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洛城寄語  
海外作者的書寫,包括散文,雜記,遊記,小說等作品。  
我的名片
伊犁
 
注册日期: 2014-04-23
访问总量: 141,254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瑞士的湖光山色 (二)
· 瑞士的湖光山色 (1)
· 中国天眼 伊犁
· 从巴黎到伊犁
· 抚今追昔游贵州(2)伊犁
·  抚今追昔游贵州 (一) 伊
· 秘鲁十日游 伊犁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小说】
 · 路漫漫 伊犁
 · 男人 狗 女人 伊犁
 · 都是诺贝尔奖惹的祸 伊犁
 · (四)被驱逐的爸
 · 被驱逐的爸 (3)
 · 被驅逐的爸(2)
 · 被驱逐的爸 (1)
 · 掌声馀韵
 · 芳鄰
【散文】
 · 从巴黎到伊犁
 · 三代美国梦 伊犁
 · 登山乐 伊犁
 · 蓝屋岁月 伊犁
 · 彩绘人生 伊犁
 · 艺海奇芭---李玉刚 伊犁
 · 听朗朗弹钢琴 伊犁
 · 天使给母亲送橙 伊犁
 · 安迪家的感恩节 伊犁
 · 细说海外华文女作家协会 伊犁
【遊記】
 · 瑞士的湖光山色 (二)
 · 瑞士的湖光山色 (1)
 · 中国天眼 伊犁
 · 抚今追昔游贵州(2)伊犁
 ·  抚今追昔游贵州 (一) 伊犁
 · 秘鲁十日游 伊犁
 · 山水有情(重訪Mammoth Lakes )
 · 莫内的莲池与花园 伊犁
 · 犹他国家公园游 伊犁
 · 感受西藏的一片净土(2) 伊犁
存档目录
05/01/2020 - 05/31/2020
04/01/2020 - 04/30/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0/01/2019 - 10/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09/01/2018 - 09/30/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网络日志正文
被驱逐的爸 (3) 2015-06-18 14:47:28

老胡今天起得早,预备参加大女儿小玉的大学毕业典礼。他的心裡很激动,二十二岁的闺女,出落得亭亭玉立,她在南加大读商科。从他租住的小房间,开着一辆几百块钱买的丰田旧车,心中计划好行动的步骤,先是回家让莹莹开门,进去取西装换衣服。女儿的毕业典礼他总可以去吧,人生大半辈子辛劳不就是为了儿女们的幸福吗?

八点半他已站在大门口,看布窗帘密密实实,室内暗暗的毫无动静。毕业典礼十点开始,她们难道还没起?

 一个月前他从香港回来,便没有进过自家的大门。只见一隻陈旧的黑皮箱靠在牆边,如是给退伍军人机构来取的捐赠品,他认得那隻箱是他从香港来美国留学时提的。大门钥匙已换,他不断按电铃,拍门,都没有人应门,他走到屋后,从厨房的窗户可以看到洗碗盆内还有几个盘子没洗,真恨不得打破窗户跳进去。想不到莹莹会一下子便反目无情。她是在甚麽时候开始计画这一切的? 居然做到天衣无缝,气在上头时,真想买一枝枪,先杀死她,再自杀。

如今想起来,她早有预谋,在他去香港前,她竟然好心的给了他两千元,还叫他在香港多呆些时间,不要快快回来,跟他的家人多聚聚。那时他没有听清楚,以为她是好心,多陪陪年迈的爸妈,其实她的意思是叫他最好不要回来。

结婚二十多年,从来没有跟她大吵大闹,意见不合当然会有,有时他让一步,有时她见好便收。莹莹其实是个很会理家的女人。婚后五年,他们便拥有自己的房子。小玉出生后,她自愿留在家中,主要是她不放心保姆。她本来是医院的化验员,薪水跟他差不多。家中一下子少了一份收入,不免足襟见肘,可她也懂省吃俭用,并不觉得家中短缺甚麽。

她的娘家在马来西亚开塑胶工场,有七个兄弟姊妹,个个都出国留学。她的父亲把产业留给两个儿子经营,女儿们没有得到好处,曾听她抱怨说她母亲逝世前,把最好的鑽戒都给了两个嫂嫂,她出嫁时她妈妈只给她一些金首饰和金币,外家送给他俩一张支票,可以买一部实惠的日产车。他从不过问她的外家,只去过马来西亚一次,参加她爸爸的丧礼。

他们家的一切都是莹莹在管,两人开的保险箱,他一次都没去开过。银行户口有多少存款,每月收支,他从不过问。结婚时他们两人都是留学生,睡了半年旧床垫后他们才买了新床与沙发。莹莹很会理财,这些年她陆续把一些现金投资房地产。她在女儿们还小时,便修课改行做地产经纪,一直做得有声有色。为了接送客户,她买了一辆奔驰车,比他开的小喜美有派头多了。

十几年前他被公司辞退,赋閒在家,半年后被美国的一家公司聘去香港主持业务, 待遇优厚。他们本来计划全家搬去,莹莹后来推说两个女儿去香港读书不便,决定留在美国。他做了太空人,每季回美国一趟,与女儿们见面不多,因此感情生疏,很少与她们沟通。莹莹抱怨他对家庭毫无贡献,她如同单亲,吃过很多苦头。其实,他也不一直为全家而努力吗?他每年十多万美元的薪水不都送到她的手裡嘛,因为怕报税,每次他回来,百元美钞一叠叠的交给她。不知她把钱都藏到哪裡?他一直都没有过问。她们母女三人住的百万元大宅,女儿一直在好学区上课,难道他真的毫无功劳?

很可惜他两年前健康不支,回美国检查才获知得了鼻癌,那是他一生经历最痛苦的事。手术完成后,在希望城做化疗,他在地狱挣扎了一年。莹莹接送他去医院,默默承受沉重的打击,加上房市低潮,她两年没有售过一座房子。

化疗过后,他庆幸劫后馀生,在家还养了一条狗,每天带狗出去散步,上网,找     朋友聊天。五十五岁的男人如弃妇似的无人问津,公司请人一般都嫌他们老。他们这些半老年人,一般电脑技术落伍,反应不够快,表面功夫不足。而且他在死门关走了一个圈后,死亡阴影历历在目。他变得很沮丧,在家常觉是个多馀的人,他早上起来的晚,坐拥一间空屋。有时在晚饭时,两个女儿与妈妈唧唧咕咕讲一些学校的事,讲的起劲时,他一插嘴,她们便噤声,恍惚听到外星人似的! 在背后小玉小芬还说他讲的是香港英语。

老胡果断的按了门铃,故意站在一处能被看到的地方。 等了很长的时间,他举手  正想再按。门打开后,是莹莹,她的外貌没变,只是脸上涂了冷霜似的表情生硬。

“我回来拿西装,参加小玉的毕业典礼”。他说完想踏进门坎,还闻到一股煎蛋的香味。

“你不能进屋”。她张开手,挡在他前面。

“甚麽意思? 这是我的家!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你为甚麽这样对我?”

      “再不离开我要叫警察,你立刻走吧,小玉也不想你去。”

“我究竟错在那裡? 给我一个理由。做人不要太绝情。”

“你对小玉没有尽过做父亲的责任,对我也没有尽过做丈夫的责任,你赶快走吧!”

“是我现在一无是处,你看不起我,把我当垃圾扔掉?”他大声叫喊,气得想把她推开。

“我会请律师把离婚协议书寄给你,你走吧,我先在就打911。”她一隻手裡拿着行动电话,开始按钮。

“你以后都不要再回来。”莹莹把大门坪一声关了。

他垂头站在大门外,喉咙如有针刺,痛得眼泪直往外流,只觉的眼前一片黑,全身在发抖。难道这便是他人生的终点吗?结婚二十五年,小玉,小芬两女儿已长大,总不会他毫无功劳。难道离婚就是他们婚姻的终途?他觉得很悲哀,究竟是谁的错?

      






浏览(1344)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当前为第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