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孤礁絮语  
一个孤寂的行者的自言自语  
        http://blog.creaders.net/u/9665/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免于恐惧的自由 2018-09-03 09:21:57

从我有记忆的时候起,心里的恐惧就像是如影随形的,恐惧的来源是接连不断的政治运动。


我记忆中最先的一次运动是‘反五风’,那是1960年。58年的‘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失败后导致了‘生活困难’,中央提出反对‘共产风、浮夸风、命令风、干部特殊化风和瞎指挥风’,被反者是基层干部,要他们替‘三面红旗’担罪以安抚饥饿的全国民众。我目睹父亲被从家中带走,不知给关到了什么地方,妈妈带着刚出生的小妹被赶到了乡下,我上小学,还要照顾上幼儿园的大妹和弟弟。将近一年事情才过去。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在62年被提出,已就预示着要有大的政治风暴来临。63年颁布‘前十条’,开始‘小四清’,之后是‘后十条’、‘23条’,是为'大四清‘,每次运动父亲都从家中被带走,被关押,我还曾目睹过父亲被批斗。从那时起我就开始做噩梦了。


到了66年,先是‘破四旧’,我家有一条棉被,被面的图案是一群仕女,一天晾在院子里,当听到大远传来的破四旧队伍的声音,母亲惊恐万状,让我赶快把棉被收到屋子里,怕被破四旧的人收走。还没等到抄家的人,母亲就把我从小省下零花钱买的书给我烧掉了。后来抄家的到我们家,先翻箱倒柜,后挖地三尺地搜,我们家既没有金银珠宝,也没有地契变天账,最后从箱底搜出了我小时候戴过的一个银锁,上边有一个十二角星。一个抄家的人说,这是国民党党徽,收走了这个银锁。这让我们全家都陷入了洪水灭顶的恐惧,破四旧时我们天天都看到对被抄家者游斗、打伤、甚至打死的血淋淋,我们担心这个‘国民党徽’会将我们全家带向毁灭。好在后来没有事情发生,或许那个抄家者将银锁藏起来归自己了吧。


80年代初开始思想解放了,我已在大学工作,每周的政治学习大家可以畅所欲言。但每每事后我研究生的导师都严厉训诫我,说我说的话太出格,说要在以前,我说的任何一句话都能给我带来厄运。我的导师是一个循规蹈矩的念书人,后来做到了科学院院士。他49年以后都是如履薄冰地躲着政治的。到了89年,学生绝食,我系有教师发起向政府请愿,我拿着让我导师签名,他说,他同意我们的行动,但他不愿留下白纸黑字的证据。事后他和我说,69年有人揭发他说过江青是蓝苹,他被军工宣队整,他已经准备好了足够的安眠药,再逼急了他就自杀。他是被严酷的政治现实吓怕了。我理解了他。


我最常作的噩梦是被像狼一样的猛兽的扑咬,当野兽的爪子搭上我的肩头,张口血盆大口向我撕咬,我会大声惨叫,从噩梦中醒来。有时是坠入无底的深渊、黑暗、阴冷,我无法阻止地往下落,我会手脚抽搐地醒来。到了美国后,一开始这样的噩梦慢慢减少了。后来我知道了,‘免于恐惧的自由’也是人的基本权利之一。虽然美国总统罗斯福1941年在人的四项基本权利中提出的人类有’免于恐惧的自由‘特指不受战火的侵袭,但也一定有更广义的对免于恐惧的延伸。随着时间和空间的对政治黑暗的远离,我的噩梦慢慢消失了,我忘掉了我还要对政治整肃的恐惧,我自然的也相信,所有和我一样生活在北美的人都不会再有恐惧。


一直到了最近,事情由微信引起。应该说,网络是上个世纪人类最重要的发明之一,移动通讯又让网络如虎添翼。腾讯的微信很适合华人的社交习惯,一时风靡。我加入了一个依托于一个美国全国性的华人社团,有500人的微信群 ,看到群里有人转发一个类似‘大外宣’、鼓吹中国经济转型的长贴,我转发了香港作家林忌的对经济学家何清涟的新书《中国,溃而不崩》写的书评而表达了不同意见,立即招致了群主的痛责。除了他不同意林忌的话,更多的是对这个微信群容忍如林忌这样的人和说的话会对群的存活的担忧,甚至担心影响到这个群背后的‘组织’。我回应了群主,并立即退出这个群。期间还有其他群友劝我,说此群不小,关了可惜,体制不是吃干饭的。


这让我发现,那个远在1万公里外的实体的存在,在生活在北美的自由空气中的一些中国人的心中引起的恐惧,还是真切地存在着的。他们怕被封号,怕被封群,怕自己的组织失去青睐,甚至怕国内的家人受影响,怕回国时被喝茶,甚至被嫖娼,所以微信上就要自觉和“新闻联播”看齐,或只说风花雪月酒色财气了。


这当然可悲,我真诚地希望,有一天每一个中国人心中的恐惧都能连根拔掉,每一个人都能畅所欲言。这需要内心的坚强,更需要恐惧源的消除,我相信有这一天。























浏览(3610) (83) 评论(36)
发表评论
美国式生娃和美国式‘坐月子’ 2018-07-25 12:02:23

近十个月漫长的期盼,孙女终于顺利出生了。

 

由于三年半以前孙子比预产期早了近三个星期出生,我们这次也是赶在预产期前三周,开车六个小时到达了位于美国最西南部的州的首府的郊区的儿子家。我们星期一到,这些天儿媳还拖着笨重的身体上下班,路上还要接送孙子去托儿所。到星期四儿媳下班,吃过晚饭后觉得达到了预产的指标,儿子开车带她去医院,当晚就住在医院不回来了,我们知道孙女出生就在第二天。

 

这一切的按部就班,就如同三年半以前孙子出生时的重演。

 

那次我们开车到儿子家的当晚,儿子就开车送儿媳去了医院,当晚打回电话说很快会生,医生留他们在医院。当晚一夜忐忑,更多是难抑的要做爷爷奶奶的激动,第二天一早就开车去了儿媳要生产的医院。这是个在空旷地界的有三栋楼房组成的建筑群,有很大的停车场。虽然儿媳就在其中一栋楼的癌症医院上班,我们却是第一次来。迎面的第一栋楼的左边的大门上有‘妇女与儿童中心’的铭牌,门口有一个年轻健美的姑娘的塑像。进门后的大厅并不大,但很空旷,也很安静,没有国内医院大厅的嘈杂拥堵,也没有国内医院的药品与消毒水的刺鼻味道。儿子在大厅迎着我们,沿左转的走廊,输密码打开两道门,进入产区。产房很大,儿媳安静地躺靠在房间正中的大床上,房间靠窗有一个很大的三人沙发,那就是儿子陪产的几天的床,我们给他带来了毛毯和枕头。墙上有一个大电视,正放着迪士尼的动画片。室内的卫生间也很大,通往卫生间的玻璃门上排列着妇科医生、儿科医生和护士的名字,下边是要出生的婴儿的名字,出生时间和体重身高等指标还空着,但最下边已有了欢迎婴儿来到这个世界的话语了,还画着几个气球。一切都是这么井然有序,都准备好了迎接那个新生命的诞生。

 

还记得很多年前儿子的出生,那是在国内的一个二线城市的一家中心医院,婴儿出生后产妇们都住在一间住许多人的大病房里,婴儿集中在婴儿室,固定时间护士将婴儿抱来让妈妈喂奶。由于妻子生产时侧切,我要在医院照顾,晚上就打地铺睡在妻子床边的地板上,有一天晚上还被检查的人赶出去过。前几年一个北京的亲戚的儿子生孩子,托了关系才在北京朝阳医院挂上了号,到出生时产妇送进产区就被完全隔离了。拖了两天孩子还没有出生,准爸爸在外边不知里边的消息,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我这个亲戚的孩子有点小聪明,见到一个护士从产区出来,手里拿了200块钱,偷偷递给护士,告诉他妻子的床号,护士进去又出来后,告诉了他妻子的状况。由于中国人多,至今这种紧张拥堵的状况也还不能完全消除吧。当然看到报道,明星们可以去私立的产科医院生产,但是天价,要上百万人民币呢。

 

为了让儿媳好好休息,我们从产区走出闲逛。这栋建筑有更大的大厅,有大天窗射入阳光,有流水潺潺的一个小景致,很像日本的小庭院,大厅正中有一个类似圣诞树形状的架构,上边挂满了写着为癌症病人祈福的词语的布条,大厅右边就有连接癌症医院的长廊。大厅进门左边有长长的接待台,工作人员热情和气,,右边一角有一个小咖啡馆,有甜点和饮料咖啡卖,大厅右手后边有一个小图书馆。我进去看了,里边的书都是病人和家属捐的,其实就是提供一个让大家放松休息的空间。

 

接待柜台后边是一个礼品商店,透过接待柜台后边的大玻璃窗能将店内琳琅满目的礼品看得一览无遗。我们走进店内,要买看到别人举着的气球,店内的工作人员是两个慈祥的白人老太太,一个老太太张口就说,看我们的样子就像幸福的祖父母,问我们是爷爷奶奶还是姥爷姥姥,问我们是孙子还是孙女,然后精心替我们推荐了一个写着‘是个男孩’(It’s a boy)的气球。气球价钱很合理,两个老太太说她们是志愿者,这个礼品店也是非盈利的,她们分享每一个新生儿家人的喜悦。我们举着气球走出礼品店,在走廊上一个迎面走来的穿护士服的黑人姑娘主动提出帮我们照相,记下了我们幸福难忘的瞬间。

 

我们在产区外晃荡,儿子差不多20分钟给我们发一个短信报告状况,到中午时儿子出来带我们到医院的餐厅吃饭。餐厅其实与外边的营业餐厅没区别,排队取餐的有医生和护士及医院的工作人员,也有任何外来的人员。我们拿儿媳的工卡交费,有15%的折扣。餐桌散列在室内和室外,我们坐的室外的餐桌旁有成群的鸟飞来飞去,等着人们掉落的残渣。儿子匆忙吃了几口就回到产区了。

 

过了一个多小时没动静,我们想一定是正在生产吧。到了下午两点,手机有短信传入的铃声,儿子发来了婴儿出生两分钟的照片。婴儿躺在襁褓中,张大眼睛,第一次看到了他要生活的全新的世界,也看到了要全身心呵护他的亲人,张大着嘴,在惊叹这个新世界的神奇吧。儿子说大约要等两个小时收拾好了我们才能进去。

 

见到儿媳和小宝贝,她们已搬到同一层的一间病房了。房间大小与产房差不多,除了多了一个婴儿床,与产房配置差不多。孩子躺在妈妈伸手可及的婴儿床上,断续发出声音,但并不是有意识的哭闹,大小用手掌就可托起。刚生产过的妈妈略显疲惫,有医生和护士川流不息地进出。为了让儿媳好好休息,我们没停多久就离开了。开车回去的路上,一轮硕大的圆月正好从荒漠的地平线上升起,月亮呈浅红色,我们才记起当天是阴历十六,‘十五的月亮十六圆’。

 

我们第二天又去医院,医院有提供的半个小时的视频教程,讲授照顾新生儿的注意事项,儿子已看过了,并且护士已手把手教会了他给婴儿换尿布。这个视频我们也需要看,我看了印象最深的是解说如何处理新生儿和家庭的宠物的关系一段,讲解如何让家中的宠物接受婴儿这个家庭新成员,也要注意宠物一下子‘失宠’的情绪变化,帮助宠物慢慢平复。说实话,这让人感动。一个连宠物的情绪都会关注到的社会,岂不是很让人放心的社会吗?

 

儿子家养有一个德国猎狗种的大狗和三只猫,儿媳第三天带着婴儿回家,进门一手抱着婴儿,一手举着包过婴儿的小毛毯,狗和猫都迎上去,狗闻了闻婴儿的气味,算是知道家里有新成员了,虽然头几天没人时狗和猫都会在婴儿的摇篮边盘桓,探头研究里边的一个小生命。到了今天,孙子和家里的狗Kodi已成了好朋友,孙子经常的把戏是吃饭时趁人不注意将食物丢到地上,偷偷喂Kodi吃,所以我们吃饭时Kodi都是卧在孙子的椅子下边的。

 

之后就是看孩子自然正常地成长了,看到他会笑、看到他会坐起、看到他会爬。他第一次试着爬,一下用力没用对,头顶着地翻了过去,之后再也没做出过这种惊险动作。又看到他会走路,十四个月送进托儿所,回到家后会说简单的话,后来又会唱在托儿所唱的歌了。后来又有很多后来,到了今天,他就成了一个不停爬上爬下,嘴也不停说话的小魔王了。

 

去年圣诞节的早晨,孙子醒来第一个跑到圣诞树下。从圣诞树架起,孙子差不多每天都要绕树转上几圈,期待着他的礼物。有时候家里的猫Madi会卧在圣诞树下,孙子看到,会自豪又充满期待地说,‘Madi,没你的礼物。’。孙子从挂在墙上的大袜子里取出礼物,也在树下找到写着他的名字的礼物后,我们也都分拣自己的。到最后,写着我们的名字的一个纸包被打开,里边是一个陶瓷杯子,杯子的上沿有一行字,“男孩,还是女孩”,字的前后都是问号,杯面上是一片黑。儿子要我们将热水倒入杯中,很快,杯面的黑底上显出很大的“是女孩”的字样。儿子宣布,儿媳怀孕已超过12个星期,一切检查正常,是个女孩,这成了我们收到的最好的圣诞礼物。我们兄弟姊妹的孙子辈前四个都是男孩,我们的这个孙女将是他们那一辈的第一。整个圣诞我们心中都充溢在一阵阵的喜悦中。

 

大概是没有了第一次要做爷爷奶奶的新奇和迫切吧,这次我们没有到医院等待出生。到中午时,儿子短信说,孩子还没有出生,2点5分,儿子发来了一个9秒钟的语音短信,是婴儿降生到这个世界上的第一声啼哭,几分钟后发来了照片,女婴胖胖的脸,眼睛还没有睁开。我们马上开车去托儿所接上孙子,然后一起去医院。

 

同样的医院同样的大厅同样的病房。婴儿胖胖的双颊,显得比孙子出生时强壮(她出生体重比孙子多一磅),手和脚都不停的动,好像在充分享受摆脱束缚的自由,还会把手指放在嘴里吸吮了。这时离出生只过了三个多小时,儿媳拿着她平常上班的大水杯喝水,晃起来哗哗响,里边装了不少冰块。我让孙子靠近妈妈,儿媳一手抱着女儿,一手搂着儿子,我给她们照了三人的第一张合影。

 

不知是不是东亚文化圈的所有国家都有‘坐月子’的习惯,我知道中国是一定的,韩国也是。我们有一个邻居,是在美国长大的韩国人,丈夫是白人,现在女儿和儿子都已成年。她说她生女儿时按美国方式,没‘坐月子’,但感觉不好,第二次生儿子时就按习俗‘坐月子’了。和服膺‘坐月子’的人聊,他们说,白人妇女强壮不需要,东方女性一定是需要的。我问为什么很多在美国的东方女性生孩子也没‘坐月子’也没出问题,他们说,年轻时没事,到了老年身体就会出状况了。说实话这不能说服我,且别说国内一些地区一个月产妇和婴儿的不能吹风和洗澡,就是看到美国生孩子的国内亲戚坐月子,三顿饭月嫂端到面前,一个月在床上很少活动,我也很难看到‘坐月子’的优势。国内到美国生孩子,加上月嫂一个月的服侍,至少要十几万人民币呢。国内这些年还有更离谱的,有持证上岗的催奶师。我有朋友前几年在北京生孙子,月嫂一个月要1万人民币,还要再雇保姆,要6千。当然,国内的规矩这些费用都是爷爷奶奶或姥姥姥爷出。

 

入土随俗,在美国出生的孩子在满月前也没有那么多禁忌。孙子刚出生两个星期,儿子就带全家去餐馆吃饭。餐馆人很多,要在室外拿号等座,等了近半个小时,孙子就躺在婴儿车中,两条腿露着,在十一月底傍晚沙漠冷风中踢腾。而前几年北京的一个亲戚生孙女,她儿媳要求奶奶接触婴儿前不但要洗澡,还从里到外都必须穿纯棉的衣服。

 

当天我们在病房待到六点,问儿媳吃什么饭,她说吃腻了医院餐厅的饭,儿子给她选了一家意大利餐厅的比萨。打电话选定,我们开车取回来,一家人就在病房里解决了晚餐。第二天中午去病房前,儿子打电话说他已订好了一家泰国餐馆的饭,让我们顺道取出带到医院。这家泰国餐馆我们之前常去,订的饭装了一大纸箱,有两大杯放了一半冰的果茶,有两盒椰子味的冰激凌,有菠萝饭,芒果糯米饭,就和我们平常吃的一样。吃完主食,儿媳和孙子用一个勺子,一递一口的吃冰激凌。这就是儿媳生产后在医院吃的两顿月子饭

 

到了下午两点,医生来查房,说一切都正常,儿媳可以带着孩子出院了。这离生产恰恰过去了24个小时。

 

儿媳还如上一次一样抱着婴儿进屋,向宠物们昭示家庭的新成员,家里的狗和猫抬头看看就走开了,带着饱经世故的轻蔑和不屑。倒是孙子,隔一会就绕着妹妹的摇篮转一圈,一次婴儿哭闹,孙子轻轻晃动摇篮,小声给妹妹唱起了在托儿所学的儿歌。


时光就这么流逝着。要是我有选择,我就想让孙子为妹妹摇摇蓝唱歌的这一刻定格,让家庭的温馨平和能永驻,永也不改变,直到天荒地老的永远!




浏览(2111) (27)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这些天滥觞在微信圈里的‘莫言’的赞美知青‘上山下乡 2018-04-23 17:15:03

今天在微信群看到微友发来的署名‘莫言’的赞美知青上山下乡运动的文章,看内容和语气就不是莫言写的。一查果不其然,是一个曾经的北京知青的大作。当年的知青有极少数现在混的很得意,当然也就顺带歌颂起上山下乡运动了,可忘了(或不愿意正视)当年的上山下乡运动给将近两千万知青和他们的家庭带去的伤痛和苦难。

看到陈丹青关于‘知青’的话,(《陈丹青最新杂文结集:荒废集》,作者:陈丹青,出版: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转在此:

“知识青年”的意思,就是没有知识的青年;“上山下乡”的意思,就是大规模遣散,实现“都市乡村化”——流放、流落、流浪,是上山下乡运动的国家景观,失学、失业、失落,是上千万“文革”知青命运的总模式。

极少数知青的个人奋斗,似乎印证了“天将降大任于斯人”的古训,其实是为国家政治命运的戏剧性转变所拯救,得以修成正果。绝大部分知青,三十年来被时代与社会一步步抛弃,成为多余的人。

知青不幸,因为此前、此后,没有一代都市青年全体遭遇被剥夺、被愚弄、被遗弃的过程。知青有幸,因为他们是国家的歉疚、社会的隐痛、时代的败笔,因此尚有若干被言说、被纪念的历史价值。

今日都市青年的父母十之六七可能是老知青。请老知青们不要忘记:亿万农民远比知青更悲惨、更凄苦、更无告。知青被历史赋予一种荒谬的身份,但没有人会“纪念”农民,并给予格外的同情或尊敬--知青与农民的曾经“结合”、终于离弃,这不该只是知青一代的记忆,同时,也是农民的记忆。



浏览(1329) (5) 评论(1)
发表评论
刚看过的三部韩国电影 2018-04-19 08:25:28

三部韩国电影

从去年到今年,看了三部韩国电影:《辩护人》、《出租车司机》和《1987》,有人讲这三部片子是韩国民主化三部曲。

《辩护人》

han2.jpg

2013年上映,以1980年代第五共和国初期发生於釜山釜林事件为背景,讲授一名税务律师因为突如其来的案件,决意冒著得罪独裁者的风险,投身人权运动。由宋康昊饰演的律师主角宋佑硕。原型为历史上为受害人作人权辩护的韩国已故前总统卢武铉

 

《出租车司机》

han1.jpg

2017年上映的韩国剧情片,由张勋执导,宋康昊汤玛斯·柯瑞奇曼柳海真柳俊烈主演。本片讲述1980年5月18日韩国光州民主化运动前夕,一名首尔的出租车司机为了丰厚的车资而冒险载上德国记者来到光州的故事,期间展现了不少人与人之间的温情。

 

《1987,黎明到来的那一天》

han3.jpg

2017年12月27日上映的韩国电影。电影改编自真实事件,以韩国六月民主运动为背景。讲述1987年1月,接受警方调查的一名22岁大学生朴锺哲,在汉城(现首尔南营洞对共分室侦讯过程中遭水刑窒息致死,而直接促成了国家改革的故事。

做为也经历过类似韩国1987年的“光州事件”的中国人,三部电影一部接一部都能在我心中掀起波涛,尤其昨晚看完的《1987》, 那似曾相识的学生反抗的激烈场面、军警的血腥镇压、和延世大学学生李韩烈在游行示威中的惨死,都让我夜不能寐。

报道,后两部电影韩国现任总统文在寅都看了,他看过《出租车司机》后说:

“当年人民起义的真相,至今仍未完全展露於人前,这个是我们将来必须面对的任务,而我相信这部电影将有助我们去完成这项任务。”

文在寅与夫人金正淑在首尔龙山店某影院观看了《1987》。随後,看完电影深受感动的文在寅即表示在韩国六月民主运动中,最让民主斗士们困扰的问题是世界是否会因起义而改变。


不知要等到哪一天中国才会有自己的电影《198x》。




浏览(2048) (5) 评论(1)
发表评论
我读小说《软埋》 2017-06-05 13:27:29

我读小说

IMG_3474.JPG

前几天,朋友用微信发来了小说《软埋》,作者是湖北省作协主席方方,我孤陋寡闻,对作者方方一无所知,引起我兴趣的是,这个朋友同时发来了题为“《软埋》是一株大毒草——武汉工农兵读者举行批判《软埋》座谈会”的帖子。这种只有在文革中才会出现的文章标题让我觉得了时空错位。我很想知道《软埋》到底是一本什么样的小说,能让'遗老'们重新赤膊上阵,又祭起了早已被扔到历史垃圾堆的'革命大批判'大旗。我要好好读读这本书了。

《软埋》不长,只有107页。写一个失忆的老太太丁子桃,多年前还是川北豪强家族的儿媳妇黛云时,土改时娘家全家被批斗后枪毙。她父亲是个读书出身的很开明的士绅,哥哥是共产党的干部,为救父母在赶回家的途中被暗杀。他的公公听到这个消息,不愿挨斗受辱,全家包括佣人16口全部自杀让儿媳黛云'软埋'(不用棺木,直接用土埋葬)。同时安排儿媳黛云带着儿子从地道逃脱。在地道出口登船,船触礁沉没,黛云失去儿子,也失去记忆,被部队吴医生救活,变成了丁子桃。吴医生很照顾丁子桃,多年后又相遇,吴医生已丧偶,与子桃结婚生子。吴医生车祸亡故,儿子青林从父亲遗留的日记中发现父亲吴医生原姓董,亦是土改中全家被杀,逃入深山,隐姓埋名。他开始探究母亲的家世。

人被'软埋'了,记忆也该被'软埋'吗?作者方方在《软埋》的后记里说:“人死之后没有棺材护身,肉体直接葬于泥土,这是一种软埋;而一个活着的人,以决绝的心态遮罩过去,封存来处,放弃往事,拒绝记忆,无论是下意识,还是有意识,都是被时间在软埋。一旦软埋,或许就是生生世世,永无人知。”半个多世纪前导致200万地主死于非命的暴力土改就一直被刻意的软埋着,方方们不甘于这段历史被“软埋”,方方写出了《软埋》。而那些要人们完全'软埋'甚至彻底忘掉那段历史的所谓'工农兵'们,当他们愚蠢地对方方们'大批判'时,也恰好让年轻的一代了解了一些当时的真实。例如在批判会上出身官僚地主家庭的土改亲历者鄢蕙兰说,她的妈妈也受过批斗,批斗时手是向背后捆着的,低着头在那里接受贫下中农的教育。把她年迈的妈(小脚)手捆在后边,她还说不残忍,还要感恩戴德。是什么样的教育和环境能让这样的工农兵'这样丧尽天良?

当然,不管有没有方方的《软埋》这部书,也不管所谓的'工农兵'们在怎么声嘶力竭丧心病狂,真相都不会真的被完全忘记,历史也总有一天会清算。




浏览(2244) (2) 评论(1)
发表评论
总共有52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