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特有理
  有感而发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返回首页>> 帮助 退出
我的名片
特有理 ,51岁
 
注册日期: 2008-11-07
访问总量: 1,867,037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简单描述一下电子战中的幻影技术
· 中共在香港火中取栗的动机分析
· 有些人真的还不如禽兽
· 中共在香港问题上玩蹦极的后果
· 从许章润到比尔盖茨
· 没有必要把主义供上神坛
· 货币应该以什么为基准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随感走笔】
 · 有些人真的还不如禽兽
 · 当你老了,看啥片儿都没劲了
 · 疫情期间感觉最受影响的一件事
 · 华春莹是美国深喉,华府急需政治语
 · 抢卫生纸的现象有那么难理解吗?
 · 若你完全不相信阴谋论,你必成为待
 · 回答一个公认最毒辣的问题:谁能代
 · 我深刻地意识到:要是不嫖个娼,我
 · 一部值得男人欣赏的新影片《T-34》
 · 什么样的人喜欢大一统
【人生回味】
 · 北京的厕所文化
 · 北京的厕所轶事
 · 一盒难忘的曲奇饼干
 · 这辈子曾经干过最楞的一件事
 · 充满阳光的 Vancouver Sun Run
 · 二蛋子翻身记
 · 文革记忆--人之初,性何善?(下)
 · 文革记忆--人之初,性何善?(中)
 · 文革记忆--人之初 ,性何善?(上)
 · 我的桥牌搭档(5-6)
【选票政治】
 · 选票政治的弊端(3)是谁把政治权力
 · 选票政治的弊端(2)智力利己侵蚀社
 · 选票政治的弊端(1)
【资本的拼图】
 · 市场换技术到底对还是错
 · 按劳分配在社会范畴的谬误
 · “按劳分配”是资本经济中的海市蜃
 · 交易中的利益转移
 · 需求的解析+波音737问题分析
 · 经济所能起到的作用
 · 经济是当代最大的谎言
 · 人性在人类发展中的关键作用
 · 人性的成本
 · 自由竞争的逻辑
【淡定的神曲】
 · 关于质疑精神及对双缝实验结论的质
 · 《测不准原理》到底有多不神秘
 · 关于重力的答疑
 · 重力的本质解析
 · 闲话外星人理论
 · 从女权说感性与理性
 · 咱准备写小说啦
 · 假猴王,真八戒
 · 最后的代码(微型科幻)
 · 宇宙本质的探寻
【诗情画意】
 · 雪峰与秋色
 · 致爱丽丝部分练习(Youtube 视频应
 · 测试贴图:河静凝树影,霞色入清流
 · 温哥华的夏季值得来看看(续二)
 · 冬雪拾趣迎圣诞
 · 雨中即景
 · 向摄影专业水平冒进
 · 孤芳自赏谈《秋草》
 · 巅峰秋色
 · 鹿湖掠影秋之苍
【网络互动】
 · 我读书不多,你别憋死我!
 · 恭喜嘎拉哈当上了大姨妈
 · 我是眼花了还是错乱了?
 · 浅谈嘎啦哈和他娘的底线
 · 芹泥关于川说学生间谍是假消息的博
 · 苏小白的博客怎么没法留言?
 · 网络剧本备忘录
 · 给Ladybug的回复
 · 说嘎子几句~一个人和一拨人的不同
 · 为何说善为佛之本-与K19网友探讨
【文章】
 · 简单描述一下电子战中的幻影技术
 · 中共在香港火中取栗的动机分析
 · 中共在香港问题上玩蹦极的后果
 · 从许章润到比尔盖茨
 · 没有必要把主义供上神坛
 · 货币应该以什么为基准
 · 用基本财务知识来判断加拿大房市走
 · 川普死亡时钟及奥巴马门
 · 从黑川文章中看躁郁症患者的心态
 · 反川与亲共就差一个点赞
存档目录
05/01/2020 - 05/31/2020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0/01/2014 - 10/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09/01/2011 - 09/30/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3/01/2009 - 03/31/2009
02/01/2009 - 02/28/2009
11/01/2008 - 11/30/2008
网络日志正文
我的桥牌搭档(5-6) 2012-04-06 20:13:27

 

我的桥牌搭档

特有理

(五)

    我和小寇打桥牌的顶峰并不算高,不过那是我与小寇最后的一次合作。

    那是八十年代中后期的一个春天,我们参加了在京机关的桥牌联赛,我们队很顺利地进入了决赛。由于这是我们桥牌队成立以来最高级别的比赛,凭实力分析感觉夺冠的希望很大,因此非常希望能够一战成名,跻身更高层次的桥牌圈子。当时分组结果对我们也特别有利,第一回合的对手是最弱的一个队,有利于我们逐渐进入状态。当时的心情极之兴奋、高亢,浑身憋足了劲。一把手也特别在意这次比赛,专门找到我,说如果得了冠军,他亲自给我们批发奖金。还半开玩笑地说拿第二就没有奖了。比赛安排在周末,我特地嘱咐小寇周五别玩儿得太晚,养精蓄锐等待第二天拿冠军。

    比赛当天一早,我和小寇提前近一个小时来到了赛场。记得那天天气非常好,蓝天白云,和暖清新,路边和赛场大院里的杨树已经长满了嫩绿的叶子。我和小寇站在树旁等着另外两个队友到来,同时憧憬着夺冠后下一个层次的目标,还开玩笑地猜测拿冠军后单位能给多少奖金,调侃如何供着冠军奖杯。

    然而,命运捉弄人从来就没含糊过!

(六) 

    我们打的是队式比赛,每个代表队出四个人,有两组搭档分开、闭室与对手轮流较量。这种赛法开室、闭室都打同样的牌,开室对手的牌,就是闭室队友的牌。因此,每副牌的结果都能直接反映出两队的实力,这一方面非常公平,同时也是队式比赛的诱人之处。眼看离比赛的时间越来越近,另外两个队友就是不见踪影。借比赛场地单位的电话打到他们的家里,说已经出来了。那时我们最好的通信设备就是寻呼机,于是一顿狂呼,结果还是音讯皆无!在心情崩溃的等待中,比赛开始了。经与裁判组协商,同意容我们一轮,第二回合人再不齐就彻底除名。由于我们的队友没到,按规定这一回合就算我们自动弃权,我们得零分,对方得满分。好在第一回合快结束时,我们的队友终于出现在赛场。一问缘由,才知是命运给我们设了个连环套。

    故事是这样的:

    我们队友的其中一人到外地出差,得知周末的比赛就安排周五晚上飞回北京。周五上午我们突然接到组委会的通知,比赛地点变更到另外的一个机关大院,但那时已联系不上那位出差的队友了。于是我们就让他的搭档晚上务必通知到他。谁知出差的那位队友回京后,在家吃完晚饭后就一头扎到女朋友家。我们负责通知的队友晚上打电话时刚好错过了时间,而且他搭档的女友家还没电话。呼了无数遍就是没回音,只好第二天一早在原比赛场地的大院门口等。谁知出差那位对这个机关挺熟,走侧门抄近路进了大院,直到快到点了没见一个人来,才找电话呼他的搭档。这才聚齐了往赛场赶。事后我们问那个哥们为什么不回寻呼,他说是电池没电了。小寇坏坏地说:是让你的女朋友把电给玩儿完了吧!

    我简单跟大家分析了一下形势,认为打好了还有希望进前六名,不至于太丢脸。我们现在落后不是因为打得不好,不用想太多,正常发挥就行。于是,我们匆匆投入了比赛。这次比赛我们打得特悲壮,我的心情反而出奇的镇静,思维就象被神力灌了顶似的清晰透彻。大家发挥得都非常出色,比分一路往上赶。最后结束时一算总分,我们比第一名只差四点,拿了个亚军。我们的队友还歉意地说即使第一局打平我们都能远超第一名,可是我却感到特别释然。虽有遗憾,但感觉已不是很强烈,毕竟我们证明了自己的实力。要想赢,以后有的是机会!而且,这是我打桥牌最过瘾的一次!

    八十年代是中国大变革、大动荡的时期。国家机关在八十年代后期进行了全面的体制改革,许多部委合的合,撤的撤,原来的机关已经面目全非。当时深圳正加紧建设,我到那边出差的次数很多。一次出差回来,听说小寇已离开单位。仔细一问,才知他因为讲义气,陪着朋友去追帐,对方耍横,被小寇一板砖拍成了脑残。虽然单位保着没进局子,但公职丢了,据说回了远郊的家。我试着找小寇的联系方式,但没能如愿。小寇走了以后,我又和其它同事搭档打过几次桥牌,但始终没有与小寇合作那种默契的感觉。从此,桥牌淡出了我的生活。

    小寇,二十多年了,别来无恙吗?

    全文完

    2012-4-5

浏览(849) (1) 评论(0)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当前为第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