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苏小白的博客  
磨砚斋主人  
我的网络日志
长篇《小阳春》(56) 2017-10-19 10:24:00

56

  

杨娣换件休闲运动衣,头发也扎成一束马尾辫,在她家扑射的灯光里,在一片蔷薇色的灯光里,举手摘衣,低手折衣,清清爽爽的,自是别有一番风致。

 

王小强看得火急火燎,恨不得从楼顶跳下去,却又不敢跳的,便东抓西挠,竟从楼板上扣下一粒米粒似的小石子,捏了,朝着杨娣家的阳台掷去。结果,小石子掷偏。杨娣浑然无觉,仍在阳台叠衣。王小强匆忙又觅出一粒石子,瞄准,掷去,只听轻微的一声“啪”,小石子掷到了杨娣家阳台上的玻璃窗上。杨娣显然听到了,只见她停下折衣,仰首侧耳,往外望望听听,王小强忙将身子一趔,闪躲起来。

 

等他再次回来,往下看,杨娣已离去阳台进房内。

“哥,天黑透了。”

王小强没有走的意思,坐在楼沿上一枝接一枝抽烟。连发便不再吭声,只坐在他旁边,二人也不说话,只抽烟。

 

夜空繁星点点,春风吹来一阵一阵花香。

王小强抽一会儿烟,低头望一下杨娣家阳台。忽然,她家的阳台暗了。王小强就站起身来,对连发低低的声音说:“走!”二人下楼。当下到五层楼的时候,小强停下来,冲连发使了个眼色。连发趴到杨娣家防盗门上,一只眼挤着,一只眼透过门上“猫眼”,往里透视,好半天,连发扭脸悄道:“啥也看不见。”王小强过去,帖身听听,隐隐听到杨娣在房内轻歌。他笑了,美美听了一会儿,忽然听到她家房内有人说:“我到楼下散散步去,你去吗?”,声音是杨娣她爸的,“不去!”想必是杨娣她妈的,接着,就听到一个男人走过来的脚步声,王小强听到,心内一慌,扯起连发,二人连滚带爬,仓皇逃掉。

 

两天后,王小强与连发不顾春阳暴晒,中午才过,便已隐藏在杨娣家的楼顶之上了。是星期天。他俩一轮一阵儿守在楼沿处观察。可是,杨娣家的阳台上一直没有丝毫动静。“哥,是不是她家没人呀?”连发问。“不可能!我感觉她在。”连发听了,低头下去,阳台上还是寂寂无人。连发便扣出一粒石子,“啪”的投到杨娣家的阳台玻璃上,还是没有动静,连发就又扣出一粒,猛然掷下去,“嘭”,这下声音够大,不大一会儿,就见杨娣家跑上阳台一人。连发赶紧将身子缩回,接着听到玻璃窗打开的声音。王小强趔斜身子,远远站着,往下觑看。连发也悄悄探出头,斜眼下去,阳台上一半大孩儿,他趴在窗口直往下看,什么也没看见,就听屋内有妇人问:“小伟,怎么啦?”“姨妈,可能有人在楼下打弹弓!”妇人并没出来。反而,听到杨娣的问声——“是么?”随着声音,就见杨娣一边托着刚洗过的湿湿的头发,一边走过来。只见她来至窗口,探出身子,径往楼下睃看。楼顶的王小强与连发,相视一笑,忙一律将身子闪起,只把头脸侧出去,往下偷瞍。这时,那半大男孩儿,已经进屋。阳台上只落杨娣一人。连发“嗯,嗯”故意清清嗓子。杨娣猛一仰面,看见了他俩。杨娣看看连发,又看看王小强。王小强直冲杨娣笑。杨娣死死地看着王小强。连发故意咳嗽一声。杨娣生气的将头发一甩,然后“啪啪”的将窗子关闭,就听她妈在屋内问:“娣,怎么回事?”杨娣没有回答,只将窗子关紧,一扭身,径回房内去了。连发又扣出一粒小石子,往她家阳台玻璃上掷去。王小强想阻止,却没止得住。只听“啪”的一声过后,杨娣气乎乎的走出来,将窗玻璃打开,探出身子,抬起脸恨恨地望着王小强。恨恨望着。王小强想说话,又没说出来。这时,杨娣“嘭”的一声,将窗玻璃关了。忽然,就看见杨娣的表哥小伟,气汹汹奔到阳台上。王小强心想不妙,赶忙招呼连发下楼。这时,早已听到楼下一片吆喝喊打声。二人撒退就跑,刚跑至下楼口处,从楼口里“呼哩哗啦”便涌上来四五个人,将他们堵在楼顶。

  

王小强被杨娣表哥小伟及小伟的同学四五个人,打得一瘸一拐;连发被顺便揍得是鼻青脸肿。二人一个拖拉腿,一个捂着脸,垂头丧气走出来,就在家属院门口分手。连发回他在西关的家了。一瘸一拐的王小强,本来想回到叔父家养养伤,等伤好后,重新做人,——再也不这样了,这样干,就算能弄点小钱,也招别人看不起的,一时便想重回学校学习考大学,体体面面的,到时候好好让杨娣这一家人看看!

 

“我要奋斗,我要混个人上人!”

王小强在心里一遍遍念叨,可熟料,回心转意的他,一瘸一拐回到叔父家,并没得到同情,反而又被叔父与婶子臭骂一顿!王小强失望之极,一赌气,一横心,就重又来到他的“老窝”内。

 

不过,王小强的确是变了!心变了!心变得更大更狂更野!他决计不再领着小兄弟们去干那些偷偷摸摸的小事体,那多丢人,暗无天日,他想要活得豪气一些,侠气一些,像古代英雄豪杰一样,走四方,无敌手。他想起小时候听的《说岳全传》,想到了那里边的瓦岗英雄;也想到了历史书上写的朱元璋,他想得热血沸腾,豪情满怀,不可抑制。这时,长发老熊与连发相继来到“老窝”内,三人弄了几瓶“小二”,几袋五香花生米,一边抓吃,一边大口闷酒,一边脸红耳热听王小强说着“规划”。老熊听罢,手拖披肩长发,露出窄脸来,一面高深道:“强哥,兄弟正想向你汇报!”“说!”老熊抓起一撮花生米,撂进嘴里,大口嚼着,喝了一口酒,说道:“前几天,莲花市场一个菜贩子投靠兄弟了。——他叫片罗!这片罗是郊区尚集的,他们那儿都种菜,都来莲花市场卖——”老熊话没说完,只听王小强“啪”的双手一拍大腿:“好啊!”说着,就掂起酒瓶子,亲自递于老熊,老熊满自豪的笑笑着接了。连发莫明其妙,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就听小强道:“咱们下一步,就从莲花市场做起!来——干!”老熊掂着酒瓶子与王小强的酒瓶子碰一下,连发也赶紧掂起一瓶来,三人“啪”很响的碰,满满咽下一大口酒。

 

三人纷纭抓起花生米吃。

王小强就说:“老熊你负责跟那个,那个——”王小强一时忘记了名字——“片罗”老熊接腔道。“对,对,就跟片罗。妈的!这小子咋起这个鸟名字,真他妈难听!”三人哈哈笑,小强接着说:“老熊你跟片罗去尚集收购菜,连发——!”连发忙应答:“哥,说吧。”“你领着弟兄们负责莲花市场的‘治安’”“哥放心!——”连发说了,看看王小强,又道:“是不是做这事前,先将那个妞的哥收拾了,以报前仇!”王小强脸一耷拉。连发不敢吭声。老熊一脸迷惑,就问道:“强哥,发子,到底出了啥事?叫人给弄成这样!”“我带连发外边走了一趟!没啥!”“没啥,没啥!”连发赶忙打圆场。老熊也不好再问,脸扭向小强。

 

小强捏一颗花生米,扔嘴里,香香地嚼了,道:“行动吧!”

二人点头,各将酒喝干,告别而去。

从此后,一场接一场的械斗流血事件,便在莲城最大的蔬菜市场——莲花市场中上演。

  

  



浏览(98)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1122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122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