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牧羊人的博客
  想到哪儿说哪儿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返回首页>> 帮助 退出
我的名片
lone-shepherd
来自: 北京 多伦多
注册日期: 2011-12-10
访问总量: 4,479,090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欢迎批评,拒绝脏话
最新发布
· 今晚,请点燃一支蜡烛
· 六四之殇
· 法广:万润南回首六四
· 牧嫂:西西里的美食传说
· 锡拉库萨大教堂的美丽传说
· 科尔多瓦嘉年华2018
· 西西里罗马别墅-古罗马帝国的最后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情迷亚平宁】
 · 牧嫂:西西里的美食传说
 · 锡拉库萨大教堂的美丽传说
 · 西西里罗马别墅-古罗马帝国的最后挽
 · 西西里,世遗之岛!
 · 看古希腊,去西西里(续)
 · 看古希腊,去西西里!
 · 百变妖姬科莫湖
 · 参观《最后的晚餐》的一波三折
 · 米兰运河区的沸腾生活
 · 达·芬奇的米兰
【毋忘六四】
 · 今晚,请点燃一支蜡烛
 · 六四之殇
 · 法广:万润南回首六四
 · 纪念还是忘却,这是一个问题
 · 他们选择记忆 - 为六四所作
 · 今晚,请点燃一支蜡烛
 · 那夜,那一声枪响…
 · 因为我们相信美好
 · 叶子 — 无辜
 · 纪念六四与玷污六四
【车行普罗旺斯】
 · 车行普罗旺斯 - 古罗马军团之凯旋
 · 车行普罗旺斯 - 古罗马军团之盛筵
 · 车行普罗旺斯 - 古罗马军团之狂欢
 · 车行普罗旺斯 - 追踪梵高(下)
 · 车行普罗旺斯 - 追踪梵高(上)
 · 车行普罗旺斯 - 阳光灿烂的吕贝隆
 · 罗马的普罗旺斯
【中欧音乐之旅】
 · 三个人的布拉格
 · 瓦豪河谷之骑行
 · 瓦豪河谷之梅尔克
 · 《魔笛》-布拉格的音乐大师们
 · 《自新世界》-布拉格的音乐大师们
 · 观歌剧《卡门》(下)
 · 观歌剧《卡门》(上)
 · 布拉格与查理四世
【伊比利亚狂想】
 · 科尔多瓦嘉年华2018
 · 杜罗河边
 · 塞维利亚是家的感觉
 · 从大教堂到王宫-塞维利亚的历史教科
 · 牧嫂:高迪的巴塞罗那—读你千遍不
 · 压抑的抗争 - 在塞维利亚观弗拉明戈
 · 塞维利亚-教我如何不想她?
 · 牧嫂:预习西班牙(下)
 · 牧嫂:预习西班牙(上)
【临时】
 · .
【东游西逛】
 · 侃侃曼哈顿中下城的吃(下)
 · 侃侃曼哈顿下城的吃(中)
 · 侃侃曼哈顿下城的吃(上)
 · 辞旧迎新,在时代广场
 · 扭腰:在曼哈顿河边晨跑
 · 不被恐惧去扭腰
 · 凯路亚古镇的傍晚 - 夏威夷7
 · 茂宜岛拾遗(下) - 夏威夷6
 · 茂宜岛拾遗(上) - 夏威夷5
 · 漫步流云彩虹间:穿行在哈雷阿卡拉
【美食猎人】
 · 侃侃曼哈顿中下城的吃(下)
 · 侃侃曼哈顿下城的吃(中)
 · 侃侃曼哈顿下城的吃(上)
 · 情迷亚平宁-意大利的吃住玩(2)
【美国政经】
 · 亚马逊取消纽约HQ2说明了什么?
 · 快讯:美国政府即将开门!
 · 民主党应该尽早通过对巴尔的任命
 · 政府关门、股市大跌、马蒂斯辞职,
 · 选举夜:从这几个州的选举结果看美
 · 本届中期选举的重要性
 · ZT:McCain神话
 · Remembering An American Hero!
 · 突发:川普前私人律师认罪、前竞选
 · 外国也有臭虫论 和 那又怎么说论
【随想】
 · A good day for Trump!
 · 快讯:美国政府即将开门!
 · 政府关门、股市大跌、马蒂斯辞职,
 · 孟晚舟引渡聆讯的一个可能性
 · 回远方兄
 · 公正且平衡?
 · 外国也有臭虫论 和 那又怎么说论
 · BBC - 大麻:你需要了解的争议和真
 · 红黄蓝事件的不打自招
 · “安全感”
【牧嫂系列】
 · 牧嫂:西西里的美食传说
 · 牧嫂:湖边偶拍
 · 牧嫂:高迪的巴塞罗那—读你千遍不
 · 牧嫂:预习西班牙(下)
 · 牧嫂:预习西班牙(上)
 · 牧嫂在耆老中心做义工一年了
 · 牧嫂要在耆老中心做义工
 · 牧嫂:2014年室内设计的流行色彩 -
【万维风景线】
 · 令花千芳羞愧令周小平汗颜
 · 公孙明拉黑牧人的原因是…
 · 现代寓言:狼和狈的故事
 · 周末一笑:SB加班
 · 周末一笑:妻子被高衙内劫走后、豹
 · 周末一笑:妻子被高衙内劫走后、豹
 · 周末一笑:豹子头、林娘子及高衙内
 · 华三传奇-风月无边版(微黄)
 · 华三传奇 - 肉包子版
 · 周末一笑:“嘎兄最近的思考又精进
【居陋室而观天下】
 · Ring Of Fire苏醒了吗?
 · 快讯:比利时连环爆炸 欧洲进入警戒
 · 极端穆斯林恐怖阴影下的感人故事
 · 从希腊公投说起
 · 台湾九合一选举揭晓后的两点感想
 · 联合国安理会必须改革
 · 多伦多市长真的摊上大事了!
 ·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 加拿大总理摊上大事儿了!
 · 美加家庭收入及税赋的简单比较
【枫叶旗下】
 · BBC - 大麻:你需要了解的争议和真
 · 晒晒我的选票…保守党候选人政纲浅
 · 就来说说大麻吧…
 · 呼吁华裔积极参加今年的保守党党魁
 · 加拿大史上最严重火灾,呼吁捐款
 · 关于叙利亚难民的思考
 · 送别哈珀、寄语小特
 · 侃两句加拿大大选
 · 安省选举:为什么应该抛弃自由党?
 · 多伦多市长真的摊上大事了!
【2012回国笔记】
 · 回国笔记(结语):几点感受
 · 回国笔记(九)
 · 回国笔记(八)
 · 回国笔记(七)
 · 回国笔记(六)
 · 回国笔记(五)
 · 回国笔记(四)
 · 回国笔记(三)
 · 回国笔记(二)
 · 回国笔记(一)
【北美维权系列】
 · 北美维权系列 - 为什么维权?
 · 北美维权系列(5)-一次房屋买卖
 · 北美维权系列(4)-我与电讯公司和健
 · 北美维权系列(3) - 我与租车公司的
 · 北美维权系列(2)-牧嫂与车保公司的
 · 北美维权系列(2) – 牧嫂与汽车保险
 · 北美维权系列(1) – 我与警察的故事
【哈!】
 · 新时代战歌《做习主席的好战士》已
 · 孟晚舟引渡聆讯的一个可能性
 · 美国人吃火鸡的时候,芬兰人在做什
 · 令花千芳羞愧令周小平汗颜
 · 周末一笑:子责父、叔谴侄、夫叛妻
 · 公孙明拉黑牧人的原因是…
 · 现代寓言:狼和狈的故事
 · 周末一笑:SB加班
 · 周末一笑:床铺不筑墙了?
 · ZT:这是中国队被黑最惨的一届奥运
【我的大学】
 · 又到三十年 - 西安西安(下)
 · 又到三十年 - 西安西安(上 )
 · 又到三十年 - 我的大学(考研)
 · 又到三十年 - 我的大学(二)
 · 又到三十年 - 我的大学(一)
【分析选摘】
 · 中国给代议制民主带来的挑战
 · 谢天谢地,我们还有加拿大!-ZT
 · ZT:McCain神话
 · 互怼,纽时出版人死磕美国总统
 · BBC - 大麻:你需要了解的争议和真
 · 牧师致希拉里的信令人感动!
 · ZT外国专家:已准备好接收 刘晓波能
 · 农家乐:戏言莫当真,对中共到底该
 · 阎连科:审查制度不是能否写出好作
 · 川普要诉纽时 纽时说“来吧”
【TMP】
【IT乱弹】
 · 用Roku收看中文电视及油管、并向【
 · 我的电视解决方案
 · 挨拍苹果与玩书黑莓
 · 今年CES上的中华亮点
【观后感】
 · 谁是薇薇安·迈尔?(多图)
 · 祝贺李安!(围脖)
 · 《中国好声音》:彝族母女歌手
 · 推荐幼河的《钱毅诚,你就这么走了
 · 斯皮尔伯格的新电影《战马》
【看比赛去】
 · 世纪之战还是“世纪忽悠”?
 · 奥运世纪丑闻及后续影响
 · 不是金牌第一又如何?
 · Holy cow 狗击败棋王!
 · 洋基队队长基特童话般的退休
 · 第八套广播体操(视频)
 · 枫叶队NHL季后赛第二场, Go Leafs
 · Aussies 创名人赛历史(微博)
 · 大学橄榄球赛明天揭幕
 · 三月疯狂:终极四强对决
【胜水荷芳】
 · 每一次的离别都可能是生离死别
 · 家乡的那点儿事儿
 · 电影《小兵张嘎》
【俺们村儿】
 · 热辣寒冰半程马拉松:一生一次
 · 安大略湖边散步随拍
 · 十二月二十二日记录:冰雪、冰雨、
 · 你用不用冲牙器?
 · 美丽的錫姆科湖
 · 龙舟赛
 · 儿子的礼物(照片)
 · 苦战三天,大有斩获(多图)
 · 儿子给母亲的礼物(照片)
 · 我几乎赢了超速告票
存档目录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网络日志正文
又到三十年 - 我的大学(一) 2012-04-28 16:39:23

又到三十年 - 我的大学(一)

永远忘不了1978年夏天,我还在念高一。

六月正是北方麦收的时节,中学组织学生到邻近的石沟乡收麦子。白天大家比赛谁割的垅长、谁吃的大肉馒头多,晚上挤麦秸草席铺就的大通铺。不管多累,睡一觉第二天早上精气神儿如初。

六月二十号下午正在田垅打尖儿,远远看见校长和我招手。走过去校长对我和另一位同学(这位校长于我有恩,另外这位同学和我亦有情感瓜葛,有机会另文提及)说:“县教育局研究决定你和徐同学参加今年高考。收拾东西回家,明天参加高考强化班”。现在想来“不高考”的自由被剥夺了,当时可是觉得一身荣耀,于是在周围同学羡慕的眼光中阔步回家。

到家以后妈妈没让我进房间,在院子里被剥得赤条条的、把剥下来的衣服直接扔进大铝盆浇上开水,又把我从头到脚用温水冲了一遍才让我进房间。换好衣服出来,看着大铝盆水面浮起的小生灵、想想被吸走的鲜血,恨得我直咬牙根。

学校是津西有名的中学,五一年建校。虽然几位老教师教学水平很高(我还记得教化学的孙老师、教物理的史老师和教数学的李老师)、毕竟被文革折腾的元气大伤,于是在七七年高考后从应届的四个班里挑了二三十个“尖子”组成了“高考强化班”,由几位老教师亲自执掌、欲和县中学一拼高下。

那年十五岁,颇有些初生牛犊不怕虎,不过第一天上课还是被来了个下马威。第一堂课是李老师讲解科大少年班的数学题,听的我一头雾水。刚下课几个大男生就把我给围上了。“听懂了几成?”、“解析几何听说过吗?”、“谁是笛卡尔?“、“什么是高斯电磁场”,看着我一脸茫然的神色,几位说了声“太嫩”哈哈一笑散了。

 

                          中学大门。         大门对面影壁上写的是毛主席的“我们的教育方针,应该使受教育者在德育、智育、体育几方面都得到发展,成为有社会主义觉悟有文化的劳动者。”

牧人那时确是“太嫩”,不过天生的不服输。抱着高二的教科书,每天啃到次日凌晨,睡上四五个小时早上接着上课。慢慢地,解析几何不陌生了,有机化学入门了,知道韦达定理了,老师上课时也能回答一些问题了。

三十天一晃眼就过去了,然后就进了考场。等成绩出来,328分;“强化班”里的大哥哥姐姐们考得最好的是286分。

七八年时是拿到成绩再报志愿。牧人那时自许甚高,加之听多了陈景润、杨振宁,只想学数学或物理(将来顺便得个诺贝尔奖什么的),就打算报一个南开(还算有点自知之明,知道那点儿破分报再高的学校更没戏了)。当时想的是今年不行还有明年。不过这可把学校领导急坏了。因为按当时的情况看我是唯一一个肯定能进大学的考生,我要是放弃了学校可能会剃光头。于是三番五次做我的“思想工作”,还动员我的老师跟我谈话;父母也担心明年政策变了怎么办。于是我又报了天大和另外一所在天津的工学院。

等到八月底,通知书连影儿都没有,知道没戏了,厚着脸皮回学校了。不想刚开学,通知书又来了,是在天津的那所工学院(报考的唯一一所非重点大学),于是诺贝尔奖成了牧人永远的遗憾。

(记得那位考286分的大姐姐,好像是进了师专)。

待续

又到三十年 - 我的大学(二)

又到三十年 - 考研

浏览(22489) (0) 评论(2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俺是吾丁 留言时间:2012-05-12 07:11:25
难不成牧兄是河北工学院的?
回复 | 0
作者:珍曼 留言时间:2012-04-30 14:22:03
好聪明哈...很高兴直到你的故事.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2-04-29 20:09:23
冠云 这个"新三届"是头回听说,不过牧人知道你什么意思。
回复 | 0
作者:冠云 留言时间:2012-04-29 17:08:19
牧人是新三届,不是老三届。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2-04-29 09:11:49
黑哥好。

你当然是牧人的大大哥哥了。

我们班最大的大我一倍有余。记得黑哥上大学那年24岁,在我们班也就是中间年龄。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2-04-29 09:08:22
冠云,
你这个“老三届的”可把牧人搞糊涂啦。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2-04-29 01:17:21
牧人好文!读高一就直接考上了大学,一定是聪明过人。如果雨露是你的大姐姐,那我就是你的大大哥哥了。
回复 | 0
作者:冠云 留言时间:2012-04-28 22:41:24
点了好几秒“又到三十年 - 我的大学(二)”,才发现是“待续”。哈哈。

牧人果然厉害,老三届的。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2-04-28 22:22:26
昭君,

你在系里当领导、回家"被领导"?牧人咽不下这口气!

向你们家的同级问好。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2-04-28 22:18:40
与爱同在,
看来你和雨露都是78级的大姐姐了,你们的经历也都很曲折。
一方面为你的"草稿纸"惋惜,又觉得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回复 | 0
作者:昭君 留言时间:2012-04-28 22:08:27
呵呵,牧人跟我家领导一样,都是78级的小弟弟了(他上大学的时候也只有十六岁)。不过他还算是应届的,只是高中前一年还在成天带领“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到处会演呢,总共的认真复习时间也就是大半年

刚刚问他是否还记得当时的考分,回答说也是三百二十多:)。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2-04-28 22:04:08
百草,
先别下结论,等着看下一篇,可能有惊奇。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2-04-28 21:58:16
雨露,
对你回国游玩的"腐败"系列印象深刻。
刚看了跌宕的歌,你的经历比牧人曲折多了,好在你努力后的回报也很丰厚。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2-04-28 21:51:24
谢谢阿妞留言。
哲学家“笛卡尔”肯定蒙不住阿妞,也许数学家和物理学家笛卡尔让一些人惊奇。

那些麦地里带回家的不明生物是我最想忘掉的东东,奈何一想到麦收的经历马上就联想这些老人家。

再谢阿妞夸奖。牧人小聪明是有一点,可惜没有慧根,乐。
回复 | 0
作者:与爱同在 留言时间:2012-04-28 21:44:42
一定是个极顶聪明的小孩。:-)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2-04-28 21:18:54
呵呵,那你是当年78级里年龄最小的了。
回复 | 0
作者:雨露 留言时间:2012-04-28 20:48:38
沃, 牧人是78级的小弟弟啊! 看来考上的都是要有点拼博和不服输的精神的。 你说得对, 读什么学校对后来的成绩没有太大的影响。 期待续篇。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2-04-28 19:13:16
哈哈,写得好啊。除了“笛卡尔”蒙住俺之外,那些麦地里带回家的不明生物,也让俺的求知欲冒升。

俺一直猜想你是个鬼怪精灵,俺法眼精啊。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2-04-28 17:58:21
七郎兄说得一点不错,我那时的中学老师真是不计较什么,只想教的孩子将来有出息。

你们的最低录取线368分,在河北可以上南开、天大了。

七郎兄是浙江银吧?牧人招过一个研究生是溪口人,他跟我讲在浙江考大学难度全国第一。这不完全是“会考试”,主要是江浙人杰地灵、教育也较其它地方发达得多。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2-04-28 17:50:58
西木子,
牧人就是看了你那篇“嗨嗨嗨”受的启发。
看样子你也是农村出来的。
77、78级(甚至79级)的招生不规范。我到大学后一个管招生的跟我说了同样的“潜规则”:高一的一般要让位给老三届和应届生。
我的情况很可能是学校领导游说的结果:我那年不进大学我们学校就剃光头了!

现在看来,事业高低固然跟好大学有关,但与个人能力、努力程度和机遇关系更大。况且牧人现在对成功的理解跟三十年前截然不同了。
周末快乐!
回复 | 0
作者:七郎 留言时间:2012-04-28 17:25:46
那时的高考录取率就是校领导的政绩、老师们的骄傲。学生们更是自觉自愿、刻苦攻关。学生、老师、家长,整个社会都围绕着一个中心转,不计任何报酬。真怀念当时的单纯!不过我们中学从78年就进入正轨,好像没有低年级的学生进提高班的。(77年匆促上马的课外“补习班”有我们78届的几位参加,但学校只允许两位参加77高考,剩下的全成了78级的尖子了。)跟与爱、百草、雨露、马黑等的高考经历相比,我们是非常幸运的!
记得我们那个省特别会考试,78年的最低录取线是368分,录取率是1/28。400分以上才可能上全国重点,进中专则要355分。
现在的学生只要上完高中,参加(或不参加)高考,并交得起学费,都能进大学。有钱有势的人家根本就不高考了,直接往西方高中和大学里送。
回复 | 0
作者:西木子 留言时间:2012-04-28 17:09:33
好文!彼有同感。
77、78级的招生是有计划按指标的,而且,很多地区是尽量照顾年龄大的。在校生如果不是很棒的,很难被录取。你能被录取,一定是很棒的。我77年就参加高考了,也是高一。虽然过了分数线,但考分不高。就是去上学也是上个大专。县教育局就找到我们基建工地的教育科,说我下一年再考一定会考得更好,先把指标让给年龄大的人。教育科跟我父亲说了一下,也就这样定了。结果,78年我还是上了个大专。命中注定是大专!嘿嘿嘿......去看第二篇。
回复 | 0
共有22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