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芨芨草的博客  
来自地球那一边的遥远的地方  
网络日志正文
文革没死,只是潜伏了下来(zt) 2017-10-02 19:32:58

文革没死,只是潜伏了下来(zt)

 

有类把戏史不绝书,那便是文字狱。徐一夔赞美朱元璋光天之下,天生圣人,为世作则,被朱认为是光头之下,天生僧人,为世作贼,徐被杀;周冕赞美朱寿域千秋,被认为是骂其兽欲千秋,周也被杀;吴宪奏章中有天下有道四字,被认为天下有盗在讽刺自己以前做过盗贼,吴仍被杀。

1959年,王洛宾创作歌曲《萨拉姆毛主席》,因谐音为杀了毛主席,被定为反革命罪,获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20年。萨拉姆为阿拉伯语,为安萨拉姆,阿莱空木的减缩,译成汉语即愿真主的安宁在您身上,为维吾尔人见面时的称呼。

此类把戏在後来的文革中演绎到了极致,早已超出了文字狱的范畴,操纵者由庙堂,扩散到了民间,受害者由士人,下放到了百姓。

文革时,有人将茅房写成了毛房,因此获罪。在银川有饮食名店老毛手抓,若在那个时代,吓死他也不敢悬挂,纵使你也姓毛。与毕星星先生扯起此话题,他给我讲到了段子,说大队召开学毛著会议,一人问另一人,谁的语录本?那人脱口道我儿子的,因此获罪。

封佩玲《文革记忆:浩劫之後,谁为我平反?》载:有一次小组会发言,我把《人民日报》社论中刘少奇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念成刘少奇革命路线,出现了口误,这一下,小组会立即炸了窝,我还未反应过来,就有人把我从座位上揪起来,低头、认罪。第二天,又开了专门的批斗会,要我交代颂扬刘少奇,公开唱反调的罪行,交代反动思想的根源,说我骨子里反毛、反党、反人民。其实,就是口误,念错了,哪有什么反动思想,更找不出反党的思想根源,只好认罪,任你批,任你斗,大会、小会,批个没完。

那时,毛作于196199日的《为李进同志题所摄庐山仙人洞照》人人能诵,有人在书写时,却将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中的,写成了,一字之差,意思大变,于是被查处。粉碎四人帮後,此人要将自己树立为抗争江青的英雄,一时传为笑谈。

哈尔滨电表仪器厂技术员巫炳源、王永增因196811日散发油印小报《向北方》,被指一心向往北方苏修”“恶毒攻击毛主席,定罪为反革命集团主犯45日宣判死刑。

新疆焉耆县回族文盲妇女马玉芳,家境贫寒。一天来例假,用不起卫生纸,为擦经血,顺手扯了一张旧报纸擦拭,并随手扔到了床底下。後被发现,指控其污染了报纸上的毛像,被认定为现行反革命分子,处以极刑。

19669月晚,19岁的某文工团舞蹈演员孟爽,演出归来摸黑开台灯时不小心碰碎毛泽东石膏像,在偷埋碎片时被人发现。文工团设专案组对其暴力审讯42天,吊打、大头钉扎脚、烟头烫腿肚、挨饿、强奸、灌屎尿致其昏死,熬刑不过,以垫床砖自砸脑袋而亡。

陈独秀的三女儿陈祯庆到商店买毛主席像章,说了句五毛钱一个,太贵了,便成了反革命

揪斗人时,被斗者不许申辩,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呼毛主席万岁来喊冤。某人斗人积极,每当被斗者辩解时,他即愤怒呵斥:不许放狗屁!一次,被斗者无奈之下只得高呼毛主席万岁,这位积极分子仍习惯性地怒骂:不许放狗屁!革命群众立即对他拳打脚踢,勒令其站在被批斗者的位置上接受批斗。

一位小学老师,写得一手好钢笔字,无事时习惯在废纸上写写练练。一次,在纸上写了口号打到刘少奇,另一行则写了毛主席三字,後面的万岁尚未写,即被叫了出去。写者无意,观者有心,此时处处有警觉者,某来人随便一看,横着打倒刘,竖看即打倒毛,这不是反标吗?那可是天塌下来的大事,遂上报,写者被打成了现行反革命,当场逮捕。

1987年左右,我所在单位的男厕所里出现了打倒邓某某反标,党委书记文革时是支左干部,此时阶级斗争的弦又绷,但方式方法也与时俱进了,其没有大张旗鼓,轰轰烈烈,而是不露声色地将单位里的怀疑对象一一招来,抄写一段文字,试图对照笔迹,秘而不宣自行破案。怀疑对象中自然少不了我,事後知详情,一阵恶心。此事不了了之,党委书记退休不久即癌症死。

党委书记虽癌死,但那时我已意识到文革还没完。後来听了陈丹青的表述,深以为然:所谓文革,就是恶的大规模释放。不是一群人对另一群人施暴(譬如纳粹时期),而是人们在彼此施暴,人人参与。最後,完全分不清你我。文革没有胜败,十年期间,全国上下一塌糊涂。关于文革,迄今没有全景式的、有穿透力的说法,历史不算账,就可能会重演。处事无难了事难,其原因在于文革的土壤还在,种子还在,一旦雨润,便会疯长。山峦多变态,不及世人心,人性.中蛰伏的恶成分,最易在专制的社会环境里打开潘多拉瓶盖。章怡和于2012319日访台举行读者见面会时曾警觉道:不可低估中国农民的愚昧、官僚的贪婪和知识分子的堕落!周孝正的三个不可低估言论与之似:千万不可低估官员的腐败程度,千万不可低估人民的愚昧程度,千万不可低估学者的堕落程度。谁是这号人,就在你我身边,他或许温文尔雅,彬彬有礼,或许知书达礼,满腹经纶,一旦风雷动,便会旌旗奋。沈从文19667月曾记述道,揭发我最多的是范曾,到我家前後不会过十次,有几回还是和他爱人同来的。过去老话说,十大罪状已够致人于死地,范曾一下子竟写出几百条,若果主要目的,是使我在群众中威风扫地,可以说是完全作到了。

此类故事,今天看似荒唐,当时却堂而皇之地正经。父子反目,夫妻告密,以邻为壑,人人自危,人人患上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而文革结束,不管原因如何,给你平反,你就要感谢;冤假错案,不管何人制造,只要纠正,就是伟大;贫穷潦倒,收入低下,不问何人造成,只要政府关怀,去看望你,去送衣服粮食,就是正确。对此,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分析道:人们彼此相似,却对彼此的命运互不关心,这是独夫政体的必然後果。无论文革完否,应记住历史学家史景迁的这句话:“‘文革确实是一场灾难。世界上很多国家都经历过文化劫难,但中国在破坏历史资料方面尤为严重。这是一场巨大的悲剧,很多人因为他人而死——中国人与中国人斗争、致死。

文革是否还可能重演?土壤在,种子在,若遇适当湿度、合宜温度,即可发芽。冯骥才《一百个人的十年》里有句意味深长的分析:“‘文革不会重演只是因为没人肯当导演,但中国不缺乏文革演员。因为文革时所有人都上了舞台。如果都是受害者,哪来那么大的悲剧?”“文革没有完,只是潜伏了下来。


浏览(1658) (23) 评论(20)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芨芨草 回复 fangbin 留言时间:2017-10-04 18:55:55

问fangbin好!

说得真是很对,能够正视自己的历史的人才会纠正犯下的错误。中国古人已经认识到这个问题。唐朝的魏对唐太宗李世民说过,“以铜为鉴,可以正衣冠;以人为鉴,可以明得失;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在位的政治家中勇于承认自己错误的人少之又少。习主席似乎把毛主席作为自己的楷模,网络删帖、不许妄议中央都是在堵塞言路。如果第二次文革发生,将是中国人民的又一场更大的浩劫。

回复 | 3
作者:fangbin 留言时间:2017-10-04 06:53:11

中国没有第二次文革,这个民族是不会醒悟的。如同德国发动了两次世界大战才终于清醒过来。中国比德国更困难的地方在于,二次大战之后,德国官方并没有阻止德国人的反思、忏悔,而是最初所有德国人自己避谈二战的罪恶。在研讨了“平庸之恶”之后,德国人终于勇于面对每一个人自己,“是我们每一个人,不仅仅是希特勒制造了这场罪恶”。中国则是官方定调对文革的评判,除此之外一切对文革的反思与研究都设为禁区,这无疑等于埋下一个巨大的军火库,只差中共的某一代党魁亲手把它点燃。至今将文革仅仅归于毛泽东个人的“错误”,甚至连罪恶一词都不使用。这就是所谓《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的那段胡乔木的煞费苦心的媚词“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的……”。中国的问题是一个文化的问题,不是轻易可以解决的。不要说一般民众能够意识到自己参与了罪恶,就是像聂元梓、蒯大富等学生领袖甚至戚本禹这样已经被毛所迫害的人,都在为自己的罪恶辩解,前两者人把一切责任归于毛泽东,自己只是遵照领袖的指示做事,后者则是为整个文革辩护,凡被党文化化了的人都是这样一些受虐者。

迷信毛泽东,甚至将毛泽东与文革割裂地看待,认为毛只是在文革这个问题上“犯了错误”,这是中国目前主流社会(官方与民间)的一致看法,还不要说连文革都认为正确的,甚至公开扬言解决中国目前的社会问题需要二次文革的一少部分人。

迷信中国专制文化与制度本身,而不仅仅是毛泽东个人。这才是中国这个民族的最大悲剧。

回复 | 2
作者:芨芨草 回复 凌吉可 留言时间:2017-10-03 20:48:48

问凌吉可好!

我感觉留恋文革的人应是在文革中受过益、文革后又失去的人,所以怀念不舍。

回复 | 4
作者:芨芨草 回复 gmuoruo 留言时间:2017-10-03 20:45:56

问gmuoruo好!

应该是这样哈。至少很多人把“大字报”的传统带出来了。

回复 | 2
作者:芨芨草 回复 marsfield的马甲 留言时间:2017-10-03 20:37:50

问marsfield的马甲好!

是marsfield博主吗?披马甲出来,不现真身?哈哈。

回复 | 0
作者:芨芨草 回复 摩诃笨蛋 留言时间:2017-10-03 20:35:21

问摩诃好!

谢谢摩诃的支持。有人理解的感觉真好,心暖暖的。

回复 | 0
作者:芨芨草 回复 秋念11 留言时间:2017-10-03 20:31:24

问秋念好!

到现在为止,文革人还在,文革的影响还在。秋念博主想做“革命人”,就不能置身事外呀。哈哈。

回复 | 1
作者:芨芨草 回复 老豆子 留言时间:2017-10-03 20:27:50

问老豆子好!

对不起,我读书少,“梦见猪事件”是什么事件呀?

回复 | 0
作者:芨芨草 回复 公孙明 留言时间:2017-10-03 20:25:41

问公孙明好!

我没说过我喜欢共产党,我也没说过我不喜欢共产党,公孙博主怎么知道我喜欢谁。转贴文章并不代表同意文章的观点。民主人士常说这么一句话: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维护你说话的权利。转贴不同观点的文章是为了从多个角度了解一件事情。“兼听则明,偏听则暗”,这话应该不错吧?

听话听声,锣鼓听音。公孙博主应该是喜欢共产党的了。公孙博主的博主铭是“以明快简洁的语句把被颠倒了的历史再颠倒过来,还原真相给后代负责。”公孙博主的文章里说的“土共”不是指共产党吧?依公孙博主的见解,毛泽东、江青是共产党,周恩来、刘少奇、邓小平、习近平等等一大帮人都不是共产党,那他们是什么呢?公孙博主是想把大家共认的道理再翻个个吗?

回复 | 2
作者:芨芨草 回复 马黑 留言时间:2017-10-03 20:01:31

问马大哥好!

中国有一句俗话: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就是有这么一些人,嘴里吃着猪肉,非要说这是兔子肉。用手遮住眼睛:我没看见,就不是真的。我在马大哥的博客里经常看见这种人。现在他们杀到这里来了。好在这里是虚拟世界,不见血不割肉。呵呵。

回复 | 1
作者:芨芨草 回复 不列颠地主 留言时间:2017-10-03 19:55:09

问地主好!

先回地主的贴。虽然地主时不常地挤兑我一下,感觉地主和我在很多问题上声气相通。呵呵。

冯骥才说得挺对的:中国不乏“文革”演员。当年薄熙来在重庆唱红歌,一呼百应。现在跳广场舞的大妈们多是当年的红小将、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的成员,为了自己的健康、痛快,占用公共场所,制造噪音,不考虑别人的感受。文革把几千年流传下来的中国人民的传统文化打烂了,但没有建立起新的文化体系,这个烂摊子就这么延续下来了。

在万维上这个现象也在继续。老毛说的一句话还是对的:凡是有人群的地方就有左、中、右。在涉及到中国历史、共产党、文革的文章后面,总会有一些人冲出来骂大街。我一般不趟这混水,不过有时想躲也躲不开。

回复 | 3
作者:凌吉可 留言时间:2017-10-03 17:29:59

文革只是贬值了,从五毛变成了五分,卑贱地潜伏了下来。南辕北辙啊!

回复 | 3
作者:gmuoruo 留言时间:2017-10-03 06:21:19

土共洗脑毛废品,那恐怕有两代人吧?以亿数的,大多都还在世,万维都有不少。只要土共一发动,他们都会应声而起的。

回复 | 6
作者:不列颠地主 留言时间:2017-10-03 04:02:24

愚昧、暴力、无耻、妒忌、奴性。文革不是一直在进行吗?看看华人的一些网站就知道了:文革精神被精英们在海外发扬光大了。呵呵!

回复 | 4
作者:marsfield的马甲 回复 秋念11 留言时间:2017-10-02 22:56:49

怎么可能?至少还有你这个余孽在吗!

回复 | 4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7-10-02 22:05:34

没有经过文革,或者文革时期年纪很小没有印象的人,可能会觉得文中的故事是瞎编的,怎么会那样的荒唐野蛮?不可能有这样的事吧?而对文革有一定经历的人则一定会说,真的,是真事,我就亲眼见过这样的事。

回复 | 4
作者:摩诃笨蛋 留言时间:2017-10-02 21:16:39

呵呵,转贴一篇而已,看看那些皇帝不急太监急的几个,一旦有了把导火索,他们就是一批文革急先锋。

回复 | 3
作者:秋念11 留言时间:2017-10-02 20:08:38

至少文革人早已斩尽杀绝了

回复 | 0
作者:老豆子 留言时间:2017-10-02 20:01:56

梦见猪事件,堪比满清文字狱

回复 | 8
作者:公孙明 留言时间:2017-10-02 19:47:55

知道你不喜欢共产党,但这种老得掉了大牙的八卦反毛反华的陈腔烂调,就免了吧!

回复 | 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