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謝田的博客  
謝田的博客....以文會友  
        http://blog.creaders.net/u/9538/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茶葉蛋教授講座被取消之外 2017-07-18 23:57:57

茶葉蛋教授講座被取消之外

商管智慧(第539期 20170713)

AddThis Sharing Buttons

Share to LINEShare to WeChatShare to Copy Link


茶葉蛋教授講座被取消之外,是更深的社會問題。圖為臺灣淡水街頭販賣的茶葉蛋。(網路圖片)

文 _ 謝田(中華民國外交部「台灣獎助金」獲獎學人、國立台灣大學公共經濟研究中心訪問學者、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

茶葉蛋,這個貌不驚人、味道雋永的華人社會小吃,也被清代詩人、散文家、美食家、別號「隨園老人」的袁枚(1716-1797)所關注,袁枚在《隨園食單》中,告訴了我們兩百年前中國人是怎麼煮茶葉蛋的。其準確、嚴謹的過程為:「雞蛋百個,用鹽一兩,粗茶葉煮,兩枝線香為度。如蛋五十個,只用五錢鹽,照數加減,可做點心。」現在看來,和今天的做法也差不多少。但顯然,古人的口福比我們好,因為那時的雞蛋,肯定味道更香醇,因為沒有激素和人工飼料的問題,也來自散養、自由的母雞。

那天夜裡,讀書時肚子餓了,就獨自下樓,去街角的SEVEN-ELEVEN便利店買了幾粒茶葉蛋,熱熱的、香香的,感慨在美國是不可能很方便吃到的好東西,在臺灣是人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臺北的茶葉蛋,真是很多很多,便利店裡有熱的、正在煮沸之中的茶葉蛋,還有冷藏的、預先煮好的蛋包在袋子裡。有天晚上去一家SEVEN-ELEVEN,看到工作人員正把生的、白白的雞蛋準備好,一大堆放在古樸的、黑黑的慢煮電鍋旁,準備下鍋。心裡想著,哇賽,明天它們就變成咖啡色、冒著香氣、裂紋斑駁的茶葉蛋了!

就這麼一個至少有幾百年歷史的風味小吃,最近居然登上了海內外華文媒體的頭條,真可以算是躺在煮沸的、帶著濃濃的、茶葉和五香粉香味的鍋子裡,也是會中槍的!

臺灣教授高志斌,原訂七月去蘇州演講,但邀他演講的保險業者後來取消了講座, 就是因為他曾經在一檔綜藝節目中稱普通大陸百姓吃不起茶葉蛋,因為中國人均所得是很低的,然後高志斌就成為中國網友的揶揄對象。其實,如果看完整的綜藝節目,而不是斷章取義,就不難理解高的本意。高在接受大陸媒體採訪時也回應過,說因為當時節目時間短,參與嘉賓多,沒有足夠時間講明白,表達不很充分,還稱自己這番話並沒有惡意,並向中國網友道歉。

高志斌說很多大陸人吃不起,也沒有差得太多。臺灣茶葉蛋現在市面上是10元新臺幣一粒(33美分),據說以前是7-8元,前兩年才漲價。一天吃一顆一個月要300元,對平均月薪3萬新臺幣的臺灣人來說,是收入的1%。大陸茶葉蛋現在好像是1.5元人民幣一粒。中國一位黃姓作家引述官方數據計算,中國人均每天食品消費支出是4.1元人民幣(20元新臺幣),這其實證實了對數千萬中國人來說,每天都能吃上茶葉蛋是一種奢望。近在2014年,中國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年收入剛過一萬元人民幣,可農村貧困人口卻有7000萬,他們每天人均收入不到7.67元(35臺幣),人均每天食品支出為4.1元,就只能買兩顆茶葉蛋!

在北京上學的時候,那時候大學生算「天之驕子」,在皇城根腳下讀書,我們當時就是吃不起每天早上一個雞蛋。看到極少數有錢的大學生(北大的皇親國戚很多),每天早上一顆白水煮蛋,我們都會心裡酸酸的、升起一絲怨恨、嫉妒之心。買不起白水煮蛋,就只能喝玉米麵粥、吃油餅、加上紅方、青方(豆腐乳)了。 

問題的關鍵是,兩岸因為茶葉蛋互相攻擊,實在沒什麼必要,只讓先祖失望,讓外族恥笑。至於嗎?還有,如果有人因為茶葉蛋就失去了學術交流、研究、發表言論的機會,人們一定知道,那個社會是有問題了,非常大的問題。是小症狀引發的大問題。

因為談到茶葉蛋,有人就不能講話了,怪不得談到政府是混蛋、壞蛋時,有很多人不高興;等談到紅色政權要滾蛋、完蛋的話題,更是不可觸及。教授因為茶葉蛋被拒,那導彈可不可以談呢?那天在國家圖書館,漢學研究中心舉辦學人講座,一幫子學者在討論臺海關係、北韓、英國脫歐,大談彈道導彈和核彈,這些人是不是都該被拒絕入境?

有人談到中國人沒錢,就受不了了,那就太小雞肚腸了。中共媒體上,五毛和不知情的人們,天天說美國沒錢,美國缺錢。這些人怎麼不想一想,那些被中共高層視為奇珍異寶、奇貨可居的美元現鈔,就是美國人印出來的!美國如果願意,可以印多少就多少,美國怎麼會沒「錢」了呢?中國人看到的,是美國政府沒錢,政府關門,那不是壞事,正好說明是人民在制約政府,不讓他們亂花錢,不讓政府搞面子工程、形象工程,不給官員臉上貼金,而讓財富留在人民——財富的創造者手中。黨媒動輒輕蔑的說美國沒錢,美國也沒有因此不讓中國學者到美國訪問、研究,中共國為什麼一定要這樣做呢?

茶葉蛋教授講座被取消之外,所涉及的問題,是面對批評,即使是不準確的、甚至謬誤的批評,一個健康的、正義的民族,及其人民,會怎麼樣對待,會以什麼樣的心態回應,以及會不會把所有的批評,都當作是改善自己、讓自己進步的契機。別人批評時,就好好聽批評就好,有則改之,無則加勉。能做到這一點,才是一個積極向上、心智康健、有前途和希望的民族。反之,必然是充滿暴戾之氣、說不得、碰不得、一碰就炸,睚眥必報的民族。

睚眥之怨必報,出於西漢·司馬遷的《史記·范雎蔡澤列傳》。戰國時魏國有個中大夫叫范雎,後來成為秦國的丞相。成為有財有勢的大人物後,他認為應該清算舊帳。「一飯之德必償,睚眥之怨必報。」從前對他有恩惠的人,即使是給他吃一頓飯,范也重重酬謝;從前對他有嫌怨的人,即使是張目忤視他一下,他也不放過,要實行報復。前者報恩可取,後者報仇則不該。

筆者沒有道德說教的意思,也不是說本人能完全做到這一點,只是將自己的體悟與讀者、世人共勉。正法修煉中人,在過程之中,也在每天每日面對各種批評,也在批評面前得到心性考驗的機會。我們每個人這個時候該怎麼做,才是人的本性的體現。茶葉蛋事件,也突顯亂世之中,暴戾橫行、睚眥必報之時,人類對心法的迫切需要;正法門的修煉,對社會的積極意義,是多麼的巨大。雖然,修煉的目的並不是為了改造社會,而只是改造我們每個人自己、昇華自身。

當我們都處在一個更加寬容、忍讓的社會,沒有睚眥必報,那時的茶葉蛋,也會更加有滋有味、味道深長。 ◇





浏览(92) (1) 评论(0)
发表评论
托馬斯·弗里德曼的聖經七年 2017-07-18 23:57:12

托馬斯·弗里德曼的聖經七年

商管智慧(第538期 20170706)

AddThis Sharing Buttons

Share to LINEShare to WeChatShare to Copy Link


曾寫過「聖經式的七年」的托馬斯·弗里德曼現在認為,中共帶給世界的問題,使川普的政策有了依據。圖為北韓問題即將攤牌之際,川普會見韓國總統文在寅。(Getty Images)

文 _ 謝田(中華民國外交部「台灣獎助金」獲獎學人、國立台灣大學公共經濟研究中心訪問學者、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

托馬斯‧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是美國《紐約時報》的專欄作家,弗里德曼專欄的主要內容,是國際外交、全球貿易、中東問題、全球化和環境。弗里德曼曾經立志於當一名職業高爾夫球選手,他父親也常常帶他去打球,但最後他還是成了一名記者和專欄作家。弗里德曼曾於2008年寫了篇文章,題目是〈聖經式的七年〉(A Biblical Seven Years),但文章被譯成中文後,中文的譯者/編輯似乎有意去掉了「聖經式的」幾個字,而譯成「中美這七年」了。這樣的結果,忽略了作者很關鍵的詞句,也變動了作者的本意。

西方人形容一個東西是超常的、出乎尋常、史詩般的或者具有極大歷史意義的時候,會用「Biblical proportion」(聖經般的、聖經式的、聖經規模的)這樣的描述。它常常被用來形容非常龐大的自然災害、災難、天災和慘禍,因為其規模過於龐大,會讓人們聯想起聖經中提到的、已經發生的人類大洪水,和以後將要發生的更巨大的災難。弗里德曼為什麼用「聖經式的七年」,來描述中美關係的新階段呢?當年的中國印象對他顯然很深刻,但在今天看來,中美之間可能真的會有超常的、出乎尋常、史詩般的互動和變化。

2009年在寫到中國時,弗里德曼讚揚中共的一黨專政,說中國是「被一群相當明白事理的人」在統治(「led by a reasonably enlightened group of people」)。可以想見,弗里德曼的書在中國很受歡迎,尤其是他的「世界是平的」那本,在中國是暢銷書,但原本的英文書(The World is Flat)中批評中共的部分,則被去掉了。到了2012年,弗里德曼才說中共領導人沒有用增長中的經濟力量去進行逐漸的政治改革,「腐敗無以復加,政府透明度和法制相當虛弱,共識性的政治蕩然無存。」 

在〈聖經式的七年〉文中弗里德曼說,北京奧邥墓穆曤m然震耳,他當時也想過讓自己的孩子學中文,但兩個星期的一項活動(奧邥┎荒芨淖儦v史,只是一個政治上的展現。他當時就注意到,中國在911之後的七年之中,在花大錢辦奧撸绹诨ù箦X打凱達;中國在建體育館、地鐵、機場和高速公路,美國則在建更好的金屬探測器、裝甲悍馬車,和無人軍用飛機。

弗里德曼對美國新任總統川普,跟許多左派人士一樣,基本上是持嘲笑、謾罵的態度的。從弗里德曼的觀察之後,又一個七、八年過去了,歷史的演進,造就了川普新經濟政策和國際政策的塑造和成型。6月初弗里德曼在〈川普撒謊、中國發達〉(Trump Lies. China Thrives)一文中,說美國總統川普接連撒謊,不像成年人,更不像總統,但當川普說真話的時候,人們很容易忽略它。弗里德曼那時剛剛從中國回美國,他說的是中國在貿易問題上不符合公正的原則。

弗里德曼在中國時,特別關注到中國手機付款的迅速膨脹,甚至中國大城市的乞丐,也會在討飯碗裡放一個QR二維碼,這樣人們可以很容易的用手機支付給乞丐施捨。弗里德曼聽到中國互聯網業界人士說,美國夢想著變成一個無現金的世界,但美國做不到,而中國已經做到了。

這顯然並不是事實。美國人其實並不那麼想迅速走向無現金的世界,雖然很多人有這個希望,但也有很多人不願意這樣,因為美國民眾還不想把自己的金融命脈全部押寶到一個或兩個互聯網公司的手裡,或者讓政府機構很容易的通過「大數據」了解自己的一切經濟活動。在中國之前,美國已經有手機支付的手段,但美國民眾並不很熱情的擁抱這個主意。如今,美國社會是現金、個人支票、信用卡,和手機支付並存的世界,美國人也沒有意願很快丟掉現金和信用卡,尤其是信用卡,因為它有很多對消費者的保障。中國社會基本上是從現金社會一步過度到了手機支付,中國民眾絕大多數人從來沒有用過個人支票,真正意義上的信用卡(不是借記卡)也沒有真正實行,也就是沒有建立真正的信用社會。互聯網手機支付的弊端,其實還沒有完全展現出來,中國民眾一頭扎進、擁抱手機支付,依賴於一、兩個和中共政府關係密切的互聯網公司來處理自己的財務,其可能的危險和後果,還沒有充分的展現。

弗里德曼說他認識一個在中國的、絕頂聰明的貿易專家,詢問他對川普貿易政策和中國政策的看法,這位中國專家回覆說,「他很同情和認同川普的貿易政策和產業政策。但川普的政策可能為時已晚。」按弗里德曼和這個專家的看法,是歐美同意中國進入世貿組織,但沒有嚴格要求中國開放市場,中國已經利用這個漏洞保護了自己的產業,成功的鑽了這個空子了。

美國左派媒體和人士這樣的承認,其實是從反面證實了川普新經濟政策的正確性和重要性。但中國人說,亡羊補牢、猶未為晚。中共能夠騙得了國際社會一時,騙不了國際社會永遠。靠欺騙和手段得到的競爭優勢,也注定不會持久。中共雖然成功的扶持了自己的產業,但需要這些產業走向國際的時候,吃過虧的、猛醒的歐美政府和企業,就不會善罷甘休了。阿里巴巴可以把服務器設在美國,亞馬遜卻不可以在中國獨立設置服務器;中國本來很早就應該允許維薩、萬事達信用卡進入中國市場,但一直被拖延到今天;中國可以收購德國的機器人公司,但美國絕不能收購中國的公司……。

川普對中國的經濟政策,因為在北韓問題上不得不與中國合作,有給中共一百天對北韓軟硬兼施、進退騰挪之計,所以對華經濟政策的實施在暫時的滯後。但朝鮮半島局勢日漸緊張,攤牌的時刻正在到來。世界兩大經濟體之間的紛爭,最終還是必須得到解決。說到底,對中國政府和企業來說,還是老老實實做人,實實在在研發,踏踏實實做事,開放市場引入競爭來壯大自身,才是國家發展的正道。◇





浏览(54)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正信降臨時人們為什麼沉默 2017-07-18 23:56:09

正信降臨時人們為什麼沉默

商管智慧(第537期 20170629)

AddThis Sharing Buttons

Share to LINEShare to WeChatShare to Copy Link

正信降臨時,人們經常會保持沉默。圖為電影《沉默》的劇照。(網路圖片)
正信降臨時,人們經常會保持沉默。圖為電影《沉默》的劇照。(網路圖片)

文 _ 謝田(中華民國外交部「台灣獎助金」獲獎學人、國立台灣大學公共經濟研究中心訪問學者、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

六月中旬去新加坡參加了一個研討會,回臺北的飛機上,看了一部電影叫做《沉默》(Silence)。這部2016年剛剛出版的電影,其實點到了一個人類社會非常關鍵、非常敏感、也非常直指人心的問題,那就是我們碰到一種新的學說,新的理論,新的信仰,和新的正信的時候,對大多數人來說,人們會自然而然的採取一種是什麼樣的應對態度,對位於關鍵位置上的人來說,或社會的統治者、管理者來說,又該採取什麼樣的態度,這樣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面對正信,有人欣然從之,有人奔走相告,有人學而時習之,有人抵觸拒絕,有人驚慌失措,有人利用權位全力打壓,還有更多的人選擇了沉默。

電影《沉默》的導演是意大利裔美國人馬丁‧斯考西斯(Martin Scorsese),他的電影生涯橫跨半個世紀,尤其是以他西西里美國人、羅馬天主教的原罪的概念,救贖、信仰、黑手黨、當代犯罪等主題的電影作品聞名於世。他屬於新好萊塢一代的製片風格,獲獎無數,是電影史上非常有影響力的導演。斯考西斯為了拍攝這部電影,整整籌備了四分之一個世紀。

《沉默》的故事,是根據日本作家遠藤周作(Shusaku Endo)的同名小說寫成。遠藤周作生於1923年,卒於1996年,他在11歲的時候,轉而信仰羅馬天主教。他在法國留學,學習法國天主教文學,他的作品被翻譯成英文、法文、俄文和瑞典文,其主旋律,常常是為什麼在日本的土壤上,基督教很難成長。電影《沉默》可以說是商業上失敗的例子,根本就沒有賺到錢,製作費用4000萬美元,但票房收入只有1600萬美元。但電影深刻的思想意義,顯然超出了其經濟上的效果。

故事發生在日本長崎(Nagasaki, Japan),就是日本兩個遭遇原子彈爆炸襲擊的城市之一(另一個是廣島)。在17世紀的日本,兩個耶穌教會的牧師從葡萄牙旅行至日本,來傳播基督天主教,時代背景是在德川幕府對日本羅馬天主教徒島原叛亂(1637-1638)的鎮壓之後,是所謂的「隱藏的基督教」時代,跟中國目前基督教的「地下教會」,頗有幾分相像。有趣的是,雖然是日本的故事,但電影其實整個都是在臺灣拍攝的,就在臺北附近。

葡萄牙天主教神父法瑞拉(Father Ferreira)去日本傳教,但目睹了日本幕府當局對跟隨他的日本信徒的酷刑折磨,他幫不上忙,內心非常痛苦。後來,消息傳到澳門的天主教學院,說神父法瑞拉被酷刑折磨之後,宣布放棄了他的信仰。神父法瑞拉的兩個學生,分別是神父羅德里格斯(Father Rodrigues)和神父加魯坡(Father Garupe)對此不敢相信,認為他們的老師、信仰堅定的神父法瑞拉不可能背叛天主。他們決定親自去日本,去找法瑞拉神父。

偷渡到了日本之後,他們絕望的發現,日本的天主教徒都被打壓、被趕到了地下。幕府的武士抓到祕密的基督徒之後,把他們綁到立在海水裡的十字架上,海水漲潮的時候,這些人就都被活活淹死了。他們的屍體還被用日本的方式火化,這樣他們就不能用基督教的方式下葬了。

看到日本基督徒受苦,羅德里格斯神父非常自責,他也被他拯救的日本基督徒給幾次出賣,矛盾之中他陷入絕望。幕府的武士看到很難讓信徒放棄信仰,就轉而試圖用迫使西方神父放棄信仰的辦法,來摧毀日本信徒的信心和信念。羅德里格斯神父如果拒絕,幕府就不斷的砍頭殺害一個個日本信徒,以此來要挾羅德里格斯。

最後,羅德里格斯神父終於遇到了法瑞拉神父,他們遠道而來要尋找的人。但這個法瑞拉神父已經不是原來他們非常敬仰的天主教神父、神學院教授了,而是一個日本人了,還有一個日本名字——澤野川(Sawano Chuan)。法瑞拉繼承了一個去世的日本男子澤野川的一切,他的房子、妻子、孩子,甚至他的名字。法瑞拉(澤野川)說他在日本花了15年的時間,才最後被轉變,然後在日本寺廟內研讀,尋找詆毀他的信仰的理論根據。羅德里格斯神父怒斥法瑞拉(澤野川),說他放棄信仰、背叛天主是恥辱,然後離開了法瑞拉(澤野川)。

幕府的高官暗示、「啟發」羅德里格斯神父,他只要放棄信仰,詆毀天主教,說明天主教不好,不適合日本社會,他就也可以有機會,去繼承一個失去的日本男子的一切——包括房子、孩子、妻子和名字。而只要他不答應,日本的天主教徒就一個個在他的面前被倒吊起來,頭朝下插入地上的大洞,耳朵後面割一個小口子,這樣被吊的人就會異常痛苦,但血液會從小口子慢慢的流出,人不會立即死掉。

羅德里格斯在痛苦之中,看著地上他的頭顱映在水中的影像,他幻想看到了耶穌基督,告訴他為了不讓其他信徒受苦,他可以叛教,可以用腳踏上基督的雕像。幕府武士用踐踏基督像的方式來驗證日本天主教徒是否放棄信仰,這一幕,許多中國人並不陌生。中共鎮壓法輪功精神邉印⒂梦淞Ρ破热藗兎艞壭叛龅臅r候,用的是日本一千年前獨裁武夫同樣的手法。最後,羅德里格斯放棄了,他也得到了一個日本妻子、房子、和名字——岡田。

影片和原書都叫做《沉默》,是因為正信降臨、被迫害的時候,很多當事人、旁觀者都選擇了沉默;信徒被砍頭的時候,很多人選擇了沉默;神父被利誘、威脅、強迫放棄信仰的時候,他自己也非常沉默。羅德里格斯(岡田)去世時,人們發現,他的日本妻子沒有像日本人那樣哭泣,羅德里格斯(岡田)下葬時,屍體被放進一個大的圓形木棺,隨後屍體按日本神教的方式被火化。但在他的手心裡,他的日本太太偷偷放進去的,卻是他剛來日本時,別人送給他的、一個非常原始而簡單的小十字架。

德川幕府的武士,何其威風凜凜、所向無敵,他們也得到了人表面的服從,但他們遇到了發自內心的、深沉的抵抗。試圖用武力改變人心,古今中外,都注定是徒勞的。◇




浏览(17)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共享單車有無社會主義成分 2017-07-18 23:54:57

共享單車有無社會主義成分

商管智慧(第536期 20170622)

AddThis Sharing Buttons

Share to LINEShare to WeChatShare to Copy Link


共享單車有無社會主義成分呢?似乎沒有。圖為臺北的單車共享U-Bike。(U-Bike)

文 _ 謝田(中華民國外交部「台灣獎助金」獲獎學人、國立台灣大學公共經濟研究中心訪問學者、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

今年夏天在國立臺灣大學做訪問研究,臺大校園很漂亮、很大,跟北大校園差不多大小,格局都有些像,辦公樓、教學樓、員工宿舍、學生宿舍等。從住的地方去辦公室,最佳的交通工具,就是自行車(腳踏車)。來臺大已經一個月了,這個月騎的腳踏車的里程,比在美國三十年騎的都多,跟當年在北大校園六年騎車史中的使用頻率差不多。當年在燕園,常聽同學說丟自行車的,所以都記得上鎖;但丟得更多的,是自行車鈴蓋兒,就是那種扣過來像小碗兒一樣、用螺絲固定在底座上的東西。逆時針旋轉鈴蓋兒,就會把它擰下來。到現在還弄不懂為什麼有人要偷自行車的鈴蓋兒,這東西好像也沒有什麼其他用處。一個可能的解釋,是有人丟了一個鈴蓋兒,隨手把別人的鈴蓋兒偷來了,被偷的人,又把另外一個人的偷來了,然後如此這般,繼續下去,一個平庸的惡,就這樣傳播開來了。不知是誰開始的這個惡作劇,真是造了一個小小的孽。

在臺大騎腳踏車,是用租的U-Bike,它很實用,車子顏色鮮豔,小巧精緻,騎在漂亮的車上很神氣的。問學生,他們說有的人用,也有的不用,而是用自己略顯破舊的腳踏車。臺北的YouBike(U-Bike)是臺北市政府交通局為了推廣民眾騎乘自行車作為短程接駁工具而辦的,利用市區自行車道路網,搭配自行車租賃站服務,鼓勵民眾使用低污染、低耗能的公共自行車,作為短程接駁的呔撸詼p少機車的使用,改善交通擁擠和環境污染。這是臺北市政府與自行車全球大廠臺灣捷安特聯合創辦的,稱為「YouBike微笑單車」。單車使用無人自動化的管理系統,可甲地租乙地還,主要接駁居民住家和捷哒军c。用臺北的悠遊卡、信用卡或手機去借,借車的方便程度據說是全球之冠。

共享單車的問題之一,是用過的腳踏車的重新分放。因為人們大多從自己家附近的出租點取車,然後騎到捷哒荆ǖ罔F站)歸還腳踏車,再坐捷呷ド习唷_@樣,大量的腳踏車會留在捷哒九赃叄缤砩舷掳嘀H,腳踏車的分布就會過於集中。目前,據說是捷安特這個贊助公司,在組織人員調配車輛。以後解決的辦法,也許是用電動的、自走的腳踏車,甚至自動駕駛的汽車,來解決問題。

共享單車模式也在近些年從中國興起,最主要的咦鞴居小改Π輪诬嚒埂ⅰ竜fo單車」等,據說有30多家。大陸共享單車最大的優勢,是不用停車樁,所謂的「無樁型」租借,省去尋找固定停車點的麻煩。但車子的調配、使之能讓需要的人在最方便、最近的地方取到車,仍然是個挑戰。管理跟不上,車輛亂放形成城市視覺污染、人為的破壞、偷竊,都是大問題。中國Kala單車曾經分批投放600多輛單車,但丟失率達到77%,投資人因此撤資,公司只好收回全部車輛。中國單車共享需要押金,押金從99元到299元不等,臺北的則不用押金,只要手機與悠遊卡聯合登記,這樣一旦車子丟了,市府可以找到你。即使這樣,臺北的車子丟失、偷竊的情況似乎並不多見。

共享單車是「共享經濟」的一部分,美國的「共享汽車」(Car-Sharing)好多年前就有了,也一直在咦鳎容^知名的有ZipCar和Car2Go。現在很流行的Lyft和Uber,也屬於汽車共享。美國還流行過「度假屋共享」(Time Share),造成了很多麻煩和陷阱。在大陸,共享對象已經開始氾濫,據說還有什麼「共享籃球」!這似乎就走過頭了,太過滑稽,說不好是那些燒著別人的錢、玩自己的電子商務IPO的人,實在是走投無路,所想出來的餿主意。

很多人共享的結局,常常應了那句「Tragedy of the commons」(公地悲劇),亦即個人利益與公共利益對資源分配有所衝突的社會陷阱。這個理論起源於英國作家威廉.佛司特.洛伊(William Forster Lloyd),其最好的註解是亞里斯多德的名言:「那由最大人數所共享的事物,卻只得到最少的照顧。」共享的單車,可能照顧不好,弄不好就構成了新的污染,成為實體污染和視覺污染,成百上千的破舊腳踏車隨便堆放街頭,是個很難看的風景線。

在臺大的一個研討會上,結識了一位公司董事長,他的企業與共享單車的產業相關,他認為共享單車具有「社會主義」的成分。他去大陸開公司,盈利都留在了大陸,我問他錢能匯出來嗎?他顧左右而言它,說是用於再發展了。換句話說,所有的投資收益,都繼續投入了,所有的成長,也都是紙面上的。他幸叩脑挘X可能拿得出來;不幸叩脑挘赡苡肋h也拿不出來了。但這位董事長所說,單車共享是否具有「社會主義」的成分呢?

什麼是社會主義?共產黨人認為,社會主義是共產主義的「初級階段」,也就是說,是為了向共產主義過渡而採取的社會形式。按現代人的理解,「社會主義」(Socialism)是一套經濟體系和政治理論,主張公共、或整個社會作為整體,來擁有和控制生產資料,包括產品、資本和土地,其管理和分配是基於「公眾」的利益的。也就是說,由集體或政府擁有與管理生產工具,並進行分配。顯然,在中國這個「社會主義」社會,共享單車咦鞯膩K不理想,反而臺灣這個「資本主義」社會,共享單車似乎在造福社會的同時,又沒有允許政府對生產工具及產品擁有絕對的控制、管理和分配權。所以,臺灣的這個共享經濟的實踐,還不能說是一種社會主義的形式,而最多只能說是一種社會共享的財富和資源最大限度的利用。有人稱大陸的共享單車是一種「烏托邦實驗」。有趣的是,在號稱「社會主義」的中國大陸,這個「烏托邦」實驗還談不上成功,反而在資本主義的臺灣,實驗倒是進行得有聲有色。

其實,免費的共享,在臺北街頭、店面之外、工作場所、辦公室外面,就能看得見,筆者說的是臺灣的「雨傘共享」模式!這個簡單的共享模式是免費的、自願的、出於善心和善意的,沒有政府參與,沒有政府主導,更沒有政府管轄。善的真實流露,在富裕社會,就直接的在造福社會。所以,單車共享在臺海兩岸,看來還不是一個它是否有「社會主義」色彩的意識型態的問題,而更是一個道德和社會公德心的問題。◇





浏览(56)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新版本的一個美國人在巴黎 2017-07-18 23:54:08

新版本的一個美國人在巴黎

商管智慧(第535期 20170615)

AddThis Sharing Buttons

Share to LINEShare to WeChatShare to Copy Link


美國總統川普訪問歐洲之後,退出巴黎協定,上演了一齣新的「美國人在巴黎」。圖為去年11月凱旋門上打出的「巴黎協定簽署了」的字樣。(Getty Images)

文 _ 謝田(中華民國外交部「台灣獎助金」獲獎學人、國立台灣大學公共經濟研究中心訪問學者、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

美國民眾都很熟悉的一首曲子叫《一個美國人在巴黎》(An American in Paris),尤其是其中一大段悠長、哀傷的藍色曲調。它是喬治.格什溫(George Gershwin)在1928年間所寫的管弦樂交響詩,其旋律表達出濃郁的、法國和美國人民之間優美而喜愛的情懷。後來又出了一部電影,也叫《一個美國人在巴黎》,人們都記得那個貧困的美國藝術家,如何生活在巴黎的閣樓裡。

電影大量使用格什溫管弦樂交響詩的旋律,於1951年獲奧斯卡最佳影片、最佳配樂、最佳劇本等六項大獎,轟動一時。電影情景很浪漫,既美國又法國:在巴黎窮困潦倒的美國畫家,結識了當紅的法國歌手,畫家被貴婦人賞識並資助作畫,但愛上了百貨店的售貨員,而售貨員卻是歌手的女友。矛盾在盛大的舞會中激化,畫家知道女孩要嫁給歌手,浪漫愛情也在歌舞中逝去。

如果說,半個世紀前美國和法國之間還有這樣濃厚的浪漫情懷,今天的兩國,在社會治理和國家意識型態上,就差距很大,美國人和法國人對彼此的觀感也不大相同。美國,走在資本主義和自由企業制度的路上,而法國,則有更多的社會主義的因素和社會結構。一個新的美國人——總統川普在巴黎,與法國新總統馬克隆「浪漫」溝通之後,仍然決定退出《巴黎協定》,引來法國總統在社交媒體上委婉但毫不留情的將了美國總統一軍!

川普退出《巴黎協議》不應該令人吃驚,因為這符合川普競選時的策略,符合「美國優先」的政策。美國環保局長斯科特.普魯特(Scott Pruitt)說該協議「華而不實」,因為協議讓美國和西方國家承擔了減低碳排放和資助聯合國相關綠色基金的大量責任,卻放了中國和印度一馬。奧巴馬政府在「全球化」和左派意識型態的主導下,未經過國會同意,動用總統職權參與了全球氣候變遷的框架協定,並簽署了巴黎協定。

美國如果繼續呆在協議中,美國今後十年會失去40萬個工作機會,還要付出大量的援助,造成美國GDP損失近3萬億美元。聯合國綠色基金(GCF)計劃籌集1000億美元,奧巴馬此前承諾了30億,並且在川普就職前幾天,突擊支付了5億,讓共和黨人士非常憤怒。協議對中國和印度網開一面,使得這兩個大的碳排放國家可以繼續增加排放,直到2030年。但美國已經在2000至2014年間,減少了18%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奧巴馬「去巴黎向別國道歉」的舉動,讓川普和共和黨人不以為然。

更糟糕的是,普魯特說,雖然中共答應到2030年多建100多煤炭工廠以及減低20%能源消耗,但中國實際上正在建設360家煤炭能源工廠,而且還要計劃建800家!顯然中共對國際協議不遵守、不尊重,在WTO等場合已經讓西方國家吃到了苦頭。中共可以唱高調,然後找各種藉口拒不執行,甚至造假規避,但美國做不到,一旦簽署加入,就必須執行。所以川普的決定,可以說是對中共失去信任的反應。

川普退出《巴黎協議》,國內的反對聲浪並不很高,因為經濟和就業的考量,尤其是美國在協議中承擔和付出的不對稱性,贏得了廣泛的民意支持。至於外交上,前奧巴馬政府氣候的談判官員認為退出《巴黎協議》將為美國「在外交上帶來巨大的損失,將被外界視為美國的衰敗,讓其他國家感到痛苦或憤怒。」其實不然,退出巴黎協議和TPP等由奧巴馬政府簽訂的國際協議,能維護美國的利益,促進美國的強大,增加美國的經濟實力,並在未來真正增強美國的世界領導力。

川普退出巴黎氣候協議,因為協議傷害了美國及其企業、勞工,和納稅人的利益,所以他不看好這項協議,希望重新談判。但其他國家惱羞成怒,因為美國是這一協議的重要資金和技術來源,美國獨自每年要承擔75%的費用。這當然不公平,會給美國帶來沉重的負擔。協議對各國的減排要求區別對待,會使得美國失去國際競爭力。

川普認為「氣候協議」是一個騙局,「很多人會利用它來賺取很多錢」。也有其道理。雖然多數科學家認為人類活動使得氣候變暖,但仍然有相當多的科學家不同意這一點,而在科學上問題上,並不是多數人的意見就一定是正確的。

需要指出的是,美國退出巴黎協定是對碳排放問題的撤出,不是對環境保護問題的撤出。美國的環境保護在上世紀60年代後成為關注的焦點,現在已經建立了相對完善的環保投入機制。美國雖然消耗大量的能源,但在消耗能源的同時保持了清潔的環境。相比之下,中國的環境治理之差和環境法執行的落後,碳排放的過程和環境的污染其實是聯繫在一起的。

美國退出氣候協議引起中共外交部迅速的反應,是中共機會主義的展現,以為美國退出可能有助於中共追求世界領導性的地位,但中共的野心沒有太多實現的機會。外界已經看出,中共和歐盟好像都在推動氣候協議,但動機很不相同。歐洲人在關心地球環境,中共則更關心利用清潔能源技術推動自己的經濟發展和進入國際市場。美國對巴黎協議斷約、斷供,中共自然惱怒異常。

法國新總統馬克隆(Emmanuel Macron)在社交媒體上用帶著濃重法語口音的英語向川普挑戰,「我要告訴美國,法國相信你,世界相信你。」「我們都承擔共同的責任,讓地球重新偉大。」這是在將了川普一軍,因為川普說了要「讓美國重新偉大」。法國人的主意很棒,但具體該怎麼做呢?也許,馬克隆應該先跟不願意承擔共同責任的專制國家和大肆污染、排碳的政府,先去談上一談。 

川普對馬克隆講話的回應也很有趣,他只是發了個推:「讓美國重新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浏览(49)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260条信息 当前为第 1/52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