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欢迎光临比较政策的博客空间!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搜索>>  帮助  退出
 
比较政策的博客  
中日美比较政策研究所  
我的名片
比较政策
 
注册日期: 2012-10-21
访问总量: 484,065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阿里巴巴管理架构可能对公共投资
· 貝一明博士「跨海求真」讀後感
· 平果诗选:相关秋天的语言
· 巴西安那祺主义的历史功绩
· 在NetApp股东年会宣读亚太和平政
· 平果诗选:卉 信鸽
· 對人大常委有關香港政改决定的聲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安那祺主义Anarchism自由社会主义】
 · 巴西安那祺主义的历史功绩
 · 山地东南亚的安那祺史观
 · 跨越世纪的会晤
 · 巴枯宁致俄国军官的呼吁书
 · 巴枯宁《革命问答》
 · 巴枯宁给弗朗西斯科·莫拉的信
 · 无政府主义历史
 · 什么是无政府-工团主义?
 · 无政府主义是一个社会的建构和运作
 · 马克思与巴枯宁冲突的症结
【社会思想】
 · 笛卡尔主义的神髓
 · 作为观念与现实的康德至善召唤
 · 康德先验体系实践理性的社会实践
 · 荣格对人类精神创始活动的分析
 · 苏菲教门的泛神论与自由主义
 · 当代人类学揭示的山地东南亚的安那
 · 无产阶级专政与列宁主义
 · 刑罚不应成为政府权力对公民个人的
 · 非宽容社会中激进主义的意义
 · 于歌《现代化的本质》读后感
【近代国际政治】
 · 世界面临新冷战威胁
 · Letter to ASR editor
 · Vlahos: A U.S.-China War Is Terr
 · 太阳普照之下韩国的地位
 · 国家机构的透明化与民主化
 · 登上历史舞台的拉美劳工
 · Shareholder Proposal to IBM
 · 第一国际在西班牙创立的公案
 · 革命英雄主义人性的典范
 · Zionism的译法与犹太建国运动(上)
【世界历史】
 · Zionism: 犹太建国运动(下)
 · Zionism的译法与犹太建国运动/中
 · 马基雅维里主义
 · 以民众史观认识民众运动
 · 墨西哥革命的良知和灵魂
 · 巴黎公社悲剧的意义
 · 穆斯林兄弟会与以色列集体农庄的政
 · 国际工人协会的精神和基本原则
【政治经济学与企业治理实践】
 · 阿里巴巴管理架构可能对公共投资者
 · 在NetApp股东年会宣读亚太和平政策
 · Proposal to NetApp Stockholders
 · 以搜狐治理尝试改进中国的社会规范
 · Netflix公司成功外表下的治理问题
 · 前景渺茫的Altera公司
 · eBay公司治理的问题
 · Letter to Walmart Directors
 · Letter to SEC on Shareholder Pro
 · 改进Hospira公司治理的尝试
【抛砖引玉/异想天开】
 · 貝一明博士「跨海求真」讀後感
 · 平果诗选:相关秋天的语言
 · 给中国青年的忠告(1)论价值
 · 人文教育的重要性
 · Pastreich:耶鲁中文学习记
 · 解密美国大学教育
 · 一个哈佛博士的中文学习成长轨迹
 · 突破“毕升难关”的汉语文字设想
【国家形态与社会秩序】
 · 基督教的国家观
 · 国家教育制度与民主主义
 · 经济生活中政府的机能
 · 社会组织形态的经济原理
 · 乌托邦的共产性格
 · 国民主权的立法精神
 · 代议制统治原则
 · 近代国家存立的形态规格
 · 国家形态的自然性格
 · 社会秩序的宗教伦理
【全球化/社会运动】
 · 世界水论坛推行水的商业化和私有化
 · 参与硅谷人权会议的成果
 · 参加硅谷人权会议后记
 · 国际经济学的政治条件
 · Civil society letter to United S
 · 从天安门到热诺亚
 · 金融市场全球化的政治条件
 · 足球比赛的政治经济学
【美日关系相关文献、资料】
 · 美日安全保障协议委员会联合声明
 · 驻留日本的美军地位的协议
 · 美日安保条约
 · “琉球国”钟原来在这里
 · 美日M资金备忘录
 · 1951年吉田书简(对中政策)
 · 日本国宪法 前言、第九条
【西班牙内战/安那祺主义】
 · 西班牙安那祺运动的历史经验
 · 西班牙内战的安那祺主义教训
 · 向加泰罗尼亚致敬(摘录)
 · 西班牙内战悲剧的教训
 · 西班牙内战中的安那祺主义实践
 · (西班牙)卡莎维哈斯惨案
【韦伯社会主义(译文)等】
 · 目前状况下对革命的展望(韦伯)
 · 社会主义的路线上的几个问题
 · “共产党宣言”批判/韦伯
 · 《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读后随
 · 3、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
 · 翻译说明, 1 前言, 2 民主主义 官僚
【人道中国资料 h-china.org】
 · AMAZON购物捐助0.5%给人道中国
 · 6.4二十五年《公祭词》
 · 永远的青春—我在89学潮中
 · 人道中国回避利益冲突的规则
 · 旧金山湾区第23年度为中国良心犯寄
【俄罗斯/苏联研究】
 · 托洛茨基:问题与主义
 · “最好的安那祺主义者”(列宁语)
 · 喀琅施塔得悲剧的教训
 · 苏联体制下的政治警察
 · 忘记过去就是对历史的背叛
 · 克鲁包特金对现代社会的再启蒙
 · 门诺教派与马赫诺运动的历史性遭遇
 · 社会性运动与政治性斗争
 · 英勇悲壮的喀琅施塔得起义
 · 关于莫洛托夫和苏联的兴亡
【台湾问题研究】
 · 关于台湾问题的基本立场的思考
 · 民族主义与民主主义——读《国家统
【美日同盟及其与中国的互动】
 · 全球化格局下参与国际新秩序的改进
 · 奥巴马-安倍联合声明的问题
 · 美日关系的基础
 · U.S.-Japan Joint Statement
 · NY Times: 美日联合军演,让中国看
 · 中国海军发展会导致中美对决
 · 安保条约的修订及其反对斗争
 · 美日安保体制的“再定义”与克林顿
 · 以股东大会推动东亚太平的新途径
 · 在日美军地位协议
【文学与文学评论】
 · 平果诗选:卉 信鸽
 · 我的几个先生(巴金/民国29年版)
 · 我的幼年(巴金,民国29年版)
 · 莎士比亚剧作的人性描写
 · 克鲁泡特金的亲笔短信
 · 三十年代日本文学界民族主义和国家
【中国社会政治历史】
 · 對人大常委有關香港政改决定的聲明
 · 迟来的垃圾清除-去江化
 · 阿里巴巴上市背后的“红二代”赢家
 · 正在摸索新的社会规范与秩序的中国
 · 民主运动与独立人格
 · 国家官僚资本主义的国际化
 · 安那祺主义学人卫惠林
 · 巴金无政府主义书目
 · 中国人大代表个人信息公示
 · 毛泽东主义
【日本政治、社会研究】
 · 比较日美中“中产阶级”
 · 日本向何处去﹖
 · 日本警察当局的组织性犯罪
 · 现代日本社会急剧增长的高龄犯罪
 · 昭和天皇的战争责任
 · 藤原彰《饿死的英灵们》读后感
 · 日本战后左翼人物的命运
 · 罗马帝国的衰落和日本社会党的瓦解
 · 冷战构造与日本社会党
 · 脱离日本政府管制申请
【当代中日关系】
 · 日本政府的信用等级
 · 历史资料:请李铁映先生明断
 · 钓鱼岛非主权化可解决中日争端/自由
 · 朝日新闻2009年6月8日-日本で旅券更
 · 《雁鸣》编辑部告读者
 · 如何翻过当代中日关系史上最黑暗的
 · 关于钓鱼岛/尖阁诸岛的非主权方案
【美国政治述评】
 · 二战期间伤亡最大的爆炸悲剧
 · 美国海军海空陆特种兵队的战略使用
 · 西方和平主义政治的病理分析
 · U.S. Senator Dianne Feinstein to
 · 美国社会主义劳动党印象
 · 我看美国的社会主义活动
 · 寡头阶级对美国经济民主的致命袭击
 · 为什么戈尔不再出马竞选美国总统
 · A letter to U.S. SEC on Sharehol
 · SEC Official Criticizes Proxy Pr
存档目录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网络日志正文
关于莫洛托夫和苏联的兴亡 2013-03-29 14:27:12

“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部长会议沉痛地宣告:全苏抚恤年金领取者,1906年以来的苏共党员莫洛托夫在经历长期的疾病折磨后,于198611896岁高龄去世。去世者1930年至1941年担任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人民委员会议主席,在1947年至1957年担任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人民委员会议与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部长会议的第一副主席。”——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部长会议

莫洛托夫的国际性名声起自1939年他以苏联外交部长身份签署的“莫洛托夫—里宾特洛甫条约”(即苏德互不侵犯条约以及秘密瓜分东欧的协议)。1941622日,莫洛托夫以国家防卫委员会副主席的名义宣告德国的入侵;莫洛托夫在194311月的德黑兰会议、1945年的雅尔塔会议与波茨坦会议中,都伴随斯大林,与斯大林一起共同代表苏联,与美国、英国谈判战争进展与战后处理。

熟悉苏联历史的人更知道莫洛托夫的地位。他16岁即加入俄罗斯社会民主工党的布尔什维克派,曾经被流放过两年,参与创办《真理报》,被捕判刑13年(1年后逃脱)。1917年加入彼得堡工人与士兵代表苏维埃执行委员会,参加二月革命、迫使尼古拉二世退位。在十月革命中,莫洛托夫是托洛茨基领导下的军事革命委员会成员,参与领导起义。1920年,莫洛托夫在3名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中名列第一位(另两人是布哈林与加里宁),经常代替缺席的中央委员(列宁、托洛茨基、斯大林、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决定政策。

列宁去世后,莫洛托夫协助斯大林战胜季诺维也夫、托洛茨基、加米涅夫、“右派”布哈林、赖可夫等,成为斯大林的副手,参与制订、执行了所有被称为“斯大林主义”或“斯大林体制”的苏联最辉煌发展的历史。值得一提的,斯大林晚年已经不信任莫洛托夫,1948年强迫莫洛托夫与其妻(犹太人)离婚,1949年撤消其外交部长职务。1952年莫洛托夫仍然被留在扩大了的苏共中央委员会政治执行局中,实际上却已经见不到斯大林了。莫洛托夫承认:如果斯大林再活下去,他自己就危险了。

斯大林去世后,莫洛托夫重新恢复了过去的职位,留任从22名减少到8名的政治局、重掌外交部、与赫鲁晓夫等共谋打倒贝利亚。1957年,莫洛托夫反对否定斯大林、图谋解除赫鲁晓夫的第一书记职务。赫鲁晓夫在朱可夫等军方支持下连夜调动军机把亲赫鲁晓夫的中央委员运到莫斯科开会,会议以“反党集团”的罪名将他与马林科夫、卡冈诺维奇等开除党籍。契尔年科上任后,莫洛托夫才得以恢复党籍(1984年)。虽然苏共把他的党籍从1906年连续算起,但他实际上有四分之一的党龄是以“反党份子”的身份度过的。莫洛托夫也幸存到目睹戈尔巴乔夫的上台(当莫洛托夫1930年任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时,戈尔巴乔夫还没有出生)。可以说,没有第二个人比莫洛托夫更有资格见证苏联历史的兴亡了。

苏联解体后,大量西方记者、研究者涌入俄罗斯猎取资料,用英文发表了不少新的关于苏联的报道、研究。但由于他们的世界观局限,多数文章仍旧停留在从细节上批判苏联的层次上。引起人们注目的是前苏联的官员撰写(或由别人代笔)的回忆录,例如国家安全系统的苏多普拉托夫Sudoplatov少将关于赫鲁晓夫上台之前[1]Kalugin少将关于赫鲁晓夫上台之后的苏联中级官僚生涯回顾,提供了关于苏联政治运行的实际逻辑与演变。不过,他们的级别不高,领域不广,难以从中全面了解苏联。

莫洛托夫在“退休”后有了大量时间读书(虽然他只懂俄语)与思考,但是,如他自己所称:“列宁与斯大林都没有兴趣写个人回忆录”,他自己也没有写回忆录的念头。莫洛托夫晚年的写作仍旧是向苏共中央或苏联报刊写信,要求平反、批判赫鲁晓夫以后的右倾机会主义(向美帝国主义妥协),这令人遗憾。

感谢诗人与作家楚耶夫(Felix chuev),从1969年开始,他成为莫洛托夫的朋友与来访者,与莫洛托夫进行了140次(最后一次是致悼词)平均长达45个小时的对话,并作了详细的记录。这就是我们今天读到的《莫洛托夫还记得:与楚耶夫的对话》[2]

楚耶夫把与莫洛托夫的对话分为四个部份:国际关系、与列宁共事、与斯大林共事、斯大林之后。虽然在某些细节上带有偏见,但莫洛托夫在每一部份都提供了唯一独特的史实与见解。可以说,此书是关于苏联兴亡的最直接见证。

许多进步人士或多或少受托洛茨基写作的影响,主观性地把所谓斯大林主义与列宁主义截然分开,把苏联的必然灭亡归因于斯大林。莫洛托夫用事实反驳了这种观点。他指出,在镇压反对派方面,列宁比斯大林严厉。捷尔任斯基是在列宁的命令下行动的,斯大林也受到列宁的训斥:“这叫什么专政、这是牛奶加蜂蜜政权,不是专政!”列宁不允许任何反对意见,有些未能完成任务(未按时把粮食从地方征运到莫斯科或彼得堡)的地方干部被就地枪决。我们今天容易想象列宁比斯大林仁慈,主要是因为我们认为列宁镇压的是敌人,但斯大林镇压的是同志。

但苏联灭亡之后,我们才意识到包括孟什维克、无政府主义者、社会革命党人等,都是俄罗斯革命的同路人。在布尔什维克与白卫军的内战期间,非布尔什维克的社会主义者们虽然遭到布尔什维克的镇压,却都支持布尔什维克反对白卫军。实际上,莫洛托夫承认:1921年邓尼金逼近莫斯科,情况危急,列宁召集大家,指示道:“完了。苏维埃政权结束了。我们党又得转入地下。准备好秘密文件与联络方式。”但乌克兰的无政府主义者马赫诺出乎意料地猛攻邓尼金的侧翼,迫使邓尼金撤退,解除了苏维埃政权的危机。

列宁能够带领布尔什维克取得胜利,确实表现出他作为政治家的才略。实际上,季诺维也夫与加米涅夫都在一系列政策上反对列宁(包括反对十月起义单独夺取政权);列宁也很不满捷尔任斯基,不让他进政治局,甚至威胁要开除他。列宁的最大“持不同政见者”当然是托洛茨基。托洛茨基拒不担任列宁的副手,公开发表文章与列宁论战。但列宁知道,他缺不了托洛茨基的热情与天赋。当内战期间斯大林问列宁为什么允许托洛茨基唱反调时,列宁回答说:“我有什么办法?他现在掌握着军队!”莫洛托夫回顾道:在列宁去世之前,布尔什维克上层别的人都不可能与托洛茨基共事了;但托洛茨基毕竟有影响,如何处置他一直是困扰布尔什维克的难题。

列宁在世时,布尔什维克一党专政的政权尚在形成之中,托洛茨基可以依靠党外(以及一小批党内)的社会主义者与列宁就政策展开论争。列宁去世后,托洛茨基面临布尔什维克党内以斯大林为首的主流集团的排斥,为了争夺中统,必须无条件地拥护列宁。但这样使他处于更不利的局面,因为莫洛托夫这样的布尔什维克中坚份子知道托洛茨基并不是列宁的继承人。

作为列宁主义者与斯大林主义者,莫洛托夫举出许多事例证明斯大林是列宁的唯一可以保证苏联生存的继承人。在他看来,无论是清除左倾的托洛茨基、右派布哈林、机会主义份子季诺维也夫与加米涅夫,还是三十年代后期的大清洗,都是苏维埃政权生存与发展的必须选择。换一个形式表达,就是自列宁开始,在斯大林手中成形并膨胀的苏联体制本身就是一个一党专制下个人极权体制。如果我们想到斯大林本人是沙皇统治下的“落后少数民族”(格鲁吉亚)出身,可以想象斯大林本人对于“斯大林体制”的形成并没有多大作用。问题在于苏维埃制度转换成布尔什维克一党专政时就必然会演化成专制与独裁。这种专制在经历过革命斗争的世代手中时尚具有革命的性质,但新世代的统治集团被动地放弃(如戈尔巴乔夫)或主动地出卖(如叶利钦)革命成果时,这种专制,对此没有防范机制。

苏联能够持续74年之久,某种程度上也是靠外部国际环境促成的。德国的入侵加固了斯大林的统治,美国的冷战政策提供了苏联共产党一党专制的合法正统性。莫洛托夫至死认为美苏之间必然爆发战争(支持苏联入侵阿富汗),就是因为非此不可提供苏共继续统治,以及苏联继续存在的条件。对于党内赫鲁晓夫上台、党外沙哈诺夫等持不同政见者的出现,莫洛托夫不可能反省苏联体制本身的缺乏,反而加强了自己所持的“政治清洗不彻底”的观念。

但第二代以后当政的苏共统治集团不可能像莫洛托夫那样盲目。赫鲁晓夫、贝利亚等斯大林晚年的核心圈子成员深知苏联的危机。贝利亚在斯大林晚年不许其子女与斯大林子女成亲,就是因为知道斯大林死后会被鞭尸;而事实上也是如此:所谓“非斯大林化”在斯大林死后马上就展开。从此之后的苏共上层的权力斗争摆脱不了两个选择:慢性自杀(勃列日涅夫时代)以及自取灭亡(赫鲁晓夫、戈尔巴乔夫的“改革”)。

严肃的读者会联想:中华人民共和国会重复苏联的历史吗?人们很容易看到在最高权力交替时类似政变以及特殊国际条件(如台湾问题)。进一步说,在目前的、所有带有政治性的反对运动最终不得不与华盛顿的统治集团发生联系的国际政治条件下,中国的“反对党”实际上反映了美国国家利益与价值。从政治体制的核心形式上看,能否在革命正统性、历史性尚未完全消失之前改变一党专制、即形成两个或多个基本上坚持同样原则诉求但采取不同政策,具有不同人事交替功能的政党组织,是决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以及自辛亥革命以来的中国革命前途的关键。

 

[赵京,20018月 美国圣荷西]



[1] 参见赵京苏联体制下的政治警察

[2] 此书1991年以俄文出版,1993年由美国Ivan R. Dee公司翻译出版,正文长达438页。此书中译本已经在中国出版。

评论(1) 引用 浏览(3535)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zmou 留言时间:2013-03-31 10:50:58
列宁是 the creator of 党国体制. His inflence is much stronger than Hitler, Mao, Stalin.
共有1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1.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