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溪谷闲人的博客  
It's my personal home。  
        http://blog.creaders.net/u/9502/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北大荒建设兵团奇闻:义犬之三 2015-12-27 16:37:22

老狐狸逃跑之后,17号农场附近就没了它的踪影,北大荒的气候日趋寒冷,西北的天空积满乌云,零星的雪花开始飘落,猛烈的寒流,正从西伯利亚源源不断地涌进东北。据蒙古族懂得看天象的牧民说,将会有百年千年才出现一次的奇寒,一场罕见的暴雪来得又快又突然,西伯利亚已在几天之内不知冻死了多少牲畜,随着暴风雪迅速逼近北大荒,用不了多久,这广袤的荒野也将被冰雪覆盖,交通和通信可能会完全中断。

我弟弟他们在17号农场的地窝子里,持续添柴烧热地炕,抵挡这滚滚而来的寒流,当天晚上小地主提议要包饺子,其余三人一致响应,天冷出不去,整天闷坐发呆,包饺子最能打发时间,在北大荒吃上一顿猪肉白菜馅的饺子,就等于过年了。

大伙商量吃饺子的事挺高兴,可是大黑狗乌兰却坐卧不安,用脑袋顶开门,两眼直勾勾盯着空寂的荒原处低吼,一开门冷风呼呼地往地窝子里灌,小地主连声叫冷,忙将黑狗赶走,顶着风雪用力把门关紧了,但黑狗一夜都不安宁,在地窝子里不停转圈,众人都感到有点奇怪,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要说那老狐狸溜回来捣乱,黑狗也不至于显得如此紧张,或许是这百年不遇的暴风雪逐渐逼近,让狗都觉得反常了,没办法只好暂时将它关到旁边的地窝子里。

转天外面刮起了闹海风,荒原上涌动着一团团弥天漫地的大雾,那都是强烈气流卷起的雪雾,对着17号农场席卷而来,我弟弟他们忙着准备包饺子,本来是打算留着过年再吃,实在等不及了要提前开动,但是不敢忘记到各处巡视,整个17号农场,有前中后三排地窝子,住得下二十来人,烟道露出地面,如同耸立在荒原上的墓碑,最后面的一排地窝子是仓库,存放着不少农机具。留守人员的主要任务是确保安全,在暴风雪到来之后,防止雪积得太厚,把地窝子压塌了,在三排地窝子东侧,还有一座很大的屯谷仓,干打垒的夯土墙,里面是堆积成山的稻草,以及装满了草籽的大麻袋。

下午两点来钟的时候,小妞儿留在地窝子里煮着饺子,其余三人到外面抽烟,顺便巡视一下各处的情况,望到远处白茫茫的一片,估计这股从西伯利亚平原上吹来的暴风雪,夜里就会将17号农场吞没。

我弟弟抱怨说:“这鬼天气突然就变得这么冷了,出门站不了多久就能把人的耳朵冻掉,可也不能在地窝子里撒尿,要是出来撒尿,那尿也得冻成冰柱子,到时候还要拿棍敲。”

小地主拖着两条冻住的鼻涕挖苦说:“头儿是领导,怎么你也天天叫苦,战天斗地是咱的光荣传统嘛,反正咱的木柴保住了,天冷就把地炕烧热点,咱回去吃完饺子,半夜听着外面呼啸的风雪,我再给你们讲段《林海雪原》,还有什么可追求的?当然了,假如有点酒就更好了,饺子就酒,越吃越有,喝点酒也能有效驱寒,假如大黑狗再从雪窝子里刨只兔子出来,咱烤着兔肉下酒,那得是何等美味啊?俗话说烟酒不分家,假如班长藏起来的那条战斗(战斗牌香烟是当时最便宜最好抽的大众卷烟,一毛八一盒)香烟,能让咱们误打误撞给翻出来,一边抽着战斗烟,一边啃着兔子腿儿,喝几盅小酒儿,最后再吃小妞儿煮的猪肉白菜馅饺子垫底儿,这小日子就没得比了。”

伪军听得悠然神往,忍不住补充道:“吃饺子必须配大蒜啊,假如再找几瓣大蒜,然后把炕烧热了,沏一缸子大枣茶,哥儿几个半躺半卧,喝着茶抽着烟,《林海雪原》这么一讲……哎,我说小地主,你那林海雪原还是听我讲的吧?”

我弟弟笑了:“我说二位,咱大白天的就别说梦话了,有句名言说得好,失败是一切成功之母,我也送给你们两位一句,假如是所有操蛋之父。”

伪军仔细一琢磨,此话说得太有道理了,就问:“这是谁说的?”

我弟弟一拍胸口:“我说的!”

话音还未落地,忽见一只野兔满身带着白霜,没头没脑地奔了过来,野兔一旦离了自己熟悉的地方,逃起来往往不顾方向,常有狂奔中撞到大树上撞断脖子而死的兔子,有句成语“守株待兔“就是这么来的。这只野兔一头撞在了小地主腿上,当时就懵了,小地主不顾寒冷,摘下皮帽子一下扑住野兔,揪着耳朵拎起来,乐得嘴都快咧到后脑勺去了,抹了抹鼻涕对弟弟和伪军说:“你们俩刚才谁说假如是一切操蛋之父?”

弟弟和伪军两个人觉得,野兔奔跑中撞上人事出偶然,不过小地主的运气未免太好了,正纳闷儿的时候,又有两只野兔和一头驯鹿从三个人身边跑过,这些荒原上的动物都像遭受到巨大惊吓,一路没命地狂奔,根本顾不上前头有什么了,那头驯鹿脑袋上的角很大,分着很多枝杈,狂奔到17号农场附近终于不支倒地,嘴里喘着粗气吐出血沫,眼看是活不了啦。

三个人惊骇无比,看看远处除了雪雾弥漫而来,也不见有什么别的东西,我弟弟正要走过去看看那头驯鹿,小地主忽然抬手点指:“快瞧,那家伙来了!”弟弟和伪军举目观瞧,原来此前被黑狗乌兰追咬逃走的大狐狸,也上气不接下气地逃了过来,它对这三个人看都不看一眼,飞也似的掠过地窝子,从屯谷仓木门底部的缝隙溜了进去。

这哥儿仨破口大骂,刚偷完社会主义木柴,又想拐社会主义草,叫骂声中返回地窝子放出黑狗乌兰,谁知那黑狗乌兰竟不理会狐狸,却如临大难一般,撒腿向东跑去,那东边儿是原始森林哪?乌兰逃跑啦?三个人觉得这情形越来越奇怪了,都有不好的预感,可捉拿狐狸要紧,不把它逮到,17号农场永无宁日。

我弟弟叫小妞儿出来帮忙,小妞儿穿上大衣,把小狗揣到怀里,跟着三人来到屯谷仓附近,这屯谷仓里堆积了很多稻草,北大荒冬季严寒,稻草可以用来取暖保温,盖地窝子离不开这东西,屯谷仓除了一道简陋的木板门,夯土墙周围还分布着几处通风口,里面黑咕隆咚,四个人怕这狐狸狡猾再次逃脱,用手电筒照明和煤油灯,端着步槍准备进行围堵,谁知进去一看,发现那大狐狸趴在草垛高处呼呼喘气,根本不理会有人进来,也可能是没有力气再逃了,摆出一副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的样子。

小地主摩拳擦掌:“上回放这只狐狸跑了,它竟还敢回来,伤了皮毛就不值钱了,咱别开槍、逮活的,剥个皮筒子。”

伪军拦住小地主说:“不太对劲儿,地主儿你先别动手,没听说风雪和严寒能让狐狸和野兔亡命逃窜啊,况且连那条大黑狗乌兰都吓跑了,莫非有什么很可怕的东西?”

小妞儿听我弟弟说了刚才的事感到难以置信,大黑狗乌兰不可能丢下小狗和17号农场里的几个人逃走,它是不是预感到要出什么大事,跑去求援了?

我弟弟摇了摇头,17号农场方圆百里没有人烟,这场百年不遇的暴风雪今天夜里就会席卷而来,在这么恶劣的天气里,即使是边防军的骑兵也无法出动,再说黑狗是奔着东边跑,那边好像只有一望无际的原始森林,他虽然同样不相信黑狗会扔下主人逃命,但怎么也想不明白其中的缘故。

伪军和小妞儿见这只大狐狸累得都快吐血了,也不知在荒原上奔逃了多久,心生怜悯,想留它一条性命。

小地主则咬牙瞪眼,主张除恶务尽,免得还有后患,不顾劝阻正要动手,却觉得我弟弟按住了自己肩膀,他嘴里说着:“头儿你不要婆婆妈妈的妇人之仁行不行”,同时要推开弟弟的手,可用手一摸感觉不对,那是只毛乎乎的大爪子,他吓了一跳,扭头一看却有张满是白毛的大脸,那是只流着口水的巨狼,人立起来比小地主还高出半头,张开又腥又臭的大嘴对准他的脖子就咬。

我弟弟不愧练家子,眼疾手快,看到小地主身后被一只人立起来的巨狼搭住肩膀,来不及调转步槍射击,抬起槍托,照着狼头狠狠捣去,捣得那巨狼“呜”的一声惨叫,小地主也跟着“啊”地大声惊叫起来,棉衣已被饿狼爪子撕开了几道。

那巨狼饿得眼都红了,让槍托打在头上也全然不顾,打个滚儿再次扑来,我弟弟素有胆气,临危不乱,槍口对准巨狼扣动了扳机,漫无边际的荒原上悲风怒号,步槍的射击声几乎被风雪淹没了,那头狼转瞬倒在了血泊中。

四个人曾经见过出没于17号农场附近的狼,那都是前几年打狼运动中幸存下来的个别分子,早被半自动步槍吓破了胆,一般见了人不会主动攻击,而今天出现的这头巨狼,却和以前看到的不太一样,首先是体形奇大,其次是毛色白多灰少。

众人预感到情况不好,此时也管不了躲进屯谷仓的老狐狸了,匆匆往前面的地窝子赶去,走到一半就瞧见四五头饿狼,正在撕扯分食那只倒毙的驯鹿,我弟弟他们赶紧端起步槍准备射击,突然看到凛冽的西风中还有成百上千头饿狼,潮水般向着17号农场拥来,那是前所未有的大狼群。


浏览(5956) (7) 评论(40)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5-12-29 12:26:35
毛泽东更下流,操了彭德怀49天的娘。这还只是这老土匪自己承认滴。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5-12-29 12:24:03
要说骂街,习近平倒是很在行,“竟无一人是男儿”,把所有俄国男人都骂成太监了。
中国传承“红基因”,把中国人都骂成杂种了。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5-12-29 12:14:14
你错了。对中国的所谓“政治”,越入流,越混账,不入流的,怎么骂都很正经。
回复 | 0
作者:lny2013 留言时间:2015-12-29 11:41:19
闲人写故事很在行,写政论像是骂街,不入流,还是多写点故事给大家分享吧。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5-12-29 10:18:53
那当然,不瞎编怎么能叫故事涅?
回复 | 0
作者:sunriser 留言时间:2015-12-29 09:06:41
故事是瞎编的,“狈”在动物学中并不存在,它只存在于故事中。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5-12-28 17:59:51
多谢。
回复 | 0
作者:老村 留言时间:2015-12-28 16:55:57
这故事侃得。 高,实在是高。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5-12-28 16:02:31
红岩也算是一部吧。不过相对其它的成书较晚,当时的宣传也很厉害。就这样的书,作者也没落下什么好下场。作者罗广斌、杨益言在四川武斗中成了双方争抢的“叛徒、特务、反革命”。
回复 | 0
作者:coolboy 留言时间:2015-12-28 15:52:42
亲戚家刚好有《林海雪原》和《红岩》,这两本书当时看了多遍。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5-12-28 13:55:03
还有,青春之歌、刘志丹等,红旗飘飘就属于“党史系列了”,出了好几十集。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5-12-28 12:37:04
周鬼冥、公孙名是一个人,cloudwindy,都是神经病加精神病。认江青为干妈,能好的了吗。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5-12-28 12:25:52
薄博,按说呢,建国以后,没有什么“文学”可言。
但不能否认,许多“老革命”是真心实意参加革命的。所以在文革之前,特别是解放之初,有不少像样儿的文学作品。即便这些“文学作品”也不被共产党所接受,作者几乎全部被迫害的生不如死。《林海雪原》算是其中的一部,其它的还有:敌后武工队、平原游击队、战火中的青春、野火春风斗古城、铁道游击队、新儿女英雄传、战斗的青春等等………

另外文革后有所谓的“伤痕文学”,以批判的眼光看待文革,也有点儿好的,此外就没啦。

至于莫言之类的,冯小刚、张艺谋之类的………纯粹垃圾。
回复 | 0
作者:Iphuck50c 留言时间:2015-12-28 11:57:48
那对滥货cloudywind和周鬼冥怎不见上这来找抽? 这对奸夫淫妇以前每天苟合完了就上万维来找抽。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5-12-28 08:44:44
就算是猜对了一点儿吧。
回复 | 0
作者:coolboy 留言时间:2015-12-28 08:26:47
精彩好文!

狼怕火,把那仓库中的“堆积成山的稻草”点着了阻狼、驱狼?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5-12-28 08:01:11
越往后越紧张。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5-12-28 07:28:26
快写,快写,太紧张了。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5-12-28 05:49:11
那太好了,我这人就这毛病,别人一夸,乐得屁颠屁颠滴。
回复 | 0
作者:汉卿 留言时间:2015-12-28 04:38:42
漏看了头一集。
是夸奖,说你身临其境,哪儿敢开涮?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5-12-27 23:53:13
摩博,说书的嘴,唱戏的腿。
回复 | 0
作者:摩诃笨蛋 留言时间:2015-12-27 23:20:18
我就说闲人是说书高手么,总在兴头上戛然而止。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5-12-27 22:01:15
多谢马黑博鼓励,我这就是瞎掰。
不过写东西,到关键时刻,写的人都想歇会儿。也不见得是故意拿糖。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5-12-27 21:45:49
这个系列太精彩!你总是掉大家胃口,一道关键时刻就停住等下篇。早点出下篇喔!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5-12-27 21:33:57
薄博,东北建设兵团就这点儿好,不缺吃的,否则叫什么“屯垦戍边”呢。有时春节回家,我弟弟还能带回一手提包大豆回家。东北也有好地方,大、小兴安岭的林区富得流油,当年那木材多得是。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5-12-27 21:27:44
要说抽烟,东北人几乎人人都会,女人也不例外。东北三大怪,大姑娘叼个大烟袋是其中之一。
因为东北人抽烟,有烟瘾是一方面,天气太冷,叼根烟卷为取暖,不然出口水气都能冻上。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5-12-27 21:22:57
汉卿,您这是没看明白还是拿我开涮呢,这里面没我什么事儿,我不过对以往几个人聊天儿的总结。中间加点儿料。
回复 | 0
作者:汉卿 留言时间:2015-12-27 21:04:39
你弟弟,小地主和伪军到外面抽烟,小妞儿在里面煮饺子...。

你腿脚不缺...

闲人,你什么时候参加伪军?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5-12-27 20:31:22
多谢。
回复 | 0
作者:ddcheat77 留言时间:2015-12-27 20:24:23
待看续集。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5-12-27 20:03:23
那好,多谢,我这儿类似的神侃多得是,你看伪军够能侃的吧,回北京见面没兩三个回合,让我侃得一愣一愣的,说是服了我啦。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5-12-27 19:57:59
小百合别着急,都死不了,死了就没戏啦。不过小地主最后成了残废,截了一条腿。不想因祸成福,后来比第一拨返回北京的“知情”返京还早。到后来这小子居然混了个残疾人协会领导,牛逼得很哪。
回复 | 0
作者:guitarmanzw 留言时间:2015-12-27 19:53:59
我超级大爱写狗写狼的北方故事---尽管恨北方太冷!

今天还买了kindle的Jack London Complete Collection,英语全靠这个学起来的。估计往后还要慢慢回顾好多年。

你慢慢写,我每天等讷!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5-12-27 19:49:17
对,我是有点儿土,外国小说看的都是翻译过的。
不过说到文学,最终是表现人性的,这里面不包括任何的宣传成分和作者的主观意愿,才真正受到欢迎,流传的也久远,这一点各国是相通的。
回复 | 0
作者:guitarmanzw 留言时间:2015-12-27 19:25:47
闲人你太土气了,我读了十几年Jack London,从中文到英文版全集,所有短篇长篇,诗也扫了几眼,英语诗句不是太理解,美国Upenn的文学爱好者就怕和我侃Jack,这段狼的描写太惊心动魄啦!

Jack写狗,狼,男人,女人,生死,暴风雪,北方故事,遇上这类话题就大爱。

你这个太精彩了!
回复 | 0
作者:guitarmanzw 留言时间:2015-12-27 19:25:44
闲人你太土气了,我读了十几年Jack London,从中文到英文版全集,所有短篇长篇,诗也扫了几眼,英语诗句不是太理解,美国Upenn的文学爱好者就怕和我侃Jack,这段狼的描写太惊心动魄啦!

Jack写狗,狼,男人,女人,生死,暴风雪,北方故事,遇上这类话题就大爱。

你这个太精彩了!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5-12-27 19:18:30
没看过希区柯克的侦探小说吧?
希区柯克怎么说?悬念就是在桌子底下有颗定时炸弹,而作者却不厌其烦地描写围桌用餐的客人的人生和兴趣、性格、心情、特征………
回复 | 0
作者:guitarmanzw 留言时间:2015-12-27 19:04:41
一天一点点!太啃人了!Jack写狗写狼一天五千字呢!
回复 | 0
作者:guitarmanzw 留言时间:2015-12-27 18:20:22
太坑人了,快快写!
回复 | 0
作者:小百合 留言时间:2015-12-27 17:29:30
哎呀!狼群来了.快点写出下文吧?这些兵团
战士们都是怎么度过这个大劫难的呀?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