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謝田的博客  
謝田的博客....以文會友  
        http://blog.creaders.net/u/9538/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川普的國情咨文讓北京膽寒 2018-02-25 13:08:26

川普的國情咨文讓北京膽寒

商管智慧(第569期 20180208)

AddThis Sharing Buttons

Share to LINEShare to WeChatShare to Copy Link


美國總統川普的首次國情咨文,可圈可點,它讓美國和自由世界的人民振奮,讓北京的中共政權膽寒。圖為川普在眾議院議會廳對國會兩院議員發表其任上的首次國情咨文。(Getty Images)


文 _ 謝田(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


美國總統川普的首次國情咨文演說,氣勢磅礡,信心十足,翔實大氣,可圈可點,演說僅即時的推特轉發就有450萬,演說全文飛快的被譯成各種文字;演說讓美國和自由世界的人民感到滿意和振奮,也讓北京的中共政權非常心驚和膽寒。白宮新聞發言人莎拉.桑德斯表示川普的國情咨文主題將是「建立一個安全、強大和自豪的美國」。的確如此,施政一年之際,川普的政治路線圖越發清晰,其外交、經貿、國防和道德重建的目標都在成功的實施之中。

演說中川普說,「在全世界,我們面臨著流氓政權、恐怖主義集團和像中、俄這樣的競爭對手,它們挑戰我們的利益、我們的經濟和我們的價值觀。在對抗這些可怕危險的時候,我們知道軟弱是最可能導致衝突的,而無與倫比的實力才是我們真正自衛的可靠方式!」

顯然,美國政府已經把中共、俄國和「流氓政權」、「恐怖主義集團」相提並論、同等對待,列為美國新的敵人。並且,值得注意的是,以往美國政治家和學者談到外部威脅的時候,多數是把俄國列在中國前面,而現在是把中共列在俄國前面。優先順序的變化,反映了戰略對手的危險程度的變化。再者,以往白宮談及中、俄兩國,尤其是中國的時候,用的是競爭者(Competitors)一詞,而這次把對中共的稱謂提升到更加敵視性的「對手」(Rivals)一詞,其戒備和警惕、防範的意圖顯露無遺。

被中共暴力劫持之下的中國,已經成為美國及自由世界的頭號敵人!而對於中國民眾來說,要擺脫成為美國「頭號敵人」的尷尬地位,就必須先擺脫中共,拋棄和清除共產黨政權,唯如此,才能擺脫干係,不成為美國強大的軍事、政治和經濟威懾的目標。後共產黨時期的任何中國政權,只要沒有中共,不管是什麼樣的民主政權或者君主立憲或者聖賢治國,都不會與美國為敵,而一定會與美國為友,因為這是中國人民的利益所在,是中華文明的利益所在。

如果說,在意識型態、國際戰略和全球對抗的角度,美國還是把中共、俄國並列作為敵手的話,在經濟和貿易問題上,美國的敵手就只剩下了一個:中共。因為俄羅斯在經濟上,根本構不成對美國的威脅,俄國也從來沒有從對美國的貿易上占到便宜。美俄貿易每年只有區區的200億美元,俄國市場對美國來說,還不如百慕大和祕魯。相比之下,中美貿易規模是美俄貿易的近30倍,中國從對美貿易中,享有高達3400億美元的順差。

但顯然,中共的這個好景,可能不會太長了,中國三萬億美元的外匯存底,這個讓中共引以為豪的家當,恐怕也會很快耗盡。川普在演說中說,美國曾經失去了的財富,現在正迅速奪回;經濟退讓的時代已經結束,要嚴格執行美國的貿易規則,來保護美國的知識產權。這些,當然是針對北京政權這個對象說的,也是讓中南海膽戰心驚的。在提及古巴和委內瑞拉時,川普用了「共產主義和社會主義的獨裁者」的稱謂,他幾乎就要把同樣的稱號送給中共的領導人了。

美國主流媒體一致認定,川普在將中共形容為全球競爭對手的時候,對中共的經濟和軍事影響力制定了日益強硬的路線,這會引發中共非常大的驚慌。川普的措辭,表明對美中關係根本性的重新評估,美中關係過去幾十年的格局,現在已經完全被打破,美國政界長期以來的「接觸」策略,在面對共產黨邪惡和強硬的政權時,已經不得不改弦更張。筆者三年前在〈背離韜光養晦的中國很危險〉一文中就指出,中共的莽撞和玩火,實際上把中國和中國人民帶入了一個非常危險的境地,一個與美國、與正常和主流的國際社會相對抗的自殺之路。

川普發表國情咨文後,中共外交部要美國放棄「過時的冷戰思維」。是啊,冷戰是共產主義集團和自由世界的對抗,如果中國不拋棄中共這個統治集團,仍然維持中共的體制,那就是中共要執意選擇新的冷戰。是中共在維持「過時的冷戰思維」。以前蘇聯的軍事力量之強大,舊冷戰都失敗;以中共的力量,根本沒希望贏得新冷戰的勝利。

川普眼前的路還很長,也有些許艱難。回歸傳統、重建道德、恢復被社會主義思潮的左派毀壞的美國政壇,不是非常容易,一定會遇到舊的勢力的阻礙。川普希望與民主黨人士合作,已伸出了橄欖枝,但對方可能還不願放下成見、放下分歧、從美國人民、社會的大局和整體利益上考慮,放棄共產主義/社會主義的理念,全身心的與白宮合作。從民主黨議員對川普演說的反應,他們在國情咨文演講中的表現看,未來的立法過程還會是一場場硬仗。川普發言時,十幾位民主黨議員缺席,參加演說的也身穿黑衣表達抗議之情,即便在川普頌揚美國英雄時,在談及美國黑人失業率已降低到歷史最低(連黑人的民主黨總統也沒做到這一點),這些議員居然無動於衷,甚至不願意起立鼓掌。

即使在共和黨內,川普也不會一帆風順。眾院議長瑞安(Paul Ryan)在介紹川普發言時,脫口而出的第一句是「I would like to prevent…」(我僅在此阻止……),然後改口說「I would like to present…」(我僅在此向大家介紹……)小小的口誤,粗心大意、大咧咧的美國人可能不會注意,但細緻的東方人可能會嗅出端倪,認為是某種象徵,至少,是不完全的和諧。可以預計,川普會繼續用他熟悉、有效的做法,直接走向民眾,繞過政客,取得大眾的支持。

離美國2018年中期選舉只有9個月,全部435個眾議院的席位和參議院100個席位中的33個,都面臨挑戰;還有39個州長的寶座,也將在11月決定。預期美國經濟在2018年會繼續走強,外貿和投資會極大改善,屆時美國人民會嚐到更多「川普經濟學」(Trumponomics)的好處,而做出更有利於川普執政第一個任期後兩年的選擇。

正如川普所說,現在是「我們一個新美國的時代!」(new American moment)但是,在走向美國強大、正義力量強大、剷除共產主義和恐怖主義邪惡的路上,前面還有荊棘。總統先生,小心走好。 ◇







浏览(202) (6) 评论(0)
发表评论
中美貿易戰甜蜜序曲:蜂蜜戰(下) 2018-02-25 13:04:48

中美貿易戰甜蜜序曲:蜂蜜戰(下)

商管智慧(第568期 20180201)

AddThis Sharing Buttons

Share to LINEShare to WeChatShare to Copy Link


              傳聞已久的中美貿易戰,可能已經從蜂蜜開始了。圖為梵蒂岡教皇博物館內的蜂蜜和橄欖油。(Getty Images)


文 _ 謝田(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


雖然自然界的蜜蜂在大量消失,相應的,天然蜂蜜的產量,也在大幅度減低。但如果目前人類的蜂蜜銷售量,卻有增無減!您會覺得奇怪嗎?這為什麼呢?是不是市面上賣的蜂蜜,不全是真的,有假蜂蜜在魚目混珠?而那些假蜂蜜,又是從哪來的呢?地球人和中國人都會猜到,假蜂蜜會不會是從中國大陸來的呢?沒錯兒,真的就是這樣。

美國蜂蜜業2016年的業界報告(U.S. Honey Industry Report)指出,美國養蜂業具有五個以上蜂群(colonies)的業者的總產量,是1億6100萬磅,來自278萬個蜂群。蜂蜜產量比2015年增加了3%,但蜂群數量比2015年增加了4%,每個蜂群的平均產量從2015年的58.9磅,降低到了2016年的58.3磅。2016年,美國蜂蜜價格從2015年的2.083美元/磅降低到了2.075美元/磅。

中國是世界上蜂蜜和蜜蜂產品的潛在市場,中國國內蜂蜜消費高居世界第一。因為中國幅員遼闊、花蜜來源豐富,中國也是世界上最大的蜜蜂養殖國,最大的蜂蜜出口國。
2001年,中國蜂蜜產量是25.2萬噸,出口10.7萬噸,國內市場消費14.5萬噸。到2015年,中國的蜂蜜產量是50.5萬噸,出口是14.5萬噸,國內市場消費是35萬噸。國內市場的消費15年間增長了2.4倍。中國人每年平均消費250克的蜂蜜,相比之下,美國人的蜂蜜消費是中國人的兩倍,德國人更高達中國人的4倍。

歐洲市場上,出現了大量的假蜂蜜。廉價的假蜂蜜進口,使世界養蜂業都面臨危機,並對全世界的食物生產帶來嚴重後果。歐洲聯合研究中心(European Joint Research Centre)的調查發現,每10個蜂蜜樣本中,其中的1.4個樣本含有來自外國的糖分。研究者從歐盟成員國及挪威和瑞士採取了2200多個蜂蜜樣本,20%的蜂蜜和混合蜂蜜都被發現含有白糖。

蜂蜜造假可以有不同的形式:有的把便宜的、採自多種花卉的蜂蜜當作高價的、單一花卉來源的蜂蜜賣;有的往蜂蜜裡面摻糖漿以增加體積;有的提前收獲蜂蜜,在蜂蜜工廠人工乾燥,節省時間從而減少成本等等。所有的造假形式,最後的「蜂蜜」都不是消費者心目中的真正蜂蜜,也和歐盟關於蜂蜜的法律定義不符。歐盟關於蜂蜜的定義是:「由蜜蜂採自植物花蜜的、自然的、甜味的物質,由蜜蜂採集,然後與蜜蜂自身的物質結合從而轉化、沉澱、脫水、積存、並留在蜂巢中成熟。」

歐盟測試他們製造和進口的蜂蜜,檢測其產地來源、花粉含量、水分、及是否有人工添加的糖。但各國的測試方法不同,欺詐者「學習」、「跟進」得非常快。德國拜羅伊特大學(University of Bayreuth)生物學教授斯蒂芬.施瓦辛格(Stephan Schwarzinger)博士說,「沒有單一的檢測蜂蜜是否真實的方法,因為造假方法太多。」「就像體育比賽中的興奮劑檢測一樣,檢測者沒法知道是否有新的興奮劑藥物的存在。用於蜂蜜造假的糖漿種類繁多,不可能檢測出所有的、不同種類的糖漿。」

施瓦辛格現在使用核磁共振(NMR)的方法來檢測蜂蜜,核磁共振的光譜提供了一個蜂蜜的「指紋」,可以和數據庫內的全世界一萬個蜂蜜樣品對比,這樣就可以知道蜂蜜的標籤中是否有假。但核磁共振的方法推廣不易,有許多來自各方面的阻力。

歐洲人喜歡吃蜂蜜,每人每年平均吃0.7公斤蜂蜜,希臘人和奧地利人每人每年更消費高達1.7公斤蜂蜜。歐洲人吃的蜂蜜的一半,是來自中國。從2000年到2014年,中國因為出口的增加,蜂蜜產量急遽增加了88%!2016年中國出口蜂蜜賺了2.76億美元(2.31億歐元)。
但在同一時期,蜂箱的數量只增加了21%。中國蜜蜂數量和世界各地一樣,都在減少,因為殺蟲劑等原因。而且,每個蜂箱的產量在世界範圍內都在下降。那麼,中國蜜蜂怎麼能提供那麼多的蜂蜜呢?

答案,就在於中國的蜂蜜生產方法。未成熟的蜂蜜在仍然含水量很高的時候就收獲,然後將其人工乾燥,通過過濾除去樹脂殘留物,可以除去或添加花粉來掩蓋產地國的特徵,並加入糖漿來滿足不同的市場價格!但是,未成熟的蜂蜜意味著高產量,但這是欺詐,滿足不了歐盟的蜂蜜定義。

中共現在開始控制出口蜂蜜的質量,以減少損失,所以2016年中國對歐盟的蜂蜜出口從2015年的高峰減少了3%。現在,歐盟不會阻擋成員國針對蜂蜜對中國起訴,並且承諾會在未來與中國的談判中就此攤牌。

美國是蜂蜜消費大國,每年消費4億磅,其中2億磅用於食品加工。但美國自己只能提供所需蜂蜜的48%,52%的蜂蜜需要進口。大量的中國假蜂蜜進入美國,美國海關的一次打假中,就收繳了8000萬美元的假蜂蜜。更多蜂蜜走私因政府人手不足,沒有被發現。

遺憾的是,許多美國公司也不乾淨,他們知法犯法、從第三國購買中國蜂蜜,然後再在美國市場銷售。業界估計是,美國市場上銷售的蜂蜜的三分之一,都是從中國非法進口的。

中國蜂蜜還有一個問題,它缺一個重要成分:花粉。很多人有花粉過敏症,治療花粉過敏的一個傳統方法就是吃含有當地花粉的蜂蜜,這樣病人不再過敏了。帶有花粉的蜂蜜看起來不透明。如果蜂蜜看起來是清澈、琥珀色的,其中的花粉可能就是被祛除了。有些蜂農過濾蜂蜜,使之看起來好看,有的把花粉留在裡面,因為消費者喜歡。中國蜂蜜業者把花粉過濾除去了,但不是因為美觀的原因,而是要掩蓋蜂蜜產地,因為花粉可以揭示蜂蜜的來源。

中國的抗生素濫用已經危害了中國人民。中國養蜂業者也把一種叫Chloramphenicol的抗生素用於養蜂。這種抗生素在美國是禁止食用的,但來自中國的蜂蜜中會含有這種有害物質。2010年,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在費城查獲64桶走私的中國蜂蜜,裡面就含有這種藥物。

中美蜂蜜戰已持續經年。早在2001年,美國就向中國蜂蜜徵收了300%的關稅,來保護美國蜂農。但即使如此,中國蜂蜜還是通過各種渠道鑽進美國市場。2010年,美國逮捕了幾名德國公司高管,他們把價值4000萬美元的中國假蜂蜜帶入美國。俄國人也加入了這場戰爭,他們抓捕了許多中國商人,那些人把中國蜂蜜貼上了俄國的標籤。

目前,川普政府的目光,已經瞄準了鋼鐵、鋁材和太陽能電池板。他們下一步會提出什麼呢?甜美的蜂蜜,很可能再度擺上檯面。 ◇









浏览(2754) (0) 评论(0)
发表评论
中美貿易戰甜蜜序曲:蜂蜜戰(上) 2018-02-25 13:02:59

中美貿易戰甜蜜序曲:蜂蜜戰(上)

商管智慧(第567期 20180125)

AddThis Sharing Buttons

Share to LINEShare to WeChatShare to Copy Link

傳聞已久的中美貿易戰,可能已經從蜂蜜開始了。圖為意大利龐貝的食品展上,一位扮演成古羅馬人的女士手持蜂蜜。(Getty Images)


文 _ 謝田(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


隨著北韓的核武問題即將拉開最後解決、攤牌的一幕,中國和美國的貿易爭端正越來越鮮明的浮現在檯面之上。川普政府毫不掩飾對中美貿易巨額逆差的耐性已消失殆盡,及其遏制中國不公平貿易手段的緊迫,正開動所有的渠道,向中共表示美國的決心。觀察家認為,中美之間的貿易戰,已經箭在弦上,接下來雙方所能達成的解決辦法,就是戰爭的規模有多大,妥協和讓步的幅度有多大,及誰最先讓步,誰讓步最多的這些問題。

但實際上,雖然圍繞鋼鐵、鋁材、知識產權等等的、傳聞中的中美貿易戰還沒有開打,但這場戰爭「甜蜜」的序曲,可能已經從蜂蜜開始了;中美之間的蜂蜜貿易戰,已經打得不可開交、如火如荼。美國網路串流影視網站奈飛(Netflix)最近推出了一個系列節目,名為《腐朽》(Rotten),這個原創系列第一部的第一集,就是圍繞律師、槍支和蜂蜜展開的。並且,關於蜂蜜和蜜蜂,在蜂蜜貿易戰之外,還有一個涉及人類的、蜜蜂這種生物的巨大危機。
雙重危機一齊爆發,不僅僅是中美貿易人士面對的難題,還是世界人民面對的巨大難題。

蜂蜜,應該說是神給人最好的、最精美、最優秀的食物之一了。西方宗教描述美妙的應許地、聖地時,會用「流淌著蜂蜜」的說法;西方人形容自己的心上人,也用「Honey(蜂蜜)」一詞;古代社會貿易的對象,也都往往包括蜂蜜。以前看過一部電影,叫「當人類消失時」,假想人類如果突然從地球上消失,地球會變成什麼模樣。電影的敘述和描述非常逼真,當人類突然沒了,動物園裡的動物會全都跑出來,城市的高樓大廈會變成動物的樂園;然後,野草、樹木逐漸生長,鋼筋混凝土的建築逐漸崩塌,原來的城市變成鄉村和草原,鐵軌、鐵塔、金屬逐漸生鏽風化,人類痕跡慢慢消失,世界變成了非洲的草原和原野。一千年過後,可能只有一點點人類的物品留下,那就是一瓶蜂蜜!並且,蜂蜜還沒有變質,仍然芬芳甜蜜。

蜂蜜這東西,人們從超市買來,幾塊錢一瓶;食用的時候,一勺子挖下去,甜蜜就流入了口中,但人們往往會忘記蜂蜜形成的背後的艱辛和不易。蜜蜂必須從200萬朵花中採取花蜜(nectar),才能製作出區區一磅重的蜂蜜;我們吃了一磅的蜂蜜,就是採集了200萬朵花的精華。「花蜜(nectar)」,在希臘和羅馬神話中,也是神的飲料的稱謂。

蜜蜂必須飛行9萬英哩,等於繞地球三圈,才能採集一磅的蜂蜜。每一隻蜜蜂在其一生之中,只能製造出十二分之一茶勺的蜂蜜。也就是說,12隻蜜蜂窮其一生,才能製成一茶勺的蜂蜜。一群蜜蜂(colony)由2萬到6萬隻蜜蜂和一隻皇后組成,工蜂蜜蜂都是雄性,只能活大約6個星期,做所有的工作。

蜂蜜在東西方,都是入藥的,可以用來治療嗓子痛、消化不良和皮膚病。蜂蜜中的天然果糖(fructose)和葡萄糖(glucose),可以被身體快速的消化。邉訂T們都使用蜂蜜,因為可以立即提神。

植物學家說,蜜蜂用同樣的方法採蜜,已經延續了1億5千萬年了,遠遠超出了目前地球人的歷史。而且,蜜蜂是給人類提供食物的唯一昆蟲。一位探險者從埃及兩千年的古墓裡發掘出來的蜂蜜,據說還美味非常。

但令人沮喪的是,科學家們發現,我們世界的蜜蜂,卻正在消失!十幾年來,生物學家們一直在警告農業界蜂群的崩潰,這是一種叫做「蜂群崩潰失調」(colony collapse disorder,CCD)的病症。2006年至2007年,美國蜂農發現失去了30%到90%的蜂箱。許多蜂群內,工蜂大量的突然消失。沒有工蜂,蜂群就不能存活。2015年到2016年,美國5000家蜂農失去了他們44%的蜂群。不光是冬天出現蜂群的消失,夏天也出現了。

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Center for Biological Diversity)去年三月發表的一份報告說,他們評估了北美的1400種蜜蜂,發現其中的700多種,都瀕臨著滅絕的狀態。國際研究(Global Research)2017年11月的一份報告也指出,大規模的海洋生物的滅絕,很快就會按驚人的速度進行,而這是由於污染、水溫上升和生態環境失去造成的。報告注意到,蜜蜂養殖者從2006年開始觀察到他們的蜂群在急速減低,美國大草原各州和中西部的蜂群,甚至損失了高達70%。

如果蜜蜂真的絕滅了,那會怎麼樣呢?除了製造蜂蜜,蜜蜂還是最重要的花粉傳播者。世界上100種作物中,蜜蜂為其中的70種傳花授粉,而這70種作物餵養了地球上90%的人。
如果沒有蜜蜂,我們會失去所有蜜蜂授粉的作物,所有吃那些作物的動物也完了,超市內一半的水果和蔬菜也會沒了。除了蜜蜂,其他可以傳花授粉的物種,如蝴蝶、鳥類和甲殼蟲,也在大量滅絕。去年,聯合國甚至警告說,失去了這些傳花授粉的昆蟲,世界的糧食供應都會出問題。對人類最大的威脅,就是全球蜜蜂數量的減低。愛因斯坦當年曾經說,「蜜蜂消失五年之內,人類也就不存在了。」

過去5年,美國30%的蜜蜂、幾乎三分之一的蜂群,都消失了。並且,蜜蜂消失的速率,還在迅速增加;給蜂農帶來的損失,高達每年300億美元。美國政府對此的調查,將蜂群消失的原因歸咎於花草綠地的消失、氣候變化、殺蟲劑的使用、生存環境消失、各種各樣的病毒、甚至手機通訊塔的廣泛存在。可以說,蜜蜂的消失會帶來什麼樣的影響呢?我們人類目前的生活狀態,都會發生改變!

蜜蜂消失的另一個原因令人震驚,是人類的貪婪引起的。通常,蜂農會留下一些蜂蜜給蜂群過冬食用,這些「自產自食」的蜂蜜是具有抗菌、抗毒效能的天然食品。但蜂農們為了提高蜂蜜產量,往往用「高果糖玉米糖漿」(high fructose corn syrup,HFCS)來留給蜂群過冬食用,而不是留給它們天然的蜂蜜。這些人工製造的「高果糖玉米糖漿」,是沒有抵禦病毒的能力的!

(待續) ◇








浏览(2831)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川普該怎麼喚醒達沃斯論壇 2018-02-25 13:01:34

川普該怎麼喚醒達沃斯論壇

商管智慧(第566期 20180118)

AddThis Sharing Buttons

Share to LINEShare to WeChatShare to Copy Link


川普該去達沃斯震撼並喚醒世界經濟論壇中的人。圖為瑞士達沃斯的美麗風光。(Armstrong economics)


文 _ 謝田(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


美國總統川普準備一月底去瑞士達沃斯(Davos)參加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達沃斯論壇)的年會,這是一個很好的主意,值得開動空軍一號飛一趟。與此同時,這是18年來美國總統首次出席,川普也應該去那裡震撼一番,喚醒論壇中的人,那些糊塗的、半糊塗的,和裝糊塗的各色人等。 

世界經濟論壇這個非營利組織,總部設在瑞士,它於1971年建立,每年冬季在瑞士滑雪勝地達沃斯舉辦年會。年會中,幾千名全球工商、政治、學術、媒體等領域的頂尖人物聚會,一邊滑雪一邊討論世界面臨的緊迫問題。它被稱之為「富人的俱樂部」,它的確是富人的俱樂部。國際企業必須是年營業額超過50億美元的,其CEO才可以參加;對基金會的一千名公司會員來說,他們每年需要繳納的會費從6萬到60萬瑞士法郎不等。

47年前,當時的日內瓦大學商學教授克勞斯.施瓦布(Klaus Schwab),邀請了四百多位西歐的公司高管,在達沃斯召開了首屆「歐洲管理討論會」,向歐洲介紹美國先進的商業管理理論和實踐。就這樣,非營利組織「歐洲管理論壇」建立了,總部在日內瓦,每年一月在達沃斯舉行年會。

後來,年會的關注點從企業管理轉向經濟和社會,政治領袖也應邀參加。1987年,「歐洲管理論壇」更名為「世界經濟論壇」,並有意成為一個解決國際爭端的平臺。各國政治人物開始使用達沃斯論壇這個中立的平臺,解決他們國際政治上的分歧,但效果好像不很顯著。以色列外長西蒙.佩雷斯與巴解組織領導人亞瑟.阿拉法特曾達成過協議,但土耳其總理埃爾多安和以色列總統佩雷斯還是針尖麥芒、針鋒相對。

川普在競選總統時,曾批評達沃斯論壇是「建制派菁英分子俱樂部」。2017年的年會,適逢川普剛剛就職,他沒出席也不太可能出席。川普團隊的高級幕僚都認為,川普出席論壇將「背叛他的民粹主義邉印埂R荒曛岽ㄆ諞Q定出席,幾乎沒有什麼反對的聲音!可見一年之間,美國政治和經濟生態,已經發生了多麼大的變化!

川普的新聞發言人桑德斯在例行簡報會上表示,「川普沒有改變他對達沃斯論壇參與者的看法」,「今年是他親自拍板決定參加,因為他是想去論壇上向各國領導人、學術界及商界人士,彰顯『美國優先』的價值。」

人們一般預期的,正是這樣,川普屆時將向主張全球化的菁英,說一些他們可能不中聽的話,川普會闡述「美國優先」(America First)的立場,推動他的增強美國企業、美國工業和美國勞工的政策。當然,川普的這些宣示將非常明智,也非常及時,但恐怕還不夠。實際上,川普應該提出一些更深遠、更震撼的議程。 

1980-1990年代的時候,年會的主題還都聚焦在世界經濟的最新狀況、亂世中的競爭和合作、國際合作和競爭、增長中的挑戰、可持續的增長、全球化的衝擊等。進入21世紀,年會主題逐漸聚焦在可持續的增長與分化、脆弱的人類時代、人類信任的危機、抉擇的困難、全球權力的變遷等。在剛剛過去的十年,年會主題更轉變為危機世界的重塑、共享的觀念和新的現實、世界的變局——對社會、政治、經濟的影響、新的國際格局、第四次工業革命、和有責任的領導力等問題。也就是說,半個世紀過去,我們人類和我們的地球,已經完全不同;人類的危機和困境不是減輕了,而是更深重、更危險了。

今年達沃斯論壇的主題,是「在分裂的世界中創造共同價值觀」(Creating Shared Values in a Fractured World)。這是個蠻尖銳的主題,但也可能是幾乎不能實現的!分裂的世界,是因為什麼分裂的?是因為人類現實中兩極化的、完全對立的兩種價值觀念,也就是資本主義自由市場經濟和共產主義/社會主義的國家干預的尖銳對立,是自由主義和共產主義極權的在政治和意識型態上的對立。日薄西山的共產主義,正借助中共的殘軀附體還魂,做最後的反撲,危及全球經濟。這,就是川普需要正告人們、也只能由川普正告人們的。

川普還應該告訴達沃斯論壇的「全球風險網絡」(Global Risk Network)的研究者們,認真評估全球風險,認識到那些可在全球範圍內造成影響、涉及跨行業、具有不確定性、對經濟造成100億美元以上的損失的風險。這些風險的根源,許多是因為中共的邪惡意識型態和國家對經濟及外貿的操控,才造成的。

達沃斯論壇還有一個「預期模式規劃組」(Scenario Planning),他們發布地區、行業和特定話題的預期模式報告,提醒人們對重要潛在因素予以關注,如全球的金融危機。一個迫在眉睫的全球金融危機,可能源於中共的外貿和外匯政策及對人民幣的操縱,以及中共利用手中的外匯儲備對美元的伏擊。美元是世界經濟和金融的臺柱,包藏禍心的中共對美元既羨慕又憎恨的心態,是國際金融不穩定的根源。

對達沃斯年會的非議,批評它是「浮華盛況和陳詞濫調的混合體」,偏離了嚴肅的經濟學話題,缺少實質成就;越來越多不懂經濟的組織參加,缺少真有學識的專家、敢言的商業和政治人物。川普的出現,夾帶川普的務實和坦率,有望改變這一狀態。

從2007年起,論壇在中國舉辦「新領軍者年會」,即夏季達沃斯,召集論壇認定的「全球成長型企業」在天津和大連集會,企業主要來自中國、印度、俄羅斯和巴西。如果這是因為達沃斯不願意看到新興國家的產業被忽視,還情有可原;如果是克勞斯.施瓦布教授希望邀請中共來參加制定世界貿易的新規則,他就可能會後悔,因為川普的演說,如果是會按照川普一貫的保守主義、維護傳統、回歸傳統和反共的主線展開的話,可能會喚醒達沃斯論壇的參加者,讓他們的頭腦變得和這個瑞士小鎮冬季清冽的空氣一樣,更加清醒一點。 ◇








浏览(122) (0) 评论(0)
发表评论
玩弄法律的紅朝被正義所懲 2018-02-25 12:58:08

玩弄法律的紅朝被正義所懲

商管智慧(第565期 20180111)

AddThis Sharing Buttons

Share to LINEShare to WeChatShare to Copy Link

玩弄法律的紅朝,注定被正義所懲罰。圖為加拿大溫哥華的法律女神塑像。(溫哥華太陽報)


文 _ 謝田(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


2018年新年伊始,人們還在感嘆時光流逝是如此之快,2017年轉眼就成為過去式了的時候,爆出中共的「法院」與其文藝宣傳的喉舌之間的互掐,真是令人感慨萬分,頗有幾分覺得哭笑不得之意。紅朝向來都是把文藝演出當作其宣傳惡黨文化和給中國人灌輸、洗腦的工具。從大陸出來的人都知道,它用中國文化在反對中國文化,破壞中國文化,敗壞中國人的道德。中共的文宣口號和虛偽的司法口之間起了摩擦,肯定會讓中南海措手不及。

事件給紅朝出了一個不大不小的難題:偏向所謂的「法律系統」的話,無疑會打擊紅朝文藝宣傳喉舌大軍的積極性和能動性,也會鼓勵中國百姓更多的拿起法律的武器,挑戰中共的極權統治;偏向其自己的文宣喉舌的話,未免把幾乎已經不存在的司法遮羞布全都扯了下來,更加讓世人認識到中共政權集權和專制的本質,司法體系的虛偽,也會促成其手下爪牙愈發的罔顧法律,肆無忌憚,更加的為所欲為,把中國民眾最後的一點點耐心給消磨殆盡。

北京法院在《紅色娘子軍》的版權案中,判處中央芭蕾舞團敗訴,芭蕾舞團事後發聲明辱罵法官,稱法官「肆意踐踏國家法律、破壞社會法治」,做出「罔顧案件事實的自相矛盾的荒唐枉法判決」。

舞團又把矛頭直指法官,稱「辦案的劣質法官敢如此明目張膽枉法判案」,「這是哪個法學院教出來如此濫竽充數的法官?」並稱「堅決與司法腐敗鬥爭」。中共的最高人民法院也捲入了,深夜反擊,轉發評論斥責舞團蔑視法律。北京西城法院似乎得到了靠山和支持,發聲明回應稱,將依法對中央芭蕾舞團強制執行判決。中南海如何讓這齣鬧劇收場,是值得人們喝著茶、翹著腳、心平氣和的冷眼觀察的。

在西方的神話和傳說、西方文明中,司法的正義和公平,一直處於非常重要的地位。尤其是在民主自由的政治體制被世界所普遍接受的今天,公正的司法,幾乎是社會安寧、人類幸福的關鍵。

來美國的中國人,剛來的時候,往往對美國社會在最高法院的裁決、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命方面,對美國人的熱心關注、積極參與感到不解,覺得這是與普通人的生活完全不相干的事。

來美國的時間越久,這個觀念就越會轉變,開始理解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人選和案例的裁決,對普通人的生活是多麼的重要。尤其是,當奧巴馬下臺、川普當選,競選之中總統候選人之間的辯論,以及川普當選之後第一個大法官的提名,都讓華人社會更加了解了法律和司法正義,對美國的未來是多麼的重要。

西方的神話和傳說、西方文明中,羅馬神話中有司法女神(Lady Justice),她是一位被蒙住了雙眼的女士,右手持寶劍,垂直指向地面;左手舉著天平,在脖頸的高度。

這裡的象徵意義是,司法女神不會因人而異,不會罔顧公平正義;司法既有公平的一面,也有威嚴的一面,可以懲惡揚善,維持社會公益。

司法女神說起來,是一個司法系統背後的道德力量的人格化體現。只要這個社會的道德尚存,只要人們覺得公平還是必須的,就一定會擁戴司法的正義、要求司法的正義、維護司法的正義。實際上,司法公平是所有民族、所有國家的人們都期望的,司法女神手舉天平,實際上是源自古埃及的女神。古希臘的司法女神,也是手持天平。

司法女神、司法正義的三要素,是天平(公平)、蒙眼(不偏袒),和寶劍(具有施行的權力)。公平是說法官(法庭)需要全面衡量兩方面的證據,不因為個人喜好有偏袒的行為;不偏袒是指判案時不會因為雙方的財富、地位、權勢和其他因素而區別對待。寶劍是指法律的懲罰是具有權威性的,並且是迅捷和最終的。

古希臘的司法女神Eunomia,她的名字的涵義是「良好的秩序」。中共摧毀了中國大地上的獨立司法,又怎麼樣能夠求得社會「良好的秩序」呢?沒有「良好的秩序」,那這個社會就只有抗議、混亂、反抗和騷動了。中共歷年來維穩的經費越來越大,已經超過了軍費,就是為此付出的代價。並且,可能讓中共更沮喪的是,只要司法正義不保,社會秩序還會繼續惡化,它們需要付出的維穩代價也會越來越高,最後中共肯定是會被埋葬在中國人民憤怒的汪洋大海之中了。

顯然,這個案子挑戰了中共的黨的意識型態,一般來講,中共的法院系統都會做出維護意識型態的判決。此次的例外,可以說是中共內部不再是鐵板一塊,而是處在分崩離析的狀態,部分有良知的法律界人士也在利用他們可以利用的所有機會,爭取一片自由的空間。

芭蕾舞團仗著自己是紅色政權的吹鼓手的特權優勢,被判敗訴後大發雷霆,直接攻擊法官和法庭的判決。這在正常社會,會立即被以蔑視法庭罪而收監。中共的司法體制一片混亂,章法全無,法律的尊嚴也無從談起。說到底,還是中共自己惹的禍,種瓜得瓜、種豆得豆,怪不得別人。

不管怎麼說,2018年伊始,中共就受到了法律和正義上的挑戰,對中國人民來說,這無疑是一個很好的兆頭。 ◇





浏览(138) (1)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290条信息 当前为第 1/58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