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杜鹃盛开的博客  
热爱生命, 享受生活, 欣赏美丽的大自然, 喜欢音乐,阅读,旅游,为家人烹调美食  
网络日志正文
多情总被无情恼 (79) - 新家新人­­ 2017-10-11 06:12:06

多情总被无情恼 (79) - 新家新人--

婚礼虽然晚了一个多小时,但是也按部就班地走了一次程序。张立衡的导师张教授是证婚人, 大力地夸奖了一番自己最得意的门生。而且张教授与美丽的父亲又是大学至交,是看着美丽长大的,祝福的话说了一大筐。按照惯例和传统, 美丽的父母亲都各自邀请了自己单位的所有同事, 当然也包括秀丽的母亲。

再说秀丽已于两年前取得博士学位,毕业后就留在了XX大学工作,今年刚满28岁的秀丽已经是XX大学最年轻的副教授了。秀丽就读北大其间, 曾经有众多的追求者, 只是挑来挑去挑花了眼, 毕业之际最终也没有看上一个。秀丽长得娇小玲珑,眉清目秀,加上北大高材生的闪亮光环,当年又是寥寥无几的北大少数几个推荐直博的大才女,自恃清高,俯瞰众山小。到了XX大学后, 又不愿俯就找硕士生, 加上学业紧张, 岁月蹉跎, 就一直耽搁到了现在, 仍然孑然一身。

秀丽的母亲前几年还趾高气扬地到处吹嘘“就凭我们家秀丽的人品相貌,聪明才华,排队等着的人足够一个加强连。”

只是加强连里却没有一个秀丽喜欢的,能够看的上眼的。慢慢地过了几年, 就不再这么口无遮拦地吹嘘了。心里开始暗暗地着急了起来,而且四处托人为秀丽介绍对象。以前还觉得有一个比秀丽大上两岁而且又丑陋的美丽垫底, 今天一看, 美丽结婚了, 而且新郎不仅是博士毕业, 而且马上就要出国深造了。心里难免有些不对味, 本能地嫉妒了起来,话里话外不免就流露了出来。

她对坐在旁边的一个同事说: “你看,还真的就是好男娶不到好女,好女嫁不了好男。”

同事说: “是----啊!只能说美丽还是有福气的。我看这小伙子前程无量。个子还挺高。就是太单薄了些。” 又突然想起来似地说:“我记得你们家秀丽与美丽是同学,找到男朋友了吗?下一次就是喝你们家秀丽的喜酒了。”

“什么呀! 秀丽与美丽是同学没错。可是美丽比我们家秀丽足足大了两岁,今年已经三十岁了,美丽是留过级的。”秀丽母亲撇了一下嘴, 神秘地说。

“那也二十八岁的大姑娘了, 也该结婚了。” 同事说。

“ 唉, 说得也是, 我不在这可干着急呢! 可人家孩子不急呀!”秀丽母亲有些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

秀丽母亲和同事正自边吃边说着话呢,美丽和张立衡一桌一桌的敬酒,敬到了他们这张桌子。

秀丽母亲说: “美丽好有福气,从哪里找到这么一个英俊潇洒又有前途的小伙子? 你看看,还博士呢, 我就说嘛, 好的都在后头呢!可不比什么专修生强太多了。”

美丽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是和张立衡一起机械般地重复着“谢谢叔叔,谢谢阿姨!”但是秀丽母亲的话却正好被在另一张桌子上敬酒的美丽母亲听见了,于是她走过来,一边敬酒一边说: “俗话说千里姻缘一线牵,有缘分自然就会走到一起。什么时候喝你们家秀丽的喜酒呀? 不过到时候我们可去不了美国,得把他们小俩口叫回来请客的。” 美丽母亲担心这个大嘴巴往外胡咧咧,就赶紧把话题岔开到了秀丽身上。

秀丽母亲一听这话,脸色变了变,然后说: “我们家秀丽才二十八岁, 比美丽小两岁呢, 不急。 决定不出国, 现在是XX大学最年轻的副教授,学校的重点培养对象。话说,国内呆着好好的,干吗出去呢?”

美丽母亲愣了一愣,然后说: “那敢情好,我怎么记得秀丽前两年就出国了呢! 看来真是老了,搞混了。”

随后又招呼说: “大家好好吃,好好喝,喝完再上酒。管够!”说罢就绕向另一张桌子去敬酒了。

婚礼上,美丽和张立衡基本没有吃什么东西,张教授一讲完话后,已经等候了一个多小时的客人们就开始吃了起来。按照习俗, -----新郎和新娘就开始一个桌子挨一个桌子的敬酒。客人们说着客气祝福的话,等一圈客人都敬过酒后,两个新人已经累得筋疲力尽了,美丽觉得自己的腿都麻了。到了下午,客人陆续告辞离开,张立衡与美丽不约而同地同时长长地吁出一口气,总算是结束了。客人散尽后,美丽、张立衡和美丽的父母才又包了一张桌子,上了几道菜。张立衡连着几天都长途奔波,舟车劳顿,基本没有怎么好好吃饭,好不容易地坐了下来,才算是饱饱地吃了一顿饭。

席间,美丽的父亲简明扼要地问了一些签证情况,张立衡毕恭毕敬地一一做了回答。对于岳父,张立衡是心存尊敬和仰慕的,不仅因为他是导师张教授的同窗好友,还有任职于大学系主任彭教授的溢美之词。而是美丽的父亲虽然不苟言笑,说话却极有份量,翁婿俩人道是挺能聊得来的。张立衡的心里一直有些发怵丈母娘,而且非常看不惯她对于自己丈夫的颐指气使和飞扬跋扈。

吃完饭后,美丽父母就离开酒店先回家了。美丽和张立衡随后也回到了张立衡的单身宿舍,也就是他们的新房。他们是打的回去的,因为有很多的礼品要拿回去。到了张立衡的宿舍楼下,两人把车上的东西搬到地下,张立衡给了司机钱,就对美丽说:“这么多东西一次拿不上去,你就在底下看着,我往上搬。” 说罢就拎了满满两手的袋子上楼去了。

美丽就在楼下看着那些礼品袋子,张立衡一共跑了五趟才把那些礼品统统搬到了五楼。最后一次美丽也拿了几个袋子,两个人一起爬到了五楼。

房间本来就小,只有十二平米,是标准的单身宿舍。张立衡把两张单人床拼凑到一起, 靠在窗户边的角落里。此时又零零散散摆了一地的袋子,地下就越发的仄逼了。美丽把手里的袋子随意往地上一放, 找了一处空地, 楞楞地站着。

张立衡就对美丽说:“你先收拾一下吧,我得歇一会儿,太累了。然后得把签证的资料重新整理一遍,一大早回来还没有时间收拾呢!” 说完就躺到了床上,闭上眼睛假寐。

看着张立衡闭着眼睛休息,美丽的困劲儿也上来了,昨晚也睡得不太踏实,一大早就醒了去做化妆,然后又是打的去找张立衡,婚礼上的一通忙碌,也累得够呛。看着满地乱七八糟的袋子和礼物,又看看四周,觉得无处下手不知应该怎么整理。索性也坐到了沙发上,不一会儿,也进入了半梦半醒的状态。

张立衡闭上眼睛梳理了一遍思绪,签证已经办妥,接下来就是该买机票了,还有一个多月就开学了,那边的导师希望自己自己尽快过去,可以开始课题的研究。躺了一会儿,怎么也睡不着,就睁开眼睛,从床上起来,想着整理一下文件、护照什么的。

一扭头,看见美丽一个人歪在沙发上,睡着了。一看拿上来的东西还在地上四处堆放着,心里就有些不开心,便说:“你怎么也不收拾一下呢?地这么小,都没有搁脚的地方了。”

“我对你这里又不熟悉,不知道怎么收拾。” 美丽其实也没有睡着,心里觉得气很不顺,婚礼当天俩人就吵了一路,现在又来埋怨自己,一点也不让着自己,所以口气也不是太好。

“这以后就是我们两个人的家了,你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 此时的张立衡满脑子都是签证、机票、出国的事情,也没有听出美丽口气中的不满来。说完话,就自顾自开始整理自己的东西。

 



中短篇小说集《旧梦如风》已由美国南方出版社出版。链接如下。

 

http://www.dwpcbooks.com/product/html/?148.html

 

https://www.amazon.com/gp/aw/d/1683720652/ref=mp_s_a_1_23?ie=UTF8&qid=1504808670&sr=8-23&pi=AC_SX236_SY340_QL65&keywords=dixie+w+publishing+corporation



浏览(57)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