成,包括资源传给后代,文明的本质是给竞争输的人活路或者是重新开始,但是文明的进程同时也弱化竞争,异化人原来求生和生孩子的本性,到了民主就完全异化人的本性,提供不用竞争就能活下去的社会功能,这是进步,带来的是稳定,农业社会后的政治社会管控制度都是为了这个稳定,拿破仑说过宗教的发明是为了避免穷人结伴杀夫人。科技发展,机器化大生产,吃饱饭后,不可避免让人在另外层面竞争,所以各种主义在我看来是人竞争本性的呈现,鼓吹集体主义的人只是单打独斗不行,自己知道自己的虚弱,那些领袖也是麻痹跟随者,想要赢而已。你看万维这里这样的抱团不少,单打独斗不行,但是想赢是永远的,power and control 包括以此吸引异性,hunting时候人的本性还是不变的。

回复 | 1
作者:SimonN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9-03-26 01:57:43

是的!

我很赞同(甚至崇拜)索维尔把人分为两种:一种带constrained vision,另一种带 unconstrained visions。这是人的本性,几千年几万年来都是如此。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可以说柏拉图是后者(也即白左的祖先),而亚里士多德是前者(也即保守派的祖先)。

还有一个说法我觉得也很在理。我是在Stefan Molyneux那里学到的。

从生物学上,生物有两种生存方式:K和R。R类是在资源无限的情况下的策略。食草动物如野兔就是采取这个策略的,因为在一般情况下草是无限的。类似这类动物的人及时行乐、不顾后果、生崽多、在资源足够时无限扩张、不为以后社会矛盾或资源消耗而担忧。如今的左派、YSL教徒等带unconstrained vision的人就是这类。而大型食肉动物是K型,因为资源有限(不是随时能吃到肉),所以小心翼翼,生崽少并确保其存活。类似这类动物的人一般带constrained vision,会为未来担忧(比如文化和宗教冲突)等等,也就是当今的保守派、右派。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monN 留言时间:2019-03-25 21:31:25

索尔受的是ayn rand 和哈耶克的影响,这两位对鼓吹集体主义深恶痛绝,因为知道集体主义从来就是个幌子,必然会造成一个集体欺压一部分人的结局,因为个人的生命是鲜活的,集体没有生命征兆,集体主义所谓的common good取代个人福祉,惯用手段是夸大欺压和被欺压,不尊重个人的宗教,搞得是一样的。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19-03-25 13:22:07

亨廷顿生于1927年,服过兵役,哈佛大学哲学博士,哥伦比亚政治学教授。他认为“21世纪国际政治的核心政治角力是在不同文明之间而非国家之间”,影响极深、极广,特别对美国“保守派”政治家。

如今美国把美中对抗描述为“自由与社会主义”的不可调和、不可弥合斗争。与亨廷顿的“预言”相吻合。

但是,在下不认为中国教育系统豢养的书本学者、空谈理论家,就像何清涟这一类,能够领会其中内涵之一二。打算从中国理论粪坑里品出香味来的货色,最后结果都是搅屎棍。

回复 | 1
作者:SimonN 留言时间:2019-03-25 12:54:30

亨廷顿的这本书是经典之作,但是他没有想到西方文明中邪恶的一派:崇尚专制制度的一派会妄图利用西方文明的死敌:YSL文明来打击同属于西方文明体系内的崇尚民主自由的那一派。

当然,崇尚专制制度的那一派当中大多数人并没有恶意。他们只是有着unconstrained vision、想用大政府/专制制度的强迫和暴力来建立一个完美的社会。共产主义者是走得最远的。

回复 | 2
作者:SimonN 回复 SimonN 留言时间:2019-03-25 12:38:49

Wikipedia:

Steven Pinker's book The Blank Slate calls Sowell's explanation the best theory given to date. In this book, Pinker refers to the "constrained vision" as the "tragic vision" and the "unconstrained vision" as the "utopian vision".

Unconstrained vision = vision of the anointed

回复 | 0
作者:SimonN 留言时间:2019-03-25 12:35:28

看了远方博和老度的讨论,很有收获。

不过我认为托马斯索尔的说法更有说服力。在他的《A conflict of visions》里,他阐述了人有两种visions(不知道翻译成哪个中文词最合适),一种是tragic vision,一种是vision of the anointed。前一种vision(一般是保守主义者、右派)承认人性的弱点、认为社会不公不可避免,我们最多只能做到在保证每一个人的基本权利的前提下选择最有利的trade offs、将大家的不满降低到最低水平。而后一种vision(一般是progressives、左派)认为人性完美,社会不公是制度造成的,因此我们只要建立一个良好的制度,社会不公就会消失。为了建立这个完美的制度,我们可以使用强迫力量让人民服从。卢梭是后者的代表人物。

他的这本书绝对是经典之作,我建议你们读一读。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老度 留言时间:2019-03-25 10:37:43

这跟把西方文明的根源追溯与古希腊思想是一致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老度 留言时间:2019-03-25 10:36:06

罪恶加到黑格尔头上?怎么会呢?我不是感情用事,我认为取代上帝的moral原则, 人可以自己解释和改造是liberalism的根源,马克思只是一个分支,这是我对西方文明的研读理解,一切都是围绕丢弃上帝的moral原则引起,这不是攻击贬低谁,是历史的事实。moral原则是根源,这个是人类问题的本质。

回复 | 1
作者:老度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9-03-25 10:29:08

【黑格尔提供的思想,辩证法知道吧,也就是自己可以解释和改造世界】

黑格尔从来没有把自己的思想学说称为辨证法,他只称自己的学说为逻辑学,其中思辨的方法只存再于人的语言思维的逻辑之中。

只有马克思才称自己的哲学是辨证唯物主义,他把黑格尔语言逻辑的概念抽出来,跟唯物主义结合,并称这代表的是客观真理。

马克思把黑格尔学说中,语言逻辑的部分,提出来在跟唯物主义结合后,被马克思推广到客观世界,并被赋予客观真理的名头,这难道要怪黑格尔,还要把白左和共党兴起的大罪恶,加到黑格尔头上吗?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talkswitch1 留言时间:2019-03-25 09:52:49

美国让越南生产呢?不完美,但是可以阻挡,不要跟那些欧洲和中国mingle就行。

回复 | 0
作者:talkswitch1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9-03-25 09:38:14

你先算一下全世界有多少工人为米国制造商品。很显然米国没有足够人口。除非进行产业和消费大降级,否则米国不可能回到自给自足。如果将来机器人完全替代人类劳动,那会是完全不同的逻辑。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talkswitch1 留言时间:2019-03-25 09:19:29

美国只有一条路,彻底放弃国际化,回到原来的自给自足,那样基督教还是会继续改良和进步的。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老度 留言时间:2019-03-25 09:17:10

黑格尔提供的思想,辩证法知道吧,也就是自己可以解释和改造世界。我同意黑格尔不是社会活动者,马克思是实践者,他并没有自己的哲学思想,这要看你怎么看了。法国大革命在马克思之前。

回复 | 0
作者:talkswitch1 留言时间:2019-03-25 08:55:19

如果西方世界真的穆斯林化,海外华人只有两个比较好的选择。一是移民中国,二是皈依伊斯兰。逆潮流而动没有意义。

回复 | 2
作者:talkswitch1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9-03-25 08:49:59

我猜比2050要早的多。一神信仰都是意识形态的专制主义,本质是相通的。只不过是基督文明力不从心了。基督徒理解和改宗伊斯兰并不困难。军队穆斯林化的速度远远快过总人口的穆斯林化。基督徒社会精英阶层的思想转变速度可能很快

回复 | 0
作者:老度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9-03-25 08:46:25

【黑格尔才是白左真正的老祖宗,指出历史的哲学,也就是改造世界是可以的,可以按照自己的认知和解释来改】

即使黑格尔有此看法,也跟白左的兴起无关。

爱因斯坦和鲁迅都有过对共产主义社会有利的言论,这就跟黑格尔和牛顿一样,但我们要学会把他们个人的一时看法,跟他们的学术理论严格的区分开来,例如爱因斯坦就说过共产主义值得尝试,我们不能因为他说过这话,就把他打成共党,而进一步把他看成是共党和白左的祖师爷。

回复 | 1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19-03-25 08:28:49

--

回复 | 0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19-03-25 08:28:30

@远方:

白左的思想源头和政治纲领,不是康德,更不是黑格尔,而是直接继承于马克思。

康德就不用多说了,至于黑格尔,也跟白左无关,黑格尔的思想,主要是逻辑学,是从语言逻辑中提炼出来的,这是人类的第一次,但黑格尔不是狂徒,他从未把自己的思想推导超出语言逻辑的范围之外,更没有认为他的学说代表了客观真理,这就是黑格尔严谨的地方,所以黑格尔是伟大的思想家,如果你愿意,也可说他是伟大哲学家,但仅此而已。

马克思是政治和宗教狂徒,他完全没有黑格尔的成就和思想高度,他的全部本事就是把康德,费尔巴哈和黑格尔的一部分思想拼凑起来,创立了马教,他认为他的思想代表世界的客观真理,把犹太教的天堂改名为共产主义,并认为人活着时就可以进入天堂,这个教否定了一切其他宗教,是强烈排它性的,其中的组织结构是政教合一的,是从中央到地方金字塔式的,并且有宗教裁判所制度。 进入这个教的教徒,都是以活人为各级主教和教皇,搞个人崇拜,在教内造神运动不断。 通常来说,一个教派,如果其教义可以白日升天与肉身成佛,并且教主还是个活人,则都会被定位邪教,马教就具有邪教的一切典型特征。

马克思认为社会主义是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也认为社会主义最容易在民主传统深厚的欧美通过选举而取得政权,然后在从民主社会主义的基础上最后过渡到共产主义。 欧美的白左走的正是马克思指引的道理,马克思主义才是他们的政治纲领和指导思想。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talkswitch1 留言时间:2019-03-25 08:12:21

At the Al-Aqsa mosque, Palestinian cleric Abu Taqi Al-Din Al-Dari said that France will become an Islamic state by 2050 because it will mostly be inhabited by Muslims.

“We will fight them until the entire world is subject to the rule of Islam”.

https://t.co/20vVvVv2mM

这个在法国发生了。

回复 | 0
作者:talkswitch1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9-03-25 07:01:25

基督福音和伊斯兰虽然表达形式上绝不相容,但的内在逻辑非常接近,也有相同的原罪。走极端的时候也没有二样。所以面对伊斯兰,并任何道德优越感。 不过基督福音拯救基督文明想法只是幻想。文明的腐朽和衰老是自然的过程,是单行道。当代无论基督文明,还是儒家文明,都因文明腐蚀而败坏,而失去了生命活力。所以世界伊斯兰化的大潮流是不可阻挡的。文明虽然最终战胜野蛮,但文明人经常会被野蛮人征服。中国历史书上,把农耕人被游牧人征服的情况解释成为中华民族注入新鲜血液。穆斯林就是现代社会的新鲜血液,落后但富有生命力。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