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少华的博客  
知足常乐  
        http://blog.creaders.net/u/9296/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那个在雪地上站着的女人 2017-12-21 18:06:52

              --- 那个在雪地上站着的女人 ---


下雪了!我从窗子向外望去,雪不算太大,但不停地在下,个把小时后,户外已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雪罩,这是今年这儿的第一埸雪。


我怎么觉得这和去年的第一埸雪有点像,好像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雪片落下来也是浅浅的一层,不同的是,那天我看见了她,一个站在雪地上向我招手的女人。


说实话,毎天早上的晨走,都是我战胜自己赖床,或有其它借口,懒得起来的一个果敢行动。那天也一样,推门出去时,虽然雪停了,可清晨的风还是满凛冽的,我不禁打了个寒颤,使劲把毛线帽沿往下拽了拽,护住了耳朵。


已是早上七点钟左右了,天还是有些濛濛泈泈的,但那浅浅的积雪,把那些微微摆动的树枝,和仍在沉睡的房屋,都反衬得很清楚。就在这时,我看见了她,一个站在雪地上的女人,在向我招手。


我也礼节性地向她挥了挥手,道了声:早上好!就准备从她身边穿过。殊不知,她并没有停止挥手,像是招呼我到她那儿去。


走到跟前,这才看清,这是个上了年纪的女人,栗色微卷的短发垂在她那清瘦的瓜子脸两侧,眼神热诚但似乎带点朦胧。身着白色的睡衣,赤脚撒着一双拖鞋,站在雪地上。


见我来到她跟前,并问她有什么要帮忙吗?她那挥着的手放了下来,只用一只食指按在她的唇上,轻声地说:"我的屋子里来了一个陌生人,我很害怕。你能陪我一块儿去看看?或者打个电话给警察?"

"当然,没有问题。"我有点惊诧,但并没有多想,很快的回答道。并从衣兜里掏出了我的手机

"噢,谢谢!"见我答应了,她很高兴。一面使劲把穿着拖鞋双脚,从铺着浅雪的地上拔出来。我寻思她已经站了有一会儿了。心里着实真为她那双冻僵的双脚,还有那只穿着睡衣的单薄身体担忧难过。


"对了,我想告诉你,那个陌生人其实是我以前的丈夫。"女人一边若无其事地说着,一边带着我朝一幢屋子走去。


我有点懞,但随后又想,可能是两人已离婚,前夫也许为啥事,又找了来。可怜的女人大概是害怕单独面对。

还没等我想完,我们已面对着屋子的大门。女人没有敲门,径直扭转门把手,屋门里面像是有人应着,顺势就打开了。


一位黑发的中年妇女,手拉着门里面的把手,一双黝黑深遂的眼睛上下打量着我俩。

“你们好!请问,我能帮你们做什么?"

我有点晕,原以为开门的会是一个男人,那个栗色头发穿睡衣老妇人的前夫。

我告知了所有的情况,一面心里独自在思忖,这位是老妇人的家人?朋友?还是…? 可我没有看到还有其它人在屋里。

"噢!请进来吧!"黑发中年女子听我说了后,热情地招呼我们。

"谢谢你,我叫安娜,是她的隔壁邻居。"

黑发中年女子自我介绍,并指着老妇人道。


突然,她很快面对我,并迅速地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很轻声地说:"她这里有点…。"见老妇人转身向她走过来,安娜没有继续说下去。


一下子,我就反应过来了。


那个只穿着睡衣,站在雪地里老妇人,是个老年痴呆病人!

一句话我也说不出来,尴尬,无助和难过交织一起,为自己,为她 ……。


这时,安娜温柔地对老妇人笑了笑,询问似地说:"呆会儿,我们一起送你回去?"

"不回去。"老妇人答道。

"那,我打个电话给你丈夫,叫他带你回去?"

"不!不要!“ 老妇人断然又回绝。

"要不,我打电话给你的女儿。你有她的电话吗?"安娜接着又说。

"女儿?女儿的电话?记不得了,记不得了,不知道!没有了,没有女儿了。"老妇人喃喃茫然自语道。


没有其它声响,除了客厅墙上的那个老式的大钟摆。

我们沉默了有好几分钟。


於是,安娜对我说,"你先回去吧!等会,我会送她回去。"


走出安娜的家门,外面又飘雪花了,感觉我的脸上,有一丁点一丁点,凉絲絲的。不知怎么地,有点想哭。


这时,一辆小汽车在我身边急刹住,一个花白头发的老人,满脸的焦虑,有点带哭腔问我,有没有看见一个穿白睡衣女人?那是他有病的太太走失了…。

我点点头,心里略好受了点,上了车,领着他去了。


已经时隔一年了,每当下雪,眼前就会呈现出那穿着睡衣,赤脚撒着拖鞋,站在雪地上的,上了年纪的女人,那么的茫然,无助……。



(注:老年痴呆症在发达国家被列为第四位最常见的死亡原因。女性发病率要高於男性。

据说新近发现了一种通过抗体阻止老年痴呆症发展的治疗方法,且该抗体有可能发展为预防性疫苗。那就让我们翘首以待吧。)

 

12/9/2017

有感于首次落雪日
























浏览(1142) (2) 评论(4)
发表评论
相伴 2016-01-20 14:48:32

              一 相伴 一



门铃响了,女婿跑去开门,是他堂妹妹的一大家子人。也和我们一样,是来串门儿的。

女儿女婿全家刚搬到一个新的地方。



堂妹家也各有一对子女,年龄也和我那五岁,七岁的小外孙差不离。

大门刚一关上,只听得孩子们叽里呱啦的一片欢叫声,一双双小光脚丫子,逐跑在地板上的"咚咚"声。



热闹嘈杂声中,门铃又响起。

我打开门,是亲家母。



原是意料之中,但我还是有些吃惊。亲家母整个人看起来都瘦了一圈,原本就很苗条的身子,被那身黑色的紧身外套裹着,更显得纤细。一枚奠记象征的白色珍珠发夹, 象一小点绒白花,佩在已有几些白絲的黑发上,颇引人注目。

我知道,亲家公病逝已一个月了。



我握住亲家母冰凉的双手,赶紧拉她进屋。



我俩沉默相对而坐,足有一分钟,我才开得口。

"你还好吧?!"



她没有回答.只是嘴角掀起一絲微笑。

"不能算好",声音轻得几乎听不见。



我们低着头,只看着自己面前茶杯,任凭那升腾的热气,卷起,翻转和带走,那些淡淡的回忆…。



"我天天都会跟他说话,聊天。"

忽的,她抬起头,目光有点恍惚地望着我。



吓了一跳,怔怔地瞧着她。因为我知道她说的是谁。



"不想他一个人孤寂在外,我把他留在我身边,带回家来了。"



"你看,"她打开手机,展示给我看。

"这边是他,旁边是以后的我…"



我睁大了眼睛,看到的是一对心状的艺术品。

但,又似相交在同一根上的两个莲苞。

既含着现代的抽象和奇异,又透着古典的仙雅与飘逸。



"今天我又骂他了,"亲家母的象是在对自己说话。

"你为什么那么狠心丢下我,自己先去了?!"



看着她那又要润湿起来的双眼,我搂住她的已开始颤抖的双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会天天陪他唠嗑,让他看得到孩子们长大成人…。我会和他一块儿去旅游,一起到他最喜欢的地方去,他最喜欢夏威夷…"。



"等我老去了,就在他身旁,"她指着那另一个莲/心包。"孩子们怎样搁置都无所谓,只要跟他一起,就心安了。"



她结束了话语,静静,静静地看着我。



我恨死自己的迟钝,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起身,给她的茶杯里加了些热水,然后,只又把她的已经热乎了的双手,全裹在了我的手心里。



刚想张嘴,一架纸折的小飞机栽在我们的茶机上,随着,一串脚丫子敲地板的咚咚声奔驰过来。



"奶奶,奶奶!有没有看到我们的飞机?"五岁的小孙儿伙同他的小伙伴,一阵风似的刮到我们眼前。



"宝贝,在这里呢!

如同換了一个人,亲家母两眼放光,滿脸的慈爱,拾起纸飞机递给小捣蛋们。



"饭好了,大家准备吃饭了!"那边又传来女儿女婿的招呼声。



"噢!来啦,就来啦!"我和亲家母异口同声,忙一起应道。



象是从梦中醒来,我俩相互对看了一眼,都笑了。


 

然后,我们挽着胳膊,一块儿朝着那鼎沸着热闹人声的吃饭间走去。




 

 

2016119日晚







































































浏览(277) (1) 评论(2)
发表评论
晚秋 2015-11-25 17:18:46

清晨推门出去,喜欢按老习惯,自己在周边走上一圈。这和我们的周末行走的味道不太同。后者是快乐地与人交谈不觉路遙;前者会全身心地与景交融,步步有触动。



其实已是初冬了,只是今年的秋,像是迟迟不願从这里离走。



路边碧绿草地上罩着一层薄薄的的白霜,落叶不多,大部分已被清扫干净。万圣节时摆放的南瓜,还有那绽开着的秋菊,尽管艳丽已褪,仍还留在家家的门口。



自从搬到这个五十五岁以上的退休老人社区,已经是第三个秋冬了。

付上社区费,省去自己锄草,铲雪,扫树叶;再加上好朋友们住近邻,每每活动交流融融,日子过得蛮是有滋有味。



可我们当家的有抱怨,说:什么都挺好,就是一抹眼看去尽是老人…。

我笑着回他道:是啊,就你一黑发小年青哟!

他手指掳掳自己的满头白发,也笑了。



走过俱乐部时,见有光亮,已有人在健身房活动了。后院的游泳池已被覆盖上,等着来年夏初再被掀开…。



远远地,又瞧见那台轮椅朝这边驶来,我们举手打招呼:早上好!尽管叫不出相互的名字。

坐轮椅上的老人,通常爱穿一件棕色皮衣,脚蹬一双深筒皮靴,头戴一个牛仔帽,看上去,可威武潇洒了。旁边是一起晨走的伙伴,时不时地关照着轮椅上的他。



我也知道,下一步就会听到轮椅喇叭的"嘟嘟"声,果然,随着两遍声响,门里走出另一位白发老人,也是他们一起晨走伙伴…



走到村尽头,我打弯往另一条小径回走。小径旁不远的树林矗立依旧。快落光叶子的老树群和一些翠松,相互依偎,铿镪挺立;微风吹着,枝叶摇晃摆动,像是婆娑起舞。当缕缕的晨光,从树隙中渗出,大片林子看上去金光灿灿,显得很是楚楚动人。



瞧那老树,尽管现叶子已落了大半,但又何妨?下一春,它又会绽放新芽,翠绿周身。



走过网球场边,邻居朱阿姨已在锻炼了。她是每年冬天都从上海到儿子这里来,老人一直保持着早锻炼的习惯。

见到我,她也没有停止做她的拍手操,只是一边拍手,一边诧异发问:"Coco ?

听到我说Coco现走年纪大了,走不了太远,等会儿带她走小圈。朱阿姨这才放了心。



三十分钟后,走回家门。又带上Coco 外出遛小圈。

这下迎面碰上的,是另一组早上走路的老人们。他们六,七个人几乎走成一排,看上去风风火火,气宇昂然。



Coco 撒着欢,迎了上去。这时你会看到他们,也张着臂来迎Coco,就像一队兴高采烈的孩子…



真是觉着好, 不论现在是晚秋,还是初冬。





少华

11232015

 

 

































浏览(321) (0) 评论(0)
发表评论
Coco 怎么啦? 2015-10-21 17:40:49

                Coco 怎么啦?


我已经听到车库的门响,是他爸下班回来了,赶紧的跑到厨房,温湯热菜。

Coco
背对着门口,卧在地上,还在那认真地,一下一下地用舌头舔她的爪子。


 Co!呆弟回来了!"我一边拧开炉火,一边大声地对Coco说。
没听到叫声,回头一看,小东西还在继续着她的梳理。

我走到她跟前,她抬起头,水汪汪的眼睛瞧着我。
我又手指着车库门:"呆弟回…"

几乎在同时,离地跳起的Coco.和冲进门来他爸就揉到了一起。Coco摇着尾巴,撒着欢儿;他爸还是反复絮叨着老套子:"想老爸啦?告诉老爸,在家可想老爸啦!说,说,说…"

"好啦,好啦!洗洗手准备吃饭了,"看着这滾成一团的爷俩,我把他爸的拖鞋扔到他跟前,催他换鞋,洗手吃饭。

下意识地, 他爸像是在问Coco,:"你小子今天怎么不到门口来接老爸?"
是啊,以往都是Coco 先听到他老爸回来的动静,车库门还没响,她已经叼着一只拖鞋,在门口等着了。

Coco大概也是年纪大了,反应迟钝了。"我不经意地回道。

Coco
下个月就整十二岁了。

这小东西还不满八星期时,来到我们家,给当时同遭公司裁员厄运的我和他爸,凭添了许多快乐的麻烦,和从来没有过的好心情。

女儿大学毕业后在纽约工作,也养有一只小狗,平时电话来,伊媒儿去的,也帮了我们不少的忙。
 
Coco 才来时调皮捣蛋,已经不记得了,吃饭桌腿和所有椅子腿,被她咬的伤痕累累,现在早已不疼不痒了。

十多年来,就记着她的好。

前几年一次大流感,和他爸一起病倒,双双都发烧躺在床上。小东西也不吃不喝不闹,就趴在我们床前静静地守着。等我觉着好一点时,想坐起来,小东西快活得屁颠,嘴巴含着我的鞋,递给我;我套上一只,她又递上另一只。然后把她的头埋在我的两腿间,尾巴悠悠地晃着…

出外走路或爬山时,她总是显出"你俩一个也不能少"的姿态。
他爸往往走得快,好领着她走在前头,可小东西总是一步三回头地望着我,只要我一出声喊:"你俩走慢一点啊!等等我!"小东西会立刻竖耳回望,然后腾腾地往回跑,直到我跟前。

于是我就特满足地拍拍她,说:妈咪没有事,快回呆弟那里!她好像还是不放心似的,望着我,不肯走。我亲亲她,朝他爸方向扬扬手,说:快去!

她这才一步三回头的,跑向呆弟。

尽可能的,我们去哪都带着她,再累再苦,不管什么环境,只要和我们一起,她就满意,就高兴。每每,我们都是一起快乐着⋯

第一次与Coco 分开,是八年前去阿拉斯加,没有办法,我们只得把小东西送到狗狗托儿所。他爸在前台办托儿手续,小东西不知要发生啥事,抬眼看着我,当她察觉妈咪的一滴泪珠落在她的头上。
 
托儿所的阿姨来牵她进去,小东西发觉不对劲了,脖子死扛着,就是不跟阿姨走。阿姨无奈只好把绳脖儿又递给了他爸,叫他爸帮着牵进去,Coco 便一头扎进他爸怀里,藏在他爸腋下,横竖就是不进托儿所。

他爸只有使出浑身解数,左哄右骗加保证,好不容易才把她引了进去。

我那时早就哭成了个泪人,不敢看他们。待听到托儿所门的关闭声,看到他爸铁青着脸,一个人走出来。

没一个字,一路上。

家门打开,他爸前脚进,我后脚跟入。拖鞋还没换上,就听石破天惊一大声哭叫,吓了我一大跳。两秒钟后,没声了,见他爸打开水笼头,缓缓地冲净满是泪水的脸,抓张纸巾擦了擦,也不看我,就直接坐在开了的电视机前。

没一句话,一晚上。


不会忘记去托儿所接Coco 情景,门一开,小东西看到我们,像疯了一样冲出来,腾空跳起,用她的身子挨着个儿地撞我们。等疯完了,又把头钻到我的两腿中,嗓子里还发出一种小孩似的撒娇啍叽声…。

……

他爸说她是个"哨丫头",左邻右舍她都爱搭讪。

隔壁李阿姨来串门,Coco 叨个最漂亮的拖鞋递给她換…,
边屋的楊叔叔喚她一声,就呼哧呼哧跑过去,粘在人家腿上…,
还离着个百把尺远,看见她张叔蒋姨在散步,就摇着尾巴跟人打招呼…。

是的,十一年多过去了。
人说狗狗年龄換算成人的年龄是乘以七,怪不得Coco近来越发显得反应有些迟钝,也难怪,小子已和我们是同龄的人了。

......

今天,天气挺暖的,Coco 正在台上晒太阳。
我切了一小块苹果,打开凉台门唤她。

"吃苹果了!Coco
她没有看我,仍在眯着眼,享受着阳光浴。

我走到她跟前,摸摸她头。她暮地睜开眼,看到我手里的苹果,一脸急切地想吃,我把苹果块放到她的嘴里。

Coco,来!再给你一块!"我叫她,往家里走,她只看着我,不像以前那样很快跟来。我回转身,对她招招手,于是她起身,跟了来。

突然,一种不祥的预感浮了出来。

我想证实一下,走到Coco 的背后,大声的唤她。

Coco 没有一点反应。

......



晚上,他爸回来时, Coco仍在睡觉。


我拽住他爸的手,说出了我的预感。他爸没吱声,我俩手拉手走到睡房,坐在Coco的睡垫边,静静地看着她。

半㫾,他爸开了口:"只要她自己觉的不是太难受,我心里会好过些。"

我点点头。把手放在Coco的脸上,轻轻抚摸着她那柔软的双耳。

Coco 慢慢地睜开眼睛,抖了抖耳朵。
见媽咪和呆弟都坐在她的跟前,满瞳子里都溢着快乐。

……

是的,Coco 已经聋了。


我还是给她预约了个医生。
尽管,这也许根本就是无济于事的。



少华
20151020日晚




 




































































































浏览(28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在坟埸拍月亮 2015-09-30 15:32:15

                 在坟埸拍月亮(废话一大箩)

 

为啥呀?我也这样问。可劳工巳觧释了;1,就近;2,墓地空旷,若月亮升起,转移随拍方便;再则,周边墓地的树木,教堂建筑,兴许还能作为前景......



咱们家外出,方向性,路线性的决策都是劳工说了算。这次也一样,咱二话不说,背起相机包就奔坟場。



这次没带咱四条腿的小女儿Coco去,主要是晚上黑灯瞎火的不便,大空旷地的,也没个树桩子拴,小东西若撒起欢来,闹得你没折,啥也拍照不成。



十五分钟左右就开到安多福墓地门囗了,看了一下手机,不到七点,天还没有黑。我俩一人扛着一个三脚架,急步走进门里。门边上的那棵硕大树的枝条上,掛满了各种式样的祝福卡片,风起舞动,人情氛围浓浓。空气中也荡漾着一股草地刚割过的清爽味,虽然空旷,但翠绿干净,且虎虎有生气。



我们把三脚架就立在草地上,调好相机数据,面朝东南向,静待月亮爬上来。身后百米远处就矗着百十来个墓碑⋯⋯倒并不觉着有啥阴森异样。



天,渐渐地黑起来了,月亮还是没见踪影。不对呀!应该出来了呀!劳工已经有点儿耐不住了,到处走着,想逮住月亮爬上来的方向。嘴里还叨咕着:"可能我位置选错了。"



我劝他再等等,也许月亮马上就要出来了,位置错了就错了吧!反正月亮升到了空中,总能拍到的。



天完全黑了,还是没瞧见月亮,周边的高大的树林丛,团团围看墓地,黑压压的,像是要朝我们涌过来⋯⋯。突然,瞧见我右边的林丛间隙中有片光亮,白晃晃的。



"月亮在这!月亮在这边!"我兴奋地大叫着。



劳工早已携上三脚架,朝月亮升起的方向奔去。我也赶紧跟着,调换了位置。



想看她的银盆大脸一露无遗,没门儿。也罢,那就半个月亮爬上来,也行哪!可周围树高林密,只能在林隙间,看着月亮走。我也承认,这次拍月亮的地方没有选对。



很明显,这时的月亮不是劳工的菜。他吆喝了一声:"走吧,回去吧!"就人随声去了。



可我还在劲头上,第一次照月亮,又没啥理论和实践水平,只要置身於大自然中,就不能自己......管她展出个啥样脸,我都试着咔嚓咔嚓,全盘接收,美其名曰:练练身手。



一阵冷风吹来,感到了寒意。扭头回望,这时才意识到除了背后那几十座墓碑陪着我,四周静寂,空无一人。



不敢再恋战,收了三脚架,拔腿就走。



这时说老实话,离墓地大门两分钟的路,像是走了十分钟,两眼一片漆黑,两腿只是机㭜地向前迈,脑袋瓜子也觉着有点糊⋯⋯



远远地瞧见两团鬼火似的车灯,才舒了一口气。



坐上车后,像是自嘲,又像是对有点扫兴的劳工说道:

"你不在,我还真不 Work 呢!"



"是啊?!"

劳工立马看上去,精神头就上来了,一脚油门踩下去,车便往家奔去......









































浏览(540) (2)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17条信息 当前为第 1/4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