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lian_15  
从容一杯酒,平淡一碗茶  
我的网络日志
长篇小说 《原草枯荣》 奇怪的信 2017-03-26 11:22:53

组建武装排以后,司马当了炊事班班长。这几天,我在食堂帮厨。

开完早饭,司马派活时说:“小江,你负责挑水吧。”

我愿意别人叫我小江。爸爸妈妈单位里的人一贯互相称呼老江、小黄、老胡等。这标志着,我真正走上工作岗位了。司马也许是无意识的习惯所致给了我近来像是结了冰的心一点点暖意,到目前为止,司马是全连唯一一个把我当作成年人对待的人。

从食堂到井台路过连部办公室,我挑着水桶来来回回,过电影般地看着连干部在忙碌:给集合在连部办公室外面房山头的各班排派完活以后,他们先是在和煦温暖的太阳底下开了个碰头会,然后指导员跟连长单独商量了些什么事;之后是指导员给文书潘淑英交代了些什么工作。与此同时,后勤排排长来找连长问事。这时,宋副连长跟机务排排长老姚大吵大叫地争论起来,指导员便转过头来从中协调。

听跟宫苹一块儿在猪号干活的本地青年刘兰香说,指导员是贫农出身,十八岁当志愿军赶了个抗美援朝的尾巴。参军前,他父母坚决反对,怕这根独苗死在战场上。他硬是报了名,可也觉得要是战死了对不住父母生养自己一场。于是顺从父母安排,匆匆娶了个傻大黑粗比他大十来岁的女人。他父母说那女人憨是憨可一点儿不傻,还说娶憨女人可以逢凶化吉,何况那憨

浏览(26) (0) 评论(0)
发表评论
长篇小说 《原草枯荣》 打入另册 2017-03-24 11:47:26

十一月的北大荒已经天寒地冻。清晨,漫天的雪片飘飘洒洒不由分说地占据了天地之中的所有空间。几步开外,面对面也难认得出谁是谁。日光晦暗却白得晃眼,阴沉沉的天气给人些许心如死水的压抑。

早饭后,宋副连长手缩在棉大衣袖筒里,站在连部门外鼓着腮帮子吹哨,羊剪绒帽子和棉大衣上落满了雪,尖锐的哨声催赶着知青和老职工到军人俱乐部集合开会。

一九六五年八月,二百余名转业军人从大连来到建江农场,他们被统称为“六五八”。其中,八十余名转业军人来到建江农场新建点九队——现在的二十一连。二十一连的军人俱乐部是“六五八”到达之后给新建点做出的第一个贡献,它是连队里最“雄伟”的建筑,是二十一连的骄傲。外连的人都说,二十一连军人俱乐部的“雄伟”规模仅次于团部的大礼堂。可是按二十一连人的说法,团部大礼堂不过是个民间建筑,而我们的军人俱乐部具有名副其实的部队风格:红砖白瓦,大门上方的白色长方形横匾中央嵌着一颗放射光芒的红五星,下面是“军人俱乐部”五个端庄大字,再下面镌刻着具有纪念意义的竣工时间“1965”。俱乐部正面红砖墙壁上刷着气派的白色大字:“团结、紧张、严肃、活泼”,背面墙上的标语是“坚决贯彻毛主席的最高指示”。可二十一

浏览(411) (2) 评论(0)
发表评论
长篇小说 《原草枯荣》 初次受挫 2017-03-22 13:39:07

到连队的第三天,天刚一擦黑,副班长司马就带领我们巡逻组出发去江边了。无边的荒原安详地睡在夜的怀抱里,江水一排一排漾漾地涌着江岸,像是轻手轻脚地徘徊在人们梦乡的边缘。早秋的空气清凉爽快,一牙新月从厚厚的云层中探出头来,匆匆地张望一下又赶紧缩了回去。高高的江堤上,凉风吹在我们走得热喷喷的脸上,舒适惬意。除了脚步声和裤腿与枯草摩擦发出的稀啦稀啦的声响,只有对岸偶尔飘来的没节奏的乐声。

以前只在书刊杂志的照片或插图上,看见过边防战士肩扛步枪、脚踏冰雪,站岗巡逻在祖国的边陲。没想到,刚走进革命队伍,就得到了在边境线上巡逻的机会,庄严神圣的使命感使我无比兴奋。哼,臧海凝说他要在北大荒混出个人样儿来,我得比他加个“更”字!我对自己说。

半夜时分,巡逻组来到一个可以避风的大土坑边,司马叫大家下去休息休息。我没下去,独自在坑沿外坐下,怀里紧紧抱着半自动步枪,像电影中看到的解放军战士休息时的标准姿势。沉寂的黑暗中荡漾着潮气,又浓又重又凉。天上的云层不知什么时候散开了,空中繁星闪烁,给无边的天际增加了神秘感,更显浩瀚,深不可测。我觉得自己在缩小缩小缩小,小得像只小猫咪,不,小得像个小蚂蚁。也许更小,小得连自己都看

浏览(246) (0) 评论(0)
发表评论
长篇小说 《原草枯荣》 第一个下马威 2017-03-20 11:21:26

团部办公楼坐北朝南把守在一条宽阔的土路的西端。这是一栋红砖白瓦的建筑,颇具苏式风格。双扇大门之上镌刻着“1958”字样,门前的四根水泥柱子使这栋并不宏伟的建筑略显威严。向东,路两侧散布着服务社、招待所、气象站、医院、大礼堂等单位,一律红砖建筑。墙壁上无一例外红底白字:“要准备打仗”“提高警惕,保卫祖国”。土路的另一端通往一号战备公路。

三百多名同学按照在学校时的规矩,以班级为单位,列队走进办公楼左侧的大礼堂,主席台上高高地悬着一条“热烈欢迎新战友”的横幅。

团长致了简短的欢迎词之后,宣布说,团部食堂为欢迎新战友准备了特殊的午饭。这时我才注意到,主席台的一侧摆着几个硕大的藤条筐子,上面盖着原本是白色但早变得灰了吧叽的棉被。团长还说,午饭后,由贾参谋长公布分到各个连队的名单。

突然意识到,很快就要被分开,奔赴不同的连队了,同学们顿感分外亲近。我们班的七个女生,面对面地坐在两排长凳上,吃着到达北大荒后的第一顿饭,心照不宣地压抑着难舍的情绪,嬉笑着互道:“这也许是咱们在一起吃的最后一顿饭呢。”

我向男生那边瞥了一眼。他们面对面坐着、吃着、玩闹着,只有臧海凝正襟危坐、冷眼旁观。从颐和园游玩以后,他对就我视而不见,

浏览(536) (3) 评论(0)
发表评论
长篇小说 《原草枯荣》情窦未开 2017-03-18 11:52:27

一九六九年春节之后,紧锣密鼓的上山下乡运动进入了新高潮,学校组织六九届学生一次又一次到火车站欢送一批又一批响应毛主席号召去农村插队的“老三届”。

三月份,火车站的哭声覆盖了珍宝岛的枪响;四月份,庆“九大”震天的锣鼓声淹没了火车站的哭声。宫苹的姐姐去内蒙古牧区插队了,庆庆的姐姐去山西插队了,我们院里的几个“老三届”也各奔天南地北,有的去延安了,有的去云南了,有的奔赴北大荒了,只有向红红当了后门兵。

五月学工。

六月支夏。

七月初,校军宣队传达了北京市革委会关于六九届毕业生百分之百上山下乡的决定。班主任高老师安排班上的同学分成小组以大字报的方式写决心书,并叫我代表全班同学给红卫兵广播站写一份决心书,各个毕业班坚决服从分配的决心书像漫天的雪片飞进红卫兵广播站,“屎壳郎”到班上来把宫苹叫走了。很快地,学校大喇叭里,宫苹和男广播员用慷慨激昂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地重复:毛主席挥手我前进,广阔天地炼红心。走上山下乡的道路,走与贫下中农相结合的道路。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

我既没跟爸爸和妈妈商量,也没与宫苹和庆庆通气,当天就报了名去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

上北大荒,找钱薇,我早就等着这一天呢!

没过几天,宫苹

浏览(456) (0) 评论(0)
发表评论
长篇小说 《原草枯荣》青蛙王子 2017-03-16 11:12:04

“停课闹革命”一闹就是一年多。孩子们还没觉着“闹”够了呢,北京市革委会突然下达指示要全市中小学校“复课闹革命”,全市五年级和六年级的小学生一窝蜂全都涌进了中学。

开学那天,我和宫苹、庆庆按老规矩一起上学校。庆庆一身不戴领章的正规男式国防绿特别精神,还是那么爱说爱笑;宫苹的优雅中多了一丝淡淡的忧郁。我们并肩故作矜持地走在胡同里,引得大人孩子,尤其是半大的男生,频频回眸。

一进教室就发现,胸前吊着一只受伤的胳膊、旁若无人的臧海凝和这段时间红得发紫的柳云琴也在我们班。

“复课闹革命”的主要课题除了开批判会写大字报就是游行,庆祝各种各样的伟大胜利和毛主席的最新指示发表。不用记化学元素周期表,不用解几何题,不用啃古文,更不用背外语单词,进入中学不过是给这帮身心早已跑野了的小学生一个重聚的机会。

写大字报,没人给判分,跟玩儿似的。一年多来学会的新名词这下子全派上用场了,把“跳梁小丑”、“一丘之貉”、“共诛之共讨之”、“是可忍孰不可忍”、“彻底砸烂……再踏上一只脚”、“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之类的激烈词藻像糖葫芦似的串起来,就是一张大字报。游行庆祝热热闹闹的挺开心,开批判会也好混,唯一怵头的就是全年级十个班集合在一起听

浏览(376)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43条信息 当前为第 1/8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