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冬儿的博客  
疏懒常潜水,兴来偶提笔。世事不多议,山川入话题。  
        http://blog.creaders.net/u/3969/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老冬儿
 
注册日期: 2010-06-20
访问总量: 2,960,360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原创作品,版权所有。谢谢来访!
最新发布
· 畅游山水曲同弹(叶子近作收藏)
· 忆春三月访杜甫草堂 (解语花)
· 冬至, 年关有感
· 蒜香烤核桃,简版烤年糕
· 克罗地亚(1):杜布罗夫尼克(Dubro
· 纪念公公
· 上班途中遇日出(外一首:悼公公)
友好链接
· 万湖小舟1:万湖小舟
· 水晶:水晶的博客
· queen:开洋荤去
· 海天:海天之间
· 华蓥:华蓥的博客
· 芹泥:芹泥
· 绿岛阳光:绿岛阳光的博客
· 安博:安博的博客
· 沐岚:沐岚的博客
· 瑾子:瑾子的博客
· lone-shepherd:牧羊人的博客
· 曹雪葵:曹雪葵的博客
· 纽三联:纽三联的博客
· 花蜜蜂:花蜜蜂剧场
· 两由之:两由之的博客
· jmzx2:jmzx2的博客
· 怀斯:怀斯的博客
· 康乐:康乐的博客
· 不列颠地主:不列颠地主的博客
· 七分儿:七分儿
· 芨芨草:芨芨草的博客
· 木桩:木桩的博客
· 快活老人:快活老人的博客
· 西岭:西岭的博客
· 海哲:海哲的博客
· 云乡客:云乡客的博客
· 慌兮兮:慌兮兮
· 雪山下的绛珠草:雪山下的绛珠草
· 山泉水:山泉水的博客
· 接龙:接龙游戏室
· 夏子:夏之音
· 马黑:马黑的博客
· 五彩:五彩生活
· 在水一方:在水一方的博客
· 白凡:白凡的博客
· 叶子:却道天凉好个秋
· 百草园:百草园
· 紫荆棘鸟:-*-紫色王家思絮絮-*-
· 好吃:好吃不懒做
· 沁霈:沁霈的博客
· 幸福剧团:幸福剧团
· 万维博客服务:万维博客服务公告
· 欢乐诵:欢乐诵
· 若敏思文:若敏思文的博客
· 漂移:漂移的博客
· 北雁高飞:北雁高飞的博客
· 山月歌:山月歌的博客
· 白黑分芳:白黑分芳的博客
· 珍曼:珍曼的博客
· 雨露:雨露的博客
· 洛基山人:洛基山人的博客
· 莺歌燕语:莺歌燕语
· love阳光:阳光的博客
· 青草青青.:青草青青.
· 瀛洲大蟹:轻扣柴扉
· 又一蛮夷:又一蛮夷
· 晓竹:晓竹之家
分类目录
【环球采风 (六)】
 · 秘鲁跟团游(7):芦苇人家/利马惊吓
 · 秘鲁跟团游(6):安第斯山所见
 · 秘鲁跟团游(5):古城库斯科
 · 秘鲁跟团游(4):马丘比丘
 · 秘鲁跟团游(3):神圣山谷(图)
 · 秘鲁跟团游(2):山中农家
 · 秘鲁跟团游(1):出行/利马寻美食
【环球采风 (七)】
 · 克罗地亚(1):杜布罗夫尼克(Dubrovn
 · 坦桑尼亚散记4:东非的伊甸园
 · 坦桑尼亚散记3:亲睹动物大迁徙
 · 坦桑尼亚散记2:Tarangire国家公园
 · 坦桑尼亚散记1:遥远的非洲
【环球采风 (五)】
 · 坐了一回中国人的邮轮
 · 美丽的布拉格(下)(图)
 · 布拉格维也纳布达佩斯11日游攻略
 · 美丽的布拉格(上)(图)
 · 越南行(5):舌尖河内(图)
 · 越南行(4):海上桂林(图)
 · 越南行(3):言语不通(图)
 · 越南行(2):奥黛美女(图)
 · 越南行(1):河内观感(图)
【环球采风 (一)】
 · 呵呵,逮住了你们(图)!
 · 在吉隆坡,我遇到国内旅游团
 · 南洋行之七:新加坡的夜晚和清晨
 · 南洋行之六:吉隆坡-精彩瞬间
 · 南洋行之五:历史名城马六甲
 · 南洋行之四:五彩缤纷的极乐寺
 · 南洋行之三:名门后裔,水上人家
 · 南洋行之二:古风古韵的槟城
 · 南洋行之一: 大马风情娘惹美食
【环球采风 (四)】
 · 夏威夷岛:难忘的家庭旅馆
 · 夏威夷岛:深谷探幽(图)
 · 夏威夷岛:飘雪的咖啡花(图)
 · 夏威夷岛:遭遇狂风(图)
 · 夏威夷岛: 地火奇观(攻略)
 · 夏威夷科威夷岛:Napali
 · 夏威夷科威夷岛:奇物奇景
 · 夏威夷,寻找快乐(多图)
【神州掠影 (二)】
 · 回国记(4)茅台飘香
 · 回国记(3)青山绿水的镇远
 · 回国记(2)驱车贵州见识乡民请愿
 · 回国记(1):张家界,不完美的旅游
 · 回国记事:老父坐轿上窦圌山(图)
 · 2013年回国简短笔录 (多图)
 · 访汉武帝陵墓茂陵(组图)
 · (组图) 天下第一关:剑门关
 · 数数这次回国的开心事
【神州掠影 (三)】
 · 蜀南竹海小记(附五律-回国)
 · 黄庭坚的流杯池(图)
 · 回国打车:Uber
 · 回国过年(7):中国远征军国殇墓园
 · 回国过年(6):玉出腾越(图)
 · 回国过年(5):中国的黄石腾冲热海
 · 回国过年(4):白族名镇喜洲
 · 回国过年(3):带着狗狗去旅行
 · 回国过年(2):大理古城(组图)
 · 回国过年(1):自驾车去云南
【诗词歌赋 (十一)】
 · 2019七月回成都
 · 昙花组照(五言排律)
 · 仪式感,旧照
 · 介子推(临江仙 )
 · 少年,老年(和西岭相见欢)
 · 满江红—北极光下
 · 情人节,少林寺(绝,律)
 · 潼关小记(附山坡羊)
 · 七律:2017年 岁末杂记
 · 七律--林肯
【神州掠影 (四)】
 · 访三国故地:落鳳坡,庞统祠墓,白
 · 聊聊国内老人的医养中心
 · 烟雨中,车里少一人
 · 自驾去洛阳(5):少林寺,嵩山
 · 自驾去洛阳(4);洛阳牡丹(图)
 · 自驾去洛阳(3):诸葛亮墓地
 · 自驾去洛阳(2):马超墓,定军山
 · 自驾去洛阳(1):三国古城
 · 潼关小记(附山坡羊)
【环球采风 (二)】
 · 陈年旧事:第一次去法国的狼狈
 · 新教皇,圣方济,小城阿西西(图)
 · 多伦多的外遇
 · 多伦多: 秋色惊艳(组图)
 · 曼谷风情(4):莲花飘香卧佛寺(图)
 · 曼谷风情(3):金碧辉煌的大皇宫
 · 曼谷风情(2):水上市集(组图)
 · 曼谷风情(1):中国城(图)
 · 洪水期间访曼谷:高空惊魂(图)
 · 伦敦桥,要塌了。。。(图文)
【诗词歌赋 (八)】
 · 西湖雨,龙井茶
 · 忆江南:三月北京(图)
 · 七绝 早春(樱花红了)
 · 那帕酒庄(组图)
 · 秋天可以做什么?
 · 鹧鸪天 近日感怀
 · 望海潮--都江堰(多图)
 · 天赐美景后院野花(图,绝句)
 · 咏荷绝句 (荷叶粥,荷叶鸡)
 · 我的古典文学启蒙读物
【诗词歌赋 (十二)】
 · 忆春三月访杜甫草堂 (解语花)
 · 冬至, 年关有感
 · 上班途中遇日出(外一首:悼公公)
【诗词歌赋 (十)】
 · 换个活法
 · 朋友拍的北极珍稀动物(图,西江月
 · 诉衷情 腊梅(图)
 · 西江月:2018回顾(附动物大迁徙视
 · 初冬的成都(五古)
 · 中秋小景(诗坛活动)
 · 忆王孙-思归
 · 一个人的时光
 · 天那边的外婆
 · 七律:周末读思
【诗词歌赋 (七)】
 · 吾家有菊
 · 满城风雨到中秋
 · 七律-纪念戴安澜将军(滇西抗战胜利
 · 阿拉斯加的夏夜(七律)
 · 追花千里/漫山遍野的加州金罂粟
 · 访百年华工旧城<乐居>(五律)
 · 捣练子---悼马航
 · 卜算子-赏梅(梅兰图)
 · 浪淘沙--夜梦外婆
【诗词歌赋 (九)】
 · 流星雨,我的放弃!
 · 暑热-咪咪-奶昔-五律
 · 也玩一把三行诗: “你”
 · 在你的温柔乡里
 · 微信时代(附打油)
 · 南乡子—秋山(外一首)
 · 七律 大喜,扔双拐!
 · 俺家的猫咪火啦!(收藏)
 · 一条腿的日子
 · 夏日山行(和阿立边砦)
【诗词歌赋 (四)】
 · 旧金山暴风雨
 · 阿拉斯加乘船出海-五言排律
 · 秋水
 · 五律二首:秋菊秋风(步骆宾王韵)
 · 采桑子--菊径
 · 蝶恋花:蒲氏,紫荆棘鸟,绿岛,女王
 · 浣溪沙,并湿地风光美图
 · 游落基山国家公园(七律)(多图)
 · 唐代才女薛涛(七律)
 · 武则天和唐高宗的合葬墓乾陵 (七律
【诗词歌赋 (五)】
 · 帅锅,歪诗,蝴蝶兰(图)
 · 文姬归汉,阴平道
 · 七律--秋
 · 中秋赏月,兼和洛基山人
 · 李白故里:四川江油(组图)
 · 临江仙---成都锦江
 · 我家的壁炉 (不准笑)
 · 摊破浣溪沙-网络相聚
 · 清平乐-春-梧桐
【诗词歌赋 (六)-新体诗】
 · 旅途归来
 · 缘/老冬儿的笔
 · 重生 (外一首)
 · 那一晚...
 · 峨嵋云海 (小诗一首)
 · 夜行(小诗两首)
 · 这个世界的苦难
 · 当你还能爱的时候
 · 诗歌与我
 · 大海日出
【神州掠影 (一)】
 · 上海:十月的邂逅
 · 刚收到几张西藏的照片,绝美!
 · 陕西扶风法门寺(组图)
 · 红(黄)色之旅(下):壶口瀑布,延安
 · 红(黄)色之旅(上):黄帝陵,黄土高
 · 随聊回国旅游
 · 见鬼了
 · 黄龙-九寨-藏家妹 (组图)
 · 古城阆中-张飞墓-风水故事 (下)
 · 古城阆中-张飞墓-风水故事 (上)
【环球采风 (三)】
 · 墨西哥七日邮轮(5):Ensenada
 · 墨西哥七日邮轮(4):Cabo
 · 墨西哥七日邮轮(3):Vallarta
 · 墨西哥七日邮轮(2):甲板天堂
 · 墨西哥七日邮轮(1):所见所感
 · 访世界奇迹吴哥(5):吴哥消失之谜
 · 访世界奇迹吴哥(4):高棉的微笑
 · 访世界奇迹吴哥(3):神秘恢宏的吴哥
 · 访世界奇迹吴哥(2):湖上打鱼人
 · 访世界奇迹吴哥(1):柬埔寨印象
【诗词歌赋 (三)-新体诗】
 · 为叶子
 · 在春光里老去(诗, 图)
 · 为北雁高飞绿点白衣照而题
 · (玩笑帖):我写的梨花诗和朋友的诗
 · 两个人的圣诞
 · 家乡
 · 岁月让男人升值?(小心,黑色幽默)
 · 漂泊的感动(图文)
 · 九月的大苏尔 (Big Sur)(组图)
 · 兰花
【诗词歌赋 (二)】
 · 西江月--张家界雨天
 · 七律 和西岭-春节再近感怀
 · 清平乐(二首)-春游杂感
 · 采桑子--圣诞纪实
 · 菩萨蛮二首-中秋(图)
 · 划着船儿去看焰火(图)
 · 七律-生日回望
 · 阿拉斯加:消退的冰川和海上浮冰
 · 死谷行吟
【诗词歌赋 (一)】
 · 2015回国绝句几首
 · 诗迷:四川风味食物
 · 后院的花 (绝句四首,图)
 · 聚散如梦(绝句二首)
 · 无题 (绝句三首)
 · 残荷--几首题照小诗
 · 七律-赠闺中女友
 · 春来不是读书天 (组图)
 · 蝶恋花 * 观潮(北加州海岸风光组图
【感念随笔 (一)】
 · 旅行-吃-中国胃
 · 护花使者
 · 舍不得猫咪(图)
 · 杂谈:怎么舍得死?
 · 感恩节:那些做甜点的日子
 · 吃月饼的罪恶感
 · 那一刻,我肃然起敬
 · 梦里故乡---重访西雅图
 · 闲话中秋
【感念随笔(三)】
 · 拥抱生活
 · 悼念金庸
 · 生日那些事
 · 外公-梦-猫咪-遗传
 · 新厨房,好心情
 · 茶--故乡--我--父亲
 · 咖啡--西雅图--我--儿子
【感念随笔 (二)】
 · 圣诞彩灯(多图)
 · 神思,灵感,微信
 · 岁月与美丽:精彩留言(收藏)
 · 岁月沉淀了美丽
 · 生死无常
 ·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 中秋快乐!兼谈“老婆做菜好吃”(微
 · 朋友的惊喜生日派对
 · 小师弟来旧金山
【偶议世事】
 · 名作家也喜欢戴着马甲玩(短博)
 · 读不懂的“学得好不如嫁得好”
 · 三言两语:物种与文化 (微微博)
 · 买房卖房祸从天降 (陪审员见闻录)
 · 买房卖房祸从天降 (陪审员见闻录)
 · 家有老人要小心骗子
 · 我所知道的美国同志 (二)
 · 我所知道的美国同志 (一)
【轻松一笑】
 · 傻姑爷送错情书
 · 国内朋友寄来的笑话 (ZT)
 · 你以为我是智障?
 · 转贴: 成都老太婆(四川方言,很好笑
 · 今晚吃什么?(微博,笑话)
 · 不同年龄的女人:“风”字的妙用(微
 · 四川人请进---周末一笑(转帖)
 · 你的眼睛真漂亮(笑话,微博)
 · 浴缸里的女郎 --美式厕所幽默
【诗友墨宝(2)】
 · 畅游山水曲同弹(叶子近作收藏)
 · 收藏:冬儿夜读武侠(几首怀斯的诗
 · 收藏:赏析《七律谒汉中勉县武侯墓
【诗友墨宝】
 · 收藏:山坡羊的和作(阿立,曹雪葵)
 · 收藏:快活老人/古林风/七分儿的题
 · 2017岁末杂记:朋友们的唱和
 · 收藏:赏析七律 流杯池(曹雪葵)
 · 旅途归来:欣赏朋友们的佳作
 · (收藏)才华横溢的女王为我谱的曲
 · (收藏)七律-随老冬儿游柬埔寨(洛
 · (收藏):《乾陵》赏析(曹雪葵)
 · (收藏)《薛涛》赏析(曹雪葵)
【史地人物】
 · 诗经大雅里的周朝历史(三)
 · 诗经大雅里的周朝历史(二)
 · 诗经大雅里的周朝历史(一)
 · 天使岛的震撼发现
 · 华盛顿故居弗农山庄(组图)
 · 淘金旧事之四:淘金之旅(附旅游线路
 · 淘金旧事之三:金山华工
 · 淘金旧事之二: 49淘金者
 · 淘金旧事之一:金矿的发现
 · 查尔斯顿和美国南北战争第一枪
【行走北美(八):阿拉斯加】
 · 新奥尔良的特色美食
 · 阿拉斯加乘船出海-五言排律
 · 阿拉斯加(5):名女人与狗
 · 阿拉斯加(4):Kenai Fjords国家公园
 · 阿拉斯加(3):坐小飞机看大棕熊吃鱼
 · 阿拉斯加(2):风情印象篇(组图)
 · 阿拉斯加(1):两周自驾游(攻略篇)
【行走北美 (七):2012西南之旅】
 · (组图)约书亚树国家公园(Joshua Tr
 · 仙人掌国家公园(Saguaro NP)
 · 大美SEDONA (组图)
 · 感恩节的沙漠之旅(组图)
【行走北美 (六):2012 黑山科罗拉多】
 · 游落基山国家公园(七律)(多图)
 · (组图)黑峡谷国家公园 Black Canyo
 · 访恶土国家公园(组图)
 · 猛犸象:一失足成万古恨(图)
 · 参观美国奥林匹克训练中心(组图)
 · 总统山,疯马,黑山(图,景点推荐)
 · 高高的落基山(图,美景推荐)
 · 马上要开始“壮游”啦!
【行走北美 (五):优山美地】
 · 优山美地(4):相约在冬季(组图)
 · 优山美地(3):飞瀑的诱惑(图)
 · 优山美地(2):当晚霞飘动的时候
 · 优山美地(1):“抢”来的露营地
 · 优山美地国家公园的“秒杀”故事
 · 缪尔的圣殿--优山美地国家公园
【行走北美 (四)】
 · 乐极生悲的西雅图之旅(组图)
 · 加州采风 (组图)
 · 加州秋色也夺魂(图)
 · 魔幻世界:奥林匹克公园的温带雨林
 · 火山湖公园露营小记(2):今夜星辰
 · 火山湖公园露营小记(1):美丽的清晨
 · 火山湖公园深度游(图,攻略)
 · 旧金山的鱼讯来啦!(鲱鱼, 图片)
 · 父亲节的收获 (图)
【行走北美 (三):2010 黄石冰川】
 · 冰川公园四日(4)(组图)
 · 冰川公园四日(3)(组图)
 · 冰川公园四日(2)(组图)
 · 冰川公园四日(1)(组图)
 · 黄石晨雾:真实与虚幻(图)
 · 傻瓜机镜头下的大提顿 (Grand Teto
 · 想看野生动物吗?--“秘诀”分享 (
 · 熊乡遭遇大灰熊 (多图)
【行走北美 (二):2006 大圆环之旅】
 · 石化林公园的彩色荒丘(组图)
 · 鲜为人知的世界奇观:梅莎维德
 · 锡安 (Zion) 小忆:“情花”,窄峡
 · 待月拱石下--拱石国家公园游记
 · 徒步大峡谷 (下)
 · 徒步大峡谷 (上)
【行走北美 (一):加州游记】
 · 旧金山:你未必知道的景点(图)
 · 金字塔湖(组图)
 · 西部奇观:火山融岩公园 (组图)
 · 死谷记游 (四)
 · 死谷记游 (三)
 · 死谷记游 (二)
 · 死谷记游 (一)
 · 加州的死海-莫诺湖(MONO LAKE)
 · 仙斯塔山之缘 (二)
 · 仙斯塔山之缘(一)
【生命旅程 (一)】
 · 外公(下)
 · 外公(上)
 · 游泳池旁的追思会
 · 赵婆婆
 · 身边的歌星
 · 外婆的味道
 · 迷迷糊糊的童年
 · 朋友嘉西的故事--婚姻如鞋
【生命旅程 (三)】
 · 纪念公公
 · 最后一次同学聚会
 · 母亲口中的文革故事
 · 十三舍旧事之三:文革点滴
 · 十三舍旧事之二:教授夫人
 · 十三舍旧事之一:共用菜刀的邻居
【生命旅程 (二)】
 · 整理家谱
 · 生命又回到了原点?
 · 儿子学中文:武侠小说的影响
 · 写给父母--儿子诗作
 · 儿子学中文 (4)
 · 儿子学中文 (笑话 3)
 · 儿子学中文 (笑话)
【生活点滴(1)】
 · 2012圣诞节的流水大餐 (组图)
 · 美国人好像是在继续长胖 (短博)
 · 关于中医:我也有话要说
 · 治疗胆囊炎的一剂灵方
 · 超级大月亮:我也拍了照
 · 两头翘的鞋,闪了我的腰
 · 刚拍的:天狗吃月亮(组图)
 · 护肤的六大错误
 · 回国淘来的宝 (图文)
 · 一个简单有效的养生方法
【生活点滴(2)】
 · 天,它们对猫狗有毒!
 · 游船上看飞机,精彩!(图)
 · 一个亲身经历的意念力故事
 · 吃野菜引发的“疑案”
 · 尼泊尔奶茶
 · 猫咪,我们回来了!
 · 真是个巧日子
 · 母亲节,喝稀饭(有图)
 · 好险,我开着车居然睡着了!
 · 2013年春节零零散散记几笔(组图)
【生活点滴(3)】
 · 父子对话(短博)
 · 自贡灯会,成都灯会(图)
【菜谱分享(2)】
 · 蒜香烤核桃,简版烤年糕
 · 美味健康的夹馅面包
 · 香草烤三文鱼
 · 收藏:Basil pesto(by 七分儿)
 · 中西烹调,美味猪肉
 · 豆沙糯米年糕(图)
 · 让你口水大流的蔓越果酱蛋糕
 · 超简单又好吃的苹果蛋糕
 · 收藏:椰蓉葡萄干酸奶面包(作者北雁
【影视音乐】
 · 关于越战
 · 白宫的黑人管家:电影《The Butler
 · 老唱片: 四十年代上海歌星
 · Jay Ungar - Ashokan Farewell (曲
 · 从网友那里转贴的歌曲
 · 天籁之音:《斯卡布罗集市》
 · 从李铁梅到林妹妹
 · "失落(LOST)"旋风
【菜谱分享(1)】
 · 十分讨好的香蕉核桃蛋糕(图)
 · 老冬儿版的核桃葡萄干面包(图)
 · 布丁,牛排,汤圆(有图有真相)
 · 馒头继续蒸ing...(高手支招)
 · 健康馒头来了!
 · 核桃蛋糕,香蕉椰子面包 (图)
 · 日式口味烤三文鱼和奇妙的日食光影
 · 新烤的面包和新来的小可爱(图)
 · 第一次做腊肉,太简单了!(图)
 · 五香口味的烤火鸡
【开卷有益 (二)】
 · 一个硅谷公司的秘密和谎言
 · 川普获胜与《乡巴佬的挽歌》
 · 糖尿病人的长寿神药
 · 癌症治疗的新潮流
 · 致命的埃博拉(Ebola),谜团与挑战
 · 祖先的饮食是最健康的吗?
 · 好书推介:对手团队(Team of Riva
 · 六世达赖仓央嘉措和他的情诗
 · 粉黛血色-小说甄嬛传简评
【开卷有益(一)】
 · 伟人论伟人:托尔斯泰的奇遇
 · 海斯勒:重访"江城"涪陵
 · 一个关于基辛格的真实笑话
 · 林肯的婚姻(下)
 · 林肯的婚姻(中)
 · 林肯的婚姻(上)
 · 天才作家克莱顿和他的未完之作《MI
 · 你知道你的性格类型吗(下)?
 · 你知道你的性格类型吗(上)?
【博客管理】
 · 感谢万维,我的书被收藏了!
 · 万维新博主上帖参考
【杂七杂八】
 · 也谈在美国的退休生活(ZT from 山林
 · 申请回国签证的邀请函
存档目录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网络日志正文
六世达赖仓央嘉措和他的情诗 2014-03-20 11:41:13


六世达赖仓央嘉措和他的情诗(读书笔记/简评)

(老冬儿)



那一夜,我听了一宿梵唱,不为参悟,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月,我转过所有经轮,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纹。
那一年,我磕长头拥抱尘埃,不为朝佛,只为贴着了你温暖
那一世, 我翻遍十万大山,不为修来世,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

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不少人都读过上面的诗句,如此至情至性又带着藏传佛教印记的句子,以民歌的手法和强烈的表现力震撼和冲击读者,当我第一次读到时,似乎心都被融化了,当即便记住了作者的名字:仓央嘉措。并知道了他是西藏的六世达赖喇嘛。随后,在网络上又读到了不少关于这位接地气的活佛的故事,心目中便有了这位在拉萨的酒店里出入幽会女友的活佛的形象。


之后在网络上又读到了传说中属于仓央嘉措的下面的句子: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里
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
或者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相爱
寂静,欢喜


虽然风格和那首《那一夜...》不完全一样,这篇带有禅意的情诗也很耐人寻味,后来才知道,写这诗的是汉人,一位年轻姑娘,与仓央嘉措没有丝毫关系。


如果说这个发现有点让我意外的话,最近新读到的马辉,苗欣宇合著的书《仓央嘉措诗传》(2009年第一版)无异是雷击。书的第二页就明白地指出那首让我认识活佛的诗《那一夜...》居然也和他没有任何关系,根本不是他写的,而是张信哲的歌曲《信徒》,其作者也是位汉人。既然是这样,为什么人们把这些作品都冠在这位六世达赖的名下?民间流传的六世达赖喇嘛和真正的人物究竟有多少差距围绕着他的身世又有多少谜团?这本《仓央嘉措诗传》里作者试图解释这些谜团。


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出生于1683年,清朝康熙年间。在幼年被选中为五世达赖的转世灵童后,由于政治斗争的需要,总揽西藏政务的第巴据称是遵五世达赖的临终嘱咐10多年,直到15岁才公诸于世人,正式坐床。1706年,仓央嘉措很不幸地成为了西藏权力斗争和康熙安定西藏平定噶尔丹的牺牲品,被康熙下令作为“假达赖”押进京,途中病死在青海。围绕他的死有各种说法,真死还是假死遁逃,众说纷纭,但世人认识他却是因为他的情诗。在他二十多年的短短的一生,以活佛的身份写出不少优美痴情,带有强烈藏族民歌风味的情诗,他是独一无二的。

《仓央嘉措诗传》一书的内容可以看作由两部分构成,一部分涵盖仓央嘉措的诗歌,包括对几种译本的讨论以及书作者新译的仓央嘉措的诗,另一部分则是介绍活佛的生平,是传记,其中包括对他病逝真假的考证。在生平介绍里,作者作了大量的史料分析,着重于解析仓央嘉措究竟是不是人们心目中的那位浪荡诗人,力图从他的诗作和有限的史实资料还原仓央嘉措的真实形象,让他回归于政治人物,宗教领袖,回到他的活佛身份,而不是浪子,然后在这个基调上,再来重新翻译他的“情诗”。


对于仓央嘉措的浪子传说,以及他是否真有情人,这本书的作者持的是否定态度,当然是根据他的身份和政治背景来分析的,是否合理,像我们这种一般读者很难确定,因为毕竟不是研究历史的人。仓央嘉措的正史记录非常少,之所以被认定为浪子活佛,除了民间传说外,主要基于几个史实,包括五世班禅对于他不愿受比丘戒的记录,蒙古拉藏汗向清政府禀报的仓央嘉措“耽于酒色,不守清规”的指控。作者从很多方面分析了当时的情况,比如他很小就被选为转世灵童,藏匿起来受教,后来又在严密的监管下,不可能有情人,等等。甚至从仓央嘉措可能的政治抱负上猜测他不原意受戒的心理。对于这些分析,个人觉得书作者猜测的成分甚多,在没有其他可以佐证的材料的情况下,很难彻底定性。尤其让我困惑的是为什么仓央嘉措不原意受戒,仅仅是如作者所分析的他是觉得受戒修行不能达到政治目的?很难让人信服。我从这个拒绝受戒的行为里读到的是仓央嘉措的反叛,因而能够理解为什么民间会把他看作浪子活佛。当然,书中的分析开拓了思路,可以让人们从另外的角度来认识这位史料记载很少的历史人物。


这本书真正值得我欣赏的是关于活佛的诗歌翻译的研讨。作者指出了两个值得注意的事实,一是汉藏文化差异使人对诗歌的解读不同。藏族诗歌里关于女性一类的比喻可以是以歌颂赞美为基调的,并非一定是写情欲。第二点是翻译本身产生的问题。仓央嘉措诗歌最早的翻译者于道泉先生是位学养很深的学者,是著名的藏学家,语言学家,他是从藏文直接翻译的,译文虽然缺乏文采,却是最忠实于原作意思和风格的,因而最可信。后来的翻译者大都以于道泉的翻译本为蓝本,在主观认定仓央嘉措的浪子身份的基础上进一步翻译和发挥,也就离原意越来越远了,译文也越来越艳,更像情诗。如果还原到最初的译本,再考虑仓央嘉措的活佛身份和当时他的政治处境,不少情诗或许都可以解为政治诗,或者学佛修行的体会诗。众多译本里流传最广,对后世影响最大而又文采斐然的是曾缄的译本。曾缄毕业于北京大学,是国学大师黄侃先生的弟子,在古体诗词上有极高的造诣,但由于他并不是从藏语直接翻译的,而是从于本再次翻译,以古诗词的方式表现出来。在追求意境和艺术完美的同时难免有曲笔现象。作者列举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例子,就是曾缄翻译的那首广为人知的诗:


“心头影事幻重重,化作佳人绝代容。

恰似东山山上月,轻轻走出最高峰”。


曾缄翻译的诗是根据于道泉的译文改译成七言诗的,诗中的那个“佳人”在于道泉的原本里是“未生娘”,于道泉当时拿不准这个“未生娘”究竟要怎么样翻译才准确,在译文后面加上了注释。下面是于道泉的译文:


从东边的山尖上,
白亮的月儿出来了。
未生娘”*的脸儿,
在心中已渐渐地显现。

注:未生娘系直译藏文之ma-skyes-a-ma一词,为少女之意。


这里“未生娘”是诗眼,作者马辉和苗欣宇根据他们对藏文的理解,认为这个未生娘也可以译为“不是亲身的那个母亲”,这样就不是少女或者佳人的意思了,可以指栽培他的人,也可以指佛,就变成了政治诗歌或者修佛的诗。后来的翻译者又比曾更进了一步,用词更加大胆,干脆用红颜,越发偏离了“未生娘”的意思。类似的例子还有一些,第二次的翻译让诗作偏离了原意。比如下面这首也是很著名的:


“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曾缄译本)


于道泉原文是这样的:若要随彼女的心意,今生与佛法的缘分断绝了。若要往空寂的山岭去云游,就把彼女的心愿违背了 ”。显然曾缄译本的头两句就已经包含了这首诗的意思了,后面两句“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则完全是曾缄的发挥,虽然是非常精妙的发挥,毕竟没有完全忠实于原作。

《仓央嘉措诗传》里作者刊登了他们重译的仓央嘉措诗歌。他们的版本跟曾缄的译本相差比较大,几乎就更像修行的禅诗,而非情诗。很多人很失望,因为彻底破坏了人们心中那位多情活佛的形象,语言也比较干巴,但我个人非常喜欢,我以为是成功的。这个译本的效果非常不一般,写得非常现代,意象很特别,若真是活佛的原意,那么仓央嘉措用民歌的手法写出现代诗,是顶尖高手。


这本书的一个缺点是整体布局欠佳,略显啰嗦,内容安排上有反复叙述之感。个人认为书的作者想完全为仓央嘉措正名,不能说是特别成功,因为历史分析不是特别能说服人,真实的历史或许永远也不会有人知道。不过从另外一方面来看,正因为作者坚信活佛不是传说中的浪子,才能够从完全不同的视角来欣赏和诠释仓央嘉措的情诗,把这个情扩大到不仅仅止于男女,也就翻译出了别样的情诗。 让我感觉非常有意思的是仓央嘉措的身世之谜增加了他的诗歌的魅力。他的诗有那么多的译本,这些译本带来的美感,无论是作为情诗还是禅诗,政治诗,都非常有价值。译者从原作得到了灵感,即使翻译有偏离了原意的问题,也是再创作,是另一种价值。


下面这段马辉和苗欣宇新译的仓央嘉措诗,个人非常喜欢,以此作为本文的结尾:


“好多年了

你一直在我的伤口中幽居

我放下过天地,

却从未放下过你

我生命中的千山万水

任你一一告别

世间事

除了生死

哪一件不是闲事。。。。。







更多读书笔记:


你知道你的性格类型吗(上)?

粉黛血色-小说甄嬛传简评


林肯的婚姻(上)

天才作家克莱顿和他的未完之作《MICRO》



浏览(3490) (0) 评论(4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4-03-27 12:34:54
我不是,但对佛教很有兴趣。我现在每天读圣经。

谢谢阳光到访留言!
回复 | 0
作者:love阳光 留言时间:2014-03-27 09:13:16
不知冬儿是不是佛教徒?不过再多读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的诗,很快就会使佛门中人了!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4-03-23 21:12:20
夏子好!谢谢留评。是啊,世界上的事情就是那样,有才艺的人往往很难同时也是一个很好的政治家,这可以解释为人的精力有限,也可以解释为上天是公平的。
春天来了,花仙子又外出拍了不少美照了吧?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4-03-23 21:00:38
美妮儿好!果酱啦,俺肯定不是什么诗人。你没有记住仓央嘉措,那是选择性记忆的结果。我是对时事不敏感,经常网上闹的沸沸扬扬的事我还弄不明白是咋回事,也懒得去跟踪。不过,这次飞机失事俺可是非常关注,每天眼睛一睁开就赶紧看有没有新消息了,唉!
谢谢MM来访留言!
回复 | 0
作者:夏子 留言时间:2014-03-23 20:20:41
达赖仓央嘉措的诗歌写得流畅轻盈,,句句诗词中渗透着爱情的凄美、命运的无常,读來感人至深。特意去百度查看了达赖仓央嘉措这个人物。“仓央嘉措的一生是一个难以捉摸的迷,说他是藏传佛教史上最被人珍爱的上师,是雪域之王,又是流浪在拉萨街头的最美情郎”。他虽是一个不成功的放浪活佛,然而却是一个伟大的诗人。多谢冬儿的介绍,,学到不少。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4-03-23 15:33:16
冬儿MM不愧为诗人,俺孤陋寡闻,居然没听过这个人,惭愧。想来被选为转世灵童的人也挺不幸的,这一辈子还没出来就被定格了,不管他愿不愿意。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4-03-22 15:36:25
多谢山哥驻足留言!
周末愉快!
回复 | 0
作者:山哥 留言时间:2014-03-22 06:03:36
谢老冬儿好分享!

以前只知道一点皮毛,今天略知全貌。。。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4-03-21 19:12:12
学者鸟儿,我觉得你都又可以作个“被作者”的统计学的论文了。:-)
谢谢,周末好!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4-03-21 19:10:02
沐岚好!你才写完这么大一部书,是该休息,劳动你在休息中还来捧场。

你比我敏感多了,能够感觉出来“伪托的诗歌有那种当代人以佛谕人生的哲理的风格”。看看现在微信里铺天盖地的人生哲理段子,就应该能够想到伪作的事。如你所说,仓央嘉措的诗本身更与民歌接近,没有这种现代的精致。谢谢你的精彩评论!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4-03-21 19:01:14
五彩,看见你从微信里钻出来了,真高兴啊,还要大顶俺,就更让我高兴了。周末到了,齐鼓隆咚呛! :-)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4-03-21 18:58:31
海天好,跟你交流才叫做大有裨益呢。你这段评论很深刻,让我思考,太欣赏了,是那么回事。不过这世俗化,究竟是好还是不好,好像很难一刀切,毕竟这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都是俗人,而俗人也需要有滋养的文化。联想到了于丹讲论语,也是把论语世俗化,其实她讲得准确与否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就是像她自己说的是心灵鸡汤。呵呵,我这思绪被你牵着跑得有点远了。

非常感谢你的精彩长评,很高兴我没有关闭评论,否则会错过你们的好帖。一定会去欣赏你介绍的这位央吉玛的表演,你喜欢的,我多半也会喜欢。周末快乐!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4-03-21 18:40:06
西木好!母亲还好就是你们的福气。还在倒时差吧,周末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
回复 | 0
作者:紫荆棘鸟 留言时间:2014-03-21 11:41:58
网络里流传的,很多是伪作。
我注意到有两个人“被作者”了很多诗歌。其一是仓央嘉措,另一就是太戈尔。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4-03-21 11:26:43
呵呵,这两天休博,冬儿又出好博文了。我也感觉到那些诗歌不会是真正的藏人写的,虽然写得很好。真正的少数民族诗歌是喜欢用大自然的万物做诗意化比谕的,比如真正属于六十达赖的这首,没有这么多其他伪托的诗歌那种当代人以佛谕人生的哲理的风格。

朱哲琴最出名的歌曲,正像海天说的是《阿姐鼓》,说的是一对姐妹花,姐姐因为什么原因(宗教?)被剥皮做成了一面鼓,妹妹唱的就是这个故事。很多年前我买过她的光碟,有点失望,并非像传说中的那么具有藏人的嗓音和风格,也是一种包装了的汉人唱藏歌而已。经过当代歌唱技巧训练出来的歌手,无论如何都唱不出来少数民族那种充满原始生命活力的歌曲的。
回复 | 0
作者:五彩 留言时间:2014-03-21 11:21:51
这些诗读起来,让人感慨万千! 大顶冬儿好文。
回复 | 0
作者:海天 留言时间:2014-03-21 10:47:06
冬儿的读书笔记,令人开卷即大有裨益。谢谢介绍这本《仓央嘉措诗传》,帮助人们对这位活佛的了解,从生平和诗意都正本清源。世人关于仓央嘉措的传说,如同近十几年来的西藏热,充满着小资意味的浪漫想象和不无矫情的超脱。一个被简化了的“情僧”是容易欣赏和贴近的,而一位集民谣情怀和佛学滋养的修行者之复杂的感悟,就需要人能先站远一些,从世俗的思想中抽离出来,沉思体会一个更高的境界。从这个意义上讲,也许于道泉的直译比曾缄的“翻唱”更值得一读。看了冬儿在文末引的那首马,苗的译诗,文字感觉也很好,使我产生了兴趣,什么时候也把这本书里重译的诗都寻来读一读。

关于从西藏民谣衍生出来的流行歌曲,顺便说几句。朱哲琴是我曾经非常欣赏的,她的《阿姐鼓》和老崔《新长征路上的摇滚》,是我当年出国时带的仅有的两张大陆流行歌CD。她的新专辑《月出》,感觉比从前更贴近那种民族音乐意识的本源。去年的Chinese Idol节目里有一位门巴族歌手央吉玛,我也很欣赏她梵音般的歌咏。她当时人称“女神”,却被要求做各种媚俗的“调整”,而她基本上能秉持自我。有一段她的演唱视频令我印象极深,转过来给大家看一下 -

www.youtube.com/watch?v=mio5u33cPLw‎
回复 | 0
作者:西木子 留言时间:2014-03-21 10:33:32
来去匆匆20天。我母亲还好。谢谢问候。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4-03-21 07:32:18
西木,你不是回国了吗,这么快就回来啦?欢迎回网!你母亲还好吧?等待你的回国见闻。
谢谢留言鼓励,周末快乐!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4-03-21 07:28:49
novint 好!欢迎新朋友来访留言。你很早慧哦,很小就知道仓央嘉措了。周末快乐!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4-03-21 07:27:05
马黑好!是啊,冒名的也写得美。不知道作者一开始就想冒名还是其他人干的事。好的作品能唤起读者的灵感,产生出不同的想象,就好像那幅“蒙娜丽莎”,永远是神秘的。
知道朱哲琴,马黑肯定也喜欢音乐。谢谢留言,周末快乐!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4-03-21 07:20:16
瑾子,谢谢你又回来介绍朱哲琴,我想起来了,我看过她的介绍,好像是女中音,包装得挺神秘的样子。家里没有她的碟子,所以就不记得了,嗨,看这记性。

赶去读了你的后续文章。读美国历史常常让我体会到美国这样的民主社会也是在不断的进步之中。谢谢你的好文! 周末快乐!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4-03-21 07:14:19
小思老乡好!你把俺逗乐了,那么高的帽子,戴着怎么走路啊。 :-)咱只是转述书中的内容,再乱评几句自己的感觉。俺是个懒人,不是惜墨如金。
谢谢,周末快乐!
回复 | 0
作者:西木子 留言时间:2014-03-21 06:56:06
老冬儿介绍的真好。网上看到过几篇仓央嘉措的诗,喜欢诗中的朴实和真情。
回复 | 0
作者:novint 留言时间:2014-03-20 22:11:35
很小就知道仓央嘉措,现在再想当年的人和事,万番感慨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4-03-20 21:44:27
在很多地方都听说过这个六世达赖喇嘛还他的诗歌,原来有些诗歌是冒名的,不过就算是冒名的写得也很美。我知道朱哲琴,90年代比较有名,我还在这里的华人书店买过她一张光碟。唱的大部分是藏族歌。
回复 | 0
作者:瑾子 留言时间:2014-03-20 21:30:13
冬儿,我在网上找到这些:朱哲琴,中国新音乐代表人物,第一位真正走向世界的中国乐坛奇才,曾在北京、成都、上海学习音乐和声乐,早期以《一个真实的故事》获得“中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亚军(1990)。曾有媒体这样评价:“如果你在外国唱片店发现一张来自中国的CD,那么它极有可能是朱哲琴的”。1997年,朱哲琴的《央金玛》CD再次发行,《央金玛》中《信徒》的一段歌词就是“那一天。。。”。
回复 | 0
作者:小思 留言时间:2014-03-20 21:03:02
冬儿不愧是知名文学评论家,这篇写得感情充沛,说理透彻,还开了爱情速成班,文学讨论社,佩服得不得了。您是惜墨如金,字字珠玑,学习了。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4-03-20 20:28:33
晓竹好!谢谢你的长评,把我没有能表达的内容表达得这么好。是啊,现在流行的在仓央嘉措名目下的作品,有些的确是他的,但经过了翻译者的再加工,有的就完全不是他的,也冠在他名下,比如那个《信徒》。这些诗都非常美,因为有宗教的情怀在里面,就像你说的“有无奈中的坚定,尘世中的脱俗,淡然中的深情,居高处的卑微”(太喜欢你总结的这几句了),格外动人。

你的直觉很有道理,不知道书的作者是不是也因为有同样的感觉才决定花力气去了解这位活佛。
回复 | 0
作者:晓竹 留言时间:2014-03-20 18:46:44
谢谢冬儿,这么丰富的信息,关于六世达赖和他的诗作,以及几位翻译者的文风。

现在流行比较广的几首仓央嘉措的诗,好像都经过了翻译者的再创造,或者是现代人模仿他的风格写的。这些诗里有无奈中的坚定,尘世中的脱俗,淡然中的深情,居高处的卑微,加上旋律优美合韵,读起来很有味。

人世间那些错过的尘缘,那些得不到的情感,那种苦行僧般的坚守,那种有才气却早逝的遗憾,总是很动人。

我的感觉(只是我个人的感觉啊),六世达赖的这些诗,不是写给某个人的,而是对某种情感,某种抱负的渴求。诗歌如果针对某个具体影像,不会写得这么飘逸发散。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4-03-20 18:01:06
瑾子好!俺孤陋寡闻,不知道谁是朱哲琴,只知道是张信哲的歌曲。那歌词究竟是谁写的也好像没有人清楚,能够确定的是这首歌绝对不是仓央嘉措的作品。
谢谢瑾子!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4-03-20 17:57:09
华蓥好!你说得不错,这首是他的,是于道泉译本。这两位作者注意到了于道泉在这首译诗的后面补写了一句说明,这首诗应该放在另一首后面,而那一首是这样的:
“明知宝物得来难,在手何曾作宝看。直到一朝遗失后,每思齐痛彻心肝”。
所以他们认为这首情诗也可能不是情诗,而是跟什么宝物有关,比如佛法。

谢谢!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4-03-20 17:50:47
绿岛好!看看,咱们的情诗高手的发言就是精辟,这些翻译的人肯定是根据自己的感受和理解来挑选词语的。谢谢!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4-03-20 17:41:44
引力好!你的评论完全是一个全新的角度,非常欣赏。书的作者想证明的是活佛并没有搞传说中的双修。至于那些诗可能是修行诗,主要是根据修行时可能的感受而推论出来。你谈到的是另一方面的问题,我觉得很有道理。谢谢你!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4-03-20 17:37:33
豆豆,谢谢你把剩下的几行都补在这里了,我怕太长,只放了一段。

不过,你那个“他”字有点语焉不详哦,呵呵!
回复 | 0
作者:瑾子 留言时间:2014-03-20 16:17:00
又是一个李后主、纳兰容若式的人物,身世不凡,诗才不凡。那个广为流传的“那一天” 好像是朱哲琴唱红的吧。

冬儿博读,谢谢细致的介绍!
回复 | 0
作者:华蓥 留言时间:2014-03-20 15:58:22
听说过仓央嘉措是西藏历史上有名的“情僧”,极具才华,不同凡响,然而命运多厄,据说这几句诗也是他的?
第一最好不相见,
如此便可不相恋。
第二最好不相知,
如此便可不相思。
回复 | 0
作者:绿岛阳光 留言时间:2014-03-20 15:05:25
情有多种,修女们不就是说自己是上帝的新娘吗?爱,是广义的,就看读者自己心中的感受了,呵呵。多谢冬儿分享这么美的情诗。
回复 | 0
作者:引力 留言时间:2014-03-20 12:15:20
还有,佛教起源于印度,而印度教的修行明显地有内在情欲的引导。从《圣经》的《启示录》看,基督教的修行可能也有内在情欲的引导。
回复 | 0
作者:引力 留言时间:2014-03-20 12:10:48
好文。据说藏传佛教的修养并不排斥内在的情的引导,这与《红楼梦》又名《情僧录》、《西游记》中唐僧的遭遇是一致的。由此看,六世达赖的诗是修行诗。当时康熙的行为,也可能包括顺治想与他切磋佛学的因素。
回复 | 0
作者:一粒铜豌豆 留言时间:2014-03-20 11:55:54
俺特别喜欢他的《那一世》

那一天,
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
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
我摇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修来世,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月,
我轻转过所有经筒,
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纹;

那一年,我磕长头拥抱尘埃,
不为朝佛,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我细翻遍十万大山,
不为修来世,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

只是,就在那一夜,我忘却了所有,
抛却了信仰,舍弃了轮回,
只为,那曾在佛前哭泣的玫瑰,
早已失去旧日的光泽
回复 | 0
共有41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