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公道说黑白  
阳光下,证据凿凿﹗林彪坠机蒙古,是谋杀﹗毛泽东搞的阴谋诡计﹗  
        http://blog.creaders.net/u/9638/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林彪9·13蹈火坠机记(2) 2015-04-27 23:47:32

林彪9·13蹈火坠机记(2)

1971913日,凌晨,近3点,蒙古夜空,飞行员潘景寅驾驶着三叉戟256号向南偏西飞,他正在找蒙古的温都尔汗机场,他得落地加油。

大地一片漆黑,潘景寅觉得奇怪,温都尔汗应该就在下面,为什么看不见城市灯火﹖﹗

原来,温都尔汗那天“碰巧”全面停电。

飞机上有9个人,除了潘景寅,还有毛泽东的接班人林彪,林彪的妻子叶群,儿子林立果,林彪的司机杨振刚,林立果的随从刘沛丰,以及空军的随机机械师邰起良、张延奎、李平。

忽然,爆炸声,一响接着一响。客舱的后舱门被炸开,燃油开始涌进客舱。

爆炸声是定时炸弹爆炸。三叉戟256号在山海关机场起飞前,场站参谋长佟玉春掩护,机械师周振山暗中在飞机上装了定时炸弹。他们是奉命行事,毛泽东的秘令。

接下来的经过,“9·13事件”研究者“区区不才”有深入研究,节录如下:

【根据孙一先先生《在大漠那边》所描述的现场情况,可以总结出以下几个结论:

() 256号的解体并不是像康庭梓所说,是由一次剧烈爆炸造成的。因为现场的一个重要特征是,除了第一落点,在其它地方没有发现明显的沟、槽或坑;机上9位乘客的遗体完整、分布有规律。如果存在一次将整个机体炸的粉碎的剧烈爆炸,发生在地面,会在地面留下一个大坑;发生在空中,遗体就会肢体不全,四处飞散。现场的情况不是这样,所以大爆炸是不存在的,一系列局部的小型爆炸是有可能的。

() 9 具遗体的位置基本就是他们生前在飞机上的位置。

《在大漠那边》:『从机头到机尾这条东南——西北的斜线,与三堆尸体朝北偏西那条弧线,大约成3040度的夹角。在这夹角范围内,散布着被炸碎的机身内部的部件及饰物,在这个夹角范围以外,则是机身、机翼的大块碎片及零零星星的中小碎片和物品。』从这段文字可看出,256号的机身最后裂成了上、下二半,但机头部分连在一起,像被撕成二瓣的香蕉皮一般。9具遗体的位置差不多都在下半片机身与舱内物品残骸的分界线上,大概就是客舱地板附近。

从9具遗体与机头、机尾的相对位置,和他们相对集中、排列有序的特征也可看出,他们并不是在机体最后的不规则运动中被随机地甩出来的,而是随着机体运动,在机体基本停止运动的最后阶段,从已完全破碎的机体残骸表面滚落到地面上的。

() 3 位机械师邰起良、张延奎、李平和林彪紧挨在一起,三人在最后关头似乎对林彪采取了某种保护措施。

《在大漠那边》:『令人诧异的是,四、六、七号尸体成一弧形,拱卫着5号尸体,而5号尸体头部朝东略偏北,其余三人头部统统朝西,相互之间几乎是等距离的三至四米。』其中6号为张延奎,其遗体有一个极其明显的特征:『上肢上伸,两小臂及手心内扣,像是要抓什么东西。两腿斜叉开,膝盖向上,脚心朝下,作蹬地状。这具尸体翻身朝下时,便溺约二十秒钟,证明尸体的膀胱和尿道都没有烧坏。』这个明显的特征说明张延奎生前紧紧抱着什么东西,而且正因为这个东西的保护,使得他的下腹部的烧灼较轻,器官保存比较完好。他抱的是什么﹖

四个人中只有邰起良是趴着的:4号尸体,个子瘦高,趴卧在地。上身穿着皮夹克,只后襟边烧掉,腰间皮带尚在,但裤子全部烧光。两腿叉开,脚心朝上。两臂下弯,右臂肘朝外,手心朝上 ┅』,非常像是背着什么东西的姿势。7号是李平『两臂横伸,小臂上擎,右手心向上,左手心下扣』,也是保护什么东西的架势。

不难猜测,三个机械师围成半圈,一个背、一个抱、一个护着的正是位于三人中间的林彪。三个机械师在最后关头,完全不顾自己地危险,用肉体当盾牌严密地保护林彪,令人感慨。特别是邰起良背负林彪,必须用自己身体的正面抗击烈焰、碎片和与冲撞等致命打击,受伤最重。『面部全被摔烂,血浆沾着沙土,非常难看在软地面上摔成这个样子,足见飞机爆炸时被抛得较高。』邰起良的面部应该不是在软地上摔烂的。因为摔得这么重,脸的一半可能都陷到地里面去了。更大的可能,是在飞机的不规则运动中与舱壁等硬物冲撞造成的。真正的勇士,敢于面对致命的伤害,做出舍己救人的壮举,无论在什么价值体系下,都是值得人们敬仰的英雄。三位机械师9.13事件后被组织定性为叛徒,家人被株连受尽迫害。这种毫无人性的组织必遭到越来越多的人唾弃。

同样,在离林彪等人遗体30多米的地方,靠近飞机尾部的位置,林立果的遗体也被刘沛丰和杨振刚夹在中间,似乎也是被保护的对象。

因为飞机落地后运动极不规则,这几个人不可能在运动的飞机中走动;飞机残骸主体停止运动后,现场燃起了大火,这些人也没有活动的迹象。所以,机上9人除了潘景寅和叶群外,其余的7人分成二拨紧紧地抱在一起,形成二个人团,分布在飞机上的二个地方,这是在飞机降落之前已经形成的局面。

为什么会形成这种局面﹖这二个人团分别处在飞机的什么位置,是我们要考察的问题。

在正常情况下,我们乘坐民航客机在飞机跑道上降落,都会有冲撞和安全带勒肚子的感觉,如果有物品没有固定好,肯定就飞出去了。如果迫降的话,冲击力要大得多,这是乘客遇到的第一个危险。然后,迫降的飞机往往会引起火灾甚至爆炸,这是飞行事故引起伤亡的主要原因。所以,遇险迫降飞机在落地后必须尽快疏散乘客。但能否迅速疏散,乘客当时的行动能力是个重要因素;而乘客当时的行动能力取决于在落地过程中的自我保护。所以,空姐在起飞前的安全讲解中,都会强调系好安全带,并示范一种双手抱头、蜷缩身体的姿势,以减小强烈冲击造成的伤害。但最关键的还是系好安全带,这是常识。据统计,汽车事故中,系不系安全带事故死亡率相差4倍。因为不系安全带,很容易被甩出座位,即使没有当场撞死,也会因为昏迷、骨折或内脏受伤,导致失去行动能力,一旦现场着火,想跑也跑不动了。

林彪等人在飞机迫降前违反常规、离开座位,说明在潘景寅紧急驾机迫降之前,机上人员的安全已经处在危急当中,他们为了躲避这种更直接、更致命的危害,不得不二害取轻,离开座位,冒险躲到二个稍微安全一点的地方。这个危害就是大火和浓烟。

256号是“先起火后迫降”还是“先迫降后起火”,就不用不才再浪费笔墨了吧﹖

┅ 这二拨人分别躲在前、后等机门处。因为这二个地方比较空旷,没有可燃物,更关键的是,登机门上的小舷窗玻璃是可以打开的,新鲜空气可以吹进来。这个小舷窗,与飞机打过交道的人都知道,不信的人可以去验证一下。另外,这二个地方有利于尽快脱离飞机。

机上人员进行了最后的努力,分成二组保护父子二位首长,分别转移到前后登机门处躲避火势,打开小舷窗透气,并以自我牺牲的精神组成了保护首长的人体盾牌。在向登机门转移的过程中,这些人不可避免地踏过走廊中间的燃烧着的燃油,鞋、袜沾上燃油并着了火,所以他们到达登机门后都脱去了鞋袜,当时地板温度已经很高,这些人光脚站在地板上,所以脚底都烫起了燎泡,这也是孙一先在勘察现场注意到的一个特征。

因为登机门是在飞机的左侧,潘景寅在此过程中为了保护首长和同事,采取了一个特殊的办法,他一边降低高度,紧急寻找迫降场地,同时将飞机向右压坡度,使机体向右倾斜,让机舱内的燃油尽量流向右侧,远离呆在左侧的二堆人。他保持这种姿态,一直到飞机即将接触地面才改平。由于时间估算不可能绝对准确,飞机在接地的一瞬间还没来得及完全改平,所以右翼尖划地留下约20厘米深划痕。

叶群为什么没有在登机门处﹖由于登机门处空间狭小,那个小舷窗更小得可怜,不够同时为二个人服务。叶群将生路让给了父子二人,自己跑进驾驶舱等死。好在驾驶舱与客舱之间还有一道门,关上后可以抵挡一阵。而且,驾驶舱内机长和副驾驶各有一扇舷窗可以打开 ┅,也有新鲜空气。所以最后叶群的遗体最安详,烧灼最轻,像睡熟了一般。

从9位成员的遗体分布看,机上并没有发生任何对立或冲突;相反,机组和其他成员对林彪、林立果二人采取了严密的保护措施,所以劫机与反劫机斗争一说是站不住脚的。可能的情况是,当时飞机上只有潘景寅1人知道当时他们的真实位置,其他人毫不知情,死也不知道自己做了异国他乡的孤魂野鬼,所以阴魂不散,时时托世人替他们述说冤屈。

只要这个世界上善良的人没有死绝,沉冤必会得雪,真相终将大白。盼此日早点来临,让死者安息,呜乎哀哉﹗﹗

资料来源:作者/区区不才《林彪9.13系列之结局篇》,《呜乎哀哉》,
20061102http://blog.boxun.com/hero/2006/bucaifiles/19_1.shtml



浏览(2242) (1) 评论(6)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公道说黑白 留言时间:2015-04-28 15:14:03
关于【潘景寅起飞时带油15吨】

计算: 12.5 + 2.5 = 15

9月12日傍晚,老潘把三叉戟256号从北京西郊机场飞到山海关机场。落地后保养,机械师李平向老潘报告:飞机尚有存油12.5吨。

9月12日近午夜,老潘接到神秘任务电话。挂上电话后,老潘要求场站(李海彬/李万香)给飞机加油,加2.5吨。

任何其它声音,都有可能是阴谋集团企图“搅混水”。
回复 | 0
作者:公道说黑白 留言时间:2015-04-28 14:56:25
关于【三叉戟256号的燃油量】

几十年来,党国始终说“三叉戟256号因为燃油不足,中途在蒙古坠机 ┅”

实际上,潘景寅起飞时带油15吨,坠机时已经飞了2.5小时(凌晨0:32 – 3:00)。三叉戟的耗油量是每小时4.5吨-5吨,所以老潘还有30分钟的燃油,虽然不够飞回北京,在温都尔汗落地加油,正常情况下,没问题。
回复 | 0
作者:公道说黑白 留言时间:2015-04-28 13:20:34
【刘炳坤,技侦8团的首长司机兼警卫,他说:『团长、政委有言在先,永远不要谈及“9•13”事件的核心机密。』】

下面是一位技侦8团战友的回忆节录:

【可是,最令人费解的是,“9•13”事件以后,特别是在我团移防至航空兵7师大院以后,部队干部战士非正常死亡现象接二连三地发生。如一大队大队长王某“跳烟囱死亡”,传说他“强奸过自己的女儿”,一时想不开而自杀。当然,这死无对证了,依我过去和现在的判断,打死我也不相信“强奸过自己的女儿”;一中队中队长王某“跳烟囱死亡”,据说是准备转业的,传说他“组织上安排到砖瓦厂做工想不开而自杀”,依我过去和现在的判断,也不太相信有这种荒唐事情。他在部队表现一直很好,立过三等功,部队还包送他到大学进修过三年,他爱人都在山西大同市工作,育有一个儿子,夫妻感情相当好。修理所炊事员郭某“脂肪肝死亡”(一说喝酒过量死亡),据说他是不同意退伍而“预备死亡的”,死之前,他给在农业科学院工作的姐姐写了一封信,表示“一定要在部队混个人模狗样出来,否则,不如死掉算了”。依我过去和现在的判断,也不太相信有这种荒唐事情。河南、安徽、山东农村一些穷地方入伍的,十分留恋部队而申请延期服役是时常有的,但也不至于为这档子事闹到自杀的吧。郭某是69年的河南兵,上一年即72年已经申请延期服役过一次了,此次申请延期服役也不是什么难事。我团是69年新组建的部队,老兵并不多,比他更老的老兵多的是。对于郭某,我是了解他的,我曾经在炊事班人手不够或者星期天去帮厨,我看他做的馒头、发糕、饺子和饭菜相当的好,他也是修理所最老的炊事员。他人相当白净相当帅,很老实,喜欢说笑、爱讲故事什么的。而他的长相,酷似72年全军一个通缉犯余洪信。余原为陆军6X军副军长,据说是在内蒙支左时发生了作风错误,被下降到某师当师长,他降职后生气将该军政委的老婆用手枪打死了,逃跑时带了两支手枪。后来,据说在一片高粱地里找到了他的尸首。我心里常想,是不是友军把郭某当作余洪信而误伤了呢?有一天,我们修理所发电房和炊事班几位战友去到张家口殡葬场与郭某告别,可是没有见到尸首,人早已火化了。

毫无疑问,我团虽然在“9•13”事件立了大功,几位领导也会卷入这个旋涡中去了。中央专案组、总参专案组、空军专案组和北空专案组,一拨接一拨的来调查。这种无情的压力可想而知。我团隶属于空军,“9•13”事件却出在空军,许多高度机密的证据就掌握在技侦八团和技侦一团手上,而雷达二十八团没有用,257号三叉戟甚至于出了国境线也未发现。】

【今年7月30日,在大冶市委湛月宾馆我见到了空军技侦八团第三届(大冶)战友联谊会主持人刘炳坤。他在八团当过多年的首长司机兼警卫员,知道的机密比我们多得多。借着闲聊和借着酒兴,我的话题就很自然地谈到“9•13”事件真相。非常不幸的是,他对此几乎是避左右而言他。他说,团长、政委有言在先,永远不要谈及“9•13”事件的核心机密。】

以上资料来源: 技侦八团老兵的博客,转载《我的战友我的团》,http://blog.sina.com.cn/s/blog_42646e1f0101ccon.html
回复 | 0
作者:春秋戈博客 留言时间:2015-04-28 06:08:01
这些证据太重要了!

阴谋家要完全捂住盖子,也是很难的。
回复 | 0
作者:公道说黑白 留言时间:2015-04-28 02:16:45
关于【迫降时,驾驶舱内为什么不是机械师(做助手),而是叶群﹖】

舒云的说法是因为叶群会讲俄语,她可以担任和地面通讯的工作。
楼主赞同舒云的说法。

定时炸弹爆炸前,潘景寅正在找温都尔汗的机场,叶群操俄语和机场的塔台沟通。这段通讯也很可能被中国空军的“技侦8团”窃听到,因为事后“技侦8团”发生了许多起离奇死亡,想是毛/汪杀人灭口。
回复 | 0
作者:春秋戈博客 留言时间:2015-04-28 01:34:50
沉痛悼念林彪元帅及其家人。

沉痛悼念256号三叉戟蒙难烈士及其他人员。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