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不洁之人的博客  
笨嘴拙舌,蓬头垢面  
        http://blog.creaders.net/u/4140/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不洁之人
 
注册日期: 2010-07-30
访问总量: 2,404,797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新年最震撼数字出炉
· 好言难劝该死的鬼
· 习近平根本不懂台湾
· 习近平敢听毛泽东的话打持久战吗
· 习近平漏报一项世界第一
· 习舵手要把中国引向何方
· 李鹏亲信死的正是时候
友好链接
· 沁霈:沁霈的博客
· 云门:云门杂谈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网络游戏:天外来人
· 珍曼:珍曼的博客
· 伊萍:伊萍的多彩世界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冠云:冠云的博客
· 医言堂:医言难净
分类目录
【习近平4】
 · 习近平释放严重信号
 · 太子党的毛泽东情节
 · 中共涉朝密件大有来头
 · 胡锦涛害了两个上将军
 · 习近平新年训令不怕死 解放军枪口到
 · 习近平强势上套 李克强借坡下驴
 · 蔡奇三大恶政已遭遇挫折 习近平莫非
 · 习近平莫非心虚了 最难摆布还是军
 · 习近平破世界记录 王沪宁安的什幺心
【习近平3】
 · 亲信为何总要坑害习近平?
 · 习近平隐忍一年多 中纪委拿下两面人
 · 习近平的枪杆子出了问题?
 · 习近平很生气 孙政才后果很严重
 · 习近平遇到89民运会怎么办?
 · 习近平整肃房峰辉张阳之谜
 · 19大开会日期暴露习近平内心秘密
 · 习近平会舍掉王岐山吗?
 · 习近平北戴河遇到大麻烦?
 · 习近平用军队保卫自己 用口号保卫国
【习近平】
 · 还原十九大幕后真相
 · 解密中共官场黑话
 · 小人物十九大扔出重磅弹
 · 王岐山要和习近平翻脸吗?
 · 政才拿下敏尔上位 看习近平用人之道
 · 闲话“十日文革”
 · 比较马英九习近平在新加坡的表现
 · 习马晚宴是否AA制?
 · 谈谈习近平的阅兵车
 · 数典忘祖的习近平
【习近平2】
 · 中共面临最后窗口 百姓应当早做决断
 · 习近平给国人画饼 百年梦诱苍生望梅
 · 中共沉船计划谁是替死鬼
 · 谁的胆子这么大 竟敢消费习近平
 · 王岐山国宴再次亮相 习王关系耐人寻
 · 习近平把故宫变皇宫 强人性格值得
 · 习近平为何挥刀向武警
 · 习近平权力越大胆子越小
 · 毛泽东为何没主义 习近平凭啥有思想
 · 习近平的秘密即将公开
【毛泽东三十六计】
 · 第八计 暗渡陈仓 ——借文革清除异
 · 第八计 暗渡陈仓 ——借文革清除异
 · 第一计 瞒天过海——称抗日蒙骗天下
 · 第一计 瞒天过海——称抗日蒙骗天下
 · 毛泽东是何时决心拿下刘少奇的?
 · 阴谋大师毛泽东36计
 · 第七计 无中生有——挟苏联金门冒险
 · 《毛泽东三十六计》序言、目录
 · ​阴谋大师毛泽东
【郭文贵2】
 · 郭文贵再出江湖 抛妻别子为了谁
 · 郭文贵爆料和中纪委查案的区别
 · 郭文贵为何如此激愤?
 · 郭文贵痴心不改
 · 郭文贵为什么不反共?
 · 郭文贵的扭秧歌战术
 · 替郭文贵填空 替私生子找爹 从人的
 · 郭文贵粗心闹出乌龙 私生子原来另有
【解密国安大舌头录音】
 · 解密大舌头第二季 下
 · 解密大舌头第二季录音 中
 · 解密大舌头第二季 揭开党国惊天黑幕
 · 解密国安大舌头录音 第二集
 · 解密国安大舌头录音
【毛泽东三十六计 二】
 · 第十四计 借尸还魂 ——死鲁迅延安
 · 第十四计 借尸还魂 ——死鲁迅延安
 · 第三十计 反客为主—井冈山生死恩怨
 · 第十八计 擒贼擒王——缚鹰犬五酋低
【郭文贵专题】
 · 王岐山破例会见外国政要 背后隐藏大
 · 郭文贵为何如此激愤?
 · 王岐山连续露面 释放强烈信号
 · 孙政才酣睡罪被拿下
 · 王岐山自选动作与郭文贵循环套路
 · 郭文贵“说服”共产党
 · 习近平的包子王岐山的馅
 · 习近平若不理睬 郭文贵能揭竿而起吗
 · 北京给郭文贵送礼 秦王刺荆轲 图穷
 · 中南海给郭文贵送礼 秦王刺荆轲(视
【党史疑点 二】
 · 林彪到底是玩弄了毛周还是被玩弄了
 · 抗战期间八路军的几次重大集结
 · 毛泽东剑指周恩来——潘汉年冤案、
 · 毛泽东剑指周恩来——潘汉年冤案、
 · 毛泽东批准杀刘青山、张子善是否得
 · 毛泽东还良心债?
【党史疑点】
 · 潘汉年因何得罪毛泽东 离奇生死只在
 · 千里跃进大别山得失探析 (下)
 · 千里跃进大别山得失探析 (上)
 · 潘汉年案件的几个疑点 (下)
 · 潘汉年案件的几个疑点 (上)
 · “草地密电”:无中生有 移花接木
 · “草地密电”:无中生有 移花接木
 · “草地密电”:无中生有,移花接木
 · “草地密电”:无中生有,移花接木
【少年印象】
 · 抓特务——童年逸事
 · 文革中的幸福一天
 · 多情少女薄幸男
 · 只吃过六十几个馒头的老人
 · 少年印象
 · 即将失去的故乡
【朝鲜危机深度分析】
 · 美军越过三八线止步何处
 · 朝鲜危机深度分析 (六)
 · 朝鲜危机深度分析 (五)
 · 朝鲜危机深度分析(四)
 · 朝鲜危机深度分析 (三)
 · 朝鲜危机深度分析(二)
 · 朝鲜危机深度分析 (一)
【冷眼看房市】
 · 畸形房地产中共已暗中叫苦
 · 拯救房地产的秘密武器 (下)
 · 拯救房地产的秘密武器 (上)
 · 看谁还要跳火坑?
 · 谁为这次房地产大跃进买单?
 · 房地产业的黄昏已经降临!
【闲情逸文】
 · 官家与百姓谁才愚蠢
 · 侠客遗风的回光返照——电影《老炮
 · 一出悲壮的喜剧
 · 鲁迅先生的盲点
 · 从鸟人到屌丝与装蒜到装逼
 · 千万别相信不喜欢猫的人
 · 京剧样板戏的成败
 · 闲话世间风雅事
【军事杂谈】
 · 地狱之门为谁打开
 · 敏感时刻歼20列装 习近平打算干什么
 · 中共在台海的军事冒险——台海导弹
 · 中共在台海的军事冒险——台海导弹
 · 几张泄露我军机密的照片
 · 解放军距离机械化还有多远?
 · 为党的十八大献礼?——看看我们的
 · 看到辽宁号航母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闲话毛泽东 二】
 · 毛泽东与才女林昭之死 下
 · 毛泽东与北大才女林昭之死(上)
 · 毛泽东嗜杀之谜 下
 · 毛泽东嗜杀之谜 中
 · 毛泽东嗜杀之谜 上
 · 毛泽东如何收拾刘少奇(四)
 · 毛泽东如何收拾刘少奇(三)
 · 毛泽东如何收拾刘少奇 (二)
 · 毛泽东如何收拾刘少奇(一)
 · 毛泽东的秘密 第一集 发妻之死(下
【闲话毛泽东】
 · 毛泽东的神秘举动
 · 起居注和毛主席身边的窃听器
 · 闲聊毛主席的私德
 · 毛主席的禁空令和卡扎菲的禁飞区
 · 无处不在的毛主席
 · 毛主席对未来中国的影响
 · 毛主席的偶像是邓小平们的挡箭牌
【中印边界战争】
 · 一场奇怪的战争 (五.结尾)
 · 一场奇怪的战争 (四)
 · 一场奇怪的战争 (三)
 · 一场奇怪的战争 (二)
 · 一场奇怪的战争 (一)
 · 解放军放弃藏南是因为高原环境吗?
 · 印度军队侵占我国门隅达旺地区亲历
 · 你真的知道中印战争吗?
 · 解放军放弃藏南是因为后勤不济吗?
 · 中印边界战争爆发时机的探讨
【历史杂谈】
 · 周恩来为何直言帮罪臣
 · 内战末期知识分子的倾向和选择
 · 国民党为何失去大陆?
 · 拒绝接受道歉恰当吗?
 · 共产党第一个城市被隐藏的故事
 · 辛亥革命真的错了?
 · 惋惜林彪将军
 · 写在文革四十五周年
 · 不要美化毛主席出兵朝鲜的决策
 · 谈共产党成功的秘诀
【历史杂谈 二】
 · 国民党才俊苦心谁知 谍海生死劫令人
 · 红色巨谍是怎样炼成的? (下)
 · 红色巨谍是怎么炼成? 上
 · 圣洁化与污名化——中共的独特传统
 · 到底是谁想炸死抗战统帅蒋介石
 · 回看“中原突围”(下)
 · 回看“中原突围” (上)
 · 九一八事变张学良罪莫大焉
 · 纪念抗日战争中的中国炮兵
 · 果真是人民选择了共产党?
【名人品评】
 · 孟宏伟妻开始敲打中共
 · 六十老妇倚门卖笑
 · 猜透王子的心
 · 樊秀才叫板习近平中共高层又现裂痕
 · 谁盼毛新宇死谁怕毛新宇生
 · 彭丽媛敏感时刻发论文
 · 灾难来临有人先觉
 · 红二代悼唁陈小鲁密码解读
 · 陈小鲁意外离世 内斗即将见分晓
 · 八〇后明星因何陨落
【党魁品评】
 · 如何评价共产党中的好人?
 · 指责胡锦涛不作为有点不厚道
 · 江泽民的确是个好同志
 · 江泽民的生与死
【国土安危】
 · 空军再现习近平伤心地
 · 印度突然撤兵 其中奥秘何在
 · 中印边界冲突升级 解放军援兵何时到
 · 习近平是男儿吗,印度为何敢打中国?
 · 习近平会同印度开战吗?
 · 冷眼看南海仲裁
 · 中国在南海面临崩盘?
 · 解放军的假想敌到底是谁?
 · 为何当局在与越南交涉上一错再错
 · 我党正在玩火?
【唱和网友】
 · 致谢牧羊人等诸位网友
 · 虚拟空间的真实存在——余不洁声明
 · 何谓“女先生”?
 · 阻冠云兄离别万维
 · 反独裁却不反共?
 · 如何判断中共---再和沁霈博
 · 中共真能腐而不垮?---和沁霈博
 · 谈万维博客生态兼向胡评博讨教
 · 谁是文革的罪人---和米笑网友商榷
 · 谁希望中国大乱——答落基山人
【官场现形】
 · 郑晓松自杀鬼影憧憧
 · 闹了瑞典闹英国党国想要干什么
 · 胡春华为何没有反对票
 · 周永康案件了尤未了
 · 令计划是否知道自己将被拿下?
【薄熙来】
 · 从审薄看当权者的得失
 · 薄熙来用党的法律公开愚弄党的潜规
 · 赌一把薄熙来的生死
 · 一失手成千古恨——可怜的薄熙来
 · 党中央为何重手惩治薄熙来
 · 从如何给薄熙来定罪看当局的难处
 · 薄熙来的是是非非
 · 中共的文革烙印
 · 孔庆东的可爱之处
 · 薄熙来下台无关左右
【王立军门】
 · 官家反腐,干卿底事
 · 党要把人们的眼睛引向下半身?
 · 党对薄谷案件的处置左右皆失
 · 一场彪炳史册的审判
 · 典雅洒脱的薄谷开来
 · 薄案的了结和胡锦涛未来的选择
 · 潘金莲与西门庆合谋杀王婆?
 · 雾里看花——谈王立军事件背后的故
 ·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 谁动了薄熙来的奶酪
【温家宝】
 · 苦命的温家宝总理
 · 如何看待温家宝家族财产的曝光?
 · 温家宝还是中国的总理吗?
 · 富贵逼人
 · 温家宝到底该如何是好?
 · 炉口上的温家宝总理
 · 温总理被过度消费了
 · 不管部部长温家宝
【话剧剧本1】
 · 话剧剧本《闹鬼》第四幕
 · 话剧剧本 《闹鬼》 第三幕
 · 话剧剧本 《闹鬼》 第二幕
 · 话剧剧本 《闹鬼》 第一幕
 · 四幕话剧剧本 《闹鬼》 简介
【话剧剧本2】
 · 六四 话剧剧本《疯子》 第四幕
 · 六四 话剧剧本《疯子》 过场 (第
 · 六四 话剧剧本《疯子》 第三幕
 · 六四 话剧剧本《疯子》 第二幕 上
 · 六四 话剧剧本《疯子》 第二幕 下
 · 六四 话剧剧本《疯子》第一幕 下
 · 六四 话剧剧本《疯子》第一幕 上
 · 23年来的幽愤
 · 文学原创: 话剧《疯子》 简介
【胡温一朝】
 · 强势亮相、颓势谢幕
 · 胡锦涛裸退留给世人的疑问
 · 老人政治谁之过
 · 腐败能换来对党的忠诚吗?
 · 胡温政府是最差的还是最好的一届政
 · 是民间冲突还是官民冲突?
 · 灾难已经临近祖国?
 · 愚不可及的举措
 · 挖肉补疮的财政政策
 · 和平奖的空椅子和天朝的进步
【金家王朝】
 · 美国是否会对金家王朝动武?
 · 朝鲜核武器的三角乱爱
 · 朝鲜战争进入倒计时!
 · 金三世和朝鲜的前景
 · 有可能爆发第二次朝鲜战争吗?
 · 金家朝鲜为什么折腾
 · 当局高调支持朝鲜是何用心?
【金家王朝 二】
 · 三胖狮城战川普两家胜负各几分
 · 三胖熊抱文在寅能屈能伸真光棍
 · 金三胖北京讨债习近平如何是好
 · 金三胖发狠威胁川普习近平保媒引火
 · 金正恩人小鬼大有韬略
 · 习近平紧要关头失去定力
 · 川普换国务卿事关中朝 习近平金三胖
 · 习近平要有大麻烦 金三胖倒向美利坚
 · 金三胖巧使美人计
 · 金三胖如果闯祸 习近平敢收留吗
【民生苦难】
 · 天罗地网罩不住猪幽灵
 · 刘鹤赤膊上阵吹牛造势
 · 为孩子争公道家长把命丧
 · 一句习猪头换来十天囚禁
 · P2P暴雷百姓受害当局再用离间计
 · 房产税开征挖肉补疮
 · 东亚病夫的恶名会再次出现
 · 女孩泼墨惊天下
 · 贸易战刚打金融已显崩溃
 · 杀童凶手事先精心算计案件背后恐怕
【中国时政】
 · 习近平进博会再造金句
 · 你是否被愚弄?重庆坠车舆论操控
 · 习帝笑脸迎安倍二人各自怀鬼胎
 · 论改革40周年邓朴方跛足先登
 · 圣上亲自部署拿下孟宏伟
 · 私企话题为何让中共紧张
 · 习近平替宣传系统顶缸
 · 刘源说话甚诡异莫非暗讽习近平
 · 习近平峰回路转共产党走入绝境
 · 党国祭出精神原子弹
【中美贸易战】
 · 习近平敢听毛泽东的话打持久战吗
 · 习舵手要把中国引向何方
 · 孟晚舟被保释特科经验显神通
 · 孟晚舟若成污点证人中共机密难保
 · 习近平为讨好美国舍弃华为公主
 · 习近平让步川普暂时放一马
 · 习近平是否有胆会川普?
 · 王岐山拎猪头找错庙门
 · 共产党外战外行下错赌注
 · 一通电话让北京提前过年
【习近平6】
 · 习近平为何开除张房党籍
 · 习近平强硬反击外界质疑
 · 丧钟正在为谁敲响
 · 就算习近平洗黑钱也得让人宰一刀
 · 哪个富豪都能死圣上得让小赖活
 · 明明是草包大权却牢固
 · 危险来临而不知习近平是自信还是麻
 · 危险来临而不知习近平是自信还是麻
 · 习近平是否大权旁落
 · 棒槌岛再会金正恩 习近平要惹大麻烦
【习近平5】
 · 习近平难道一次显温柔
 · 习近平缘何犯众怒
 · 习近平出访非洲是否能回銮
 · 川普航母给习近平降温
 · 环球时报恶心习近平
 · 习王体制 谁是傀儡
 · 中美发生战争 假想还是现实朝
 · 从蒋介石毛泽东的发迹 看习近平的权
 · 王岐山要再现江湖 魔鬼背后有何交易
 · 王岐山重新出山 谁主导习王体制
【薛蟠评传】
 · 薛蟠评传
 · 薛蟠评传之四:身世运数
 · 薛蟠评传之三 风采流韵篇
 · 薛蟠评传之二:为人处世篇
 · 薛蟠评传之一:读书鉴赏篇
 · 有薛公子在,痛快!
【崩溃与革命】
 · 中共开始丢卒保车
 · 习近平看重孝道 张扣扣如何发落
 · 张扣扣复仇惊天下
 · 天堂地狱一念之间
 · 沈大伟对中国政治制度的估计错了吗
 · 崩溃还是不崩溃,这是一问题(下)
 · 崩溃还是不崩溃,这是一问题(上)
 · 暴力革命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
 · 时局和党的前途
 · 为何韩寒谈革命?
【话剧 茉莉花】
 · 茉莉花 第六幕
 · 茉莉花 第五幕
 · 茉莉花 第四幕
 · 茉莉花 第三幕
 · 茉莉花 第二幕
 · 茉莉花第一幕
 · 茉莉花剧情简介
【台湾政情】
 · 民进党大败中共为何笑不出来
 · 间谍诱骗大学生是真事儿还是故事新
 · 习近平洪秀柱会谈后的激辩
 · 祝福台湾
 · 北京最终将不得不接受蔡英文
 · 国民党的最后一个双十大典?
 · 共产党喝凉水、国民党肚子疼
 · 大陆何时解除戒严?
 · 中华民国总统选举有感
 · 國民黨為何格調如此低下?
【香港一瞥】
 · 习近平要如何干掉香港
 · 习近平会替香港当局背黑锅吗
 · 习近平到香港害怕什么
 · 习近平香港发狠
 · 香港建制派给中共的教训
 · 香港选举特首的奥妙 (下)
 · 香港选举特首的奥妙 (上)
 · “占中”成为考验北京执政当局的试
 · 香港会成为当局难以吞咽的苦果吗?
 · 为香港市民加油!
【不忘六四】
 · 李鹏亲信死的正是时候
 · 邓小平为何64要杀人
 · 六四记忆,永不磨灭——28周年祭奠
 · 不忘六四 守护良心
 · 中共淡化64的历史记忆有效吗?
 · 不忘六四,战胜恐惧
 · 六四祭国殇
 · 亡国之日确实不远了!
【政改传言】
 · 《炎黄春秋》停刊标志中共已经无药
 · 别拿宪法当真 别把自己当人
 · 中国向左转意味着改善民生?
 · 当时冤枉庹部长
 · 中共有可能在五年以内作出实质性的
 · 从陈光诚事件看政改传言
 · 中共真的要启动政治体制改革了?
 · 共产党有转变为自民党的可能性吗?
 · 17届5中全会后的形势判断
 · 共产党可能进行宪政民主改革吗?
【89民主运动】
 · 当局在打掉人们对中共的最后幻想
 · 当局在64上的沉默说明了什么?
 · “平反”六四与现今党内纷争有关吗
 · 六四民主运动的成因和教训
 · 何必要扮的比邓小平还酷
 · 落基山人低估了邓小平的政治智慧!
【政治话题】
 · 好言难劝该死的鬼
 · 习近平根本不懂台湾
 · 有人公开向习近平逼宫
 · 习泽东纪念刘少奇寻常活动不寻常
 · 习帝打歪主意煽动义和团
 · 李克强反了?
 · 北大学生为何被秘密绑架
 · 彭丽媛老乡中箭谁是主使
 · 日本再获诺奖谁该惭愧
 · 中共意淫轴心国为中美决裂寻后路
【地方与中央】
 · 说实话还是说假话——党的两难处境
 · 为何地方政府总给中央添堵呢?
 · 果真中央被地方利益绑架了?
【大饥荒和党】
 · 世界最大隔离制度在中国
 · 农民为啥这样苦
 ·  中共如何征服农民
 · 否认大饥荒说明了什么?
 · 只吃过六十几个馒头的老人
 · 对《毛泽东是怎样发现大饥荒的》的
 · 伪史杀人细无声
【话剧剧本】
【党国特色的灾难】
 · 新年最震撼数字出炉
 · 习近平漏报一项世界第一
 · 乡村古惑仔为何多冷血
 · 我看杨舒平事件:道理很简单,情感
 · 雷洋事件中的两个名校毕业生
 · 雷洋注定会白白死去
 · 天津大爆炸一月祭
 · 天津大爆炸中被忽视的群体
 · 带血的内裤
 · 大雨中的老婆老公
【关于卡扎菲】
 · 卡扎菲与萨达姆下场为何不同?
 · 如何看待曝尸卡扎菲
 · 为何卡扎菲要挺到最后?
 · 打卡扎菲中国政府高兴?
【时评2】
 · 两桩性侵案处置为何大不同
 · 美女救英雄结果大不同
 · 川普突袭叙利亚意欲何为?
 · 此地无银四千万——写在雷洋出殡之
 · 中国人民令党中央绝望了
 · 朱令案已经不是一个人的生死问题
 · 从党的精英看国家未来
 · 《不应鼓励中学生走上冲突一线》的
 · 善待我们的藏族同胞
 · 妥协是战略还是策略?
【杂文2】
 · 还是我们的国庆好!
 · 为了正义更应当守规则
 · 人民战争岂是独裁者的挡箭牌?
 · 虚幻的强大充斥着中国人
【茉莉花革命】
 · 川普打叙利亚引发末日战争?
 · 埃及的“二次革命”和台湾的转型
 · 人民币的法力和人民的权利
 · 如何看待当前的茉莉花革命
 · 茉莉花香和国人的秉性
 · 《国内同龄人发出和谐最强音》读后
 · 国人思想中的邓小平阴影
 · 今夜属于埃及
 · 埃及民众的吃饭与民主诉求
 · 关注埃及的变革
【时评】
 · “公诉”茅以轼闹剧如何收场?
 · 谁在本拉登之后?
 · 不说药家鑫
 · 当局到底是怎么了?
 · 独裁统治对社会的腐蚀---也说菲律宾
 · 中国不需要清官 余不洁
【杂文】
 · 守望教会搞政治了吗?
 · 只有一个男人的国家
 · 危险的2011年
 · 中国的强大和虚弱---写在十月一日
 · 中国是一个有组织的社会吗?
存档目录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网络日志正文
毛泽东剑指周恩来——潘汉年冤案、胡风冤案新探 (上) 2015-05-06 17:43:43

毛泽东剑指周恩来——潘汉年冤案、胡风冤案新探 (上)

余不洁

六十年前的春夏之交,天子脚下的北京先后发生了两件不禁令人疑窦丛生的重大事件:一个是长期从事情报工作的潘汉年被秘密逮捕,另一个是著名诗人、文艺理论家胡风被以反革命集团罪逮捕,而逮捕他们的命令竟然都是直接来自党和国家的主席毛泽东。一个“小开”、一个书生居然转眼都成了钦犯

1956年4月25日,毛泽东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做《论十大关系》报告,谈到“顶级反革命份子”时说:“甚么样的人不杀呢?胡风、潘汉年、饶漱石这样的人不杀,连被俘的战犯宣统皇帝、康泽这样的人也不杀。不杀他们,不是没有可杀之罪,而是杀了不利。”1

四五十年代的中国,绝大多数的百姓都是文盲,知道胡风的人微乎其微,而知道潘汉年的国人恐怕就更少了,除了在上海之外,潘汉年在民间不会有什么影响力。就是在为数不多的知道胡风的人当中,把他当作诗人的要远远多于把他当作文艺理论家的。许多人知道胡风,恰恰是通过那首歌颂毛泽东的长诗《时间开始了》。在诗中,作者将他心中的毛泽东几乎比作了踏破洪荒、开创宇宙的上帝。

胡风、潘汉年这样两个远离政治权力中心的小人物到底犯有什么“可杀之罪”,居然让毛泽东这样挂怀?潘汉年的核心罪行据说是因为他隐瞒当年私自会见汪精卫一事,而这只是一已经过去十多年陈年旧事,当时毛泽东对此事并非毫不了解,而这个历史事件对现时的政局不会产生任何影响。况且,政治家在必要的时候和魔鬼拥抱都不在乎对于这等小事,原本就不拘小节的毛泽东理应一笑置之。即便感觉此类事情张扬出去于党、于己不利,也应当淡化处理,充其量将潘汉年弃之不用、软禁起来也就够了。如此不念潘汉年曾经立下的汗马功劳,而大张旗鼓处理这件事,反倒暴露了党的重要机密。而后又把彼此关系不融洽的饶石和潘汉年搞成“集团”,令人望而生疑。而胡风的被捕也非常奇怪,原本不过文人之间的一场争议而已,彼此争相标榜正统,逞一时书生意气。固然毛泽东对意识形态极端敏感,有意用延安文艺精神统一思想,仅周扬一班人就足以把胡风等人整得灵魂出窍,身为最高领袖也大可不必御驾亲征

潘汉年被逮捕,事先毫无征兆,连为潘汉年传书的陈毅也倍感惊讶,而胡风被捕更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两位钦犯的所谓罪证几乎都是在他们身陷囹圄之后才发现的,不过是为领袖痛下手的正当性背书而已。胡风事件的重要当事人舒芜事后多次讲到:真没想到会搞得那么厉害!周扬他们也没想到当年直接操刀批判胡风的中宣部文艺处副处长林默涵后来也坦承:“这是一个事先谁也没有料到的问题,我回答起来也不大容易。”时任毛泽东的秘书、中宣部副部长胡乔木说到:“胡风事件写的人较多,书出了不少。这些事说起来比较麻烦。”2胡乔木自始至终都亲自参与处理胡风问题,加上他核心幕僚的身份,其中的内幕想必心知肚明。此人至死都在一心维护主公,于晚年说过许多大事,而胡风不过是领袖处置过的一介在野书生,胡乔木为何觉着这件事“比较麻烦”?

尽管潘汉年和胡风罪名相异、缘由不同,冤案平反后有关部门给出他们落难原因却基本相同主要是当时毛泽东对阶级斗争形势的错误估计”(罗青长),“当时,毛泽东在思想上存在着对国内阶级斗争形势,对敌情,估计过于严重的‘左’的情绪。”3作为一个极端冷静的政治家,毛泽东对局的判断和把握难道真的如此脱离实际?那时,他拥有中国历史上最强大的军队和最严密的组织体系,在内彻底消灭和解除了一切敌对武装,镇反又杀掉了近八十万反革命,连前朝的乡长、保甲长差不多都清除光了,在外又打败了朝鲜战争中的西方列强,毛泽东的江山简直如铁桶一般为这么两个小人物如此大动干戈,毛泽东显然是别有怀抱。所谓“对阶级斗争形势的错误估计”的说法和后来对毛泽东发动文革的解释是同一个逻辑,只是这些大而化之的说法似乎在有意掩盖政治理论家和政治家的根本区别,以及高层政见之争和权力之争这两者之间难解难分的关系,尤其淡化了政治家对权力的敏感和贪婪的本性。

让我们先回到那个时代,据此来把握当时领袖群体的脉搏。1953年3月5日斯大林死亡东方阵营如丧考妣,中国派出了以周恩来为团长的、一个规格并不太高的代表团参加其3月9的葬礼,主要成员有李富春(已在苏联,正在同苏方进行第一个五年计划相关问题的谈判)、罗瑞卿和驻苏联大使张闻天等,毛泽东是唯一一个缺席的共产党国家的领袖。就在周恩来还在莫斯科忙于公干的时3月10日,中共中央作出决定,撤销以周恩来为书记的中央人民政府党组干事会该决定还对中央政府的领导工作重新作了分工,为了更好地使政府各主要领导人“直接向中央负责,并加重其责任”,确定国家计划工作由高岗负责;政法工作董必武、彭真、罗瑞卿负责财经工作由陈云、薄一波负责文教工作由习仲勋负责;监察、民族、人事等工作邓小平负责周恩来除名义上负总责外,具体工作只分管外交,职权范围大大削减。3月26日周恩来自莫斯科返北京当天即发出《关于撤消政府党组干事会的通知》:“(一)政府党组干事会自即日起正式撤消,今后各党组及党组小组均由中央直接领导。(二)凡有关各委及各部门党组的人员变动及其它有关组织问题的各项事宜,自即日起应直接向中央组织部请示和报告。”

一般认为,延安整风运动确立毛泽东在中共党内的绝对权威,其实,这只是事实的一个方面毛泽东和中共依然受到斯大林的全面辖制,毛泽东头上无疑还有一个太上皇。就在以王明为代表的国际派在延安整风彻底,中共新的五大书记中,除毛朱二人外,刘少奇、周恩来和任弼时依然和苏联有很深的渊源。1930年周恩来赴莫斯科时,斯大林因对向忠发等“工人领袖”失望,曾希望他担任中共最高领导,周恩来却自认为不适合当第一把手扶持了其他人,王明、博古等人的上位就和周恩来有很大关系。不过后来斯大林对周恩来一直称赞不已,在1949年夏天还对为谋划新政权成立而专程觐见的刘少奇说道:“你们有周恩来这么一个现成的总理,从哪里找这么一位好总理啊!”

在中共立国后不久,毛泽东就对刘少奇负责党务周恩来总揽政务的高层权力格局心怀不满一向主张“一元化领导”的毛泽东,曾经多次指责当时的中央政府存在所谓“分散主义”的问题甚至还抱怨“什么都是西花厅(周恩来处),哪有颐年堂(毛泽东处)”。斯大林的死亡不仅引发了毛泽东继承其衣钵的雄心,也带来了毛泽东重新调整高层权力格局的契机,其重要的步骤便是利用高岗来平衡和抑制周恩来、刘少奇。然而由于高岗缺乏高层政治斗争经验,不慎引发了各方反弹。为了维护了自己的权威,避免党内分裂,毛泽东只得相机应变,甩出了高岗。这场原本指向周、刘的斗争结果却以高岗自杀而不得不暂时做了了解。据高岗夫人披露,毛主席知道高岗死了,非常生气,对周恩来大发脾气,说:“你们把高岗问题处理的复杂化,扩大化了。你们不同意他在中央工作,他可以到地方去工作。”1955年3月,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会议通过了《关于高岗、饶漱石反党联盟的决议》这样的方式收场显然有悖于毛泽东的初衷,面对近乎于弄巧成拙的结局,不知道毛泽东内心是否有一种挫败感。也就在高饶事件落幕不久,1955年4月初到5月中旬这一个多月时间内,潘汉年案和胡风案就接连发生。此后,已经做了五、六年冷板凳的康生于1956年进入北京,这显然是“五马进京”(五个大区首脑到中央工作)后的又一次重大人事布局,而康生的职权范围和周恩来恐怕有很大的重合。

潘汉年案突然,落在1955年4月这个时间点固然有极大的偶然因素,如此功臣却以这等些些小事而被捕则更属偶然而已经持续了数年之久的胡风问题,也在这个时间点陡然发生了本质性的突变,恐怕就不是偶然事件了。除了时间点敏感之外,两个案子的无厘头也极为相似。潘汉年做一个为中共事业成功起到过重大作用的情报首脑,突然变成内奸,其突兀之处令人生疑;而胡风案,在逆境中的“一批明火执仗的革命党”居然在革命成功后成了反革命,即便是罗瑞卿、胡乔木等人也不会相信。但是,天底下没有无缘无故的事情,这两个案件看似荒谬不合逻辑的外表下,其中一定有它隐而不显的逻辑存在。这两个看似毫无关联的案件中,却有一个明显的共同点,那就是潘汉年和胡风两位钦犯恰恰都与周恩来有极深的渊源!

胡风自1937年至1949年前后,就一直在周恩来的直接领导下开展左翼文学活动,深得周恩来的赞许。用某些人的话说,胡风也算得上是周恩来的“身边人”。胡风对周恩来的知遇之恩也极为感戴,以至于在书信中把仅仅年长四岁的周恩来尊称为“父周”后来,胡风在给中央的上书(30万言书)中,还极力表白了他和周恩来的关系,以示他对中共的忠诚。政治家的周恩来,当然是从政治的角度和胡风交往的可能不像胡风那样看重双方的私谊但是,胡风和周恩来关系密切在文化人当中应该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潘汉年和周恩来的关系就更加不一般,早在1931年潘汉年就在周恩来的直接领导下从事秘密工作,并在顾顺章叛变后,和陈云、康生一起共同掌管特科,成为中共情报工作的首脑之一、上海滩上的神秘“小开”。到达江西苏区后,潘汉年又在周恩来的领导下,先后参与和十九路军、粤军的谈判,由此成为红军的“外交部长”,后来又协同周恩来参与第二次国共合作的谈判。正如恩来在潘汉年被捕后对情报系统官员所言:“我同潘汉年交往的历史最长,关系最深,我都不紧张,你们紧张什么?4内心是否紧张,他人无法断定,但是,在中共高层中周恩来和潘汉年交往的历史最长,关系最深却是确凿无疑的。

潘汉年从座上客变为阶下囚只用了一天时间,其中的演变过程过于隐秘和突然,相关档案至今还处于秘密状态。那么,让我们先对持续多年的胡风案件的演变进行一番分析,由此可以看清高层内部的较量。

胡风案件最初是由胡风和周扬等人的冲突引发的,他们之间的矛盾源自三十年代的“左联”时期,其中既有文艺理论上的因素,也有人事上的因素,胡风和周扬等人可谓同志加宿敌。在民国时代,大家基本上还处于平等地位,彼此的交锋只能通过文章和对话。人民共和国建立后,周扬胡乔木为代表“延安知识分子”成为文化的领导者,胡风及其追随者已处于受冷落、排挤的地位双方的关系发生了本质性的改变。

国之初,周扬等人就一直在部署和开展对胡风等人的整肃当时主管文化工作的周恩来对此也有过批,但基本上是以局外人的身份来对待胡风和周扬之间的争论的。直到周扬等人最后围剿胡风的时候,周恩来还曾要求他们不要先带着谁对谁错的观念进行争论。周恩来清楚周扬与胡风在历史上结怨很深,由周扬等人主导这次批判并不恰当。不过,周恩来基本上默认了周扬等人为所欲为值得对比的是,在日后进行的对丁玲批判时,周恩来却指示和安排周扬回避盖因为,胡风是周的身边人,而丁玲曾经是毛的身边人。周恩来的为人一向如此,一旦涉及到政治斗争,越是和他有明显渊源的人越得不到他的关照。有时为了显示自己的铁面无私,甚至还要格外严苛。

毛泽东对这场批判也早就知情,在胡风上书中央《30万言书》之后,1954年12月10日《人民日报》发表周扬的文章我们必须战斗对胡风提出的建议和批评进行了反驳,该文就经过了泽东修改尽管文章言辞激烈,在定性上也仅仅把胡风从“同志”改为了“先生,并没有否认胡风先生在文艺事业上的劳绩,其批判依然限于思想方面,或者说还是按照人民内部矛盾来处理的据《周恩来年谱》记载,1955年的2月26日高层还在毛泽东处开会讨论对胡风如何展开批判等问题。参加者除周外,还有刘少奇、陈云、邓小平、彭真、陆定一、胡乔木、胡绳等。由此可见,胡风问题已经成为高层讨论的话题。

1955年5月13日《人民日报》发表了关于胡风反党集团的材料”,问题的定性陡然发生变化。为了制造一个胡风两面派的形象,这天的《人民日报》同时也发表了胡风的我的自我批判一文,然而,却选用了未完善的中间稿,对胡风尤其不利。当天,周恩来接到胡风电话,说《人民日报》发表的我的自我批判,是第二稿而不是定稿的第三稿,这里面肯定有鬼!惊恐不安的胡风请求周恩来出面过问此事。周恩来随即打电话给周扬《人民日报》负责人邓拓,核实清楚后,指示《人民日报》既然搞错了,要发篇检讨。奇怪的是,作为政务院总理直接下属的文化部长周扬却置总理的指示于不顾,直接去请示毛泽东如何处置毛泽东告诉周扬:甚么二稿三稿,胡风都成反革命了……胡风是要逮捕的。5

泽东曾经说过,“经过延安整风,我结识了几个亲密的朋友。有刘少奇、陈伯达、胡乔木、高岗、陆定一、彭真,还有周扬。周扬如此无所顾忌放手痛打胡风,并非他不知道胡风和周恩来的关系。只不过,周扬仰仗毛泽东的宠信,对周恩来有所忽略而已。一边是有理有权、圣眷正隆的周扬,另一边是不识时务、不知深浅的胡风,周恩来自然只能做做官样文章,公事公办,任周扬等人为所欲为文革开始后,毛泽东的那几个亲密朋友除胡乔木外全数落马,周扬也身陷囹圄。文革末期,历尽磨难的周扬出狱后,曾书信一封给周恩来,估计其中对当年胡风一事有所涉及,没想到却惹得已经奄奄一息的“父周”大怒。6恐怕当之事让周恩来二十年一直耿耿于怀,乃至于方有今日之怒气。而周扬在吃尽苦头之后似乎还是没有参透,否则,就不会这样自讨没趣。

浏览(4422) (3) 评论(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公孙明 留言时间:2015-05-06 18:11:44
主贴的写法是站在周恩来一面的偏颇之词!

仍然没有了解到毛泽东革命一生跟以周恩来为首的中共国际派的斗争。这场斗争,周恩来死后由其继承人得到最后胜利,中共国际派全胜出,然后有“改开”四十年后今天假共们祸国殃民卖国自肥的惨状!

参考:“周恩来死斗毛泽东–兼论中共国际派与两次怀仁堂事变”一文http://blog.creaders.net/gongsunming/user_blog_diary.php?did=216501
回复 | 0
共有1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