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德孤的小岛  
偏安一隅,远离是非,食无求饱,居无求安  
        http://blog.creaders.net/u/4384/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德孤
 
注册日期: 2010-10-02
访问总量: 7,547,986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一律删除网络垃圾,恶意留言,与机器人留言
读者可直接给我电邮:de-gu@live.com
欢迎留言交流,恕我不一一回复,敬请体谅。
欢迎转摘,包括国国内网站,但请注明出处!
欢迎光临德孤的小岛!谢绝网络垃圾!
最新发布
· 看武汉肺炎: 远离中国大陆
· 武汉肺炎: 我们都在见证历史
· 港府无意解决香港问题
· 看香港与台湾: 远离中共,远离中
· 也谈《悲惨世界》
· 浅谈习近平的爱国主义情结
· 输赢对中国真的很重要!
友好链接
· 章立凡:章立凡的博客
· pumbaa:【PUMBAA 说故事】
· 钟楼散人:钟楼散人
· 嘎拉哈:嘎拉哈的博客
· 漂移:漂移的博客
· 叶心:叶心的博客
· 不洁之人:不洁之人的博客
· beny:beny的博客
· 兔儿:兔儿的博客
· 思羽:思羽的博客
· vito:Vito的博客
· 姜记者:姜记者的博客
· 一粒铜豌豆:一粒铜豌豆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俺是凡平:俺是凡平的博客
· 何岸泉:驾着时间来看你
· 芹泥:芹泥
· 沐岚:沐岚的博客
· lone-shepherd:牧羊人的博客
· 沙之舟:shazhizhou
· 高伐林:老高的博客
· 珍曼:珍曼的博客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凡平:凡平的博客
· 草庐隐士:草庐隐士的博客
· 百草园:百草园
· 飞云:潇潇飞云
· 虔谦:虔谦:天涯咫尺
· 昭君:昭君的博客
· 黑山老猫:老猫观察
· 马黑:马黑的博客
· 夏子:夏之音
· 恩湄:恩湄
· 令狐冲:拔剑四顾心茫然
· 伊萍:伊萍的多彩世界
· 青草青青.:青草青青.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五瓣丁香:五瓣丁香的博客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冠云:冠云的博客
· 沁霈:沁霈的博客
分类目录
【永康议】
 · 周永康离死刑立即执行越来越近!
 · 周永康是条硬汉:我呼吁替他维权
 · 习近平打老虎,值得关注的几点
 · 苏荣与令政策倒台:周永康与令计划
 · 欢迎特赦周永康
 · 江泽民影响力式微:习近平羽翼渐丰
 · 周永康会被判死刑吗?
 · 周永康不是大老虎
 · 车震犯法吗?
 · 为什么政令出不了中南海?
【网络言】
 · 智能手机和社交网络宛如鸦片
 · 营造网络文化:管理是一门学问
 · 也谈“晒”与“嫉妒”:适度网争有
 · “不裁判别人”:是律己,不是挡箭
 · 中国人为什么都有大师情结?
 · 挺毛的都是无耻之徒
 · 中国社会的价值沦丧与逻辑混乱
 · 看中南海内斗,谈海外中文媒体玩无
 · 向各位网友拜年,祝大家羊年洋洋洒
 · 机器五毛挺习是一大发明
【外交云】
 · 习近平的两岸政策严重错误!
 · 中国不服不行: 太平洋是美国的内海
 · 中国政权中的美国因素
 · 中国护照印上九段线:被“FUCK”丢
 · 仲裁实质是中国失信:世界会对中国
 · 南海仲裁:请习近平巡视南海!
 · 三评南海仲裁:放弃黄岩岛,回到当
 · 评南海仲裁:美国进南海合法化
 · 快评南海仲裁:九段线违法,政府渎
 · 快评习近平会见朝鲜代表团:认输啦
【熙来评】
 · 需要重审薄熙来
 · 只有胡耀邦能救薄熙来
 · 看慈禧收编义和团:薄粉值得被收编
 · 薄熙来的最大功劳和最大罪恶
 · 薄熙来是判轻了,不可能保外就医
 · 为什么法院对薄熙来绿帽置之不理?
 · 薄熙来马英九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 面对薄熙来指控,中纪委不需要回应
 · 薄熙来会和谷开来离婚吗?
 · 审薄案太戏剧化:薄泽东审成武大郎
【历史话】
 · 武汉肺炎: 我们都在见证历史
 · 浅谈评价历史人物与历史事件
 · 文革不是孤立事件
 · 刘少奇邓小平的文革也需要彻底否定
 · 文革五十周年:中共向国家民族和百
 · 浅谈朝鲜战争中的阴谋
 · 纪念蒋介石
 · 文革是国耻,民族之耻,不是国难
 · 赵家人朔源:五帝,夏,商,周
 · 看中国近代战争实际效果:打一战好
【战略坛】
 · 浅谈反法西斯悲剧与反恐陷阱
 · 试探中国民主之路:分裂-民主-联邦
 · 看李登辉专访:中国也需要有头壳的
 · 寄语习近平:建北京--莫斯科高铁绝
 · 看一带一路与亚投行:中国梦祸害世
 · 苏联解体,独联体解体,与俄罗斯解
 · 东海防空识别区:习近平遇到的挑战
 · 中国正在误判断:金正恩拥抱奥巴马
 · 甲午战争,朝核危机,与钓鱼岛争端
 · 如果美国拿下朝鲜,中国怎么办?
【经济考】
 · 浅谈供给側结构性改革
 · 香港全球竞争力排名第一:赞!
 · 振兴东北:办全方位开放的特区
 · 中国人哪来的信心:经济不会硬着落
 · 经济疲软,进出口疲软,中国应取消
 · 欢迎人民币贬值
 · 希腊不死,欧元区死
 · 中国股灾很可能是一场阴谋
 · 希腊破产:谁最担心?
 · 人民币国际化能拯救中国经济吗?
【人物论】
 · 悼念金庸!
 · 习仲勋最大的错: 没教好儿子!
 · 同情习近平!
 · 悼念刘晓波先生!
 · 郭文贵 is a liar, a beggar, an
 · 悼念周有光老先生!
 · 恭喜特朗普,更恭喜希拉莉
 · 悼念许家屯
 · 马云的政治到底正确不正确?
 · 薄熙来谷开来离婚了:终于赤裸裸了
【男女事】
 · 同性恋真的违反自然吗?
 · 同性婚姻合法化是大势所趋
 · 也谈柴玲远志明的是是非非
 · 《非诚勿扰》的女孩更象评委
 · 《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
 · 漫谈中国社会男女乱象
 · 花心抑或是一颗慈悲心
 · 试谈婚姻的有效期
 · 背她上楼的男人
 · 诗歌,散文,与小说
【文化谈】
 · 再谈白人优先: 华人平不了等,优不
 · 漫谈民族融合与酱缸文化
 · 浅谈中国文化:以闹取胜
 · 文革不是孤立事件
 · 如果中国也开放枪械管制会怎样?
 · 丛林法则与原始之美
 · 振兴东北:办全方位开放的特区
 · 川普火了,美国病了,有些华人该吃
 · 文革是国耻,民族之耻,不是国难
 · “不承认”是一种文化
【两岸话】
 · 习近平的两岸政策严重错误!
 · 南海仲裁:请习近平巡视南海!
 · 导弹误射是危机,也是契机
 · 试谈“九二共识”的非法性
 · 两岸问题:快评蔡英文就职演讲
 · 祝贺蔡英文:带领台湾往前走,莫回
 · “一个中国”正在摧毁国民党
 · 浅谈马英九多数党组阁
 · 国民党溃败:统派人士的悲哀
 · 台湾大选后预测:蔡英文的挑战
【政改思】
 · 党主立宪之不可行:解决不了接班人
 · 浅谈党内民主化思路
 · 试谈中共执政的合法性
 · 试探中国民主之路:分裂-民主-联邦
 · 浅谈尊重宪法与依宪治国
 · 民主是什么:就是要阉割党中央
 · 听其言观其行:乐见胡温习抱团
 · 寄语习近平:改革就是要突破邓小平
 · 浅谈习近平的执政思路
 · 四中全会:会成为习近平的滑铁卢吗
【时事评】
 · 武汉肺炎: 我们都在见证历史
 · 港府无意解决香港问题
 · 孟晚舟有可能被灭口
 · 我看贸易战: 王岐山救不了习近平
 · 再谈贸易战: 吃美国饭,砸美国锅!
 · 美中贸易战剑拔弩张!
 · 金正恩玩弄特朗普
 · 欢迎中美贸易战!
 · 俢宪取消主席任期: 习近平需要利益
 · 复辟与倒退是死路一条
【专题论】
 · 刘少奇邓小平的文革也需要彻底否定
 · 写在文革结束四十周年:困境与破局
 · 浅谈苏联解体
 · 拿下郭伯雄,反腐败如何继续?
 · 浅谈计划生育:人口数量与人口素质
 · 《穹顶之下》:突显政府角色的缺失
 · 浅谈如何面对人口老化
 · 解决六四问题:时机什么时候成熟?
 · 毛泽东的“人民战争”是反人类的
 · 纪念“六四”:中国民间暴力的根源
【打油诗】
 · 蝴蝶恋花
 · 长相思。留念 - 傻哥哥帮精妹妹拍照
 · 乱源
 · 国破山河在,红歌庆党生
 · 长相思。母亲节
 · 心如茶
 · 狼心狗
 · 反“伪斗士”颂
 · 我的同事(中英对照)
 · 猪的理想
【自家事】
 · 谈谈我养狗
 · 姐姐还是走了
 · 人老了,牙掉了
 · 堕胎的忏悔
 · 长相思。母亲节
 · 学会与癌共存
 · 思念奶奶
 · 思念父亲
 · 我家来过日本兵
【回忆文】
 · 思念奶奶
 · 打酒打醋打酱油的日子
 · 思念父亲
 · 我家来过日本兵
【随思录】
 · 看武汉肺炎: 远离中国大陆
 · 看香港与台湾: 远离中共,远离中国
 · 也谈《悲惨世界》
 · 浅谈习近平的爱国主义情结
 · 输赢对中国真的很重要!
 · 浅谈中国人的信用
 · 我也曾经枪毙过华为
 · 养狗一定要给狗阉割吗?
 · 网传金正恩被刺杀!
 · 当遇到疯狗怎么办?
存档目录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0/01/2019 - 10/31/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10/01/2017 - 10/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1/01/2016 - 11/30/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网络日志正文
纪念“六四”:中国民间暴力的根源在六四 2014-06-02 11:45:43
马上就到了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二十五周年了。今年的纪念说点什么呢?我看,今年需要说说暴力。为什么呢?因为眼下的中国几乎每天都在上演暴力。除了新疆的暴力外,中国各个省份,到处都充满了暴力事件,云南的昆明,山东,广西,广东,北京,等等。这几天几乎是每天都能听到所谓的恐怖袭击事件。而凶手们都是手持木棍,长刀,土制炸弹,等等非常简陋的武器。

自从昆明火车站发生暴民疯狂杀人案件以来,中国的警察加强了配备,巡逻的警察配枪了,而且可以遇到暴力事件随时开枪,不需要有人命令,不需要请示。这太不得了了。要知道中国的警察素质极差,这等于是赋予了警察生杀大权。我看,会有不少意外发生,会有故意走火的,不得了,不得了了。

我不知道,当局在面临社会问题频发,暴力事件层出不穷的时候,有没有冷静下来想想,这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社会暴力事件?

每当发生暴力杀人案件时,如果凶手里面有维吾尔族人,那当局想都不想,破案神速,一定说是新疆分离主义势力干的。如果凶手里面有西藏人,那一定会说是达赖团伙干的。如果凶手里面有内蒙人,那一定会说是蒙古分离主义势力干的。如果找不到少数民族人干的,但是凶手里面有香港台湾等地的人的话,那一定是境外势力干的。实在找不到理由,那就是邪教组织干的,实在实在不行,就说是凶手有精神病,等等。

我就不相信,如果真是那些出了名的分离主义分子,境外势力干的话,凶手能只是手持木棍长刀或者土制炸弹吗?如果民族分离主义境外势力就这么点儿武装,那还要担心个屁啊?

所以,我看,这些所谓的恐怖袭击,不管是不是维吾尔族人干的,都和什么分离主义势力境外势力没多大关系。最最有可能的是那些当地的官员干的,是他们欺负老百姓,把老百姓欺负狠了,让人家无路可走了,才铤而走险了,拿起家里的切菜刀上街砍人了。

就新疆的暴力事件,也分民族的,宗教的,或者是官民矛盾引起的。不能动不动就归咎于分离主义或者境外势力。

我想,如果根源没有找准的话,是没有办法对症下药的。

据我观察,中国的群体事件,暴力事件,也就是最近十几年二十来年的事儿。近年来发生得频繁多了,前几年经常听到的是关于拆迁的,被当局暴力拆迁,有自焚的,有抗暴力拆迁的,等等。或者有邓玉娇事件,杨佳事件,等等。邓玉娇杨佳都是民间英雌英雄呢,呵呵。

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社会问题呢?我看,归根到底还是因为六四。六四事件的发生,当局用暴力镇压了老百姓正当的诉求,维护了腐败当局的腐败统治。在六四镇压之后,枪响之后,流血之后,共产党当局的执政合法性动摇了。世界上有什么样的政权会拿坦克对付学生的呢?民国时期,北洋军阀时期,都没有。希特勒也没有,毛泽东执政的时候也没用。所以,六四的镇压让共产党的执政合法性荡然无存。

所以,当局在六四镇压之后做了两件事情。一个是开始高压维稳定,即所谓的稳定压倒一切。另一个是发展经济。高压维稳,当局用一切手段,包括暴力手段,黑社会手段,秘密警察手段,特务手段,等等,许许多多都是非法手段,来维护所谓的稳定。维稳的机关有公安的,国安的,地方政府的,有党委的,有纪委的,有司法当局的,等等,当然也包括军队的,武装警察的,等等。甚至包括精神病院的,信访部门的,甚至包括网络警察的,等等。五花八门,什么都有。

问题是,这些部门,并没有多少协调,很多时候各自为政,甚至沦为某些当官的私人武装,私人工具。于是维稳实际上成了制造不稳定的缘由。比如说著名公知艾未未曾今被官方殴打至脑部出血。

当局做的另一件事情是发展经济,不择手段发展经济。但是因为政治制度跟不上,除了造成资源大量浪费外,资源也被非法占有,造成分配的不平衡。那些有权有势的近水楼台先得月。捞到钱和权之后呢,再用手中的权去维稳,实际上去掠夺被维稳的人的财富和资源。这才有那么多被强制拆迁。

在前几年,因为经济发展比较快,老百姓多多少少也能得到点什么,日子还能过。可是现在经济出现危机了,社会不稳就非常明显了。社会上的暴力事件就层出不穷了。

中国人是非常崇尚暴力的,毛说过枪杆子里面出政权,邓干脆拿枪杆子杀学生。老百姓没有枪杆子,拿起菜刀也能砍人,砍不到当官的,砍别的老百姓引起轰动也好。

而当局为了维护稳定,不假思索地加强维稳队伍,增加维稳经费,允许巡逻警察带枪巡逻并授权他们随时可以向歹徒开枪。这样一来,只会越维越不稳,既浪费了纳税人的钱,又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还会造成警察滥杀无辜的现象。据说现在的维稳经费已经超过了军费开销了。随着经济的放缓,这将是不可承受之重。

而真正能解决问题的是依法治国,靠法治而不靠维稳。维稳本身是经不起法律的考验的,很多的维稳实际上是暴力维稳,用一种暴力去对抗另一种暴力,是不可取的,也是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

可是,我看到当局在新疆的公审大会,完全是对法治的亵渎。不经过法律程序,不给被告辩护的机会,匆匆忙忙宣判。而党的政法委书记居然可以在公审大会上讲话,这和文革时的批斗公审没什么两样?你执政当局带头破坏法治,你还怎么能够要求老百姓守法呢?

所以,我看,习近平维稳需要有新思维。怎么个新思维法?就是要找到社会不稳定的根源。这个根源在哪里?就在执政党内。执政党必须自己守法,必须具有执政的合法性。

那么,要取得执政的合法性,首先必须承认错误,承认用暴力统治人民的错误,承认六四镇压的错误。同时要把所谓的维稳纳入法治轨道。真正让老百姓有冤有地方申。

用暴力统治老百姓,最终只能换来老百姓用暴力对付你。中国的历史就是这样的,一种暴力推翻另一种暴力,周而复始。而要走出这个循环,只有一条路,就是法治,就是民主,就是人权。就是给老百姓基本人权保障,有冤情有处申诉,就那么简单。

就像前文所说的,现在的中国民间暴力只是处于初级阶段,而且是分散的,毫无组织的。如果当局继续高压,那么将会迫使这些松散的暴力联合起来。如果警察有权用枪的话,那么将迫使这些初级的暴力武装升级,从现在的长刀菜刀升级到枪械。

我想,现在当局悬崖勒马还来得及。六四到了,当局应该要有能力反思,是时候解决六四问题了。暴力镇压老百姓自古以来都是说不过去的,古今中外都是少见的。暴力维稳只能带来更多不稳更多暴力,这是毫无疑问的。

我反对暴力,反对一切暴力,首先反对的就是执政当局的暴力。只要执政当局维持暴力欺压老百姓,就给了老百姓暴力反抗的合理性了。

浏览(2662) (0) 评论(13)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德孤 留言时间:2014-06-03 09:29:46
可惜的是习近平什么都不敢做。越拖越难办。
回复 | 0
作者:德孤 留言时间:2014-06-03 09:27:57
共产党如果真能六四上认错,那还不至于下台。经济上可以把土地还给农民,搞土地私有化改革,允许买卖,一下子就能解决房地产危机和经济危机。内部危机解除了,外交上就好办了。
回复 | 0
作者:Tongxin 留言时间:2014-06-02 23:00:50
中国人将继续为选择了中共政权而付出惨重的代价。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4-06-02 22:19:59
就连党内斗争也是暴力决定。党内斗争不是民主决策不是讨论讲道理,而是比谁的拳头大,谁就是老大。64期间,邓不就是因为是军委主席,手中有枪杆子这个暴力工具,就随意把总书记拿掉。
回复 | 0
作者:中国喜剧 留言时间:2014-06-02 21:57:35
感觉最近的恐怖袭击事件,栽赃和苦肉计的嫌疑非常大,64的时候干得出来,现在当然也干得出来,制造借口镇压。 我不相信作为有组织的恐怖分子智商那么差。 一旦中国经济无法再饮鸠止渴地发展而要露出原形,社会将陷入大动荡。
回复 | 0
作者:故园寻梦 留言时间:2014-06-02 19:20:53
没看出那些事情跟64有啥关系。啥都归到64,也未免太偷懒了
回复 | 0
作者:tree123456 留言时间:2014-06-02 18:39:49
战争算不算暴力呢?
哦, 战争是为了制止暴力.
哦, 那么中国能不能用暴力制止暴力呢?
哦, 64学生没有暴力.
哦, 那么,64的后果回不会给中国带来乌克兰似的战争危机呢? 会步会给中国带来南奥塞梯, 罗阁似的战争呢? 带来埃及似的战争呢? 带来..............更多的战争, 动乱呢?
正如有人说, 当年被西方的马克思理论忽悠了一次. 今天作者又想中国再被新八国联军的“普世价值”忽悠第二次吗???
想拿所谓“普世价值”这个绝对的, 无条件的概念将相对的, 有条件的“西方价值标准”绝对化,然后生拉活扯往中国头上扣????????
回复 | 0
作者:俞先生 留言时间:2014-06-02 17:41:20
有人称邓小平为“总射击师”。
回复 | 0
作者:联合社区 留言时间:2014-06-02 13:36:39
很有意思的文章。既得利益者更知道这里所谓的民间暴力的来源。。。64的“民间暴力”来源是政府秘密警察部门。。国安局。。。太残暴了。世界没有人能把戒严的现役军人吊在天桥上烧死。。。
回复 | 0
作者:鄙视五分 留言时间:2014-06-02 12:50:37
个人,团体,国家之中,国家是唯一合法使用暴力的一方,政治学的基本常识该补补了。警察有了枪,执法的胆气就更壮了,犯罪分子还敢乱来吗?社会秩序还会不好吗?
小日本嘛会慢慢收拾它的,别着急,美国现在就已经衰了,普哥根本都搞不定,再过二十年,小日本还在话下。胖八怎么这么象安倍,只会一个劲儿地打嘴炮,嘎嘎嘎。
回复 | 0
作者:枫苑梦客 留言时间:2014-06-02 12:25:17
这也是我所担心的。赋予警察遇到暴力事件随时开枪很可能会造成滥杀无辜的结果。中国警察的素质难以让人恭维,在幼儿园演习都会走火,更何况遇到紧急情况,胡乱开枪恐怕难以避免。

以暴易暴,暴力将逐步升级。只有从根子上找到暴力产生的原因,并采取的措施,才能消除暴力。
回复 | 0
作者:pumbaa 留言时间:2014-06-02 12:22:04
统治者一直在用暴力,而且,没有司法公正,老百姓 除了暴力反抗还能用什么维护自己的权益呢?现在连上访都不允许了,就是存心要堵死一切和平声诉的门道。

六四以后,中共的执政合法性已经丧失,就用尽一切手段来发展经济,将老本吃光,透支未来的资源,将真真假假的经济数据来保持自己的政权。

现在,这一套无法继续了,就玩挑战国际秩序,可惜这个世界不由老共说了算的。接连踢倒铁板。就一个日本,也让它吃不了兜着走。

国内警察没枪的时候就老出问题,佩抢的结果是什么?到目前,已经有两起滥用枪支的事件了,那才佩枪几天呢?

中共采用的一贯是极端方式,也是气数将尽,犯这种低级错误。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14-06-02 12:14:44
追忆大屠杀、坦克、人

廖亦武
二十五年前,天安门大屠杀发生之前,父亲对我说:“儿子,好好在家呆着,共产党不是好惹的。”

父亲是过来人,历经数不清的政治运动,胆子被吓破了。比如“解放初期”,在他的老家盐亭,几分钟就枪毙了几十个“恶霸地主”,有人不过瘾,还挥舞大刀,将 破碎的头颅一颗颗剁下来,踢下河岸。人头就这样,接二连三地漂远了,如同时间,如同总是在下一个渡口等待最新的人头漂过去的夕阳。

父亲丢下勤劳致富的地主爷爷,连夜逃走了,从此没说过共产党一句坏话。哪怕遭遇大饥荒,全中国饿死近四千万人,他的小儿子我也气息奄奄了,他也忍住不说。 那是怎样的非人间啊,许多人吃草、吃树皮、吃一种带咸腥味儿的粘土(又被称作观音土),如果碰巧吃着一根大地深处的蚯蚓,就算了不起的美味儿。许多人因吃 观音土被活活撑死。我奶奶也是这时候咽气的,爷爷将骨瘦如柴的她夹在腋下,在坡上随便刨个坑就埋了——可中国人民的伟大救星毛泽东还拒不承认错误,更为荒 唐的,是将大饥荒的罪责推给前苏联,于是苟延残喘的老百姓全都仇恨前苏联,只因为狗娘养的“修正主义”在关键时刻撤走专家,中止了国际援助——他的副手刘 少奇实在看不下去,不禁嘀咕了句“饿死人,是要上史书的”,于是倒大霉,在稍后的文化大革命中被秘密监禁,并在秘密监禁中被活活饿死,以此验证了“病从口 入,祸从口出”的古训。

可二十五年前,毛泽东早死了,我才三十来岁,是从精神和行动上追随美国垮掉一代的无政府诗人,信奉“在路上”,我不相信父亲那样的过来人。而全国几十个大 城市的几千万示威者,大多数比我更年轻,更不会汲取父辈的教训。特别是二十岁左右的首都大学生,号称“天之骄子”,已经占据天安门广场几十天,在全世界的 关注下,过足了民主和自由的“毒瘾”——可父亲的话还是应验了,共产党开枪了,坦克碾压过来。

我在惊恐万状中朗诵了《大屠杀》:“打穿脑壳!烧焦头皮!让浆汁迸出来。灵魂迸出来。溅向立交桥、门楼、栏杆!溅向大马路!溅向天空变成星星!逃跑的星 星!长着两条人腿的星星!天地颠倒了。人类都戴着亮晶晶的帽子。亮晶晶的钢盔。有支军队从月球里杀出来!扫射!扫射!扫射!多好玩啊!人类和星星一起倒 下。一起逃跑。分不出彼此。追到云上去!追到地缝和皮肉里去扫射!把灵魂再打一个洞!把星星再打一个洞……”

可父亲的话只应验了一半。自1949年以来,共产党造成近一亿人的非正常死亡,大家不仅忍辱偷生,还私下庆幸自己命大;也许有过零星反抗,但官方严禁记录,久而久之就再没人记得——而这次,中国老百姓终于集体反击,一雪国耻。

2012年深秋,我在德国和台湾同时出版《子弹鸦片——天安门大屠杀的生与死》,公布了十几个企图阻止戒严部队行凶的“六四暴徒”,他们像原始人类那样可 笑地对抗国家绞肉机,他们的主要“凶器”是棍棒、石块与火。坦克人王维林由此在这场不均等的对抗中浮现,中国人面对大屠杀的英勇震撼了全球。我在《子弹鸦 片》里写道:“那天晚上,至少有上百万手无寸铁的‘暴徒’与全副武装的军人对峙。开头是一辆接一辆的坦克和装甲车开道,碰着路障,就直接碾过去;后来就开 枪扫射了,大伙儿发出阵阵惊叫,一片枪声一片血,人如乱草,嘎嘎被割下地。有个坐牢近二十年的‘暴徒’说:‘西方人只知道王维林,因为他一个人站大街中央 挡坦克。一长串坦克,突突突冒着烟,像不断放屁的巨型甲壳虫,左绕右绕,硬是被这个人给挡下。你是钢铁我是血肉,压过来呀,王八蛋!这个镜头进入了历史, 因为凑巧被外国记者摄到。据说美国老布什总统看了实况转播,也忍不住流泪了。可是那一夜,中国有无数个王维林,没有被镜头记录下来。’”

坦克人王维林不是学生领袖,不是知识精英,此前没引起任何注意,他留下那个短暂画面,成为一个不可磨灭的历史象征之后,就被人胁裹而去。因为六四流亡海外 的中国人超过十万,香港社会发起营救政府通缉犯的“黄雀行动”持续了数年,王维林都不在名单上。经《子弹鸦片》中若干个被判重刑的六四暴徒证实,监狱内也 从未听说过有王维林。

我的父亲在2002年秋天去世,最后一瞬,他说不出话来,可眼睛牢牢盯住他的政治犯小儿子。警察曾在他的眼皮下搜查我、带走我许多次,他死也不放心。也许他死也要重复“共产党是不好惹的”——王维林的人间蒸发就再一次证明。

二十五年眨眼过去,我们都有些老了,图片中的王维林还那样年轻。远远望去,那白衬衣如夏日的百合花,纯洁无瑕。坦克在百合花前怯步,构成穿越历史的诗意。 而在可歌可泣的诗意的另一面,近三千个生命被剥夺,被淡忘。在《子弹鸦片》里,我再次整理了丁子霖教授和天安门母亲群体数年蒐集的《死亡名单》,其中有九 岁的吕鹏,仅仅因为深夜被枪声吵醒,悄悄溜出门,就被流弹击毙;有二十二岁的夏之蕾,一位来自南方的大学女生,六四凌晨四点多,她随学生长队从天安门广场 撤退,走到东单时,枪声大作,她踉跄倒地说:“快点!快点!找个地方歇歇。我好像是中弹了。”接着,从她紧捂着胸膛的指缝中,热血一股股涌出。几位女同学 脱下她的衬衣,发现左乳下中了一枪。血一直在涌。当时一片混乱,昏暗之中,戒严部队正从四面八方合围过来。大伙儿别无它途,只得抬起昏迷的如花的她,向前 走着,走着。几分钟后,回光返照,她突然从昏迷中醒转来,冲着悲戚的大伙儿,开了最后一个玩笑:“同学们!我的花季结束了。夏之蕾本来就是夏天的花蕾,凋 谢得快嘛。”

二十五年了,枪声远了,血也枯了,全世界还在追忆六四,就如一个人不断抬头望天上的星星,有疲倦,有忘却,甚至有怀疑,但这逐渐成为人类的记忆财富,因为 1989是世界历史分界线,共产阵营瓦解以中国人的流血开始,在西方各种文史档案里,有关六四屠杀的证据累积如山。谁会料到,今年五月的中国首都,竟然爆 出因追忆“六四”而集体入狱的大案——在电影学院教授郝建家中,在十几位知识精英举办“研讨会”之后,全部被警察抓捕。其中五人,因“罪行严重”被羁押至 今,他们是维权律师浦志强、社会学家徐友渔、前政治犯胡石根、八零后网络作家刘荻,及也是六四死难者家属的郝建。

此案在国内外激起新闻狂澜。在家中追忆六四,跟写反动日记差不多性质,如果这也犯了“寻衅滋事罪”,那就退回到“思想犯罪”的毛时代了。这几天在波兰接受 采访时,因感觉离奇荒谬,我就讲了发生在毛时代的一则故事:“有一对夫妻做爱,丈夫为了延长快感,就一边抽送一边高呼‘毛主席万岁’,他高呼几百遍,的确 延缓了射精,却不料隔墙有耳。革命邻居们立马举报,火速招来警察,两口子也被破门而入的警察当场拿获,随之痛殴,随之判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劳改四 年。”

翻译和记者都忍不住笑,跟着又感觉对不住六四死难者和新近入狱者。记者说:“廖先生,您这是谣言吧?”我说:“在家中追忆历史叫‘寻衅滋事’,这听起来才 像谣言。”记者说:“那么,请问,中国是进步了还是倒退了?”我说:“没进步也没倒退,而是轰隆一声腾飞了。”记者说:“我理解。可坦克人王维林和你的 《子弹鸦片》都不会轰隆一声飞走的。”

2014年5月24日于华沙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32期 2014年5月30日—6月12日)轉載請註明
回复 | 0
共有13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