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杜鹃盛开的博客  
热爱生命, 享受生活, 欣赏美丽的大自然, 喜欢音乐,阅读,旅游,为家人烹调美食  
我的网络日志
小说 <旧梦如风> 序言 (侨报文学副刊刊登) 2017-09-25 06:36:50

旧梦如风,终难圆   


大概在2015年春夏之间,网上热议初恋,很多人写回忆初恋的文章。一时间,初恋的甜蜜,与纯粹,青春的绚烂,与美好,就如一股清清的溪流,从岁月深处喷涌而出,丰沛充盈地流淌在网络空间,也流淌在一群不再年轻的中年人的心灵河床。有人将初恋或挂在嘴边,或藏在心间,一旦与配偶有矛盾和争执,马上联想到初恋的美好。一些人,一些事,初恋相逢,旧梦重温,前缘再续,最终却一地鸡毛,两败俱伤,生活、家庭、事业一塌糊涂。  


如此种种,便想起了几个真实而遥远的故事。把它们融合在一起,便写了一篇小说《一场早恋,与大学擦肩而过》。后来又加进了一些其它的故事,经过加工处理后,写了续集《错过一生》,但是续集并没有完成,就停笔了。  


小说在文学城和万维网两个网站发表后,引起了很多读者的共鸣与回应。  


擅长写古诗词的Momo-sharon留言:“全文看完,可惜+可怜。那个时代大多数老师和家长,都不懂得怎样真正教育和引导孩子,只会一味地横加指责和堵拦,结果是越堵越糟。少男钟情、少女怀春,都是人生的一个过程,感觉明和馨更多是教育制度下的牺牲品。   又说:“这部小说,很接地气。普通人的情感,才最具有代表性。”  

网友安博评论:“很耐看的文字,把当年的环境和心况写的栩栩如生。现在想来,当年对孩子恋爱采取的方式真是不可取,把本来可以化作动力的积极因素变成了消极因素,误了孩子的学业,也误了孩子的人生。”  


时间过去了一年多后。 2016年的秋天,重新开始整理修改这两篇小说。并把它们揉合在了一起,写成了一个中篇。较之于从前的小说,内容更丰厚,情节也更为生动。增加了明和馨在三十年间各自的感情、生活、思念与追悔。尤其是着重描写了明的四段婚姻、三次离异。一开始曾取名《错过了缘分,错过了你》, 后来又更名为《缘定此生》。  


清风明月说:“ 一直跟读,写得很纯,很细腻。 非常好,不过,《缘定此生》是一部电影的名字。《错过了缘份,错过了你》是一首歌名。你写得这么好,应该起个独一无二的,比方说,那曾经拂面的风,或者其它。  


我便采纳了清风明月的建议,在小说完稿后,觉得《旧梦如风》能更好的表达与诠释小说所要展示的理念。  


小说同时也被转发到其它网站,如全本文学网,温哥华的天空网,和贝壳商城的读书栏目连载此小说。也有人感同身受地感慨:“人生感情生活中的第一次,都是在年轻时经历。当每个人回忆之时,都有一丝丝的酸痛,一丝丝的甜蜜,一丝丝的悔恨。。。  


正是:缘来缘去忆当初,情来情去都是梦。  


尽管这篇小说被各个网站转载时用了《一场恋爱,与大学擦肩而过》,或者简单地改动成《擦肩而过》。但是读者的调侃正好契合了书名《旧梦如风》,所有的过往,美好的回忆,最后都变成如风的旧梦,消失在茫茫天际。  


小说描写了一对三十年前的恋人明和馨,在十六岁的花季,朦朦胧胧地爱上了彼此。那是一场不被看好、也不蒙祝福的早恋。由于双方父母,学校和老师的强烈反对和粗暴干涉,最后被迫分手,不告而别, 消失在茫茫人海。三十年间,饱经思念之苦,感情煎熬,婚姻磋跎,心心念念难以放下的少年时代的一段旧情。 


三十载风雨沧桑后,明和馨相逢在同学聚会中。原以为可以旧梦重圆,前缘再续。 怎奈沧海桑田后,物是人非,情浅缘薄。错过的缘分,错过的人,错过的光阴,错过的感情,已难以重复和复制。错过的,永远的错过了,犹如一场旧梦,如风一样飘散在岁月的银河星空。  


明和馨,与其说是在怀念着他们三十年前的那场初恋,不如说是在怀念着当初的那份清纯与简单,还有不可复制,不能追回的青春岁月。三十年的风雨沧桑里,他们怀念的只是一段过往年月的纪念和已然流逝的少年时光。  


正如写小说的百花苑主所说:很有启示性的结局, 馨追寻少年时代的初恋梦,就如刻舟求剑。剑从船边落入水中,馨在那里刻下了痕迹,但30年时光的水流,已带着馨这艘小船,越过了千山万水。她如何能从那刻迹之处,寻找到30年前的情?   她爱上了一个清纯少年,时光却还给她一个俗不可耐的中年男人----生命的一种残酷。  

光阴的河流,或小溪浅淌,或激流澎湃,终是将那份单纯与清新洗刷了,人们变得世俗而世故。这既是生命的一种残酷,也是生活的一种无奈与悲哀。  


这篇中篇小说尝试把三十年的故事穿插在时空交错里。有回忆、有心理描写,也有感情的困惑、与过往的纠结。试图把明和馨,他们各自的生活、感情、事业与婚姻在回忆与现实的纵横重叠里,贯穿起来,铺张开来。由此展现人性的软弱、占有、欲望、挣扎、困惑和最终的醒悟与了然。  


而馨最后的抽身离去,不能不说是一个明智、理性、而又有智慧的选择。因为婚姻,人人都当尊重,婚床,也不可污秽。  


其中张记面馆的一碗面条,贯穿始终。三十年前,明和馨吃了那碗面条,然后在夏日黄昏里告别。三十年后,他们又吃了一碗面条,然后又在夏日星空下分手。一碗面条,他们吃了三十年,却始终也没有圆满了一个旧梦。  


正如小说中所说:“是的,他们开始吃那碗面条。面条很细,也很长,就如三十年的岁月那么长,纠缠又舒展,绵延流长,从过去吃到今天,少年一直吃到中年。”   不能不说这就是人生  


除了《旧梦如风》是一个中篇外,这部小说集还收录了作者在美二十年间陆续刊登在报刊、杂志的九个短篇。其中短篇小说《无家可回》曾获得2015年第二十三届汉新文学奖短篇小说佳作奖。  


在温暖的五月天,小说集终于出版问世了,在此特别感谢美国南方出版社愿意出版此书。这是此生的第一本书,但是希望不是最后一本。那些书中的小人物们,就如同我亲自孕育、又亲手抚养长大的孩子一样,个个栩栩如生地展现在我的面前,他们或彷徨、或茫然、或追求、或失望,他们的悲和喜、甜与苦,如同我自己亲身经历。写过小说,才知道作者可以在自己创作的人物身上再多活一次,再多体验一些人生的悲欢离合。写作的甜蜜与美好,我是经历了,也感动了。  


《旧梦如风》是作者第一本正式出版的书。感谢美国南方出版社在整个写作过程中,首先感谢一众网友不离不弃的跟读鼓励,才使得我有动力把这部小说写完。也特别感谢诗人和出版多部小说的Chunfengfeng的一再鼓励和建议,才萌发了我集结成书的想法。  


在与出版社签约后,特别感谢草之书姐妹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为小说提供的建设性意见和修改建议。  


在此特别感谢润涛阎先生,以科学的严谨态度和精神,一丝不苟、字斟句酌的为本书修身改错,评论与鼓励。“你的作品文笔如小溪般流畅,内容来自生活又把生活中的凡人常事提炼成精华篇章,虽然有传教的倾向, 对无神论读者也许有天然的排斥,但都是以事实为依据, 能感觉到字里行间的真诚与善意。”   特别感谢阎先生的评论与理解,希望这部中短篇小说集,不仅能够以文学的形式揭露剖析人性的软弱、挣扎,纠结,自私与黑暗,更能够体现出超越人性的爱、怜悯与慈悲。因为这个世界,一切都如风飘过,不留痕迹,唯有爱毕竟将最终获胜。  


mmexport1506245612570.jpeg

          中短篇小说集《旧梦如风》已由美国南方出版社出版。链接如下。   http://www.dwpcbooks.com/product/html/?148.html   https://www.amazon.com/gp/aw/d/1683720652/ref=mp_s_a_1_23?ie=UTF8&qid=1504808670&sr=8-23&pi=AC_SX236_SY340_QL65&keywords=dixie+w+publishing+corporation    




















































浏览(95) (1) 评论(1)
发表评论
短篇小说 <雅丽> 2017-09-13 07:45:46

雅丽



1,

 

   认识雅丽的时候, 我刚刚过了30岁生日。  


   那一年,我获得了计算机科学(CS)的硕士学位。两年前开始选读此专业时,高科技行业还是如日中天。可是在我即将毕业的前半年,却遭遇了狂风暴雨般的高科技坍塌。一瞬间,成千上万的硕士生, 本科生,手里攥着文凭拥挤在职场门外。为了能够合法地留在美国,我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是继续攻读博士学位,以此保持F1的学生身份。二是从毕业的那天开始算起,在三个月内找到工作,转换成H1工作签证,否则必须离开美国回国。  


   且不说计算机行业是一门应用科学, 读博士学位没有什么意思。说心理话我也不想再浪费2-3年的光阴去读什么劳什子的博士了。读了几十年的书, 心里已经厌倦了读书,真的是想去工作了。     


   临毕业前,我就开始紧锣密鼓地到处发简历。最初心气儿还很高,踌躇满志地, 信心满满地,简历只是往大公司发。但都石沉大海, 没有溅起任何一点回声。一看情况不妙, 便改变策略,不管芝麻西瓜,就一通乱发。偶尔也会有几个电话打来, 但一听说需要公司办理H1工作签证, 便再也没有了下文。眼看着论文答辩在即,所剩时间有限,急得我如热锅上的蚂蚁,到处乱窜。无奈之下,再一次的降低了门槛,不再在乎是否与专业相关,只要看见招人的广告,就把简历发过去。只是,仍然如风吹过,没有飘起一片树叶。     


   六月份,我终于毕业了,手里揣着烫手的硕士证书,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喜悦, 只有满腹惆怅,万般焦虑。因为这就意味着,从今天算起,我只有三个月的时间可以合法的留在美国找工作,如果仍旧找不到工作,三个月期限一满,必须即刻离开美国。事已至此,我有些麻木了。虽然还在一如既往地发着简历,但却已经意兴阑珊了。在心灰意冷的等待中,又度日如年的度过了一个月,仍然没有任何的回音。    


   我的心,越来越冷,悲哀地想,自己的简历大概都被扔进了垃圾桶。在这座寒冷的北方城市, 七月的天里, 走在树荫下, 依然有逼人的凉意, 空气中拥挤着厚重的沉闷气息, 一如我越来越沉重的心情, 冷艘艘的散发着寒意。  


   无望的等待中,时光走进了八月。北方的初秋,美丽怡人的季节,然而我的心情却提前进入了冬季,似乎已被茫茫大雪覆盖,天地一片荒芜,看不到一丝绿色和希望。再然后,对于工作一事,我开始不抱任何幻想了。在午后寂寥的斜阳里,开始收拾回国的行李。    


   又是一个懒洋洋的午后,我百无聊赖地坐在地板上,整理一地的杂物。   


   一片静寂。突然电话铃声刺耳地想起来,在空寂安静的午后,显得特别的突兀。心里不耐烦地想,一定又是推销广告的。于是,便没有理睬,继续收拾着。可是电话却顽强地响个不停。真讨厌!我有些不情愿地站起来,走到厨房,拿起电话, 是那种随时准备挂断电话的姿势。     


   “ Hello”, 我烦躁地说。     


   “Hello, this is Steve, calling from xx company, do you speak Chinese?”电话里面的男声用高亢的语调说。     


   “Yes, I do.” 我回答。     


   “那就好,讲国语比较容易一些的啦。” 史蒂夫立刻用广东普通话与我交谈起来。    


   他说收到了我的简历,公司对我很感兴趣,提供给我一个面试的机会。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甚至有些怀疑自己的听力,使劲揉了一下眼睛,又把话筒更近的贴近耳边。当史蒂夫再一次的问我:“什么时候方便的话,可以来公司面谈一次。”    


   我终于确信这是真的,激动的语无伦次地说:“好的好的,我没有问题,您什么时候方便,我都是可以的。”    


   于是史蒂夫说:“那就明天下午2点吧。”   


   这是我发出去上百封求职信后, 唯一的一次面试机会。   


   放下电话后, 我就坐卧不安地在狭小的房间内走来走去。翻出所有的衣裙, 一件一件地试穿,最后终于选定一套黑色的裙装,简洁,规矩,职业。然后又开始反反复复的推敲着简历,预想着可能会被问到的所有问题,然后尽其所能的给予最完美的回答。总之,那天的那个下午,晚上和第二天的整整一个上午,我都在预演着面试的过程,犹如演员临近上场前的最后排练。    


   尽管预约的时间是2点,但是我在1:30的时候就提前到达了。门前的接待员Cathy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南美女人。她安排我坐在会客室等候,然后打电话通知史蒂夫。    
  就在我等待的过程中, 翩然走进来一位中国女子, 四十出头的样子, 中等身材, 丰腴白皙, 长到小腿的黑色百摺裙子,淡黄色的短袖丝质衬衫,衬托着她白净的肤色饱满而细腻。脸上写满了笑意,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眼睛大大的、弯弯的, 笑起来的时候就像一弯月亮。   


   她自我介绍:“你是来找史蒂夫面试的吧, 我叫雅丽,是负责人事的, 你与史蒂夫谈完后, 我会与你谈。”雅丽的声音柔和悦耳,软软的江南口音,听起来非常的舒服。   


   这是我与雅丽的初次见面。雅丽,人如其名,优雅而美丽的女人。      



2    


   过了一会儿,史蒂夫走了进来。与史蒂夫的交谈很简单,主要谈了以后的工作,包括全公司的电脑维修、维护、系统升级等等。因为这是一间小型公司,电脑维修的工作量不大。所以我还需要做一些 excel 方面的计算和数据分析的工作。工作直接对史蒂夫负责。尽管与专业相距十万八千里,不过好在终于是有了一份工作,而且史蒂夫说公司答应为我办理 H1签证。  


   最后史蒂夫说:“我这里就是这些事情啦,雅丽会与你谈关于待遇和办理H1签证的事情。你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出来先。” 说完后,史蒂夫就离开了。  


   我一个人坐在会客室等雅丽。左等右等也等不来。急着想上厕所,又不敢离开。害怕雅丽来了,我却不在,耽误正事。但是将近一个小时过去了,雅丽还是没有出现。    


   最后我实在憋不住了,便走出去对Cathy说:“我在等雅丽,可是我想去洗手间,如果雅丽来了,请你让她稍等一会儿。”   


   Cathy的嘴角微微的撇了一下,不以为然地说:“没关系,你放心的去吧。”    

   我急忙冲向厕所,又急忙的冲回会客室。雅丽还是没有出现。大概又过了半个小时, 雅丽夹着一个大本子走了进来。   


   虽然还是笑容可掬,但是却多了几分威严和严肃的表情。雅丽一进来就客气说:“不好意思,有一些紧急事情需要处理,久等了。”    


   我赶紧站起来,说:“没有关系。”   


   然后雅丽腰板笔直地坐在我的对面,挥了一下手,示意我也坐下。她慢慢地收敛起了笑容,一本正经地全面介绍了公司的情况。我心里急得想知道的那些工资呀、待遇呀、H1签证呀,一句也没有提。雅丽的说功具有催眠的作用,在这样一个严肃的有关我未来前途和命运的场合,我居然进入了一种昏昏欲睡的迷蒙状态。

   
  正当我神思游离之际,雅丽突然话锋一转,问:“你现在是F1签证, 对吧?”     我一听,头脑立马倍儿清晰, 赶紧回答:“是的。”    


  “那么,你是需要公司为你办理H1签证的,对吧?”  雅丽一字一顿地接口又问。


    “是的。” 我快速的回答,那关系到我能否合法存留在这个国家的事情。


  “我们公司从未为员工办理过 H1签证。” 雅丽慢条斯理地说着,又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此话一出,我顿时如坠冰窖,从外及里,凉透了。完了,又是因为签证问题而泡汤了。


   “所以办理签证的一切费用必须由你自己出。” 雅丽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我,接着又说了下半句。


    坠入冰窖的心似乎暖了起来。虽然有一丝的失望,但仍然是十分的开心。人不能太贪心,毕竟没有因为需要办理 H1签证而拒绝我。钱固然非常重要, 但很多时候、很多事情仅仅有钱是万万办不成的。几个月的煎熬与磨练,今天,终于尘埃落定。压在心头的一块巨石轰然卸下,心里一阵轻松。   


   我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如释重负地说:“没关系, 费用我自己来出。” 


  “好,那你可以找最便宜的律师,我知道中国城的XX律师收费很低。所有需要出具的文件,你可以找我要。” 雅丽非常的善解人意,知道我此时的难处,没有身份,还缺钱。


   “非常感谢!” 我由衷地说。  


   雅丽停顿了几秒后接着说:“你虽然有硕士学位,但我们是小公司,可以支付的薪资不高,况且你来这里也不是做专业工作,所以我们付你的工资是按照所有新进来的员工标准支付的。不知你能否接受?”


   此时的我,在经历几个月找工作的艰难过程,面临强大的身份压力的时候, 哪里能够顾及到薪资的多寡,现在的首要任务是保有身份。


   于是便说:“公司能为我办理 H1签证,我就已经很感激了,其它的都按照公司的规定运作吧。” 


   等我表完态,雅丽严肃紧绷的脸上似乎浮上了一层轻松的淡淡笑意,说:“我们公司对新进来的所有员工都是每小时$8,三个月试用期,试用期满后,根据表现可以转正。如果你同意,明天就来上班,你也可以开始办理签证事宜。”


   虽然早有准备,工资会很低,但从来也没有想过会是如此地低。而且这么低价的工资,根本就不符合 H1签证的申请标准,我犯难了,或许是看见我面有难色。 

 

   雅丽立刻问道:“你觉得怎么样?如果不同意,我们也不勉强。”

   
   话已至此,我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资本和勇气。于是便说:“我可以接受工资, 但是这样的工资恐怕没有可能申请到 H1签证。” 


  雅丽说:“这个你不用担心。你去问律师,如果需要,我们可以出具相关的工资证明。”   


我明白了, 说:“好的, 谢谢你。” 


  我话音刚落,雅丽的脸上终于展现出了阳光一样的灿烂微笑,恰到好处地露出一排洁白整齐的贝齿,眼睛又是弯弯如月亮。用软软的声音温和地说:“刚出来,谁都不容易的,只有中国人才能帮中国人,我这个人就是好心,见不得别人有难处。”  


  我频频点头称是。 


  雅丽很能说,东扯西扯就聊了半个多小时。在那30分钟里,雅丽一个问题接一个问题的提问,我就一个接一个地回答。我们相谈甚欢,总之,我是把上至父母, 早到出生,怎样出国,如何留下读书,现在又是怎样的一幅窘境糗态, 一五一十的交代了个清清楚楚, 明明白白, 干干净净。


   雅丽认真仔细地听着,时而若有所思地沉默着,时而又谈笑风生地附和着。


   最后我说:“真的感谢公司给予我这个机会。不然我已经开始收拾行李准备回国了。“   


等我说完最后一句话,雅丽似乎沉思了几秒,然后话锋一转吞吞吐吐却清清楚楚地说: “最后还有一个问题,我们公司的惯例,就是最初的两个星期是没有薪水的,因为你什么也做不了,完全是一种受训的状态,我们还得动用人力来 training 你。”


    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本能地反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雅丽又重复了一遍。这回轮到我听了个清清楚楚, 明明白白。人在屋檐下, 不得不低头。身份问题是大忌,是心头的一种痛,一根刺,也是自己的软肋。我根本就没有拒绝的能力和胆量。为了身份,只能打碎了牙齿和血往下吞。 


  于是我假装豪迈地说:“没有问题的。”  


  雅丽再一次地笑了,笑得甜甜蜜蜜,如沐春风;笑得眼睛弯弯,柔情似水。笑意如同月光洒下的清辉一般在雅丽白皙的脸上荡漾开来,又凝聚成了一朵美丽的微笑之花。


    第二天, 我就在这家公司开始上班了。  


  按照雅丽提供的信息,我联系了一个收费最低的华人女律师开始办理 H1签证。一个月后,在我的学生签证到期的前几天,终于收到了移民局寄来的 H1签证文件。


   当我拆开信封,颤抖着双手从里面抽出那几页纸,又哆嗦着手,小心翼翼开打开,仔细地反复地读着上面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甚至每一个标点符号,生怕漏掉些什么。 


  难道这一切都是真的?我终于有了H1签证,有了合法身份,可以在这个国家合理合法地生活、工作。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楞楞的发了一会儿呆,仿佛梦境般的似真似幻、虚无飘渺。


 &





























































































































浏览(577) (0) 评论(0)
发表评论
雅丽 - 一个优雅而美丽的女人 (3) 2017-08-24 10:00:18

雅丽 (3)

 

    雅丽-1   雅丽-2   雅丽 3    《世界日报》连载

此时的我,在经历几个月找工作的艰难过程,面临强大的身份压力的时候, 哪里能够顾及到薪资的多寡,现在的首要任务是保有身份。

于是便说:“公司能为我办理 H1签证,我就已经很感激了,其它的都按照公司的规定运作吧。”

等我表完态,雅丽严肃紧绷的脸上似乎浮上了一层轻松的淡淡笑意,说:“我们公司对新进来的所有员工都是每小时$8,三个月试用期,试用期满后,根据表现可以转正。如果你同意,明天就来上班,你也可以开始办理签证事宜。”

虽然早有准备,工资会很低,但从来也没有想过会是如此地低。而且这么低价的工资,根本就不符合 H1签证的申请标准,我犯难了,或许是看见我面有难色。

雅丽立刻问道:“你觉得怎么样?如果不同意,我们也不勉强。”

话已至此,我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资本和勇气。于是便说:“我可以接受工资, 但是这样的工资恐怕没有可能申请到 H1签证。”

雅丽说:“这个你不用担心。你去问律师,如果需要,我们可以出具相关的工资证明。”

我明白了, 说:“好的, 谢谢你。”

我话音刚落,雅丽的脸上终于展现出了阳光一样的灿烂微笑,恰到好处地露出一排洁白整齐的贝齿,眼睛又是弯弯如月亮。用软软的声音温和地说:“刚出来,谁都不容易的,只有中国人才能帮中国人,我这个人就是好心,见不得别人有难处。”

我频频点头称是。

雅丽很能说,东扯西扯就聊了半个多小时。在那30分钟里,雅丽一个问题接一个问题的提问,我就一个接一个地回答。我们相谈甚欢,总之,我是把上至父母, 早到出生,怎样出国,如何留下读书,现在又是怎样的一幅窘境糗态, 一五一十的交代了个清清楚楚, 明明白白, 干干净净。

雅丽认真仔细地听着,时而若有所思地沉默着,时而又谈笑风生地附和着。

最后我说:“真的感谢公司给予我这个机会。不然我已经开始收拾行李准备回国了。“

等我说完最后一句话,雅丽似乎沉思了几秒,然后话锋一转吞吞吐吐却清清楚楚地说: “最后还有一个问题,我们公司的惯例,就是最初的两个星期是没有薪水的,因为你什么也做不了,完全是一种受训的状态,我们还得动用人力来 training 你。”

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本能地反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雅丽又重复了一遍。这回轮到我听了个清清楚楚, 明明白白。人在屋檐下, 不得不低头。身份问题是大忌,是心头的一种痛,一根刺,也是自己的软肋。我根本就没有拒绝的能力和胆量。为了身份,只能打碎了牙齿和血往下吞。

于是我假装豪迈地说:“没有问题的。”

雅丽再一次地笑了,笑得甜甜蜜蜜,如沐春风;笑得眼睛弯弯,柔情似水。笑意如同月光洒下的清辉一般在雅丽白皙的脸上荡漾开来,又凝聚成了一朵美丽的微笑之花。

第二天, 我就在这家公司开始上班了。 按照雅丽提供的信息,我联系了一个收费最低的华人女律师开始办理 H1签证。

一个月后,在我的学生签证到期的前几天,终于收到了移民局寄来的 H1签证文件。 当我拆开信封,颤抖着双手从里面抽出那几页纸,又哆嗦着手,小心翼翼开打开,仔细地反复地读着上面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甚至每一个标点符号,生怕漏掉些什么。 难道这一切都是真的?我终于有了H1签证,有了合法身份,可以在这个国家合理合法地生活、工作。

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楞楞的发了一会儿呆,仿佛梦境般的似真似幻、虚无飘渺。 秋阳穿过玻璃窗洒进了屋里,一片慵懒的阳光清飘飘的随意飘挂在黄白色的墙壁上,我慢慢走到窗前,看看外面的阳光和蓝天,终于确信一切都是真实的了。

我所就职的部门只有我和史蒂夫两个人。史蒂夫来自香港, 普通话说的哇啦哇啦的,高亢而快速,听起来却比较费劲,象是在唱一首高昂的粤语歌词加国语曲调的混合歌曲。不过,人,还算厚道,对我的要求也不高,主要就是帮助他使用excel 做一些成本分析计算,绘制一些简单的设计图。我把一切做好后,交给史蒂夫,他以这些数据为依据作为与生产供应商谈判的底价。除此之外,公司里不管谁的电脑死机了、中毒了, 我就负责维修、清除。

工作不难,也不算累,上班下班,日子过的简简单单。

 

未完待续

 

中短篇小说集《旧梦如风》已由美国南方出版社出版。链接如下。



浏览(77) (0) 评论(0)
发表评论
雅丽 - 一个优雅而美丽的女人 2017-08-23 05:41:57

雅丽 - 一个优雅而美丽的女人

                        

从八月二十二日开始,<世界日报>连载

                                    雅丽-1   雅丽-2               



  认识雅丽的时候, 我刚刚过了30岁生日。  

  那一年,我获得了计算机科学(CS)的硕士学位。两年前开始选读此专业时,高科技行业还是如日中天。可是在我即将毕业的前半年,却遭遇了狂风暴雨般的高科技坍塌。一瞬间,成千上万的硕士生, 本科生,手里攥着文凭拥挤在职场门外。为了能够合法地留在美国,我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是继续攻读博士学位,以此保持F1的学生身份。二是从毕业的那天开始算起,在三个月内找到工作,转换成H1工作签证,否则必须离开美国回国。  

  且不说计算机行业是一门应用科学, 读博士学位没有什么意思。说心理话我也不想再浪费2-3年的光阴去读什么劳什子的博士了。读了几十年的书, 心里已经厌倦了读书,真的是想去工作了。     

  临毕业前,我就开始紧锣密鼓地到处发简历。最初心气儿还很高,踌躇满志地, 信心满满地,简历只是往大公司发。但都石沉大海, 没有溅起任何一点回声。一看情况不妙, 便改变策略,不管芝麻西瓜,就一通乱发。偶尔也会有几个电话打来, 但一听说需要公司办理H1工作签证, 便再也没有了下文。眼看着论文答辩在即,所剩时间有限,急得我如热锅上的蚂蚁,到处乱窜。无奈之下,再一次的降低了门槛,不再在乎是否与专业相关,只要看见招人的广告,就把简历发过去。只是,仍然如风吹过,没有飘起一片树叶。     

  六月份,我终于毕业了,手里揣着烫手的硕士证书,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喜悦, 只有满腹惆怅,万般焦虑。因为这就意味着,从今天算起,我只有三个月的时间可以合法的留在美国找工作,如果仍旧找不到工作,三个月期限一满,必须即刻离开美国。事已至此,我有些麻木了。虽然还在一如既往地发着简历,但却已经意兴阑珊了。在心灰意冷的等待中,又度日如年的度过了一个月,仍然没有任何的回音。    

  我的心,越来越冷,悲哀地想,自己的简历大概都被扔进了垃圾桶。在这座寒冷的北方城市, 七月的天里, 走在树荫下, 依然有逼人的凉意, 空气中拥挤着厚重的沉闷气息, 一如我越来越沉重的心情, 冷艘艘的散发着寒意。   无望的等待中,时光走进了八月。北方的初秋,美丽怡人的季节,然而我的心情却提前进入了冬季,似乎已被茫茫大雪覆盖,天地一片荒芜,看不到一丝绿色和希望。再然后,对于工作一事,我开始不抱任何幻想了。在午后寂寥的斜阳里,开始收拾回国的行李。    

  又是一个懒洋洋的午后,我百无聊赖地坐在地板上,整理一地的杂物。   

  一片静寂。突然电话铃声刺耳地想起来,在空寂安静的午后,显得特别的突兀。心里不耐烦地想,一定又是推销广告的。于是,便没有理睬,继续收拾着。可是电话却顽强地响个不停。真讨厌!我有些不情愿地站起来,走到厨房,拿起电话, 是那种随时准备挂断电话的姿势。     

  “ Hello”, 我烦躁地说。     

  “Hello, this is Steve, calling from xx company, do you speak Chinese?”电话里面的男声用高亢的语调说。     

  “Yes, I do.” 我回答。     

  “那就好,讲国语比较容易一些的啦。” 史蒂夫立刻用广东普通话与我交谈起来。    

  他说收到了我的简历,公司对我很感兴趣,提供给我一个面试的机会。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甚至有些怀疑自己的听力,使劲揉了一下眼睛,又把话筒更近的贴近耳边。当史蒂夫再一次的问我:“什么时候方便的话,可以来公司面谈一次。”    

我终于确信这是真的,激动的语无伦次地说:“好的好的,我没有问题,您什么时候方便,我都是可以的。”    

  于是史蒂夫说:“那就明天下午2点吧。”    

  这是我发出去上百封求职信后, 唯一的一次面试机会。    

  放下电话后, 我就坐卧不安地在狭小的房间内走来走去。翻出所有的衣裙, 一件一件地试穿,最后终于选定一套黑色的裙装,简洁,规矩,职业。然后又开始反反复复的推敲着简历,预想着可能会被问到的所有问题,然后尽其所能的给予最完美的回答。总之,那天的那个下午,晚上和第二天的整整一个上午,我都在预演着面试的过程,犹如演员临近上场前的最后排练。  


  尽管预约的时间是2点,但是我在1:30的时候就提前到达了。门前的接待员Cathy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南美女人。她安排我坐在会客室等候,然后打电话通知史蒂夫。    就在我等待的过程中, 翩然走进来一位中国女子, 四十出头的样子, 中等身材, 丰腴白皙, 长到小腿的黑色百摺裙子,淡黄色的短袖丝质衬衫,衬托着她白净的肤色饱满而细腻。脸上写满了笑意,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眼睛大大的、弯弯的, 笑起来的时候就像一弯月亮。

  她自我介绍:“你是来找史蒂夫面试的吧, 我叫雅丽,是负责人事的, 你与史蒂夫谈完后, 我会与你谈。”雅丽的声音柔和悦耳,软软的江南口音,听起来非常的舒服。

  这是我与雅丽的初次见面。雅丽,人如其名,优雅而美丽的女人。

  过了一会儿,史蒂夫走了进来。与史蒂夫的交谈很简单,主要谈了以后的工作,包括全公司的电脑维修、维护、系统升级等等。因为这是一间小型公司,电脑维修的工作量不大。所以我还需要做一些 excel 方面的计算和数据分析的工作。工作直接对史蒂夫负责。尽管与专业相距十万八千里,不过好在终于是有了一份工作,而且史蒂夫说公司答应为我办理 H1签证。   最后史蒂夫说:“我这里就是这些事情啦,雅丽会与你谈关于待遇和办理H1签证的事情。你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出来先。” 说完后,史蒂夫就离开了。   我一个人坐在会客室等雅丽。左等右等也等不来。急着想上厕所,又不敢离开。害怕雅丽来了,我却不在,耽误正事。但是将近一个小时过去了,雅丽还是没有出现。      最后我实在憋不住了,便走出去对Cathy说:“我在等雅丽,可是我想去洗手间,如果雅丽来了,请你让她稍等一会儿。”      Cathy的嘴角微微的撇了一下,不以为然地说:“没关系,你放心的去吧。”     我急忙冲向厕所,又急忙的冲回会客室。雅丽还是没有出现。大概又过了半个小时, 雅丽夹着一个大本子走了进来。

  虽然还是笑容可掬,但是却多了几分威严和严肃的表情。雅丽一进来就客气说:“不好意思,有一些紧急事情需要处理,久等了。”

  我赶紧站起来,说:“没有关系。”

  然后雅丽腰板笔直地坐在我的对面,挥了一下手,示意我也坐下。她慢慢地收敛起了笑容,一本正经地全面介绍了公司的情况。我心里急得想知道的那些工资呀、待遇呀、H1签证呀,一句也没有提。雅丽的说功具有催眠的作用,在这样一个严肃的有关我未来前途和命运的场合,我居然进入了一种昏昏欲睡的迷蒙状态。 

  正当我神思游离之际,雅丽突然话锋一转,问:“你现在是F1签证, 对吧?”     我一听,头脑立马倍儿清晰, 赶紧回答:“是的。”     “那么,你是需要公司为你办理H1签证的,对吧?”  雅丽一字一顿地接口又问。     “是的。” 我快速的回答,那关系到我能否合法存留在这个国家的事情。

  “我们公司从未为员工办理过 H1签证。” 雅丽慢条斯理地说着,又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此话一出,我顿时如坠冰窖,从外及里,凉透了。完了,又是因为签证问题而泡汤了。

  “所以办理签证的一切费用必须由你自己出。” 雅丽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我,接着又说了下半句。

  坠入冰窖的心似乎暖了起来。虽然有一丝的失望,但仍然是十分的开心。人不能太贪心,毕竟没有因为需要办理 H1签证而拒绝我。钱固然非常重要, 但很多时候、很多事情仅仅有钱是万万办不成的。几个月的煎熬与磨练,今天,终于尘埃落定。压在心头的一块巨石轰然卸下,心里一阵轻松。     我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如释重负地说:“没关系, 费用我自己来出。”     “好,那你可以找最便宜的律师,我知道中国城的XX律师收费很低。所有需要出具的文件,你可以找我要。” 雅丽非常的善解人意,知道我此时的难处,没有身份,还缺钱。

  “非常感谢!” 我由衷地说。

  雅丽停顿了几秒后接着说:“你虽然有硕士学位,但我们是小公司,可以支付的薪资不高,况且你来这里也不是做专业工作,所以我们付你的工资是按照所有新进来的员工标准支付的。不知你能否接受?”  




未完待续  



中短篇小说集《旧梦如风》已由美国南方出版社出版。链接如下。   http://www.dwpcbooks.com/product/html/?148.html                                  































浏览(77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多情总被无情恼(72)- 蓦然回首,灯火阑珊处 2016-09-30 09:02:10

多情总被无情恼(72)- 蓦然回首,灯火阑珊处

下午下班后,美丽磨磨蹭蹭往家走。途中倒了几次车,彼时正直下班高峰,车上拥挤不堪,工作了一天的人们疲惫不堪,抱怨连连,由于碰撞与拥挤引发的冲突持续不断,吵架声此起彼伏。美丽站在车里,右手抬起紧紧抓着铁杆,身体随着晃动的车身前后摇摆,旁边透过人墙的缝隙可以看到外面,越来越低垂的灰色天空下,是骑着自行车匆匆回家的人流。还有推着小车,站在暮色下,高声吆喝,抓紧最后一刻兜售蔬菜水果的小商贩的叫卖声。车内车外,都是热闹纷扰的现实世界。美丽眼睛虽然飘过,但却视若无赌,仿佛所有的热闹都与自己无关。全部的心思只是默默地想着晚上的相亲,心中颇觉无趣。正常情况下,一般的相亲都安排在周末。几年间也曾被母亲在周中电话叫回去过几次。当然终究也是没有结果。这次,美丽一如既往地觉得母亲又是多此一举,必定是徒然无效。但是,她还是顺从了母亲的意思,赶在尖峰时刻回家。

冬天的傍晚,天黑的早。美丽左赶右赶,大约在七点差十分时到家。母亲已经在地上转来转去的,急成了一锅粥,一看见美丽回来,劈头就说:“你怎么才回来呀?”

美丽没好气地回答:“堵车呀!真是的,干嘛非要安排在今天。周末不行吗?”

“你看你,总是这样。周末人家要出去开会,开会回来差不多就要放寒假了。这么重大的事,能不抓紧吗?况且夜长梦多的。” 母亲边说边看表,一扭头看见美丽进了厨房抓起一个馒头就吃,过去就拿走馒头,说:“马上就七点了,还吃什么吃,看你灰头土脸的,赶紧去收拾一下,换身衣服。先不要惦记吃饭,饿一顿又不会死人的。真是的。”

又累又饿的美丽去卫生间洗了一把脸,简单地化了淡妆,又回到房间换了一身衣服。就听到了门铃声,随即便听到了母亲的开门声,然后是一套例行的客气与寒喧。再然后就听到父亲也从客厅走了出来,与张叔叔打招呼。美丽躲在屋里,实在是不想出来,每一次的场景与对话,都是那么惊人地相似与雷同。每个人又都象是演员一般,说着背好的台词。就在美丽犹豫着是否出来之际,就听到母亲喊:“美丽,快出来,你看你张叔叔来了。”

于是美丽出来了,喊了声:“张叔叔。”

张叔叔笑呵呵地说:“美丽啊,有几年没见了,都长这么大了。难怪我和你爸爸老了。来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博士生张立衡,是我最得意的弟子。今年32岁。” 又转过头来对张立衡说:“小张,这就是美丽。今年29岁, 来,你们年轻人聊聊。我去和老同学聊天去了。” 说罢,就随着美丽的父亲走到客厅,一边喝茶,一边下棋。

张立衡与美丽互相看了一眼,有些不自然地彼此笑笑,随即又迅速地挪开目光。一瞬间,有些冷场,气氛也有些微尴尬。美丽的母亲端了一盘水果出来,招呼说:“不要傻站着呀!美丽,请小张上你屋坐坐,聊聊天,这是水果,刚买的,很新鲜。” 说罢,率先走进美丽的房间,放下水果就出去了。

美丽和张立衡顺从地随着母亲一前一后走进来。“你请坐。” 美丽用手指了指桌子边的一把椅子说。随后就沿着床边坐了下来。

张立衡客气地道了谢,便坐了下来。两人都一时无言,默默地坐着,又都觉得应当说些什么,两个人同时开口,同时抬头,又同时停止,随即又同声说:“你先说。” 最后,两个又一同笑了。这一笑,缓解了有些尴尬的气氛。同时也打开了话匣子。

原来张立衡出生在本省偏远地区城乡结合部的一个小镇子上,是家中长子。父亲是镇中学的高中语文老师,母亲是初中部的政治老师。有一个弟弟30岁,已经大学毕业工作,并且也结婚还生了一个女儿。还有一个小妹妹,今年刚满20岁,两年前没有考上大学,也拒绝补习,就在当地的一个乡镇企业做了工人。张立衡大学毕业后,分配在本市的一所大学当老师。工作了几年后,发现文凭越来越重要,只有本科学历的很难提职称。于是便报考了本教研室一位教授的硕士研究生。三年后硕士毕业,理所当然地继续留在教研室。一年多以后,发现硕士学位只能提到助理教授,如果想继续升职做副教授、教授,就必须要有博士学位。但他所在的专业没有老师可以带博士生,于是便考取了在师范学院做教授的张叔叔的博士生。已经读了几年,马上就要毕业了,正在准备写毕业论文。本来是想拿到博士学位回原来的学校做教授,结果几年的博士学习,眼界宽了,心也大了。原来的学校已经不能满足了,张立衡的眼睛瞄准了出国。而他的导师张叔叔也认为他很有天赋,竭力鼓励他出国深造。张立衡所学的是纯理论的专业,特别容易被接收,所以几个回合下来,就收到了美国一所大学的接收信件。现在正在紧锣密鼓地准备呢。张立衡的计划是再过几个月,博士论文答辩通过,就办签证,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今年秋天就可以赴美做博士后研究工作。

张立衡很能说,也很会说,博古通今,侃侃而谈。在纯粹做理论研究与科学的人里面,文史知识丰富,不象以前别人介绍的搞科学的男孩,大多都木讷、严肃。有些甚至可以说是孤陋寡闻。记得其中有一个男孩居然说东北有五省,被美丽当场讽刺说,那两个是你生出来的。而张立衡却正好相反,喜欢历史,尤其是有关军事与战争的,关于二战就侃了有十几分钟。而美丽在这方面正好是空白,于是便不时地提出一些问题来。引的张立衡口若悬河地开始给美丽上历史课。

美丽在听张立衡天南地北的说话间,也在注视着眼前的这个人,个子很高,比较瘦弱,看起来背似乎有些驼,脸型属于北方人中少见的刀条脸,用姥姥当年的话说就是长的刁,而且是“尖”相。当地的人认为男子汉的标准是高大、健壮、天庭饱满,地阁方圆。而张立衡看起来很瘦,并且有一种赢弱的感觉。其实美丽是比较喜欢白净斯文的男孩的。她倒不认为刀条脸就是尖相,看起来反而有一种清秀儒雅的书生味道。而美丽最关注的大眼睛,张立衡没有,但是也绝不能说小。总之外表看来并无大碍,一切都还说得过去。又是博士生,而且马上就可以出国,人又看起来渊博健谈,还不时的有一些幽默,逗的美丽哈哈大笑。

一开始美丽还有些拘谨,后来也放开了,两个人聊的还挺投机,气氛也越来越融洽放松。整个见面和聊天过程,只能说是少有的愉快轻松。这在美丽以往的相亲经历中,是少有的,或者说是没有的。以前见面时,双方都是紧张的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一些闲话,而且最令美丽难看和不舒服的地方,就是似乎对方总是在用一种评判与挑剔的眼神,观察研究着美丽。很多时候,美丽可以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到失望,甚至是厌恶。每每此时,美丽总是会想起《汤姆叔叔的小屋》里所描绘的奴隶市场,奴隶被人品头论足,上下查验,这使得美丽通常都有一种被轻视与侮辱的愤怒与忧伤。而张立衡则恰恰相反,似乎什么也不看,不研究,上来就说,就谈。美丽记得在什么书上读过,大意是,谈恋爱,谈恋爱,所谓谈恋爱,主要就是要谈。恋爱就是谈出来的。或许你来我往地这么谈着,才是真正的谈恋爱吧!

看着、想着、聊着、谈着、也观察着、琢磨着,美丽的心思又不自禁的联想到了西瓜,眼前的这个人,从外至里,应该还算属于一只不错的西瓜吧,用张叔叔的话来说还应该是一颗优秀的西瓜。可是为什么在32岁的时候,还仍然是单身呢?而且既然这么优秀,那为什么张叔叔在早几年的时候不为自己介绍呢?因为他肯定跟着张叔叔读博士最起码也有三、四年了啊?

美丽心里既然存了疑虑,眼神里就有些丝丝缕缕的迷惑闪过,而且话里话外也流露了一些疑问出来。但是第一次见面不好意思直接问,还是通过张叔叔了解吧。美丽在心里对自己说。不过,她也明白,这个年龄段的男女,应该是藏着很多故事和经历的,如同自己曾经有过郑承业,还有介绍过那么多的对象。唯一困惑不解的是如张立衡的自身条件,怎么可能会拖到现在?况且男孩子有得天独厚的优势,那就是他们可以可以去找更年轻的女孩儿。美丽的心中积聚了太多的疑问。急于想打听清楚。但转念又一想,别自作多情了,人家未必看得上自己。多年来的相亲失败,使得美丽的自信心降落到最低点,她不相信张立衡会看上自己,因为很多看起来条件很差的男孩都选择了放弃,那么,今晚的相亲也必定会是一场空。

既然心中无望,美丽反而坦然自若了许多,她不再拘谨,聊到自己感兴趣的话题,也畅所欲言地谈看法,说到有趣处,则会放声大笑。美丽的笑声很大,引的母亲都走过来,借口倒水,斜了她一眼,轻声说:“别咧着大嘴笑。太难看。”

大约九点半时,张立衡与张叔叔与美丽一家人道别离开。因为要赶九点四十五分的最后一般车回师范学院。

美丽和父母一起下楼送客,边聊边出了楼门,又出了大门,走到了汽车站。几个人站着聊天,等待公车。张立衡站在那里,看起来很高,母亲不自觉地问:“小张,你多高啊?看着都晕。”

张立衡回答:“1.82米。”

喔,那是真高。所有人都惊叹着。

冬天的夜晚,寒风刺骨,昏黄暗淡的街灯照的路旁的白雪越发刹白刺眼,反着寒光。街上行人已很少了。偶尔有辆自行车从旁边骑过,只有街口小饭馆里的灯光还在亮着,招揽着过客。等了大约十几分钟,汽车来了,张叔叔与张立衡上车走了。

等车一开走,母亲就迫不及待地问:“怎么样?听你们俩聊的挺欢的。” 未等美丽回答就问丈夫:“你觉得怎么样?我觉得不错,就是他了。”

父亲看了一眼美丽对妻子说:“那得看美丽的意思,你我说了都不算。”

看见父母都盯着自己,美丽便说:“还行吧。可是既然条件还不错,那又为什么32岁了,还没有找着对象结婚呢?而且既然已经读张叔叔的博士好几年,为什么张叔叔前几年没有提起过呢?”

这时,她们已经开门回到了家,母亲边脱大衣手套围巾边说:“还是家里暖和舒服啊!” 转而又对着美丽诡秘地一笑说:“这个嘛,我也想到了,在你和小张聊天时,我已偷偷问过你张叔叔啦。”

 



浏览(888) (6)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207条信息 当前为第 1/42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