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SCAPE 美国华人执业医生协会  
共续一络血脉,相聚会SCAPE,共享一个天空,发展中美医疗,愿天下炎黄子孙,生活美好,身体健康。  
        http://blog.creaders.net/u/936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俺同学是医生大咖 ,牛的很! 2017-11-30 10:26:21

作者:河南医学院78级 李冰华


从医学院毕业后从事了教学工作。


随着时间的推移,年龄的增长,离临床工作越来越远,而自己有病的机会也多了起来,幸运的是我的同学都已是医生大咖。


最怕莫过于亲戚朋友或者朋友的亲戚朋友直接找我来看病。拒绝吧,得罪人!揽下吧,没能力! 


一天接到我中学老师的电话,说正在北京看病,心内科大夫已经无法医治,托人找关系偷偷转住到心外科,听说主任是河南人,看上去年龄和我差不多,就想问我认识不?电话中我没有任何犹豫的回答:不认识!


放下电话,下意识的翻看我们78级微信群。万万没想到,中学老师想要我联系的心外科医生大咖竟是我们同学,吕锋。天啊,这么巧,老师的直觉很准啊!


虽是同学,但在学校不一个大班,没有打过交道,彼此真的不认识。


万能的同学朋友圈在一分钟之内为我传来了吕锋同学的两个电话号码。拿到电话号码犹豫万分:不认识,打电话合适吗?他是外科大夫,不是门诊就是手术台上,晚了回家要休息,什么时候打电话合适?


最后,电话始终没有拨出去。我编个短信:介绍了我自己,并将中学老师的情况说了一下。


第二天收到短信回复时,内心真的有些激动。同时立刻将消息告诉了背井离乡千里北京求医的老师,我能体会到他当时找到熟人后内心的踏实感。


手术后,通过老师的家属礼貌性的问候一下,家属在电话中十分激动,特别简述到当他们告诉吕主任是河医78级同学的老师时,吕主任非常和蔼地告诉他们放心吧,我们同学平时关系很好,都联系过啦,家属更是感动。


其实,当病人家属对我的帮助千恩万谢之时,难以体会我当时的感动。我78级老同学用高水平,高情商,简短几句话给了病人在走投无路时无尽的希望,给了家属在举目无亲时难得的踏实,更是给足了我这千里之外老同学的面子。 


有了这次经历,我的自信也增加啦。有同事得知我和河南胸科医院的医生大咖王平凡是同学时,求助我能不能给王院长打个招呼去看病。在群里得到电话号码后我没有了犹豫和惶恐就直接给他打了电话,说明情况。没有想到已经成为医生大咖的平凡同学没有任何的架子和托词,还批评我说都是老同学客气什么?只要是78级同学有事儿尽管说!


同事看病回来自然是对我感谢一番。


又一同事告诉我他们去胸科医院看病啦,事先打着我的名字给王院长打电话说是他河医老同学介绍的,王院长电话里告诉他们:知道啦,我们已经电话联系过啦,直接来医院就可以啦!


天啊!我的同学就是如此的仁义仁心!其实同事并没有给我说就直接打电话啦,但是平凡同学还是如此给老同学面子,怎么不让人感动呢? 


可能作为临床工作的老同学们对我所说的事情不以为然,因为大家几乎每天都是这样做的。但是作为一个远离临床工作的人的感触是不同的。


促使我记录下来这些事情的除了让我内心感动的老同学的医者仁心外,还有一件事:我一朋友的爱人患上了糖尿病,因为她同学是郑州一家市级医院的专家,又是领导,(河医77级学长),自然想从基层到省城来听听专家同学的高见。挂号排队见面后,高兴的打招呼,看老同学没反应就提示她是中学一个班级的,专家摇摇头说不认识,他们又侧面说出当年同学张三,李四等等,专家同学仍然摇头说想不起来……尴尬啦。


我朋友无奈的说不管认识不认识,现在是病人,看病吧!记得他为我描述看病过程时几乎是愤怒的!

 

这些例子成为我给学生讲解技术,智商,情商的典型,也成了我夸赞我们78级同学的充分理由!正如看病回来的同事所发感慨:不愧为医生大咖!不愧为你们的老同学!这里充满了对我们同学医术的肯定,更对我们同学的仁心的赞誉! 


作为河南人,我们能理解乡亲们看病期盼找到熟人医生的心理,如果他们能从人托人找熟人中获得一份安心,放心,踏实,希望,在可以的情况下为什么不能满足一下他们的心理需求呢? 


我的同学是医生大咖,医生大咖就是高水平,高情商的高度融合者。 


向我临床一线工作的老同学们致敬!
























浏览(3965) (18) 评论(5)
发表评论
你必须要知道的美国转基因食物 2017-08-09 15:09:43

作者:张晓彤医生,Cleveland Clinic, SCAPE 资深会员


转基因食物一直是个很有争议的话题,而且周期性发作。本来不想淌这个浑水,上海的好友备受困扰,希望我针对两个问题写写美国的情况。其一,美国有没有转基因食物,美国人吃不吃?其二,美国的转基因食物安全吗?营养和食品卫生曾经是我的专业也是我至今一直关注的事情之一。美国的情况我略知皮毛,整理一下跟大家分享。我的所有文章,一贯的准则是只谈美国的客观的事实,这篇也一样。


转基因生物(Genetically modified organisms, GMO其实翻译为基因改良生物更贴切,是指其遗传物质以非自然方式发生改变的植物、动物或微生物。通常所说的转基因食物是通过基因工程技术改造的植物。


基因改造的目的,是提高其耐受性(抗旱或耐病)或其营养价值,最终降低成本并提高产量。


 千百年来农民一直在寻求种植更好的植物。传统的方法包括反复交叉授粉来产生具有所需性状组合的后代。这个过程会引入许多基因,包括一些编控不想要的特性的基因。


遗传工程则是将编控所需性状的基因分离,然后添加到实验室中的单个植物细胞中,并从该细胞产生出新的植物。通过相对准确地引入一个/几个基因,科学家希望可以得到想要的特性,同时避免不想要的性状。


美国市场上有没有转基因食物?


有,而且很多。目前,美国超过90%的大豆和近90%的玉米是转基因农作物。据估计,超市中约有75%的食物含有转基因农作物成分。前四名是:

1. 来自地里的玉米和含有玉米成分的食物

2. 大豆和含有大豆成分的食物

3. 

4. 植物油


201511月,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已批准食用转基因鲑鱼,预计两三年后上市,使其成为美国第一种用于食物的转基因动物。当然, FDA做了种种安全性评估,包括在哪里、如何养殖等都有监管。


生活在美国的人们吃不吃含有转基因农作物成分的食物?


包括我自己在内的绝大多数生活在美国的人们,不可避免地、毫不知情地已经吃过了。在转基因食物标签正式成为法律要求之前,难免还会吃到。

目前大约有64个国家要求在食物标签上注明含有转基因成分。美国FDA还没有这个要求,但是越来越多的人呼吁应当在食物标签上注明是否含有转基因成分。


转基因食物安全吗?


 在美国,FDA监管人类和动物食品的安全性。 在各种食物进入市场之前,FDA会进行安全评估,认为安全的才会放行,包括转基因食物。


FDA认为:迄今为止销售的转基因食物与同类的非转基因食物一样安全。目前美国FDA并不要求在食物标签上注明转基因成分,而是鼓励生产商在自愿的基础上提供标注。有关原因说法不一。有人认为是商人游说的结果并以反式脂肪酸为例指出,美国政府的政策看起来像是先批准后质疑。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在2013年禁止了反式脂肪酸,但50年前,有研究已发现反式脂肪酸有害,禁用前的几十年里,它可能导致了数十万人的死亡。


然而,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一直是有争议的。议题主要包括:


• 致敏性 (Allergenicity) 转基因食物会不会将基因从过敏原转移到非过敏性植物?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粮农组织)和世界卫生组织(卫生组织)制定了转基因食品检测方案。迄今为止,目前市场上的转基因食品中没有发现过敏反应。

• 基因转移 (Gene transfer) 来自转基因食物的基因会不会转移到动物和人类胃肠道中的细胞或细菌中?

虽然科学家们认为这个风险很低,还是有人担心抗生素耐药基因的转移会对人类健康产生影响。

• 异交 (Outcrossing) 当转基因植物的基因扩散到传统植物,称之为异交。工程基因进入野生种群会不会影响非转基因食品的安全?基于这个考虑,有几个国家采取了转基因作物与常规作物分开种植的策略。


粮农组织和世卫组织制定了转基因食品的安全准则。这些规则是世界贸易组织贸易伙伴之间协议,主要用于协调国家之间交易的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评估。


医生怎么说?


梅奥诊所健康生活计划部门的医学总监Dr. Donald Hensrud 认为:基因工程食品是一个非常有争议的话题。现在美国超过90%的大豆和近90%的玉米是转基因农作物。基于过去二十年近1800篇已经发表的研究,基因工程食品并没有导致人类患病或受到损害。但是,人们仍然担心理论上的消费这些食物的可能的风险,以及可能的对环境的危害。


克利夫兰诊所功能医学中心的医学总监Dr. Mark Hyman 认为目前还没有足够的资料说明转基因生物对我们身体和健康的影响……但有一些研究发现转基因生物可能对环境不利


最近的报告和研究表明转基因食品并没有实现它们增加产量和减少使用农药的承诺。2016年《纽约时报》发表的一篇文章比较了欢迎转基因作物的北美洲和禁止转基因作物的欧洲,研究人员发现,作物产量没有明显差异,但是随着这些作物的出现,美国种植者的除草剂用量增加了21%。” 


我个人呢怎么看下面这些很流行的说法

美国人不吃转基因食物,专门用来祸害中国人的:很自作多情的一种看法,也高估了以营利为目的的美国商人的爱国情怀。


转基因食物损害了人们的身体健康,导致了癌症等疾病:有真凭实据就拿出来公之于众,或者举报到FDA,很多人在期待证据。

吃转基因食物会改变人的基因:转基因食物跟非转基因食物一样可能或者一样不可能改变食用者的基因。


结论

1. 美国市场很多转基因食物,很多美国人民不可避免地不知情地吃了而且吃着。

2. 目前FDA认为转基因食物跟同类的传统食物一样安全。有潜在的可能的危害吗?理论上是有的,证据不足。

3. 目前美国还没有法律要求在食品标签上标注转基因作物成分,鼓励生产商自愿注明。

建议

支持清晰易懂的转基因作物标签,有助于追踪和评估转基因食物的安全性也尊重消费者的知情权和选择权。

目前尚未发现转基因食物危害人类健康的证据,尽管理论上有这样的可能。吸烟,酗酒,油炸食物,腌熏食物,加工肉类,高糖高脂饮食…….都是已经证实的导致多种疾病的危险因素,避免以上这些食物更为重要。

如果想要避免转基因食物, 可以选用有机食物,美国带有有机标签的食物,都是非转基因食物,而且没有使用某些杀虫剂、化肥和人工添加剂。


参考文献

http://drhyman.com/blog/2017/05/21/thoughts-gmo-foods/

http://www.mayoclinic.org/healthy-lifestyle/nutrition-and-healthy-eating/expert-blog/genetically-modified-foods/bgp-20164720

http://www.webmd.com/food-recipes/features/truth-about-gmos#1



























浏览(2261) (11) 评论(12)
发表评论
全球义诊路上,一位华人医生的心灵呼唤 2016-11-22 09:53:53

徐思海医生,美华医生协会(SCAPE )资深会员

前言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当我们生病或需要时,去看医生是一件普通的事情,也是理所当然的。

但是,世界上大约有20亿人(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却不能获得挽救生命的医疗。许多的家庭需要积钱数年,才能够看医生,治病。数以百万计的人无耐地受着残酷病痛的折磨,无助地死于可以轻易避免的疾病。

我参与的这个国际义医组织的名字是No-Scalpel Vasectomy International (nsvi.org)

目前NSVI的服务重点是向全球具有最大人口增长问题的第三世界国家,如:海地,菲律宾和肯尼亚等提供医疗服务。我们通过在这些国家的医疗服务,改善了成千上万人的生命和生活。

NSVI 重点提供的服务和所起的作用包括: 

-提供免费的非手术刀输精管结扎

-提供计划生育的教育,特别是男性绝育

-培训第三世界国家医生掌握最新的非手术刀输精管结扎术

-呼吁有人口增长问题的国家政府增加在Family Planning(计划生育)方面的投入和支持

-让一起参与的医生有机会相互学习更新更好的手术技巧

背景

我自2015年2月份开始,每年两次参与国际医疗义务服务,至今一共参加了4次。相信我们北美华人医生中一定有不少像我一样对国际义医感兴趣。所以,我想通过这篇文章给大家提供一些基本的信息和指南,并与大家分享我在参与国际义医活动中的体会和从中积累的一些经验。

内容包括:

-国际义务服务是怎么回事?

-怎样找到适合你的团体?

-在个人和专业层面怎样做准备?

-在义医活动中要注意的事项等?

目前,在北美华人医生中,规律性的参与国际义医活动的人数还相对较少。存在的原因有:

-东西方文化上的差异

-多数国际义医项目是有宗教组织主导的

-不熟悉国际义医

-医生本身繁忙的日常工作和生活

-参与国际义医的花费等

在平时的交流中,感到有些华人医生还不太能理解:每年财务上的奉献和几周的时间去一个第三世界国家,怎么可能改变当地的医疗状况和人们的健康?但也有很多的医生是真正的想参与进来,想知道怎样去开始这样一个奉献的旅程。

参加国际义医的初衷:

愿意参加这样的国际医疗义务服务可以有很多的理由和原因,可以是一次难得的生命中的探索和新体验,可以是一次旅游冒险,一次亲身感受异国文化风情的体验。 对已经参加过的人,更是一种对生命意义重新思考和定位的旅行。或许你爱心的种子,经过多年的孕育,现在发芽,成熟,将要开花结果;或许你是一个虔诚的信徒,因着圣灵的感动和上帝的感召; 或许你从小像我一样,虽然出生贫苦,但受父母善良的影响,愿意力所能及地去帮助需要的人。

奇妙的经历

过去,不管是去海地还是菲律宾义医,总有一些奇妙的体验。印象最深刻的是每次从迈阿密转机飞往海地时,从一万英尺的高空俯瞰下面,景色是何等惊人的美丽!古巴岛像一条巨大的绿色美人鱼,在蔚蓝的加勒比海中缓缓游动 。不同区域的加勒比海呈现出不同特色的海洋美景,我情不自禁地说,“我真想从飞机上跳下去啊!溶入这美丽的图画中”。我想,哪怕单单为了观赏这样的美景,我也应该每年飞越一次加勒比海来参加海地项目。

心灵的升华

我们用自己的知识和技能专长,给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提供及时,必要的帮助,这些义行所带给我们内心深处的喜悦是无与伦比的,有时是终身难忘的。 这些经历给我的感动和改变远远多于那些我帮助过的人们。我记得,2015 年的菲律宾义医,那个病人术后要求和我合影,因为他非常感激,说现在他的两个孩子将来有条件上大学了,他不会像其他菲律宾男人那样生八个,十个的孩子而无法摆脱贫困。 我由衷为他感到高兴!2016 年 10 月,当我做完手术随团队离开海地那个诊所时,我把本来当作午餐的最后的Protein Bars送给门口的两个含羞的海地孩子,在那个瞬间,我的内心变得如此的柔软而几乎流泪,他们喜悦的目光将永远留在我的脑海里。这些义医中的细节帮助我自己内心的修炼,帮助我自己成为一个更有爱心的人,鼓励我去帮助更多的人们。正像Ralph Waldo Emerson 说的那样:“这个生活中最美丽的补偿之一就是:那些真诚地去帮助别人的人,同时也帮助了他们自己”。

选择国际义务服务组织:

国际义医组织种类繁多,大概分为基于宗教的组织和非宗教组织。但大多是宗教团体组织。根据所在的团体和目的地的的不同,义医时间长短也不一样,一般是1-3周。无国界医生(Doctors without Borders)要求服务一年(少数情况下6个月),所以不适合目前全日制工作的医生。

在你决定参与之前,首先自我检测一下,因为这种服务并不是对每一个人都适合。 你应该考虑,艰苦的环境和海外旅程是不是适合你;你需要与很多素不相识的人在陌生的环境共处1-2周,生活条件原始简陋,食物可能与你平日的大相径庭; 在新的环境下,你可能无法入睡或者容易被吵醒而造成严重的睡眠不足;在供给有限,仪器设备缺乏的条件下长时间超负荷工作,文化差异和语言交流的障碍;可能会有一些意外情况发生。比如说,只有冷水浴,或者根本几天都不能洗澡。你能不能克服这些障碍而专注于工作?还有长途飞行以及回来后的时差对你工作的影响。如果你有配偶,你需要和你的配偶取得共识,获得对方的支持。

在过去四次特定的义医经历中, 我个人感觉身体上,下面这四个方面比较痛苦:

-炎热的天气

-睡眠不足

-长时间的手术造成的颈部和腰部疼痛

-时差明显

精神上的痛苦,主要是因为感觉到个人能力有限,团队力量单薄,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深感力不从心而造成的内心忧郁和苦恼。

这里我简单介绍一下我是如何找到义诊的机会。 我有参加国际义医的冲动已经好几年了,本来想在网上慢慢找。三年前,我有幸在输精管结扎后再通术的培训中认识了在佛罗里达工作的泌尿外科医生Dr. Doug Stein,当他知道我有参与国际义医的意向,就向我介绍了他领导的医生非营利国际义医组织 - No-Scalpel Vasectomy International(nsvi.org)。 联合国的人口研究表明,高生育率与国民持续贫困有关,降低家庭生育率可直接或间接推动减贫。所以,NSVI的重点是帮助有着全球最严重人口增长问题的第三世界国家,如海地,菲律宾和肯尼亚等。

我做了认真的研究,发现这个项目对我非常合适。首先,在局麻下的门诊手术是我的特长, 其次,虽然海地的条件比菲律宾差得多,但时间相对比较短,而且没有时差(菲律宾12天,海地5-6天,包括路途时间),每年去菲律宾和海地义医各一次还可以耐受。 第三,NSVI是纯医生组织,组织内的问题比较少。 唯一的问题是费用比较高,直接参与每一次义医的医生必须按规定进行特定捐款。例如,菲律宾项目:每个医生需捐款$4000,海地项目$2000。飞机票自理(菲律宾$1500-$1800,海地$700-900)。另外要考虑到那些自己开业的医生在义医期间诊所不营业就没有收入,而私人诊所的开支还是要付出。所以,这样的项目不一定对每一个愿意参加的医生都适合。下面的表列出了一些主要的国际义医团体或者机构,也可以去他们网站获得详细的信息。

Doctors Without Borders

www.msf.org

International Medical Volunteers Association

www.imva.org

Missionary Ventures International

www.mvi.org

Volunteers in Medical Missions

www.vimm.org

Action without Borders

www.idealist.org

International Medical Relief

www.internationalmedicalrelief.org

MedicalMissions.org

www.medicalmissions.org

Christian Medical Missions

www.christianmedical.org

Medical Mission Response

www.medicalmissions.com

Samaritan’s Purse

www.samaritanspurse.org

Mercy and Truth Medical Missions

www.meryandtruth.com

Global Frontier Missions

www.globalfrontiermissions.com

Mercy Ships

www.mercyships.org

International Accelerated Missions

www.iammission.org

Project Hope

www.projecthope.org

Medical Missions Foundation

www.mmfworld.com

International Medical Corp

www.imcworldwide.org

Flying Doctors of America

www.fdoamerica.org

Operation Smile

www.operationsmile.org

Medical International Rapid Response

www.mirr.org

Partners in Progress

www.partnersinprogress.org

Refugee Relief International

www.RefugeeRelief.org

Doctors of the World

www.doctorsoftheworld.org

Medical, Eye and Dental Care Organization

www.medico.org

*这个表格只是作为正在运作的部分国际义医组织作为参考,并没有包括所有的国际义医组织。读者可以从网上获得更详细的结果。

感受

不是每一个国际义医项目都很艰苦的。我们菲律宾项目安排了丰富的活动,所以每次去菲律宾都很开心,很享受。我们抽出半天时间在所在城市Cebu的西北大学医学院举行医学讲座和医学生们联谊。我们在一天的劳累之后一起去品尝当地的美食。

另外,我们有一天的自由活动时间来安排参观当地的名胜古迹和其他娱乐活动。

你可以根据自己的理想,个人情况和能忍受的程度来选择。即使是同一个项目也可能有不同的选择,你可以挑选一个适合你的。例如,我在美国中西部已经住了20年,已经适应了寒冷的天气。2015年7月份我第一次去海地义医,那时正值盛夏,酷热难耐。有一天我们乘车去一个比较远的农村,因为高温加上严重颠簸,不到一半路程我就开始不停的呕吐,最难受的是后半段路程,因为我们需要按预定计划到达目的地,我不得不忍受着持续呕吐的痛苦直到终点。到达后,不得以躺下休息15分钟,然后马上开始工作。在回到明尼苏达的当天又开始了严重腹泻。也许,我这个中西部人士不适应海地的夏天。幸运的是,海地项目每年有春夏秋三次义医,所以,今年我选择了10月份这一次,感觉好多了,也没有生病。 

另外,如果费用对你是一个问题的话,也可以找一个不需要捐款的国际义医组织。 事实上,多数组织只要求你负责自己旅差费。因为这些组织都是注册的非营利性的。机构的运行依赖于赞助。一般来讲,会鼓励你寻找赞助。义医所需的旅差费用是Tax-deductible。(待续)

作者介绍:徐思海医生,毕业于上海医科大学。九十年代初赴美留学,2000年成为主治医师。于2008年在美国明尼苏达州创立One Stop诊疗中心,提供各种美容手术和office procedures服务。曾兼任明尼苏达大学医学院助理教授六年。拥有医生E-MBA学位。

徐医生一直醉心明州华人社区建设,曾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创办明州华人医生协会和周末免费华人诊所 。也创办了明州华人社区中文报纸 - 明州时报,和面向中西部华人的新闻门户网站 “华人一点通” 。徐思海医生同时也是美国华人执业医师协会(SCAPE)会员和北美华人医师联盟(ANACP)会员。

从2015年起,徐医生积极投身国际义医,每年去菲律宾和海地义医。徐医生愿意和志同道合的华人医生合作,回馈社会!



浏览(1065) (10) 评论(0)
发表评论
还为我做饭的老父亲 2016-06-19 10:46:40

作者:兴玲 妇产科医生


 今天是父亲节,望着日渐变老父亲很多久远的回忆涌进了脑海。。

爸妈现在随我住,年近八十的老父亲,为了给忙得不可开交当医生的女儿改善生活,调理营养,从早到晚,绞尽脑汁,变着花样地一日二餐,烹饪美食,然后翘首期待从未按时回家吃饭的女儿归来。

有时,因为工作忙得忘记给老爸请假,老父亲就将饭菜煨在锅里、扣在盘里和妈妈一起等待,女儿不回,爸妈不吃。

父母崇尚知识、爱如命知识改变命运一定要做对社会有用的人,这些人生座右铭,从上幼儿园起,已经深深铬在我们姊妹幼小的心灵。

妈妈是五十年代中期郑州纺专毕业的大学生,在我们的小县城,也算小有名气的知识女性了。爸爸只有小学毕业,却写着一手漂亮的小楷字,毛笔字写得也很好,这一切还要归功于文化大革命。

因为文革时站错了,莫名其妙地成了老保司令,爸爸常常自我解嘲,短暂的官运,带来的是挂牌游街、挨批斗写检查,也是那一段时间,爸爸在认真书写检查深刻反省过程中,炼就一手好字。记得文革期间好多年,我们家用的手纸,都是老爸辛辛苦苦写的一本本检查。




小时候我们家境并不富裕,姊妹五个,加上外婆,八口人只有父母每个月加起来不足一百元的工资维持生计,好在爸爸当时在一个地方化肥厂供销处,那时候化肥紧俏,老家人为了“开后门”搞到一点化肥,常常给我们送来一袋袋大白菜或萝卜,做为入冬后主要的桌上菜肴,而且,爸爸厨艺很好,即使西瓜皮,也能做出带有肉味的美味大餐




妈妈是那种有点小资不善家务,而且性格孤傲脾气急燥的严母;而老爸个标准的慈父,历任单位供销科长工会主席,极其热心,人缘随和,家里家外,任劳任怨,还是一个烹饪高手,记忆中爸爸从没有动手打过孩子




从小姥姥带我们长大,老爸与姥姥亲如母子,爸妈两口发生口角时,姥姥从来都是向着女婿。我们三姊妹陆续结婚后,有一天我问姥姥,几个女婿中,您认为哪个最好?姥姥毫不犹豫地回答,你爸。确实,父亲是一个当职无愧的好女婿、好丈夫、好父亲。父母年近七旬前的那几年,在郑州工作的小妹每年都会陪伴父母完成一次力所能及的“夕阳红”旅游,小妹说,路途中爸爸对妈妈体贴入微的照顾,羡煞了同行的老年旅友们。




久远的记忆中,我们家住县城一个几十户人家的大杂院里,邻里相处十分融洽,和我同龄的孩子就有十来个,那时候,全院孩子最期盼的就是过新年。因为每到大年初一,爸爸都会为姥姥准备一些崭新的一毛二毛钱新票子,给全院过来拜年的小朋友们分发,在孩子们欢天喜地时,爸妈总不忘记在旁边提醒,好好学习,将来做一个对国家有用的人。




由于姥姥和父母在邻里中很高的威信,从小我也是家属院中同龄人的小孩王,经常带着全院小孩串家家捉迷藏、表演“红色娘子军”,而给邻家女孩梳理各种花样的小辩更是我的拿手好戏。




我是家中老大,小学时代基本是以白卷英雄张铁生、反潮流革命小将黄帅为楷模相信不学“ABC”照样闹革命,一向随大流的我,根本无暇顾及父母的“知识经”,几乎什么也没有学到,不说地理历史,连最基本的汉语拼音都没学好,这也是我学习电脑打字时不得不选择五笔输入法,从而练就了一手人人羡慕的五笔盲打好手艺的根本原因。




浑浑噩噩到了高中,迎来了1977年初,那年我上高一,文革后第一批高考即将恢复,爸妈像看到救星,情绪高涨地四处给我找寻誊抄学习资料,频繁拜会各个数理化老师,如临大敌一般监督我看书学习。




高一下半学期,学校的课堂纪律越来越严格,也恢复了很正规的期中期末考试,还有物理数学化学竞赛。全拜爸妈觉悟早管教严,再加上自己还算是一个经指点就能明白的孩子,功夫不负有心人,短暂的奋发图强,也迎来的硕果累累,当我第一次拿着全县数学竞赛第三名的奖状回家时,爸妈激动得热泪盈眶语无伦次。高中那两年,也是我最“辉煌”的时期,雨后春笋到来的大小考试,差不多每次大红榜张贴出来的考试排名,我总是名列前茅,这让爸妈很自豪很欣慰。




在父母的督导下,在老大的榜样带动下,我们姊妹五个,出了四个大学生,在老家小县城,也成了家喻户晓和父母邻里好多年的谈资。只有一个漂亮而贪玩的妹妹没有考上大学,她也是妈妈吵骂最多爸爸耗神最大的孩子,几乎成了父母的心病,后来也在爸妈无休止的唠叨下,通过成人自考获得了成教大专学历,最终又考上县城里的公务员,才了却了爸妈的心愿。




我们姊妹陆陆续续考学离开家乡后,不甘寂寞的父母又找到新的“营生”,他们回到农村老家,对乡亲们庄重承诺,用微薄的工资,每年资助一个农村老家考入县城一中的优秀学生。并在家里腾出一间房子,管吃管住,还提供各种学习资料,当然,还有苦口婆心的“知识改变命运”的谆谆教诲,据说在我们家住过的学生中,还有一个考上了清华大学。这种状况持续了好多年,一直到十多年前我接父母来郑州。




大学毕业,响应老爸“服务家乡父老”的召唤,回到位于县城的医学院附属医院妇产科工作,当时爸妈就是这样认为,当了医生,一定要为家乡邻里服务才是学以致用。




1987年,已经工作四年结婚两年的我,受周围同学“考研风”的影响,在父母的鼓励下,和老公一起,带着两个多月的身孕,参加了研究生考试,那时候没有明显的早孕反应,唯一反应就是拿起书本就瞌睡。本来只想证明一下自己能力的我一考即中,而正儿八经备考的老公却名落孙山。




拿到复试通知书时,在医院检验科工作的婆婆自豪地见人就炫耀她儿媳妇的“聪明,但当顺利通过复试拿到正式录取通知书时,在决定是留家养孩子还是上学深造的问题上,我犹豫、婆婆发愁、老公纠结,只有父母坚定不移地支持我:一定要去上学,孩子我们帮你带。




于是产后70天,我依依不舍地将襁褓中的幼子留给父母,再次踏上求学深造路。而我已过50岁的父母,又承担起养育隔代外孙的艰巨任务,用我姥姥的话说,那一段时间,爸妈用比培养我们姊妹五个加起来更丰富、更精细、更科学的养育方式,一个负责营养、一个负责早教,半年功夫,将一个小人儿培养得白白胖胖,聪明伶俐,人见人爱。




研究生毕业分配时,父母却一改原来的“为家乡人民服务”要求,支持我来到平台更广阔的省会医院工作,希望女儿在更大的平台上为更多的病人服务。




年复一年,女儿已经成为一个小有名气的“名医大家”,业务繁忙,患者如潮,学生成群,没有节假日,时间不分,父母喜在面上,疼在心上,唯有看到女儿能够按时吃上一顿可口美味的饭菜,成为老两口最大的愿望




但现在老爸还延续着工会主席爱说教的习惯,常常不失时机教导我,一定要善待病人,不要收病人的东西,病人太不容易了……。




早几年,每到冬至或春节,老爸都会包一大堆美味的水饺,煮好后让我拿到科里与值班的医生护士分享;这两年,还热衷于炸菜角油条麻叶,有时还蒸上一笼热腾腾的肉包子,邀请我们年轻的同事到家里吃,看到大家吃得香甜,老爸笑得由衷。 




现在,老妈因为“帕金森”加上前几年股骨颈骨折,严重骨质疏松,生活已经完全不能自理了。老爸却依然精神抖擞干劲十足。为了减轻老爸的负担,我们从老家聘请了一个毫无血亲关系的保姆姐姐照顾老妈,几年真诚的相处,已经亲如一家,保姆姐姐现在随我们一起一起叫爸妈。




更让我欣慰的是,三位“老人”一起喜欢上扭秧歌,置办了音箱购买了许多扇子彩巾,在家附近的广场上拉起一个“老年舞蹈秧歌队”,老爸是“党代表”兼队长,老妈是拉拉队员,保姆姐姐成了现学现卖的舞蹈教练,每天上下午两场健身运动,享受着简单的幸福快乐。但无论舞蹈跳得多么尽情,老爸从来不会忘记按时回家给我们这些子女们做饭。




在对我来说,最大的遗憾就是,从没有时间静下心来与父母聊聊过去的事情,即使在老人期盼的渴望中,也总是来去匆匆。似乎,父母已经习惯了我们繁忙外衣下的冷漠,不再忍心给子女们爱的负担,所以,不再要求,自寻快乐。




前几十年,全身心都投给了“革命事业”,今后的日子,我要抽出一点时间,陪伴父母。




亲爱的老爸老妈,女儿从未对您们说过一句“我爱您”,尽管有些爱,可以不用语言来表达。但今天我要给老爸老妈说一声,女儿爱好您们呀,为了儿女们有一个完整的家,您们一定要健康长寿!












2016618日晚























































































浏览(1226) (5) 评论(0)
发表评论
女人的天性 2016-03-09 08:30:54

作者:冯雷医生 SCAPE 资深会员

 

周二早晨,我正忙着栓塞一个动脉瘤,呼叫器刺耳地响了。我因为穿着手术服,就嘱咐循环护士琳达帮我回话。琳达抄起呼叫器,沮丧地说:“是橘县医院的号码。冯大夫,今天晚上还是我值班,您行行好别再收病人了。”

 

 她昨晚跟着我做急诊手术到临晨两点。我自己靠两杯咖啡撑着,当然知道她也很累了。她虽然这么说,但干活从来都是兢兢业业,干脆利落,是我最信任的护士之一。她是菲律宾人,来美十多年了,三十出头的样子,矮胖,黝黑,蓬头,耷眼,厚镜,典型的丑女。但为人随和,总是满脸笑容,把“是的,医生”挂在嘴边。两年前去菲律宾休了一个月假,回来告诉大家她结婚了。一时间,眉勾了,脸润了,笑甜了,步轻了。然后是买房,怀孕,退出介入室。没想到接踵而至的竟流产和发现有红斑狼疮。手上的戒指没了。她又回到了介入室,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

 

“不是说不许连着两天值班吗?”

 

“我是顶特蕾的班。” 

 

特蕾莎是我们的护士长。她无儿无女,把科里的年轻护士当成自己的孩子,深受大家尊敬。可上帝偏偏让她一个从未吸烟的素食者在六十出头就得了四期肺癌,前天因为胸水住院。我们科里有八个护士在介入室工作。琳达因为没有家小,顶班的事基本上都由她包办了

 

这时琳达把电话放到我的耳边。对方我们医疗系统橘县分院的神经内科大夫。她惊魂落魄的声音让我不得停下手中的工作,细听她报病例。

 

32族女性(注:老挝的苗越战中被美国武装抗击越共战后遭种族屠杀,很多人逃到美国),怀孕24周,溃疡性结肠炎病史,七天前突发偏头痛,止疼药无效,两天前头颅断层扫描显示上矢栓塞伴左侧顶叶水肿,收入院,进行肝素治疗。昨天病情持续恶化。复查核磁,发现水肿加重并出现双侧顶叶出血。今天病人双下肢麻痹,口齿不清,陷入浅昏迷。请求转院进行机械取栓或溶栓治疗。”

 

“你们医院的介入大夫不能做这个手术吗?”

 

“我们呼叫了他无数次,一直没有回音。”

 

我熟悉那个医生。他退休科里资历最老,人脉甚广。他身体不是很好,遇到急诊,想干就干,不想干就抱病或玩失踪,没人能把他怎样。危重病人手术难度大,风险高,时间长,付费又多不了多少,而且闹不好这个病人没有保险,他就更不愿沾了。他们是社区医院,可以说自己做不了。而我们是三级教学医院,无法推托。没办法,病人第一。无奈地瞟了一眼琳达,接收了病人

 

帮我个忙,麻烦你拨打内线2337,告诉管床的护士长是我的病人,急等手术,让他们尽快安排床位和救护车。”我知道橘县的神内大夫也想尽快把病人脱手,估计病人会很快转过来。

 

琳达挂上电话,然后对她说:“还不到十点。中午路上不会堵车。病人大概两三个小时内就能过来。我们抓紧时间把这个和下一个手术做完。正好赶上那个病人来。她的手术也就两小时左右,不会搞得太晚的。”

 

琳达会意地点点头:“是的,医生。”她说话的腔调好像士兵见了长官立正敬礼似的

 

动脉瘤手术完毕,我打开电子病历,查看转院病人的核磁。她的静脉窦栓塞果然很严重,不赶紧取栓,很难存活。如果她去世了,那个24周的胎儿也无法存活。事关两条人命,我暗暗祷告她能尽快转院过来。

 

中午时分,呼叫器又响了,是管床位的护士,以为是通知我病人到了,心想他们今天效率怎么这么高。没想到她告诉我医院全满,没有床位。往日我可以跟管床的护士协商,把我自己在重症监护室的病人转到普通病房,给新病人腾位子。可今天碰巧我的两个在重症监护室的病人都很重,不是上着呼吸机就是插着脑室引流,根本没法往普通病房转。刚做完的病人还在术后监护室里等床。我只好呼叫值班的,想要他特批的床

 

副院长先是一通官话:“我们有很多病人在等待床位。每个病人都很危重。每个医生都觉得他们的病人急需治疗。我们只能把病床留给最需要的病人。所以我们督促每个医生都重新评估一下这个病人到底有多急,能不能在你的指导下就地治疗,能不能不做这个手术。”

 

“这个病人在恶化。一个年轻的孕妇,两条人命呀!”

 

“噢。”副院长顿了一下。“一会儿各病区护士长要来汇报,我给你想想办法。”

 

我不信诺大的医院居然找不出一张床。听副院长这话的意思,他肯定能帮我找到床。可惜这希望的火苗燃了不到一刻钟就熄灭了。副院长让管床护士长回话说实在没有办法。我这时已经开始第二个手术,就让琳达打电话告诉橘县的神内大夫,要她赶紧想办法把病人转到别的医院,还给了她一个我外院同行的电话,方便她联系转院,以免耽误病人治疗

 

我以为这件事就算过去了,今天可以按时下班。可是过了半小时左右,橘县的神内大夫又打电话回来说病人没有保险,别的私立医院都说没床,而公立县医院做不了。唯一的可能是转到我们医院在美国,没有保险的病人来到你的急诊室,你不得不收,给病人提供无偿服务,但转院就不一样了。其它医院没有义务接收没有保险的病人,除非医院之间有转院合同。我们医院是橘县医院的上级医院,属于同一个医疗系统,所以我们不能不收。想到母子两条人命,我只能孤注一掷,出馊主意,让她状告她们院长,通过她们院长向我们院长施加压力。有谣言说橘县院长很快就会升任我们整个医疗系统的头。如果真是这样,他的话一定管用。

 

果然不到半小时,我们副院长就打电话到介入室,告诉我这个病人正在转院过程中。但病人不会进病房,而是直接到我们介入室。“就当病人是门诊病人,来介入室手术。这样可以最快速度把病人转过来,尽快手术。术后再把病人转回去。”

 

听上去是很好的安排,但我知道他这样做的真正目的是让病人依然算是橘县医院的病人,这样我们手术的费用就可以转嫁到橘县医院头上。

 

“可是病人已经是住院病人,不在橘县办出院手续不能转化成门诊病人。病人来了以后电子病历系统会发现这个问题,不允许病人注册。没有电子病历,我们怎么写病历,给医嘱?还有麻醉记录和术后监测。”一想这种种不便,以及因此给病人带来的危险,我就头大。

 

“这些都不是问题。我们不是有紧急预案吗?按照紧急预案执行,写纸病历。”加州是地震多发区,州里立法要求像我们这样的医院必需在自然灾难造成断水断电的情况下继续运作。虽然麻烦,但是可行,我一时无言以对。想到一两命,还是尽快把病人转过来重要,就答应了。

 

琳达就站在我边上,把我们的谈话听得一清二楚。这时噘起小嘴,假装生气道:“说好不收急诊的,怎么还直接收到介入室来了。也不征求一下我们护士的意见。电子病历用了这么多年,你让我到哪儿去找纸病历?而且各种化验,检查都要亲自送,你知道我们要跑多少腿?”她接着说了一大串我不太明白的困难,让我脸上有点挂不住。

 

“这不是没有别的办法吗?不光是这个病人,还有她的胎儿。”

 

琳达打住了。叹了口气。“是的,医生。我来帮你解决吧。”

 

因为病人继续恶化,需要气管插管,上呼吸机。转院的事又耽误了两个小时。可我们不知道,只在那里干等。晚上6左右,病人终于来了。她小小的个子,黑黑的皮肤,圆圆的脸庞,疲倦地靠在床上,闭着眼睛。我把她摇醒,问她问题。她呻吟了几声,勉强动了动手指,就又倒头陷入昏睡。床边站着她的男朋友,高高的个子,白白的皮肤,瘦瘦的身材,一头红发,满脸细小的雀斑,带着黑边眼镜,一副书呆子气。他们两人结合出的混血儿一定很可爱。旁边坐着她的母亲,典型的东南亚妇女模样,只会讲语。虽然满脸沧桑,但目光不乏坚毅,一副家长姿态。她的妹妹娇小玲珑,站在后面帮着翻译。

 

我尽量用简单通俗的语言给他们讲解病人的病理和治疗的机理,好征得他们的同意,尽快开始手术。

 

大脑的血液循环是一个闭路。四根主要动脉把血液输到脑子里,不断分支,越来越细,直到血液流到毛细血管中,把氧气和养分输送给脑细胞。从这里,血液开始回流到静脉,像是百川聚汇,一条条静脉流入大脑顶部正中的上矢状静脉窦,再流向后脑勺,一分为二成为横窦,横向流到两侧耳根,再向下转弯,经过乙状窦,穿过颅骨,流到颈内静脉,返回心脏。静脉窦栓塞就像是这条主河道上经过山谷的地方发生地震山崩,泥土碎石把河道堵上,形成堰塞湖。上游的水位提升,溢过河沿,淹没农田和房屋。血不停地往脑子里打,但却流不出来,大脑就会充血肿胀,严重的时候血管还会破裂出血。因为颅骨内的容积有限,肿胀的大脑和出血的血块无处可去,就会增加颅压。病人先是剧烈头痛,然后就陷入昏迷。像她这种广泛的静脉窦栓塞,死亡率很高。

 

我们治疗的第一个手段是抗凝,防止河道进一步淤塞。漫过堤坝的水慢慢地会把泥石冲刷下来,恢复流通,但这往往要很多时间。更快和更有效的方法是用机械手段直接把泥土挖掉。虽然不可能把所有泥土都挖出来,但只要能开通一条渠道,让血液流出来,就能给大脑减压,缓解症状,就能增强冲刷,给病人一个更大的康复机会。”

 

我连比划带画图,说得大家连连点头。

 

“那你们为什么没有一开始就用这种挖泥的办法治?”病人的母亲问道。

 

她这个问题提得很好。我一直主张上来就做取栓手术,而不要等病人恶化了,再把取栓当补救手段。在堵塞的大静脉窦里取栓是很安全的手术。静脉窦由坚韧的硬脑膜包裹着,很难捅破或出其它问题。最多是取栓不成功,费力没有讨到好,但对病人无损。可是因为这是一种新手术,能做这种手术的人很少,不了解的医生都持怀疑态度,以为静脉取栓像动脉取栓一样有高风险和不可测性。我做得多了,赢得了我们医院大夫的信任,但外院的大夫大都因循守旧,寄希望于抗凝,结果坐失良机。等病人恶化了,再取栓就不一定管用了。而且经过几天的固化和纤维化,血栓变成了一团乱麻和不再是柔软的果冻,吸取起来要困难得多。

 

但这层原因太复杂,很难跟病人讲清楚。好在这个病人还有另外一个因素要考虑。

 

“这种手术是在X-光下进行而且会引起一些血液的变化,对胎儿都可能有害。所以我们要等到万不得已才做。”

她的男朋友欲言又止。看了看她的母亲,最后下决心说:“不要管胎儿。救母亲要紧。”

 

她的妹妹点了点头,没有把这两句话翻译给她母亲。她母亲诧异地看着我们,跟女儿交谈了几句,也无奈地点了点头。尽管她已和男朋友同居了好几年,但因为法律上没有婚姻关系,手术意向书还要她母亲代签。

我离开病房去准备手术。她的男朋友悄悄跟出来,叫住我问:“她生这个病是不是跟怀孕有关?”

 

“嗯,是有关系。怀孕的时候血液会比较粘稠,容易形成血栓。另外她有溃疡性结肠炎,会释放炎症因子,也会促使血栓形成。”

 

“唉!”他深深地叹了口气。“她两年一直因为结肠炎有血便,需要吃药控制。消化科大夫也说她不宜怀孕。我们本来商量好不要孩子,所以一直没结婚。但她心里总想生,她母亲也总是催她结婚生子。几个月前她丢了工作,我带她去墨西哥散心。她忘了带药,就停了两星期。回来后她也没有继续吃。没想到就怀孕了,她四个星期前才发现。两星期前她的结肠炎又犯了,刚跟消化大夫讨论过吃什么药控制。哪知道这么快就出现这种情况。”他无奈地摇摇头,脸上挂满了痛苦和懊悔

 

可怜的女人,总是像飞蛾扑火一样,不顾性命地养育孩子。虽然现代医学已经大大降低了怀孕的风险,但是意外时有发生。妊期激素反应和血增大可以引起的动脉瘤破裂或动静脉畸形出血,我眼前晃动着好几个年轻的面孔。现在又加上一个静脉窦栓塞的。还有子痫产后大出血,和羊水栓塞,样样都可致命。而那些由妊辰的高代谢率诱发糖尿病和高血压的就更是数不胜数了。也许是自私的基因造就了女人的天性,为了能看到自己蓝图在另外一个生命中重新放大,她们蒙上眼睛,勇敢直行。

 

“静脉窦栓塞虽然来势凶猛,但因为是静脉出血,压力,对脑组织的损伤很小。如果能够挺过脑水肿的难关,完全康复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真的吗?她一天天恶化,把我吓死了。她是个好人。虔诚的佛教徒,从不伤害任何人任何动物。总是那么善良友好。你一定要想办法救救她。

“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力。”

 

岂止尽力,我是竭尽全力。因为几天的耽误,她的血栓已经变成橡皮糖一样,用我常用的吸管很难吸出来。我改用高压水冲再抽吸的办法也只是略微有效。我于是加上球囊扩张,把血栓打断,挤碎,再抽吸,才勉强在静脉窦里打通一条渠道。我把球囊当篓子,往外拉血栓,想扩大战果。可是她的血栓太粘太韧,球囊刚拉下来的时候看上去很好,但没几分钟又恢复原状。而且她的血很稠,即便有抗凝剂,也还是在旧血栓上不断地形成新血栓。刚开通的静脉窦

浏览(1868) (13) 评论(1)
发表评论
总共有53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