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杨虹万维博客的博客  
慈祥与残酷:透视中国式父母之爱  
        http://blog.creaders.net/u/9405/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夏威夷生活随笔 (之二十九)第一次出海看鲸鱼 2017-03-12 14:36:23

            (坐在阴凉下看大海)  


    我随手拉张椅子,坐在海边那个用棕榈叶搭建的小棚屋边的阴凉下,望着眼前穿着花花绿绿短袖衣衫的人们,来来回回到小棚屋来登记上船,望着在不远处海里游泳和滑板的人们。那是一种非常悠闲放松的感觉。这是我第一次出海。我的邻居马修弄来四张票,坚持要把我这个不愿出门的人带出来“玩玩”。我不擅长户外活动,倒是我的先生常常和马修一起去冲浪、滑板、打猎、钓鱼,做义工等等,每天兴致勃勃,不亦乐乎。这会儿马修夫妇和我家先生都躺在长椅上晒太阳。早上临出发前,马修太太看到我往包里装太阳霜,告诉我不要岛上的人是不用这些化学物品的。防太阳晒用天然的椰子油。我记起她的话,没有涂抹那瓶买来的太阳霜,也没胆量跟他们三个一样晒太阳;于是我仍然坐在阴凉的棚屋边,脱掉鞋子,把脚埋进松软的细沙里,脑子里不由自主地想起那首台湾民谣:“阳光、沙滩、海浪、仙人掌还有一位老船长。


                       (驶向大海看鲸鱼的游客)


  一首小船慢慢驶到岸边。人们三三两两开始排队,光着脚走到水里,挨个上船。这个小船能坐十几个人,分两批把游客送到停在远处的大船上。我跟着第二批的游客登上大船。马修递给我一粒晕船药片,他说,你吃下去就不怕晕船了。船上的小酒吧台上已经为游客预备好了各种饮料。我赶紧抓起一杯水,一饮而下。我心里乐着,这下就等待观赏海里的鲸鱼了。

                (小船接游客上岸)             


   船开始驶向大海。那位老船长通过喇叭欢迎游客。我坐在船舱里,开始感觉有些头晕,胃里也翻滚起来。先生坐在我的旁边,劝说我到甲板上去看风景。马修兴冲冲地走过来,不由分说地拉起我的手:“到船头去!那里才是最好的位置。”我也没有醒悟过来,就已经被马修带到船头。马修太太灿烂地笑着:“快来坐这儿!可以看到一圈的海景。”我不敢抬头望远处看,但是低着头迷迷糊糊地看见,脚边船中央是一块像帆布一样的材料,周围跟船体之间还有空隙,好像用铁链连着在一起,从这一圈的缝隙里可以看见船下的蓝色的海水。我已经两腿发软。马修一个鲤鱼翻身滚到那块帆布上,一边安慰我:“你看,这里是可以上来的。好玩不?”“不好玩!快带我进船舱去!我不要在这里!”马修和我的先生只好拉着惊慌失措的我,进到船舱。

             (老船长透过喇叭欢迎游客)


  船舱里剩下我一个人躺在长椅上。经过这一折腾,我感觉随着船身来回摇晃,我的头天旋地转,而我的胃也仿佛随着海水不断上下翻腾。我听见人们七嘴八舌的惊呼声:“啊!快看!鲸鱼出来了!”“在那里!在那里!”“好大的鲸鱼啊!”老船长似乎在开足马力:“大家注意!右前方有一个鲸鱼群。我们现在追上去!”老船长的声音跟游客一样兴奋。我躺在椅子上盼望船往回开:还要往深海去呀!我头晕厉害呢!

01.jpg

               (游客在海边餐厅享受美景和美食)


  马修过来了,他又掏出药瓶,倒出两颗晕船药片,对我说:“再吃两片就不晕了,等会儿还要看鲸鱼呢!”我一手接过马修手里的两片药,一手接过先生递过来的水杯,靠着椅子,一仰头喝下去,期待着过几分钟后可以上到甲板上看鲸鱼。

11.jpg

             (海边晒太阳的游客)

  虽然我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但仍然不时听见船上的游客们一阵阵叽叽咋咋的惊呼声,不过他们的惊呼声,远远比不过鲸鱼在海上发出的巨大声音。那种声音让我感受到什么是“空灵”。忽然间,我听见人们的欢呼:“海豚!海豚!”老船长的声音引来大家的欢笑:“哎呀!你们的船票可没有包括看海豚耶!”

12.jpg

              (海里游泳的海龟)

先生进到船舱里,努力摇醒我:“现在午饭都吃过了。船在往回开,快到岸了。我扶着你起来看看。不然你就白来一趟。”我挣扎着坐起来,努力睁开眼,突然间离船不远的地方,一条巨大的鲸鱼跃出海面,从空中再次跳入海里,巨大的尾巴留在海面上摇摆几下,连跳几个回合。同时,它发出的声音响彻了无边无际的海面。当我还在回味鲸鱼的壮观时,几百条海豚一起跳跃着游过附近的海面。游客们又是一阵欢呼!

老船长站在船头,一一向游客们道别。“再见!希望大家今天玩得开心!”众人也纷纷向老船长挥手:“谢谢船长!再见!”


13.jpg

       (大家光着脚丫子在海边餐厅吃饭)

上岸之后,我立刻觉得头不再那么晕了,胃也停止了翻滚。我们四个人来到位于海边的餐馆,坐在微风吹拂的海边,我点了一个清淡的色拉,伴上我最喜爱的豆腐;马修太太选了盘色拉伴虾;两位男生各自要了杯鸡尾酒。我们开心地谈笑着。虽然第一次出海晕船睡到上岸,但毕竟最后开始看到鲸鱼和海豚在海上的壮观景象。许多年以后,当我老得不能动的那一天,也许我会坐在老人院里,静静地回忆这次出海的经历。这是一种生活的乐趣、一次勇敢的探索,我更会记得我们和马修夫妇一起开车去海边、光着脚丫子在有清澈海水的沙滩上行走;我会记得马修拉我去船头,给我吃晕船药,结果我睡到快要下船,但我仍然有幸看到鲸鱼和海豚;我会记得我的先生一如既往陪伴我。我会记得我们一起坐在有阳光、沙滩、海浪的棕榈树下干杯的欢声笑语这段美好的记忆永远都不会忘记。

           (再见,大海!)

 

















浏览(108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夏威夷生活随笔 (之二十八)回顾2016年 2017-03-05 23:35:35

02.png

                 (每天带着狗狗来散步的地方)

  2016年二月一号,我离开了西雅图,搬到夏威夷。在西雅图过惯了二十年熟悉和舒适的生活,上岛之后一切从头开始。我学习适应住在晚上漆黑一片的大院子里,学习使用定期更换蓄水池的消毒设备;开车十几分钟去垃圾场倒垃圾、取饮用的泉水、或者去邮局取邮件;自己砍树、剪树枝、种花种菜种果树;我学会忍受住在破烂不堪的房子里,自己油漆、修理。在这个没有一个朋友的陌生海岛上,我开始了做梦都不曾想过的生活。

01.png

                  (狗狗们也喜欢泡海吧)

mmexport1488781654237.jpg

                (从最简单的学起,如今这种四季鲜花满园盛开)


  我还记得我刚来到这里的第一个星期,晚上有时屋外伸手不见五指,有时天空中的星星仿佛就在头顶。但是我不敢到院子里去,生怕会有一只蛙跳到我的脚上。夜里除了蛙鸣,夜里还偶尔传来狗叫声---拖着长腔,中间还变换着不同声调的狗叫声。后来知道那是猎犬的叫声。我的邻居常安慰我:“你怕什么呢?这里又没有人。”“就是没人我才害怕呀!”不过几天时间,我便习惯了夜晚听着蛙鸣、海浪声、偶尔的狗叫声沉沉睡去,从此再也不受失眠困扰。

            (我从剪枝培育的四季鲜花早已盛开满园)

05.png

              (不经意间种出个大芋头)

我还记得平生第一次种菜。我跟着女儿到店里去买工具的时候,我站在排放着各种各样庭院工具的货架前,不知所措。不论别人怎么解释,我听来一头雾水。有一天我看到我种的玉米顶部抽了穗,长出好多个一粒粒的小东西来。这让我很开心,也纳闷了好一阵子:这么多的玉米长出来,一根细细的玉米杆如何负重呢?直到后来看到玉米杆的中间长出了玉米,我才学到原来玉米不是长在顶部。第一次割了韭菜我非常兴奋,做了一个鸡蛋炒韭菜;但吃起来很难嚼,也没有韭菜的香味。先生过来一看,笑了:“这盘子里没几根韭菜呀!大多是草。”

06.png

       (我种的朝天椒供这里所有的华人邻居们享受不完)

  现在,我不仅知道玉米不是长在玉米杆的顶部,能够分辨韭菜和青草,我还学会了种培苗、种各种蔬菜。遇到不懂的,我会请教别人。每隔一段时间,我会去一家专门出售农产品的店里,请教那家店老板。过去一年,我平生第一次种出了黄瓜、豆角、番茄、茄子、紫番薯、羽衣甘蓝、芋头、苦瓜、大蒜、空心菜、萝卜、胡萝卜、丝瓜、佛手瓜、雪豆、白菜等等。

07.png

                  (我种的菠萝也长出了小果子)

不光是蔬菜,我还学会了种果树和花树。我去年五月份种的木瓜苗,如今已经硕果累累。看着芒果和牛油果树上长出满树的花苞,我很开心,也很纳闷:那么多的花,但是果子长在哪里呢?不管怎么说,满树的花蕾意味着今年的芒果和牛油果会有大丰收。此外,我还种了新的果树:荔枝、龙眼、蛋黄果、苹果、酸甜果、百香果、火龙果、柑橘、柠檬,枇杷、樱桃,冰淇淋果,以及我叫不出名字的夏威夷热带果树。

mmexport1488781640839.jpg(我去年五月中旬培苗的木瓜,已经成熟了。左边是雌性木瓜,右边是雄性木瓜)


   我最喜欢的事情,是每天早上起床之后,泡上一杯当地出产的蜂蜜,加上一小片我自己种的黄姜,或者一片柠檬;然后我端着杯子,边喝茶边在院子里巡视一遍。我喜欢观察微小的种子出土、发芽,慢慢长大,端详不同颜色的花瓣,不仅是因为花的美丽,每一棵花树都是我自己从幼苗培育起来,移栽到地里的。进屋做早餐前,我会顺手采摘一些水果和蔬菜。这样开始一天,让我心旷神怡。

mmexport1488781650762.jpg

           (这种夏威夷甜椒生长五年。上图是我培育的小苗)

  我在这里又养了一只狗狗,我给他取名叫“西西”。从此丽丽有了一个伴。每天带着狗狗们带海边散步,是另一件极其爽心悦目的事情。我喜欢看着狗狗们在海边自由地奔跑玩耍;我站在树荫下的岩石上,面对着大海打拳打坐。有一天在海边,我跟一个当地的遛狗人聊起来才知道,“西西”这个名字在夏威夷的语言里,是“撒尿”的意思。哈哈哈!



08.png

          (西西看着即将移到鸡大院的小鸡。西西也学会了跟小鸡相处)


  过去的这一年,在这个没有一个朋友的陌生海岛上,我开始了做梦都不曾想过的生活。夏威夷岛上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给了我挑战,也让我得到锻炼,更给了我收获。我不再受花粉过敏的困扰,不再肩痛头痛腰痛;也不再需要依靠安眠药睡觉。这一年,我没有看过医生,没有吃过药。我依然想念一年半前失去的猫咪,但是那份伤痛和忧郁不再控制我, 心灵的平安与宁静,让我得以从新的角度对待生活。我最大的收获,是我从刚来时的一个人,结交了友善的左邻右舍,还建立了一个三十几人的华人邻居团。他们都是向往和追求健康生活方式,喜爱大自然的人。大家互相关爱,彼此互相照顾,一起享受夏威夷的美丽!在搬来夏威夷整整一年之后,我完全恢复了健康,重新全时间回到职场,在一家机构提供儿童和家庭的心理治疗工作---开开心心地做起了我的老本行。                           

 

03.png

(我家后院的晚霞) 


















浏览(1264) (5) 评论(2)
发表评论
夏威夷生活随笔 (之二十七)感恩与祝福都献给慈济人 2017-02-26 12:59:56

01.jpg

                 (宝宝在西雅图儿童医院)

 

  我的先生黯然地把他的手机递给我:“苏西想带孩子来西雅图治病。”早前我在西雅图的时候,听说过他们公司在中国的同事苏西,有个可爱的小宝宝。可是宝宝出生后不久就被发现罹患癌症。在经过到处求医之后,苏西打听到西雅图儿童医院有个新的医疗项目,可以给宝宝一个生还的希望---一次活下来的机会。我的先生说,我们现在不在西雅图,他不知道该如何帮助苏西和宝宝。


  这位年轻妈妈的勇气感动了我。曾经,为了能让孩子入院治疗,她抱着孩子给中国的医生双膝跪下;如今,她把自己的房子拿给银行做抵押,带着借来的钱和身患重病的幼儿,要去一个举目无亲的陌生国家求医。我虽然不认识苏西,但是我告诉先生:“让我来找慈济。”

02.jpg

                (宝宝在西雅图儿童医院)


  我很熟悉地拨通了杜小云(Grace)的电话。她的电话号码就在我的脑子里,从来不需要想起,也永远不会忘记。


  小云是西雅图慈济的志工。十几年前,我遇到一位罹患癌症的王女士,正在化疗期间,又遭丈夫背叛。那时候的她,虚弱到无法坐起身来,更别说开车去医院做治疗。我先找了这位女士参加的宗教团体,告诉他们这位信徒需要帮助。过了几天,一组人来到这位女士的家,争先恐后地教导她要悔改,纷纷为她做祷告,便告辞了。听了王女士的哭诉之后,我把王女士的情况和电话给了我的朋友小云。


   当天,慈济的连妈妈就带着亲手煲好的骨头汤,送到王女士的家里。连妈妈扶着王女士喝汤,其他的慈济师姐们帮助王女士清理厨房,整理房间。第二天起,慈济每天有人来接送王女士去医院;每天把营养饭菜送到王女士的家里。


   数年后,王女士仍然记得当年的情形:“我那个时候是多么绝望,你知道吗?那几个月里,多亏了慈济人的陪伴和帮助。不然我活不到今天。是她们给了我生活的希望和机会。”每次见到我,王女士总不忘念到慈济:“慈济人是真正有爱心的人啊!”

03.jpg

                  (苏西妈妈和宝宝与慈济志工)

   数年间,我不知道往小云那里转介了多少个需要帮助的人。我也亲眼看到慈济人无私的关爱,给了多少人带来生活的希望和机会!


  我如往常一样告诉小云苏西的困难;也如往常一样,听到小云温柔爽快的声音:“放心吧!我们一定更会尽力的。”


  为了与西雅图儿童医院取得联系,确认给宝宝治疗的项目和费用,在苏西和宝宝达到西雅图之前,西雅图慈济联络了中国苏州的慈济,由当地慈济将此个案报告给西雅图慈济,这样,西雅图慈济专门负责宝宝治疗事项的一位护士师姐,便可与医院联络、沟通、协调;同时,小云不断地跟远在中国的苏西通电话,确保苏西的情绪和体力都预备好这次旅行。为了能给苏西和宝宝找到合适的住处,慈济的师姐推迟返回台湾的行程,到儿童医院附近挨个寻找出租房。一切准备就绪,苏西收到西雅图慈济师姐的来信:

親愛的Suxi 媽媽,
我是彭淑珠(Ruby), 慈濟西雅圖慈善組志工. 感恩Grace 師姊和您聯繫協助和申報給慈濟. 得知您的辛苦,深感母愛的偉大和敬佩您的勇氣. 西雅圖慈濟師兄姊希望能陪伴您和家人在美國順利完成兒子的療程……下面是接機的安排:

… …

西雅圖己進入雨季,氣溫較低,請帶些保暖的衣服和帽子。虔兆8:蜌g迎來西雅圖,若有任何疑慮請告知.


慈濟西雅圖團隊/Ruby 恭敬合十

 

04.jpg

                  (宝宝在西雅图儿童医院)


在这段时间里,小云常常打电话给我,告诉我苏西和宝宝西雅图之旅的每一步进展,甚至连苏西爱吃的大米和宝宝要用的汽车座椅都想到了:


Dear 蘇西,

我們己在幫您找car seat, 希望很快可找到. 星期一到了apartment, 我們可坐下來聊聊,看還須要什麼日常生活物質...若不累的話,可陪您到附近走走,認識環境.

祝旅途平安,期待見到您們~

 

Ruby

 

读到下面这封给苏西的信,我哭了:

 

敬愛的蘇西:

 

您好

我是西雅圖慈濟志工慈甄

歡迎您家人到這裡來

若非有緣不會相遇

知道您很辛苦很堅強

慈濟人將陪著您一起走這段人生路

更深深地祝福您

感恩

 

 

慈善訪視

慈甄合十敬上

05.jpg

                 (爸爸来接获得治疗成功的宝宝回国)

 

我接到小云的电话,她已经从西雅图机场接到苏西和宝宝:“一切顺利”。小云的这句话,我听来多麽耳熟。苏西和宝宝在西雅图的这段时间,从购物到烹调食物,从护理宝宝到照顾苏西;从物质上提供援助,到情感和精神上给予安慰与支持,慈济人的大爱又一次创造了奇迹:宝宝得救了! 当我听到宝宝的治疗获得成功的消息时,我忍不住又一次流泪。苏西告诉我:“没有慈济,我这次一定挂了!”

 

我对着大海歌唱,庆祝宝宝获得新的生命!我歌唱慈济人的慈悲与大爱,给了无数处在困难和绝望中的人生活的希望。我在遥远的夏威夷岛上,将感恩与祝福都献给慈济人。

 

 

06.jpg

              (可爱的天使宝宝)

 

              


               (本文照片由苏西提供)





















浏览(897)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夏威夷生活随笔 (之二十五)我们有个梦 2017-02-26 12:16:06

no5.jpg

                (我喜欢每天带着狗狗们散步来这里看日出)


  大概七八年前的暑假,我们夫妻俩和我们的家庭医生肖医生,以及她的先生孙医生一起,去我的同学尔尼和卡洛琳家里做客。我的这对同学夫妇住在西雅图的雷尼尔山脚下。他们家的院子有五英亩大,上面有两个简陋的小房子。尔尼和他太太卡洛琳带着我们参观了他们养的鸡、鸭、鹅,摘了一些土豆、蔬菜,花朵,还在他们家的靶场里练习了射击。我们来到离他们后院不久的河边,望着远处雷尼尔山渐渐融化的白雪,看着眼前清澈的河水流过光滑的岩石。肖医生转过头来对我说:“我们要有一个梦我们也要过上这样的神仙日子。”


no 2.png

                   (梦圆山庄一角)


  我还记得虽然我们在尔尼和卡洛琳家玩了一整天,回来路上的两个钟头里,大家并没有感觉到累,反而个个都很兴奋,一直在谈论着这个“梦”。我们谈到尔尼和卡洛琳夫妇简陋的小房子, 谈他们满屋子的书籍;谈他们成群的鸡鸭,和漂亮的火鸡。我那时候还是第一次见到活的火鸡,也是第一次见到那种特大个的鹅和特大个的鹅蛋。我们谈他们家地上出产的新鲜蔬菜,还有树上正在成熟的苹果和梨子。谈打靶的新奇、谈他们如何坐在碧草青青的院子里喝茶聊天读书。我们想象着尔尼如何常常一个人夹着本书,穿过一段落满树叶的小道,悠哉地走到那条小河边,坐在一把陈旧的木椅子---他一个人专用的“龙椅”上看书思考写作,该是怎样的一种享受?我们探讨着这种简朴、自然的生活,究竟对我们现代人意味着什么?为什么这对并不富裕的美国人,可以过着健康、豁达、快乐和潇洒的生活?


no 3.jpg

            (男生们参观孙医生的木工间)



 从尔尼和卡洛琳家回来不久,肖医生和孙医生果真搬离西雅图,到达拉斯寻求那个梦。我们也开始留意西雅图周边乡下的房子。可是,西雅图的气候常年阴雨连绵,少见太阳,气温低于50度,我的身体并不适应,所以我不断地生病、不停地吃药、不得不放弃工作,不得不做手术保命。但我那时并未想过离开。我的先生有一份很不错的工作,我们都很多的朋友,我习惯了这个城市的山山水水,大街小巷。离开意味着我们会失去生活的保障、失去熟悉的生活,意味着我们要面对一个不确定的未来。


              (孩子们学习给牛喂食刚刚砍的香蕉)


有一天我接到老朋友王生从加州打来的电话:“我刚从夏威夷岛上回来。那是最好的原生态地方。我在那里买了个房子。你要去那里看看。”“哎呀!那是非洲的哪个角落呀?”我平时也爱跟王生开玩笑。我连乡下都没有去过,怎么可能会跑到原始丛林里?两个月后,我们全家商量当年该去哪里度假。当我看到女儿选择的地方时,我吓了一跳:“这不是就是王生说的那个地方吗?”

10.png

             (大家享用梦圆山庄的新鲜有机牛羊肉和果蔬)


直到我们下了飞机,开车前往旅馆的路上,我还在纳闷:“怎么我们会到乡下了呢?”女儿冲我直笑:“你以为夏威夷是什么地方?”住下来三天之后,我们都感到睡眠改善,心情平和;当我们看到王生在这里买的房子时,看着那个到处有鲜花的大院子边上落了满地的芒果,我被这里的自然环境震撼了。那一刻,我们决定也在这里安一个家。

12.png

         (肖医生正在为我们准备她做的美食)



半年以后,我和女儿先行住进了这个宛如伊甸园般的社区里。一个月后,肖医生和孙医生从加州飞到夏威夷。由于他们事先做了许多的准备和安排,上岛一周后便买下一个农庄,取名为“梦圆山庄”。

no 1.png

            (梦圆山庄的香蕉林一角)


直到大家都安顿下来,我们都觉得不可思议,恍若在梦中:我们都实实在在地实现了我们当年的那个“梦”,过上我们想要的“神仙日子”:我们可以每天巡视和欣赏自家院子里的各种花草、果树;每天在菜园里劳动;每天坐在庭院里,看着一年到头姹紫嫣红的庭院,喝茶思考读书写字做手工,参加社区活动。我们都可以坐在无人打扰的大海边,眺望着望不到边的海平线与天相连,听着浪涛,任浪花随着微微的海风扑打着全身。在这里,我们既不必担心寒冷,也无需顾虑炎热。在这里,我们远离了压力和焦虑。每次大家聚在一起重温旧梦,我们每个人心里都充满了喜乐和满足。

 

no 4.jpg

                  (梦圆山庄的牛羊)






















浏览(736) (2) 评论(0)
发表评论
夏威夷生活随笔 (之七)垃圾站捡来的“宝贝” 2017-02-16 13:26:06

01.jpg

(Uncle Ray 在他的家中。这是他当年自己建造的房子) 


我说的从垃圾站捡来的“宝贝”,可不是指什么东西,而是人。我也不知道这个人是指的我,还是Uncle Ray。不管是指谁,这句不知是谁先说起的笑话,就这样传开了,经常让大家笑得合不拢嘴。而我,庆幸自己那天在垃圾站遇到Uncle Ray。

02.jpg

              (我在垃圾站的这个垃圾坑前遇到Uncle Ray)


那是我刚来岛上的时候。面对一个空荡荡的、破烂不堪的房子,和一个丛林一般的大院子,你可以想象对于一个来自生活舒适的、现代化城市的我,犹如被抛进一个远离文明社会的原始部落,好奇、恐慌、害怕等等无助无援的感觉。我第一次知道,在这里要自己开车把垃圾丢到垃圾站里。

03.png


               (当地居民免费取山泉水的地方)


那天,我和女儿第一次开车找到这个小镇的垃圾站。在进口的前面,是一个供应山泉水的地方。虽然每家每户都有过滤系统的蓄水池,而且水直接从天下掉下来,没有污染应该可以直接饮用,但是天上掉下来的水没有矿物质,政府免费向居民提供的山泉水。大家每次来倒垃圾的时候,可以顺带取水回去。在后面的垃圾场里也分类,垃圾、纸板、铁之类的回收,和树叶树枝堆放的地方各竖着不同的牌子。我把车停在写着“垃圾”类的地方,打开后备箱拉出一大包垃圾,正在往垃圾洞里扔,就听见旁边有个讲中文的声音:“你好!”我转头一看,是一个美国老人,面慈目善,手里也提着一包垃圾,正微微地冲我笑着。

04.jpg


            (Uncle Ray 的太太瑞华每天来送插花和水果) 


听到有人跟我讲中文,不免感觉有些亲切。我问他:“你怎么会说中文呢?”“我太太是中国人呀!”面对眼前这位热情可亲的老人,我却感觉有种安全感。于是我告诉他,我刚从西雅图搬来,想知道到哪里可以卖到日用品。老人一听我这么说,赶紧要我记下他的电话号码:“你一定要打电话给我,我太太会帮你的。你新来,一定有不少困难。但是你不要担心,你会喜欢这里的。”他问我住在哪里,我告诉老人家我的地址,他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啊,原来我们是邻居!就隔了一条街耶!”临走的时候,老人家还不忘嘱咐我:“记得一定给我打电话呀!”

06.jpg


               (Uncle Ray 帮我拆除屋里的架子)

05.jpg


         (Uncle Ray 帮我修剪杨桃树,邻家小妹妹站在树下观看)


老实说,我回来之后真的很想打电话給他。我可以相信他不会不理睬我,至少给我一些信息也好。但是一想到他的太太是中国人,就令我有些胆怯了。我刚上岛的时候有过遭到拒绝的经历。对于我这个初来乍到的人,定有许多的困难需要帮助,我好像瘟疫似的被人躲开远远的,唯恐我会带来麻烦。所以即便是听到亲切的中文,我也不敢贸然介绍自己,生怕再听到一句“我们从不麻烦别人”之类令我不寒而栗的话。当然,我也能够理解,这是个旅游的地方,谁愿意惹麻烦让自己的生活受影响呢?所以,我并没有打电话给他。

07.jpg


                 (邻里的孩子们都喜欢Uncle Ray)

08.jpg

          (邻里的孩子们都喜欢Uncle Ray)

一个星期后,我不得不打电话给他。我家厨房的下水道被堵上了,水流不下去。我在网上查到几个公司,电话打过去,对方说要等一个星期来能来修理。人家还说,这是夏威夷啊,Aloha文化,你懂吗?---慢慢来的。天啊,等不到一天,这池水就要臭了!那个时候我真有点叫天天不应、近乎绝望的感受;在万般无奈、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我硬着头皮翻出Ray 的电话号码,心里想着:他一接电话,我就告诉他,我绝对不会麻烦你们,只要他能告诉我,可以找谁马上来修理下水道就好了,而且我付钱。我的意思是,千万不要让他的中国太太觉得我是个麻烦。于是我装着胆子拨了Ray 的电话号码。

09.jpg

              (Uncle Ray 教我女儿修理坏掉的阳台) 


电话一接通,未等我把准备好的话说来,Ray 就急忙讲起来:“哎呀,哎呀,你终于打电话来了。我们都急坏了!我的太太天天在问,你怎么还没有电话来?她还怪我那天怎么就没带手机,也记下你的电话号码呢?太好啦!太好啦!…”五分钟后,Ray 和他太太瑞华带着工具、水果等,来到我们家。在我和瑞华聊天的时候,Ray已经修好了下水道。

  我在夏威夷的生活,也因为在垃圾场遇到Ray完全改变。看着我家里空空如也,第二天,瑞华载我去买东西。从此,她几乎天天下了班来看望我,带来一束花和花瓶,亲手帮我插到花瓶里;带来木瓜、橘子等各种蔬果蔬,手把手教我种菜。我们一起逛街、一起吃饭、一起磕着瓜子聊天,一起外出游玩。我感到不再孤立无援,我在这里有了一个家,有了可以信赖和依靠的亲人。那份暖到心里的爱,让我开始平静下来观察和享受这个伊甸园的美丽,和令人心醉的生活。

  这份爱也不断向外传递。一个月以后,我便开始接待一批又一批从大陆来岛上度假旅游疗养和考察的朋友们。而每个人来,都必到Ray 家里做客,他也成了大家来这里旅游的向导和司机。“我在这里住了十几年了,我热爱这个岛,所以我希望来的人,尽量多去看一些地方。”不到两个月的时候,我邀请Uncle Ray 接受我的采访,通过微信在中国铅笔头学院举办的“父母课堂”上,讲述他自己的故事。不论是在岛上见过老人家的朋友,还是在微信上没有见过面的家长老师们,Uncle Ray的爱激励着每一个人。


从此以后,“垃圾场捡来的宝贝”就成了我们大家的经典名句。我们都常感慨,如果Uncle Ray当初没有先用中文向我问好,如果他没有给我留下电话号码,如果他和太太接到电话没有来帮助我,如果他的中国太太瑞华也不愿意外来的人麻烦和打扰他们,那情形会是怎样?… …一谈到这些,总有人禁不住打趣:“这是从垃圾站捡回来的宝贝。”这“宝贝”究竟是我还是Uncle Ray,至今也没搞清楚,不过重要的是,我们都从Uncle Ray 和他的中国太太瑞华那里,体验到爱的温暖。在这个宛如伊甸园的岛上,生活在爱的关系里,不就是人间天堂吗?















浏览(893) (4) 评论(4)
发表评论
总共有86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8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