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飞哥的原创文学  
让你活在飞哥为你创造的世界里!  
        http://blog.creaders.net/u/9313/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对德国鬼子的一次拜访(2) 2017-04-22 19:18:13

对德国鬼子的一次拜访 (2)

飞哥

2 意外的邀请

愉快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两周的短期工作即将结束。很快就到将要返回北京的前一个周末。星期五快下班之时,汉娜特意把我叫到她的办公室,问我星期天有什么安排没有。星期六因为商店还都开门,所以她说我还可以自己逛逛。星期天吗,所有商店、餐馆按法律都要关门,就没处可玩儿了。随后,她带着一脸神秘地问我:“你不是对二战的历史感兴趣吗?星期天如果你没什么事,我来接你到我家做客吧。另外你还可以顺便见一下我的父亲,一个二战老兵,他还是个少校呢。”听罢此话,我自然是瞪大了眼睛,汉娜的父亲居然也是二战老兵?还是个军官!?惊愕之余,我不住地点头,一副迷惑不解的样子接受了邀请。

星期六的那一夜,我有点儿失眠。从小长在红旗下,深知德国鬼子的凶残与暴行。那骇人的标志扭曲、绑架着所有的邪恶于一身,纳粹的铁蹄蹂躏、践踏着世界、制造着灾难。可是这位老兵却是我尊敬的、和蔼的汉娜的父亲。我真不知道是怕、是恨,还是尊敬。应该怎样才不致失礼,要微笑吗?还是该握手、拥抱?就这样辗转、纠结着稀里糊涂地睡了过去。上午十点,汉娜来电话说她马上出发,二十分钟后就到。


汉娜的家是一座很大的房子。可里面却分住着四家:两家半地下、两家地面以上并有着自己的后院。汉娜的丈夫是位中东移民,也是我们的同行。因此自然少不了业务上的话题。也许夫妇两人考虑到种族因素吧,因此,他们唯一的孩子就是他们的宠物猫。汉娜的丈夫特意在我来的前一天去超市将所有能买到的各种莓类水果一样买了一些,汇成个莓类大全,让我品尝。主人的盛情可见一斑。过了一会儿,我问汉娜,她的父亲、那位老兵不在家吗?她笑着回答说:“你一定是等不及了。他和我母亲不在我们这个房子住,在另外一个小镇。因为他们年龄太大了,需要我的照顾。因此,他们今年决定搬得离我近一些。于是就在离我们这儿不远处,新盖了一栋房子。一会儿,我就开车带你去他的新家,见见这个神秘人物!”说完还对我打趣地挤了下眼睛。


再次坐上了汉娜的车,不到五分钟的路,车子在新建的几栋房子前面停了下来。汉娜指着其中的一栋说,这个就是她父母的房子,基本完工了。但是还需要把前院和台阶修好。

我问汉娜:“看样子,你的父母还没搬进新家吗?“

“还没有,他们只是将一些他们能搬得动的东西先搬来。大的物件像家具就请搬家公司来做。你能相信吗,我父亲86岁,母亲82岁,我父亲还在开车!”

我一听,86岁了还能开车,的确吃惊不小。

“我是他们唯一的孩子。所以只有我来照顾他们了。”

“盖这么大的房子又是独立的一家,一定会花很多钱吧?”

“是啊,所以有些工程只好雇一些土耳其工人来做。可我父亲也不缺钱。他是二战时德国国防军的军官,战后一直拿着很高的政府补贴,所以还能付得起这房子。”

汉娜伸手按了按门铃,没人回应。于是掏出钥匙顺势打开前门。回头看了一眼脸上有些失落的我,笑着安慰道:”放心吧,他是军人出身,不会爽约的。我星期六已经给他打过电话,说要给他介绍一位来自遥远中国的客人。他兴奋得像个孩子,说从来没有接待过中国客人。“

利用说话的功夫,我们在房子里转了转。对于只住两位老人而言,这房子确实很大,实木的地板散发着和滴滴湖周围的森林一样的幽香。


说话间,汉娜的手机响了,听得出对方是个苍老的声音,一定是汉娜的父亲了。他们操着厚重的德语,好像在彼此打趣。汉娜挂断电话,眉飞色舞地对我说:”你的神秘大人物马上就到。他因为整理自己的一些东西,所以出来晚了。我告诉他:你的中国客人已经恭候多时了。他还特意嘱咐说对你表示歉意!“不一会儿,门口传来汽车停下的声音。此时,我顿时再度紧张了起来,甚至有点手足无措,不知道眼前会是一幅什么样的面孔,会是像电影里那面目狰狞的德国鬼子,还是像汉娜一样微笑着的老者?


门铃响了,我的心跳也开始加速,脸上夹杂着兴奋与恐惧。汉娜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用手轻轻拍了一下我的肩膀:”他不会像你想象的那么可怕。“门拉开了,眼前已经站立了一位老者,瘦高的身材,背已经驼了,光秃的头上几缕稀疏、银白的头发整齐地梳向一边。让人不得不注意的是老人的花格衬衫,平整得见不到一丝皱褶,笔直的西裤更是如此,与老人满脸的皱纹和松弛的肌肤形成了鲜明的反差。更引人注意的是,老人的颈前居然打着白色的领结,它毫无疑问地成了整个装扮的焦点。这一身服饰,如果换到一位年轻的德国小伙子身上,一定是优雅迷人。可是穿在眼前的老者身上,却越发显得老人的苍老与消瘦。


汉娜娴熟地和父亲拥抱、亲吻,互相说着问候的话。然后搂着老人将目光投向我介绍说:”这就是我电话里跟你说的中国同事,飞哥。这是我的父亲,沃尔特。他会告诉你他的军种和军衔的。“话音刚落,老人不紧不慢地挺直了腰板并快速将脚跟儿并拢,两臂夹紧,来了个立正:“沃尔特. 霍夫曼,魏玛国防军陆军少校!”这突如其来的自报家门顿时让我忘却了那份恐惧,甚至还觉得有点儿滑稽,脸上由衷地挂出一丝笑意。我正在迟疑是握手还是拥抱之际,老人的一只大手已经牢牢地钳住了我即将伸出的右手,并将我用力拉近了与他的距离,同时老人用他同样有力的左手实实地拍打着我的肩膀,惊奇而仔细地打量了我片刻,而后操着德国口音的英语问候道:”飞哥?我没有念错吧?很高兴见到你并在我的新家欢迎来自中国的客人!“我刚要说些什么,突然觉得被紧握的右手感觉有些异样,于是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却惊愕地发现老人的右手只有三根手指,中指与无名指都缺失了,拇指也严重地变了形!沃尔特看出了我一脸意外的表情,颇有歉意地解释道:“你会期待看到什么呢?!一个在东部前线打过仗的士兵,像我这样的,已经算躯体完整的了。希望没有吓到我的客人!“ “不会,不会!沃尔特,很荣幸见到你!只是知道你还能开车,的确有些吃惊!“我只想找个借口缓解一下这未有准备的尴尬。”习惯了,这点小毛病,什么也不影响。”


趁老人说话的空,我好奇地在老人的脸上搜寻着什么,却无意中与他的目光首次对视。那一双清澈、湛蓝的双眸,是这身体里唯一没有老去的部分,就像它们深邃的颜色,谜一样地流露着孤独与忧伤,即使他在微笑。汉娜在父亲面前,完全不再是个经理,尽显女儿本色。可以看出她对父亲是那么依恋。父亲仍然钟爱着这个已经成年的女儿。他们每一次的对视都像是一次温柔的对话。沃尔特示意大家到客厅说话并在前面带路。偌大的客厅因为少了家具,显得有些空旷。老人抱歉地说:“沙发还没有搬来,就坐在壁炉前的台阶上吧。”汉娜笑着说:“那是沃尔特最爱的地方,那里总是离温暖最近!”老人一边有些吃力地坐下一边说道:“寒冷与战争一样残酷!比噩梦还要可怕。”汉娜故意要把时间都留给我和沃尔特,于是没有过多的对话,只是冲着我们说到:“我去厨房看看是否有咖啡或茶,准备一些来。”汉娜正要转身离开,我条件反射式地抓起手中的挎包,边打开边说:“差点忘了,我这里还有一盒从中国带来的龙井绿茶,是给沃尔特的礼物。”随后转向沃尔特,“抱歉,沃尔特,礼物都发完了,就剩下这个了,下次……”没等我说完,老人一脸兴奋地说道:“为什么我总是这么幸运,居然还有我的礼物。我最爱中国的绿茶了!”随后将茶接了过去,看了又看、闻了又闻,然后转递给汉娜说:“那就来点绿茶吧。”汉娜转身去厨房泡茶了。(待续)

浏览(2378) (1) 评论(2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慌兮兮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7-04-24 20:53:49

蒋纬国肯定不能参加党卫军,那是要查出生政审的,倒不是说蒋纬国出身低,而是参加党卫军须是“纯正雅利安人”。似乎国防军没有那个要求。党卫军的领章容易识别的,有一块是军衔,另一块是闪电SS。

回复 | 0
作者:飞哥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7-04-24 20:39:59

谢谢关注和图片。蒋纬国穿的是国防军的军装。请继续关注续文,看看是否有答案。谢谢。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7-04-24 15:37:16

【他是二战时德国国防军的军官,战后一直拿着很高的政府补贴,所以还能付得起这房子。】

他肯定不是党卫军军官?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7-04-24 12:41:09

蒋纬国曾经受过德国党卫军的训练。。。

回复 | 0
作者:慌兮兮 回复 慌兮兮 留言时间:2017-04-24 11:22:18

还有越南独立时的历史也让人感兴趣,也是多方势力暗中较劲:越南人一方(是否还要分非共党,共党,保皇党?)法国人一方,英国人一方,美国人一方。英国人与美国人是暗中参与(如间谍,特务,大使馆等等),想在越南独立后建立自己的势力。

回复 | 0
作者:慌兮兮 回复 飞哥 留言时间:2017-04-24 10:59:10

这是一段让人很感兴趣的历史,一直有电影好拍有电视剧好拍。还有一段让人感兴趣的近代史是殖民地印度,尤其是印度独立时的状况,四方人物,印度国大党一方,穆斯林党一方,英国一方,还有一方是捣浆糊的甘地。

回复 | 0
作者:慌兮兮 回复 飞哥 留言时间:2017-04-24 10:55:57

这是一段让人很感兴趣的历史,一直有电影好拍有电视剧好拍。还有一段让人感兴趣的近代史是殖民地印度,尤其是印度独立时的状况,四方人物,印度国大党一方,穆斯林党一方,英国一方,还有一方是捣浆糊的甘地。

回复 | 0
作者:飞哥 回复 慌兮兮 留言时间:2017-04-23 22:06:03

回复:Pascal和慌兮兮,

一幅拙文,抛砖引玉,有幸得到二位的奇闻异事和说不完的话题。学习了太多。光是回帖就已经是数篇博文了。续篇再续!谢谢!

回复 | 0
作者:慌兮兮 回复 Pascal 留言时间:2017-04-23 22:01:59

我觉得戈培尔也不错。他是哲学博士,与太太结婚时,他是第一次结婚,而新娘子是第二次婚姻,带来一个拖油瓶儿子,但戈培尔待那个继子如己出。最后全家自杀时那个继子不在,唯一幸存的人。

回复 | 0
作者:慌兮兮 回复 Pascal 留言时间:2017-04-23 21:36:31

卖我德军pith helment军帽的摊主(德裔)问我是哪里人,我说是中国人,我说战时中国是盟军的一方,但我们中国战场实在是与欧洲战场没啥关系。那顶军帽摊主一开始说是不卖的,但我们聊了一会二战历史后,他主动说把军帽卖给我。

回复 | 2
作者:慌兮兮 回复 Pascal 留言时间:2017-04-23 21:20:28

武装党卫军是德军的精锐部队。我常觉得德国人的优点也是德国人的弱点。德国人的优点是认真精确,但当那成为弱点时就是不经诈。打仗就是要兵不厌诈,但德国人就是输在那上面,诺曼底登陆就是个很好的例子。纳粹德国的戈林是个很有人格魅力的人,我很喜欢他。

回复 | 1
作者:Pascal 留言时间:2017-04-23 20:57:13

德意志第三帝国下设38个师的党卫军,还有其社会意义呢。请看:

美国有一位战地记者M&G.BLsons说:“古今往来,人类历史上最彪悍最

有勇气最值得依靠的军队从客观上来说,应该首推二战中的武装党卫

军”。

抛开政治立场与信仰的正邪之分,应该承认,二战德国的纳粹武装党卫

队的成员基本符合真正军人的标准。虽然建立在偏执的唯血统论基础上

的纳粹主义,在一开始就注定是没有前途的,但党卫队遵从自己的信

仰,讲究义、理、志、忠信与服从,富有责任感、使命感与荣耀感,对

领袖忠诚(甚至愚忠),对敌人凶狠,对同胞爱护,对家人牵挂。

党卫军对希特勒的忠诚令人吃惊,在战争后期,德国的国防军系统普遍

开始反思战争,对希特勒和纳粹产生不信任感,唯有党卫军依然效忠元

首,成了“救火队”,哪里最危急就出现在哪里。甚至出现了大量由青少

年组成的志愿部队,仅凭一腔热血就对拥有强大地空优势的盟军发动近

乎自杀的进攻。

这也是为什么柏林战役拖了如此之久的一个重要原因。有人认为:如果

希特勒不是选择自杀,接任元首邓尼茨宣布德国投降,主攻柏林的苏军

的牺牲还要翻上一倍以上(苏军在柏林投入了近百万伤亡33万人,歼灭

德军17.3万人,俘虏13.4万人)。

到1945年4月,武装党卫军还有42万兵力,安插在120万的柏林防卫部

队中担任主导部队的任务。柏林被攻克后,一个月内追随元首自杀的党

卫军达63000余人,躲在角落拒不投降选择继续作战的达70000余人,

战后有美国人说,希特勒麾下的纳粹党卫军没有一人向联军主动缴械,

基本上是打到最后一颗子弹而被俘虏。此语虽然过于夸张,但从一名纳

粹党卫军士兵的遗言可以看出,忠诚到近乎死硬,确实是一部分党卫军

的特点:“告诉元首我已经尽力,告诉父亲我依然爱他。”

请不要侮辱一个忠诚的德国军队,尤其是党卫军。这也是国内流行推崇

德军的一个深层原因。任何一支在战争史上成名的军队,抛开立场和信

仰的,往往具有很多共同点,那就是忠诚、勇敢、机智。一个帝国,一

个元首,一个民族。党卫军无疑符合这些标准。但正如中国人无法忘记

日军的暴行,欧美国家也不会遗忘德国军队,尤其是党卫军,在二战中

执行民族政策的德意志第三帝国。

人活着是要有一点精神的,尤其是男人,意志尤为重要。从忠诚和意志

来说,也许就如美国记者M&G.BLsons 与苏军元帅朱可夫说的:

“二战德国希特勒麾下的纳粹党卫军是最值得依靠的军队,是最值得尊敬

的对手”。

回复 | 0
作者:Pascal 留言时间:2017-04-23 20:48:35

慌兮兮君从容不迫点评提示德军历史异闻的三个自然段落,十分有意思:

1. 是,传说中的国防军执行战争命令期间,很规矩,“很多军官是 Von 字打头的贵族 ”,喔,肃然起敬。但,对于党卫军,还是有一个书面判决:

1946年9月30日,纽伦堡军事法庭的法官对党卫队组织作了判决,宣布它是一个犯罪组织。法官们强调,“党卫队这个组织的目的是罪恶的,包括迫害、灭绝犹太人,将他们残忍地杀害于集中营中;毫无节制地强迫被占领区人民劳动,奴役他们;虐待和虐杀战俘”。

好像盟军俘虏党卫军后,很多时候,没有废话,就地执行。

2. 真是吻合老话说的,是金子,在哪儿都发光,在哪个时期都发光! 战时制作军服,无与伦比;平时制作民用品,更是贵族范儿的精品。

3. 希姆萊於1937年開始與他前任的女秘書海德溫·波哈斯特(Hedwig Potthast)成為情人關係,希姆萊稱波哈斯特為「我的小白兔」,雖然他試著與瑪佳莉特離婚,但因為家庭的天主教保守而從未成功,結果波哈斯特分別在1942年與1944年先後為希姆萊生了2個孩子。

波哈斯特的父母對於希姆萊既沒有離婚再娶的打算,也沒有一棟房子能給他們女兒而非常不滿。但私生活非常簡樸的希姆萊卻沒有能買新房子的積蓄,他以職權在納粹活動中秘密地挪出了8萬馬克,而這件事被馬丁·鮑曼知道,但他沒有張揚。之後希姆萊用這筆錢在柏希加登-舍瑞(Berchtesgaden-Schönau)一帶蓋了房子,而鮑曼家就在附近,鮑曼夫人後來與波哈斯特友好,並緩和了希姆萊與鮑曼的權力衝突,促成了友情。

你看看,廉洁朴素奉公的希姆莱,还是没有顶住丈母娘、丈母爹的压力,挪用、贪污了党务公款8万马克,盖了房子。

当然,希姆萊即使達到權力的高峰,私生活仍舊極為純樸,曾留下「哪一天因貧而逝,是我的理想。」

希姆莱还有另外一个特点,字面上抹去几万、几十万、几百万条鲜活生命,他心毒手黑、泰然蛋定得很,但,就是不能让他亲眼看见:

1941年8月,希姆萊視察黨衛隊中將阿圖爾·奈比(Arthur Nebe)指揮的别动队—B支隊槍殺過程,希姆萊命令安排在他面前殺100人(其中還男女混合),希姆萊在看到槍殺的血泊畫面後,感到非常噁心且手撐到地板上(黨衛隊上將艾里希·馮·德姆·巴契-塞洛希(Erich von dem Bach-Zelewski)的證言[98])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個緣故,別動隊的屠殺方式也由槍殺改成用毒氣[98]。1941年12月15日,希姆萊視察海德里希作為副總督管理的波希米亞和摩拉維亞保護國布拉格,參觀廣場上的大規模公開處刑,結果希姆萊看了之後暈倒在椅子上,海德里希與警察長官將他扶起,而海德里希臉上對希姆萊露出輕蔑的表情(根據某位黨衛隊上將所言)[99]。去毒氣室視察的希姆萊,從小孔中看到處刑的情況感到很噁心,人走到毒氣室後部嘔吐,被2位黨衛隊隊員看到(一位集中營的犯人的證言)。从此以后,希姆莱再也没有视察过任何处死犹太人的毒气室。

回复 | 0
作者:慌兮兮 回复 Pascal 留言时间:2017-04-23 20:13:07

现在Hugo Boss的东西还是很贵,而且只做男装。

回复 | 0
作者:慌兮兮 回复 Pascal 留言时间:2017-04-23 19:44:33

我也看过一个专辑介绍,不知道与你说的朱博士是不是同一个人。说国防军是正规军,职业军人,很规矩的,很多军官是冯字打头的贵族。坏事是党卫军干的。但党卫军属于私人卫队性质,所以后来纽伦堡审判大概都没挨边。战争后期,党卫军又分成两拨,一拨是去前线,相当于精锐部队;另一拨仍干党卫军的事,如维持占领区的秩序,这就要干坏事了。

据那人介绍,当时的军服是由Hugo Boss设计和承包制作。军鞋由哪家厂承包,我不记得名字了,是两兄弟开的厂。兄弟俩合作了几十年,但战后的政治观点不一致,就分家了,但还是做鞋子。弟弟的那家厂是adidas,哥哥的那家是puma。

另外看的文字资料里说,希姆莱要买房子,但没有钱买,要向国家借钱。不知道后来房子有没有买成,但希姆莱是没啥存款,说明他还蛮清廉的。

回复 | 0
作者:Pascal 留言时间:2017-04-23 18:44:29

谢谢飞哥回复。先说一句慌兮兮“我们对那段历史感兴趣”的感言,真对!欧美人在类似巴布亚新几内亚、亚马逊流域地区做过几次试验,拿出世界各个种族男女典型相貌的照片,给绝对没见过外种族人类、绝对不是旅游景点、封闭环境的原始部落土著人看,让他们指点他们认为谁好看,谁不太好看。喔赛,结果,竟然跟我们感官一模一样!!我们认为好看的,就完全是他们原始人类认为的。

东亚人的眯眯小眼,就是不如欧罗巴高加索白色人种、穆斯林们的大圆眼睛好看。可历史上呢,身材矮小、宽脸、眯眯眼的蒙古利亚黄色人种的匈奴 ----- 阿提拉(406-453)、成吉思汗两次横扫欧洲。他们,该是我们的历史骄傲?尽管后者砍杀掉了三分之二的北方汉族人?

Related image

汪精卫与德国、意大利等国使节交谈

Image result for 汪精卫 陶德曼

左二为德国驻华大使陶德曼

见过一张汪精卫在陶德曼大使官邸的照片,周边人员再扩大一点儿拍摄范围的话,是不是能拍到德国文化参赞的照片?我会一下子认出来的。不能肯定他和啕大使是否同一时期在南京,但,委任状由部门领导 ------ 外交部部长里宾特洛普同志签发,那是无疑的。

1983年4月波鸿火车站,热情把我接进他的轿车里,确认过傍晚几点把我送回车站后,这位汉学家问的第一个问题是,五、六十年代北京大规模拆掉城墙的城砖,都去哪里了?我说,大部分被单位、个人挪去盖房、铺路了吧?他的意思是好心疼,都是好几百年的文物。“ 中国地下到处都是宝贝啊!文革期间出土文物的功绩很大。” “ 暂时这两字,怎么读音呢?” 我在校做过三年的广播站播音员,经常查词典,肯定地回答说,念 赞时。我知道绝大多数人读 斩时。“ 着床 怎么念呢?” 等等。“ 你们就是信仰那个马克思主义;天安门广场两边的建筑学苏联样式,不中不西的。”

当时73岁的这位汉学家,精神矍铄,瘦高,身板直直的,很是风度翩翩。我问,您在波鸿大学里教授什么课程呢?“ 嗯,中国的四书五经。” 当时就想,哇,教授教的古汉语,我们一般都看不懂,好厉害哈。他提到了很多中国人的名字,说,都不是一般的普通中国人,想问问我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天哪,一个名字都没听说过。现在想来,可能尽是他的中德学会的成员,或是文化界的什么人。不知怎么说起日本来,教授一句话清清楚楚概括了全部:日本文化,是中国文化的一部分。他去过几次东京参加学术会议。哦,战后他改学研究 botanical / plant morphology. 问, 能不能帮他找些汉德植物形态词汇对照书籍、地方植物志等等。

进到他五层公寓宽敞的客厅房间里一看,全是书!四边书柜全满,地板上就像桂林石林一样,高高一摞一摞全是!接个电话,坐回沙发还要绕啊绕的。看见一部超大开本、精美至极的英文版中国皇帝服饰什么的大型书籍,摞在上面。拿出嫂子母亲给他的信,他说,你来念一下。我们并排坐在长沙发上,碰到两个连笔字一下子卡住念不出来,他迅速读了出来!震惊得我,晕了!!这么乱的手写体连笔字,您怎么都能认出来?!“ 只要研究一下,什么都能看出来!” 后来,又卡住了一次,又是他,马上读了出来!

让我看了好多收藏的黑白旧照片,拿出一张像是林徽因那个时期、一位中国女士身着旗袍的相片,问我人好不好看?当然好看了。听说这位汉学家对中国一往情深,追求过一位中国女子,未果,竟然终身未婚,也不知道二者之间有没有关系。

嫂子的妈妈怎么会和德国使馆文化参赞相识为朋友呢?原来嫂子应该称呼为老爷的、她妈妈的爸爸是20世纪最负盛名的词学大师之一龙榆生,另外两位是夏承焘、唐圭璋。参赞曾经拜龙榆生为师学习过词学。

1988年第二次公差出访德国,又见过一次面,还送给他一部当时风行的《河殇》录像带;1991年,身揣1989年6月4日凌晨一时许、击中在躲避于六部口北京音乐厅东墙外、距离我头顶一米远处、墙壁上的子弹头,另配上一个复兴门捡到的子弹壳,带到波鸿,想让他看看。结果没见到教授。

在北京一家书店里,随便翻阅一部讲述中德文化交流史的书,里面专有一章关于中德协会。说到这位汉学家,同时还是一位极为活跃的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党员活动的组织者。活动内容呢,我想,是不是每年4月20日在大使馆主办元首生日庆典?东方战场即将攻克斯大林格勒的庆典酒会什么的?

二战期间,参加美军总人数为 16,112,566,战死 291,557;非战斗死亡 113,842,非致命伤员 670,846。

2016年,美国现存二战老兵 620,000;2016这一年,每一天死亡 372 人。

372老兵 X 365天 = 135,780 2016全年逝去美国二战老兵

620,000老兵 ÷ 135,780 = 4.57 年 考虑到老兵越来越老,越走越多,会有个逐年提速的过程呢。

坊间有句格言,生活,就是不断发现自己以前是傻逼的过程。上次我说嘛,以倒退三十来年前的理念和意识,与涉身中、德、日三方、一身都是经典故事和深邃见解的汉学家两次绝版的见面机会,就是这样,在漫无边际的闲杂谈话中,永远地浪费掉了。再码多少闲话的字,也绝对比不了飞哥下一篇的内容精彩。

回复 | 0
作者:飞哥 回复 慌兮兮 留言时间:2017-04-23 12:36:02

可以看出他们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金星和德国乒乓国手波尔都是例子。他们也许在那些历史重压下,不得不去割裂旧形象。谢谢分享你的淘宝经历。

回复 | 0
作者:慌兮兮 回复 飞哥 留言时间:2017-04-23 11:42:35

就那个德国同事,我问过他二战的事,其他不熟的人我不好意思谈那么敏感的话题。那个德国人没有说过实质性的对二战的看法,只说了几句政治正确的话,我不知道那是否代表他真实的想法。因他父亲参加过二战,所以他应该比现在的年轻人有更多的认识。年轻人就不好说了,有可能被洗脑洗过了。

N年前有个德国头头,手下招了一拨德国人,或另一半是德国人,总之都是与德国人有关的人。那一拨人的婚姻,依我看来有点怪怪的。他本人娶了个牙买加黑女人,他手下有个矮冬瓜状的北京女人嫁给了德国人,还有些德国人的另一半是黑非洲人。

有一次我去参加一个赛马会,赛会期间会有很多马具店在那里摆摊子做生意。我在一个摊子上看到dummy头上戴了顶pith helmet,我说我要买那顶帽子,摊主(应该是德裔)说不卖的,那是真东西,是他自己用来作装饰的。后来我们多说说,我说到了隆美尔,他说那顶帽子就是隆美尔非洲军团的军帽。他见我很喜欢那顶帽子,也知道些二战历史,后来就把那顶帽子卖给我了。我回家后仔细看那顶帽子,我相信是真的军帽,因为外面边上一侧有一小块红油漆,我猜测那是原来德军的“万字符”,现在还亮那符号就太扎眼也太敏感了,所以涂红油漆盖住那个符号。那顶帽子应该是士兵帽。

回复 | 1
作者:飞哥 回复 慌兮兮 留言时间:2017-04-23 08:56:35

赞同。任何民族都不愿谈及自己战争失败的历史,法国人只会炫耀拿破仑的辉煌。中德在文化与民族感情上有着某种默契。德国人是世界上对中华文明最尊敬的。中国的抗战初期,在军事上曾经给予援助,也影响了我们对德国的感情。德国的企业在华很成功、中德的跨国婚姻最稳定,都应该是佐证吧。真的希望能长期旅居德国,对她有更多的了解。谢谢评论!也期盼能将你的经历与读者分享。

回复 | 0
作者:慌兮兮 留言时间:2017-04-22 23:49:32

我们对那段历史感兴趣,而德国人不愿提及。我想原因是我们对雅利安人英俊外表的喜欢,漂亮的军服,及他们是世界上的优秀民族。德国人不愿提及两次世界大战因为两次德国都是战败国,感情一定很复杂的。有个德国同事和我很有话说的,上至天文下至地理,但一旦我提及二战,他就闭口不言了。他父亲是二战德军中的通讯兵,驻扎在诺曼底,但在盟军登陆诺曼的早一天调防去了其它地方,逃过一劫。

回复 | 0
作者:飞哥 回复 Pascal 留言时间:2017-04-22 22:33:25

回复 Pascal 先生:谢谢你的赞誉,也欣慰于你的感同身受。历史留给我们的往往只是盖棺定论的只言片语,后世却难以再度寻找那份鲜活。情感极致的时候,语言是苍白无力的,尽我所能吧。有时间一定拜读朱博士的这本书。你的那次拜访更是特别,特殊的历史时期、特殊的角色,涉及中、德、日的三方演义,相信有很多珍贵的第一手史料,应该整理出来,期待!

回复 | 0
作者:Pascal 留言时间:2017-04-22 20:52:24

赞飞哥原创得真好!文中的作者主角、各位配角的音容笑貌、举手投足、言语风格、心理活动鲜明生动,自然流畅;故事情节从容不迫,缓缓展开,吊人胃口,阅罢上篇想看下篇。一切描述、刻画,如此精致、鲜活,哪里是看似干瘪枯燥的文字映入眼帘,分明是在饶有趣味地观赏脑海里随着文字折射浮现的虚拟现实的电影连续集。

几年前,聆听完全本的《德意志的另一行泪》,留德博士朱维毅利用在德国生活的近20年时间里接触了很多“二战”老兵,查询过大量的“二战”史书、档案和资料,在此基础上完成此书。仍清楚记得老兵们的很多人生体会、战争观感。我们打小就从未分清楚过:印象中犯下杀人放火、戕害平民暴行的,基本都是党卫军所为。战后回忆、论说起德军的战争罪行来,高、中、下级国防军军官和士兵们,可能多数,问心都不是那么有愧,甚至有点儿小自豪呢。

1983年4月,第一次出国参加联邦德国汉诺威工业博览会,受嫂子母亲之托,请假独自乘火车去波鸿见了她早年的德国朋友(1910年生),一位1940年代初第三帝国驻南京大使馆文化参赞,后来的中德协会创办人。人非常好,相互在一起说了五个小时的话。从头至尾,我好多次由衷地赞叹不已,您的中文怎么说得真么好!一丁一点儿错误都没有!他马上回了一句,我的日本说得比中文还好。Word天哪。现在很有名气的德国汉学家顾彬教授,就曾是这位波鸿大学教授中国四书五经汉学家的弟子 ...... 我们两人漫无边际地说了很多闲杂话,肯定不如飞哥下一篇的内容精彩!

回复 | 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