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不洁之人的博客  
笨嘴拙舌,蓬头垢面  
        http://blog.creaders.net/u/4140/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不洁之人
 
注册日期: 2010-07-30
访问总量: 2,405,569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新年最震撼数字出炉
· 好言难劝该死的鬼
· 习近平根本不懂台湾
· 习近平敢听毛泽东的话打持久战吗
· 习近平漏报一项世界第一
· 习舵手要把中国引向何方
· 李鹏亲信死的正是时候
友好链接
· 沁霈:沁霈的博客
· 云门:云门杂谈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网络游戏:天外来人
· 珍曼:珍曼的博客
· 伊萍:伊萍的多彩世界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冠云:冠云的博客
· 医言堂:医言难净
分类目录
【习近平4】
 · 习近平释放严重信号
 · 太子党的毛泽东情节
 · 中共涉朝密件大有来头
 · 胡锦涛害了两个上将军
 · 习近平新年训令不怕死 解放军枪口到
 · 习近平强势上套 李克强借坡下驴
 · 蔡奇三大恶政已遭遇挫折 习近平莫非
 · 习近平莫非心虚了 最难摆布还是军
 · 习近平破世界记录 王沪宁安的什幺心
【习近平3】
 · 亲信为何总要坑害习近平?
 · 习近平隐忍一年多 中纪委拿下两面人
 · 习近平的枪杆子出了问题?
 · 习近平很生气 孙政才后果很严重
 · 习近平遇到89民运会怎么办?
 · 习近平整肃房峰辉张阳之谜
 · 19大开会日期暴露习近平内心秘密
 · 习近平会舍掉王岐山吗?
 · 习近平北戴河遇到大麻烦?
 · 习近平用军队保卫自己 用口号保卫国
【习近平】
 · 还原十九大幕后真相
 · 解密中共官场黑话
 · 小人物十九大扔出重磅弹
 · 王岐山要和习近平翻脸吗?
 · 政才拿下敏尔上位 看习近平用人之道
 · 闲话“十日文革”
 · 比较马英九习近平在新加坡的表现
 · 习马晚宴是否AA制?
 · 谈谈习近平的阅兵车
 · 数典忘祖的习近平
【习近平2】
 · 中共面临最后窗口 百姓应当早做决断
 · 习近平给国人画饼 百年梦诱苍生望梅
 · 中共沉船计划谁是替死鬼
 · 谁的胆子这么大 竟敢消费习近平
 · 王岐山国宴再次亮相 习王关系耐人寻
 · 习近平把故宫变皇宫 强人性格值得
 · 习近平为何挥刀向武警
 · 习近平权力越大胆子越小
 · 毛泽东为何没主义 习近平凭啥有思想
 · 习近平的秘密即将公开
【毛泽东三十六计】
 · 第八计 暗渡陈仓 ——借文革清除异
 · 第八计 暗渡陈仓 ——借文革清除异
 · 第一计 瞒天过海——称抗日蒙骗天下
 · 第一计 瞒天过海——称抗日蒙骗天下
 · 毛泽东是何时决心拿下刘少奇的?
 · 阴谋大师毛泽东36计
 · 第七计 无中生有——挟苏联金门冒险
 · 《毛泽东三十六计》序言、目录
 · ​阴谋大师毛泽东
【郭文贵2】
 · 郭文贵再出江湖 抛妻别子为了谁
 · 郭文贵爆料和中纪委查案的区别
 · 郭文贵为何如此激愤?
 · 郭文贵痴心不改
 · 郭文贵为什么不反共?
 · 郭文贵的扭秧歌战术
 · 替郭文贵填空 替私生子找爹 从人的
 · 郭文贵粗心闹出乌龙 私生子原来另有
【解密国安大舌头录音】
 · 解密大舌头第二季 下
 · 解密大舌头第二季录音 中
 · 解密大舌头第二季 揭开党国惊天黑幕
 · 解密国安大舌头录音 第二集
 · 解密国安大舌头录音
【毛泽东三十六计 二】
 · 第十四计 借尸还魂 ——死鲁迅延安
 · 第十四计 借尸还魂 ——死鲁迅延安
 · 第三十计 反客为主—井冈山生死恩怨
 · 第十八计 擒贼擒王——缚鹰犬五酋低
【郭文贵专题】
 · 王岐山破例会见外国政要 背后隐藏大
 · 郭文贵为何如此激愤?
 · 王岐山连续露面 释放强烈信号
 · 孙政才酣睡罪被拿下
 · 王岐山自选动作与郭文贵循环套路
 · 郭文贵“说服”共产党
 · 习近平的包子王岐山的馅
 · 习近平若不理睬 郭文贵能揭竿而起吗
 · 北京给郭文贵送礼 秦王刺荆轲 图穷
 · 中南海给郭文贵送礼 秦王刺荆轲(视
【党史疑点 二】
 · 林彪到底是玩弄了毛周还是被玩弄了
 · 抗战期间八路军的几次重大集结
 · 毛泽东剑指周恩来——潘汉年冤案、
 · 毛泽东剑指周恩来——潘汉年冤案、
 · 毛泽东批准杀刘青山、张子善是否得
 · 毛泽东还良心债?
【党史疑点】
 · 潘汉年因何得罪毛泽东 离奇生死只在
 · 千里跃进大别山得失探析 (下)
 · 千里跃进大别山得失探析 (上)
 · 潘汉年案件的几个疑点 (下)
 · 潘汉年案件的几个疑点 (上)
 · “草地密电”:无中生有 移花接木
 · “草地密电”:无中生有 移花接木
 · “草地密电”:无中生有,移花接木
 · “草地密电”:无中生有,移花接木
【少年印象】
 · 抓特务——童年逸事
 · 文革中的幸福一天
 · 多情少女薄幸男
 · 只吃过六十几个馒头的老人
 · 少年印象
 · 即将失去的故乡
【朝鲜危机深度分析】
 · 美军越过三八线止步何处
 · 朝鲜危机深度分析 (六)
 · 朝鲜危机深度分析 (五)
 · 朝鲜危机深度分析(四)
 · 朝鲜危机深度分析 (三)
 · 朝鲜危机深度分析(二)
 · 朝鲜危机深度分析 (一)
【冷眼看房市】
 · 畸形房地产中共已暗中叫苦
 · 拯救房地产的秘密武器 (下)
 · 拯救房地产的秘密武器 (上)
 · 看谁还要跳火坑?
 · 谁为这次房地产大跃进买单?
 · 房地产业的黄昏已经降临!
【闲情逸文】
 · 官家与百姓谁才愚蠢
 · 侠客遗风的回光返照——电影《老炮
 · 一出悲壮的喜剧
 · 鲁迅先生的盲点
 · 从鸟人到屌丝与装蒜到装逼
 · 千万别相信不喜欢猫的人
 · 京剧样板戏的成败
 · 闲话世间风雅事
【军事杂谈】
 · 地狱之门为谁打开
 · 敏感时刻歼20列装 习近平打算干什么
 · 中共在台海的军事冒险——台海导弹
 · 中共在台海的军事冒险——台海导弹
 · 几张泄露我军机密的照片
 · 解放军距离机械化还有多远?
 · 为党的十八大献礼?——看看我们的
 · 看到辽宁号航母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闲话毛泽东 二】
 · 毛泽东与才女林昭之死 下
 · 毛泽东与北大才女林昭之死(上)
 · 毛泽东嗜杀之谜 下
 · 毛泽东嗜杀之谜 中
 · 毛泽东嗜杀之谜 上
 · 毛泽东如何收拾刘少奇(四)
 · 毛泽东如何收拾刘少奇(三)
 · 毛泽东如何收拾刘少奇 (二)
 · 毛泽东如何收拾刘少奇(一)
 · 毛泽东的秘密 第一集 发妻之死(下
【闲话毛泽东】
 · 毛泽东的神秘举动
 · 起居注和毛主席身边的窃听器
 · 闲聊毛主席的私德
 · 毛主席的禁空令和卡扎菲的禁飞区
 · 无处不在的毛主席
 · 毛主席对未来中国的影响
 · 毛主席的偶像是邓小平们的挡箭牌
【中印边界战争】
 · 一场奇怪的战争 (五.结尾)
 · 一场奇怪的战争 (四)
 · 一场奇怪的战争 (三)
 · 一场奇怪的战争 (二)
 · 一场奇怪的战争 (一)
 · 解放军放弃藏南是因为高原环境吗?
 · 印度军队侵占我国门隅达旺地区亲历
 · 你真的知道中印战争吗?
 · 解放军放弃藏南是因为后勤不济吗?
 · 中印边界战争爆发时机的探讨
【历史杂谈】
 · 周恩来为何直言帮罪臣
 · 内战末期知识分子的倾向和选择
 · 国民党为何失去大陆?
 · 拒绝接受道歉恰当吗?
 · 共产党第一个城市被隐藏的故事
 · 辛亥革命真的错了?
 · 惋惜林彪将军
 · 写在文革四十五周年
 · 不要美化毛主席出兵朝鲜的决策
 · 谈共产党成功的秘诀
【历史杂谈 二】
 · 国民党才俊苦心谁知 谍海生死劫令人
 · 红色巨谍是怎样炼成的? (下)
 · 红色巨谍是怎么炼成? 上
 · 圣洁化与污名化——中共的独特传统
 · 到底是谁想炸死抗战统帅蒋介石
 · 回看“中原突围”(下)
 · 回看“中原突围” (上)
 · 九一八事变张学良罪莫大焉
 · 纪念抗日战争中的中国炮兵
 · 果真是人民选择了共产党?
【名人品评】
 · 孟宏伟妻开始敲打中共
 · 六十老妇倚门卖笑
 · 猜透王子的心
 · 樊秀才叫板习近平中共高层又现裂痕
 · 谁盼毛新宇死谁怕毛新宇生
 · 彭丽媛敏感时刻发论文
 · 灾难来临有人先觉
 · 红二代悼唁陈小鲁密码解读
 · 陈小鲁意外离世 内斗即将见分晓
 · 八〇后明星因何陨落
【党魁品评】
 · 如何评价共产党中的好人?
 · 指责胡锦涛不作为有点不厚道
 · 江泽民的确是个好同志
 · 江泽民的生与死
【国土安危】
 · 空军再现习近平伤心地
 · 印度突然撤兵 其中奥秘何在
 · 中印边界冲突升级 解放军援兵何时到
 · 习近平是男儿吗,印度为何敢打中国?
 · 习近平会同印度开战吗?
 · 冷眼看南海仲裁
 · 中国在南海面临崩盘?
 · 解放军的假想敌到底是谁?
 · 为何当局在与越南交涉上一错再错
 · 我党正在玩火?
【唱和网友】
 · 致谢牧羊人等诸位网友
 · 虚拟空间的真实存在——余不洁声明
 · 何谓“女先生”?
 · 阻冠云兄离别万维
 · 反独裁却不反共?
 · 如何判断中共---再和沁霈博
 · 中共真能腐而不垮?---和沁霈博
 · 谈万维博客生态兼向胡评博讨教
 · 谁是文革的罪人---和米笑网友商榷
 · 谁希望中国大乱——答落基山人
【官场现形】
 · 郑晓松自杀鬼影憧憧
 · 闹了瑞典闹英国党国想要干什么
 · 胡春华为何没有反对票
 · 周永康案件了尤未了
 · 令计划是否知道自己将被拿下?
【薄熙来】
 · 从审薄看当权者的得失
 · 薄熙来用党的法律公开愚弄党的潜规
 · 赌一把薄熙来的生死
 · 一失手成千古恨——可怜的薄熙来
 · 党中央为何重手惩治薄熙来
 · 从如何给薄熙来定罪看当局的难处
 · 薄熙来的是是非非
 · 中共的文革烙印
 · 孔庆东的可爱之处
 · 薄熙来下台无关左右
【王立军门】
 · 官家反腐,干卿底事
 · 党要把人们的眼睛引向下半身?
 · 党对薄谷案件的处置左右皆失
 · 一场彪炳史册的审判
 · 典雅洒脱的薄谷开来
 · 薄案的了结和胡锦涛未来的选择
 · 潘金莲与西门庆合谋杀王婆?
 · 雾里看花——谈王立军事件背后的故
 ·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 谁动了薄熙来的奶酪
【温家宝】
 · 苦命的温家宝总理
 · 如何看待温家宝家族财产的曝光?
 · 温家宝还是中国的总理吗?
 · 富贵逼人
 · 温家宝到底该如何是好?
 · 炉口上的温家宝总理
 · 温总理被过度消费了
 · 不管部部长温家宝
【话剧剧本1】
 · 话剧剧本《闹鬼》第四幕
 · 话剧剧本 《闹鬼》 第三幕
 · 话剧剧本 《闹鬼》 第二幕
 · 话剧剧本 《闹鬼》 第一幕
 · 四幕话剧剧本 《闹鬼》 简介
【话剧剧本2】
 · 六四 话剧剧本《疯子》 第四幕
 · 六四 话剧剧本《疯子》 过场 (第
 · 六四 话剧剧本《疯子》 第三幕
 · 六四 话剧剧本《疯子》 第二幕 上
 · 六四 话剧剧本《疯子》 第二幕 下
 · 六四 话剧剧本《疯子》第一幕 下
 · 六四 话剧剧本《疯子》第一幕 上
 · 23年来的幽愤
 · 文学原创: 话剧《疯子》 简介
【胡温一朝】
 · 强势亮相、颓势谢幕
 · 胡锦涛裸退留给世人的疑问
 · 老人政治谁之过
 · 腐败能换来对党的忠诚吗?
 · 胡温政府是最差的还是最好的一届政
 · 是民间冲突还是官民冲突?
 · 灾难已经临近祖国?
 · 愚不可及的举措
 · 挖肉补疮的财政政策
 · 和平奖的空椅子和天朝的进步
【金家王朝】
 · 美国是否会对金家王朝动武?
 · 朝鲜核武器的三角乱爱
 · 朝鲜战争进入倒计时!
 · 金三世和朝鲜的前景
 · 有可能爆发第二次朝鲜战争吗?
 · 金家朝鲜为什么折腾
 · 当局高调支持朝鲜是何用心?
【金家王朝 二】
 · 三胖狮城战川普两家胜负各几分
 · 三胖熊抱文在寅能屈能伸真光棍
 · 金三胖北京讨债习近平如何是好
 · 金三胖发狠威胁川普习近平保媒引火
 · 金正恩人小鬼大有韬略
 · 习近平紧要关头失去定力
 · 川普换国务卿事关中朝 习近平金三胖
 · 习近平要有大麻烦 金三胖倒向美利坚
 · 金三胖巧使美人计
 · 金三胖如果闯祸 习近平敢收留吗
【民生苦难】
 · 天罗地网罩不住猪幽灵
 · 刘鹤赤膊上阵吹牛造势
 · 为孩子争公道家长把命丧
 · 一句习猪头换来十天囚禁
 · P2P暴雷百姓受害当局再用离间计
 · 房产税开征挖肉补疮
 · 东亚病夫的恶名会再次出现
 · 女孩泼墨惊天下
 · 贸易战刚打金融已显崩溃
 · 杀童凶手事先精心算计案件背后恐怕
【中国时政】
 · 习近平进博会再造金句
 · 你是否被愚弄?重庆坠车舆论操控
 · 习帝笑脸迎安倍二人各自怀鬼胎
 · 论改革40周年邓朴方跛足先登
 · 圣上亲自部署拿下孟宏伟
 · 私企话题为何让中共紧张
 · 习近平替宣传系统顶缸
 · 刘源说话甚诡异莫非暗讽习近平
 · 习近平峰回路转共产党走入绝境
 · 党国祭出精神原子弹
【中美贸易战】
 · 习近平敢听毛泽东的话打持久战吗
 · 习舵手要把中国引向何方
 · 孟晚舟被保释特科经验显神通
 · 孟晚舟若成污点证人中共机密难保
 · 习近平为讨好美国舍弃华为公主
 · 习近平让步川普暂时放一马
 · 习近平是否有胆会川普?
 · 王岐山拎猪头找错庙门
 · 共产党外战外行下错赌注
 · 一通电话让北京提前过年
【习近平6】
 · 习近平为何开除张房党籍
 · 习近平强硬反击外界质疑
 · 丧钟正在为谁敲响
 · 就算习近平洗黑钱也得让人宰一刀
 · 哪个富豪都能死圣上得让小赖活
 · 明明是草包大权却牢固
 · 危险来临而不知习近平是自信还是麻
 · 危险来临而不知习近平是自信还是麻
 · 习近平是否大权旁落
 · 棒槌岛再会金正恩 习近平要惹大麻烦
【习近平5】
 · 习近平难道一次显温柔
 · 习近平缘何犯众怒
 · 习近平出访非洲是否能回銮
 · 川普航母给习近平降温
 · 环球时报恶心习近平
 · 习王体制 谁是傀儡
 · 中美发生战争 假想还是现实朝
 · 从蒋介石毛泽东的发迹 看习近平的权
 · 王岐山要再现江湖 魔鬼背后有何交易
 · 王岐山重新出山 谁主导习王体制
【薛蟠评传】
 · 薛蟠评传
 · 薛蟠评传之四:身世运数
 · 薛蟠评传之三 风采流韵篇
 · 薛蟠评传之二:为人处世篇
 · 薛蟠评传之一:读书鉴赏篇
 · 有薛公子在,痛快!
【崩溃与革命】
 · 中共开始丢卒保车
 · 习近平看重孝道 张扣扣如何发落
 · 张扣扣复仇惊天下
 · 天堂地狱一念之间
 · 沈大伟对中国政治制度的估计错了吗
 · 崩溃还是不崩溃,这是一问题(下)
 · 崩溃还是不崩溃,这是一问题(上)
 · 暴力革命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
 · 时局和党的前途
 · 为何韩寒谈革命?
【话剧 茉莉花】
 · 茉莉花 第六幕
 · 茉莉花 第五幕
 · 茉莉花 第四幕
 · 茉莉花 第三幕
 · 茉莉花 第二幕
 · 茉莉花第一幕
 · 茉莉花剧情简介
【台湾政情】
 · 民进党大败中共为何笑不出来
 · 间谍诱骗大学生是真事儿还是故事新
 · 习近平洪秀柱会谈后的激辩
 · 祝福台湾
 · 北京最终将不得不接受蔡英文
 · 国民党的最后一个双十大典?
 · 共产党喝凉水、国民党肚子疼
 · 大陆何时解除戒严?
 · 中华民国总统选举有感
 · 國民黨為何格調如此低下?
【香港一瞥】
 · 习近平要如何干掉香港
 · 习近平会替香港当局背黑锅吗
 · 习近平到香港害怕什么
 · 习近平香港发狠
 · 香港建制派给中共的教训
 · 香港选举特首的奥妙 (下)
 · 香港选举特首的奥妙 (上)
 · “占中”成为考验北京执政当局的试
 · 香港会成为当局难以吞咽的苦果吗?
 · 为香港市民加油!
【不忘六四】
 · 李鹏亲信死的正是时候
 · 邓小平为何64要杀人
 · 六四记忆,永不磨灭——28周年祭奠
 · 不忘六四 守护良心
 · 中共淡化64的历史记忆有效吗?
 · 不忘六四,战胜恐惧
 · 六四祭国殇
 · 亡国之日确实不远了!
【政改传言】
 · 《炎黄春秋》停刊标志中共已经无药
 · 别拿宪法当真 别把自己当人
 · 中国向左转意味着改善民生?
 · 当时冤枉庹部长
 · 中共有可能在五年以内作出实质性的
 · 从陈光诚事件看政改传言
 · 中共真的要启动政治体制改革了?
 · 共产党有转变为自民党的可能性吗?
 · 17届5中全会后的形势判断
 · 共产党可能进行宪政民主改革吗?
【89民主运动】
 · 当局在打掉人们对中共的最后幻想
 · 当局在64上的沉默说明了什么?
 · “平反”六四与现今党内纷争有关吗
 · 六四民主运动的成因和教训
 · 何必要扮的比邓小平还酷
 · 落基山人低估了邓小平的政治智慧!
【政治话题】
 · 好言难劝该死的鬼
 · 习近平根本不懂台湾
 · 有人公开向习近平逼宫
 · 习泽东纪念刘少奇寻常活动不寻常
 · 习帝打歪主意煽动义和团
 · 李克强反了?
 · 北大学生为何被秘密绑架
 · 彭丽媛老乡中箭谁是主使
 · 日本再获诺奖谁该惭愧
 · 中共意淫轴心国为中美决裂寻后路
【地方与中央】
 · 说实话还是说假话——党的两难处境
 · 为何地方政府总给中央添堵呢?
 · 果真中央被地方利益绑架了?
【大饥荒和党】
 · 世界最大隔离制度在中国
 · 农民为啥这样苦
 ·  中共如何征服农民
 · 否认大饥荒说明了什么?
 · 只吃过六十几个馒头的老人
 · 对《毛泽东是怎样发现大饥荒的》的
 · 伪史杀人细无声
【话剧剧本】
【党国特色的灾难】
 · 新年最震撼数字出炉
 · 习近平漏报一项世界第一
 · 乡村古惑仔为何多冷血
 · 我看杨舒平事件:道理很简单,情感
 · 雷洋事件中的两个名校毕业生
 · 雷洋注定会白白死去
 · 天津大爆炸一月祭
 · 天津大爆炸中被忽视的群体
 · 带血的内裤
 · 大雨中的老婆老公
【关于卡扎菲】
 · 卡扎菲与萨达姆下场为何不同?
 · 如何看待曝尸卡扎菲
 · 为何卡扎菲要挺到最后?
 · 打卡扎菲中国政府高兴?
【时评2】
 · 两桩性侵案处置为何大不同
 · 美女救英雄结果大不同
 · 川普突袭叙利亚意欲何为?
 · 此地无银四千万——写在雷洋出殡之
 · 中国人民令党中央绝望了
 · 朱令案已经不是一个人的生死问题
 · 从党的精英看国家未来
 · 《不应鼓励中学生走上冲突一线》的
 · 善待我们的藏族同胞
 · 妥协是战略还是策略?
【杂文2】
 · 还是我们的国庆好!
 · 为了正义更应当守规则
 · 人民战争岂是独裁者的挡箭牌?
 · 虚幻的强大充斥着中国人
【茉莉花革命】
 · 川普打叙利亚引发末日战争?
 · 埃及的“二次革命”和台湾的转型
 · 人民币的法力和人民的权利
 · 如何看待当前的茉莉花革命
 · 茉莉花香和国人的秉性
 · 《国内同龄人发出和谐最强音》读后
 · 国人思想中的邓小平阴影
 · 今夜属于埃及
 · 埃及民众的吃饭与民主诉求
 · 关注埃及的变革
【时评】
 · “公诉”茅以轼闹剧如何收场?
 · 谁在本拉登之后?
 · 不说药家鑫
 · 当局到底是怎么了?
 · 独裁统治对社会的腐蚀---也说菲律宾
 · 中国不需要清官 余不洁
【杂文】
 · 守望教会搞政治了吗?
 · 只有一个男人的国家
 · 危险的2011年
 · 中国的强大和虚弱---写在十月一日
 · 中国是一个有组织的社会吗?
存档目录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网络日志正文
六四 话剧剧本《疯子》第一幕 下 2012-04-30 07:30:26

邻居大姨:端着长辈的口气)萍萍,过来开门。

屈萍:大姨来了。

屈萍急忙站起来,过去开门)

屈萍非常亲热地大姨您来啦。

邻居大姨:(用一个小竹盛了一些西红柿等蔬菜)今天的菜挺新鲜的,你们尝尝。

屈萍(高兴上前接过东西)太谢谢您了,我哥这几天也不着家,一点菜都没有了。

邻居大姨:(非常熟悉家里的情况,自顾自地走向桌子旁边,边走边说)净光顾着考大学呢,连买菜都顾不上了。

屈涛:(拉开桌子旁边的椅子)大姨,您快点坐下,总是对我们这么好,真是......

邻居大姨:(很随意地坐下,打断了屈涛的客气话)别老这么客气,远亲不如近邻,你妈妈有病,我这当大姨的,能不照顾你们吗?我喜欢你们兄妹,多好的孩子!

屈涛:单位的效益也不好工资都拿不全,还总是花钱买这买那的,真让我们过意不去。

邻居大姨: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是针头线脑的。好在我那傻儿子也有了工作,挣多挣少,总是家里没有吃闲饭的了,怎么也比你们强。看你这儿,妈妈得花钱,妹妹又上学。别说那么多了,谁叫我们住在一起了呢。还记得那句话吗,拆了墙,们就是一家人。妈妈呢?

屈涛:刚刚躺下听我妹妹说,昨天一晚上都没睡,一直在念叨。

邻居大姨:让她好好睡吧。你妈妈命真苦,当右派的时候都过来了,怎么平反了、分了房子,日子反到得了这个病。

屈涛:我也想不明白,总之您和我妈这一代人,经历的苦难太多了。

邻居大姨:真可惜了你妈妈,当年那么漂亮能干。(看看屈萍)让人看见了闺女,就想起了妈妈。

屈萍:(听人夸漂亮,高兴略有点不好意思)大姨!好多人都说我长得象我妈当年照片上的模样

邻居大姨:(点点头,好像忽然想起什么事情转向屈涛)好久没有见你的那些朋友来了,都去忙着支持学生了?

屈涛:(略带点得意可不是,大家都忙着给学生们送点东西,同学们多不容易。他们为什么呀,还不都是为了我们。

邻居大姨:这个谁不知道,孩子们单纯,他们闹腾不是为自,是想着国家好。眼下这些学生确实不得了,他们那些想法、口号都是自己琢磨出来的?

屈涛:也有老师和外边的校友们帮忙。这些天,总有一些名人去广场。这不,昨天连侯德建也去了。

邻居大姨:这些人参与,怕是不像学生那么单纯。

屈涛:(显出书生气)这个国家是我们大家的,是我的,也是你的,我们都应该参与。我们参与不单是为了帮学生,也是为了国家。这也是我的本份,是帮我自己。

邻居大姨:没白读书说出话来这么占理。不过,闹腾的时间不短了,该劝劝广场上的孩子们,差不多了,该回了。

屈萍:(满心讨好大姨的样子)我觉着大姨说的对,是该回去了。

屈涛:学生的要求一条都没有真正答应,反倒给加了不少罪名,又调了这么多军队在外头,学生们也不甘心呀。明明是好心啊,怎么能这么对待?

邻居大姨:(自己也明白,只是不愿意承认)学生有学生的道理,政府也有政府的道理,你们还是要多相信政府。

屈涛:(有点气愤)学生就是因为相信政府,才出来的。这就叫动乱?无论如何也不应该调动解放军呀,不就是一些大学生嘛。

邻居大姨:政府不是怕乱嘛。

屈涛:现在,连交警都不上岗了,怎么着,秩序不是一点问题都没有嘛。您没听说,小偷都罢偷了,哪有一点乱的意思嘛。

邻居大姨:满世界这么些人,万一出点事怎么办政府着急呀。

屈涛:(情绪越来越激动)着急?学生们在广场绝食那么些天,多少人在遭罪,多少人进了医院,好些外地同学,没地吃,没地睡,多难啊,他们怎么就不着急。这个狠心的政府根本就是无动于衷,真是太过分了。

屈萍:顺着大姨的话赵紫阳不是去广场了嘛。

邻居大姨:可是,现在已经戒严了,你们学生再这么着,可就犯了法了。

屈涛:犯法,是啊,他们想做什么,就把什么定成法律。人民既然毫无权力,当然也没有义务去遵守那个法律。

(妈妈颤抖着从卧室出来,直接走向屈涛)

妈妈:(害怕,焦急,对着屈涛压低着声音说)你疯了吗?你在说什么,小声点,别乱说。(用手指神神秘了指屋顶)

(在和儿子说话的同时,妈妈急忙走到窗户前,把窗子关严。)

妈妈:(焦躁)怎么又把窗户打开了,不是告诉你们了吗,不要开窗户。

屈萍:妈妈,天儿这么热,总关着窗户就把人闷死了。

妈妈:(生气地看了女儿一眼,压低声音)早晚都得死!

邻居大姨:看,把您给吵醒了。

妈妈:(神情冷漠,两眼发直)睡不着好,免得不小心掉进地狱。她大姨您坐着,我头疼,里边儿去了。

邻居大姨:您歇着,我和孩子们说说话。

屈萍:(有点无奈)总是地狱天堂的,让人紧张。

邻居大姨:你妈哪儿都好,就是信教不好。那么高的文化,怎么还迷信。

屈涛:(尴尬、搪塞)我妈年轻时候受的这个教育嘛。不过,信了教还有个寄托,要是什么都没有,我妈可能会更苦

邻居大姨:(很认真地)你妈妈的脸色忒不好,让她多见点阳光。屋子里别整天挂着窗帘。

屈萍:我妈不让拉开窗帘。,这么热连窗户都不让打开,真没办法。

邻居大姨:那让她出去走走。也跟街坊邻居们唠叨唠叨,别见了谁也不愿意说话。

屈涛:平时妈妈就喜欢在屋里待着,根本就不想出门,(压低声音)怕别人说她有病。

屈萍:我妈总说不喜欢见到别人看她的那种眼神,所以,就不愿意出门。

邻居大姨:那是你妈妈多心,邻居们没人说什么。你们总得想点办法,劝她出去。

屈涛:是,我们都反对她吸烟,谁也不给她买,妈妈只好自己出去,也就为这事愿意出门。

邻居大姨:作出长辈语重心长地样子)以后外边的事你少操点家里这么不容易,供你大学毕业,你好好工作,多挣钱,让妈妈过几天安生日子。别分心了,没有用

屈萍:(讨好的模样)大姨,我也这么想。

屈涛:(应承)大姨,您说的

(敲门声,接着传来一个女生的声音屈涛在这住吗?

屈涛:(急忙站起来,对着邻居大姨说)我朋友来了,我去开门。

(打开门,梳着运动头身着白色连衣裙的王晓红走了进来,略微看了一下屋内的几个人,微笑着立住)

屈涛:晓红,你来了,找到这个地方很费劲吧?

王晓红:挺容易的,不费劲。

屈涛:来,我给你介绍一下。

(把王晓红带到桌前,屈萍和邻居大姨都站了起来)

屈涛:这是我们邻居大姨,这是王晓红。

王晓红:大姨您好。

邻居大姨:(高兴地打量了王晓红一眼)姑娘长得真俊啊。

屈涛:这是我妹妹。

屈萍:姐姐,你快坐,喝点水吧。(急忙从冷水甑中倒了一杯凉开水)

王晓红接过水杯,靠在桌边坐下,屈萍一旁坐在屈涛的床上

邻居大姨:(非常亲热地看着王晓红)姑娘,屈涛可是个靠得住的好孩子。

王晓红:(有点不好意思)是啊。

邻居大姨:(仔细打量了一下姑娘)你还是学生吧?

王晓红:(面对陌生人的热情有些不安,略微点了一下头)嗯。

屈涛:(急忙说道)她是广东大学的学生,到北京来参加学生运动的。

邻居大姨:这么大老远的,多不容易啊。姑娘,你坐着,我家里还有事,就不打扰你们了。有空,让屈涛带你到我家玩。

王晓红:大姨再见。

邻居大姨:(笑着)再见,再见。

(屈萍急忙送邻居大姨到门口)

王晓红:阿姨呢,没有在家?

屈涛:刚刚吃过药,在里屋睡呢。晚上太安静了反倒睡不着,只有白天大家都起来了才能迷糊会儿。

王晓红:刚才,我们听说今天晚上军队要进城,我要和你一起去挡军车。

屈涛:天天说军队要进城,也许又是虚晃一枪。简直是神经战!

王晓红:真可恶。把我们看成什么了。

屈涛:你还是好好在广场吧,那可是最神圣的地方。

王晓红:广场上那么多学生,也不缺我一个。我还是要跟你一块挡军车。

屈涛:(看着她那么坚决,也不好再拒绝)部队要是进城,估计也得晚上。还早呢,晚上再说吧。

王晓红:你说,他们会不会先把高自联的学生干部给悄悄地抓起来?

屈涛:我也在担心这件事,估计这些同学自己也有精神准备。

王晓红:让他们抓吧,抓一个柴玲,就会有十个柴玲站出来。他能怎么着我们?大不了把我们抓起来,我才不怕呢。当年,周总理不是还因为学运被抓起来过吗,结果反倒赢得了邓颖超的青睐。

屈涛:照现在的情况看,社会各界都肯定学生,如何处置上边肯定有顾虑。不过,秋后算帐的事恐怕难免,肯定有些带头的学生会倒霉。

王晓红:让他们算账去吧,这又不是第一次,同学们肯定不会被吓住!(看着屈涛)昨天,我给家里打长途电话,我爸爸说,我妈今天下午到北京。

屈涛:(一副料事如神的样子)肯定你妈妈不放心,想来北京看看情况,也许要带你回家。

王晓红:(盯着屈涛)我过一会儿去车站接妈妈。

屈涛:(欲言又止)不知道这几天车站状况怎么样。

王晓红:(一副期待而又有把握的样子)和我一起去接我妈妈吧?

屈涛:(得到承认感到很高兴)行啊。(转念又有点担心)你妈妈什么样啊?

王晓红:我们很像,我妈妈年轻时就我这样。

屈涛:女儿像妈妈,那是自然。我的意思是......

王晓红:别担心,我妈非常和善,很好相处。

屈涛:(高兴地开了句玩笑)这么好的上级领导,真是少见。

王晓红:(很关切地)阿姨身体好点了吗?

屈涛:时好时坏的,这几天又有些不好。一会儿我妈醒了,有什么事,你别介意。

王晓红:不会的。阿姨已经非常了不起了,经历这么多苦难,多少人都没有坚持过来。

屈涛:妈妈知道的真相肯定太残酷了,和她的理想落差太大了,让妈妈无法承受。

王晓红:(满脸疑惑的神态)实在不能想象那些人到底干了些什么。

屈涛:妈妈偶尔说点儿什么,把我都吓一跳。妈妈告诉我,和我爸爸在一起劳改的右派,一多半都是给活活饿死的,都是一些了不起的人啊。要不是我妈妈省下自己的口粮,怕是我爸也活不过来。(沉重,一字一顿)政治的黑暗要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

王晓红:我在广场上遇到了一个老记者,她说他们那儿大跃进饿死了上百万农民。太恐怖了,真没法相信。

屈涛:这就是可怕之处。这么多人死了,就像雪片落进水里,既无声息,又无踪影,还没有人相信这是事实,你说多恐怖。单位一个师傅告诉我,他当年的同事说了句苏联给我们的设备都是他们淘汰下来的旧货,人就没影了。没有人知道他的下落,也没有人去问他的下落,像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过这个人一样。你看,一旦领导说谁不好,任何一个好人都会马上成为百姓心目中十恶不赦、避之不及的坏人。我爸爸妈妈不就是这样过来的嘛。

王晓红:真可怕,阿姨不知道受了多少刺激。(略一停顿)这些事情,按理讲,我妈妈也应该知道啊,可是,她从来都没有给我说过半句。真奇怪。

屈涛:他们那一代人都不容易,就算没有挨整,也是心惊肉跳过日子。稍微有点儿良心的人,看别人受苦受难,也好受不了。能熬过来都不容易,妈妈一定是为了我们兄妹才忍受这么多苦难。妈妈的上帝也帮了她,要不然.......。哎,只是她实在是太累了,无法再承受一点儿意外的打击。

王晓红:信上帝没什么不好的。阿姨什么时候信的教?

屈涛:妈妈小时候上的教会学校,自然而然就信了上帝。

王晓红:那阿姨的外语一定很好吧。

屈涛:妈妈的英语非常好,妈妈的古文也比我强多了。我们的教育是越来越差了。

王晓红:我也有这种感觉。

(屈涛看了看手表)

屈涛:你这么多天都没有吃过一顿家常饭吧你坐一会,我去作点好吃的。刚好,我妹妹有许多问题,难得有这么好的家教,你也好好辅导一下我妹妹。

(屈涛进厨房门,下。)

(屈萍和王晓红围坐在桌子一边,王晓红面向里屋)

王晓红:你正在复习哪一块

屈萍:到现在,剩下的基本上都是政治啊历史啊死记硬背的东西了。这些内容准备早了,到考试的时候就都忘了。

王晓红:谁说不是啊,反正考完大学这些东西就没有用了。历史政治这些课还不都是随着形势变,根本就不算学问。

屈萍:我看我们老师也是照着课本这么一说,拿我们当孩子糊弄,没人认真。

王晓红:你看,我们一会儿要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一会,又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搞了这么多年,才发现是初级阶段。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社会主义是什么,还要坚持。

屈萍:所以,你们就抗议。(笑)

(两人继续交谈)

(灯光变成兰色)

(妈妈从床上坐起来,撩起蚊帐,睡眼朦胧,随手拿起屈萍放在床头小凳上的水杯喝水,然后,靠在床边,慢慢地倚在床头,点燃香烟,深吸一口,吐出一片烟雾,突然看见外屋的王晓红,非常吃惊,那不就是那个让她当右派的同窗姐妹吗?)

妈妈:(轻声)怎么会见到她呢,(一转念)哎,又在做梦了

(灯光转玫瑰紫色)

妈妈:(自言自语)一怀愁绪挥不去,卅年惊魂入梦来。我们在梦里又一次见面了。柏欣,我知道你不想见我,我也害怕见你。柏欣,你还像三十年前青春美丽。(突然转了一个念头)不可思议,难道人没了灵魂就真地可以永远年轻?

王晓红:(惊愕无比)阿姨在说什么?

妈妈:(陶醉)当年,我们两个像姐妹一样,一杨一柏都是田野里挺拔的乔木。我们就像两颗长在一起枝叶交叠的大树,亲密地不分你我。我们一起吟诗作词,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同学们说我们是林黛玉和史湘云

(屈萍看见王晓红在听妈妈的自言自语,有点不好意思)

屈萍:别介意,我妈妈经常说些让人听不懂的话。

王晓红:没有没有。

妈妈:我真的没有想到,你会把我们的谈话告诉别人。

(妈妈缓慢的从卧室走向王晓红王晓红看到屈涛妈妈苍白的面容,直视的目光非常惊讶)

王晓红:阿(姨)。

妈妈:是上级组织让你这么做的吗?

王晓红:(莫名其妙,紧张但小声地回应)我什么也没做。

屈萍:(吃惊不满且想阻止)妈啊!

妈妈:(已经完全豁出去了,放胆而言)学生之间说几句真话,就是反动?真是荒唐!我就是认为,党现在的做法根本对不起人民,老百姓的日子没有变好反而更苦了。天虹说现在根本没有民主和自由,党完全没有兑现当初给人民的承诺。这话错了吗?难道国家是的党私产吗?党是上帝吗?

王晓红:(面对妈妈咄咄逼人的姿态,有点不知所措)不是,当然不是。

妈妈:(完全不理会别人的存在)千万不要为当个学生干部,就把灵魂出卖给撒旦。

王晓红:(不解和委屈)阿姨,没有人出卖灵魂。

屈萍:妈妈,你回屋去吧,我们在讨论时事题呢。

妈:是啊,我们是在讨论时事啊。

屈萍:(非常不满)妈啊,我得赶紧准备考试,都什么时候了。

妈妈:(看着屈萍)什么时候了(转向王晓红)6月3号,你找我在宿舍里聊天。过了5天就开始反右,你早就知道,是不是?

王晓红:阿姨,我不知道在说什么?

妈妈:(吃惊和不解)阿姨?你忘了我们是同窗姐妹呀。

屈萍:(想让妈妈赶快离开)妈妈,去休息吧。

(妈妈完全沉浸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难以对他人的解释做出回应)

妈妈:(两眼盯着屈萍)你是我,那我是谁?(恍然大悟)我又做梦了,三十年多了,有谁还记得我青春的模样?我又在梦里和柏欣说话了。

王晓红:(听到妈妈提柏欣这个名字非常吃惊和不解)阿姨

屈涛:(快步从厨房出来)妈妈,她是我的朋友,叫王晓红,从广州来的。

妈妈:(如噩梦初醒,立刻软弱无力)你的朋友?(四下张望)这是在那儿?

屈涛:(急忙给妈妈倒了一杯凉开水)妈妈,这是在咱家啊,口水。

妈妈:(非常紧张)我刚才说了些什么?我好像在做梦。

屈涛:妈,什么也没有说,太困了,一困,脑子就乱想。(对妹妹说)你快扶妈妈休息吧。

(灯光转为蓝色)

(妈妈喝了口水,朦朦胧胧地又看了看三个年轻人,一下伏在屈萍的肩上,屈萍扶着妈妈走向卧室,同时,传来画外音)

画外音:(男人声音,阴毒)我们已经知道了你所有的秘密,没有任何事情能逃过我们的眼睛。你从来就没有承认过你对党和人民犯了罪,反而一直对党怀恨在心,总想伺机反扑。千万不要自作聪明,你跳不出如来佛的手心,你的一切阴谋都会暴露的。

(妈妈浑身发抖,无力地坐在床上,用颤抖的手拿出香烟点上,大口的吸烟)

妈妈:(小声)真吓人,吓死我了。

(静场)

(灯光变成正常的颜色)

屈涛:真不好意思,妈妈可能受了点刺激,有点激动。

王晓红:(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没什么,阿姨一直还生活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有谁能理解她的精神世界?

屈涛:(非常欣赏她的涵养和对妈妈的理解)谢谢你。

王晓红:(从震撼中慢慢回味)难怪党不能容忍他们,他们的思想实在是太超前了。阿姨就是睡梦中也比我们清醒,到今天有些问题我们也没有想过。

屈涛:是啊,我们对过去的历史了解的太少了,根本不知道上一代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我们一次次地付出代价。

王晓红:阿姨是哪个大学毕业的?

屈涛:东江大学。

王晓红:啊,我妈妈也是东大毕业的,她们还是校友呢。

屈涛:可惜,我妈妈再也不能从事她爱好的专业了。

王晓红:阿姨是不幸的,你有阿姨这样的妈妈,却是太幸运啦。阿姨的苦难经历让你体会到了别人都体会不到的事情。

屈涛:(没想到她能说出这样的话,非常感激)你真是我的知音。

王晓红:(甜甜地一笑)难得吧。

屈萍:(走过来说)饭都好了,你们快吃饭吧,我给妈妈送过去。

屈涛:就是,时间不早了,我们抓紧吃饭,下午你妈妈就到了,我们早点到车站。

(落幕)

浏览(933) (1) 评论(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不洁之人 留言时间:2012-05-01 07:46:38
各位朋友好:
这个本子是为了纪念64受难者所写,其中的主要人物都有所依据。请你们留下宝贵意见。谢谢你们! 余不洁
回复 | 0
共有1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