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蓝荧的博客  
绿水青山遮不住 万水千山总是情  
        http://blog.creaders.net/u/939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菲律宾——回国顺道游 2018-07-12 23:38:20

    菲律宾是由大大小小,千姿百态的7000多个岛屿组成的群岛之国,有许多自然的原生风景。一望无际的大海,碧蓝的海水和柔软细腻的沙滩,让人流连忘返。海底世界更是缤纷多彩,一些独特的海洋生物都聚集在这里。地处亚热带,年平均气温27度,清澈的海水,宜人的水温是游泳,浮潜,深潜的首选之地,加上价廉物美的海鲜,热带水果,吸引着世界各地无数的游人们。

      三月底,我们来到菲律宾的中部,宿雾市(Cebu)和其邻近的岛屿,目的之一,浮潜, 看海龟看鲸鲨,目的之二,想一睹电影哈利波特(Harry Potter)的取景地:巧克力山。

p1-1.jpg


   巧克力山位于薄荷岛(Bohol), 哈里骑着扫帚在山顶飞过的镜头就是在这里拍摄的,从此这里成了著名的旅游景点。爬上一个小山头,迎着丝丝的凉风,放眼望去,蓝天白云下,空旷的山谷里,一个个的小山丘真的像褐色的巧克力,让人不得不惊叹,据说,在这方圆50平方公里,有1000多个这样的小山丘,长年累月的地质变化,形成了这些独特的圆锥形山头,每到旱季(12月—5月)绿色的植被变成了黄褐色巧

克力色,形成了让人惊叹的景观。

 f3.jpg 

   大眼睛猴(Tarsier)栖息地离巧克力山很近,是顺路一定要去的,这种猴子是全世界目前最珍贵,最小的猴子之一,它们的身长只有8.5到16公分,体重80到165克,毛茸茸小小的身体,却有一双圆圆的巨大的眼睛,一条长长的尾巴比身体长两倍,它们生活在丛林里,趴在树枝上,并不容易发现,为了不惊吓它们,游人们到此都放轻脚步保持安静,它们则睁着大大的眼睛,温顺的害羞的看着游人们,使游人们对它们充满了依依不舍之情。

f4.jpg

   巴里卡萨岛(Balicasag)是薄荷岛附近一个小岛,以壮观的海底大断层而著名。乘当地特有的螃蟹船来到这里,在浅海处浮潜看到的海底是千姿百态的珊瑚和五颜六色的小鱼,能看见海底感觉很安全。来到大断层,这里看到的海底突然像被刀切断了一样,海底忽然变得深不见底,水的颜色也变深了,周围显得异常的安静,五颜六色的大鱼,在身边自由自在的游着,震撼的感觉中夹带着恐怖,然而这里却是深潜爱好者的天堂。

   薄荷岛上有许多美丽的海滩,排排的椰子树,细腻的沙滩,蔚蓝的海水,让人流连忘返。

f5.jpg

f6.jpg

f7.jpg

   阿波岛(Apo)位于杜马盖地市(Dumaguete)附近,是海龟的栖息地,为了看海龟,我们从杜马盖地乘车然后乘船来到阿波岛附近的水域,那天晴空万里,风平浪静,导游Junior带我们去浮潜,他的家就在阿波岛上,非常熟悉的当地的海底情况,胸有成竹地带着我们寻找着海龟。碧蓝色的海水异常的平静,清澈,透明度极高,海底各种各样的海草,多彩多姿的珊瑚,五颜六色的热带鱼,还有大量的海参,生活在这里的海洋世界。不远处巨大的带着花纹的海龟们在水里悠闲地游着,我们慢慢地靠近,对于我们这些不速之客,海龟一点都不在意,仍然在慢慢地寻找着它的食物,然后慢慢地咀嚼,过一段时间游出海面换气,然后再回到海里,我们兴奋地追逐着海龟,直到精疲力尽。海龟性情温顺,任你拍照任你追逐。为了保护海龟和它们的生存环境,当地规定:不允许触摸海龟,不允许脚踩到海底,当然更不允许捕捞那些海洋动植物,包括那些大大的肥肥的海参。


f8.jpg

f9.jpg

f10.jpg

f11.jpg

f14.jpg

f12.jpg

   鲸鲨是一种用鳃呼吸体型巨大的鱼类,体长可达20米,体重可达30吨,寿命可达100岁。观看鲸鲨在奥斯洛布(Oslob),  只有上午才能看见,据说:当初,渔民发现鲸鲨出现在这一带后,开始投食物喂它们,久而久之,鲸鲨习惯性地来到这里,渔民们探索出鲸鲨最喜爱的食物,投其所好,才形成了现在每天能够近距离观赏鲸鲨的海湾独特一景,中午以后鲸鲨们都回到深海去了。这些身体庞大的鲸鲨,加上一个巨大的嘴巴,看起来很恐怖,却不进攻人类,当它们游近时带来的是一种巨大的震撼力。鲸鲨很好吃,看到游人也并不在乎,只顾专心吃渔民给的食物,在海水里慢悠悠地自由自在地转来转去。虽然鲸鲨并不进攻人类,但导游还是不让靠近它们,为了保护这些鲸鲨,规定:不允许触摸它们,不允许涂防晒霜。观看鲸鲨在船上看或是潜水看都不会让人失望。

f15.jpg

f16.jpg


f17.jpg

f18.jpg

  首次尝试浮潜,亲眼看到五彩斑斓生机勃勃的海底世界。简单的装备:面镜和呼吸管,不需要特殊的训练,甚至不会游泳也能浮潜。穿上救生衣,拿上救生圈,就能飘在海面上,慢慢地欣赏海底世界。

  关于治安,我们所去的菲律宾的中部,宿雾市(Cebu)和其邻近的岛屿,感觉很安全,机场港口有严格的保安措施,没有票的人员一律不允许进入,银行门口有持枪警察,大街上,也常常见到警察,酒店都有保卫人员,进商场一律要检查包包,晚上也出去过,没有发生任何意外的情况。所遇见的菲律宾人热情,乐于助人,导游更是一切为游客着想。






浏览(1778) (16) 评论(0)
发表评论
家乡情乃深 2018-06-07 16:43:13

    在长江上游,有一个依山傍水的小城,我称之为家乡。小城背靠着郁郁葱葱的青山,被浩浩荡荡的长江和温柔秀丽的赤水河轻轻地紧紧地拥抱着,形成一个三面环水一面靠山的独特地势。儿时的我,并没有注意到这是个得天独厚生机盎然,绿水青山充满诗情画意的地方。

    记忆中的小城是灰色的。石板铺成的街道已经很有了些年头,到处都有被磨得很光滑的、青青石板搭起的长长的、高高的台阶。居民的房子则沿街或沿台阶而建,因此显得高高低低层层叠叠随着山坡而起伏。初夏涨水季节,有时江水会蔓延到大街上,居民们已习以为常,自有对策。每年端午节,在长江上会举行传统的龙舟比赛,江面上会放上很多鸭子,装饰的五颜六色的龙舟在江面上,敲锣打鼓追赶鸭子,哪条船抓到的鸭子多哪条船就赢了,江中参赛的人多,岸边观战的人也多,热闹异常。这里,竹背篼是每家每户的必备之物,背着它爬坡上坎,走遍大街小巷甚为方便,竹背篼也用来背小孩,当然,用来背小孩的竹背篼编的非常精致,专门设计了一个小座位,小孩可以坐在竹背篼里,这样大人小孩都舒服。小城的交通相对非常不方便,进出小城要走水路,或者崎岖不平的盘山公路。然而,独特的地势形成了独特的文化背景,造就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山城古镇。

    四十多年前,随着父母迁徙到了这个我们都陌生的小城,五年的小城生活让我适应了这里的生活,并给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虽然我独自远走异乡,小城依然是我多年来无穷无尽的牵挂。父亲母亲在这里扎了根,父亲的最后足迹留在了这里,母亲仍在这里颐养天年,这里,依旧是我日夜思念的家乡。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韶华易逝,人易老, 然而小城却是青春焕发,蒸蒸日上。长江母亲河眷顾着小城,灌溉了小城的千里桑田,滋养了小城的世世代代,让这座小城生生不息生机勃勃。 如今的小城已是旧貌换新颜,街道宽敞整洁,车水马龙,到处高楼林立,现代的生活方式早已取代了传统的生活方式。竹背篼已很少见,江边筑起了高高的堤坝并沿江修建了一条滨江大道,供人们健身休闲 。长江大桥,高速公路以及优质的交通服务使进出小城变得非常方便。

  长江水,静静的流,昔日的历史,无论辉煌或沧桑,都已成为了过眼烟云,随着长江水,东流入大海。而我只想将家乡的新貌牢牢地留在记忆中。

    清晨,天刚蒙蒙亮,昨夜的雨,洗刷了树木,洗净了街道,让空气异常的湿润清新,大街上还没有几个行人,在朦胧路灯照耀下,大街显得那么的宁静和安然。我独自漫步走向滨江大道,滨江大道建的比长江的江面高出许多,因此减少了长江涨水的后顾之忧。大道上的花草树木被修剪得整整齐齐,路面干干净净。曾经是离我那么远的长江,此刻却那么近,我迫不及待地来到栏杆边,扶着栏杆俯视着脚下奔流不息的长江,我终于又来到我魂牵梦绕的长江边。千年不衰源远流长的江水沿着弯弯曲曲的、郁郁葱葱的两岸,静静的流淌。我顺着通往江水的台阶儿下到江边,忍不住将手伸进水里,拨弄着江水,正是枯水季节,江水很清澈,我贪婪地呼吸着这带着淡淡腥味的空气,想将长江的味,长江的魂融入我的体内。清晨的江面仍然笼罩着一层薄薄的晨雾,不远处一座雄伟壮丽的大桥横跨在长江上。太阳正从东面的山顶,缓缓露出橙黄色光晕,给长江边的小城带来新的一天,天渐渐的亮了很多,晨起健身的人也越来越多,跑步的、跳舞的、打太极拳的比比皆是。一位书法高手也晨起练功,他清水当墨,大地做纸,豪爽流畅地挥舞着大笔,展练着他的笔功。不忍打搅这些忙碌的人们,我继续顺着江水沿着滨江大道,来到著名的长江和赤水河交界的三岔口,这里水面宽敞,赤水河欢快地流进长江,而长江则带着赤水河的水远离小城而去,一座航标灯笔直地巍然不动地矗立在露出水面的岩石上,春夏秋冬,风吹日晒,日夜守护着过路的船只,一座白塔站在对岸山顶上,与这座航标灯隔岸遥遥相望。如果继续走下去,迎接我的将是赤水河畔。

     傍晚,当人们渐渐回家,滨江大道安静下来的时候,我又和母亲一起来到滨江大道,夜幕中的小城灯火阑珊,有母亲陪伴的日子多么珍贵, 我想陪着母亲就这样在小城多走走,走久点,走远点。

清晨的小城h1.jpgh2.jpg

晨雾中的长江 


h8.jpg

h9.jpg长江和赤水河交界处(左面是长江,右面是赤水河)


h10.jpg










浏览(718) (6) 评论(0)
发表评论
雪地漫跑 2018-02-18 23:45:50

早晨醒来,惊喜地发现,昨晚不知什么时候,下了一场大雪,现在天晴了,雪停了,周围院子里,屋顶上,树枝上积上了厚厚的一层雪。走出房门,深深地吸了一口清爽的雪后空气,气温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冷。2月18日了,竟还会有这么大的雪。有点犹豫,但还是决定来一次雪上慢跑。于是朝着女皇公园跑去。


远眺北面的群山,半山腰上本是郁郁葱葱的森林已被覆盖了星星点点的新雪,几个山峰依旧是白雪皑皑。太阳刚刚出来,把面对它的群山染成了淡淡的金黄色。

环绕公园的小径上,雪有2到3英寸,许多地方还没有被人踩过,静静的,蓬蓬松松的,洁白无瑕的雪地,不忍心破坏它,但还是毫不留情地在上面留下了我长长的弯弯曲曲的脚印。

我慢慢地跑着,偶尔,可见人的脚印,伴随着狗的脚印,跨过小径,向丛林中延伸。

经过一个池塘,野鸭们不畏严寒,依旧在水里悠闲地漂游着,漂亮的绿头公鸭在暗色的水和周围的白雪衬托下格外的引人注目。

我继续跑着,忽然发现前方“一只狗”,远远地站在那,注视着我,我左右张望寻找它的主人,可周围空无一人,难道是一只迷路的狗?我放慢脚步,见我越来越近,它不慌不忙地走向了丛林。它比一般的狗瘦,尾巴大,它应该是郊狼coyote。女皇公园有提醒游客的牌子:公园有coyote。虽然它跑了,我还是有点后怕,赶紧向一条大路跑去。

终于碰上一位朋友,雪地相见,分外亲切,相互鼓励一番,再自嘲一番crazy people,继续跑,旁边一位散步的穿着厚厚羽绒服的人也忍不住跑了起来。

山顶上,一位摄影师正在专注地拍摄这银装素裹的城市。


过一会,看雪景的,堆雪人的,拿着各种各样滑雪板的大人小孩,就会蜂拥而至女皇公园。



浏览(79) (0) 评论(0)
发表评论
父亲和我 2017-12-06 22:33:37

  父亲对死亡的临近,并不胆怯,坦率地安排了所有的后事,立下了笔写的遗嘱,也留下了口头的遗嘱。我能记住的,父亲在电话上留给我的遗嘱就是:“我死后,你们不要太悲伤”。 父亲是医生,对自己的身体状态了如指掌,也让家人做了充分的思想准备。那一天,我们平静地送走了他。

  最后一次与仍在家里的父亲通电话时,他高兴得告诉我:“我不需要拐杖了,可以自己到楼下花园去散步了”。父喜我也喜。然而一星期后,当我再见他时,躺在病床上的他已不能说话。我们之间的对话靠点头,摇头进行。我拉住父亲的手,紧握他的手,没想到他也开始紧握我的手,我用劲,他也用更大的劲,直到把我的手握得好痛,才放开。我奇怪他怎么还会有那么大的劲。

  多年来,每次回国,我已经习惯在机场熙熙攘攘的接机人群中寻找由弟弟陪伴着的坚持要来机场的父亲,很容易发现他,因为他那笔直清瘦的身体总是站在我一眼就能看到的地方,我们见面一阵激动后,然后回家去见在厨房里忙着母亲,当然又是一阵激动。临走的时候,虽然彼此依依不舍,但是下次重逢的希望冲淡了别离的惆怅。然而,那一次和父亲的重逢终于成了最后的重逢。

 

  小时候对父亲的印象并不深,因为他整天在外面忙于工作。母亲常常喜欢讲一些我们小时候的故事,也会讲到父亲怎样的不会照看小孩。母亲说,我一,二岁的时候,得肺炎住院,她需要照顾比我小一岁多的弟弟,父亲陪伴我住院,因为输液很多,我尿湿了裤子,父亲洗完后,担心晾在绳子上干不了,在那个恶劣条件下的南方的冬天,把我的裤子放在他的身上,用他的体温烤干了我的裤子。我三,四岁的时候,家里用的煤炭要自己用小车推回家,一天,父亲推着装满煤炭的小车,下坡时,因为车重惯性大,控制不住速度,小车碰倒了站在前面的我,并从我的腿上辗过,吓坏了父亲和周围的人,不过我的骨头居然没断。这些事情从母亲的嘴里说出来,成了父亲的一大笑话。

  记事后,觉得父亲与“请客送礼,吹牛拍马,拉关系,走后门,玩弄权术”的世俗格格不入,父亲为人正直,脚踏实地,心胸坦荡。母亲常常说父亲“根本就不会拉关系,不懂人情事故”,父亲对母亲的话嗤之以鼻。那时候我总是站在母亲一边。父亲是个小芝麻官,因此总有人送点什么东西,父亲对别人送来的礼物一律拒绝。事实上,在那物资贫乏的年代,谁能有多少钱送什么贵重的礼物?家里人生病,已经要花很多钱,挤点钱送礼,为了求医生治好家人的病。有一次,有人送到家里两瓶水果罐头,看着瓶子里大大的白白的晶莹剔透的苹果鸭梨,想着吃在嘴里那个香甜,我高兴极了,心想两瓶小小的罐头,不算什么送礼,总会被父亲留下吧,然而还是被父亲送回去了,父亲留下的话是:看病做手术,有礼没礼都要竭尽全力。几十年过去了,不知为什么,我牢牢地记住了那两瓶没有吃到嘴里的水果罐头。父亲的为人在我身上起到了潜移默化的效果,如今我敬佩父亲的正直坦荡,我为他的“两袖清风”自豪。

  恢复高考后,父亲非常兴奋,为我树立了明确的学习目标,我的那些同学玩伴们也要经常在家学习了,父亲不断地督促学习,以致于我开始有点怨恨父亲了。然而父亲对我的坚持与宽容让我进入了一个宽广的天地。大学毕业后,我登上了北上的火车。从小跟着父母从南到北,又从北到南,我渴望那种迁移变换充满新鲜感的生活。北上的火车载着我缓缓开动了,当我高兴地向父亲挥手告别时,我惊讶地看到父亲流泪了,他背过身去,很快地用手帕擦去眼泪,再转过身来,向我挥手。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父亲流泪。那时候,我有许多梦,父亲的流泪,我记住了,但从未去深思,就让它淡淡的过去了。如今才体会到父爱深沉,藏而不露。

  谁知道,从此我却越走越远,和父母的相聚也变得屈指可数。父亲性情乐观开朗,对我不能经常回去看望他们,不仅不埋怨,反而安慰我:我们身体都挺好,能照顾自己,你不用经常回来。父亲记得住我的同学,朋友的名字,也十分关注他们,每次我回去从父亲那里就能知道他们的近况。

  父亲来过温哥华,喜欢温哥华的山水,喜欢温哥华宜人的气候,我也想让父母留在我身边,因为我想照顾老年的他们以报答养育之恩,然而父亲婉言地谢绝了。

  认识父亲的人都说父亲显得年轻,童心未泯。88岁那年,还和外孙较量乒乓球,对弈象棋。我以为父亲真的还不老,还能再多陪我几年。父亲走的时候,89岁。

 

  在父亲留下的一个盒子里,我发现了我写给父母的全部信件,按照时间顺序放得整整齐齐,父亲保存了我给他们的全部信件!读着自己多年前写的家信,许多忘却的往事从又浮现在眼前,父亲让我重温了我那青涩的年代。而我,却没有保留一封他写给我的信件。我欠父亲的太多。

  临行前,我将父亲的日记,照片,一些证书及徽章装进我的旅行箱。告别了母亲,带着这沉沉的旅行箱回到温哥华。



浏览(1597) (22) 评论(2)
发表评论
露营班芙,爬山班芙 2017-09-11 21:59:57

  班芙的山有的俊秀挺拔,有的雄伟壮丽,气势磅礴。落基山脉岩石造就的身躯,巍然屹立。它们笑迎烈日酷暑,狂风暴雨,冰雪严寒;它们静静观望历史沧桑变迁;它们历经严冬酷暑洗礼。岁月,在它们身上刻下了深深的痕迹,让它们形成了不同的形状,颜色和纹理。酷暑八月,山上的残雪仍在与烈日抗衡,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它们的伟,它们的静和它们的魂。


  班芙的湖被班芙的山紧紧地环抱着,冰雪融成的水渗透岩石,溶入各种矿物质后,流入湖中,水中所含矿物质的数量和种类的不同,使湖水形成不同的颜色。湖水静静地映衬着周围的山,使山水融为一体。夏日的湖边,总有跃跃欲试的年轻人,勇敢地跳入水中,然后因为兴奋或者是因为冻而大喊大叫地爬出湖水。


  然而,班芙的最美是藏在山里的。为了走近深藏的美景,为了触摸那可望而不可及的岩石,许多人选择了露营班芙,爬山班芙,我也是其中之一。走过的Larch Valley Trail,让人难忘,站在山顶,眺望周围的群山,久久不舍离去。Plain of Six Glaciers Trail,走到和冰山靠得那么近。爬上Sulphur Mountain,一览班芙小镇全景,在山顶,共庆加拿大150周岁。

b1.jpg

b2.jpg

b3.jpg

b4.jpg

b5.jpg

b6.jpg

b7.jpg

b8.jpg

b9.jpg

b10.jpg

b11.jpg

b12.jpg

b13.jpg

b14.jpg

b15.jpg

b16.jpg

b17.jpg

b18.jpg

b19.jpg

b20.jpg

b21.jpg

b22.jpg





浏览(1465) (11)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15条信息 当前为第 1/3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