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不平的博客  
六六毕业附中, 六八崇明务农。 七七大学圆梦, 八九次年楼空。  
        http://blog.creaders.net/u/8311/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不平
 
注册日期: 2014-03-07
访问总量: 277,530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2009年H1N1中国的反应
· 转:关于“美国H1N1流感”的真相
· 转:各位,这里有点儿不对劲,对
· 陈秉安:习仲勋意识到“大逃港”
· 再发附照 大逃港:香港百姓救了
· 大逃港:香港百姓救了多少大陆人
· 命可以不要,毛主席著作不能丢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不平之论】
 · 林彪的四大经典马屁评析(三)
 · 山东大学的“‘学伴’项目”之我见
 · 林彪的四大经典马屁评析(二)
 · 林彪的四大经典马屁评析(一)
【史论一见3】
 · 林彪团伙为什么要在庐山会议上围攻
 · 卸甲一书生:诗情做伴好还乡?
 · 马双有:刘少奇和毛泽东在“四清”
 · 群:林彪是个谜吗?——说说林付统
 · 朗 钧:林彪人生最大污点:策动指挥
 · 马双有:林彪元帅是如何“变异”的
 · 群:“忠于党忠于人民”——说说林
 · 群:再说说咱林付统帅
【往事堪回首3】
 · 廖伯康——我的大跃进 3小时等于2
 · 论“句句真理”
 · 论“统一思想”
 · 真理面前人人平等
 · 中共中央委员会“五•一六”通
 · 再论“吃小亏占大便宜”
 · 稳当的英雄
 · 吴尘因无罪
【史论一见2】
 · 马双有:林彪与“二月逆流”
 · 马双有:林彪与彭德怀冤案
 · 群:“红”的可以—说说林付统帅
 · 林彪在庐山的“突然袭击”是怎么回
 · 马双有:林彪讲话为何惹毛泽东不耐
 · 朗 钧:林彪为什么要坚持“天才论”
 · 大海之聲:关于林彪正面评价的三个
 · 马双有:彭德怀与林彪之死
 · 马双有:林彪在七千人大会讲话是不
 · 马双有:林彪在七千人大会发言的危
【史海一角2】
 · 老鬼:坚贞的舒赛
 · 戴晴 洛恪:女政治犯王容芬
 · 无罪的囚徒——石仁祥
 · 写第一张反对林彪的大字报的——舒
 · 官明华的悲怆命运
【往事堪回首2】
 · 强权和真理
 · 告廣大無產階級書
 · 谁反对毛泽东思想就砸烂谁的狗头
 · 从反右到文革
 · 幸福观
 · 评《必须继续巩固无产阶级专政》
 · 評做老實人------林彪死後感之三
 · 林彪死后又感
 · 一篇大字報的前前後後
 · 林彪死後感
【大千一斑】
 · 2009年H1N1中国的反应
 · 转:关于“美国H1N1流感”的真相—
 · 转:各位,这里有点儿不对劲,对比
 · 陈秉安:习仲勋意识到“大逃港”是
 · 再发附照 大逃港:香港百姓救了多
 · 大逃港:香港百姓救了多少大陆人
 · 命可以不要,毛主席著作不能丢
 · 网文:他骂了半辈子美国,最后带着
 ·  隆重纪念人民日报亩产万斤报道发表
 · 隆重纪念人民日报亩产万斤报道发表
【史论一见】
 · 朗钧:林彪为什么要坚持“设国家主席
 · 朗钧:毛泽东的“个人崇拜情结”及其
 · 朗钧:毛泽东-林彪反目成仇是从什么
 · 高华:革命政治的变异和退化—“林
 · 朗 钧:王年一到底想对汪东兴说些什
 · 胡鹏池:评林彪在“七千人大会”上
 · 朗 钧:毛泽东是什么时候向林彪推荐
 · 胡鹏池:林彪的PK情结
 · 胡鹏池:也谈“四个伟大”的由来
 · 胡鹏池:林彪素描
【史海一角】
 · 王实味:野百合花
 · 巴金:《随想录·文革博物馆》
 · 丁群: 女演员李香芝和她的冤案
 · 郭罗基:我的学生李讷(毛泽东和江青
 · 第二个林昭似的女英雄--冯元春
 · 右派撷英录:冯元春
 · 青史迎英烈——有这样一对同案犯
 · 文革被杀第一人:刘文辉的遗书
 · 文革烈士方运孚永垂不朽
 · 文革中被枪毙的中共县委副书记杜映
【往事堪回首】
 · 林彪死後感
 · 马克思论出版自由
 · 論自由的階級性
 · 論個人崇拜
 · 评《我们是旧世界的批判者》
 · 影响论
 · 放﹖
 · 四十年前准备的大字报
 · 不平:印红标先生的若干评论
 · 四十年前的大字报
存档目录
02/01/2020 - 02/29/2020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5/01/2016 - 05/31/2016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网络日志正文
吴尘因无罪 2014-07-06 05:23:02

文章写于68年。缘由是当时上海的一个市民吴尘因写了一封信,受到了《文汇报》之类的批判。有感而发。

 

吴尘因无罪

吴尘因受到了专政。

他犯了什么罪呢。他享受了一下言论自由,他将很多小人物──没有成为反革命的小人物的话搬到了桌面上,于是他犯了罪。

鲁迅先生曾经说过:“体质和精神都已经硬化了的人民,对于极小的一点改革也无不加以阻扰,表面上好象于自己不便,其实是恐怕于自己不利,但所设的口实,却往往见得极其公正而且堂皇。”

这段话,移赠到现代那些剿吴英雄身上,也是十分确切的。只是这里的“改革”换成“暴露”更为妥当些。

中国的习惯,有一篇暴露黑暗的作品,就一定会抛砖引玉般的引出许多掩饰作品出来,吴尘因的信就是一个明证。当然这也有例外,譬如贪污盗窃现象多了,无政府主义多了,流氓阿飞多了,于是就只得暴露,不过这里的“多了”是已经达到了某一个程度,而且暴露也是符合一定规格的暴露,而象“文娱活动少了“这类的暴露却是万万不可的。

 

我在这里和批判这封信的同志进行论战,你们敢应战吗?还是象《独脚戏》里说的先剥夺我的发言权再摔过来一顶又一顶的帽子呢?

看了你们的一些批判文章,帽子到是极多的,不过都大得出奇,不过不要紧,反正你们是唱独脚戏的英雄,谁敢反抗你们,谁敢反对你们的某一篇文章。谁敢反对你们的某一篇文章中的某一个观点,谁就是反革命,无怪乎你们胜利了。

 

首先要辩论的一个问题,文化革命中流氓阿飞是不是多了?我们有些造反派同志平时敢打敢冲,称之谓刀山敢上火海敢闯,然而一碰上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却又有点吞吞吐吐,扭扭捏捏一下子变成了大姑娘,又是这个,又是那个。对待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不敢作正面回答呢。你们的造反派的脾气到那里去了呢?多了就是多了,很简单嘛。

那么流氓阿飞多是什么原因呢?有人说:“这是阶级敌人在和我们争夺青年一代,正是阶级斗争的反映。”这种回答是典型的懒汉哲学。因为任何问题都可以归结到一点“阶级斗争的反映”,你们除了归结到如此的一个大答案以外,又作了那一些具体的分析呢?没有,那么请问准备不准备使流氓阿飞减少呢?按照你们这种懒汉哲学,“阶级敌人和我们争夺青年一代”是不会停止的,“阶级斗争”是不会熄灭的,那么流氓阿飞只能让它保持这样的数量了?你们是无能为力的了?

“这是阶级敌人在和我们争夺青年一代,正是阶级斗争的反映。”按照你们这种逻辑,流氓阿飞多不正说明阶级敌人在争夺青年一代的斗争中“胜利”了吗?为什么这些青年不是被无产阶级争夺过来而是被资产阶级争夺过去呢?这难道是能用“阶级斗争的反映”来解释的吗?

要说阶级斗争的反映,什么事情不可以说是阶级斗争的反映呢?资本主义国家流氓阿飞现象也可以说是阶级斗争的反映。那里是资产阶级掌权,所以一些青年被他们争夺过去了。而我们则是无产阶级掌权,文化大革命连一小撮走资派的权都夺了过来,为什么“阶级斗争的反映”到恰恰是“流氓阿飞多”这一现象呢?

不正是文化大革命狠狠打击了社会上的地富反坏右牛鬼蛇神么?不正是文化大革命大破了四旧么?不正是文化大革命揪出了流氓阿飞的保护人──走资派么。不正是文化大革命揪出了流氓阿飞的总后台──刘少奇么?然而流氓阿飞多了,这用你们的“阶级斗争的反映”的观点如何解释呢?

正是文化大革命,你们大量印刷了主席著作,掀起了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的高潮,正是文化大革命,诞生了崭新的无产阶级文艺,正是文化大革命,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彻底摧毁了刘少奇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然而流氓阿飞多了。这用你们的“阶级斗争的反映”又作如何解释?

你们仔细分析了流氓阿飞增多的原因吗?没有,你们将流氓阿飞增多归结到“阶级斗争的反映”这是何其简单,要说这是“阶级斗争的反映”,可以这样说,第一是你们──无产阶级的放松,第二是资产阶级的加紧,这才会出现流氓阿飞多一个结果,否则为什么“阶级斗争的反映”不是流氓阿飞减少而偏偏是流氓阿飞的增多呢?

 

既然你们这种懒汉哲学,你们这种不承认错误死要面子的观点是行不通的,那么看来吴尘因的观点就是对的,就目前来说,还没有第三种观点。

有人说吴尘因把流氓阿飞多归结到文化大革命是同帝修反的论调一模一样,那么帝修反说流氓阿飞多了,你们也承认流氓阿飞多了,岂不是也同帝修反的论调一模一样吗?难道只有说流氓阿飞少了才算是给帝修反以有力的回击吗?

文化大革命,略微有了那么一点东西,连一点小小的革新,你们都说这是文化大革命的伟大胜利,为什么偏偏流氓阿飞多不是文化大革命的结果呢,而要归结到一个与文化大革命无关的,虚空的“阶级斗争的反映”上去呢?

你们认为文化大革命是全部正确没有一点缺点,还是认为文化大革命主流正确也存在着缺点呢?假如你们是后一种观点,那么流氓阿飞多正是这种支流的反映,这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帝国主义是攻击文化大革命,吴尘因是指出文化大革命支流有不正确的地方,应该改正,你们则是将文化革命的缺点掩饰起来,试问这三者究竟那一种态度正确?

毛主席说:“不应该肯定我们的一切,只应该肯定正确的东西。。。”这句话难道对于文化大革命不适用吗?

毛主席的关于批评和自我批评的语录好好的学学吧,先张起“我们是不犯错误的”的大旗,运用“批评就是攻击”的混蛋逻辑,把批评者打成了反革命,还要出来表功:阶级斗争,揪出了反革命,并没有什么光彩。

在街头的大批判专栏中看到了一篇批判吴尘因一封信的文章,说文化大革命流氓阿飞并没有增多,怎么知道的呢?他们家附近有四十几个青年没有一个成为流氓阿飞。这真使我莫名其妙,信里那里说到这同志家附近的情况呢?信里说的是上海,他们家附近的情况我不知道,可能是他“争夺青年”卖力,确实没有流氓阿飞,上海的情况我知道,流氓阿飞确实是多了。正因为这个原因,曾经刮起了一次十二级台风。难道此人的眼睛竟如此近视,上海的百万青年中只看到这个四十几个?──还不知是否带的有色眼镜。难道此人的神经竟麻木到如此地步,连上海刮的一次十二级台风都一点没有感觉到?纵使他说的是事实罢,也只能是一个特殊情况,正如上海曾经刮起了一场十二级台风,独独他的家附近什么也没被刮去一样。难道能举你们为例,因为你们患有神经麻木症从而证明上海人都患有神经麻木症?!难道能因为你们几个人说这这封信是大毒草从而证明上海人都认为这封信是大毒草?!难道能因为你们几个人有喜欢掩饰的特性从而证明上海人都是喜欢掩饰的?!从这篇文章,我方才知道中国人中的某些掩饰黑暗的本领竟达到如此地步!

你们禁止了这么多文艺作品,这算什么呢?这是你们在进行阶级斗争,你们为什么要禁呢?据你们说这些作品中的有些是诲盗诲淫的作品,就会使一些青年中毒、堕落走上犯罪的道路,也就是会使他们成为流氓阿飞。而你们之所以禁,则是为了减少这样一些人,你们禁是阶级斗争。作为这样的阶级斗争的反映应该是什么呢?是流氓阿飞多还是流氓阿飞少?你们禁的目的是为了使流氓阿飞减少而产生于你们禁之后的则是流氓阿飞的增多。而流氓阿飞的增多又是与你们的禁无关的,是一种“阶级斗争的反映”,这中间的关系,除了你们也许只有上帝能够分清了。

 

在《林彪同志委托江青同志召开的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记要》中指出:“三十年代也有好的,那就是以鲁迅为首的战斗的左翼文艺活动。”也指出在十月革命以后有“一批比较优秀的苏联革命文艺作品”,也指出:“在根据地我们培养过相当数量的革命文艺工作者,特别是《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以后,他们有了正确的方向,走上同工农兵相结合的道路,在革命过程中起过积极的作用。”可是如今,这些全禁完了:帝资封修。

是呀,全是帝资封修,社会主义阵营建立了这多年,大约这也是一个必然的规律:社会主义国家起初多少年的文艺界领导权总是被篡夺的。所以“奋进”了十几年,只得了一个“帝资封修”。

你们加在吴尘因头上的一顶帽子“帝资封修反动文化的卫道者”根据那几点理由呢?

“各种文娱活动全部恢复。”吴尘因确实说过这句话,然而就在这句话的后面,他还指明这些的文娱活动是指“乒乓,围棋,象棋,扑克等等”。难道说乒乓是帝资封修反动文化?围棋是帝资封修反动文化?象棋是帝资封修反动文化?扑克是帝资封修反动文化?按照你们的逻辑,吴尘因只不过是主张开放而已,现在的文具店确实在出售这些“帝资封修反动文化”的工具,试问这又是谁开的绿灯,你们又为什么不进行迎头痛击。

“一些很好听,水平很高的交响乐应该放。”在这句话的下面,吴尘因又举了例,象红旗颂,大寨红花遍地开,长征组歌。难道这些交响乐是帝资封修的黑货?

看来你们也不必再写如此之类除了帽子之外再没有其他货色的独脚戏的批判文章了。还是写写文章说明乒乓是怎样的帝资封修的反动文化,帝是帝在何方,修又是修在那里,红旗颂又是怎样的帝资封修的黑货,又是黑在什么地方?这样还比较好一些。

“批判片子也可以放。”这就是“帝资封修反动文化的卫道者”了吗?请听主席教条:“我们提倡正确的东西,反对错误的东西。但是不要害怕人们接触错误的东西。单靠行政命令的方法,禁止人接触不正常的现象,禁止人接触恶现象,禁止人接触错误的思想,禁止人看牛鬼蛇神,这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那么请问,这主张是捍卫毛泽东思想呢?还是反毛泽东思想?确实你们有许多人高喊着“誓死捍卫毛泽东思想”,然而只是喊喊而已。当捍卫毛泽东思想要象吴尘因那样被打成反革命的时候,你们就不"誓死"了。说得不客气一点,正是你们口头上喊着“誓死捍卫毛泽东思想”,实际上因为吴尘因有了这样捍卫毛泽东思想的主张,而将吴尘因斥为帝资封修反动文化的卫道者,你们是稳当的英雄,你们口头上喊着“誓死捍卫毛泽东思想”,实际上你们自己不捍卫,还剥夺了别人“捍卫毛泽东思想”的权利。

我们再来看一段文字罢:“坏作品不要藏起来,要拿出来交给群众去评论,要坚决地相信群众,群众会给我们提出许多宝贵意见的。另外也可以提高群众的鉴别能力。摄制一部电影要花费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元,把坏片子藏起来,白白地浪费掉了,为什么不拿出来放映,从而教育创作人员和人民群众,又可以弥补国家经济上的损失,做到思想经济双丰收呢?”这段文字,摘自《林彪同志委托江青同志召开的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纪要》。

“《红灯记》《沙家浜》实在听腻了”这句话怎么就错了呢?错在什么地方,似乎没有看到过你们讲道理。在街头看到一篇大批判文章,说这是诬蔑革命样板戏,说他自己和他家庭中的成员对《红灯记》和《沙家浜》百听不厌。在这种人的眼里,自然八个(!)样板戏已经是多透多透啦,其实何必要八个呢,四个甚至一个也是多透多透啦。总之现在有几个就是够啦,其实没有也是多透多透。譬如革命样板小说罢,可以说没有罢,《欧阳海之歌》总不能算是革命样板小说罢。可是没有人说少,要是谁敢说少那就是第二个吴尘因,又一个反革命。象他这样的群众对革命样板小说也感到多透多透啦。不过这里不是百听不厌,是不听不厌,对这种人还能说什么呢:你到底不能代表群众。还是拿春桥同志的话来答复他吧:“今天演来演去还是智取威虎山,海港,外宾来了,说这两个节目都看过了,还没有新的节目。”怎么样,连比你我“忙”得多的外宾都有了这种感觉,更何况是我们?不过这些人对春桥同志的话本来就是不关心的,也没有办法。

 

在纪念毛主席的光辉著作《解绍一个合作社》发表十周年的时候,又有人出来骂吴尘因,说他为四旧翻案,那么让我们还是再来辩辩清楚吧,到底是谁在反对毛主席的这篇光辉著作,不要再唱独脚戏了

毛主席在这篇光辉著作里说:“我国社会主义的。。。文化大革命正是在向前奋进。”如今已经十年了。文化革命已经奋进了十年,奋进的结果如何呢?奋进了八个样板戏,奋进了这么几个电影,奋进了一本小说《欧阳海之歌》。请问是你们将文化革命奋进的结果统统排斥为“四旧”,排斥为“帝资封修反动文化”呢?还是说明了其他什么问题,请问是吴尘因为四旧翻案呢,还是你们推行“打倒一切”的反动思潮,将社会主义文化革命奋进的产物都排斥为四旧?你们在纪念主席的这篇光辉著作发表十周年。可是你们恰恰又将十年这一个基本数字给忘了,在你们的脑子里文化革命一直在踏步踏,踏到现在,才刚刚开始向前"奋进"

 

文艺方面,十几年来,是不是全部是帝资封修反动文化,主席在六三年的一次批示中说:“不能低估电影,新诗,民歌,小说的成绩”试问这成绩在哪里呢?《一切为了九大》说教育界非党员比党员好,就说它把共产党描绘得比国民党还坏,那么试问在旧社会还产生了以鲁迅为首的革命文艺,新社会则全部成了帝资封修反动文化,试问你们比《一切》又好了多少?

 

毛主席说:“在‘五四’以后,中国产生了崭新的文化生力军。这就是中国共产党人所领导的共产主义的文化思想,即共产主义的宇宙观和社会革命论。。。由于中国政治生力军即中国无产阶级和中国共产党登上了中国的政治舞台,这个文化生力军就以新的装束和新的武器,联合一切可能的同盟军,摆开了自己的阵势。向着帝国主义文化和封建文化展开了英勇的进攻。这支生力军在社会科学领域和文学艺术领域中,无论在哲学方面,在经济学方面,在政治学方面,在军事学方面,在历史学方面,在文学方面,在艺术方面(又不论是戏剧,是电影,是音乐,是雕刻,是绘画)都有了极大的发展。二十年来,这个文化新军的锋芒所向,从思想到形式(文字等)无不起了极大的革命。其声势之浩大,威力之猛烈,简直是所向无敌的。其动员之广大,超过中国任何历史时代。”请问这文化现在在何方?没有了,帝资封修。

 

无产阶级革命到了现在,无产阶级革命家倒是不少,单说封建社会的农民英雄就已经不少了。然而无产阶级的文艺家呢,少得可怜。鲁迅是一个,江青是第二个,于是广大革命人民的精神生活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丰富,禁止,禁止,再禁止。

 

毛主席一直教导我们,对于外国文化和古代文化要排泄其糟粕吸收其精华。毛主席说:“中国应该大量吸收外国的进步文化。”“例如各资本主义国家启蒙时代的文化。凡属我们今天用得着的东西都应该吸收。”“中国的长期封建社会中,创造了灿烂的古代文化。”

 

也许如你们所说的社会主义的文化革命,是在毛主席《介绍一个合作社》发表十周年之后的今天才刚刚开始向前"奋进"。那么我们小民只能等着了。你们禁止了帝资封修反动文化使我们少中了很多毒,少了很多成为流氓阿飞的可能性。我们是很感谢你们的。然而文化大革命到如今,没有奋进出什么来,依然是八个样板戏,这么一点文艺作品,不知何以"奋进"的速度如此之慢,不知以后"奋进"的速度将怎么样。张春桥同志的讲话也已经有半年了,然而"演来演去还是智取威虎山,海港"

 

再引一段列宁语录:“应当明确地认识到,只有确切地了解人类全部发展过程所创造的文化,只有对这种文化加以改造,才能建设无产阶级的文化。没有这样的认识我们就不能完成这项任务。无产阶级文化并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也不是那些自命为无产阶级文化专家的人杜撰出来的。这完全是胡说。”

 

列宁这里所说的就是“不破不立”,然而现在全部禁完了。我们没有资格"确切地了解人类全部发展过程说创造的文化",没有资格"对这种文化加以改造"。我们没有资格去破----分析批判帝资封修的反动文化,当然也不能去立出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文化。我们也没有资格对过去的文化“排泄其糟粕,吸收其精华”,所以"建设无产阶级的文化"和我们是无缘的。然而我们这些先生据说是非常相信群众的,但就是恐怕群众中毒,所以他们为了爱护群众,防止群众中毒,就将过去的一切都禁完了。然而不破不立,帝资封修反动文化的破,无产阶级社会主义文化的立,这重担只能落在他们肩上了。

 

这些人是忘族背祖的人,他们将我国古代人民辛勤劳动所创造的灿烂文化,将我们革命前辈浴血奋斗的结果统统都为帝资封修反动文化,这些人是一群极端狂妄分子,统统的都是帝资封修反动文化,只有我的才是无产阶级文化,这些人又是一群懒汉,他们从来就不懂得创造。

 

以前在阎王们的统治下,要买毛泽东选集是何等的困难。其实也不单是《毛泽东选集》,凡是革命的作品都是困难的。如今经过了文化大革命,毛泽东选集是大量出版了,其他的革命作品又出版了多少?毛主席司令部里的这么多好干部的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的讲话文章又出版了多少?《鲁迅全集》又出版了多少?人们要买鲁迅全集还是买不到,这又是为什么?你们曾经说周扬之流扣压了鲁迅的许多信件,不敢发表。那么如今周扬之流的权被你们夺回来了,你们又发表了多少被周扬扣压的鲁迅信件?

 

尤其使我感到不好受的,竟然还要说:“广大革命人民的精神生活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丰富。"当然,这里说得是"广大革命人"民。倘若有谁感到精神生活没有以前丰富,那么他就是"广大革命人民"的了,也就是----反革命。这正像旧社会有些资本家榨干了工人的血汗还要说:"在我这儿干活的工人都是吃得很饱的"。倘若有人谁说没吃饱呢?停生意,另请高就。

 

到底丰富在什么地方呢? 无须再说,也不会有反革命来发问。也许正是广大革命人民的精神生活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丰富,所以"阶级斗争的反映"就是流氓阿飞多了吧?!

其实也不必说:“广大革命人民的精神生活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丰富“,你要说一声:”什么中国书,外国书,四卷宝书够你学一辈子了。"那么人们就只能磕头谢恩了。

 

 直到现在我才真正体会到毛主席《在中国共产党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的讲话》里一段话的正确性:“最近一个时期,有一些牛鬼蛇神被搬上舞台了,有些同志看到这个情况,心里恨着急。我说有一点也可以,过几十年,现在舞台这样的牛鬼蛇神都没有了,想看也看不成了。"不过时间短了些,十年都不到,从57年到66年只能算9年,就已经想看也看不成了。”岂但牛鬼蛇神,除了八个样板戏,半点都没有!

 

记得鲁迅在当时曾经有过一个遭到很多人反对而始终不变的主张:"少读中国书 主义",主张看一些外国的文化作品。这个主张到了现在可以完全实现了,不过不是听从了鲁迅先生的意思,而是看不成了。另一方面,外国的文艺作品也看不成了。更恰当些,是实行了"不读文艺书主义"

 

记得伟大的革命导师马克思是很喜欢看文艺作品的,他对于海涅的诗,莎士比亚的戏剧都曾作了很高的评价。马克思的女儿,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也很喜欢文艺作品的,甚至还上台表演过歌唱。

 

我们的伟大领袖毛主席在青少年时代也很喜欢文艺作品的尤其《水浒》《三国志》《隋唐》《西游记》之类。主席后来还评价这些书:“吾人揽史,恒赞叹战国之事,刘项相争之事,汉武与匈奴竞争之事,事变百变,人才辈出,令人喜读。"

 

然而现在呢?统统的没有了。《红灯记》《沙家浜》还不许听厌,还一定要感到"精神生活从来没有这样丰富"

浏览(307)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当前为第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