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苏小白的博客  
亦儒亦道亦佛陀 不俗不雅不正经  
我的网络日志
《详解傅青主女科》第三部(产后总论) 2018-10-17 00:22:15

产后总论  第一

 

原文摘录:

 

“凡病起于血气之衰,脾胃之虚,而产后尤甚。

是以丹溪先生论产后,必大补气血为先,虽有他症,以末治之,斯言尽治产之大旨。若能扩充立方,则治产可无过矣。”

 

以上这二节,是青主论产后大法,即遵循朱丹溪先生之所言,产后必大补气血。在大补气血的基础上,随证化裁,扩充立方。

 

一、产后病的病因特点。

 

“凡病起于血气之衰,脾胃之虚,而产后尤甚。”

 

产后病的病因特点是,血气衰,脾胃虚。当然,一般疾病多是由于病患者自身脾胃虚损,血气衰虚引起的,产妇生产过程之中更易伤其气血,所以产后诸病所生之原因更是,脾胃虚、血气衰。

 

二、产后病的治疗大法。

 

“是以丹溪先生论产后,必大补气血为先,虽有他症,以末治之,斯言尽治产之大旨。若能扩充立方,则治产可无过矣。”

 

产后病的治疗大法是,在大补气血的基础上,随证化裁,扩充立方。

 

治产后病,青主极推崇朱丹溪大补气血之所论,产后病治法大旨必于大补气血为先,然后随证加减药品,扩充立方。如能这样做,则治产后病就不会出错了。

 

2018/10/9,窥月斋。

 

 

 

产后总论  第二

 

原文摘录:

 

“夫产后忧、惊、劳、倦,气血暴虚,诸症乘虚易入,如有气毋专耗散,有食毋专消导;热不可用芩、连,寒不可用桂、附;寒则血块停滞,热则新血崩流。

 

至若中虚外感,见三阳表症之多,似可汗也,在产后而用麻黄,则重竭其阳;见三阴里症之多,似可下也,在产后而用承气,则重亡阴血。

 

耳聋胁痛,乃肾虚恶露之停,休用柴胡。谵语出汗,乃元弱似邪之症,非同胃实。厥由阳气之衰,无分寒热,非大补不能回阳而起弱。痉因阴血之亏,不论刚柔,非滋荣不能舒筋而活络,乍寒乍热,发作无期,症似疟也,若以疟治,迁延难愈。言论无伦,神不守舍,病似邪也,若以邪治,危亡可待。”

 

以上三节,是青主分论治产后病的注意事项。我们逐节讲解,如下——

 

一、“夫产后忧、惊、劳、倦,气血暴虚,诸症乘虚易入,如有气毋专耗散,有食毋专消导;热不可用芩、连,寒不可用桂、附;寒则血块停滞,热则新血崩流。”

 

1、产后四忌。妇人产后有四忌,分别是:忧、惊、劳、倦。前两项,是指要注意调养精神,切忌忧伤惊悸;后两项,是指要注意保养身体,切忌劳累疲倦。若不注意调养精神,不注意保养身体,由于产后妇人本来就气血虚损,则会造成气血暴虚。

 

2、气、食、热、寒四证治之注意事项。

 

产后妇人由于自身气血虚损,若注意调养精神与保养身体,则极易导致外邪乘虚侵入致病。如果造成气郁之证,切忌专用耗散之品;若有食积之证,切忌专用消导之药;热证不可用黄芩、黄连等苦寒之药;寒证也不可用附子、肉桂等大热之品。这是因为,产妇本来就气血虚,若用寒凉之品,极易造成血块停滞,即血瘀;若用大热之品,又会导致新血崩流,即热迫血妄行。

 

二、“至若中虚外感,见三阳表症之多,似可汗也,在产后而用麻黄,则重竭其阳;见三阴里症之多,似可下也,在产后而用承气,则重亡阴血。”

 

这一节是说产妇因为气血虚易得外感,证见三阳表证居多,这里的三阳是指太阳,表证治用汗发,然而产后忌用麻黄,因为麻黄发汗力强,汗出伤其阳气;如果邪气入里,证见三阴里证,这里的三阴是指太阴,治用下法,然而产后忌用承气汤类,因为承气汤中有大黄、枳实、厚朴、芒硝类,下之易亡阴血。总之,产妇表证忌用麻黄汤,太阴里证忌用承气汤。

 

三、“耳聋胁痛,乃肾虚恶露之停,休用柴胡。谵语出汗,乃元弱似邪之症,非同胃实。厥由阳气之衰,无分寒热,非大补不能回阳而起弱。痉因阴血之亏,不论刚柔,非滋荣不能舒筋而活络。乍寒乍热,发作无期,症似疟也,若以疟治,迁延难愈。言论无伦,神不守舍,病似邪也,若以邪治,危亡可待。”

 

这一节,还是具体谈产妇所患病证的辩治。下边,我们分解之:

 

1、如果产妇耳聋胁痛,耳与胁乃少阳经所经之处,少阳病宜用柴胡,但是产妇得此证多由于肾虚恶露不行所致,因为忌用柴胡,因为柴胡性本苦偏寒,肾虚之体故不用之。

 

2、如果产妇谵语汗出,一般谵语汗出,我们常辩之为胃中有实火,然而产妇气血常受虚损,产妇谵语汗出多是由于素体正气虚损,虚火所致,故多不该辩为胃实之证。

 

3、产妇得了厥逆之证,因四肢厥逆按一般辩证之法,其病因应有寒热之分,热者寒之,寒者热之,然产妇气血虚损,无论寒热,必要先以固本为主,此正即谓“非用大补不能回阳起弱。”

 

4、产妇得了痉证,其本因是阴血之亏,不论痉症是刚痉或是柔痉,非滋荣不能舒筋而活络。

 

5、若产妇乍寒乍热,发作无期,其症状好似疟疾,然其病因还是因气血虚损,若单以疟治而不顾其体虚损,那么就导致迁延难愈。

 

6、若说话语无伦次,神不守舍,虽然其病症好似中了邪气,若以邪治,只论治其心用镇心神之品,而不顾其气血虚损这本,那么危亡可待也。

 

总之,产妇诸证,皆要先以固其气血之本为治法之首,然后在补其气血的基础上,随证加减药物,扩充立方,才是万全之策。

 

2018/10/10,窥月斋。

 

 

 

产后总论  第三

 

原文摘录:

 

“去血过多而大便燥结,肉从蓉加於生化,非润肠承气之能通;去汗过多而小便短涩,六君子倍加参,耆,必生津助液之可利。加参生化汤频服,救产后之危;长生活命丹屡用,苏绝谷之人。颓疝脱肛,多是气虚下陷,补中益气之方;口噤拳挛,乃因血燥类风,加参生化之剂。产户入风而痛甚,服宜羌活养荣汤;玉门伤凉而不闭,洗宜〔虫麻〕儿黄硫散。怔忡惊悸,生化汤加以定志;似邪恍惚,安神丸助以归脾。因气而闷满虚烦,生化汤加木香为佐;因食而嗳酸恶食,六君子加神曲、麦芽为良。苏木、莪术,大能破血;青皮、枳壳,最消满胀,一应耗气破血之剂,汗吐宣下之法,止可施诸壮实,岂宜用於胎产。”

 

以上这一节,是青主举例说明产后一些病的治法。下边,我们分解之:

1、“去血过多而大便燥结,肉从蓉加於生化,非润肠承气之能通”

 

如果产妇产时出血过多而导致大便燥结的,须用生化汤+肉从蓉治之,不可用承气汤。这是因为生化汤主要药物为当归+川穹+桃仁+炮姜+黄酒+甘草组成,其功在消瘀活血上,而肉从蓉有益精血,润肠道之功,产后妇大便燥结不通其病因在失血多,导致肠道失养,故用生化汤+肉从蓉治之。

 

2、“去汗过多而小便短涩,六君子倍加参,耆,必生津助液之可利。”

 

如要产妇因汗出过多而导致小便短涩者,可用六君子汤倍用人参+黄芪。这是因为产后汗出过多,体内津液必失,同时阳气也失损,六君子汤+黄芪补气固气,倍用人参以生津也。

 

3、“加参生化汤频服,救产后之危;长生活命丹屡用,苏绝谷之人。”

 

产妇常服生化汤+人参,消瘀活血,滋补产妇气血,气血充足且畅达,则产妇身体就会健康无疾。长生活命丹即人参汤,产妇体虚,常服人参汤滋补正气也。

 

4、“颓疝脱肛,多是气虚下陷,补中益气之方”。

 

如果产妇有疝气脱肛之疾病,多是产后气虚导致的下陷证,可用补中益气汤。补中益气汤有人参+白术+黄芪+柴胡+升麻+陈皮+当归,在补气利气之同时,也有养血提升之功效,故可治颓疝脱肛也。

 

5、“口噤拳挛,乃因血燥类风,加参生化之剂。”

 

这里的拳挛是指四肢屈曲不伸。如果产妇口噤不开,四肢屈曲不伸者,此乃血燥导致的,治以加参生化汤。加参生化汤,即在生化汤的基础上加入人参。人参补气生津,生化汤消瘀活血,其瘀除,其血活,同时又生津气足,则血燥之疾自愈也。

 

6、“产户入风而痛甚,服宜羌活养荣汤;玉门伤凉而不闭,洗宜〔虫麻〕儿黄硫散。”

 

产户,指阴道;玉门,指阴道口。如果产妇阴道因受风而痛甚,其病因还是由于产妇血虚,并且受到风寒,引起痹痛,如此则服羌活养荣汤,即在养荣汤的基础上加羌活,羌活除风寒痹疼,养荣汤治血海虚弱。玉门伤凉不闭,宜有〔虫麻〕儿黄硫散洗之。

 

7、“怔忡惊悸,生化汤加以定志;似邪恍惚,安神丸助以归脾。”

 

如果产妇怔忡惊悸,则是因为失血不能养心,心神失养所致,服用生化汤消瘀活血,血足心神得养故而有定志之功。如果产妇神情恍惚,则服用安神丸。

 

8、“因气而闷满虚烦,生化汤加木香为佐;因食而嗳酸恶食,六君子加神曲、麦芽为良。”

 

如果产妇由于生气而导致闷满虚烦者,可服用生化汤+木香。这是因为产妇血虚,虚则易招邪,稍一生气就会致闷满虚烦,生化汤活血则肝疏,然后加入木香顺气,则此疾可治也。如果产妇因食而嗳酸恶食,则服用六君子汤+神曲、麦芽。这是因为六君子汤是在四君子汤补气的其础上,又加入陈皮理气,加半夏化痰,再加入神曲麦芽以消食积也。

 

9、“苏木、莪术,大能破血;青皮、枳壳,最消满胀。”

 

这一句是谈四种药物的功用。这四种药物是苏木、莪术、青皮和枳壳。苏木、莪术,其功能为破血除瘀,青皮、枳壳,其功能是消除满胀。

 

10、“一应耗气破血之剂,汗吐宣下之法,止可施诸壮实,岂宜用於胎产。”

 

这一句,是谈产妇气郁血瘀与食积的忌用方剂。一些耗气破血的方剂,与那些治疗汗吐下的方剂,也不宜适用于胎产。因为产后本已气血虚损,用这些方剂宜破血耗气,对产妇健康不利。

 

2018/10/12,窥月斋。

 

 

产后总论  第四

 

原文摘录:

 

“大抵新产后,先问恶露如何,块痛未除,不可遽加参术;腹中痛止,补中益气无疑。至若亡阳脱汗,气虚喘促,频服加参生化汤,是从权也。又如亡阴火热,血崩厥晕,速煎生化原方,是救急也。

 

王太仆云:「治下补下,治以急缓,缓则道路达而力微,急则气味厚而为重。」故治产当遵丹溪而固本,服法宜效太仆以频加。凡付生死之重寄,须着意於极危;欲救俯仰之无亏,用存心于爱物。此虽未尽产症之详,然所闻一症,皆援近乡治验为据,亦未必无小补云。”

 

以上二节,主要是青主在谈新产后的治疗原则。下边,我们分解之:

 

一、“大抵新产后,先问恶露如何,块痛未除,不可遽加参术;腹中痛止,补中益气无疑。至若亡阳脱汗,气虚喘促,频服加参生化汤,是从权也。又如亡阴火热,血崩厥晕,速煎生化原方,是救急也。”

 

一般情况下,新产过后,要先行问诊,问产妇恶露情况,如果块痛未除,不可急用人参白术。因为人参白术为滋补之品,块痛未尽,说明体内有瘀血之块,恐服人参白术反致使块长而不能祛除也。倘若腹痛已止,可服用补中益气汤,补中焦阳气,提升阳气也。当然,如果产妇亡阳脱汗,气虚喘促,这时可以服用加参生化汤,以清除体内瘀血,扶正体内阳气也。假若产妇亡阴火热,血崩厥晕,速煎服生化汤原方,是急救之方也。这是因为生化汤内有当归,可补血;同时,又有桃仁诸药,可除瘀,从而使血生血活而不致亡阴命殆也。

 

二、“王太仆云:「治下补下,治以急缓,缓则道路达而力微,急则气味厚而为重。」故治产当遵丹溪而固本,服法宜效太仆以频加。凡付生死之重寄,须着意於极危;欲救俯仰之无亏,用存心于爱物。此虽未尽产症之详,然所闻一症,皆援近乡治验为据,亦未必无小补云。”

 

以上这节,是青主在谈产后诸症的治疗原则,并服用之法。

 

治疗原则是,以朱丹溪“固本”为要,在治疗产后诸症时,一定要先以固本为前提;而治疗方法同是,宜效太仆以频加,也就是要效法王冰的说法,要频频增加药味以除疾也。

 

王太仆,也即唐代医家王冰。王冰针对下焦之病说过一句话,也即:“治下补下,治以急缓,缓则道路达而力微,急则气味厚而为重。”也就是说,治下焦之病多于补下焦之虚基础上治之,治法有急有缓,缓者用药轻微,急者用药味重。凡决定生死之重疾,须先救其标,然后慢慢施于缓药以调其本。青主说,如果遵循朱丹溪固本之治疗原则,并本着王冰所言施治于急缓之法,则产后诸症一般皆可治愈也。

 

2018/10/13,窥月斋。



浏览(36)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1307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307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