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芨芨草的博客  
来自地球那一边的遥远的地方  
网络日志正文
北京行18:二十天目睹之现象(中) 2017-05-16 00:37:27

北京行18二十天目睹之现象()

 

再说点儿不知是正能量还是负能量的事情吧。

1.jpg

这是长安街的东单北路口。

现在东西向是绿灯。

等灯的小三轮和骑车的人已经等得不耐烦,快凑到快行线上了。

维持交通秩序的协管员瞪着眼睛看着,见怪不怪。

4.jpg

这是劲松东口。

南北方向是红灯。

从北向南过马路的人和车已经过了马路中线。

前几年我回去时,要过一个丁字路口。我很守规矩地站在马路边上等着面前的车辆停止。可是站了五分钟,在我面前行驶的车辆也没有要停止的意思。然后发现横跨马路的行人纷纷从我身边掠过,投身到滚滚车流中,左穿右拐,过到马路那边。

这个路口原来是有交通灯的。

我抬头看,交通灯还在,灯却不亮了。原来这个路口改为无灯路口了。

明白了,也激起了我的豪情壮志。当年我也在无灯路口的车流中冲锋陷阵过,谁怕谁呀!提起丹田三寸气,抬脚就下了马路牙子。

后来和朋友说起这事,朋友说,这个路口有交通灯时总堵车,所以政府干脆把交通灯取消了,好几年前的事情了。

去年回去,发现这个路口的交通灯又恢复了。折腾什么呐!

这个路口也就十几米宽,走慢点儿十秒钟也就过去了。

那天我还是在这个路口等灯。看见一个老太太,独自一人颤颤巍巍地迎着行人过街的红灯已经走到路中间了。过往的车辆不减速,不过都绕着老太太走。

看这老太太也不象要“碰瓷儿”的主儿,怎么就这么着急,等变到绿灯了踏踏实实地过马路,也晚不了两分钟。

这就是我不明白的地方了。

如果在无灯路口,过马路的行人得各显神威。

在有灯路口,看着红灯还要往前走,难道就差那么几分钟吗?早过几分钟又抢不着大礼包,为什么不能遵守交通规则呢?

国人是否有这个意识:和其他要过马路的人相比,自己早过去了,至少是在心理上是占了个大便宜。所以总有人不顾自身安危强闯红灯。

现在国内城市的各大路口都装了摄像头,便于交通部门监管交通情况,也顺带记录下违反交通规则的瞬发场面。

在电视上时常看到交通事故视频,多是行人或车辆不遵守信号灯,抢行,被顺行的车辆撞上,或受伤,或死亡。

什么时候国人有了起码的保护自身安全的意识,这个社会会多一些和谐。

坐公交车,看见每辆车上都有一个穿长袖黑衣黑裤的小伙子站在车里--八月份,车里有空座也不坐,不说话。大铰接车上会有两个黑衣人。有时上车的人多了黑衣人会帮助司机往里疏导,听口音是外地人。

上次回去时没有这个现象。

最初我以为这些穿着与众不同的人是国安局的,没敢和他们搭讪,怕被请“喝茶”。

有一次乘公交车,和售票员聊起这些黑衣人,售票员说这些人都是政府派给交通公司的。

我问,是不是交通公司给他们发工资?那不是给交通公司增加负担了嘛。

售票员说,这些人的工资是政府发,和交通公司没关系,我们也不知道每天来的人是谁,反正他们来了就让他们上车。

6.jpg

看见遮阳伞下站着的人了吗?

和公交车上的黑衣人相似,也穿一身黑的制服。

每条胡同的两端都有一个这样的人,长一点儿的胡同里胡同中间也站着一位。

几年前回去时没有这个事。新现象--至少对我是如此。

问朋友,朋友说这是保安。

保安不是都站住各大楼门前吗?

朋友说这是政府的维稳的一项措施。

有一次和朋友在一个小饭馆吃饭。其间我要方便一下。问饭馆的人,说饭馆里没有厕所,得去旁边胡同里的厕所。

我出门,进了那条胡同,没找到。

回头看见胡同口站着一个穿黑衣的小伙子,就过去打听厕所在何处。小伙子挺热心地告诉了我。

从厕所出来,看见那个小伙子坐在胡同口边上的一条长椅上。

我过去谢了他,经他同意,也坐在长椅上,和他聊了一会儿。

我问他:你坐在椅子上,不怕你们头儿过来看见吗?

小伙子说:没关系,头儿刚才来过了,不会再过来了。

我问他上班时间,他说从早晨六点到晚上十点,两班倒。

我问他是哪的人,他说从云南来。

我挺奇怪,问他怎么从云南来干这个活,是临时工还是合同工。

小伙子说,他刚从云南警校毕业,学校派他们到北京干半年,如果不来,就不给分配工作。

看来政府为了维护首都北京的社会稳定也是用尽了手段。

浏览(3593) (7) 评论(1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芨芨草 回复 安雅云 留言时间:2017-05-21 19:15:24

问雅云好!

有闲了,常回去看看,父老乡亲,同学故友。待以后走不动了,想回去看看也不可得,只留下回忆了。呵呵。

回复 | 0
作者:安雅云 回复 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7-05-21 09:59:35

去年才回去过,小城市的变化虽说没有大城市大,但是也完全没有了旧的模样。

回复 | 0
作者:芨芨草 回复 万古刀 留言时间:2017-05-16 21:43:41

问万古刀好!

“万古刀”这个名字好,有历史沧桑感,呵呵。

北京是首都,政府大力整顿的地方,交通秩序相对而言应该还是好的。这些年北京的地铁、路面公交发展很快,骑自行车的人减少很多,秩序比以前好得很多了,不遵守交通秩序的人多是外地人,脑子里没有那个概念。若要全民有遵纪守法的观念,还需待以时日。

回复 | 0
作者:芨芨草 回复 安雅云 留言时间:2017-05-16 21:36:28

问雅云好!

雅云有多少年没有回老家看看了?国内变化太快,几年就旧貌换新颜了。雅云若有十年没回去过,再回去时大概找不着父母的家门了。

我写的东西卖不出钱,雅云可以随便用--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啊……哈哈。

回复 | 0
作者:芨芨草 回复 牛克吐温 留言时间:2017-05-16 21:31:57

再问牛克吐温好!

忘了一句,看过高伐林的文章,感觉他在打擦边球。我胆小,回去后夹着尾巴做人,不敢张扬。呵呵。

回复 | 0
作者:芨芨草 回复 牛克吐温 留言时间:2017-05-16 21:29:18

问牛克吐温好!

名字就是一个符号,怎么念都行,只要知道念这个名字是指这个东西就行了,呵呵。

同学们的各类回国观感多是写一些在国外已经习惯、回去后看着不习惯的事情,没有好坏标准,就是个人感慨,不涉国家大事。虽然回去的地方不同,但国人的习性类似,所以多篇观感撞车也情有可原。也有写看到的好人好事的。看不习惯的事情多是不太好的事情。其实这也符合西方媒体的观点,不好的事情才有报道的价值,呵呵。中央台晚间七点的新闻联播除了会议报道就是好人好事报道,没有负面新闻,也是中国特色。

回复 | 0
作者:芨芨草 回复 羊市大街 留言时间:2017-05-16 21:12:50

问羊市大街好!

北京还有老北京人,多已搬出城区。走在路上的人听口音就知道是外地人,临街开小店的店主基本上都是外地人了。在西单北口听到一个卖挂件的店主--一个老爷们--的一句字正腔圆的京片子,感到格外亲切。不过话说回来了,现在残留的老北京人也都是一、二百年前从外地迁过来的。水无定势,人无常住,都在流动中。

从羊市大街博主的文章看,博主是北京世家了。知道猪市大街、米市大街、花市大街(都在东城,呵呵),羊市大街是第一次听说,在网上查了才知,羊市大街这个名字已经消失四十多年了,是今日西四到白塔路十字路口之间的一段路。博主住41号院?

回复 | 0
作者:牛克吐温 留言时间:2017-05-16 18:48:45

呵呵,组织上规定,吐一次屎挣五毛钱,如果吐出的屎有人接,就像你一样,我们再挣五毛,所以,从你身上,我挣了两个五毛!

回复 | 0
作者:万古刀 留言时间:2017-05-16 15:19:12

北京街头的交通秩序,正是这个国家社会秩序的缩影。

很好奇那个牛克吐屎,吐一次屎到底能挣几个钱?呵呵,别生气,开个玩笑,没有恶意。

回复 | 0
作者:安雅云 留言时间:2017-05-16 09:47:57

第一次听说,到了这种程度?

俺转发你的文字去微信了,若不可以请悄悄话告知。谢谢!

回复 | 0
作者:牛克吐温 留言时间:2017-05-16 06:07:04

玩笑开完了,言归正传。

你这篇文章和加州的老马曾经写过的一篇回国调查报告非常相似,老马在那篇“报告”贴出了昆明马路上的几个小坑的图片,作为中国基础设施落后和不人道的“铁证”。 你把几个不守交通规矩的行人图片贴出是想表明中国人的蛮荒还是社会大动荡的前兆?看你博文的意思是后者。

你应该学高伐林的采访录,询问那个倒霉的云南预警,知道中国宪法第六条言论自由吗? 知道林昭吗?知道大宪章吗?

你猜怎么着?如果你真的问了,估计那个预警立刻打电话110,不是报警,而是叫救护车。。。

回复 | 0
作者:牛克吐温 留言时间:2017-05-16 05:57:29

楼主:

本人出国多年,中文退化的厉害,很多字都读不出了,比如你的名字“笈”怎么念?好像是与“鸡”同音,你的名字念出来就是“鸡鸡草”?

呵呵,别生气,开个玩笑而言,没有恶意,你比那个“绛猪草”还是要平和些,绛猪草很极端。

回复 | 0
作者:羊市大街 留言时间:2017-05-16 05:13:21

北京马路上早就没有几个北京人了,不用听口音,看穿衣走路姿势就知道是外地农村来的。他门在本村自留地上随便走惯了,到了北京也改不了养成习惯。别以为老太太就是北京人,现在外地人到北京就把农村老家的父母接到北京看西洋景。这些老太太到公园摘花挖野菜,以为在她家的后山坡,过马路不看灯太小意思了。北京现在就是全国农民赶大集的地方,恶心事多了。你走在北京马路上可以看见鲜花绿树,雕塑花坛,也有浓痰大便,狗屎垃圾,你是专盯着前者看还是后者看啊?据我的经验,北京人写文章以前者自豪,外地人写文章专盯后者。至于胡同和汽车上的保安,那是维持秩序的, 因为不懂秩序的外地人太多了,只好雇佣外地人来管他们,最后形成恶性循环,外地人越来越多,那时候就只有首都,没有北京了。

回复 | 5
作者:羊市大街 留言时间:2017-05-16 05:13:19

北京马路上早就没有几个北京人了,不用听口音,看穿衣走路姿势就知道是外地农村来的。他门在本村自留地上随便走惯了,到了北京也改不了养成习惯。别以为老太太就是北京人,现在外地人到北京就把农村老家的父母接到北京看西洋景。这些老太太到公园摘花挖野菜,以为在她家的后山坡,过马路不看灯太小意思了。北京现在就是全国农民赶大集的地方,恶心事多了。你走在北京马路上可以看见鲜花绿树,雕塑花坛,也有浓痰大便,狗屎垃圾,你是专盯着前者看还是后者看啊?据我的经验,北京人写文章以前者自豪,外地人写文章专盯后者。至于胡同和汽车上的保安,那是维持秩序的, 因为不懂秩序的外地人太多了,只好雇佣外地人来管他们,最后形成恶性循环,外地人越来越多,那时候就只有首都,没有北京了。

回复 | 3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