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嘎拉哈的博客
  There are known unknowns. There are also unknown unknowns. - Donald Rumsfeld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返回首页>> 帮助 退出
我的名片
嘎拉哈
来自: 美国
注册日期: 2010-10-14
访问总量: 700,829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简评川普国情咨文
· 面对信释的瞎忽悠,还望网管五思
· 幸灾乐祸实为过,倒打一耙更猥琐
· 反共义和团与反共红灯照的比较研
· 言论自由的“柯立芝效应”
· 猴子谈“文明,”越谈越像猴儿
· 举报刘卡尔(liucarl)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侃政治-12】
 · 简评川普国情咨文
 · 面对信释的瞎忽悠,还望网管五思
【侃政治-11】
 · 幸灾乐祸实为过,倒打一耙更猥琐
 · 反共义和团与反共红灯照的比较研究
 · 言论自由的“柯立芝效应”
 · 猴子谈“文明,”越谈越像猴儿
 · 美国基督教与穆斯林到底谁更激进?
 · 给丝丝的最后一个评论
 · 万维网越来越像个鬼网了
 · 自由过量也中毒:评主权公民运动
【侃政治-10】
 · 祝贺特鲁多连任
 · 祖国与国家没有区别
 · 民主自由:反共老海黄的伟哥和伟姐
 · “某籍华人”和“华裔某国人”
 · 东风劲,战鼓催,反共老海黄爱拉黑
 · 二百万奴才仍然是奴才
 · 民主不是普世价值
 · 假如中国人每人都有一只抢
 · 解决香港骚乱问题要比六四容易十倍
 · 中国近代史的新视角:《中国幻景》
【侃政治-9】
 · 三峡工程的真理:反共与愚蠢成正比
 · 反共老海黄比中共更加专制
 · 赞川普总统的板门店历史跨越
 · 俺又惹恼了一位反共老海黄
 · 回归前港人连民主猪长啥样都不知道
 · 换个视角看技术换市场
 · 反共老海黄比义和团还义和团
 · 六四三部曲:反共,反华,反人类
 · 刘欣,俺心目中的女王成
 · 关于“强迫技术换市场“的一次辩论
【科学哲学】
 · 从“太空镜”的物理学原理说起
 · 深度学习是否意味着AI真的会思考?
 · 对恩格斯“劳动创造人“学说的质疑
 · 从拉姆斯菲尔德到哥德尔
 · 从霍金的科学宿命论说起
 · 从人工智能到自由意志
【侃哲淆-2】
 · 嫉妒和晒的道德定位和相互关系
 · 批判和怀疑才是民主的精髓(1)
【侃科淆】
 · 跟芨芨草探讨星系是如何“转”起来
 · 为什么中国民主很可能会死翘翘?
 · 关于定理(theorem)的定义
 · 跟着紫鸟侃科学:超弦和科学实证主
 · 从王亚平空中授课到广义相对论
【侃政治-8】
 · 还是九爷好啊!
 · BC高等法院前的碰瓷闹剧
 · 从民主无厘头到文明冲突的逻辑
 · 逢十大日,拉黑删贴仍然寒风习习
 · 为什么说中国的崛起是一个定数?
 · 什么才是正确的历史求真精神?
 · 新西兰杀手是黄川粉的好战友
 · 说说海外的“民主毛”水军
 · 麦家廉的诚实和吉娃娃的不自信
【侃政治-7】
 · 我从精诚反共到民主汪精卫的转变
 · 跟反共老海黄的对话
 · 不怕白川粉闹,就怕黄川粉谈基督教
 · 雷锋精神就是贵族精神
 · 关于贵族,信用,契约的hit&mi
 · 《莫斯科-北京》,暨纪念毛泽东诞
 · 再好的家法仍然是家法
 · 华人的一条真理:老而不死是为贼
 · 为什么黄川粉都跟穷人过不去?
 · 吃货族又惹祸了,这次是贿选(特短
【搞笑】
 · 王老虎俺又想抢亲了,远方还愣着干
 · 黄求恩一出场,白求恩只能钻地缝
 · 巴菲特“万维驻文学城东印度公司”
 · 小山羊主动出击大灰狼的故事
 · 东厂签字仪式
 · 没有大猪圈,哪会有大猪?(短)
 · 乐死别怪俺,兔子怒斥西方群哲
 · 视频解读AV影星和普通人的区别(非
 · 习老爷的姨太们关于金正恩的对话
 · 尿炕精(兔子)思考题答案(搞笑版
【侃政治-6】
 · 卡瓦诺是三权分立体制的受害者
 · 抗议潘妙飞拒修古宅很荒唐
 · 民主的龙种何以收获了暴民跳骚
 · 反共啦啦队何以自以为是运动员?
 · 北韩官方报导《川金会》观后感(短
 · 关于海外民主运动的政治伦理问题
 · 给反修宪的人们泼点儿冷水(1)
 · 先十问自己然后再十问习近平
 · 狭隘民族主义的误区
【侃政治-5】
 · 华裔老爷爷老奶奶又跟小孩杠上了?
 · 自由至上主义乃自由的便溺者(短)
 · 光头党,郭邪教,流氓分级
 · 不自由毋宁死 vs 不让作就打滚
 · 中国文化的歧视特征
 · “感恩贼”横空出世
 · 政治正确,平权法案,言论自由(1)
 · 假如中国赢了南海仲裁
 · 正义对贪婪的审判――评南海仲裁
 · 五四运动和“义和团意识”
【侃政治-3】
 · 关于专制体制语境下的政权合法性
 · 批判和怀疑才是民主的精髓(2)
 · 批判和怀疑才是民主的精髓(1)
 · 大阅兵秀出了民族的野蛮和阴盛阳衰
 · 对人民的态度,伪精英比毛左黑多了
 · 革命暴民和改良暴知:评电影<天
 · 从中美博弈看两国国际政治的战略缺
 · 大阅兵 vs 大遛狗
【胡乱侃】
 · 献给我的小浣熊
 · 补刀队队长送何岸权兄一程
 · 改良派批中共 vs 小三反腐
 · 基督徒应当如何“尊重权柄”
 · 怀念跟寡言博争吵的日子
 · 从李阳打老婆看爱国贼的嘴脸(短)
 · 俺在卫星图片上找到的,是飞机残骸
 · 向寡言博道歉,兼谈博客写作
 · 印度外交官探肛初检报告
 · 道德观的扭曲:评叶友文《华人投票
【胡乱侃-2】
 · 中纪委,似狼嚎,俺迈步出监
 · 中国人办网站,您就将就点儿吧
 · 中华少宽容,道歉需谨慎
 · 两万老苹果齐跳小苹果,场面震撼
 · 兔子真的回国了?
 · 俺也给老何头儿补上一刀
 · 中国正式进入“搞”时代
 · 关于网络争论的“日内瓦公约”
【侃政治】
 · 就法国枪击事件给五毛点个赞
 · 谁是这次踩踏事件的真凶?
 · 传统文化无需刻意弘扬
 · 为社科院院长王伟光说句公道话
 · 浅析华人网争的根源
 · 建议习总拿下汉办主任这个妖妇
 · 以暴力革命为例对比中西方思想之差
 · 暴力革命是中国政局的唯一走向
 · 评阿牛的山寨新现实主义
 · 浅论俄罗斯的民族习性
【搞笑-2】
 · 大合唱《保卫万维》
 · 老歌新唱《我的非洲心》
 · 首届“政奥会”部分尿样检测结果
 · W-ISIS vs C-ISIS (搞笑)
【侃政治-2】
 · 我来给亚投行浇泡尿
 · 改良派热捧李光耀的深层原因
 · 从今年两会看政治人妖们的与时俱进
 · 闻章立凡大师入驻万维,喜不自胜
 · 春晚,十三亿病患共吸鸦片的晚上
 · 说说习近平的山寨道具-敞篷越野阅兵
 · 浅谈《欧洲文革》和社会达尔文主义
 · 中华各界恢复帝制劝进书
【环境伦理】
 · 给寡人兄和特有理兄的一个提议
 · 献给我的小浣熊
 · 公民社会 vs 屌民社会
【侃政治-4】
 · 郭爆料对中国政治的影响有多大?
 · 山寨启蒙和传统文化哪个危害更大?
 · 盎格鲁人太任性(1)
 · 从哈耶克思想到川普现象
 · 海外爱国贼的逻辑不如鸟
 · 重贴被德孤删除的一个评论
 · 马克思制造的“时空扭曲”
 · “闹闹派”的N大误区
 · 华裔和白裔谁更种族歧视?
 · 台湾的出路在于推动两岸民主共识
【视频推荐】
【文化进化】
 · 当瑞典的死规矩遭遇中国的活人性
 · 奉劝溪谷闲人停止自我顶贴行为
 · 井蛙进化史(迷你版)
【中国传统文化批判】
 · 中国人为什么这么无耻(超短)?
 · 国人反对教师欠薪的理由值得商榷
 · 病句与发错音哪个错误更严重?(特
 · 从道德天然论看儒道与康德的区别
 · 中国体育粉丝的一大特色:粉教练
【左毛学】
 · 五毛爱普京的心理学分析
 · 老百姓不是SB的避难所(短评)
 · 为NBA的决定叫声好!
 · 给穆尔西算一掛:“中东与中共犯克
【歌。影。视】
 · 李克勤《红日》等几首粤语歌曲
 · 草原上的红卫兵见到了毛主席
 · 万泉河水,百听不厌
 · 我喜欢的几首老歌
 · 不纪念一下毛主席俺脚得心里空得慌
 · 遇到这样的敌军,您干脆打死俺算了
 · 意识形态可论,但音乐无罪,艺术无
【侃哲淆】
 · 从范例自吹自擂看兔子对哲学的无知
 · 中国没有辩证法,有的只是诡辩术
 · 中国传统认识论批判
 · 哲学同真理的关系以及辩证法的本质
 · 跟喜欢“装哲学它妈”的兔子侃侃大
 · 跟兔老师讨论分析哲学,兼向网友问
 · 从道德角度看陈光标慈善的山寨特性
 · 兔子围起布帘子糟蹋休谟,叔不能忍
【其他】
 · 举报刘卡尔(liucarl)
 · 关于我个人对网络骂人的举报底线
存档目录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网络日志正文
中国没有辩证法,有的只是诡辩术 2015-01-23 05:31:43

注:此文为中国传统认识论批判的第二部分:中国特色的辩证法和神秘主义诡辩术)

中国传统哲学中缺少理性辩思精神,这是一个事实。然而,俺发现,所有今天为中国国学涂脂抹粉的人,也都是在使用诡辩术。一方面,他们永远也举不出一个具体的例证,来说明老祖宗是如何进行'理性辩思'的。另一方面,他们最常讲的一句话,就是“您不懂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就没有资格批评它。”这是典型的神秘主义诡辩术。

西方哲学的辩证法,大体上经历了从最早的苏柏亚的朴素辩证法,到最后黑格尔的变戏法两个大的阶段。朴素辩证法当中的最有用的部分,最终被科学实证主义承传和保留了下来。而黑格尔的辩证法,一方面正在被当代西方哲学作为形而上学垃圾而抛弃。另一方面,又被马克思给嫁接上了一顶'真理'的帽子,送给了中国人。可悲的中国人,从过去的无辩思能力泥坑,又跳入了另一个以‘混淆形而上学和真理之间的关系’为标志的伪科学陷阱。

早在2500年前,古希腊人就发明了辩证法。在《苏格拉底对话录》一书中,柏拉图列出了三十多个对话的例子,来阐明辩证法思想到底是什么。苏格拉底的辩证法,也叫苏氏方法,或者叫“反诘法(elenctic method)”。简单地说就是在辩论中,质问的一方通过一系列提问,同时找出辩解方的茅和盾。在苏格拉底时代,古希腊流行着一个叫做诡辩师(Sophists) 的职业。诡辩师属于教师职业的一种,他们所教授的内容,有点像今天的讲演术,即在辩论和宣传自己的观点时,如何巧妙地使用华丽的词藻(rhetoric)和咬文嚼字的技巧,用以吸引听众的眼球。

苏氏辩证法, 同诡辩术是完全对立的。按照柏拉图的说法,辩证法同诡辩术的根本区别,在于前者使用理性思辩(rational reasoning)的方法,取代后者的感性判断 emotional judgment)。前者以寻求观点的真实性(truth)准则,取代后者的口才质量(Arete)准则。诡辩术对口才质量的评价标准,就是看演讲者的嘴皮子功夫, 即演讲术(oratory)。

苏氏反诘法经常被当今的法庭所采用。例如,辩护律师会经常会向对方证人提出一系列质问。目的其实就是企图将证人逼到墙角,逼着他不自觉地开始使用自己的主观感性知识。比如说出“我认为他就是有罪的”这样的话。一旦证人说出类似的话,那么他的全部证词一般就不会被采纳。因为这违反了无罪推定原则。

由于苏氏辩证法是以客观真实(真理)为准则。因此,古希腊辩证法,从一开始就具有强烈的科学实证主义味道。按照这一标准,一切基于主观的和感性的'辩思',都不属于辩证法的范畴,而是属于诡辩术。再具体些,辩证法辩思,是一种理性辩思,它强调的是“事实是什么,就是什么,一是一,二是二。“ 而基于诡辩术的感性'辩思'所强调的,却是”俺希望是什么,它就应该是什么。“ 如有必要,别说一分为二,就是一分为八都行。

诡辩术同真理之间不存在必然的联系。按照柏拉图的这个标准来看,中国传统哲学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辩证法,最多属于诡辩术的水平。这一点其实也是很容易理解的。中国没有科学,和中国没有理性辩思,两者之间很可能是互为因果的关系。反之亦然,西方的哲学和科学一直都是并行发展,互为补充的。老子也好,庄子,朱熹也罢,即便是可以在他们的著作中发现一些辩思的蛛丝马迹,也很难说不是基于主观感情的。另外,中国传统哲学的非理性特征,也是由它的唯心主义本质所决定了的。有人可能要举中医和易经的“辩证”例子来反驳俺了。俺希望您在想清楚这个问题之前,还是不要急着出来丢人现眼为佳。

中共的宣传充满了诡辩的华丽辞藻。如果按照古希腊辩证法的标准,那么‘正能量’一词,就属于典型的诡辩术。例如,上海发生了踩踏事件,所谓‘正能量’的宣传方式,就是按照”俺希望它没发生,所以它就没发生”的诡辩逻辑,来掩盖事实真相的。

(声明:在一个星期之内,谢绝《中哲会》转发。其余网友随便)
浏览(4846) (10) 评论(105)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俺是凡平 留言时间:2015-01-30 01:41:58
Marsfield兄,

很开心我们在抗拒双重标准上没有分歧。同时也非常欣赏像“嘎博一样,澄清一下,然后move on”。问题是老何不愿意move on,当然你可以用“文明的行为阐述他的观点”的标准替他所有的言行辩解。这是俺当时忍不住插嘴的起因,因为“文明的行为阐述他的观点”这个标准在俺的眼里根本就不靠铺。

俺也曾经在博文中阐明过俺对人品的看法。虽然俺很少公开写出来质疑某人的人品,但是俺的心里是有判断的。而判断的标准,“诚实度”这个标准是排在首位的。

说句心里话,俺对远方牌人品最厌恶的不是他攻击俺的人品这个行为,俺最厌恶的,是他的手总是指着别人指手画脚,他总是对的,都是别人有这个问题、那个问题,比如现在他又发明了别人是“需要validation”的问题。可是很可笑的是,他怎么证明他自己不需要validation?

所以,俺厌恶远方牌人品,本质上就是厌恶他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双重标准。这次对老何的厌恶、包括对你Marsfield用“文明的行为阐述他的观点”这个标准替老何辩解不满,都出于同一个逻辑。所以,俺说过一句话,像马黑、汉卿、、、不少网友可以批评攻击俺凡平的人品,但是绝对轮不到远方牌人品、何岸权、、、

俺非常赞成嘎兄的对言论不设“自定的日内瓦公约”的观点,那些《网络道德何八点》之类根本没有太大的实际意义,根本原因就在于中国人最缺乏的就是公平正义的理念,“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鸟人比比皆是。所以嘎兄的“西方民主社会的文明标准,对于咱们华人来说,是一种高消费,咱们中国人目前还有些消费不起”非常精辟。

那么在这种环境下,俺凡平在这个网上对自己的言行只有一个标准,那就是尽量避免“只许俺凡平放火,不许其他人点灯”。谁喜欢放别人的火,俺凡平就以其人之道放其人之火。俺凡平的这个“自定的日内瓦公约”,俺以为比《网络道德何八点》有实际意义多了。而且俺自信,俺执行“谁喜欢放别人的火,俺凡平就以其人之道放其人之火”,极少犯双重标准的错误。

好了,真的是最后一贴了,俺有屁全放完了,move on了,呵呵。再谢Marsfield兄你的意见和讨论,拜个早年,咱们兄弟来年继续掐,呵呵呵。

祝好!
回复 | 0
作者:Marsfield 留言时间:2015-01-29 14:44:49
【看来是你对嘎兄用人品公鸡了老何很不满,不是老何自己哦,呵呵。】
凡平,我只是就事论事。其实我的潜意识是一直在抗拒双重标准的。我的n重标准的说法只是指出现实状态而已。我同你一样,并不认可。既然我们要推崇和实践普世价值,就应该以身作则,如果确实偏离了这个标准,如嘎博一样,澄清一下,然后move on。不知你以为然否?
回复 | 0
作者:俺是凡平 留言时间:2015-01-29 06:59:24
Marsfield兄好!

看来是你对嘎兄用人品公鸡了老何很不满,不是老何自己哦,呵呵。

那就再说两句。这里有两件不同的事情要分开说。

1)第一件,咱们真右坚持咱们的理念和价值观,反对“双重标准”,但是就像嘎兄所言,咱们也不是圣人,也有犯错的时候,但是真右不应该把“双重标准”作为辩论和辩解甚至反而觉得自己有理的逻辑基础。

所以俺凡平申明在先,如果俺犯了“双重标准”,那俺凡平一定认错反省,但绝非有意狡辩。

2)第二件,在上面这个原则下,我们来比较嘎兄和远方这两个case。

远方用人品攻击咱们的时候,他对人品的理解就是“文明的行为阐述他的观点”的level。而嘎兄对人品的理解应该是“诚实度”的level。

咱们先不说两人在“论据的可靠性,论证的逻辑性”的level上相差甚远,就算假设他们在“论据的可靠性,论证的逻辑性”的level相当,那么问题又回到了原点:

“文明的行为阐述他的观点”他远方自己就无法做到,而嘎兄的“诚实度”,你觉得他自己做得如何?再从人品的判断来看,你觉得是以“诚实度”作为标准来判断更靠铺,还是以“文明的行为阐述他的观点”作为标准来判断更靠铺?

一个是“文明的行为阐述他的观点”的人品标准,一个是“诚实度”的人品标准,和“双重标准”有什么联系?

再重复一遍,“双重”的含义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是同一个标准,对人对己不同。不是双个标准、n个标准。

所以,俺还是没有看出来,俺在看两个不同的标准时,是如何犯了“双重标准”的?
回复 | 0
作者:Marsfield 留言时间:2015-01-29 03:13:13
凡平,真诚的感谢你的耐心。我的理论水平不够,或者如你所说,把意思给搞拧了。那我就说一个简单实在的。当初远方打人品牌的时候,咱们右派是很不以为然的。远方被我们痛煸一阵子。现在嘎博打人品牌*,你说【俺凡平看的是嘎兄的话里论据的可靠性,论证的逻辑性,而不是他的“文明的语言”。】你告诉我这是不是你说的“双重标准”?

*注:嘎博已经澄清如下:
【俺说俺对老何他们仨的人品不敢恭维这句话,确实是属于“饥不择词”,准确地说,应当是俺对他们仨的文章的“诚实度”不敢恭维。 - See more at: http://blog.creaders.net/brucelee/user_blog_diary.php?did=205003#sthash.b8algLP2.dpuf】
回复 | 0
作者:俺是凡平 留言时间:2015-01-29 01:12:52
再补充一句俺的论证逻辑:

“不问动机”也好,“文明的行为阐述他的观点”也好,你把这些标准做为衡量言行的标准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这些标准不能只对别人,不对自己。这就是我说的“双重标准”的含义。

----> 可是“不问动机”、“文明的行为阐述他的观点”这些标准要做到对所有人一视同仁的“一重标准”很困难,所以这些“自定的日内瓦公约”意义不大,作为辩解辩论的逻辑基础那是无法自洽的。
回复 | 0
作者:俺是凡平 留言时间:2015-01-29 00:52:51
谢Marsfield兄的祝愿,

但是动身之前再上最后一贴吧,因为俺觉得咱们在这里讨论的,是原则和是非的问题,很重要。

可能是俺的表达不清楚,俺发现问题出在咱们对“双重标准”的理解有偏差。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就是一个典型的“双重标准”例子。也就是说,同一个标准,不能只对别人,不对自己,这才是大家一般理解的“双重”含义。这里的“双重”不是指从一个标准变成两个标准、n个标准。

“不问动机”也好,“文明的行为阐述他的观点”也好,你把这些标准做为衡量言行的标准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这些标准不能只对别人,不对自己。这就是我说的“双重标准”的含义。

再深入下去,就是我说的,“双重标准”是不符合现代文明的理念和价值观的,尤其是和公平理念完全相背。中共就是执行“双重标准”的最好例子,中共定的标准,从来都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

至于你把俺说的现代文明的理念和价值观说成是绝对的标准,那是你把“理念和价值观”、“标准”这些概念混淆了。举个例子,“宪法”就是基于现代文明的理念和价值观的结果。如果你把“宪法”说成绝对的标准,俺并不反对,你能反对吗?

从头至尾,俺要说明的其实就一件事、一个逻辑:“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是双重标准,是违背咱们“真右”的理念和价值观的。

好了,俺觉得俺把该解释的都解释清楚了,但是水平有限,连Marsfield这样的“真右”都无法理解俺的意思,是俺水平有限的错,俺很惭愧。

嘎兄有空还是开导一下吧,因为这是一个重要的原则和是非的问题。

再聊,祝好!
回复 | 0
作者:Marsfield 留言时间:2015-01-28 16:56:40
凡平,我远的不说,就说近的。就我的理解,你和嘎博的观点应该是基本上一致的吧?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在德孤和疯子梦客的观点上你们的看法经常不一致?即便在真右的范围里,按照你的绝对的标准,这种分歧也是不应该有的吧?这也应了嘎博的“自定日内瓦公约”的说法。你对我说的n重标准感到吃惊倒是让我感到非常吃惊。

我感觉在这个话题上我们很难会达成共识。我建议像上次一样:let's agree to disagree.

祝旅途愉快。
回复 | 0
作者:俺是凡平 留言时间:2015-01-28 14:45:55
呵呵,期待嘎兄好文!

你提起了“不问动机”,俺就不禁笑了,因为本来想发一文驳斥他的扯蛋,这是俺要列举的一个例子。后来看到他那篇不三不四的道歉文后,俺和寡人兄是不谋而合,觉得不值,懒得回了。要说“问动机”,他写得很好的那篇“自干五教义”,那可是“问自干五动机”的精典之作啊,嘿嘿。

而这里Marsfield兄居然说出“理念的不同会导致远不止双重标准,有n重标准。这也是左右之争永远不会结束的原因。”这样的话,真是令俺吃惊!理念不同、语境不同难道能导致只许“真右”州官放火“问自干五动机”、不许“伪右”“爱国贼”百姓点灯“问真右动机”的双重标准?!

要知道,所谓的“真右、伪右”,既不是以“谁反共政治正确、坚决”这个标准来定,也不是以“文明的行为阐述他的观点”这个标准来定的,当然也不是各种各样自定的“日内瓦公约”来定的。

在俺凡平的字典里,俺凡平反共,是且只是基于价值观和理念的一种自然反应。现代文明的理念里只有普世价值一个标准,那就是自由民主、法治人权、公平正义。法律法治人权面前,难道还能根据理念不同语境不同来定n重标准?

好了,说多了,Marsfield兄见谅,虽然完全不同意,但俺也谢谢你的意见和看法。

再祝这里的朋友们一切都好,给你们提前拜个新年,祝各位新春吉祥如意,新年快乐健康!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5-01-28 10:15:28
凡平兄和马兄是俺的两个好兄弟。看你们哥俩争论,俺别提有多高兴了。这就对了!

俺正在准备一篇,总结一下俺对网争的立场。大体上说,在俺的眼里,不存在网友意义上的‘敌人’,只有观点意义上的‘敌人’。这里的一个困难在于,政治问题,是一个原则问题。一旦涉及政治话题,那么“观点攻击”和“人身攻击”根本就不可能分得开。在这个问题上,俺自己也做不到永远不犯糊涂。

比如,俺说俺对老何他们仨的人品不敢恭维这句话,确实是属于“饥不择词”,准确地说,应当是俺对他们仨的文章的“诚实度”不敢恭维。自打认识老俞那天起,俺对他的很多学术观点其实都是不认同的。另外俺也不喜欢老俞动不动就急鼻子酸脸的性格。俺喜欢他的一点,就是直来直去。俺这人就这个驴脾气,您只要让俺看懂了,俺就没了气。比如,俺很少跟华山,西岸这些人发脾气。无论他们的观点看上去有多么荒唐,他们却是表里如一的。

最后一点,俺对一些网友根据自己的处境,量体裁衣地提出各种各样的“日内瓦公约”的做法是很不感冒的。这相当于参战一方的士兵自己制定的“日内瓦公约”,很荒唐。比如,老何的“不问动机”说,“百花齐放”说,都是扯犊子。按照这样的逻辑,连胡锡进的动机也是不可以猜测的。先说这些,否则全说光了,俺就没得写了。
回复 | 0
作者:俺是凡平 留言时间:2015-01-28 09:11:53
Marsfield兄,

你再仔细看一下他那篇不三不四的道歉文,原话是“对嘎拉哈博的指责,是因为他多次骂我”,好像不是你说的“老何不满的是嘎博提到人品的问题上”。

就算“老何并没有反对别人质疑他的观点。老何不满的是嘎博提到人品的问题上”,你是怎么推出俺的逻辑不靠铺的?俺上面在谈的逻辑是什么?
回复 | 0
作者:Marsfield 留言时间:2015-01-28 08:58:10
凡平,你说的上面的逻辑并不靠谱。从我跟踪的情况看,老何并没有反对别人质疑他的观点。老何不满的是嘎博提到人品的问题上。以嘎博之才,用得着用人品这种不靠谱的指标来批驳老何的观点吗?你大概还没有忘记远方牌人品的效应吧?理念的不同会导致远不止双重标准,有n重标准。这也是左右之争永远不会结束的原因。
回复 | 0
作者:俺是凡平 留言时间:2015-01-28 08:54:34
我当然不认为死马是阐述他的观点,他就是一个搅屎的心理有问题的脑残而已,而这反过来正好说明了所谓“文明的行为阐述他的观点”这个标准的不可靠性。尤其在西岸身上这个标准更不可靠,虽然咱们可以不同意他的观点,但是不能一概否认他不是在“文明的行为阐述他的观点”。

所以你因为何岸权“文明的行为阐述他的观点”就不能受到质疑的这个逻辑是不靠铺的,是双重标准。

总之,这个逻辑、这个公平的理念,以后咱们再聊。

祝好!
回复 | 0
作者:联合社区 留言时间:2015-01-28 08:43:39
道德经不是诡辩术。是你不懂。特别是全盘西化(高学历)知识分子害怕政治斗争不懂。没有天教。
回复 | 0
作者:俺是凡平 留言时间:2015-01-28 08:41:59
说得再透一点,“文明的行为阐述他的观点”到了何岸权那里,就成了不能质疑他的理由,那么到了死马、西岸那里就可以质疑了?逻辑上是讲不通的。所以对“文明的行为阐述他的观点”俺一向不感冒,因为没有公平性,因为你很难做到一视同仁。

这也是何岸权用“文明的行为”攻击嘎兄让俺特别反感的一个原因。
回复 | 0
作者:Marsfield 留言时间:2015-01-28 08:30:56
凡平,谢谢你及时跟帖。

你要认为死马骂我是阐述他的观点的话,我就无话可说了。

你要是不认同我的语境之说,把我举西岸的例子作为反驳我的证据,我也无话可说了。

祝你旅途愉快。回来再接着掐架。
回复 | 0
作者:俺是凡平 留言时间:2015-01-28 08:21:15
如果“文明的行为阐述他的观点”这个标准还分左派右派,分别对待,那就不能怪别人说咱们是双重标准了。
回复 | 0
作者:俺是凡平 留言时间:2015-01-28 08:17:21
Marsfield好!

今天还有点时间,把话说透吧。

我举死马的例子是恰当的,就和你举西岸的例子一样。你用“文明的行为阐述他的观点”为何岸权辩解,那么俺只要一个反例,就推翻你的论据了,当然,你还加了西岸的例子,呵呵。

实际上一个例子就够了,说明你前面那个评论的主要逻辑基础“文明的行为阐述他的观点”是不成立的。

祝好!
回复 | 0
作者:Marsfield 留言时间:2015-01-28 07:54:24
谢凡平回复。

知道你忙,还是要写几句,哪天你回来转悠能看到。

首先,你举死马的例子非常不当。撇开政治立场不同不说,就他这次在上面的留言,就是不带脏字地骂我。【“难得地”注重事实】。凡平你说,这样污蔑我能不让我反感吗?

其次,我的语境应该很清楚是在我认为的右派范围内。这也是我所说的不要“内耗”的意思。我同意你说的“文明的理念”一说。万维第一左西岸永远都是用文明的行为胡说八道,不骂人。我相信任何右派遇到他都会想扇他耳光。这是因为理念的不同。
回复 | 0
作者:俺是凡平 留言时间:2015-01-28 05:37:42
Marsfield兄好!

看到你的评论,忍不住插句嘴,望见谅。

非常赞成你说的“在这茫茫人海之中,每个人都是独特的”,每个人对事物的看法和感受也是独特的,这实际上不应该成为一个问题。

问题在于,是每个人看问题的标准的顺序。你把“文明的行为阐述他的观点”作为比较优先的标准,而俺凡平不是,俺凡平对“扯什么蛋”之类的语言不很敏感,也不认为是什么辱骂,不会认为这和“文明的行为”有多大的关系。所以俺对有人以“文明的行为”为标准攻击嘎兄的嬉笑怒骂、诙谐的语言特别反感。“文明的行为”的基础是“文明的理念”,不是“扯什么蛋”。

再举个例子加以说明,Marsfield兄对上面的死马很反感,可是你还不得不说,他大多数情况下是用“文明的行为阐述他的观点”。可是他的问题在于,他的观点就是搅屎泼粪,从来都是别人的错,从来就是“希望是什么,就应该是什么””这个二逼逻辑,所以俺的判断就是死马的心智有严重问题。俺的这一判断按照何岸权的逻辑,俺凡平就犯了是非上的大错了,这不是扯JB蛋嘛。

所以问题的关键在于人的理解能力,不能太自私和极端,用句五毛们的常用语,就是不能太双重标准。这也是俺凡平一直强调的,指责别人之前,首先应该想想自己做的如何。这就是俺凡平看问题的角度。

对嘎兄那句让何岸权跳得八丈高的话,俺凡平看的是嘎兄的话里论据的可靠性,论证的逻辑性,而不是他的“文明的语言”。

本来有几句话想再等等再说,并发一文说明。现在不等了,因为俺最近有事,明天开始要和朋友们告别一段时间了。

俺不接受何岸权不三不四的道歉。俺凡平要么不道歉,一旦道歉那就是真诚的,而且方式是,俺收回。。。俺改正。。。

看看他文明的三不四的道歉,俺都懒得再回复。也再次印证了俺对他的判断。

俺也很希望不应该有太多的互掐,内耗,可是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所谓的“文明的语言”,而在于一个人的胸襟和气度,胸襟和气度是互相宽容和自省的基础。

所以俺凡平不会把自己禁锢于所谓的“文明的语言”,尤其更不会对那些本来自己就无法完全做到“文明语言”的人在意所谓的“文明的语言”,俺凡平只遵循“文明的理念”这一标准,就是公平、自省。

匆匆写下,不当之处欢迎批评。

祝好。
回复 | 0
作者:Marsfield 留言时间:2015-01-28 04:08:41
谢嘎博回复。

如果老何的观点没什么问题的话,老何又是用文明的行为阐述他的观点,我想就不能因为不喜欢他而攻击他。因为这样有失公正。我个人认为老何的《习总日记》是一部非常出色的演义。老何把握共产党的上层领导的心理和角色定位非常到位。也因此,我估计老何被很多人误解了。就像以前在国内听说某著名演员(忘了具体名字)因为扮演一个坏人演的太成功,居然在大街上被群众痛揍。

至于老何是不是一门心思想从他的作品中赚钱,我认为这是他的自由,跟他的观点没有冲突。我倒是同意你的看法,那就是老何想从该作品中赚钱有难度。不是因为他的作品不好,而是喜欢这类作品的读者不多。这是题外话。

在这茫茫人海之中,每个人都是独特的。而人与人之间的交集也是错综复杂。比如我自己,特别欣赏你,老何等一大帮博主的文章。也非常喜欢凡平的文章。觉得和你们的观点一致。但是我和凡平在对德孤的观点的看法却截然不同。寡人虽然文章不多,他的评论却每每让我击节。可是在对俞先生的看法上却如此大相径庭。我对俞先生没有任何偏见。以前他受到五毛,爱国贼的攻击,还很替他愤愤不平。后来看他的文章多了,就觉得他的见解实在一般。反而是他的自以为是,以及从他的作品透露出来的孤傲,容不得任何人的批评的性格让我特别的反感。他有一篇文章讲述他的翻译作品不受洋人的待见,如何的不爽。然后他亮出了他的一些中译英的作品。像我这样半吊子英文的都觉得他的翻译都上不了台面。地地道道的chinglish 。这老兄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我觉得你和老何的同多于异。不应该有太多的互掐,内耗。

东拉西扯这些,希望你不介意我的不知天高地厚的胡言。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5-01-27 17:27:54
马兄:

【嘎博,你的文章的分量和杀伤力在于平和的说理和有趣的调侃。打打杀杀的粗活就让兄弟们出头吧!说老实话,可能我眼搓,还真没看出老何的观点有什么不对的地方。阿妞,疯子梦客,山哥等一帮伪右的文章倒是很一目了然的。】

----- 老何的观点可能确实没有问题,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对他的《习总日记》, 还死活就是喜欢不起来。有时还觉得挺恶心的。有好几次俺给想要给他提点儿意见,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帮助他提供高一点儿点击率。后来俺想明白了。这小子的全部目的,就是为了写小说赚钱。为了迎合所有方面,包括多维,他不得不故意把东西写的糊里糊涂,两面讨好。俺的问题是,俺来万维不是为了赚钱,凭什么要陪他玩?再说了,靠搅政治的混水赚钱,跟自干五有什么区别?最后,这样的小说,一定不会成功。他不懂,小说不等于胡说。尤其涉及政治话题。只能明确地站在一边。总之,我觉得老何要么是故意装蠢,要么是真蠢。
回复 | 0
作者:司马懿 留言时间:2015-01-26 17:07:55
近来凡平除了跳愤坑好像没有其它了。反复也就是这几句,这东西努力在证明自己不过是无赖泼皮!
回复 | 0
作者:俺是凡平 留言时间:2015-01-26 12:54:13
呵呵,司马搅屎先生,你和你的小甲鱼老兄真是一对活宝呀,呵呵。

“你希望俺凡平是什么,就应该是什么吧”,行了不,只要你的泼粪技术能超出“希望是什么,就应该是什么””这个二逼逻辑的,俺凡平就此退出万维吧,呵呵呵。
回复 | 0
作者:司马懿 留言时间:2015-01-26 10:06:56
凡平恐怕不是精神有疾病,或是心理扭曲到了颠倒的地步。这位没有观点事非,脏话连篇,自污就不说了,可把其所认定的“朋友们”也一起污染,侮辱而不自觉, 或不在乎,真是对共产党地最大贡献, 对现代文明的最大无知。被你尊敬无疑是不光彩的事!还是向何岸泉博好好学习一下吧!
回复 | 0
作者:俺是凡平 留言时间:2015-01-26 03:48:17
呵呵,按照你司马搅屎对俺凡平的最新发现,俺凡平这次又隐射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与司马搅性有关的事了,你个神经病白痴唉。
回复 | 0
作者:司马懿 留言时间:2015-01-25 23:09:01
Marsfield 不必激动失态,继续 no fear, no favor. 当然如果敌人支持你想反一反也可以。无论如何我不同意凡平的影射。
回复 | 0
作者:Marsfield 留言时间:2015-01-25 16:32:36
嘎博,你的文章的分量和杀伤力在于平和的说理和有趣的调侃。打打杀杀的粗活就让兄弟们出头吧!说老实话,可能我眼搓,还真没看出老何的观点有什么不对的地方。阿妞,疯子梦客,山哥等一帮伪右的文章倒是很一目了然的。
回复 | 0
作者:Marsfield 留言时间:2015-01-25 16:21:52
【作者:司马懿 留言时间:2015-01-25 09:35:38
很同意Marsfield以上的感受,难得地注重事实, 不分帮派!
- See more at: http://blog.creaders.net/brucelee/user_blog_diary.php?did=205003#sthash.LkUQ6odL.dpuf】

死马,别想在我这里捞到什么便宜。本人从来就是就事论事。no fear, no favour! 这次正好对了你的胃口,你就说我“难得地注重事实,不分帮派!”,简直就是对我莫大的侮辱!请离我远点。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5-01-25 14:05:14
马兄好!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5-01-25 02:57:57 扯淡扯到这个份儿上,我看有点儿过了吧。何岸权,阿牛,梦客。你们仨的人品俺不敢恭维。想骗过俺的眼睛,门儿都没有!跟德孤和老俞比,你们不行。俗话说,听话听声,锣鼓听音,俺不在意个别用词。老俞也许是选词不当,但是,只要看看他的文章内容,你就可以断定,他说的“中国人为什么选择了中共”,同胡锦涛说的“人们选了俺”和中共的“人民选择了共产党”,根本就不是一个东西!中共是故意给老百姓嘴里塞袜子。让人恶心。老俞有那个意思吗?我看你们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故意搅屎。来日方长,只要俺还在,咱们慢慢玩。俺有足够的耐心。扯什么鸡巴蛋!!!】

----- 这一段确实是俺说的,而且是在清醒的情况下。俺意识到,他们三个的东西里面,经常隐藏着自己的私货。这是俺很不感冒的。俺主张无论什么观点,有话明着说,有屁明着放。老何这次也有点太蝎里虎子,这让俺联想到以前他跟德孤那次,又是哭又是闹,又要抹脖子上吊,又要离开万维。这次路书也不多。

梦客的这篇也有私货,他是想要绝对地否定一切暴力。俺虽然不主张暴力,但是俺跟改良派的区别在于,将来如果再次发生类似天安门事件,俺不会站在学生和老百姓的对立面指责他们。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5-01-25 13:52:19
谢G兄跟俺交流!

【嘎博,Zeno 的問題數學家們以為已經解決了。但 Zeno 何償不知道答案是什麼?每个人都知道答案是什麼。所以他的問題其實不是个數學問題,而是一个哲學問題,牽涉到時間,空間究竟是什麼意思?時間,空間究竟可以分割到多小單位?這些最基本的概念光憑數學是沒有辦法解決的。物理學家也許可以宣稱解決了,但在我看來也只是以另一个神秘代替而以。當然,除了愛因斯坦那樣據哲學頭腦的天才,大多物理學家對於“神秘”的部分沒什麼興趣的。】

------ 有关“飞矢不动”的神兮兮,当属华人提及的最多,西方人基本上很少讨论此问题了。因为这是一个 solved problem。兔子以前就多次提及。但是俺发现,所有讨论“飞矢不动”的华人,基本都是出于一种对哲学的“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神秘主义心态。俺从来不反对之诺的思维模式,确实是哲学和科学的一大贡献。之诺对哲学的最大贡献,在于使用悖论来解决形而上学中的某些‘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难题。问题是,绝大多数形而上学思想,无法用悖论方法来解决。之诺对数学的贡献,在于发明了反证法,同时说明,基于主观想象的‘逻辑’之不可靠性和虚幻性。一切逻辑前提,包括数学逻辑前提,只要离开客观真理半步,就很容易出错。
回复 | 0
作者:俺是凡平 留言时间:2015-01-25 12:55:14
呵呵,司马搅屎,

你的臆病还是早日去医院检查为好,真为你的家人担心可惜唉,嘿嘿。
回复 | 0
作者:司马懿 留言时间:2015-01-25 11:52:32
再次为某些博主不知不觉得受辱而感可惜!
回复 | 0
作者:俺是凡平 留言时间:2015-01-25 11:17:56
呵呵,司马搅屎,难得你个球球,你这种心脑障碍要能分得清“屎”“实”之别,俺凡平倒着爬出万维,呵呵呵。
回复 | 0
作者:司马懿 留言时间:2015-01-25 09:35:38
很同意Marsfield以上的感受,难得地注重事实, 不分帮派!
回复 | 0
作者:Marsfield 留言时间:2015-01-25 03:52:55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5-01-25 02:57:57
扯淡扯到这个份儿上,我看有点儿过了吧。何岸权,阿牛,梦客。你们仨的人品俺不敢恭维。想骗过俺的眼睛,门儿都没有!跟德孤和老俞比,你们不行。

俗话说,听话听声,锣鼓听音,俺不在意个别用词。老俞也许是选词不当,但是,只要看看他的文章内容,你就可以断定,他说的“中国人为什么选择了中共”,同胡锦涛说的“人们选了俺”和中共的“人民选择了共产党”,根本就不是一个东西!中共是故意给老百姓嘴里塞袜子。让人恶心。老俞有那个意思吗?

我看你们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故意搅屎。来日方长,只要俺还在,咱们慢慢玩。俺有足够的耐心。扯什么鸡巴蛋!!!
- See more at: http://blog.creaders.net/zqingzhi/user_blog_diary.php?did=205190#sthash.A6WSJsCz.dpuf】

嘎博,以上的在疯子梦客的留言从口气,风格来看,不太像是你的留言,莫非有人冒名顶替?
回复 | 0
作者:gmuoruo 留言时间:2015-01-24 18:16:13
嘎博,Zeno 的問題數學家們以為已經解決了。但 Zeno 何償不知道答案是什麼?每个人都知道答案是什麼。所以他的問題其實不是个數學問題,而是一个哲學問題,牽涉到時間,空間究竟是什麼意思?時間,空間究竟可以分割到多小單位?這些最基本的概念光憑數學是沒有辦法解決的。物理學家也許可以宣稱解決了,但在我看來也只是以另一个神秘代替而以。當然,除了愛因斯坦那樣據哲學頭腦的天才,大多物理學家對於“神秘”的部分沒什麼興趣的。

Zeno 的方法也許算是辯證,但能得出那樣的結果也該算最高級的”詭辯術“了:明明知道他的結論錯了,卻連最聰明的人也不知哪裡錯了,所以也可把他當成最高明的“詭辯大師”。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5-01-24 18:04:19
谢太山!

【告诉作者点写作和思维常识,您所谁没有辩证法,惟有举例反驳. 您文章从头到伪除了编制些辩证发的起源, 诡辨术的的解释, 毫无触及到任何与作者标题有关的内容/ 简言之, 与骂街没有实质区别. 更无辩证法含量.作者, 您能举几个中国诡辩的例子来吗?注意, 如果作者所举出的例子在作者所标榜的, 在类似问题上仍然在诡辩, 那非但不能说明问题,相反只能暴露作者自己的虚伪两面性.】

----- 太山?这不是占俺的便宜吗?俺说中国哲学没有辩证法,属于整体否定。所以无需举证。您如果不服,可以对俺的说法证伪。只要一个例子,来说明中国哲学的某句话确实符合经典辩证法即可。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5-01-24 17:56:02
谢木头!

【作者好文,诸位大佬好评论,特别是芹泥的。都有思想深度,给人知识营养。包括西岸的,有点罗嗦,但很是认真。只有一个鱼粥,一向胡搅蛮缠。辩证法经马克思改造,已经脱离原意,到老毛手里,变成了“一分为二”四个字。连“合二而一”都不能说,是反动的。有人问:对“一分为二”能不能一分为二?对老毛能不能一分为二?说这话的都要打入十八层地狱。 】

----- 粥粥就是万维的一个小胡同串子。整天到处撩骚,打架,戳火。在俺这里,他这一套根本不灵。因为俺的皮比他还厚。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5-01-24 17:24:29
G兄:

【嘎博,芹泥對希臘”詭辯“的理解值得深思。Zeno 為代表 的“詭辯”對人類思維的影響是極巨大的,對現代數學,物理的發展刺激尤其深刻。刻客觀,他的問題至今都無圓滿解。相比之下,土共國的詭辯術則嚴重傷害了中國人的大腦,才會出現諸如十億屁民欣賞土共神劇領導抗日的可悲笑話。三流“詭辯”是指這个意思。】

---- 俺现在倾向于认为。之诺很可能是主观上故意这样搞的。原因是,他作为巴们尼德的忠实弟子,绞尽脑汁地证明老巴的“世界不变”和“世界是一”的观点,也是顺理成章的。另外,之诺的那几个悖论科学已有定论。属于伪悖论。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5-01-24 15:55:08
谢芹泥!

【又是一个很好的话题。不过我可不觉得它们和诡辩有关系。诡辩是古希腊哲人的一种逻辑技巧,是一种反谬思维,而这种思维和逻辑技巧以及导致的很多悖论最后都变成非常重要的数学和哲学思想基础。我曾写过一篇“古希腊诡辩术和芝诺”,“诡辩术,古希腊盛行的一种自我辩恰的谬论。古希腊时期由于自由民主的氛围使人们思想言论都有着充分开放的空间,所以,思索和辨论成了希腊人的嗜好,人们热衷于辩论,在辩论的过程中,出现了很多与现实世界明显相违的但自我逻辑却相当完备的谬论,这种谬论似乎很难反驳,因为它有着十分严密的逻辑,由于这种诡辩谬论者在自己的抽象世界里深层次的思考,不仅大大地开启了希腊的哲学思维空间,更是发展了辩证法。可以说,诡辩学者反向思维的示范和刺激,大大促进了哲学家的反谬思维,强化了哲学思路的严谨和精确,完善了古希腊的哲学体系,并给后人留下永不停息一探究竟的迷人问号。 ”,我真觉得中国辩证法和古希腊诡辩没有相通性。我觉得他们的思想是典型的东方神秘主义(玄学)。 至于49后的东东,顶多称得上庸俗化的“狡辩术”。】

------ 不知道您将之诺悖论同古希腊的诡辩师联系起来的说法,是出自何处。反正俺至今也没有找到这样的说法。俺这篇的依据是 Wikipedia 的 ”sophists“ 和 ”dialectic“。

<a href="http://en.wikipedia.org/wiki/Sophist">SOPHIST</a>

<a href="http://en.wikipedia.org/wiki/Dialectic">Dialectic</a>

按照俺的理解,好像没有人把之诺悖论说成是诡辩主义的功劳。相反,之诺被认为是“反证法”的鼻祖。而且苏格拉底的反诘法,也就是经典辩证法,正是受到之诺的方法的启发而来。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之诺的方法跟诡辩师的区别,正好就是辩证法同诡辩术的区别,即以寻求事实(真理)为目的,还是以博眼球(arête)为目的。

即便是在当代,悖论的提出也是非常重要的。悖论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伪悖论,像之诺悖论就是伪悖论。另一类属于真悖论。无论哪一种,都是非常重要的。因为都可以促进科学的发展。比如,哥德尔就是通过对撒谎悖论的思考,从而得出了颠覆整个世界的非完备定理的。

之诺悖论也是如此。其实俺在出国之前,就把之诺的‘飞矢不动’的猫腻彻底想明白了。按照现在的微积分和收敛数列的概念,之诺悖论根本就没那么神兮兮。但是问题是,在微积分还没有发明之前,我们不能要求之诺明白“零乘以无穷大”的极限,可以是常数,也可以是无穷大,也可以是零。不知道为什么,之诺一根筋地认为,所有这类问题的结果都是零。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5-01-24 14:18:49
您老兄对中国哲学的精华不懂,对辩证法也太懂,对诡辩术也不懂。中国哲学的最高境地只会比西方的最高哲学高,不会低。我不多争论了,一般人无法理解。我只说一谢相当大!

【下你关于诡辩理解吧。首先你所谓的理性,感性是对辩证和诡辩的区别,是非常可笑的,都是不同的概念。你定义一下理性?会吗?另外我教你几个诡辩术:1。建立个稻草人,猛攻。比如张三说:天是蓝的。你就说晚上是黑的,哇!张三说黑色和蓝色是一样的。你可以继续建立稻草人-黑字有12划,蓝字有13划,哇!张三主张12=13! 听众就有可能“一眼就看出张三错了。”但是你其实已经偷换概念,攻击完全不是张三原来的主张了。2。利用三段论。先列出第一段。隐藏第二段,转移注意力,说别的,慢慢随口呈现第二段,让对方在不防备的情况下,承认你的第二段。然后你夸张地指出张三承认过第一段,刚刚他又承认了第二段,那么听众们,你们还不能得出第三段吗?!这种辩术非常强大,制对方于死地,毫无反击的余地。如果张三要澄清,那他在听众前就显得非常狼狈,你就赢了。 我还有好几种非常有效的诡辩术,有兴趣我可以继续分享。 总之,诡辩术不是感性不感性的,硬要说的话,其实到是非常理性的,冷静地把对方在听众前打败。 诡辩术不是在寻找真理,寻求的只是在听众前击倒对方,目标也不是说服对方,其实对方只有更着急。因此,你对诡辩术理解和定义,是不太对的。】

----- 什么乱七八糟的?又是浆糊一碗。不过,俺欢迎各位积极参与讨论。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5-01-24 14:12:02
凡平兄好!

【各位的评论也不错。西岸的裹脚布虽然还是那么长,但是质疑得却有些分量。还是俺最近精力不济,脑子也不好使了?期待嘎兄的反驳,呵呵。】

----- 西岸永远都是同一个路子。俺管它叫“顾头不顾腚的思维方式“。有时间俺会单独评论一下他留言。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5-01-24 13:31:49
谢5000!

【哲学匠黑格尔的所谓辩证法,是剽窃中国的阴阳学说。用德国古典型哲学包装了一下的山寨货。】

---- 我靠!更要命的是,马克思把黑格尔的山寨货,又出口转内销卖给了中国人。如今,中国人人人都把一分为二,对立统一,否定之否定挂在嘴上。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5-01-24 13:11:39
fangbin博:

【中国人所能恪守的只能是“不成系统的经验主义”了。这是中国人系统思想贫乏的根本原因。中国人重实践,“不求虚理”(陈寅恪语),实际上是点出了中国人不具备“形而上”的理念,没有唯理主义,所以产生不了系统的辩证法实在是不足为奇了。因此毫无系统逻辑思维的习近平能够出任中国目前的国家元首,又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呢?】

---- 俺的看法正好相反。其实,在哲学思想的层次上,中国人是最不实际的。中国人对形而上学的东西情有独钟,可以说达到了迷恋的程度。唯理主义(rationalism)的要点是理性论证,而不是盲目相信。因为中国人将真理同圣贤思想完全等同。所以,中国人对真理的认同,属于宗教信仰的层次。所以,中国人所能恪守的,并非是“不成系统的经验主义”,而是基于神秘主义的唯心主义。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5-01-24 12:47:57
感谢fangbin博的讨论!

【在这里转摘一些顾准的话,不知对作者是否有所启迪。“中国思想只有道德训条。中国没有逻辑学,没有哲学。有《周围髀算经》,然而登不上台盘。犹如中国有许多好工艺,却发展不到精密科学一样。中国没有唯理主义。范文澜痛诋宗教,他不知道,与基督教伴生在一起的有唯理主义,这是宗教精神。固然窒息科学,也培育了科学。中国有不成系统的经验主义,一种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技艺传统,这成不了“主义”,只成了传统的因袭。中国有原始的辩证法,然而中国人太聪明,懒得穷根究底,所以发展不出什么有系统的辩证法来——何况,辩证法还必需要有真正的宗教精神才发展得出来,黑格尔可以为证。”可以肯定的是:中国没有系统的辩证法,但是原始的辩证法还是有的,突出的典型,可以举出以老子为例。但是在秦的专制帝国建立以后,中国只能在这种原始的辩证法上原地踏步。因为没有逻辑学,所以稍微完整的辩证法的雏形也建立不起来。专制体系乃至专制文化的独树,使得辩证法再无在中国的成长空间。西方主流学者对中西方文化的粗略的概括就是:中国文化是一种“求道”的文化,而西方文化(从作者所说苏柏亚开始)就是一种“求真”的文化。所以顾准说:“中国思想只有道德训条。”这是顾准独立思考的产物,他那个时代还没有条件借鉴西方学界的这种说法。这种道德训条在老子那里有《道德经》,而整个儒家学说更是礼仪学说下的“完备”之物。中国的文化三个支柱儒释道,这里就占去了两个,有了秦的专制,有了汉的独尊儒术,废黜百家。中国人所能恪守的只能是“不成系统的经验主义”了。这是中国人系统思想贫乏的根本原因。中国人重实践,“不求虚理”(陈寅恪语),实际上是点出了中国人不具备“形而上”的理念,没有唯理主义,所以产生不了系统的辩证法实在是不足为奇了。因此毫无系统逻辑思维的习近平能够出任中国目前的国家元首,又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呢? 】

----- 您的这一段非常好。它帮助俺对中国哲学产生了一个新看法。原来,中国哲学中压根就没有所谓的认识论。这就对了!所谓中国传统文化认识论,通通都是停留在形而上学的层次。相比之下,按照西方哲学的认识论,真理可以分为做实了(justified)的真理,和有待做实(to be justified)的真理。所有有待做实的真理,都是形而上学的。比如中国的“道”,就是一个形而上学层次的“真理”。对于这类有待做实的“真理”,只有相信(believing),而没有信服(convincing)。科学的真理属于信服,而宗教的真理属于相信。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5-01-24 12:11:46
谢远方博!

【我认为辩证法是用事实来讲理的,诡辩术是来强词夺理的。 中国文化和共产党,有时也用讲理,至少是想用讲理来说服人的,但是中国文化是一种崇尚地位控制一切的文化,共产党是一个用低劣手段夺取政权的党,所以文化中人们的论资排辈自然要完全看地位高的人的心情和愿望是否用事实来讲理还是用强词夺理,而用低劣手段夺取政权的党始终害怕自己夺得的政权被推翻,本能和基因里就是控制,用事实讲理不行的话就来强词夺理来实施控制。】

【中国文化和文明,社会关系建立的基础是人的地位,这就决定了一切,包括认识论不是以事实为基础的,长时间以来也就变成了人的喜好就是truth。我认为原因是中国人的祖先由于地理环境,农耕文化,跟大自然的搏斗没有赢,对大自然的恐惧使得每个人的求生欲望始终是占上风的,包括富人和高官。西方文化和文明,几百年前并不能证明比中国的文明先进。 启蒙,科学的发展,基督教的世俗化改变了一切。启蒙让人求知,科学让人不再惧怕大自然,基督教的世俗化把公共和私人的事务分开,人向善的公共道德得以体现,同时人的私欲也可以在自己的私有范围内获得落实。 另外中国社会一直是个信鬼神的社会,而且太多和不同的鬼神。看到中国选择马克思的讨论,说白了就是中国文化里人们信鬼神的一种延伸。 想象一下,中国社会要是也有启蒙,科学思维,宗教的世俗化,怎么可能还会信鬼神,“选择”马克思呢?】

----- 这两段论述的非常好。俺完全赞同。俺认为,中国人的恐惧,除了来自大自然之外,更主要的部分是来自统治者。中国统治者对老百姓的残暴,肯定是世界第一的。
回复 | 0
作者:太山 留言时间:2015-01-24 11:49:10
告诉作者点写作和思维常识,您说谁在诡辩,唯有举例反驳. 您文章从头到尾,除了不着四六地抛弄一些辩证发的起源, 诡辨术的的解释等毫无触及到任何与作者标题有关的内容/ 简言之, 与骂街没有实质区别. 更无辩证法含量.作者, 您能举几个中国诡辩的例子来吗?注意, 如果作者所举出的例子在作者所标榜的其他国家也有对类似问题的诡辩, 那非但不能说明问题,相反只能暴露作者自己的虚伪两面性.
回复 | 0
作者:太山 留言时间:2015-01-24 11:41:14
告诉作者点写作和思维常识,
您所谁没有辩证法,惟有举例反驳.
您文章从头到伪除了编制些辩证发的起源, 诡辨术的的解释, 毫无触及到任何与作者标题有关的内容/ 简言之, 与骂街没有实质区别. 更无辩证法含量.
作者, 您能举几个中国诡辩的例子来吗?
注意, 如果作者所举出的例子在作者所标榜的, 在类似问题上仍然在诡辩, 那非但不能说明问题,相反只能暴露作者自己的虚伪两面性.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5-01-24 11:16:27
谢俞先生!

【记得很多年前本人上大学的时候上公共课,老师讲哲学。考试的内容就是每个学生写一篇文章,举例说明诡辩术与辩证法之间的区别。其实,我那个时候根本没有搞懂诡辩术与辩证法之间的区别。现在想想,估计那个时候,文革刚过去,老师的意图是让我们能分辨诡辩术与辩证法之间的区别。可能是他认为,文革时候的很多用语是诡辩。我现在才意识到这一点。谢谢嘎拉哈的文章。】

---- 无论哲学的思维是可以如何天马行空,肆意妄为,它也必须有一个最最基本的边界。否则,就像俺经常反驳兔子是所说的那句话,“您如果将您的东西同张香玉的宇宙歌,和严新的气功灭火区别开来?”

柏拉图的有关辩证法同诡辩术的区别的定义,就提供了一个最基本的区别工具。这个思路在西方哲学中,其实一直都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之所以西方人敢把社会学,政治学之类的东西叫“社会科学”,自有它的道理。这个道理就是尽量做到实事求是。而不是感情用事。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5-01-24 10:53:03
谢西岸博的长篇评论!

我这篇的论点是“在柏拉图意义下,中国认识论就没有辩证法。”俺觉得只有‘经典对经典’的比较才是公平的。但是却却指责俺“老掉牙”。反之,俺如果用中世纪或者当代辩证法的标准去衡量中国哲学,您又会说俺不公平。既然您喜欢用当代辩证法的概念衡量中国哲学,那么,请您给俺举出一个具体的例子,说明中国传统哲学中确实有‘逻辑’,或者按照您的意义下的辩证法这个东西。我相信您根本就举不出来。

但是,我对辩证法,形式逻辑和辩证之间的关系还是比较感兴趣的。如有时间,俺会单独就您的这个评论单独写一篇评论。
回复 | 0
作者:木頭 留言时间:2015-01-24 10:34:30
作者好文,诸位大佬好评论,特别是芹泥的。都有思想深度,给人知识营养。包括西岸的,有点罗嗦,但很是认真。只有一个鱼粥,一向胡搅蛮缠。辩证法经马克思改造,已经脱离原意,到老毛手里,变成了“一分为二”四个字。连“合二而一”都不能说,是反动的。有人问:对“一分为二”能不能一分为二?对老毛能不能一分为二?说这话的都要打入十八层地狱。
回复 | 0
作者:gmuoruo 留言时间:2015-01-24 09:11:23
嘎博,芹泥對希臘”詭辯“的理解值得深思。Zeno 為代表 的“詭辯”對人類思維的影響是極巨大的,對現代數學,物理的發展刺激尤其深刻。刻客觀,他的問題至今都無圓滿解。

相比之下,土共國的詭辯術則嚴重傷害了中國人的大腦,才會出現諸如十億屁民欣賞土共神劇領導抗日的可悲笑話。三流“詭辯”是指這个意思。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5-01-24 09:01:18
谢pumbaa!

【如果把中宣部的玩意儿也算上,那么是连诡辩也称不上的。那就是垄断话语权,封杀一切独立思考,做一党的植入性宣传而已。但是说中华文化到底有没有辩证,我以为是有的。当然,儒家文化,是实用主义的,儒家文化圈的国家,都不存在像样的哲学。但先秦文化,是有辩证,有哲学思考的,还有佛家,藏传佛教好像有很精深哲学思考,当然,这算不算是中国文化,还是疑问。】

----- 首先要澄清一下我对中国哲学的立场。基本上,我对老祖宗的思想本身是没有什么意见的。但是,我对炎黄子孙们的弘扬传统文化方法是很不肖的。我认为,所有的问题都处在炎黄子孙。如果把老祖宗比作毛泽东,那么那些对老祖宗的思想随心所欲地无线拔高的炎黄子孙们,就好比是毛新宇。毛新宇对他爷爷的“弘扬”,是按照“我爱我爷爷, 所以我爷爷就是好来就是好”的思路。

关于中国传统哲学的辩证法。我提出的论点是,“按照柏拉图意义的辩证法,中国传统认识论中就不存在辩证法。有的只是诡辩术。” 当然,除了‘柏拉图定义’,辩证法还有很多不同的定义。这不在俺的论点范围之内。

在今天看哲学,就比较清楚了。真理必须分成两个部分:1. 道德属于主观真理,2. 然认识论属于客观真理。 俺这篇只讨论认识论,即客观真理。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5-01-24 08:29:00
谢G兄!

中共连诡辩都属三流。绝对如此。比如“正能量”其实就是“诡辩能量”的同义词。但是,对于那些只有感性没有理性的中国人来说,不仅感觉不到这里面有问题,而且还觉得“诡辩有理”。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5-01-24 08:23:52
谢粥粥!

【噶公公,只要话题一离开你的下水管道,准出洋相,没有一次例外。 你对于美国法庭辩论的知识几乎等于白痴。美国法庭,无论是民事还是刑事法庭传讯证人时,控辩双方都不可以问证人对于案件的看法,只能就证人提出的证词提出质疑。】

----- 你这不是冤枉俺吗?律师的本事就在这里。把你绕进去,让你自己说。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5-01-24 08:19:46
马兄好!

咱们对春秋大师,要枪口抬高一寸。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5-01-24 08:16:15
谢春秋阁:

您有所不知。俺这人基本上从不读书。属于不学无术的小混混。如果非要俺推荐书,俺只能推荐维基。比如,俺的这篇,就是参考了维基的“dialectic”写的。

<a href="http://en.wikipedia.org/wiki/Dialectic“>DIALECTIC</a>


俺愿意把你推荐给俺的老师兔兔大师。人家可是饱读诗书。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5-01-24 08:09:05
又是一个很好的话题。不过我可不觉得它们和诡辩有关系。

诡辩是古希腊哲人的一种逻辑技巧,是一种反谬思维,而这种思维和逻辑技巧以及导致的很多悖论最后都变成非常重要的数学和哲学思想基础。

我曾写过一篇“古希腊诡辩术和芝诺”,“诡辩术,古希腊盛行的一种自我辩恰的谬论。古希腊时期由于自由民主的氛围使人们思想言论都有着充分开放的空间,所以,思索和辨论成了希腊人的嗜好,人们热衷于辩论,在辩论的过程中,出现了很多与现实世界明显相违的但自我逻辑却相当完备的谬论,这种谬论似乎很难反驳,因为它有着十分严密的逻辑,由于这种诡辩谬论者在自己的抽象世界里深层次的思考,不仅大大地开启了希腊的哲学思维空间,更是发展了辩证法。可以说,诡辩学者反向思维的示范和刺激,大大促进了哲学家的反谬思维,强化了哲学思路的严谨和精确,完善了古希腊的哲学体系,并给后人留下永不停息一探究竟的迷人问号。 ”,

我真觉得中国辩证法和古希腊诡辩没有相通性。我觉得他们的思想是典型的东方神秘主义(玄学)。 至于49后的东东,顶多称得上庸俗化的“狡辩术”。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5-01-24 08:03:27
高兄好!

为了阻击国学贼的进攻。俺只好自个堵枪眼了。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5-01-24 07:58:46
兔兔:

当老师的,不给学生批批作业。失职。
回复 | 0
作者:相当大 留言时间:2015-01-23 22:51:09
您老兄对中国哲学的精华不懂,对辩证法也太懂,对诡辩术也不懂。中国哲学的最高境地只会比西方的最高哲学高,不会低。我不多争论了,一般人无法理解。我只说一下你关于诡辩理解吧。首先你所谓的理性,感性是对辩证和诡辩的区别,是非常可笑的,都是不同的概念。你定义一下理性?会吗?另外我教你几个诡辩术:1。建立个稻草人,猛攻。比如张三说:天是蓝的。你就说晚上是黑的,哇!张三说黑色和蓝色是一样的。你可以继续建立稻草人-黑字有12划,蓝字有13划,哇!张三主张12=13! 听众就有可能“一眼就看出张三错了。”但是你其实已经偷换概念,攻击完全不是张三原来的主张了。2。利用三段论。先列出第一段。隐藏第二段,转移注意力,说别的,慢慢随口呈现第二段,让对方在不防备的情况下,承认你的第二段。然后你夸张地指出张三承认过第一段,刚刚他又承认了第二段,那么听众们,你们还不能得出第三段吗?!这种辩术非常强大,制对方于死地,毫无反击的余地。如果张三要澄清,那他在听众前就显得非常狼狈,你就赢了。 我还有好几种非常有效的诡辩术,有兴趣我可以继续分享。 总之,诡辩术不是感性不感性的,硬要说的话,其实到是非常理性的,冷静地把对方在听众前打败。 诡辩术不是在寻找真理,寻求的只是在听众前击倒对方,目标也不是说服对方,其实对方只有更着急。因此,你对诡辩术理解和定义,是不太对的。
回复 | 0
作者:pumbaa 留言时间:2015-01-23 20:59:44
这粥粥鱼脑子烧坏了,疯顶反党份子老嘎的贴。这样骗你党妈的钱,小心你党妈踢你屁股。
回复 | 0
作者:xmac 留言时间:2015-01-23 19:34:46
这条鱼裁判都不服,党怎样教育你的、你的言论气势汹汹,自鸣得意,大家都知道这只是个傻逼站在台上发病,低下都在笑,因世风日下,乐于助人者太少,我只是想帮你一下,出了丑还很得意。还是お前は腐る焼鳥かい?
回复 | 0
作者:鱼片粥 留言时间:2015-01-23 17:40:07
凡总,对,好样的,再坚持一会儿德国的天就要亮了。 去喝杯猫屎咖啡提提神,如果你能买得起。
回复 | 0
作者:俺是凡平 留言时间:2015-01-23 17:40:07
谢谢xmac网友仗义执言!

祝好!
回复 | 0
作者:俺是凡平 留言时间:2015-01-23 17:37:58
小甲鱼儿,

呵呵呵,你个白痴唉,你家大大教过你这二逼多少次了嘛,你一见他就叫“你是裸鸡”,他就认得你这小王八蛋了,哈哈哈。
回复 | 0
作者:鱼片粥 留言时间:2015-01-23 17:32:45
xmac:

"Sie sind ein nackter Huhn zu" -注意你和凡总的细微区别, 呵呵。
回复 | 0
作者:xmac 留言时间:2015-01-23 17:27:19
我以第三者系统工程师的名义,科学地证明那条鱼就是傻逼,凡平不是在骂人,这时大家都看得到的事实。
回复 | 0
作者:鱼片粥 留言时间:2015-01-23 17:24:56
知道德文“你是裸鸡”怎么说吗?


“Sie sind ein nackter Huhn-” - 我的德文有点锈了,千万别挑我的语法错误。
回复 | 0
作者:俺是凡平 留言时间:2015-01-23 17:14:13
小甲鱼儿,

不是跟你说了吗,“你希望俺凡平是什么,就应该是什么”,行了不,就你这白痴,也就这点智慧和知识了,呵呵。
回复 | 0
作者:鱼片粥 留言时间:2015-01-23 17:14:12
我就纳闷了,裸鸡加工熟手怎么一上了辩论桌,就成了裸鸡傻逼了
回复 | 0
作者:俺是凡平 留言时间:2015-01-23 17:09:39
小甲鱼儿,

呵呵呵,在俺凡平家的字典里,惩戒你这种流氓无赖就是积德啊。这个道理是你王八家门里永远也不懂的,呵呵。
回复 | 0
作者:鱼片粥 留言时间:2015-01-23 17:07:59
正宗的白肉德国裸鸡。 是不是?
回复 | 0
作者:鱼片粥 留言时间:2015-01-23 17:07:03
要么就是身穿消毒服,在柏林郊外的“傻逼特拉鸡肉加工场”处理裸鸡。
回复 | 0
作者:鱼片粥 留言时间:2015-01-23 17:04:13
你小子我看多半是在慕尼黑街头塑料棚底下买电话卡的,“五块钱一张,600分钟, 没有通话费!” 你满嘴唾沫的吆喝着。除了这一行,真的想象不出来,就你那点智力,还能干吗?
回复 | 0
作者:俺是凡平 留言时间:2015-01-23 16:59:39
小甲鱼同志,

不好意思,你“俺希望是什么,就应该是什么”的二逼逻辑不太灵唉,呵呵,俺凡平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这白痴,你的共党除了生出你这王八杂种,倒还真和俺没血海深仇哩,哈哈哈。
回复 | 0
作者:鱼片粥 留言时间:2015-01-23 16:56:55
劝你积点德,别的德你也积不到,就积点口德吧,你以后会感激本大人的。
回复 | 0
作者:鱼片粥 留言时间:2015-01-23 16:53:43
就你这样还在日你曼国讨生活? 难怪混的跟流浪汉似得,把现实生活的一肚子委屈发到网络上来。就这点出息,
回复 | 0
作者:鱼片粥 留言时间:2015-01-23 16:51:09
你自己回家查查家谱,三代五服之内一定有被共党枪毙的主。 不过那可怪不着共党,因为枪毙你的祖先是因为他们和你这个流氓傻逼一样,是一方恶霸,
回复 | 0
作者:俺是凡平 留言时间:2015-01-23 16:46:26
小甲鱼儿,

每次首先出口成脏的可不是俺凡平唉,连这个事实你都搞不清楚,你还“缓颊”秀你二逼呵呵的智慧和知识。你解释解释,没有你家门的原因,怎么生出你这“缓颊”王八蛋这结果的?这里的道理俺没给你这白痴省略吧,可是你这人见人踩的王八能懂人的道理吗?!

哈哈哈。
回复 | 0
作者:俺是凡平 留言时间:2015-01-23 16:32:54
小甲鱼儿,

你在这里正好给博主的文章送来最好的例证。你的泼妇骂街除了“俺希望你是什么,你就应该是什么”,你还有没有点辩证的技术含量呀,戴表哥唉,呵呵。
回复 | 0
作者:鱼片粥 留言时间:2015-01-23 16:27:25
不过你丫的听好了。傻逼, 辩论要靠智慧和知识,言辞不怕激烈,但道理不能省略,就你这样出口成脏的傻逼是在侮辱你自己和的家门。
回复 | 0
作者:鱼片粥 留言时间:2015-01-23 16:23:52
嘎公公,

待会儿你上来拜托你把我骂凡傻逼的话都删掉吧,这样和人对骂我也挺丢分的,再怎么着也不能堕落到和这个德国流氓打泥巴战的地步。
回复 | 0
作者:俺是凡平 留言时间:2015-01-23 16:23:08
小甲鱼儿,

你这个傻逼只要在哪儿一脱裤子,你就会成大家的笑料,俺不在的时候,你被人笑得还少吗?所以你就是个贱货白痴,这个事实论证得够清楚了吧,呵呵。
回复 | 0
作者:鱼片粥 留言时间:2015-01-23 16:20:14
凡总,

就你这样欠抽的下三滥,也就是在网络上牛逼,在现实里你多半是个见人打架绕道走的胆小鬼,你这个大傻逼。
回复 | 0
作者:鱼片粥 留言时间:2015-01-23 16:13:44
凡总,

你这个傻逼只要在哪儿一脱裤子,正常的辩论就会中断,辩论会就成了泼妇骂街会,你就是个祸害,丧门星!
回复 | 0
作者:俺是凡平 留言时间:2015-01-23 16:05:59
小甲鱼儿,

俺可不是骂你呀,说你是个无赖傻逼是俺对事实的一个判断。你去看俺对你的评论,俺总是先指出你二逼呵呵的问题在哪里,然后再对你做出相应的判断。这个道理你这练“缓颊”神功的白痴能懂不?呵呵。
回复 | 0
作者:鱼片粥 留言时间:2015-01-23 15:26:58
“凡总”,

别人不跟你一般见识,老子可不吃你傻逼的脏话。想骂对骂就是了。
回复 | 0
作者:鱼片粥 留言时间:2015-01-23 15:23:04
只要德国种猪一出现,空气里立马充满猪屎味道。 你个傻逼能够说出个什么道理?骂人谁都会,你就是个大傻逼!
回复 | 0
作者:俺是凡平 留言时间:2015-01-23 14:33:29
嘎兄好文!

各位的评论也不错。西岸的裹脚布虽然还是那么长,但是质疑得却有些分量。还是俺最近精力不济,脑子也不好使了?期待嘎兄的反驳,呵呵。

可笑的还是小甲鱼儿,白痴唉,你这傻逼还没怎么被逼着,就能不自觉地说出“自然界里发生的一切事情都是结果,而不是原因”这样的屁话,就你这二逼小王八头的脑容量,你能理解“。。。逼着他不自觉地开始使用自己的主观感性知识。比如。。。”这句话的含义?

呵呵。





作者:鱼片粥 留言时间:2015-01-23 07:33:25
"目的其实就是企图将证人逼到墙角,逼着他不自觉地开始使用自己的主观感性知识。比如说出“我认为他就是有罪的”这样的话。一旦证人说出类似的话,那么他的全部证词一般就不会被采纳。因为这违反了无罪推定原则。"

噶公公,只要话题一离开你的下水管道,准出洋相,没有一次例外。 你对于美国法庭辩论的知识几乎等于白痴。美国法庭,无论是民事还是刑事法庭传讯证人时,控辩双方都不可以问证人对于案件的看法,只能就证人提出的证词提出质疑。所以,证人基本上就不可能有机会说出”我认为他就是有罪的“这样的”嘎式答案。“ 这样的屁话也就是你嘎公公出庭可能会不知天高地厚的胡说八道。即使你这样口无遮拦在法庭上说了,法官也只会吩咐陪审员此话不得采纳而已,不会影响你嘎公公的证词。
- See more at: http://blog.creaders.net/brucelee/user_blog_diary.php?did=205003#sthash.srHVDYgt.dpuf
回复 | 0
作者:_5000 留言时间:2015-01-23 14:32:33
哲学匠黑格尔的所谓辩证法,是剽窃中国的阴阳学说。用德国古典型哲学包装了一下的山寨货。
回复 | 0
作者:fangbin 留言时间:2015-01-23 13:21:59
在这里转摘一些顾准的话,不知对作者是否有所启迪。
“中国思想只有道德训条。中国没有逻辑学,没有哲学。有《周围髀算经》,然而登不上台盘。犹如中国有许多好工艺,却发展不到精密科学一样。中国没有唯理主义。范文澜痛诋宗教,他不知道,与基督教伴生在一起的有唯理主义,这是宗教精神。固然窒息科学,也培育了科学。中国有不成系统的经验主义,一种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技艺传统,这成不了“主义”,只成了传统的因袭。中国有原始的辩证法,然而中国人太聪明,懒得穷根究底,所以发展不出什么有系统的辩证法来——
何况,辩证法还必需要有真正的宗教精神才发展得出来,黑格尔可以为证。”

可以肯定的是:中国没有系统的辩证法,但是原始的辩证法还是有的,突出的典型,可以举出以老子为例。但是在秦的专制帝国建立以后,中国只能在这种原始的辩证法上原地踏步。因为没有逻辑学,所以稍微完整的辩证法的雏形也建立不起来。专制体系乃至专制文化的独树,使得辩证法再无在中国的成长空间。
西方主流学者对中西方文化的粗略的概括就是:中国文化是一种“求道”的文化,而西方文化(从作者所说苏柏亚开始)就是一种“求真”的文化。所以顾准说:“中国思想只有道德训条。”这是顾准独立思考的产物,他那个时代还没有条件借鉴西方学界的这种说法。这种道德训条在老子那里有《道德经》,而整个儒家学说更是礼仪学说下的“完备”之物。中国的文化三个支柱儒释道,这里就占去了两个,有了秦的专制,有了汉的独尊儒术,废黜百家。中国人所能恪守的只能是“不成系统的经验主义”了。这是中国人系统思想贫乏的根本原因。中国人重实践,“不求虚理”(陈寅恪语),实际上是点出了中国人不具备“形而上”的理念,没有唯理主义,所以产生不了系统的辩证法实在是不足为奇了。因此毫无系统逻辑思维的习近平能够出任中国目前的国家元首,又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呢?
回复 | 0
作者:pumbaa 留言时间:2015-01-23 12:48:30
老嘎,要再加一句,中共治下,是不可能允许真正的辩证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5-01-23 12:35:29
嘎博又一篇好文。

我认为辩证法是用事实来讲理的,诡辩术是来强词夺理的。

中国文化和共产党,有时也用讲理,至少是想用讲理来说服人的,但是中国文化是一种崇尚地位控制一切的文化,共产党是一个用低劣手段夺取政权的党,所以文化中人们的论资排辈自然要完全看地位高的人的心情和愿望是否用事实来讲理还是用强词夺理,而用低劣手段夺取政权的党始终害怕自己夺得的政权被推翻,本能和基因里就是控制,用事实讲理不行的话就来强词夺理来实施控制。

中国文化和文明,社会关系建立的基础是人的地位,这就决定了一切,包括认识论不是以事实为基础的,长时间以来也就变成了人的喜好就是truth。我认为原因是中国人的祖先由于地理环境,农耕文化,跟大自然的搏斗没有赢,对大自然的恐惧使得每个人的求生欲望始终是占上风的,包括富人和高官。西方文化和文明,几百年前并不能证明比中国的文明先进。 启蒙,科学的发展,基督教的世俗化改变了一切。启蒙让人求知,科学让人不再惧怕大自然,基督教的世俗化把公共和私人的事务分开,人向善的公共道德得以体现,同时人的私欲也可以在自己的私有范围内获得落实。 另外中国社会一直是个信鬼神的社会,而且太多和不同的鬼神。看到中国选择马克思的讨论,说白了就是中国文化里人们信鬼神的一种延伸。 想象一下,中国社会要是也有启蒙,科学思维,宗教的世俗化,怎么可能还会信鬼神,“选择”马克思呢?
回复 | 0
作者:俞先生 留言时间:2015-01-23 10:20:55
记得很多年前本人上大学的时候上公共课,老师讲哲学。考试的内容就是每个学生写一篇文章,举例说明诡辩术与辩证法之间的区别。其实,我那个时候根本没有搞懂诡辩术与辩证法之间的区别。现在想想,估计那个时候,文革刚过去,老师的意图是让我们能分辨诡辩术与辩证法之间的区别。可能是他认为,文革时候的很多用语是诡辩。我现在才意识到这一点。谢谢嘎拉哈的文章。
回复 | 0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5-01-23 10:06:53
你这是属于从根本就不理解什么是辩证法的性质。
首先你也承认这是属于哲学的范畴,而所谓哲学,解决的不过就是两个问题,是什么,和怎么做,前者是所谓的世界观问题,后者是方法论问题。而所谓的辩证法,不过就是方法论的一部分。
那么在方法论来讲,现代观念又分两种逻辑概念,形式逻辑和辩证逻辑,是基于两种不同的推理方式,演绎推理和归纳推理,你这里所谓的苏格拉底什么的,不过是局限在演绎推理,这种推理(或逻辑形式-形式逻辑)的特点是前提必须为真,即具有客观的本质,这个特点你并没有说错。
你错的是认为人类思维的方式仅仅局限在形式逻辑或演绎推理,而这部分其实属于所谓的古朴哲学的概念,老掉牙了,因为局限了人类的思维。
辩证逻辑与形式逻辑最根本的不同就是逻辑前提不需要为真,也就是不需要具有客观的属性,而是探讨前提与结果的关系,当然其结果也可能是不成立的,但这种方法把人类的思维扩大到了与动物最大的区别,即具有想象力是人类特有的能力(形式逻辑的特性是对现有东西的延伸,而不是发现全新的理论和创造新东西,这就是古朴哲学的局限性)。
那么你这里所谓的诡辩术,其本质是辩证逻辑的概念,任何宣传性质的东西都是基于这个方式,典型的是宗教,不论什么教,其全部理论是基于一个没有被证明的前提。
但你不能说宗教没有存在的意义,不能说基于宗教的道德体系是瞎掰,完全是诡辩。
你这里根本的误区是认为只有所谓的古朴哲学是对人类有意义的,其他的不是。但不懂得人类社会的形成并不是仅仅受限于客观的因素,还包括了主观因素,比如人类对世界的认知程度(宗教的存在的合理性就是证明),即所谓的perception is truth的概念,但perception并不是客观的概念,而是人们主观的认识。这就看出了苏格拉底什么的在思维上的局限性,即无法解释不论什么社会的心理和思维特点。
而这个概念是在上个世纪初期现代心理学发展以后才被人们认识到的,不是什么苏格拉底或十九世纪的黑格尔能够具有的知识。
就是说,人类的知识是个不断完善的过程,过去的知识,哪怕是被证明正确的结论的东西,是不能作为一种终极的判断标准的,而你这里的论点的问题就是落入了这个矛盾。
而我这里这个对你总结的论点本身是个辩证逻辑的概念,如果还弄不懂,那么更具体的解析就是,如果你认为存在一种对哲学内容的终极性质的评判标准,比如从苏格拉底到黑格尔,那么就否定了人类的知识体系(包括哲学)是在不断发展这个概念,也就是否定了人类具有发展自己思维能力的可能,看出矛盾没有?
而这显然是不符合不论人类的自然解剖知识还是社会实践。
你可以说诡辩术不一能代表真实世界,但也不能说一定不能代表真实世界,因为辩证逻辑和归纳推理是提出一种可能,一种有可能会导致真实的结果的方式,这是人类的想象力所具有的独特的power。
辩证逻辑的例子人们比较熟悉的有达尔文的进化论,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后者在现代心理学发展后在60年代被南斯拉夫共产主义理论研究人员首先发现在理论上不可能实现,因为其实现的前提与现代心理学的成果矛盾(但马克思时代并不具有60年代人们具有的心理学知识),而前者至今还没有定论,但也没有被否定和推翻,仍然对科学研究具有指导意义。
回到你这里论点,其实是对人类思维和社会意识的存在并不了解的性质。必须意识到人类是依靠想象力来突破自己的思维局限的,而不是仅仅对现有知识的延伸,因为后者是连某些动物都会的,因为本质上属于基于经验的概念。
回复 | 0
作者:pumbaa 留言时间:2015-01-23 08:53:58
如果把中宣部的玩意儿也算上,那么是连诡辩也称不上的。那就是垄断话语权,封杀一切独立思考,做一党的植入性宣传而已。

但是说中华文化到底有没有辩证,我以为是有的。当然,儒家文化,是实用主义的,儒家文化圈的国家,都不存在像样的哲学。

但先秦文化,是有辩证,有哲学思考的,还有佛家,藏传佛教好像有很精深哲学思考,当然,这算不算是中国文化,还是疑问。
回复 | 0
作者:gmuoruo 留言时间:2015-01-23 07:50:42
連詭辯術都是三流的。但有槍,有醬缸,還有洗腦大力丸,對於中國人夠了。
回复 | 0
作者:鱼片粥 留言时间:2015-01-23 07:35:53
嘎公公,

你干脆聘用我做你的秘书吧,以后再发言,先把你的发言草稿发给我把关。我通过后再发言。呵呵
回复 | 0
共有105条评论  当前为第1/2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