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子林的博客  
过好每一天,善待自己  
        http://blog.creaders.net/u/9517/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她的一句话,令人肃然起敬 2020-02-14 17:25:42

                                 她的一句话,令人肃然起敬

 

2020115日, 闲着无聊,看纸币,学历史:

$1- 是首任总统华盛顿,开国三杰之一;

$2- 是独立宣言主要起草人开国三杰之一的Thomas Jefferson

$5- 是林肯;

$10-是宪法起草人之一的Alexander Hamilton

   ($20 $50)

$100  Benjamin Franklin,开国三杰之一。

 

华盛顿先生,为什么没印在100 美金上呢?把好奇post 在微信上。

 

此时此刻的老家-武汉,一天天被举世瞩目。


.......

 

原本3月底回国的机票退了。 老家封城前后, 补课式复习清朝伍连德医生东北抗击肺鼠疫历史;读比尔-盖茨五年前高瞻远瞩的讲话; 重温2003年央视采访王歧山录相和当年对军医蒋彦永的报道;观看电影<The Cassandra Crossing 卡桑德拉大桥》;2月7日,含泪送走李医生..

 

百感交集的每一天,看着铺天盖地各种微信,除了郁闷就是揪心。既然是坐立不安, 那就出去走走?比如欧州。

 

直到今天遇到她,听到她的一句话。

 

身高16,体重118磅的她,叫‘ofelia 奥菲丽娅,来自古巴。大学退休教授单身的她,每年会回老家-古巴探亲。数月前她就买好了今年216日去古巴的往返机票。在朋友处巧遇她,她正安排休假期间小狗的寄宿问题。年年如此。

 

她说:

“有年, 流感肆虐,古巴海关关闭了来自墨西哥地区的所有航班,谢绝所有墨西哥人入古巴因为墨西哥是重灾区。入境古巴的所有人必须测体温。那次, 我先被放进Guarantine。 24小时后,确认我没患流感,出了Quarantine。 但必须写明住址,他们要追踪14天。我住在叔叔家,白天在外,晚上回来时,叔叔说,嗨,他们今天又打电话来了, 我说你没事”。2009年H1N1流感,全球18156人死亡。发生地:墨西哥;欧州西部和大洋州影响最大。)

 

从没去过古巴,但对古巴并不陌生,因为从小就会唱一首歌:

‘美丽的哈瓦那,

那里有我的家,

明媚的阳光照进屋,

门前开红花’。

上网查才知道这首歌beautiful Havana是老中写的词和曲)

 

古巴,2006年全球唯一符合世界自然基金会可持续发展定义的国家。(WWF; World Wide Fund For nature), WWF 致力于保护世界生物多样性及生物生存环境,减少人类对这些生物及其生存环境对影响。

 

‘2-3月份天气正好。’ ofelia 奥菲丽娅说。

 

“我每天查WHO网, 知道今年的COVID-2019,美国已有15例了。”

 

从报道上来看,古巴至今没有一例。但是听ofelia奥菲丽娅说她的旅行计划, 像是要出入受灾地方一样:“我两周前就买了口罩,因为从迈阿密转机, 那是非常高危的地方”。

 

“你在迈阿密机场会呆多久?” 好奇的问她。

 

“有几个小时吧”。她回答道,然后说:

 

“我已准备了2个星期的食物。从古巴回来时, 我保不准是‘嫌疑人”,不管是别人传给我的, 还是我自己感染了病毒,都是未知数。无论如何,从古巴回来,我会在家自我隔离14天, 不见任何人”。

 

她的话一出,听者我是目瞪口呆。什么时候想过假如从欧州旅游回来,要自我隔离14天呢?这是非常时期,可我想过自我隔离14天吗?14天不见任何人?!

 

完全没有。

 

外出旅游计划,自动一笔勾销。 

 

网上说:西部古巴人更有教养,懂礼貌,温文尔雅;东部古巴人具有加勒比海人的粗犷勇敢,不屈等等等等。不知道ofelia 奥菲丽娅是古巴东部人还是西部人,但知道ofelia 奥菲丽娅14岁来美,拥有哲学博士学位,后在大学任教授。她还是素食者,长得娇小瘦弱。《孔子家语-在厄》曰:“芝兰生于深林, 不以无人而不芳‘。ofelia 奥菲丽娅,退休闲赋在家。她这样做不是给谁看,也没谁要求她这样做,她更没大声喧哗。倘若不是偶遇偶问,都不知还有这样的境界, 一如芝草的芬芳并不会因为没人观赏而不散发它的芬芳一样。唯此,令人肃然起敬。

 

“我祖母是西班牙1918年大流感幸存者”,ofelia奥菲丽娅博士能滔滔不绝地说。

…….

 

海明威不是古巴人, 在古巴生生活了22年。他说:

“懊悔自己的错误, 且力求不再重蹈覆辙, 这才是真正的忏悔。”

(Regret his mistakes, and strive not to repeat, this is the real repentance。)

 

 

 

 

 

 

 

 

 

 

 




浏览(1391) (7) 评论(7)
发表评论
那年,我参加了抗击非典 ———一位771 老同学的回忆 2020-01-24 09:10:30

  那年,我参加了抗击非典

      ———一位771 级的回忆


2003年,我53岁,在基层卫生院当医生,当时的医疗改革政策无情地把我们这一级医院推向了市场,前有省市一级大医院,后有莆田系专科医院,还有遍地开花的个体医,使我们的日子很不好过,经常落到工资都发不出来的地步。


这年的春天SARS突如其来,很快漫延了全国。这时上级才重视起来,问了卫生部的责,问了北京市的责,在全国开展了全面的防控,从上到下一级一级地成立了防控网,而我们基层医院成了这张网的网底。可能这时组织上才想起在全国的基层还有这样一股才量(也许正是这次防控,组织才慢慢重视起这股力量来,后来,温总理表态,让我们的工资比照同级公务员发放)。


我们医院由领导亲自带头,组成了以骨干医护人员组成专班每天轮流值班。我不幸被作为骨干招进了专班。当年我们个人的防护是很差的,就是我们平常的工作服,帽,加上一个外科手术室的一次性纸口罩和一次性橡胶手套。后来上级才发下来纸质的一次性连体衣(只能在门诊坐诊时穿,出门观察时不方便,没有用),所以说,当年我们其实是直接暴露在病毒面前的。


所幸整个抗击过程中,没遇到过真正的感染病人,自己也平安地渡过了这个时段。在SASA过后的总结中,听北京一位医生的讲话很有同感(他有同事因工作感染去世),他说由于疫情突于其来,大家都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设备药物也准备不足,上级一声令下,我们只有望前冲,我们的预防主要是精神上的预防。这段话我听得热泪盈框,心中默默祈祷自己的幸运。


在防控中我们基层医院有两大任务,一是设立发热门诊,对发热病人进行甄别,怀疑是SARS的立即用专车转往上级医院,不是的转往其他科室正常治疗。二是医学观察。凡有从疫区(外地)回武汉的人员,由市防疫站在车站码头等地登记的地址交下来由我们上门进行观察(主要是查体温,问症状)。


  一次,轮到我和一位年轻的护士值班,我们拿着上级传下来的名单到一位居民家中去作医疗观察。我们首先到了当地社区,由一位社区群干带着我们来到了这位观察对象的家附近,远远地这位干部就停住了脚步,一只手捂着鼻子一只手指着一个门栋说,就这个门楼上,见此情况我戏谑了一句:

 “我年纪大,让我先上吧”

意欲把生的希望留给年轻者,硬着头皮快步走在了前面。可惜我的豪言壮语没有被媒体挖掘,只让它消失在静静的楼道里……

  

屠呦呦当年得诺奖时有一段话,她感谢中医科学院,她说没有中科院就没有她的今天,如果她当年被分配到一个偏远的乡村卫生院,那么她一辈子只能当一个平庸的乡医。


我不幸被她言中,在基层当了一个平庸的医生。可是生活中有了这一段抗击非典的经历,我会象某位小品演员常说的我骄傲,我自豪


夜深人静之时,常常暗自庆幸自己平安地渡过了2003年。今年的疫情突如其来,后期未可预料,我的年青的同事们的考验时刻到了,多想又回到他们中间与他们共同战斗啊。可我自己如今已成为需要社会关照的老人了,能够独善其身就是对社会的贡献了。


祝我的年青同事们幸运……












浏览(353) (7) 评论(3)
发表评论
回老家:十二圩 2020-01-02 14:04:45

             回老家:十二圩 

 

1.

四圩于民国35年离开家乡苏北仪征十二圩,在距老家743公里的楚国成家。他的子孙后辈们忙忙碌碌,没回过老家。

 

2018四圩过了耄耋之年。既老也衰的他,住在电梯房第8层,除了按月理发需下楼外, 足不出户。现在摇摇晃晃的他,进入鲐背之年。鲐背,指老年人背部褶皱如同鲐鱼班纹年过九旬之意, 出于《诗经》。

 

2019418日,烟花三月下扬州时节,定居海外的四圩外孙Cathy和她父母一行三人从楚国乘D3154到扬州,准备赴老家十二圩。

 

三人在宽敞快捷的高铁上吃了份盒饭, 接了个电话, 一抹嘴,扬州到了。在酒店住下后, 三人急急忙忙乘出租车来到坐落于瘦西湖旁, 离扬州大学不远的老字号店铺-‘狮子楼

 

扬州是淮扬菜的中心和发源地;狮子楼, 顾名思义, 狮子头而名。 ‘狮子头作为菜肴, 始于隋炀帝, 成名于唐代郇(xun)国公韦陟(zhi),算起来已1400多年。 品尝狮子头差不多就是在吃一级古董了。又 点了个颇能代表扬州三把刀之厨刀工夫的文思豆腐羹 据说乾隆御赐这个菜名。还点了个蜚名海外的扬州炒饭。三个菜, 三个人, 没吃完, 不是不好吃, 是份量很足。 扬州,一个慢节奏而富裕的城市,开始就留下了好印象。

 

老话总是灵的, 比如:无巧不成书。刚才火车上的电话是Cathy堂姐打来的,说:

姑奶奶 去世了

这是Cathy唯一姑奶奶,也是Cathy父亲那边的最后一位祖辈。 走的不早不晚,只是巧。 Cathy父亲想赶回去,想把Cathy带回去。题外话一句:Cathy 回国几天也没谁说应该去看看姑奶奶;活着的时候不去,人走了才想起来?

 

眼下,赴老家 十二圩的计划,就像个八字,一撇还没有哦。

 

扬州叫出租车的方式与武汉不一样,既不是街上招手, 也不是网上预定, 而是打一个电话:96520,告诉出行地点。几分钟内手机上会有个短信, 告诉出租车号码和车型。

 

第二天早, Cathy们坐出租车时,灵机一动 问司机可不可送到十二圩。 司机是位四十左右男性, 满口好听的杨州话满口答应:

‘很近的, 打表计费。’

于是改了早餐计划, 直奔十二圩。

 

司机边唱歌边开着车, 高兴时, 还会把他手机里录下来在卡拉OK唱的歌放给乘客听。 真没见过这样快乐的出租司机。

起初有点担心:

“这样开车, 安不安全?”

 

司机十分满足地说着他老婆和孩子。 他每天中午会回去吃老婆做的午饭。 晚餐也一样, 回去早的话, 会帮老婆择一下菜。 都说上海男人是暖男。 看来, 扬州男人也是。

 

一路上欢歌笑语其乐融融。

 

不到半小时,他说:

 “嗨,到了,没走错路,这就是十二圩。”

 

 三人坐在车上, 往窗外一看,四月的春光正好, 远处是片片蓝天白云,近处是块块郁郁葱葱,可就是不见拔腿下车的冲动:

没有断垣残璧,没有破瓦缺砖,’老‘在哪里?没有炊烟人影,没有鸡飞狗跳,‘家’在何处?也许很难找到这样的景色:远处是微波荡漾依稀可见长的江和碧的水,近处一大片一大片叫不出名字的茂密而不高不矮有小叶小花的植物。 后来才知道这就是涂滩芦苇,一茬接一茬,一丛挨一丛,层层叠叠,其貌不扬却给涂滩披上了摇曳的绿色盛装。还有蒿啊, 竹笋啊什么的。

 

寥无人烟, 心底拔凉。

 

能不能把我们送到十二圩有人的地方?

 

哦。。。嗯。。。” 

 

快乐的‘歌手出租司机’哼着歌, 又开了几分钟, 在一家迎春酒楼前停下。楼前停着一辆宝马牌黑色轿车。大门框的上栏写着百年老店

 

三人这才下了车, 环顾四周,开始唏嘘,唏嘘之余, 看看计费表, 60多元。

 

三人还没吃早饭呢。

 

迎春楼有二层,楼上是包间,楼下大厅挂着大黄宫灯和小红灯笼。收银台上方张贴着招牌产品图片:’鲜肉汤包‘,‘鱼汤面’,‘盐水江虾’‘酱牛肉’,‘猪头肉’等。过早的人已散去,还好, 早餐没结束,只是免费豆桨桶已见底。点了份汤包, 豆腐茶干,还有鱼汤面。十二圩著名的豆腐茶干从网上得知,昨晚在某处洗脚店又得到印证。 扬州洗脚有名,昨晚餐后, 逛了一下扬州夜景,三人好好享受了一次扬州脚疗,名不虚传。印像深刻之处如同出租车司机一样, 做事的三位年轻人非常开心, 有说有笑。

 

迎春酒楼的鸡汁豆腐干 一碟15元人民币,厚不过半厘米, 1寸见方,一份约十来块。 刚入口时, 没什么惊喜感觉。也许是期望太大了吧。后来在菜市场买来一提,80元, 20小代。 回家慢慢吃,细细品, 越嚼越有味,有那种没过滤没去皮的豆腥味。

 

这时已是早上10点, 街面上没什么行人,不宽的柏油马路,边边角角都有破损和残缺, 也许多年了吧, 没有修补。地面灰蒙蒙的,马路旁的碎石路和泥巴路混在一起,坑坑洼洼,小有湿漉。木制电线杆上的黑电缆曲曲弯弯。迎春酒楼隔壁是家药店。Cathy父亲咳嗽,就进去买了点口服抗生素, 完后问哪里买土特产十二圩香干。药店老板说来十二圩开店只半年多, 不知道哪家香干最正宗。

 

药店对面有个小巷,约2米来宽。 进去不久看见路边歇着一电动三轮车,后车围板放下来成为一平台,上面摆着几颗1尺长左右的笋,头部大呈白色, 身体慢慢削瘦下去,褐色且一层一层像洋葱一样包着,旁边放着刚刚掰下来的一堆外皮, 看来这种笋真正能吃的部分不多。车上摆着个电子称。老汉坐在一简易折叠椅上。不好猜他的年龄,花白的头发,也许40了?左手拿着半截烟, 看得出他里面穿着忖衣, 毛衣, 夹背心, 外套是西服式样, 估计早起摘笋的时候, 天气有些冷。 黄褐色脸上皱纹又干又深。他脚边的地上也有一堆掰下的褐色笋皮, 看来已卖出大部分。

 

这种笋子没见过, 也不好假装要买它。直接请问他哪里有卖香干的。 他顺手往巷子里指了一下, 嘴里嘟嘟着什么没听懂。又问了一遍, 还是没懂。 他指的地方后来发现就是十二圩菜场,与主街垂直的小巷深处。

 

三人边走边左右顾盼着,巷子两边的平房虽是泥砖结构,不大的窗子, 都安有防盗铁条。走到菜市场入口处(是那种没有大门,没有围墙的, 简单地讲就是一大棚),正准备找香干时,发现三人居然都是两手空空:随身带的唯一手提箱放在出租车后备箱里, 忘了,没拿。

 

应了那句老话:‘三个和尚没水吃’。三人你望着我, 我望着你, 谁也没说话。

 

怎么办?人生地不熟。从哪里找起?下出租车时也没想着要收据。

 

突然记起手机上有出租车信息。于是, 就在活鸡活鱼大葱大蒜百味俱全的大菜场,开始一遍又一遍地拨打手机。

 

出乎意料,那位热情善唱的‘歌手出租司机’电话一直没人接。想了一下,打给‘出租客服’。还好,客服有人接,说:

‘请打 #87871669 ”(扬州客管处,也是扬州出租车投诉)。

 

 也还好, 有人接,说:

“请把出租车的车牌号码报一下”,亏得手机上留着出租车牌号“苏KAW986”。

等了几分钟, 客管处说:

“这车牌有三个出租司机的联系号码;一号老板; 二号老板和‘歌手司机’。”

 

真是涨见识。(后面的过程略去。)

 

围着三个电话号码轮流打了N遍, 推去推来。最后, 总算在一号老板帮助下, 找到‘歌手出租司机’, 他说:

“我正在送一客人,完后就过来,你得付全程车费。”

 “好”。

 

大约一小时后,‘歌手出租司机’到了。

 

三人长长地舒了三口气。从后备箱中取出行李箱时, 又灵机一动,决定请‘歌手司机’直接送到镇江火车站,Cathy父亲该打道回府了。传统上, 逝者三天内要入土, 老百姓称‘上山’。

 

看看手表, 12点多过润杨大桥。 润扬大桥是连接江南镇江和江北扬州的公路大桥。据说 早在1919年, 国父孙中山就提出长江中游武汉和下游镇江扬州建长江大桥。 可见这二座城市于长江之重要。 中国大桥命名规则之一, 南北走向的, 以南为字首。刚开始这座桥叫‘镇扬“, 在十二圩悠逛之时,’通江路‘上, 看见”长江镇扬河段三期“的路标,怕迷路便拍了照。可是真正要用’镇扬‘这个名字时, 扬州人不接受:

      “你镇我扬州呀“。

 

镇江古称‘润州’。故这座连接两座古城的大桥名‘润扬’。这样两个城市言好如初。

 

润扬大桥上的车辆不多, 过桥费10元。一眼望去,袖珍而绿色葱郁的瓜州和宽阔悠然的江面就是一副春江春月的美图。‘歌手出租司机‘情不自禁又要放歌, 不好意思打断他说:

“嗨, 请再不要唱了。 再唱, 又不知会发生什么意外”。

 

十二圩之行就这样‘来也匆匆, 去也匆匆’。


2019年4月21日, Cathy拎着十二圩香干去看外祖父四圩:

“爷爷, 你猜我们去哪里?”

“听说你们去了新疆”

“不对”

“我猜不出来”

“我们去了十二圩”

“啊?“

四圩一下提高了嗓门, 眼睛发亮:

“那比新疆好玩多了“, 

 

然后, 四圩有些遗憾地说:

“你早点告诉我, 出发前, 我给你们写个条子“。

 

写条子, 什么意思?Cathy 不懂。

 

 

 




浏览(1883) (4) 评论(0)
发表评论
给约旦酋长针灸,酋长让妻儿先扎 2019-12-07 20:01:34

                           给约旦酋长针灸,酋长让妻儿先扎            

1.     

D是改革开后第一批大学生. 学的是中医。 90年代赶髦来到美国。在实验室干了几年后,考了个照, 摆摊了。

 

D从未想到因扎针而走近约旦人。约旦在哪里?约旦人长什么样,讲什么话,有什么宗教?这不是D 想的事。世界太大,时间太短,人太藐小,D算老几?

 

2014年10月20日星期二,一通电话录音,D认识了一位非常特的阿拉伯旦人。

 

电话是某大学教授,糖尿病学 Dr.G打来的。她,有一位VIP(原)病人,她建议针刺,特电针。希望D能坐飞机出。病人。最好本周末就去。

 

DDr.G 回电话里又10分钟,Dr.G 很健谈,噼里啪啦连珠炮式的。反正关健词已知道了:VIP,糖尿病眼病,西医方面,Dr.G已尽力了D高:不仅赚钱旅游。能邀你出的人,大都非富即。眼下是个富人呢是个人呢?希望又富又

 

半小后,D收到了Dr.G 教授助手 J的件。J要D的号以便把报销打到D的行里。嘿,钱还没花出去,就告诉你报销途径,让你无后顾之忧。嗯,一定是个众议员,或参议员。Baltimore,离白宫近啊。

 

第二天,D把机票搞定。900多刀。赶得上往返中国了。

 

D把行程用电子邮件发给J.   J给了D酒店的地址和电话。

 

为保证起见,D给酒店打电话。不料, 前台说找不到D的名字。

 

‘怎么可能没预定我的房间呢?’ D 在心里想。 Dr.G 能跟我开玩笑?J 也不会搞错,对吧,一定是酒店的错误。D慌了,但嘴上镇定地说:

“请找经理”。

 

酒店经理也确认找不到D的名。

D慌了.

保密?

 

2. 

Dr.G,50岁刚。PHD + MD, 中等个,没中部隆起的身材,令人羡慕,快言快肩的黑,随意而收始得体。她的口音不像粹地道的式。第一印象就是精明干。如减去20,很有点李宇春的经过几次交往D发现她从没穿裙子。也没穿牛仔。上下身着西衣西是她一以之的着装且没任何点的小巾之认识她是个机巧合。Dr.G团队发现能激机体干胞的生。以物特为显著。偶然,Dr.G希望在人体身上再 ‘挣扎一下’,扎一下。

 

D是第三个被Dr.G找到这项合作的前二位没用电针,所以没发现有效线索

 

那是2012年8月的一天,Dr .G 以‘耳鸣’为由走进D的针灸诊所。3次治疗后, Dr.G 告诉D她在扎完针后, 回实验室抽血查她感兴趣的‘生化指标’。

 

‘哦, 她在自己身上做针灸实验‘。

 

忽然想起一位史老人的:一个外国人,毫无自私自利的机。把中国人民的灸事当作她自己的事是什么精神?是国的精神,是共精神。每一个中国人都要学习这种精神。

 

扎完费时D注意到Dr.G用的是她私人支票。

“不是有科研经费吗?' D真地

'正在申。目前段'.  Dr.G 的答。

 就不用付了。”

 

经过一段时间摸索,Dr. G 初步制定了灸前后共6小抽血,每二小一次,共200毫升并同步MRI  1-2时动态观有什么'-针扎'反。近2小MRI动态监测,机器用就四百多美金,不算Dr. G, MRI技生理工程协调员及江湖郎中D人工成本,也不算干检测那一,受者全是100%志愿者。由于没有‘补尝’, 志愿者比较少:200毫升血呀。

 

插一小曲。一天,Dr. G 在她朋友家遇到位借住那里的来自科大副教授头衔的访问学者。要志愿者做针刺实验,MRI,便Dr. G她愿意参加

 

那是个三月。一早大家就开始忙乎时,一位30来岁年轻女士,身白色羊毛外套蹬着高跟鞋叮叮铛铛款款而来。先得抽血。她坐在那里被抽血,哎呀,那痛苦色令操作Amy  Amy会认为是她抽血技术不好。 

“疼吗?”

‘好-疼‘。

 

这是‘实验前对照空白基础血’。 接着, 进入MRI室,做一段空白MRI 检测后, 给电针刺激, 再继续监测MRI 1小时后,再抽针刺后的血样本。大概就是这样。

 

在送这位华科大副教授入MR 室前,反复告她身上不能有任何金属物件如耳卡等等, 用了中英文。她一一点表示懂了,称绝对没有金属物件。待推她MRI壳后,关上,打开开关,警器响了!

 

她身上一定有金属!

 

大家在MRI室外面面相, 摇摇头。 没办法,口气。电器工程师Robert上关上开关,一群人打开MRI室,把她从MRI里退出来。金女技从她蓬蓬勃勃头发里找出一缠绕金属线垫发器,递给了Amy.  这位副教授竟一点意也没有。

一折就是20来分

 

MRI完,再抽血,她

.......不.....不要抽血啦...

 

在美国,没人迫做反本人意愿的事。你自愿来参加的, 对吗? 你知道要抽血,不对吗?抽血不疼吗?当然疼。


大家再次面面相只好尊重她的意见。没完成全部程,次算是白

 

不久,课题组专门招了位北大算机博士后里分析相关MRI料。

 的美式刺科研

不幸的是,Dr. G的Grant是被NIH拒了。

一次又一次滴

 

3. 

弄清楚到外州出VIP是位糖尿病患者,男,60多。已做过肾移植,眼睛即将失明。Dr .G专门叮嘱D电针仪。(前二位之所以没做出那个‘干细胞’来,Dr . G认为是没用电针。后来从德国100%银针,才能行MRI 的电针实验, 否则, 金属针被‘核磁’吸出来。 曾在中国订购‘银针, 但针柄不是银的, 仅针体是银的)。

 第二天也就是星期三,好了10月24日周五下午Delta经亚大到BWI的机票。返程是二天后的周日下午。969刀。

 

Baltimore,D二十多年前来一次。那是到后的次年。在市会中心参加肾脏学会年会,在文摘要板下 D站了三天。又又傻的D哪儿也没去。

 

D十分惊所住的酒店居然与海湾隔街相望,在是有点喜出望外。只几步就站在了海湾尽头,好比左手握一条巾的吧,右手往前一抛,那湛的潺潺流水般自自然然温温顺顺弯弯曲曲地前行向方。湾修建的步行街,干。正面是海洋博物。一艘参加的潜水艇泊在街连趸船都不需要,船身很不太好自拍。

清早,四周静静的D环卫工人只好麻帮助拍

    '多照几吧' 他建议说

    “可以, 照完后,他指着Ipad上的D,道。

 

晚秋的Baltimore会很冷。没想到天气出奇的好。'滟滟随波千万步',慢慢地走啊走,一种从未有的心神怡从上沁到下,由内及外。洒大方而温煦的秋日,害羞绵缠而清凉的秋,如画的街心公园,如的男女老少。着步行街,D一幢大楼。隐隐约约高楼上有World Trade Center的字。不大厦不是在纽约吗? 道。。。?折回去,抬高些,后退几步,擦擦片,再定神定睛:'世大厦'上面有一行字:'巴尓的摩'。

 

早上10点。商店陆陆续续了。D划了一下。早中餐合在一起吧,12点前解决。然后回酒店好好收拾一番,越土就越怕土。怎么着潜意里D老着病人是国会众议员的VIP。不然的,Dr. G会那么上心州离DC那么近,不就盛产这些VIP

在国内吃阴阳五行,确不香不甜不饿。可儿就不一。富人喜欢锦上添花,外生。他会滋生很多服:什么有外割草,胖了,刺减肥;了,心理咨物比,等等等等。此不已。就说来看灸的,富人比人多。D治疗过在役奥运游泳,退役橄榄队球星。无病无恙却唠唠叨叨来顷诉的人也不少泄完了,舒服了,给钱走人。当然啦,也有巴吃黄连之,比如开张支票,比如吃了, 觉得太苦又来退。等等等等。

 

D吃了个快餐,回到房间。画了眉,涂了膏,扑了粉,描了唇。衣服又熨了熨,Ralph Lauren架淘来的白笔桶挺挺的,Ann Taylor 店甩的草绿衫,系上一条Banana Republic白色真的小脚上Burberry 平底婆婆式鞋。再照照子,N个米粒大老年斑被蔽的很好。 最后,戴上。

 

昨晚与Judy好今中午一点昨晚入住酒店时D才第一次与J通。通D感到Judy少,音低,速度慢。猜不出年

 

1点差10分,D踱着小步,乘电梯下到大空空荡荡的大堂里,楼梯在转,没见什么人,只有四处张望的D

 

奇了怪,D心里想,到目前止,都不曾与相关人士有任何面:原以在机内,或酒店前台,或早餐,或在午餐中。通通没有。

 

这是个什么鬼出诊?

 

1点10分。仍没静。D不安的在大走来走去。大堂内的扶手有条不紊地滚动者,D内心的焦不断升。金壁煌成了万物旋目。袋不住的咕:

'怎么邀方到不露面呢?某参议员的安排是不是临时变了?'

 

无聊地眼睛,看到大堂有个什么广告, 在二楼,D装模有上了扶手梯,二楼会室外正展玉石品。遛了一圈下来:消磨10分

 

于沉不住气地DJudy 打电话

'我在大'。

 '不用在大等。你回房。等我电话'

 '那什么候去看病人呢?有多哪?'

 D知道美国人一般很守

 '着急。病人就在顶层楼'

 议员怎会住在酒店呢?D异又烦恼:再二十小本人就打道回府了。

 后来才知道, 这是保密的一部分。

 

4. 

Judy来敲门时,已是下午2点。D发现她那么年 

左手拎着装有酒精棉球具等似赤脚医生出医箱,右手拎着电针仪D随着Judy梯。 

'你穿着挺正式的'。J说。

D笑了笑。打量了一下J26吧,短黑色眼睛,1米60左右,上衫,下装是运动裤,脚鞋。

'你是Dr.G的博士生?'

'已毕业了。在做博士后'。

 ,就稍胖一男士跟Judy点点。三人一起走到一房间门口。

 

的是一名眉清目秀男生,不到20子。D定他是议员儿子。高富!他 D和J引到窗沙上。再看身后的胖男士人影

房里有一Queen size床。一张桌上堆了些袋装面包等看上去大众食品。

 Judy开始跟小着什么。很奇怪,不是英文, D一句也听不懂。

 二人。不一会,小帅男了里面一房。

 D坐在沙上。两人一言不

 

了几分,里屋出来一位人。圆圆胖胖富富态态的身材被裹在裙衫里。目,怎么也在200 磅以上。看上去50多头发被裹在土黄色巾里。月亮般弯弯的眉毛,减去三十再把体重除以二,就是柳堡故事主角陶玉玲。一双慈祥的眼晴。没看出眼珠是什么色。Judy 与她寒喧几句。对D

她治吧。

 

忽然冒出个不在预约内的人;且病人不英文;两点出乎D意料之外。

 男給胖婆了一杯水。

 Judy D与病人之的翻

 

胖婆说她腰疼。

D让胖婆酒店的床上扎上, 通电。针时间 D对Judy

可看下一个病人了”。 

眼下,D掂记着Dr.G 提到的病人。

 Judy ,不用慌。

 能不慌在都见到VIP主角呢

 

胖婆治用了45分。在,又有个男士,不是虎背熊腰,却也是壮年子,拎了些新橙子回来,大袋的那种估十来磅。

 

这时,她几个人在那里呱啦。D仍是一头雾水,仍不知Dr.G 的VIP 人也。

有点热锅上的蚂蚁了。

 于,Judy 对D说进里屋去吧。(房间是套房那种)。

 

5

里屋比较宽敞,没有床。屋的中央靠墙放着一条沙着另一扇,就是它有门进, 房的另一端又连着另一个房。(后来D才知道, 他们把半层楼都打通了。屋里有两三个男人。D跟着Judy径直走到沙前,沙上坐着一位有点年但不算老的男士。忽然,J 双腿跪在那男士面前,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礼膜拜', D想起了,

 

那男



浏览(912) (5) 评论(0)
发表评论
亲历1949年重庆解放 2019-09-27 09:01:48

                      亲历1949年重庆解放

1.

重庆郊外有座歌乐山,因大禹治水功成召宾歌乐于此而名。山泉流淌,翠霭葱郁,竹苞茂密,松涛满耳,一直是文人骚客探幽揽胜之地。

 

20世纪30年代末四川军阀白驹在歌乐山修建别塾,取名白公馆 1938年,抗战爆发后,国民政府迁居重庆,军统局戴笠用30两黄金买下。 1939年改称军统局重庆看守所 1943年,国民政府和美国为共同打击日本成立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Sino-American Cooperative Organization, SACO’ 白公馆改名中美合作所第三招待所 二战结束后, 1945年改为特别看守所,即白公馆看守所

 

19494月, 首都南京被解放军占领。长江全线停航。

 

194996日,杨虎城及秘书宋绮云等6人被杀害于歌乐山松柏坡。

 

形势越来越紧张,重庆朝天门码头停靠着一艘较大的兵舰,称必要时对重庆执行三光政策。民生公司船舶驻有武装护航队,随时奉令把船破坏和炸沉。 湖北省所属的美制中型登陆艇沙市轮租给了重庆庆华公司, 公司老板哥哥是重庆市长。因这层关系,没有派武装上船上海轮船公司的安渝轮与沙市轮停靠在一起,相依为命

 

庆华公司经理私下通知沙市轮船长殷先生:紧急情况下,可采用自行伪装沉船的方法,来保护船。(船底部都有阀门,悄悄把它打开,让船舱进水,待船沉到一半而又不淹没轮机时,再把阀门关闭;这样从岸上看过去,船就好像已沉底搁浅了,检查人员一般也不会下底舱去潜水检查。一待时局变化,只要泵出积水,船体就会上浮,那时再稍加整修,船舶立即就可启航)。 同时, 给殷船长一把手枪, 20发子弹护身用。 虽然殷船长最终没机会用枪,解放后, 在完成了第一次航运任务——军运任务后的宜昌, 殷船长请假回汉。离船时, 殷船长把枪和子弹全部交给大付周德金。军代表夏先生来船时,大付把四圩叫在一起,-四圩除了沙市轮舵工身份外,还是殷船长侄儿-当面将枪和子弹一起上交给了军代表。但在后来历次运动中,这件事一直就是找殷船长麻烦的借口,比如:你不是特务,怎么会有枪等等,没完没了。这是后话。

 

沙市轮-LSM中型登陆舰,外形看似棱角分明,愣头愣脑,实际性能非常强悍。这军舰长62米,宽达10.5米,正常排水量520吨,满载排水量1095吨,可载人、车辆以及坦克。为了保证能够在没有码头设施的海岸直接抢滩登陆,军舰的吃水被严格限死在3米以内。每艘LSM装有两台柴油发动机,满载情况下航速最高可以达到13节(每小时13海里),以12节航速满载航行,最大航程为4900海里,这个数据意味着LSM可以从美国本土直航欧洲大陆或者夏威夷,至于横渡英吉利海峡或者在太平洋上逐岛攻击则更不在话下。

 

这样的船能随便被炸掉吗?

 

深秋,落叶飘零,天地始肃,沙市轮移靠到唐家沱附近的长石尾锚, 接近停靠民生公司船舶处: 既要观察他们船上的动态,又要和他们保持一定的距离这使大家神经更加紧张。电机不停地开着,人员全部值班甲板上只亮着锚灯。其它灯光一律不准外露,尽量不暴露目标大家聚精会神地注意观察岸上动态,希望和平解放,免受灾难

 

1114日, 蒋介石由台湾飞抵重庆, 交待屠杀, 潜伏,游击,破坏四大任务。

 

1114日,江竹筠(小说《红岩》里的江姐)等29人被枪杀于歌乐山电台岚垭刑场--(重庆西南角一个偏辟的山拗上, 原为军统特务电台所在地, 1946年电台迁走后, 仅留几幢土墙平房, 大部分已坍塌。 内战爆发后,被国民党选为刑场。)

 

 

长江停航后,庆华公司营运中断,没有收入,船员也没经济来源。留船人员节衣缩食,三餐改二餐,尽量自己动手做饭。就这样,还是十分艰难。船长总是计划着用油用电,力争留船人员的基本生存条件。1120日,船长好不容易从公司领来了全部伙食费,全部伙食费, 就是说, 所有部门即将关闭,将来怎么样, 谁也不知道。 领到伙食费后,珠江轮赶快派人到唐家沱附近购物,街上基本上关门大吉,冷冷清清,全部钱只买来几斤猪肉。目之所见,两岸路上和田野已无行人远处传来轰炸声,又像是炸石头的爆破声。大家都在甲板上,静静的观察,东张西望,谁也没说话,谁也没笑容。万物静籁。空前的团结,紧张,严肃.

 

1127日,中国国民党中央直接授权中统-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相当于中央情报机构)对关押在渣滓洞,白公馆于的200多名政治犯进行最后解决,仅15人脱险。史称重庆”11.27”大屠杀。

 

1129日,城区新世界临时看守所中的32人在歌乐山松林坡被枪杀。

 

这段时间,沙市轮一直泊在郊区。某日深夜,听到江南岸远处有激烈的枪声,似乎有战斗。沙市轮艇全体船员集中在一起,观察岸上动静,等候任务快天亮时,慢慢地平静下来。后来听说是国民党撤退时炸毁渣滓洞,部队和四川地方内二警自相误会,发生枪战。

 

山雨欲来风满楼,黑云压城城欲摧。

 

 

2.

19491130日凌晨,蒋介石,乘美龄号专机,由重庆白市驿机场,飞成都。

 

19491130日, 沙市轮奉命在鸡冠石抛锚

 

鸡冠石位于长江南岸, 解放前是远近闻名的渡船码头。 渡船码头侧面有一斜石坡,远看就像一只公鸡站在那里,石坡顶端就像鸡冠。以前鸡冠石的农民过江去赶场,买卖农产品,船老板见有乘客过江,就喊过河哟,到鸡冠石。通过行人互相传播之后,就成了远近闻名的地名了。 形似鸡冠的石头要在江水退到一定的位置才会看得见。

 

这天下午,沙市轮青年舵工四圩值班,从船上看过去, 岸上约一个班的人马吧,穿着黄色旧棉军装,抗着枪,排着队伍进入南岸鸡冠石某厂,隐隐约约地, 他们在院墙内的山坡上走动

 

四圩问他的同事:

这些国民党军队,想干什么?

 

不久,江北岸唐家沱方向传来轰鸣的爆破响声。 有人说,这时还有人结婚,还在放鞭炮,啧啧。

 

停航时期的19494-11月期间,沙市轮举行过婚礼。水手刘昌发在宜昌的订婚妻, 为避免在兵荒马乱年代发生意外,被亲友们专程送上船大家就在船上为他们举办了婚礼。每人出一元钱作为贺礼,顺便也改善生活。司仪是木匠郑崇彩,婚礼在中艙举行,殷船长证婚(停航后,公司给留船人员伙食费每月二块。当时一块钱可换300个铜板。二个铜板可买一个烧饼。5分钱发封信. 航运正常时,舵工四圩的工资65块;船长280块).


民国初中学历的四圩,在船员中算是喝了点墨水的,写了贺禧对联。同时四圩别出心裁地写了一幅六畜兴旺贴在他们床上。手忙脚乱地,帖子没有贴正,新娘不识字,小声说:

           ”这个没贴好呢

 

这一来,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到这个帖子上了。一看后,哄堂大笑。倒也增加了喜悅的气氛

 

现在,谁会在1130日结婚呢?

 

外面很平静。没有了桅杆林立的船,岸上没有行走的路人,深秋的江面显得有些冷漠有些凄凉 。真是: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不久,唐家沱方向噼里啪啦的爆炸声连续不断。大家觉得奇怪,再仔细听, 又像是鞭炮声。大家半信半疑,半惊半喜,船上没有武装人员,没有办法区别。又听了一会儿, 大家发现,不是震耳欲聋的枪炮声, 更像是清脆的鞭炮声。

 

这时胆大的就忍不住,推着划子到北岸去看。四圩没有跟上, 默默地看着远去的划子。不久,他们举着双手兴高采烈地回来了,划子还没靠近船, 就听见他们高声嚷起来:

共产党来了

天亮了

穷人翻身了

解放军早已经进城了

国民党都跑光了”.

 

船上的人听到这盼望已久的喜讯,心情非常激动。但是没有得到正式通知,船上的人还是不敢走动.  只是心放下了,心情好多了。船员, 说到底, 组织性强。

 

第二天上午,重庆交通船的桅杆上卦满了万国旗。喇叭不断高喊:

通知,通知:重庆解放了。

通知,通知:重庆解放了。

 

通知,通知:船员们继续护船防止敌人破坏。还要防国民党飞机袭击。

 

这样,船长把船又移到白沙沱抛锚.  船长让大家到岸上砍来松柏树枝把船进行伪装,把船上所存的油漆全部调成防空色涂上。大家因为心情好,行动特别快。完成伪装工作后。就在沙滩上休息。在欣赏大自然美景的同时,也不忘观察新动向。(后来的1955年,重庆首座长江大桥就是白沙沱长江大桥, 历时4年建成通车)。

 

 

又过了几天,仍然没什么大的异常动静,船长上岸联系。回来时带着一面五星红旗的图案。叫驾驶室人员赶快制做四圩主动接过来,承担制旗任务.  为了争取时间,四圩干脆在原来的国旗上,(1946年(民国35年)1225日,制宪国民大会通过《中华民国宪法》,明文规定中华民国国旗定为红底,左上角青天白日,将国旗入宪。)把制好的五星重叠的缝在上面。很快, 新国旗挂上了桅杆。

 

在所有停靠白沙沱的船舶中, 沙市轮是最先挂上五星红旗的.

 

沙市轮船员们显得特别自豪.

 

很快, 沙市轮接到通知,船移靠弹子石码头。弹子石离市中心近了,所以强调在船人员严格执行护船制度,不能大意。

 

得到批准上岸的人,很快回船,兴奋地讲:

 “不是涮坛子嘛,人们高兴惨了

 

四圩有点忍不住了。晚餐后交班时,天已黑了。山城的夜景在四圩眼里,是层层叠叠细小而悠暗昏黄的15瓦白织灯。四圩很少晚间逛街作为抗战陪都, 重庆灯泡厂前身是民国资源委员会中央电工器材厂, 是全国三大灯泡厂之一。 重庆街道是水银路灯。(上海德资企业的大亚明灯泡厂, 沈阳灯泡厂是日资)。现在解放了,到处弥漫着浓郁的喜庆,四圩憋不住上岸去看看。从石坡上往上走, 看到万家灯火和天上的璀灿星星,交相辉映,高低明灭。还没有走到街面,就听到人们喜悦的声音,再走到热闹地段,满街的墙报和漫画令四圩耳目一新。人们像节日一样的拥挤和热闹。四圩非常高兴,跟着人流走呀走。终于,人太多,山城的路不是上坡就是下坡,四圩差不多走了一个多小时后,仍然望不到尽头。想到明天还要上班,只好折路回船了。

 

 1949123日, 重庆解放后的第四天, 重庆市军事管制委员会正式成立。同时开始接管工作。

 

19491210日下午,蒋介石在蒋经国、毛人凤两人陪护下,由成都机场飞往台北.

 

1211日, 重庆市人民政府成立。

 

不久,西南军管会的军代表陶琦一行三人登上沙市轮船,召开船员大会。宣布:

1.      沙市轮没收归公。回到人民手中。

2.      全力保护好人民财产,积极做好开船准备。为迎接军运任务而努力.

3.        所有船员迅速回船工作.

 

 

很多很多年后,四圩巧遇当年的军代表陶琦四圩对陶琦说:

当年解放初期,我是沙市轮上的一名舵工;您是军代表接管我们;现在您是交通部副部长,我在葛州坝330通航办公室 “

 

葛洲坝水利枢纽工程要求通航,发电,抗洪三合一。据说,陶琦力主通航为首位 要万吨船队通航无阻碍。

 

后来,每次到北京开会,到南京看模型,到三斗坪考察,四圩常是被指定发言。四圩被称为甘草“.什么是甘草?甘草,可君可臣,可佐可使”. 当然,这是闲话.

 

刘帅率领的二野解放重庆,时间是19491130.

 

贺老总率领一野于1230日进入成都。成都解放。

 

 

二战后,美制中型登陆艇到达中国,待遇一直按美帝国主义那一套。现在解放了, 一艘登陆艇, 就是一个县团级, 派军代表, 也是团级。

 

解放后, 沙市轮的第一次航运, 是军运:装送支援二野解放重庆的四野部队。

 

解放后, 四圩们第一次看的电影,是新闻纪录片:红旗漫卷西风

 

作为西南重镇, 长江上游的政治经济中心, 重庆是全国最后解放的一个特大城市,人口1700万(当时全国总人口约5亿多)。四圩所在沙市轮由于内战,长江停航,被困重庆8个月。

 

1949年11月,百姓日常生活恢复,是为一庆;万里长江航运恢复,这是二庆;双重喜庆,曰重庆。




浏览(7756) (5) 评论(1)
发表评论
总共有44条信息 当前为第 1/9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