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一支笔的博客
  当一个人不再是炫耀,而是照耀的时候,他的生命将变得真正的富有。
网络日志正文
想家了就是一碗馄饨的事 2018-02-13 07:15:19

https://mp.weixin.qq.com/mp/audio?t=pages/audio_detail&scene=2&__biz=MjM5NDg3ODA1Ng==&mid=2650806312&idx=1&sn=f002b815b2c490fd730c14a86c9378ca&voice_id=MjM5NDg3ODA1Nl8yNjUwODA2MzEx&_wxindex_=0&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wechat_redirect


想家了就是一碗馄饨的事

    (作者:青青)

快过年了,同学群今天有人发了几张家乡美食照片,还问要不要送一些给我爸妈拜年,心意领了。那些白净净,撒着鲜嫩红椒丝、酱油色肉丝的醅糕,那些胖乎乎、白净净、还盖着小红戳的年糕都透着一股吉祥,看看就已经很满足,这同时也勾起了我的馋虫,发誓下次回国,吃遍老家大街小巷的所有美食,重拾童年少年的美好回忆。尤其像我现在很奇怪,特别的喜欢安静,已经不太喜欢热闹了。说不定哪一天不想打扰亲朋好友,来一个“微服私访”。瞧俺这土包子,还端起架子来了😅。

老同学从江南人家置办的年货聊到了老家那些特别的不太容易吃到的东西,从中听到了一些让人咽口水的菜名,如神仙豆腐、茶泡......我自信基本上都吃过,没吃过也看过,没看过至少也听过(嘴硬,有丁点的吹牛成份哈),除了那些稀奇古怪的野味(哈哈,吃过一粒烤蚕蛹)之外,像什么蜂仔、上树妙、地炮妙、革公妙、电公是一定不敢试的,倒是最馋老家刚上市还带着露珠儿的茭白,水灵灵脆生生的青枣,有一层白霜的小甜蔗,一口咬下去满口蜜汁的水柿子......

班里最年长的老同学前些年才送儿子到加州留学,这一眨眼功夫又要来我住的城市读研究生了,时间过得可真快啊。我小时候盼着快快独立长大,现在却总觉得在父母的羽翼呵护下的那段时光最温馨、最美好,也让我最留恋。说实在话,我将来未必舍得孩子们早早地远离巢穴,出到一个特别远、特别陌生的城市读书。

一座城市走近很容易,走进却很难。那里得有曾经发生的故事,还有你魂牵梦绕的人才行。只要这座城市有了这些烙印,那不管你在天涯海角,你的魂魄也时时会在这座城池里小住一会儿。人们都说,乡愁乡愁,不完全是因为故乡,而是因为牵挂住在这座城市里头的那些个人才滋生出来的,确实有道理。可话说回来,为父为娘的哪一个又不是无时无刻牵挂着远游异乡的孩子呢?要强的妈妈多年后才亲口告诉我,每当我从一个城市换到另一个城市,从一个国家迁徙到另一个国家,她都会在站台上,远远地望着我的背影远离,然后背过脸去在空荡荡的站台偷偷地哭上一场,最后在哥哥的陪同下,一边走一边回忆懂事的宝贝女儿那些让她久久不能释怀的往事。

回过头来说吃的。家里数妈妈最舍得吃,她可是从来不会让自己的孩子馋别人家好吃的。早在年关将至的前几个月,她就已经付完定金(工钱也是给得最好的)请乡下手艺最赞的师傅或者亲戚为我们做老多老多的红薯条、番薯干、带壳花生、五香瓜子、咸豆子、野核桃、香榧子、小麻花、炸花生米、金瓜酱、白芝麻麦芽糖饼、五仁桂花麦芽糖饼、黑白芝麻糖、桂花冻米糖、花生糖、杂米糖、炸花糖、炸花、雪片糕......人家都是一盒两盒,我妈做事很结棍,都是两大铁箱两大缸的做,每年的年关,家里锅盘、竹篾、瓶瓶罐罐,5-6个铁皮箱还有大小水缸都是满满的,反正阳台、墙上、屋角满哪都是年货,摆的、堆的、塞的、藏的、挂的、晒的、晾的、腌的、炸的、烤的、蒸的尽是好吃的东西,肉粽子、白年糕、肉圆、香肠、豆豉、梅干菜、咸鸭蛋、皮蛋、萝卜条、咸缸豆、冬笋、笋尖,加上爸妈单位分的橘子、胡柚、猴头菇、新安江水产、舟山海产、庆元香菇、山东大苹果、新疆大红枣那都足够吃上个把月的。以至于我现在家里也是如此,亲戚朋友来家做客,都会对我这个吃货“佩服得五体投地”,冰箱总是满满的,储物架上总是琳琅满目跟吃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连厨具、瓷器也是好几柜子的收藏,那都是因为小时候随妈妈而落下的怪癖。

过年那几天,妈妈必定把她一流的厨艺显现得淋漓尽致,做的菜不仅样数多,个个都交光有米道咯。由于准备工作做得充分,加上爸爸是得力帮手,我这个小馋猫不是拿着小铁锤敲滑肉,就是煎蛋饺,所以妈妈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轻轻松松地搞出一大桌子的美味佳肴来。妈妈的拿手菜太多,不能一一道来,像板栗红烧肉、清蒸鱼、韭黄火腿炒年糕、腊肉或者香肠韭菜花红椒丝炒嫩香干、虾米海蜇头、火腿鲜笃汤、生粉滑肉、蛋饺、炸咕噜肉条、山粉芋头肉圆和大盘八宝菜(用的都必须是地道的好货、纯正的地瓜粉和自家腌制的冻白菜)那是年年必做的......现如今,家人全部搬迁到省城,我已经快二十年没吃到某些菜了。妈妈也好快七十岁,所以每次回国就找熟人订做一些市面上有卖的,诸如醅糕、金瓜酱、清明果、鲜肉饼、黄酱、米浆肉饺、冻米糖、年糕糖,而那些复杂的菜都不想让她操劳。

去年爸爸住院,我急急忙忙赶在春假期间回国。一迈进大门,妈妈就说,知道你要回来,老早就托哥哥回老家办事时顺带捎回来金瓜酱、醅糕、米饺、青粿、干红辣椒末,还有品香馆的馄饨,这些都是你从小最喜欢吃的。一些在冰箱,一些还晾在阳台上,你想吃就煮。

第二天早上哥哥热好了水,我下了一碗馄饨,撒了一把细细的小葱花,正准备大快朵颐。

哥哥忽地进屋提醒我,这一袋是特意从老家带来的辣椒干,不来点?!

我说,好吧,试一试。

哥哥又说,米道怎么样?

我试探着吞下一粒扁食,连忙敷衍道,好久不吃有点辣!扁食正宗的,好吃!好吃!

哥哥说,妈妈试了好几家才寻到这家最干净、最正宗的店,特意为你定做的喂。在外面吃不到这么正宗咯。

我不敢抬头,习惯性地张大左手捂了捂鼻子嘴巴,装作很辣的样子应了声,哇,辣的,吃不到。

为了妹妹,要凑齐这些东西真不知道老实嘴笨的哥哥到底跑了几家。多年不见,也学会关心人了,我的泪水汩汩欲出......慌忙别过脸去。

哥哥一定没有意识到,过去经常与他拌嘴的厉害丫头怎会因为寥寥几句话而感动到流泪。

在老家大门口百米之内就有一家百年扁食老店,虽说馄饨不算稀奇的,过年时候,你未必会吃,但老字号就不同,要的就是那个气氛、那个味。如同过年了要穿新衣服、放炮仗那都是一个理,我想家了也许就是一碗馄饨的事情,把头埋在热气里,这乡愁也就烟消云散了......

童年最开心的事情,就是爸妈带着哥哥和我(弟弟还没有出生呢)赶在看电影之前,走进巴掌大的小店,坐在捉襟见肘的小桌,来一碗晶莹剔透、鲜味十足的扁食(也唤做馄饨、云吞、燕食,我个人觉得从实际观赏和品尝到的角度出发,叫“云吞”最为贴切)或者再来上一张现包的、油粉粉、微辣的香葱肉饼。偶尔也会在大食堂吃那赤色甜美的红烧肉和紫苏炒田螺,兄妹俩边吃边就着半斤大白馒头。抑或是爸爸不吃,但会在一旁微笑着看着我在影院小卖部慢慢的享受一粒蛋奶味十足的嫩黄色冰激凌。还有就是陪妈妈上街买菜的时候,街边叫卖最新上市的甜蔗、琵琶、杨梅、桂圆、烤地瓜、炒板栗、浇糖花、爆白米花,只要我开口问,妈妈一定会买。看到喜欢的,立马吃到嘴里,对一个孩子来说就是最大的满足,这些都足够让我开心好几天的了。

我是江南人,这个胃永远属于江南,顽固滴狠呐!这不,今早为解馋,特意做了几碗小馄饨,看来,随着年纪增长,也就剩下“吃”这点儿出息了😄。


浏览(769) (9)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