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lian_15  
从容一杯酒,平淡一碗茶  
我的网络日志
长篇小说 《原草枯荣》 初次受挫 2017-03-22 13:39:07

到连队的第三天,天刚一擦黑,副班长司马就带领我们巡逻组出发去江边了。无边的荒原安详地睡在夜的怀抱里,江水一排一排漾漾地涌着江岸,像是轻手轻脚地徘徊在人们梦乡的边缘。早秋的空气清凉爽快,一牙新月从厚厚的云层中探出头来,匆匆地张望一下又赶紧缩了回去。高高的江堤上,凉风吹在我们走得热喷喷的脸上,舒适惬意。除了脚步声和裤腿与枯草摩擦发出的稀啦稀啦的声响,只有对岸偶尔飘来的没节奏的乐声。

以前只在书刊杂志的照片或插图上,看见过边防战士肩扛步枪、脚踏冰雪,站岗巡逻在祖国的边陲。没想到,刚走进革命队伍,就得到了在边境线上巡逻的机会,庄严神圣的使命感使我无比兴奋。哼,臧海凝说他要在北大荒混出个人样儿来,我得比他加个“更”字!我对自己说。

半夜时分,巡逻组来到一个可以避风的大土坑边,司马叫大家下去休息休息。我没下去,独自在坑沿外坐下,怀里紧紧抱着半自动步枪,像电影中看到的解放军战士休息时的标准姿势。沉寂的黑暗中荡漾着潮气,又浓又重又凉。天上的云层不知什么时候散开了,空中繁星闪烁,给无边的天际增加了神秘感,更显浩瀚,深不可测。我觉得自己在缩小缩小缩小,小得像只小猫咪,不,小得像个小蚂蚁。也许更小,小得连自己都看

浏览(15) (0) 评论(0)
发表评论
长篇小说 《原草枯荣》 第一个下马威 2017-03-20 11:21:26

团部办公楼坐北朝南把守在一条宽阔的土路的西端。这是一栋红砖白瓦的建筑,颇具苏式风格。双扇大门之上镌刻着“1958”字样,门前的四根水泥柱子使这栋并不宏伟的建筑略显威严。向东,路两侧散布着服务社、招待所、气象站、医院、大礼堂等单位,一律红砖建筑。墙壁上无一例外红底白字:“要准备打仗”“提高警惕,保卫祖国”。土路的另一端通往一号战备公路。

三百多名同学按照在学校时的规矩,以班级为单位,列队走进办公楼左侧的大礼堂,主席台上高高地悬着一条“热烈欢迎新战友”的横幅。

团长致了简短的欢迎词之后,宣布说,团部食堂为欢迎新战友准备了特殊的午饭。这时我才注意到,主席台的一侧摆着几个硕大的藤条筐子,上面盖着原本是白色但早变得灰了吧叽的棉被。团长还说,午饭后,由贾参谋长公布分到各个连队的名单。

突然意识到,很快就要被分开,奔赴不同的连队了,同学们顿感分外亲近。我们班的七个女生,面对面地坐在两排长凳上,吃着到达北大荒后的第一顿饭,心照不宣地压抑着难舍的情绪,嬉笑着互道:“这也许是咱们在一起吃的最后一顿饭呢。”

我向男生那边瞥了一眼。他们面对面坐着、吃着、玩闹着,只有臧海凝正襟危坐、冷眼旁观。从颐和园游玩以后,他对就我视而不见,

浏览(391) (2) 评论(0)
发表评论
长篇小说 《原草枯荣》情窦未开 2017-03-18 11:52:27

一九六九年春节之后,紧锣密鼓的上山下乡运动进入了新高潮,学校组织六九届学生一次又一次到火车站欢送一批又一批响应毛主席号召去农村插队的“老三届”。

三月份,火车站的哭声覆盖了珍宝岛的枪响;四月份,庆“九大”震天的锣鼓声淹没了火车站的哭声。宫苹的姐姐去内蒙古牧区插队了,庆庆的姐姐去山西插队了,我们院里的几个“老三届”也各奔天南地北,有的去延安了,有的去云南了,有的奔赴北大荒了,只有向红红当了后门兵。

五月学工。

六月支夏。

七月初,校军宣队传达了北京市革委会关于六九届毕业生百分之百上山下乡的决定。班主任高老师安排班上的同学分成小组以大字报的方式写决心书,并叫我代表全班同学给红卫兵广播站写一份决心书,各个毕业班坚决服从分配的决心书像漫天的雪片飞进红卫兵广播站,“屎壳郎”到班上来把宫苹叫走了。很快地,学校大喇叭里,宫苹和男广播员用慷慨激昂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地重复:毛主席挥手我前进,广阔天地炼红心。走上山下乡的道路,走与贫下中农相结合的道路。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

我既没跟爸爸和妈妈商量,也没与宫苹和庆庆通气,当天就报了名去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

上北大荒,找钱薇,我早就等着这一天呢!

没过几天,宫苹

浏览(386) (0) 评论(0)
发表评论
长篇小说 《原草枯荣》青蛙王子 2017-03-16 11:12:04

“停课闹革命”一闹就是一年多。孩子们还没觉着“闹”够了呢,北京市革委会突然下达指示要全市中小学校“复课闹革命”,全市五年级和六年级的小学生一窝蜂全都涌进了中学。

开学那天,我和宫苹、庆庆按老规矩一起上学校。庆庆一身不戴领章的正规男式国防绿特别精神,还是那么爱说爱笑;宫苹的优雅中多了一丝淡淡的忧郁。我们并肩故作矜持地走在胡同里,引得大人孩子,尤其是半大的男生,频频回眸。

一进教室就发现,胸前吊着一只受伤的胳膊、旁若无人的臧海凝和这段时间红得发紫的柳云琴也在我们班。

“复课闹革命”的主要课题除了开批判会写大字报就是游行,庆祝各种各样的伟大胜利和毛主席的最新指示发表。不用记化学元素周期表,不用解几何题,不用啃古文,更不用背外语单词,进入中学不过是给这帮身心早已跑野了的小学生一个重聚的机会。

写大字报,没人给判分,跟玩儿似的。一年多来学会的新名词这下子全派上用场了,把“跳梁小丑”、“一丘之貉”、“共诛之共讨之”、“是可忍孰不可忍”、“彻底砸烂……再踏上一只脚”、“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之类的激烈词藻像糖葫芦似的串起来,就是一张大字报。游行庆祝热热闹闹的挺开心,开批判会也好混,唯一怵头的就是全年级十个班集合在一起听

浏览(29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长篇小说 《原草枯荣》 抄家 2017-03-14 11:30:03

一九六六年春末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我和宫苹夹在一帮女同学中兴高采烈地去华都照相馆照毕业像。升学考试在即,再过两三个月,同窗六年的同学们就要考入不同的中学,各奔东西了。

照相馆挤满来自各个学校的女生,以数量上的绝对优势迫使四五个男生受气包似的靠在一个旮旯里。和蔼的摄影师显然对女孩子成帮结伙叽叽喳喳司空见惯,不但耐心地教每个人摆姿势,有条不紊地给我们一一拍照,并且居然满足了我的好奇,让我钻进盖在照相机上的黑布帘里去看镜头里倒挂的人像。这东西太神奇了!我惊叹着,更加坚定了要当一个摄影家的理想。离开照相馆之前,我们每人加洗了二十张尚未看到效果的照片,准备告别时与同学交换留念。

过了不多久,我的照片还没发完,也尚未收齐班上所有女生的照片,一场波澜壮阔的政治运动便震撼了中华大地,随即,“停课闹革命”的指令像一个无影无形然而没人能与之抗衡的冷面铁将军封锁了全市小学校的大门。一时间,造反有理的红卫兵掌控了运动的主动权,“破四旧”之风席卷全国的每一个角落,成分不好的人纷纷面临抄家。

 

同学中,宫苹家第一个被红卫兵光顾。

抄家那天,院里的孩子争相去看热闹。我却躲在家里,像是做了错事。他们回来后在院子里兴奋地描述抄

浏览(501) (0) 评论(0)
发表评论
长篇小说 《原草枯荣》 2017-03-12 16:01:33

简介: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末,受到“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时代感召,中学毕业后的江瑞丽和同学们怀着青春的梦想与热血从北京的大院走到人迹罕至的北大荒,开始了他们憧憬中的知青生活。然而在热血和理想之外,更多的是意想不到的难舍与困惑。这片黑土地上演绎着江瑞丽、宫萍与庆庆的纯真友情,江家与钱家的刻骨铭心的亲情别离,还有江瑞丽与司马建平让人无法承受的生死爱情一这些难忘的经历让他们逐渐成长起来……


中国青年出版社2014年出


钱薇离京了

钱薇小时候的奶妈从南方乡下来看她和她妈妈蒋阿姨,奶妈前脚刚走,她后脚就风风火火地跑来向我“报告”最新消息。

“知道吗?小丽,”钱薇煞有介事地说,“我这条小命儿差点儿被偷生鬼给偷走。”

我正在看书,在欲罢不能的关节上。再加上,她这人话多,我不想招她,便不冷不热地说:“别迷信啊,你。”

“真的,我这人活不长的。”钱薇要是想跟你说话,你听也得听,不听也得听。

我抬起头,有点儿不耐烦,“你不是活得好好的吗?”

“你听着呀,奶妈说的,我妈生我的时候,生不下来,遭了好多罪。月子里,我妈老说看见房门口站着俩男人,一高一矮,也不说话,就站在那儿盯着她,一口一口地抽烟,一个一个地吐烟圈儿。他们一来,我妈就吓




浏览(408) (1)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41条信息 当前为第 1/7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