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汉卿的博客  
不要把一切都当真  
        http://blog.creaders.net/u/5779/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汉卿
来自: 美国
注册日期: 2011-12-29
访问总量: 523,463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完美的风暴 (Perfect Storm)
· 耐人寻味
· 共和党抛弃川普的时机已经成熟
· 川普要溜!?
· 非法移民 – 丁尚彪
· 什么时候开始,把十一当清明过的
· 首先是人,不一定有“才”。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茶余饭后】
 · 怎么猜出新笔名后面的旧博主?
 · 别以为人工智能时代是很遥远的将来
 · 枪:半自动是怎么变成全自动的?
 · 晒晒我们春节的菜肴
 · 网上的 WOMANIZER
 · 为什么有人总想惹别人嫉妒呢?
 · 帕瓦罗蒂的白手帕
 · 当爹的头一天
 · 侃谈头发的功能
 · 中国生肖属相印象
【随感杂谈 (1)】
 · 完美的风暴 (Perfect Storm)
 · 耐人寻味
 · 非法移民 – 丁尚彪
 · 什么时候开始,把十一当清明过的?
 · 世上所有的妈妈都有点神经质...
 · 又该说挣钱和花钱的时候了…
 · 网络信息时代的空中楼阁和地下陷阱
 · 当你讽刺,评判,挖苦中国人的时候
 · 人类需求五层次 - 广义篇
 · 光脚不怕穿鞋的
【往事回忆 (1)】
 · 第一座是铜像
 · 我干过的一件“蠢”事!
 · 沦为“难民”的经历(6)---- 完
 · 沦为“难民”的经历(5)
 · 沦为“难民”的经历(4)
 · 沦为“难民”的经历(3)
 · 沦为“难民”的经历(2)
 · 沦为“难民”的经历(1)
 · 和朋友的一场生离死别
 · 假如我没出国 ...
【侃大山 (1)】
 · 邓小平未曾预料的事 ...
 · 刘鹤听川普当面说,“我不喜欢毛...
 · 让屁股欺骗了脑袋的错觉
 · 单凭一个原因,咱就反对“去中国化
 · 在扭腰,是谁背着光脚的瓜瓜
 · 第四军种应该叫什么,结果出炉
 · 机智的彭大姐
 · 9/3 阅兵,习最危险的几十分钟。
 · 快讯:阿妞不牛海归到中宣部任职
 · 德沃夏克 串门过新年
【我编的故事】
 · 花儿为什么这样鲜
 · 嘿...! [月亮],你给我站住!
【随感杂谈 (2)】
 · 高学位的人怎么可能理解中美贸易战
 · 美国白人的衰败与中国的关系
 · 中国人干的事,不一定全错!
 · 微信 – 这玩艺儿
 · 文贵闻臭
 · “一条狗比一百万个黑 # 更重要”
 · 程序员之死
 · 情人节 --- 初恋情人的节日
 · 大海捞针 vs 干草垛里找针
 · 特殊的女人-- 美女
【侃大山 (2)】
 · 当第一夫人面对羞涩的猛禽
 · 林肯和肯尼迪的轮回?
 · 透过二维水看打工仔的23万退休金
 · 说话听声锣鼓听音,教授吐血记。
 · “教父”评价 Donald Trump
 · 见鬼了?鬼节里没见到鬼!
 · 如果中国和美国接壤,谁来筑墙?
【他人的退休生活】
 · 退休生活 : 引子、回旋和随想
【人物素描】
 · 我那几位瘸了腿的朋友
【专题】
 · 共和党抛弃川普的时机已经成熟
 · 审视正在死灰复燃中的社会主义 (2
 · 审视正在死灰复燃中的社会主义 (1
【杂文】
 · 川普要溜!?
 · 周末篇:你们都还记得他吗?
 · 杂文:能让人失忆的奶
 · 傻子的等级 ( Rated R, 慎入 )
【歌曲】
 · 走进死亡的最高境界
 · 诉衷情 -- 《伪装者》 片尾曲
 · 无所谓,原谅世上所有的不对!
【评论】
 · 首先是人,不一定有“才”。
 · 不光彩的职业
 · 这些美国航班飞 737 Max 8,能躲就
 · 一次失败的尝试
 · 万维博客里 1/6 的人是诚实的
 · 有必要成立万维 <博主和读者协会
 · 用平等心处理夫妻纠纷
 · 视频插入功能有问题!
 · 如果川普败选,有人要革命!
 · 种族主义之火,远没有熄灭。
【民间文学】
 · 沁 园 春 ● 习爷
 · 中国人口又出问题了
 · “共产”= 不“贡献”?
 · 孔子的名片
【视频】
 · 为何对美国来说中国是致命的?
 · 新工作第一天培训,可能过不了关
 · 这一精彩的视频一定得看!
【远方传来的消息】
 · 林彪专机坠毁前最后几分钟的录音
 · “差点儿”得普利策奖的新闻照
 · 2011, 中国人交了多少税?
存档目录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09/01/2018 - 09/30/2018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网络日志正文
德沃夏克 串门过新年 2015-02-28 09:04:16


德沃夏克串门过新年



大概没有太多的人会留恋刚刚过去的,2014马年。那个马年,好像没有什么太多好事发生。在我们这里,赶到马尾巴了,老天爷还降下了几乎创纪录的大雪。


在波士顿地区住了二十几年。大雪,当然见过。但没见过几周之内,这样接连不断,好几场,长时间的大雪。我们房子的前院后院,已经到处堆起了一人多高的雪。几十天来,白天的温度,一直都在冰点之下,地上的雪都不化了。如果再下一场,我把它们往那里放?


房顶上也盖起了厚厚的雪。由于房内的温度比较高,接触房顶的那一层雪,不断地在融化,在房子前后屋檐上形成了很多,又大又长的冰柱。站在街上,不管往那里望去,都是一遍冰天雪地。夜深人静时,不时还能听到雪堆下滑、崩塌的响声。真像是住在东北的深山老林里,只有各家烟囱上冒出的热烟,才让人感到还有生气。


天气预报说,周末还有一场大雪!有什么办法?我只求这几天,送信的人不要来。门前的路和台阶都很滑,万一冰柱从屋檐掉下来砸了头可怎么办。


我是不是应该用长棍子打掉那些挂着的冰柱?省得掉下来伤人?越想越不放心,我咪咪糊糊中下了楼,去查看那些冰柱会不会断掉。

 

我一开门,却看见了门口台阶上有一堆黑糊糊的东西。听到门开的声音,那黑糊糊的东西直立了起来,还竟说起话来:

“对不起,先生。人老了,连白天黑夜都不分了。打扰你了。”

我说:“您是?” 等他把整个脸都转过来后,我不由得惊喜起来。“啊,德沃夏克先生,很高兴又见到你。”

他微微一笑,说:“前年,我在你家,你的太太给我品偿了,泡在热汤里那又圆又白,咬下去又香又甜的食物”“元宵。”“哦,对,元宵。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吧?”

“那是元宵节,还没到呢。”“不过,赶上过羊年春节,我们正在包饺子。”“来,德沃夏克先生,请进。”

老夏点了点头,还不住地往他的身后转过了几次头,左胳膊同时不断地前后摆动着。这时我才看到,从雪堆后钻出一个高大的身影。也是一位有白花胡子的老头。




老夏连忙说:“我把柴可夫斯基先生也领来了,你不介意吧?”

“柴可夫斯基先生,欢迎。请进。你们都请进。”


老夏没忘了两年前品尝的元宵,还能把老柴鼓动起来,一起串门过羊年,看来,搞音乐的人都喜欢吃,是真事。


我把两位老先生请进家里,刚要走进客厅,却见那里已经被挤得满满的。他们个个手里拿着乐器,像是某个交响乐团来的人。看到两位老人进来,客厅里,乐器声突然凌乱地晌起来。演奏师们开始忙着对音,一下子,我的家变得热闹非凡。老夏切连忙举着张开的手掌,不住地摇着头说:“这里太乱了,我们到厨房去。”一扭身,领头直奔厨房去了。


这老夏,还真不拿自己当外人,他又怎么知道厨房在哪儿?啊,一定是饺子馅的香味。


进了厨房,都洗过了手;我刚刚教两位老先生怎样包饺子,屋里所有的电灯突然一灭一亮地闪了一下,客厅顿时安静了下来。


不一会儿,倍大提琴低声沉闷的声音从客厅里传了出来。紧随着,巴松管在低音区呻吟般的旋律一下子把周围的空气笼罩在不祥之中;而后,犹如海潮般蜂涌的弦乐,又让人仿佛们看到了黑压压一群人,形成长长的队伍,在缓缓而行;犹如哭泣般的管乐声,钻人心的弦乐声,更是让人感到悲痛、凄凉 … … …


柴可夫斯基,他双眼直愣愣地盯着音乐传来的方向,轻轻地,把我示范包饺子的双手有力地推到了一旁。他手掌上的那张饺子皮不住地颤动着。老先生像是被雷电击中了,身子向后一倒,重重地坐在椅子上。


是的,传出来的,正是柴可夫斯基第六,B 小调交响曲,也叫《悲怆》交响曲。是他六部交响曲中最杰出的,也是众所皆知的一部。


《悲怆》交响曲完成于1893年。柴可夫斯基曾说:“(悲怆)这个标题是对所有人提出的”。这部作品不仅是他个人一生忧郁的写照,也表现了人类共有的对人生的绝望与悲怆感。一百多年来,自这部作品的“出世”,悲怆的旋律就一直强烈地震撼着人们的心弦。柴可夫斯基认为,这一部是他一生中最感到满意的作品,“我爱它,甚过一切!”“我已经把我的整个灵魂都放进去了。”当年柴可夫斯基亲自指挥了这部作品的首次公演。几天之后,柴可夫斯基离开了人间。这部作品也成了他的“遗书”。



惊心动魄、震撼人心的乐章,包含了作曲者对希望的憧憬;对生活,幸福,欢乐的热烈探求;也反映了作曲者遭遇失败后的痛苦和绝望。我们感到了他不屈不挠的意志和勇气;那不间断的与命运的冲撞和搏斗。然而,在一次次的努力中,他再也找不到那确定的方向,最终在无限的痛苦中,走到无法摆脱,永恒的死亡。


音乐这东西真是神奇。仅仅是空中空气的疏密变化,传到耳朵里,经耳内鼓膜、三块听小骨、耳蜗和成千上万毛细胞的振动;传到大脑,便产生了如此奇妙的感受。洗礼,对!真是一场洗礼。而当品尝食物时,眼睛、鼻子、嘴巴、舌头都用上了,最后的感觉,只不过是紧绷绷的肚子。


对于这两位大音乐家,目前来看,肠胃的蠕动更显得重要。


饺子煮好了。德沃夏克先生,不像前年来时那样疲惫不堪。他这次有备而来,情绪一直很好。他不住地摇着头,赞叹着。他说我做的饺子真的是太好吃了。我吗,几天来,铲雪铲得把前年思乡的情感也都铲没了。好像也有了些悲怆感。而柴可夫斯基先生呢,他还沉浸在低深的漩涡里。

“柴可夫斯基先生,趁热,快尝尝饺子。”

“啊 ?”“啊,对!”

唉,老柴呀老柴,你真应该跟老夏学学。

碗筷叮叮铛铛响,盘盘饺子上腾起的热气,上升着,在音乐声波的调制下飞舞,在空中环绕、回荡


突然,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


(短-短-短-长)会是谁呢?


写于2-26-2015

想知道,我第一次是怎样与德沃夏克相遇的吗?请看《巧遇德沃夏克》



浏览(418) (1) 评论(0)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当前为第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