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汉卿的博客  
不要把一切都当真  
        http://blog.creaders.net/u/5779/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汉卿
来自: 美国
注册日期: 2011-12-29
访问总量: 523,600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完美的风暴 (Perfect Storm)
· 耐人寻味
· 共和党抛弃川普的时机已经成熟
· 川普要溜!?
· 非法移民 – 丁尚彪
· 什么时候开始,把十一当清明过的
· 首先是人,不一定有“才”。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茶余饭后】
 · 怎么猜出新笔名后面的旧博主?
 · 别以为人工智能时代是很遥远的将来
 · 枪:半自动是怎么变成全自动的?
 · 晒晒我们春节的菜肴
 · 网上的 WOMANIZER
 · 为什么有人总想惹别人嫉妒呢?
 · 帕瓦罗蒂的白手帕
 · 当爹的头一天
 · 侃谈头发的功能
 · 中国生肖属相印象
【随感杂谈 (1)】
 · 完美的风暴 (Perfect Storm)
 · 耐人寻味
 · 非法移民 – 丁尚彪
 · 什么时候开始,把十一当清明过的?
 · 世上所有的妈妈都有点神经质...
 · 又该说挣钱和花钱的时候了…
 · 网络信息时代的空中楼阁和地下陷阱
 · 当你讽刺,评判,挖苦中国人的时候
 · 人类需求五层次 - 广义篇
 · 光脚不怕穿鞋的
【往事回忆 (1)】
 · 第一座是铜像
 · 我干过的一件“蠢”事!
 · 沦为“难民”的经历(6)---- 完
 · 沦为“难民”的经历(5)
 · 沦为“难民”的经历(4)
 · 沦为“难民”的经历(3)
 · 沦为“难民”的经历(2)
 · 沦为“难民”的经历(1)
 · 和朋友的一场生离死别
 · 假如我没出国 ...
【侃大山 (1)】
 · 邓小平未曾预料的事 ...
 · 刘鹤听川普当面说,“我不喜欢毛...
 · 让屁股欺骗了脑袋的错觉
 · 单凭一个原因,咱就反对“去中国化
 · 在扭腰,是谁背着光脚的瓜瓜
 · 第四军种应该叫什么,结果出炉
 · 机智的彭大姐
 · 9/3 阅兵,习最危险的几十分钟。
 · 快讯:阿妞不牛海归到中宣部任职
 · 德沃夏克 串门过新年
【我编的故事】
 · 花儿为什么这样鲜
 · 嘿...! [月亮],你给我站住!
【随感杂谈 (2)】
 · 高学位的人怎么可能理解中美贸易战
 · 美国白人的衰败与中国的关系
 · 中国人干的事,不一定全错!
 · 微信 – 这玩艺儿
 · 文贵闻臭
 · “一条狗比一百万个黑 # 更重要”
 · 程序员之死
 · 情人节 --- 初恋情人的节日
 · 大海捞针 vs 干草垛里找针
 · 特殊的女人-- 美女
【侃大山 (2)】
 · 当第一夫人面对羞涩的猛禽
 · 林肯和肯尼迪的轮回?
 · 透过二维水看打工仔的23万退休金
 · 说话听声锣鼓听音,教授吐血记。
 · “教父”评价 Donald Trump
 · 见鬼了?鬼节里没见到鬼!
 · 如果中国和美国接壤,谁来筑墙?
【他人的退休生活】
 · 退休生活 : 引子、回旋和随想
【人物素描】
 · 我那几位瘸了腿的朋友
【专题】
 · 共和党抛弃川普的时机已经成熟
 · 审视正在死灰复燃中的社会主义 (2
 · 审视正在死灰复燃中的社会主义 (1
【杂文】
 · 川普要溜!?
 · 周末篇:你们都还记得他吗?
 · 杂文:能让人失忆的奶
 · 傻子的等级 ( Rated R, 慎入 )
【歌曲】
 · 走进死亡的最高境界
 · 诉衷情 -- 《伪装者》 片尾曲
 · 无所谓,原谅世上所有的不对!
【评论】
 · 首先是人,不一定有“才”。
 · 不光彩的职业
 · 这些美国航班飞 737 Max 8,能躲就
 · 一次失败的尝试
 · 万维博客里 1/6 的人是诚实的
 · 有必要成立万维 <博主和读者协会
 · 用平等心处理夫妻纠纷
 · 视频插入功能有问题!
 · 如果川普败选,有人要革命!
 · 种族主义之火,远没有熄灭。
【民间文学】
 · 沁 园 春 ● 习爷
 · 中国人口又出问题了
 · “共产”= 不“贡献”?
 · 孔子的名片
【视频】
 · 为何对美国来说中国是致命的?
 · 新工作第一天培训,可能过不了关
 · 这一精彩的视频一定得看!
【远方传来的消息】
 · 林彪专机坠毁前最后几分钟的录音
 · “差点儿”得普利策奖的新闻照
 · 2011, 中国人交了多少税?
存档目录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09/01/2018 - 09/30/2018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网络日志正文
和朋友的一场生离死别 2015-02-11 12:42:10


和朋友的一场生离死别



1999年,我回了趟北京。在那次回国的日程中,特别安排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去看望一位朋友。

北京正值秋季,然而,那天下午,太阳却过早地躲了起来。没有了通常天高云淡的蓝天,心情也不由地沉闷起来。坐在汽车里,灰蒙蒙的景物,不断地从窗外掠过,向车后退去;远去的景物,不住地跳动着,最终变得模糊,消失在汽车的后视镜上。

汽车沿着阜成路,由东向西行驶;穿过了繁忙的三里河路,直奔相对偏僻的西三环。那个时候,过了三环路,还算是近郊。高楼已不那么密集,视野也变得宽阔起来。远处的地平线,兜着圈儿,向我涌过来。京密引水渠边上那耸立的玲珑塔,也像奔驰着的火车头,向汽车的玻璃窗压了过来。今天的玲珑塔好像比以前看到的更黑,更大,更重。像巨大的阴影重重地压在我的心头上。

不久汽车缓缓地拐进了一所医院。

病房里,显得有点儿空荡荡的。护士不在,又赶上没别人探望,出奇的安静。趟着的病人,听到进到病房的脚步声,而坐立了起来。我探望的这个病人就是中国歌剧院的院长,我的朋友,康健。他一看到我,好像有些惊讶。瞪着眼,轻声地说:“汉卿,是汉卿吗?”我赶忙向前迈了几步,握住了他的双手。“我昨天到的,是特地来看望你的。你好吗?”

11年前,1988年的一个晚上,我来到他在厂桥的住所。告诉他我要出国读书,和他匆匆地道了别。我认识,与康健相处时,他还不是歌剧院的院长。他只是我的兄长。我不知道他当院长时是什么样。一定很神气。他是一个高大魁梧的大汉。大大的脑袋,方方的脸,挑起的剑眉,略微向外突出的腮帮。以前,他穿着蓝色的“毛”服时,总觉得有些短小,不能完全盖住他的“共鸣箱”。今天,穿着病人的衣服,他好像消瘦了不少。

康健的嗓音像铜钟般响亮。那时,他每次来到我住的小屋,只要一嗓子唱起来,我屋里的玻璃窗,洗脸盆,吃饭用的碗,都会振颤地发出响声。他幽默,健谈,开朗。他走在那里,那里就会发出响亮的笑声。我们经常一起谈笑。在电视上看中央交响乐团演出时,常常会议论台前的第一把提琴手,那个瘦老头。他在那个位置,大概有十几年吧。当镜头缓缓扫过台后,那几排站着的合唱队员时。我会指着跟他说:“康健,你看这人,长得有多困难。”他会说:“你看,下面那位,更困难。”我们会不住地摇着头,叹息。我向我的侧面一看,我呆住了。我身边不就有中国的帕瓦罗蒂,中国的普拉西多多明哥吗。可是他不能去台上演唱,去唱他喜爱的意大利民歌《我的太阳》。

大概是在老毛死后不久。一天,在琴房里,他给我介绍,并唱了一首,比才的歌剧,《卡门》里的歌曲。那是第一幕,唐贺塞Don José和米凯拉Micaëla,独唱,重唱的歌曲,《Parle-moi de ma mère (告诉我母亲的消息)。唐贺塞的未婚妻,米凯拉,受唐贺塞母亲的委托,到城里来找唐贺塞;给他送来他母亲的信,他母亲的惦念和吻。当唐贺塞接受了由米凯拉传来的母亲的吻后,深情地唱了起来。唐贺塞也是十分想念他的母亲。


下面是一段歌剧《卡门》的录像。 Placido Domingo (唐贺塞扮演者)和 Faith Esham (米凯拉扮演者)演唱《Parle-moi de ma mère》。(有字幕)


那天,在琴房里,康健唱得也是那样的深情,充满着对母亲的思念和爱。我听着听着,不由自主地把右手掌轻轻地放在胸口上,让掌心发出的热量,安抚着我那颗有些抽搐的心。

康健不记得他父亲长什么样,他一直是和母亲在一起,靠母亲一人养大成人的。他父亲被共产党政府打成历史反革命,逮捕并冤死在监狱里。还把历史反革命家属的枷锁套在他们母子身上。想想,在那一次次运动中,他们母子俩,不知受尽了多少不公的待遇。他们相依为命,度过一次次痛苦的关口。当他的母亲身患重病住院,即将离开人世的时候,康健和我围坐在他母亲的床前。康健俯身靠近他母亲,双手扶摸着他母亲干瘦的胳膊,轻轻地和她说着话。康健母亲的体力和精力,已经被病魔耗尽。她那憔悴的脸,无力地侧向他心爱的儿子,眼中流露出慈母的目光

我们又在一起,这次我坐在了他的病床边上。康健得了癌症,已是晚期。

再过几天,我就要飞回美国,这是一场生离死别,我应当说什么好

我的心像是被刀子绞割着,我想大声喊叫:

无情、无义、万恶,没人性的共产党,你们为什么让起义的国民党高级将领冤死在牢房?你们为什么拖那么久,才把康健的父亲平反?你们为什么还要把不明不白,历史反革命家属的黑锅压在康妈妈和康健母子俩身上?你们为什么不让康健去歌唱?

老天爷呀,你太不公平了,为什么这样早早地夺走他的生命!


1982年,中国歌剧院在中国成功地上演了歌剧《卡门》。连演25场,场场爆满。康健扮演了剧中的唐贺赛。

康健于20003月去世,年仅52岁。


2015211


 

浏览(2434) (5) 评论(6)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汉卿 留言时间:2015-02-13 13:04:16
可恨的是,在他还是青年时,他的机会被人为的剥夺了。
回复 | 0
作者:ladybug 留言时间:2015-02-12 22:22:55
他的名字没有保佑他。。。 愿他在天堂唱他爱唱的歌!

找到一篇关于他的文章: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d6aca1d010181pl.html
回复 | 0
作者:汉卿 留言时间:2015-02-12 09:34:21
康弟,

我想这是对我的前一篇文章“假如我没出国”的间接回答,也是我终究要出国的原因。

当老百性还只求吃饱时,是无力对付专制的统治者的。
回复 | 0
作者:康乐园小夜曲 留言时间:2015-02-12 09:19:22
被伟光正和其喽罗们鼓吹出来的“800年华夏盛世始于今日”,其根基就是无穷无尽的人为悲剧,一群丧失了人性的统治者,一个离文明道德越来越远的社会,如何盛世?
回复 | 0
作者:汉卿 留言时间:2015-02-11 21:53:12
芹泥,

是很可惜。我现在每听到多明哥的歌声,就会想起他。他们的嗓音太像了。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5-02-11 18:51:58
同悲。
回复 | 0
共有6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