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红枫白桦的博客  
评论, 散文, 诗歌  
        http://blog.creaders.net/u/9335/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斗胆敢评古今雄 2017-09-16 18:09:42

耄耋之年笔常耕,回首往昔情意浓。许多同龄已先去,个别尚在信息通。

一生淡泊轻名利,幽默自嘲老顽童。整日笑侃天下事,斗胆敢评古今雄。

浏览(215) (1) 评论(1)
发表评论
有权能使鬼神人争着来推磨 2017-09-16 18:08:31

历史上有钱能使鬼推磨,到新中国前28年,尤其现在竟演变成了“有权能使人推磨”,‘有权能使鬼、神、人,皆争着把磨来推’。现在权,远比钱的能耐大。过去有钱一本万利,现在是当官有权的无本万利、亿利、兆利。现在这种‘为钱、为权’为色‘三位一体的官员人数遍地都是,已经见怪不怪了。天天喊反腐,反了几十年,可斩杀不尽,关押不绝。皆因绝对权力绝对腐败。绝权一日不除,腐败就会丛生。红二代、三代,官二代、三代,纷纷下海办各种名目的总公司,小权攀大权,大权盼特权、强权、霸权,以便更有利于:化公有为私,化民有为私,化别人的钱财肥私,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真可谓有权就有一切,无权就无一切。人们目前崇尚权力挂帅,超过了金钱挂帅、色情二奶小三挂帅。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前边的贪腐,因打虎、捉蝇倒下去了;后边贪腐,仍争着前赴后继,络绎不绝蜂拥而上。他们仍然想继续贪腐、敢于继续贪腐、能够继续贪腐。只要不反到自己头上,就坚持不懈地贪腐下去。至于什么社会主义按劳分配,共产主义按需分配,按科技创新分配···要取财有道、发有义之财···全沦为口头禅。现今按权力大小、多少分配,已成为不争的最时髦的现实。

浏览(113) (0) 评论(0)
发表评论
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由来 2017-09-16 18:07:54

苏州西园寺里的罗汉堂共有500罗汉,精妙无比,将房屋各个角落全都占满。相传是一个叫丈二和尚设计的。他一不画图纸,二不告诉大家施工计划,他叫塑像工匠怎么干,就得怎么干。一个八卦式建筑,东拐西扭,左曲右弯,弄得工匠晕头转向,尽都牢骚满腹,怨气冲天,不满地说:“丈二和尚让人摸不着头脑!”等到竣工时大家一看才完全明白;个个啧啧称赞说:“难怪丈二和尚叫人摸不着头脑。实在是本领太大、太高啦!”从此‘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就传开了。后来人们把一些莫名其妙的事,就用它来形容。

浏览(141) (0) 评论(0)
发表评论
饺子的变迁与由来 2017-09-16 18:07:08

中国人过春节为什么必吃的饭食叫饺子呢?因为除夕晚的子时(23点到1点)是一夜连双岁,送旧迎新的时刻;故‘食物饺子诞生。‘饺子’即谐音‘交子’(更岁交于子时)的意思。

三国魏人张揖所撰《广雅》首次出现饺子一词。不过那时说的‘饺子’即今天的所说的‘馄饨’,并非现今所说的‘饺子’。1972年在新疆唐墓中发掘出一个木碗内盛着和今天一模一样的饺子。此足可以证明,今天的饺子(那时叫扁食,现今河洛中原、关中一带老百姓习惯仍称扁食)远在唐代已经有了。唐朝的《酉阳杂俎(ZU)》记载:“笼中牢丸(指蒸饺),汤中牢丸(指水饺)。北齐人颜子推文曰:“今之馄饨,形如偃月,天下通食也。”虽然唐代已诞生了现今说的饺子,但那时说的饺子,主要是指馄饨。”但明朝以前过年仍以吃馄饨为主,吃饺子、扁食者为次。到了明中叶时,除夕过年(春节)吃饺子才完全代替了馄饨。

浏览(165)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反右派运动之一瞥 - 反右派是个引蛇出洞的阳谋 2017-09-16 18:05:38


在1956年完成经济领域所有制的社会主义革命之后,1957年就迫不及待地发动政治思想、意识形态领域的社会主义大革命-----反右派运动。

1956年11月,M说:“东欧一些国家不断出现政治混乱,根本问题是领导层没有阶级斗争观念····那么多新老反革命没有搞掉,我们要引以为戒。我们党内也有阶级斗争。”

1957年2月M发表《正处》讲话说“··革命时期大规模的急风暴雨式的阶级斗争已基本结束,但还没有完全结束···阶级斗争还要持续50年100年。你们信不信?反正我信。···”整风开始后时,该报告是传达到十四级以上党员干部。反右派开始不久正式发表于党报。其内容与原来传达的多有修改;特别是增加了划分革命与反革命的六条标准,以满足反右的需要。

 

1957年3月12日又在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发表针对知识分子的讲话说:“···我们只有500万知识分子。他们是我们党财产,我们没有这500万知识分子,就一样事情也做不好。国家现在只存在三部分人,:工人、农民知识分子。而知识分子的性质是为工人农民服务的。他们是劳动的工人,是用脑子的工人,是人民的教员;因此他们就有个任务就是先受教育,尤其是在社会大变动时期。”在谈到双百方针时又说:“我们希望用这样的方针团结几百万知识分子团结几亿人民····那么首先就要共产党改变官僚主义、教条主义宗派主义态度。”这番讲话生动、感人,是原来对帮党整风存有戒心、疑虑的人,改变了态度。如傅雷在亲自聆听了讲话后对妻子说:”毛主席的讲话,那种口吻、音调,特别亲切平易····”,不料事后他走入了的引蛇出洞的圈套,被打成大右派。

1957年4月10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继续放手贯彻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大力号召、鼓动人民大胆鸣放。4月1日毛对陆定一、陈伯达、康生说:“我赞成放;不放,怎么让各阶级都出来表现;不放,怎样来辩论?···左派要有准备。”

1957年4月27日中共中央正式公开发布:《整风运动的指示》以反对官僚主义、宗派主义和主观主义。4月30日毛又在颐年堂召开最高国务会议说:“几年来都想整风;但找不到机会,现在找到了。····过去共产党员有职有权有责,民主人士只有职而无权、无责;现在应该是大家都有职、有权、有责;现在党内外应该变成平等关系,不是形式上的而是真正的有职有权。·····说到教授治校有道理,大学是否建两个组织:一个校务委员会;管行政,一个教授委员会管教学。党章有一条规定工厂、农村、部队、学校要实行党委制。现在看来,学校党委制恐怕不合适,要改一下····”

5月2日人民日报发表了题为《为什么要整风?》的社论说:“不要搞那么多条条框框,要大鸣大放,无非是引火烧身。”

1957年5月15日毛在内部发表《事情正在其变化》一文中说:“党内有大批知识分子新党员,其中有一部分有严重修正主义思想;他们跟社会上的右派遥相呼应联合一起亲如兄弟····在民主党派和高知、高校中,右派表现最猖狂。····我们要让他们再猖狂一个时期,走到顶点。他们越猖狂,对我们越有利···人们说怕钓鱼,或诱敌深入,聚而歼之。现在大批鱼,自己浮到水面了;并不需要钓。···”此文先传达到党内十级以上干部,几天后再传达到党内17级以上干部。当时仅有陈云、李富春、刘伯承、张闻天4人,在看了毛主席的讲话后,未批注意见,仅写:已阅。

1957.6.6日毛在《情况通报》上批曰:“一放,各阶级各人就会原形毕露。共产党执政不到8年,就有30多万条意见、错误、罪状。那共产党不是该下台了吗?那我姓毛的不是要重返井冈山了吗!”同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组织力量,准备反击右派的指示》称:“这是建国以来的一场大战。战斗是无烟的无光的,在党的内脏展开。总之这是一场大战,既在党内,又在党外,不打好这一仗,社会主义是建不成的。并且有出匈牙利事件的危险。现在我们整风,将可能把匈牙利事件主动引发出来,使之分割在各机关、学校去演习·······对我们利益极大”。由此可知毛主借整风反右,以巩固中共的执政地位,避免匈牙利事件重演是早已设计好的阴谋。

开始以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大鸣大放,帮助党整风为名,鼓励、号召各民主党派、知识分子们提批评意见,为诱饵,钓金龟。若不提,就再三再四动员人们提,要求‘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畅所欲言,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这就是:毛主精心策划的安排的所谓阳谋。鸣放尚不及一个半月,帮助党改进工作,克服官僚主义主观主义的整风运动即急刹车,宣告结束;开始了全民大张旗鼓地反右派斗争政治运动。

人民日报于6月7日发表《这是为什么》的社论,8日又发《工人阶级说话了》(实际是毛主席说话了)社论,吹响了反右派的进军号角。

从此开始转入大张旗鼓的反右派运动。要求各单位都至少按5%的比例,打出右派分子。

1957.7月17日M在青岛召开省市委书记会议上讲话:进一步动员反右派说‘匈牙利事件会不会在中国重演?我看有可能可能,在5年、10年内发生。纳吉式人物有可能在会场···’并于8月3日写下《1957夏季形势》。

该运动一直延续的1958年夏初,始告基本结束。5月3日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宣布:反右派斗争取得伟大胜利。定性为:右派集团22071个;右倾集团17433个;反党集团4127个;右派分子56万;列为中右的1437562人。其中党内右派278,932人;高等院校职工右派36428人,学生右派20745。仅北大一校就打了700多右派。运动中非正常死亡为4117人。连揭发胡风的干将舒芜,反胡风的积极分子冯雪峰、丁玲、艾青等都被打成右派。所打右派占全国初中以上知识分子总数的16%。实际打倒的右派,除农民、工人不划外,凡干部不论文化程度高低都可划、可打。

当时宋庆龄、李济深、沈钧儒、黄炎培、陈叔通等著名民主人士纷纷上书给毛,表示对反右派很不理解,十分忧虑,十分诧异,质问为何要出尔反尔?制造对立,营造阶级斗争气氛?要造成深刻创伤。毛主则充耳不闻。

当时我所在基层单位反右的实例

当时我所在机关250余干部中,除去工农老干部及初中文化以下的约百人;凡上过高中的、够得上当时知识分子标准的不及90人。共打右派分子13人。占13%。全局内部掌握控制使用、划为中右的多达40人。划为中中、中左的有百余人;是所谓争取团结对象。真正经过考验的可依靠信赖的左派党团员仅40人左右。这是当时一个直辖市区局基层机关单位的一个缩影。

民主党派要人怎样被硬打成大右派

全国著名民主党派的领导章伯均(中国人民政协副主席、民盟主席、交通部长),鉴于工业部门由很多设计院,故而建议把中共中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人民政协、国务院作为中国的四个政治设计院;罗隆基(民盟副主席、森林工业部长),因鉴于建国以来政治运动一个接一个,出了很多冤假错案,故建议设个平反委员会;储安平(著名新闻文化界民主人士,《新观察》主编)在5月鸣放提意见时,因借用了罗隆基1929年发表于《新月》的文章抨击国民党时,罗列“秦皇、刘邦、司马懿···打天下做了皇帝,实行家天下的事,抨击国民党革命成功后把党凌驾于国家之上,把国家变成了党天下”。陈述说:“现在党群关系不好,关键在于党天下这个思想上。我个人认为:党领导国家,并不等于这个国家即为党所有。大家拥护党,但并没有忘记仍是国家的主人。····不要把党放在国前,这个国家归党领导,并不等于国家即为党所有。···建议不要各单位都安排党员做领导,事无巨细都要党员点头,才能干,才算数。这才导致党群关系紧张。···建议党中央采取措施,改善党群关系,不要像国民党那样搞党天下。爱国七君子之一章乃器(民建主席、粮食部长),云南省民国时省长,起义后仍是省长的龙云,因曾给苏联老大哥提了些意见,故扣以反苏罪名打成右派头子。党内文学家冯雪峰、丁玲、艾青、白桦,党外学者翻译家傅雷、留美归国的核物理学家束星北,留美归国水利专家黄万里···等大批知识精英,及中国著名收藏家张白驹(1956年将其大批收藏品,包括展子虔的《春游图》,都捐献给了国家,皆不能幸免),均被引蛇出洞,被打成反党反社会主义反人民的大右派分子。

林希翎、林昭大学生右派闻名全国

中国人民大学学生林希翎(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时才16岁)1957年6月被率先打成学生中极右派,首开先河被专政。改革开放后,为证明反右是对的,错在扩大化了,拒不给她改正平反;无奈被迫流亡欧洲。北大学生共产党员林昭因仗义执言,也被打为右派关进监牢。文革中又被逮捕,施以酷刑。在监狱她用自己鲜血当墨写下《历史将宣判我无罪》、《海鸥之歌》等表示抗议。终于在1968.4.29日被枪决。他俩大学学生的苦难遭遇,闻名遐迩。

两个红小鬼怎么沦为右派的

红小鬼小八路出身进城干部、北大历史系团支部书记办公室主任吴维能,就因为其父从农村来信说:村里饿死了人;我们家也吃不饱;他讲了出去;遂以诬灭社会主义罪打成右派,被专政。1968年又被批斗、自杀。

上海医学院的调干学生徐洪慈,15岁就参加了地下党,在白区从事地下工作。上海解放后,曾在华东局工作。1954年考入医学院。因在校响应党的号召,帮党整风,提了一些建议说:党应抓住有利时机,总结建国以来一系列政治运动对国家人民造成的创伤;被打成极右派,开除党籍学籍,关进监牢。当时人民日报以大字标题刊出《上海医学院三千同学声讨叛徒徐洪慈》。当时他妈不解、沉痛地说:“我的孩子,15岁参加革命入党;现在你们怎么把他培养成了反革命呢?···”1958徐从牢狱逃跑。先逃云南丽江被抓,后连续又四次逃跑。终于与1972年辗转逃亡到蒙古国。1982年6月获彻底平反后,于1984年始回国,恢复党籍,公职,名誉,从事医疗工作。他在恢复工作后对老同学说:他所以越狱逃跑25年,都因被错打成右派。不是同学揭发、声讨,造成的。总根系政治环境恶劣害人。后以局级干部离休。

这两个小八路、小解放战士,被打成右派的不幸遭遇,可能不为人熟知。

12岁的右派你听说过吗

更出奇的是:甚至四川达州通川第一小学五年级、年仅12岁的学生张克俭,因他热爱美术,善绘画;受该县城关镇工人冉某之托,画过一张讽刺通川城关镇的一位小领导《一手遮天的***》漫画,竟以反党罪名被打成右派,关入监狱七年。1979年方予平反···难道这不是莫须有的千古奇冤吗?

北大校长马寅初因何被打右派

1954年初马寅初鉴于大陆人口已超过6亿,就建议实行计划生育。周恩来考虑说:一对夫妇,生一个太少,生三个太多,生两个正好。毛坚决反对说:人多好办事,我们要向苏联老大哥学习,奖励生6、7个的母亲英雄。

1957年,马寅初在全国最高国务会议上,当着毛、刘、周的面正式提出了他的《新人口论》,说:现在适当控制人口刻不容缓。刘、周皆表示赞同,毛却反对。因当时毛想打世界大战;因第一次世界大战打出了一个苏联,第二次世界大战打出来一个社会主义阵营,想通过打第三次世界大战,打出一个红彤彤的世界,解放其余三分之二还在受压迫的人民;使全世界都变成社会主义制度天下。即使美帝扔原子弹,我们也不怕。我们人多,死了一半或三分之二,还剩两亿。

反右派开始后,毛在《红旗》创刊号上发表文章《介绍一个合作社》,(五卷为何未编入?)针对性指出:“人多是好事,不是坏事。除了党的领导之外,6亿人口是一个决定因素。人多,议论多,热气高,干劲大”。从此马被诬蔑为反党,与毛唱对台戏。康生也在人民日报用化名发表批马的《新人口论》。指名攻击马借人口问题搞政治阴谋。接着先后有200多位学者奉命对马围剿,说他鼓吹资产阶级的反动的马尔萨斯主义人口论,反对‘人多好办事的唯物史观’;否定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马寅初不服气、不服输,不投降;坚持自己的观点是真理,继续为自己辩护。毛这时又发话“不服输,不投降,继续写文章向我们宣战,是个很好的反面教员嘛!”马这时仍然说:“为了国家和真理,我不怕孤立,不怕批斗,不怕冷水浇,不怕油锅炸,不怕撤职、坐牢,更不怕死。无论什么情况下,我都坚持我的新人口论。”这时周总理为保护马,就推心置腹地劝道:“先服软,写个深刻检查,度过难关。做到你好、我好、大家都好。也算过了社会主义这一关,如何?”马答曰:“吾爱吾友,吾更爱真理。为了国家和真理,应该检讨的不是我,而是····”。并再次严正声明:“我虽年近80,明知寡不敌众,自当单枪匹马出来应战,直到战死为止。决不向专制、以力压服者,不以理说服的那种批判者低头投降!”毛闻讯后,又批马说:“反右派已取得全面胜利;马寅初仍向我们下战表。可以说他是茅坑里石头又臭又硬。他不愿自己下马,我们就采取组织措施,请他下马。”结果马被打成右派,撤去北大校长等一切职务,打入冷宫。这就是绝对权力把学术问题政治化,造成‘错批一个人,多生3亿人’的恶果。

历史证明,一介书生马寅初是对的。1979年胡耀邦亲到马家赔礼道歉,为之平反。马寅初当即告诫胡说:“共产党


浏览(153)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626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26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