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大老山的博客
  闲来无事,聊聊天
网络日志正文
悼念父亲 - 2015年9月22日 2015-09-23 17:59:49

北京时间2015年9月22日下午1点30分,父亲去世了。


当天中午,他与母亲刚吃完午餐,下午觉得困了,就倒在床上,从此一睡就再也没有醒过来。


半年前我回国探亲的时候,他见到久别的我十分高兴,82岁的他坚持不让我下厨,他非要自己下厨房帮我做饭不可。就像我小的时候一样,每天早晨6点钟左右他就会把早饭做好,等着我起床。吃过早餐,他会劝我出去多走走,坐车看看城市这些年的变化,顺便也锻炼一下身体,不要老在屋里坐着。临出门时,在门口对我说,记着中午回来吃饭,不要在外边乱吃东西,顺便塞给我一把零钱,说是坐车用的,因为坐公交车买票不找零钱。


第一天晚上在家里睡觉,他非要让我睡他的床,我坚决不肯。母亲对我说,他在沙发上已经睡了好多年了。我问为什么,母亲说他患肺气肿,躺着睡觉觉得憋气,睡不好,所以每天晚上都是坐在沙发上睡,用个板凳把两条腿垫高。


父母一直与弟弟家住在一起,买房的时候,弟弟家住三楼,父母住在二楼,这样他们上下楼也方便些。即便如此,父亲上楼还是要在中间歇几次,所以平日里买菜都是弟弟家给他们带。我回家的时候,他高兴,自己骑着电动车去市场。每次买的都很多,结果无论是做包子还是饺子,都特别多,他们自己根本就吃不了几个饺子,我也不可能吃那么多,最后只好剩下,放在大冰柜里。后来我走了,听弟弟说,很多天后,他们老两口还在打扫那些当时多出来的包子饺子。


我走后不久,他查出患了小细胞性肺癌,长在肺门处。去医院做肺内检查,结果差点过去。原因是他多年了来的肺气肿,心肺功能差,所以无法进一步的探测,结果无法使用靶向药。后来又打算去山东或上海做射波刀手术,资料片子发过去,回话是,他肺部有炎症,等消了炎再考虑。本地医院大夫讲,做完伽马刀手术后,肺部有可能会纤维化,由于父亲肺中的大部分细胞已经失去功能,如此会加速他的病程。再三考虑,还是选择了保守治疗。


父亲小的时候,家里很穷,他的母亲(我的奶奶)早逝,留下三个孩子。父亲是老大,我叔叔是老二,很小就被送到县城里做徒工学修鞋,奶奶去世后,我的姑姑被送到别人家做童养媳。这样爷爷决定,把家卖了,出外打工。那个时候父亲刚满10岁。不过从那时起,他就开始做童工,以帮助爷爷。后来到了12~13岁时,他去一家铁厂打杂,那家铁厂是日本人开的,爷爷也在那里做工。后来日本投降了,他们失去了工作,投奔老乡就来到了北京附近,在那里他和爷爷找到了另一份临时工作,挣钱糊口。后来赶上金圆券贬值,很多生意都没法做了。他们又一次失去了工作。之后在另一个老乡的介绍下,到了京西煤矿去背煤。每天换回来的是小米,因为小米比金圆券值钱,矿工们都不要金圆券,只要粮食。所以工头就给大家发小米做工资。


那一段时光是他一生中最艰苦的日子。中间一段时间,他的小腿肚出了脓包,中医治不了,后来工友们筹钱,到西医院做了个小手术,切完了就出院,没有药吃,只是干挺着,躺在工棚里,就这样渡过了那段艰苦的岁月。


1949年,他和爷爷一起去东北,因为那里到处都在招工,十分缺人。他和爷爷就去了沈阳一家化工厂工作。因为共产党给饭吃,干部对工人又很和蔼,所以他干活十分卖力,不久被厂里评为劳动模范,然后被保送上大学。


他后来跟我说,当时招生考试的时候,试卷上的问题基本上都答不出来,因为连字都认不全的他,如何过关?讲到这里,母亲插嘴:那是你太笨,我也同样没上过几年小学,就直接跳到中专读书,后来又学了大专。一路之上都是5分。父亲打岔道:我当时基本都是3分,郝建秀,高玉宝都跟我差不多,4分都很少,5分基本看不到。母亲这时就会笑了。


考完后,他觉得上大学根本就没希望,所以就老老实实回厂工作。发榜那天,他处于好奇,就去发榜出看了,结果发现他高中了!真是喜出望外。就这样,他进了中国人民大学,学习经济管理。不过在他入学的第一天,辅导员把他找去,跟他说:鉴于你基础不够,所以先去预科学习4年,预科毕业后,再进入人大学习。如此他在学校里生活学习了八年。


那一段是他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


我最早的记忆,就是夏天傍晚时光,天上挂着月亮,我和他一起做在窗户上,把头探到外边,一边乘凉,他一边讲述了我们是如何生活在这个地球上,它是如何围绕着太阳转,而月亮又是如何围绕着我们转,听的我好入迷。而那个时候,母亲出差不在家,为了让我减少对母亲的思念,他总是讲一些故事给我听。我从他那里第一次听到了伍子胥的故事,当然也少不了那个美猴王孙大圣。


我考上大学那一年,他十分高兴,因为我也要去北京读书。后来母亲告诉我,不仅如此,因为当时的父亲是属于三种人,被赶出了机关,下放到了工厂,心里憋着一肚子火。我毕业工作的那一年,他选择了退休。


退休后他义务为左邻右舍理发,后来干脆搬到大街上帮人义务理发,这也算是他退休后每天生活工作的一部分。


在我的记忆中,他上班时的工资比母亲的高出一倍,可是退休后没几年,他的退休金就只有母亲的一半了。半年前我回家的时候,他给我看了他做的一个记录,上面记载了每年他的退休金是如何追赶母亲的。在那一刻,他们两个的退休金基本上打平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已经不知不觉地接近了他生命的最后时光。


走好,父亲。然我们再做一次道别。





浏览(1534) (6)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