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牧羊人的博客
  想到哪儿说哪儿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返回首页>> 帮助 退出
我的名片
lone-shepherd
来自: 北京 多伦多
注册日期: 2011-12-10
访问总量: 4,713,733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欢迎批评,拒绝脏话
最新发布
· 基督的爱和基督徒的恨 - 阿姆斯特
· 啤酒中的至尊-修道院啤酒(下)
· 布鲁日小馆
· 本届大选投谁的票?
· 加拿大是不是接收了太多难民?
· 啤酒中的至尊-修道院啤酒(上)
· 重建伦敦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北海两岸】
 · 基督的爱和基督徒的恨 - 阿姆斯特丹
 · 重建伦敦
 · 伦敦大火
【美食猎人】
 · 啤酒中的至尊-修道院啤酒(下)
 · 布鲁日小馆
 · 啤酒中的至尊-修道院啤酒(上)
 · 侃侃曼哈顿中下城的吃(下)
 · 侃侃曼哈顿下城的吃(中)
 · 侃侃曼哈顿下城的吃(上)
 · 情迷亚平宁-意大利的吃住玩(2)
【情迷亚平宁】
 · 登埃特纳火山
 · 牧嫂:西西里的美食传说
 · 锡拉库萨大教堂的美丽传说
 · 西西里罗马别墅-古罗马帝国的最后挽
 · 西西里,世遗之岛!
 · 看古希腊,去西西里(续)
 · 看古希腊,去西西里!
 · 百变妖姬科莫湖
 · 参观《最后的晚餐》的一波三折
 · 米兰运河区的沸腾生活
【车行普罗旺斯】
 · 车行普罗旺斯 - 古罗马军团之凯旋
 · 车行普罗旺斯 - 古罗马军团之盛筵
 · 车行普罗旺斯 - 古罗马军团之狂欢
 · 车行普罗旺斯 - 追踪梵高(下)
 · 车行普罗旺斯 - 追踪梵高(上)
 · 车行普罗旺斯 - 阳光灿烂的吕贝隆
 · 罗马的普罗旺斯
【枫叶旗下】
 · 本届大选投谁的票?
 · 加拿大是不是接收了太多难民?
 · BBC - 大麻:你需要了解的争议和真
 · 晒晒我的选票…保守党候选人政纲浅
 · 就来说说大麻吧…
 · 呼吁华裔积极参加今年的保守党党魁
 · 加拿大史上最严重火灾,呼吁捐款
 · 关于叙利亚难民的思考
 · 送别哈珀、寄语小特
 · 侃两句加拿大大选
【中欧音乐之旅】
 · 三个人的布拉格
 · 瓦豪河谷之骑行
 · 瓦豪河谷之梅尔克
 · 《魔笛》-布拉格的音乐大师们
 · 《自新世界》-布拉格的音乐大师们
 · 观歌剧《卡门》(下)
 · 观歌剧《卡门》(上)
 · 布拉格与查理四世
【伊比利亚狂想】
 · 科尔多瓦嘉年华2018
 · 杜罗河边
 · 塞维利亚是家的感觉
 · 从大教堂到王宫-塞维利亚的历史教科
 · 牧嫂:高迪的巴塞罗那—读你千遍不
 · 压抑的抗争 - 在塞维利亚观弗拉明戈
 · 塞维利亚-教我如何不想她?
 · 牧嫂:预习西班牙(下)
 · 牧嫂:预习西班牙(上)
【美国政经】
 · 拥枪率和枪支暴力的关系-发达国家数
 · 13小时内两起大屠杀,美国还是移民
 · 美利坚治世遭遇危机(4)美利坚治世的
 · 美利坚治世遭遇危机(3)
 · 美利坚治世遭遇危机(2)
 · 美利坚治世遭遇危机(1)
 · 民主遭遇全球危机的背后-美国如何败
 · 亚马逊取消纽约HQ2说明了什么?
 · 快讯:美国政府即将开门!
 · 民主党应该尽早通过对巴尔的任命
【东游西逛】
 · 侃侃曼哈顿中下城的吃(下)
 · 侃侃曼哈顿下城的吃(中)
 · 侃侃曼哈顿下城的吃(上)
 · 辞旧迎新,在时代广场
 · 扭腰:在曼哈顿河边晨跑
 · 不被恐惧去扭腰
 · 凯路亚古镇的傍晚 - 夏威夷7
 · 茂宜岛拾遗(下) - 夏威夷6
 · 茂宜岛拾遗(上) - 夏威夷5
 · 漫步流云彩虹间:穿行在哈雷阿卡拉
【临时】
 · .
【随想】
 · 先眨眼的川总又赢了!
 · A good day for Trump!
 · 快讯:美国政府即将开门!
 · 政府关门、股市大跌、马蒂斯辞职,
 · 孟晚舟引渡聆讯的一个可能性
 · 回远方兄
 · 公正且平衡?
 · 外国也有臭虫论 和 那又怎么说论
 · BBC - 大麻:你需要了解的争议和真
 · 红黄蓝事件的不打自招
【牧嫂系列】
 · 牧嫂:西西里的美食传说
 · 牧嫂:湖边偶拍
 · 牧嫂:高迪的巴塞罗那—读你千遍不
 · 牧嫂:预习西班牙(下)
 · 牧嫂:预习西班牙(上)
 · 牧嫂在耆老中心做义工一年了
 · 牧嫂要在耆老中心做义工
 · 牧嫂:2014年室内设计的流行色彩 -
【万维风景线】
 · 刘卡尔粉的原来是普京的傀儡- 周末
 · 令花千芳羞愧令周小平汗颜
 · 公孙明拉黑牧人的原因是…
 · 现代寓言:狼和狈的故事
 · 周末一笑:SB加班
 · 周末一笑:妻子被高衙内劫走后、豹
 · 周末一笑:妻子被高衙内劫走后、豹
 · 周末一笑:豹子头、林娘子及高衙内
 · 华三传奇-风月无边版(微黄)
 · 华三传奇 - 肉包子版
【居陋室而观天下】
 · 美元霸权行将就木?
 · Ring Of Fire苏醒了吗?
 · 快讯:比利时连环爆炸 欧洲进入警戒
 · 极端穆斯林恐怖阴影下的感人故事
 · 从希腊公投说起
 · 台湾九合一选举揭晓后的两点感想
 · 联合国安理会必须改革
 · 多伦多市长真的摊上大事了!
 ·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 加拿大总理摊上大事儿了!
【2012回国笔记】
 · 回国笔记(结语):几点感受
 · 回国笔记(九)
 · 回国笔记(八)
 · 回国笔记(七)
 · 回国笔记(六)
 · 回国笔记(五)
 · 回国笔记(四)
 · 回国笔记(三)
 · 回国笔记(二)
 · 回国笔记(一)
【北美维权系列】
 · 北美维权系列 - 为什么维权?
 · 北美维权系列(5)-一次房屋买卖
 · 北美维权系列(4)-我与电讯公司和健
 · 北美维权系列(3) - 我与租车公司的
 · 北美维权系列(2)-牧嫂与车保公司的
 · 北美维权系列(2) – 牧嫂与汽车保险
 · 北美维权系列(1) – 我与警察的故事
【哈!】
 · 先眨眼的川总又赢了!
 · 美版“通商宽衣”:周末一笑
 · 新时代战歌《做习主席的好战士》已
 · 孟晚舟引渡聆讯的一个可能性
 · 美国人吃火鸡的时候,芬兰人在做什
 · 令花千芳羞愧令周小平汗颜
 · 周末一笑:子责父、叔谴侄、夫叛妻
 · 公孙明拉黑牧人的原因是…
 · 现代寓言:狼和狈的故事
 · 周末一笑:SB加班
【毋忘六四】
 · 今晚,请点燃一支蜡烛
 · 六四之殇
 · 法广:万润南回首六四
 · 纪念还是忘却,这是一个问题
 · 他们选择记忆 - 为六四所作
 · 今晚,请点燃一支蜡烛
 · 那夜,那一声枪响…
 · 因为我们相信美好
 · 叶子 — 无辜
 · 纪念六四与玷污六四
【我的大学】
 · 又到三十年 - 西安西安(下)
 · 又到三十年 - 西安西安(上 )
 · 又到三十年 - 我的大学(考研)
 · 又到三十年 - 我的大学(二)
 · 又到三十年 - 我的大学(一)
【分析选摘】
 · 纽时:脸书封禁《大纪元时报》
 · 美元霸权行将就木?
 · 美利坚治世遭遇危机(4)美利坚治世的
 · 美利坚治世遭遇危机(3)
 · 美利坚治世遭遇危机(2)
 · 美利坚治世遭遇危机(1)
 · 民主遭遇全球危机的背后-美国如何败
 · 中国给代议制民主带来的挑战
 · 谢天谢地,我们还有加拿大!-ZT
 · ZT:McCain神话
【TMP】
【IT乱弹】
 · 用Roku收看中文电视及油管、并向【
 · 我的电视解决方案
 · 挨拍苹果与玩书黑莓
 · 今年CES上的中华亮点
【观后感】
 · 谁是薇薇安·迈尔?(多图)
 · 祝贺李安!(围脖)
 · 《中国好声音》:彝族母女歌手
 · 推荐幼河的《钱毅诚,你就这么走了
 · 斯皮尔伯格的新电影《战马》
【看比赛去】
 · 世纪之战还是“世纪忽悠”?
 · 奥运世纪丑闻及后续影响
 · 不是金牌第一又如何?
 · Holy cow 狗击败棋王!
 · 洋基队队长基特童话般的退休
 · 第八套广播体操(视频)
 · 枫叶队NHL季后赛第二场, Go Leafs
 · Aussies 创名人赛历史(微博)
 · 大学橄榄球赛明天揭幕
 · 三月疯狂:终极四强对决
【胜水荷芳】
 · 每一次的离别都可能是生离死别
 · 家乡的那点儿事儿
 · 电影《小兵张嘎》
【俺们村儿】
 · 热辣寒冰半程马拉松:一生一次
 · 安大略湖边散步随拍
 · 十二月二十二日记录:冰雪、冰雨、
 · 你用不用冲牙器?
 · 美丽的錫姆科湖
 · 龙舟赛
 · 儿子的礼物(照片)
 · 苦战三天,大有斩获(多图)
 · 儿子给母亲的礼物(照片)
 · 我几乎赢了超速告票
存档目录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网络日志正文
又到三十年 - 西安西安(下) 2013-02-24 08:28:21

又到三十年 - 西安西安(下)

到交大时强度所的科研楼刚刚建好,有四千多平米,看着很气派。因为还在安装设备,上课和实验还在旁边的老机械楼。

 

强度所大楼前周惠久院士的雕像

死读书读死书似乎是牧人的长项。入校不久牧人就适应了交大的节奏,于是开始旁听高年级的断裂力学。这门课是里海大学(Lehigh)陆毅中博士主讲。开始时虽然听得云里雾里的,但因为陆博士讲课风趣,就坚持听下来了。不过到期末时麻烦来了:参不参加期末考试?去请教这门课的助教(亦是我的大师兄)李老师。李老师一方面对我的基础之差感到吃惊,但也明确告诉我陆博士判分不会有任何协调的余地、考试以后就不能Drop了。自己想想坚持了近一个学期,现在Drop心有不甘,于是咬牙恶补弹塑性力学,期末复习倒有一半时间花在这门“自寻烦恼”的选修课上了。好在时间没有浪费,考试结果牧人得了全班唯一的A。这门课对后来牧人做硕士博士论文帮助很大,陆博士也是牧人博士论文答辩委员会的主席。陆博士是80年归国的留美博士,政府给了很多荣誉及头衔,是全国青联常委及全国人大代表;在三峡等一系列重大议题中常投反对票。他还在人大提议废除举手表决、进行匿名投票,结果折衷成了人大代表自己选择举手表决亦或匿名投票这样一个怪胎。牧人还记得当时所有人大代表都选择举手表决、只有陆博士一个人孤零零地到“秘密投票箱”投票的尴尬画面。八九六四后陆博士回到美国定居。

 83年学校设立了陈大燮奖学金,班级辅导员让我申请。当时奖学金是新鲜事,因为标准太高,就没当回事,没想到宣布时牧人的名字居然在名单里。我们82级大概两百名硕士生、有六人获奖,觉得挺稀罕的、就给家里送“喜报”,没想到老爸又奖励了牧人一笔。这两笔钱加起来、牧人拥有了第一架相机。这架海鸥单反跟牧人走南闯北,直到95年出国前买了一架理光傻瓜,这架单反也走失了。

 

 

 

 

 

 

 右为陈大燮教授

83年末开始做硕士论文。牧人的导师S教授因为身兼行政要职,于是一位H老师做了Q同学和牧人的助理指导教师。H老师是和她先生都是山东人、老交大毕业生,不仅精通专业、而且待人热情豪爽。在资料阅读、选题报告、实验方案乃至具体实施上言传身教,让我们甚为钦佩。牧人的实验动僦数日,实验不能间断、且人必须在现场。那时H老师常接替我,让我能在实验中间小憩一下,所以说牧人的硕士论文实在有一半是H老师的心血。可叹的是那时少年不省事,在论文中只轻描淡写地感谢了一下H老师,想来H老师必是伤心不已。这个道理牧人在几年以后明白了,奈何一直没有勇气当面向H老师说出,这里向H老师再言一句感谢及对不起。

说起做论文来不能不提L老师。L老师其实是牧人的师母,她和老师都是建国后苏联专家培养的第一批研究生,一齐从上海迁至西安,依例我们呼师母为L老师。L老师不仅是叱咤风云的巾帼英雄,更难得的是她的热情能感染每一个人;所以我们在试样加工、试验排序碰到困难,第一个想到的准是L老师、而L老师也准是马到成功。难得的是,L老师从不贪功,事事把S教授推到前台。去年夏天牧人回西安拜访老师时,这对年届耄耄的伉俪豪气不减当年,感觉廉颇老则老矣、尚能饭。

S教授钟爱牧人,毕业前希望我留校;牧人那时则一心到京城工作,未能体谅恩师的苦心。S教授无奈,说动博导T教授(那时博导还不似今日跟卖小白菜的一样多,诺大的强度所只有周惠久院士和所长T教授是博导)招我做博士。那时的博士亦不似小白菜一般寻常,禁不住功名的诱惑,决定留下来再苦读三年。

读博的头一年极清闲。八五两届的博士生在同一楼层,每天晚上我们这一层都是热闹非凡:宿舍门都开着,或侃山、或围棋、或打牌,一个宿舍呆烦了就窜到另一个宿舍接着闹腾。周末出去野游,或凑在一块儿喝酒。

说到围棋,不能不提牧人的大师兄也是T教授的开门弟子。大师兄棋技了得,但喜观不喜战;老远嗅到"棋味"就凑将过来,观上三秒钟准会开口说"观棋不语真君子、见死不救是小人",接着就大大方方滴支招。久了大家都知道了大师兄的这一嗜好,每每大师兄一来大家就找个借口散局。

大师兄另一喜好是练功,见面必谈禅定、严新。有一次强拉牧人参加一个东北某大师的气功班,大礼堂里黑压压几百人,大师身宽体胖,一口嘹亮的沈阳腔,颇能镇台。带功前要求众学员入定,两三分钟后说“还有拔(8)个银没有入定”,牧人钦佩至极 “到底是大师,几百人中能知道八个人没入定。糟糕,我没入定!”;...,“还有散(3)个银没有入定”,糟糕,我还是没入定”,...,“好,现在全入定了”,“不对呀,大师把我给忘了?。牧人唯一一次气功培就这样以杯具告终。

牧人在强度所另有一班“狐朋狗友”:同学X(说起来我们都是T教授的学生,虽然我们真正的指导H教授和S教授是“死对头”)、办公室的D、还有实验室的C、R、S等。那时我们最喜好的“运动”是周五晚上通宵拱猪,六个人两副牌结对厮杀。

说起拱猪的好玩儿来,精彩之处在“猪”外。平日大家都文质彬彬跟人似的,一听到“高老庄”的暗号眼里的红光“嚓”就冒出来了:那种摘下白手套的快意、大战之前的“挑衅”及难耐的等待,如此等等让你不由“身在曹营心在高老庄”。待进得庄来,先是相互讽刺挖苦舌枪唇战一番,接着就是举刀亮剑:或桌子拍的山响虚张声势、或暗自懊悔又强作欢颜;手臭的出错一张牌,队友垂头丧气,“臭手”之声不绝;对手则欢呼雀跃,笑眯眯滴看着“猪们”排队从桌子下面爬过来。最绝的一次猪红羊变全卖,我方一招棋错被敌方收了猪羊满圈,在桌子底下转悠了十二圈,可谓“猪史”上的奇耻大辱。

贴一段《小胖拱猪 》的视频

这一年多牧人“猪技”达到了新高度,以至回老家度假时发小儿们三对一尤是斗我不过,至今说起来牙根还是恨得痒痒的。

这种疯狂后来在UIUC也闹过一阵,不过那时是玩儿什么“钩儿”(具体名字记不住了),其后就再也没有过这种"少年轻狂"了。

那一年强度所还举办了所里第一次国际会议,我们同届的几个成了打杂儿的主力。之后开始做课题,牧人好日子到头了。


国际会议 - 1985秋

梧桐大道 - 2012夏

后记:这是三十年系列的最后一篇。这个系列写写停停,中间又回国和休博,竟拖拖拉拉了十个月,牧人的惰性可见一斑。

 

相关系列

浏览(4388) (0) 评论(2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3-02-26 20:04:10
最帅的帅锅就是我啦,嘿嘿。

可能年轻时玩儿过了,现在反倒难得打一次牌了。
羡慕你们好同学住的近、而且小孩都大了,可以常在一起打牌。
回复 | 0
作者:五彩 留言时间:2013-02-26 00:52:31
不知哪个帅锅是牧人,拱猪那段写得太生动了,佩服死了。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3-02-25 19:28:23
西木老乡好。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3-02-25 19:26:57
老几也是交大的、系哪个部队的?
从牧人写这个三十年系列开始,光是校友就认识了好几个,值!
看来牧人早几年毕业,以后要叫你一声几老弟了,呵呵

"损"是玩儿牌的精髓所在。"老友记 Friends"的罗斯Ross说得好:"When I play poker, I'm not a nice guy." 。
回复 | 0
作者:西木子 留言时间:2013-02-25 09:14:21
Great! 标题最好占两行.
回复 | 0
作者:老几 留言时间:2013-02-24 21:00:28
牧人原来也是交大的,正儿八经算得上是半个师兄,失敬失敬。就是拱猪那段有点损。哈哈。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3-02-24 20:16:56
沁霈 ,
牧人哪里算得品学兼优。那时还真读了不少乱七八糟的东西:卢梭、海明威、金庸、陆文夫、读者文摘、背棋谱。
牧人亦是悔之晚矣,呵呵

那段视频是网上扒的。拱猪是二十七八年前的事了,哪儿来的视频呀。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3-02-24 20:09:45
瑾子 ,
你是万维的实力博主。
你的纽芬兰系列、南欧系列、国宴系列,太吸引人了。

说起上得厅堂、入得厨房来,靳子可是数一数二的。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3-02-24 20:05:08
珍曼 ,
谢谢你的一贯支持。牧人原来自视甚高,读研时发现自己不过尔尔,真正的高人我们西安交大新三届(77、78、79)研究生出过一两个,如索志刚、高华健。
万维有几个左左认为自己多了不得,牧人想这些人大概没见过高人吧。
扯远了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3-02-24 19:57:57
Charls叔叔好。
现在人大代表好像是电子投票,不过我不是百分之百肯定。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3-02-24 19:55:48
侃侃储乡长,
牧人说得就是俺们这一方钻桌子。
啰哩啰嗦没说清楚,乡长海涵。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3-02-24 19:52:49
"这篇收官之作最棒了。"
受到大掌柜如此夸奖,牧人受宠若惊,谢了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3-02-24 19:50:39
紫云 过奖了。智商高谈不上,"拱猪也拱出水平来了"这句话牧人收下了,呵呵。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3-02-24 19:48:53
芹泥 果然是"不务正业",不好好学你的生物学,天天研究魏晋,又去旁听“离散数学”、计算机,牧人跟你比可是小巫见大巫了。
回复 | 0
作者:沁霈 留言时间:2013-02-24 19:38:12
牧人应该和我是同一个时代的。很显然,牧人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我刚好相反,不喜欢读死书,以致不学无术。悔之晚矣!

看视频题目,以为是“拱猪”游戏呢。呵呵。看了半天,无法从那张照片上判断哪位是你。
回复 | 0
作者:瑾子 留言时间:2013-02-24 15:19:03
顶紫云的评论!
在合影照里来回找,不见光头长髯,牧人改变形象了?
回复 | 0
作者:珍曼 留言时间:2013-02-24 12:56:48
好故事加有趣。。。昨天还听同学说,不能死读书,美国做博士后害人的事情,笑死了。
回复 | 0
作者:Charls叔叔 留言时间:2013-02-24 12:21:40
牧人还记得当时所有人大代表都选择举手表决、只有陆博士一个人孤零零地到“秘密投票箱”投票的尴尬画面。
那么现在是怎样投票的?
回复 | 0
作者:侃侃 留言时间:2013-02-24 10:57:29
牧人,要是你们的对方将猪、羊、变、红全收了应该是你们钻桌子才对啊。龚猪若是全收时,分数应该反过来计算。
回复 | 0
作者:春阳 留言时间:2013-02-24 10:44:49
“最绝的一次猪红羊变全卖,我方一招棋错被敌方收了猪羊满圈,在桌子下转悠了十二圈,可谓“猪史”上的奇耻大辱。”奇耻大辱!!!史无前例!!!
呵呵,这篇收官之作最棒了。
回复 | 0
作者:紫云 留言时间:2013-02-24 10:37:57
拜读好文。牧人是位智商高的优等生,拱猪也拱出水平来了。呵呵。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3-02-24 10:15:11
沙发!

仔细拜读,感觉特亲切,尤其是牧人旁听高年级的课那段。俺有同样经历,俺那时学生物学得心灰意懒,觉得特没劲,却对计算机兴趣盎然,于是旁听了计算机基础课,“离散数学”,也是到了考试面临选择,最后也是参加了考试,得了A。 俺生物课的分数都是在B和C之间。 后来又陆续学了一些其他计算机课程,成绩都比生物课好。 邪门。最后俺老师对俺的生物学毕业论文水平之差暗暗摇头,却对俺计算机成绩那么高又多加赞赏。
回复 | 0
共有22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