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杜鹃盛开的博客  
热爱生命, 享受生活, 欣赏美丽的大自然, 喜欢音乐,阅读,旅游,为家人烹调美食  
网络日志正文
雅丽 - 一个优雅而美丽的女人 2017-08-23 05:41:57

雅丽 - 一个优雅而美丽的女人

                        

从八月二十二日开始,<世界日报>连载

                                    雅丽-1   雅丽-2               



  认识雅丽的时候, 我刚刚过了30岁生日。  

  那一年,我获得了计算机科学(CS)的硕士学位。两年前开始选读此专业时,高科技行业还是如日中天。可是在我即将毕业的前半年,却遭遇了狂风暴雨般的高科技坍塌。一瞬间,成千上万的硕士生, 本科生,手里攥着文凭拥挤在职场门外。为了能够合法地留在美国,我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是继续攻读博士学位,以此保持F1的学生身份。二是从毕业的那天开始算起,在三个月内找到工作,转换成H1工作签证,否则必须离开美国回国。  

  且不说计算机行业是一门应用科学, 读博士学位没有什么意思。说心理话我也不想再浪费2-3年的光阴去读什么劳什子的博士了。读了几十年的书, 心里已经厌倦了读书,真的是想去工作了。     

  临毕业前,我就开始紧锣密鼓地到处发简历。最初心气儿还很高,踌躇满志地, 信心满满地,简历只是往大公司发。但都石沉大海, 没有溅起任何一点回声。一看情况不妙, 便改变策略,不管芝麻西瓜,就一通乱发。偶尔也会有几个电话打来, 但一听说需要公司办理H1工作签证, 便再也没有了下文。眼看着论文答辩在即,所剩时间有限,急得我如热锅上的蚂蚁,到处乱窜。无奈之下,再一次的降低了门槛,不再在乎是否与专业相关,只要看见招人的广告,就把简历发过去。只是,仍然如风吹过,没有飘起一片树叶。     

  六月份,我终于毕业了,手里揣着烫手的硕士证书,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喜悦, 只有满腹惆怅,万般焦虑。因为这就意味着,从今天算起,我只有三个月的时间可以合法的留在美国找工作,如果仍旧找不到工作,三个月期限一满,必须即刻离开美国。事已至此,我有些麻木了。虽然还在一如既往地发着简历,但却已经意兴阑珊了。在心灰意冷的等待中,又度日如年的度过了一个月,仍然没有任何的回音。    

  我的心,越来越冷,悲哀地想,自己的简历大概都被扔进了垃圾桶。在这座寒冷的北方城市, 七月的天里, 走在树荫下, 依然有逼人的凉意, 空气中拥挤着厚重的沉闷气息, 一如我越来越沉重的心情, 冷艘艘的散发着寒意。   无望的等待中,时光走进了八月。北方的初秋,美丽怡人的季节,然而我的心情却提前进入了冬季,似乎已被茫茫大雪覆盖,天地一片荒芜,看不到一丝绿色和希望。再然后,对于工作一事,我开始不抱任何幻想了。在午后寂寥的斜阳里,开始收拾回国的行李。    

  又是一个懒洋洋的午后,我百无聊赖地坐在地板上,整理一地的杂物。   

  一片静寂。突然电话铃声刺耳地想起来,在空寂安静的午后,显得特别的突兀。心里不耐烦地想,一定又是推销广告的。于是,便没有理睬,继续收拾着。可是电话却顽强地响个不停。真讨厌!我有些不情愿地站起来,走到厨房,拿起电话, 是那种随时准备挂断电话的姿势。     

  “ Hello”, 我烦躁地说。     

  “Hello, this is Steve, calling from xx company, do you speak Chinese?”电话里面的男声用高亢的语调说。     

  “Yes, I do.” 我回答。     

  “那就好,讲国语比较容易一些的啦。” 史蒂夫立刻用广东普通话与我交谈起来。    

  他说收到了我的简历,公司对我很感兴趣,提供给我一个面试的机会。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甚至有些怀疑自己的听力,使劲揉了一下眼睛,又把话筒更近的贴近耳边。当史蒂夫再一次的问我:“什么时候方便的话,可以来公司面谈一次。”    

我终于确信这是真的,激动的语无伦次地说:“好的好的,我没有问题,您什么时候方便,我都是可以的。”    

  于是史蒂夫说:“那就明天下午2点吧。”    

  这是我发出去上百封求职信后, 唯一的一次面试机会。    

  放下电话后, 我就坐卧不安地在狭小的房间内走来走去。翻出所有的衣裙, 一件一件地试穿,最后终于选定一套黑色的裙装,简洁,规矩,职业。然后又开始反反复复的推敲着简历,预想着可能会被问到的所有问题,然后尽其所能的给予最完美的回答。总之,那天的那个下午,晚上和第二天的整整一个上午,我都在预演着面试的过程,犹如演员临近上场前的最后排练。  


  尽管预约的时间是2点,但是我在1:30的时候就提前到达了。门前的接待员Cathy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南美女人。她安排我坐在会客室等候,然后打电话通知史蒂夫。    就在我等待的过程中, 翩然走进来一位中国女子, 四十出头的样子, 中等身材, 丰腴白皙, 长到小腿的黑色百摺裙子,淡黄色的短袖丝质衬衫,衬托着她白净的肤色饱满而细腻。脸上写满了笑意,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眼睛大大的、弯弯的, 笑起来的时候就像一弯月亮。

  她自我介绍:“你是来找史蒂夫面试的吧, 我叫雅丽,是负责人事的, 你与史蒂夫谈完后, 我会与你谈。”雅丽的声音柔和悦耳,软软的江南口音,听起来非常的舒服。

  这是我与雅丽的初次见面。雅丽,人如其名,优雅而美丽的女人。

  过了一会儿,史蒂夫走了进来。与史蒂夫的交谈很简单,主要谈了以后的工作,包括全公司的电脑维修、维护、系统升级等等。因为这是一间小型公司,电脑维修的工作量不大。所以我还需要做一些 excel 方面的计算和数据分析的工作。工作直接对史蒂夫负责。尽管与专业相距十万八千里,不过好在终于是有了一份工作,而且史蒂夫说公司答应为我办理 H1签证。   最后史蒂夫说:“我这里就是这些事情啦,雅丽会与你谈关于待遇和办理H1签证的事情。你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出来先。” 说完后,史蒂夫就离开了。   我一个人坐在会客室等雅丽。左等右等也等不来。急着想上厕所,又不敢离开。害怕雅丽来了,我却不在,耽误正事。但是将近一个小时过去了,雅丽还是没有出现。      最后我实在憋不住了,便走出去对Cathy说:“我在等雅丽,可是我想去洗手间,如果雅丽来了,请你让她稍等一会儿。”      Cathy的嘴角微微的撇了一下,不以为然地说:“没关系,你放心的去吧。”     我急忙冲向厕所,又急忙的冲回会客室。雅丽还是没有出现。大概又过了半个小时, 雅丽夹着一个大本子走了进来。

  虽然还是笑容可掬,但是却多了几分威严和严肃的表情。雅丽一进来就客气说:“不好意思,有一些紧急事情需要处理,久等了。”

  我赶紧站起来,说:“没有关系。”

  然后雅丽腰板笔直地坐在我的对面,挥了一下手,示意我也坐下。她慢慢地收敛起了笑容,一本正经地全面介绍了公司的情况。我心里急得想知道的那些工资呀、待遇呀、H1签证呀,一句也没有提。雅丽的说功具有催眠的作用,在这样一个严肃的有关我未来前途和命运的场合,我居然进入了一种昏昏欲睡的迷蒙状态。 

  正当我神思游离之际,雅丽突然话锋一转,问:“你现在是F1签证, 对吧?”     我一听,头脑立马倍儿清晰, 赶紧回答:“是的。”     “那么,你是需要公司为你办理H1签证的,对吧?”  雅丽一字一顿地接口又问。     “是的。” 我快速的回答,那关系到我能否合法存留在这个国家的事情。

  “我们公司从未为员工办理过 H1签证。” 雅丽慢条斯理地说着,又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此话一出,我顿时如坠冰窖,从外及里,凉透了。完了,又是因为签证问题而泡汤了。

  “所以办理签证的一切费用必须由你自己出。” 雅丽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我,接着又说了下半句。

  坠入冰窖的心似乎暖了起来。虽然有一丝的失望,但仍然是十分的开心。人不能太贪心,毕竟没有因为需要办理 H1签证而拒绝我。钱固然非常重要, 但很多时候、很多事情仅仅有钱是万万办不成的。几个月的煎熬与磨练,今天,终于尘埃落定。压在心头的一块巨石轰然卸下,心里一阵轻松。     我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如释重负地说:“没关系, 费用我自己来出。”     “好,那你可以找最便宜的律师,我知道中国城的XX律师收费很低。所有需要出具的文件,你可以找我要。” 雅丽非常的善解人意,知道我此时的难处,没有身份,还缺钱。

  “非常感谢!” 我由衷地说。

  雅丽停顿了几秒后接着说:“你虽然有硕士学位,但我们是小公司,可以支付的薪资不高,况且你来这里也不是做专业工作,所以我们付你的工资是按照所有新进来的员工标准支付的。不知你能否接受?”  




未完待续  



中短篇小说集《旧梦如风》已由美国南方出版社出版。链接如下。   http://www.dwpcbooks.com/product/html/?148.html                                  


浏览(9)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