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孤礁絮语  
一个孤寂的行者的自言自语  
        http://blog.creaders.net/u/9665/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中国大妈”是如何炼成的 --- 再读刘慈欣《三体》的片段 2018-11-04 19:20:02

这两天由重庆一个女乘客与公交车司机扭打,导致公交车坠江,全车人惨死的悲剧,引起了网上对中国大妈的口诛笔伐,我想起了刘慈欣《三体》中的两个片段,辑成此文:


《三体》从66年清华大学批判反动学术权威、理论物理学家叶哲泰的大会开始:


押送叶哲泰上台的红卫兵比别的批判对象多了一倍,有六人,两男四女。两个男青年步伐稳健有力,一副成熟的青年布尔什维克形象,他们都是物理系理论物理专业大四年级的,叶哲泰曾是他们的老师;那四名女孩子要年轻得多,都是大学附中的初二学生,这些穿着军装扎着武装带的小战士挟带着逼人的青春活力,像四团绿色的火焰包围着叶哲泰。


一名女红卫兵厉声说,爱因斯坦是反动的学术权威,他有奶便是娘,跑去为美帝国主义造原子弹!要建立起革命的科学,就要打倒以相对论为代表的资产阶级理论黑旗!说话的女孩儿是这四个中学红卫兵中天资最聪颖的一个,并且显然有备而来,刚才上台前还看到她在背批判稿。


低头!你个反动顽固分子!!旁边一名女红卫兵解下腰间的皮带朝叶哲泰挥去,黄铜带扣正打在他脑门上,在那里精确地留下了带扣的形状,但很快又被淤血模糊成黑紫的一团。


来自附中的四位小将自有她们无坚不摧的革命方式,刚才动手的那个女孩儿又狠抽了叶哲泰一皮带,另外三个女孩子也都分别抡起皮带抽了一下,当同伴革命时,她们必须表现得更革命,至少要同样革命。


恼羞成怒的小红卫兵立刻做出了判断,对于眼前这个危险的敌人,一切语言都无意义了。她抡起皮带冲上去,她的三个小同志立刻跟上,叶哲泰的个子很高,这四个十四岁的女孩儿只能朝上抡皮带才能打到他那不肯低下的头,在开始的几下打击后,他头上能起一定保护作用的铁高帽被打掉了,接下来带铜扣的宽皮带如雨点般打在他的头上和身上——他终于倒下了,这鼓舞了小红卫兵们,她们更加投入地继续着这崇高的战斗,她们在为信念而战,为理想而战,她们为历史给予自己的光辉使命所陶醉,为自己的英勇而自豪……


最高指示:要文斗不要武斗!叶哲泰的两名学生终于下定了决心,喊出了这句话,两人同时冲过去,拉开了已处于半疯狂状态的四个小女孩儿。


叶哲泰死在了她们的皮带下,他的女儿叶文洁在台下目睹了父亲的惨死。


*******************

(十几年后,历经磨难的叶文洁回到了北京)


叶文洁多方查访当年打死父亲的那四个红卫兵,居然查到了她们中的三个。这三个人都是返城知青,现在她们都没有工作。叶文洁得知她们的地址后,分别给她们写了一封简单的信,约她们到当年父亲遇害的操场上谈谈。


叶文洁并没有什么复仇的打算。在红岸基地的那个旭日初升的早晨,她已向包括她们在内的全人类复了仇,她只想听到这些凶手的忏悔,看到哪怕是一点点人性的复归。


这天下午下课后,叶文浩在操场上等着她们。她并没有抱多大希望,几乎肯定她们是不会来的,但在约定的时间,三个老红卫兵来了。


叶文洁远远就认出了那三个人,因为她们都穿着现在已经很少见的绿军装。走近后,她发现这很可能就是她们当年在批判会上穿的那身衣服,衣服都已洗得发白,有显眼的补丁。但除此以外,这三个三十左右的女人与当年那三名英姿飒爽的红卫兵已没有任何相似之处了,从她们身上消逝的,除了青春,显然还有更多的东西。叶文洁的第一印象就是,与当年的整齐划一相比,她们之间的差异变大了。其中的一人变得很瘦小,当年的衣服穿在身上居然还有些大了,她的背有些弯,头发发黄,已显出一丝老态;另一位却变得十分粗壮,那身衣服套在她粗笨的身体上扣不上扣子,她头发蓬乱,脸黑黑的,显然已被艰难的生活磨去了所有女性的精致,只剩下粗鲁和麻木了;第三个女人身上倒还有些年轻时的影子,但她的一只袖管是空的,走路时荡来荡去。


三个老红卫兵走到叶文洁面前,面对着她站成了一排一当年,她们也是这样面对叶哲泰的——试图再现那早已忘却的尊严,但她们当年那魔鬼般的精神力量显然已荡然无存。瘦小女人的脸上有一种老鼠的表情,粗壮女人的脸上只有麻木,独臂女人的两眼望着天空。


你以为我们不敢来?粗壮女人挑衅似的问道。


我觉得我们应该见见面,过去的事情总该有个了结的。叶文洁说。


已经了结了,你应该听说过的。瘦小女人说,她的声音尖尖的,仿佛时刻都带着一种不知从何而来的惊恐。


我是说从精神上。


那你是准备听我们仔悔了?粗壮女人问。


你们不该忏悔吗?


那谁对我们仟悔呢?一直沉默的独臂女人说。


粗壮女人说:我们四个人中,有三个在清华附中的那张大字报上签过名,从大串联、大检阅到大武斗,从一司二司三司联动西纠东纠,再到新北大公社红旗战斗队东方红,我们经历过红卫兵从生到死的全过程。


独臂女人接着说:在清华校园的百日大武斗中,我们四个人,两个在井冈山,两个在·一四。我曾经举着手榴弹冲向井冈山的土造坦克,这只手被坦克轮子压碎了,当时血肉和骨头在地上和成了泥——那年我才十五岁啊。


后来我们走向广阔天地了!粗壮女人扬起双手说,我们四个,两个去了陕西,两个去了河南,都是最偏僻最穷的地方。刚去的时候还意气风发呢,可日子久了,干完一天的农活,累得连衣服都洗不动;躺在漏雨的草屋里,听着远处的狼叫,慢慢从梦里回到现实。我们待在穷乡僻壤里,真是叫天天不语,叫地地不应啊。


独臂女人呆呆地看着地面说:有时,在荒山小径上,遇到了昔日的红卫兵战友,或是武斗中的敌人,双方互相看看,一样的衣衫破烂,一样的满身尘上和牛粪,相视无语啊。


唐红静,粗壮女人盯着叶文洁说,就是那个朝你父亲的头抽了最要命一皮带的女孩儿,在黄河中淹死了。洪水把队里的羊冲走几只,队支书就冲知青们喊:革命小将们,考验你们的时候到了!于是,红静就和另外三个知青跳下河去捞羊,那时还是凌汛,水面上还浮着一层冰呢!四个人全死了,谁知是淹死的还是冻死的。见到他们尸首的时候…………我他妈说不下去了……”她捂着脸哭了起来。


瘦小女人流着泪长叹一声:后来回城了,可回来又怎么样呢?还是一无所有,回来的知青日子都不好过,而我们这样的人最次的工作都找不到,没有工作没有钱没有前途,什么都没有了。


叶文洁彻底无语了。


独臂女人说:最近有一部电影,叫《枫》,不知你看过没有?结尾处,一个大人和一个小孩儿站在死于武斗的红卫兵墓前,那孩子问大人:他们是烈士吗?大人说不是;孩子又问:他们是敌人吗?大人说也不是;孩子再问:那除他们是什么?大人说:是历史。


听到了吗?是历史!是历史了!粗壮女人兴奋地对叶文洁挥着一只大手说,现在是新时期了,谁还会记得我们,拿咱们当回事儿?大家很快就会忘干净的!


三个老红卫兵走了,把叶文洁一个人留在操场上。


************************

三个当年的女红卫兵,之后失落的返城知青的路还在往前延伸着呢。


她们中的一个接替退休的父亲,进了国营工厂,一个在街道工厂找到了工作,最后一个一直待业在家,有时跑到火车站,合伙骗外地来京的人一日游,挣些黑心钱。后来在国营工厂的下岗,街道工厂关闭,在火车站办一日游的被抓住关起来过好几次。


又过了二十多年,中国经济已成了世界老二,她们也都到了可以领社保的年龄。北京房价飞涨,她们每人在城区都有一间四合院内的小平房,那还是文革初期她们将被划为反动作家的房主赶走抢占的,拆迁后都在四环外拿到了两套公寓房,一套自住,一套分租给北漂的白领,拿到钱就去旅游,练成了世界公害的中国大妈



浏览(6180) (14) 评论(7)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achedanv2 留言时间:2018-11-11 10:02:32

俺可真服了楼主的联想。重庆这事故反应的其实只是中国社会的本质:农耕文明。这种文明状况下,普通的中国人缺乏基本的理性思维,他们身上更多的是感觉和感情,其中女性同胞们就更甚了。

回复 | 0
作者:秋念11 留言时间:2018-11-10 17:47:51

早期红卫兵,其实是法西斯。

回复 | 0
作者:老礁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8-11-05 19:00:51

你说得对,不必在意旅游中的大妈们。我这篇急就的、漫画式的帖子只是想说文革对一代人,甚至后代造成的恶劣影响。当然,也对刘慈欣以文革的一个片段切入,引出他的划时代的科幻巨著《三体》的敬意。刘慈欣说,当他开始写《三体》时,编辑说,你不能再增加文革的内容了,否则全书都不能出版。最后看到国内正式出版的《三体》第一部,将文革的描写移到了中间,让人摸不着头脑。

回复 | 0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8-11-05 12:31:19

国内八十年代时流行过danielle steel的几本小说,其中之一就描述过“德州大妈”在英国商店里的张狂表现,不过不是小说的主线就是了,只不过就是给因为石油而发财的德州人的一个stereotype的描述。

这是英国人对美国人的看法,至今世界上也还是把美国人看作是最差的旅游者,尤其态度上不尊重当地习惯,再有就是形象上,穿戴太随意(欧洲朋友提醒,夏天旅游穿短裤,不论什么样的短裤,是美国游客的标签)。中国人目前在最差旅游者名单上还只能排在第二。

一个迅速富裕的社会难免有这种人出现,美国人的收入大致是欧洲同类人的两倍甚至更多(其实欧洲人在保险方面远比美国人成本低),在外觉得钱多,心态可能就不同,没什么奇怪的,只不过中国文化下人们心态比较趋同,别人的坏事也觉得影响了自己形象,产生羞耻感,其实其他国家的人未必这样看。中国大妈这种词不过就是中国人的说法,并没有在世界上有这个概念。

这大概是华人在海外适应文化多元化比较困难,或者一心想融入主流心态产生的原因之一,缺乏对自己的自信。

你就让她们大妈去就是了,何必在意?总不能像韩国或者日本人那样,当年在巴西狂欢节,他们都穿的西装革履的,坐在看台上不出声一动不动的,周围看台上的人都是在随着下面的队伍欢呼叫喊,更没有人正经穿服装的。

回复 | 0
作者:不列颠地主 留言时间:2018-11-05 08:52:47

这一批红卫兵也有不少人出国了。其中有几个货也是一肚子的委屈,靠在万维写博客骂人刷存在感。

回复 | 1
作者:老礁 回复 zhf 留言时间:2018-11-05 08:10:59

红卫兵‘大妈’谬种流传,60岁的传给了四十多岁的,在贪污大潮的影响下变本加厉。

回复 | 0
作者:zhf 留言时间:2018-11-05 07:27:47

重庆大巴里的泼妇大妈今年48岁,应该和红卫兵,知青没什么联系。大妈读小学是77年是改革开放的年代。大妈受贪污大潮的影响才比较符合逻辑。

回复 | 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