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木心的博客  
点点痕迹,只为曾经低头凝思观照自己的生命.....  
我的名片
木心
来自: 香港
注册日期: 2008-08-07
访问总量: 118,611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我们走过的香港(5):石澳 ---
· 我们走过的香港(4):石澳
· 我们走过的香港(3):滘西洲公
· 我们走过的香港(2):浪茄湾
· 我们走过的香港(1):塔门
· 老六的廣東話,一百年也講不好了
· 心上长满了草, 自己拿把刀割割(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回首来时路(1)】
 · 一地鸡毛 (2003.12.15)
 · 我的又穷又馋的童年 (2009-11-01 1
 · 曾和方静有缘
【回首来时路(2)】
 · 一顿年夜饭
 · 农夫和孩子
 · 屋檐底下的风景
【明月松间照(1)】
 · 秋风起,想起谁?
 · 我的朋友Sunny
 · 想念一个有趣的人
 · (转载) 我有明珠一颗──听星云大师
 · 生命诚可贵, 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
 · 工作着是美丽的
 · 人生本来就是临时的
【明月松间照(2)】
 · 晒一晒我们的童年(2):阿花
 · 晒一晒我们的童年(1):大阿姐
 · 大阿姐素描12则(下)
 · 大阿姐素描12则(上)
【万水千山情】
 · 歌声伴我心
 · 假领子及海上回忆录
 · 赤道上的兰卡
【香岛百态录】
 · 我们走过的香港(5):石澳 --- 续
 · 我们走过的香港(4):石澳
 · 我们走过的香港(3):滘西洲公众
 · 我们走过的香港(2):浪茄湾
 · 我们走过的香港(1):塔门
 · 忏文举处罪花飞
 · 最好的人間愛情 (2009-10-13)
 · 天杀的甲流感
 · Grace Bridge (1) 2009.6.8
【香港微博】
 · 老六的廣東話,一百年也講不好了
 · 心上长满了草, 自己拿把刀割割(我
 · 住在屯门又怎样?(2010年10月16日
 · 替邓小平画圈
 · 这样的中秋夜
 · 两财迷小儿
【家庭趣事记】
 · 老六的廣東話,一百年也講不好了
 · 写在结婚14周年纪念日 (2011年8月
 · 花草人生 (2010年10月26日)
 · 妈妈,我也要让你为我骄傲!
 · 壁虎精
【书影艺文录】
 · 和儿子一起学习富兰克林 (写于2010
 · 童话童真---儿子的作文之一 (繁体
 · 儿子的作文之二
 · 儿子的作文之三
 · 只有一个赵志刚
 · 北岛:在香港诗意地栖居 (上)
 · (轉載)深陷財困泥沼 加州漸失金色
存档目录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8/01/2011 - 08/31/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4/01/2010 - 04/30/2010
03/01/2010 - 03/31/2010
11/01/2009 - 11/30/2009
08/01/2009 - 08/31/2009
07/01/2009 - 07/31/2009
06/01/2009 - 06/30/2009
12/01/2008 - 12/31/2008
10/01/2008 - 10/31/2008
09/01/2008 - 09/30/2008
08/01/2008 - 08/31/2008
网络日志正文
农夫和孩子 2008-08-07 16:42:09

20年前落户于上海郊县某农夫家庭的我,着实是个不太安分的野孩子。没有姐姐的文静,更无祖上忠厚老实之风范,常随村中小辈人称老父为“木兔子”,唤母“彩妈妈”。念了大学,离了本就没的家庭管束,更似无法无天。可老爸老妈对我一向放任自流,人家问:“在啥地方读书?”父亲自豪答道:“上海哩。”至于上海哪块角落,他可说不清了。

我大概是最不知足的一个。十天半月回趟家,还常要发几回小脾气,闹几回小别扭。每每背起牛仔包(母亲唤其为强盗包),抛下一句誓言:“从今以后,一刀两断,再不回家。”母亲在身后笑得直拍大腿:“巴不得呢!省得一个月刮走200块!”可一到星期六,心里唯一的念头,便是回去,见见两张古老的脸,再看看住了几十年的那栋老房子。

父母,从一生下来就认识,也许太拥有了,便不再珍惜,岁月一年大似一年,还真以为他们亏待了我。

“妈,家里怎么乱糟糟的,我的书又动过了。”发发无名火,是因为和学校相比,没了那份秩序和整洁,可实实在在是那份井然有序,让我总想溜回去过一下慵懒的生活。

忙忙忙,母亲的回答总是千篇一律,田里,地头,厂里(乡办厂),又是牲口又是副业。而父亲,回回见到的是一身脏衣服,见到他换新衣服,我便也知道不是上亲戚就是过年过节了。

十年前当农场的堂伯第一个种起香菇蘑菇时,因人手不够,请父母去相帮。相帮相帮,就学来了一套技术。搞副业,多好的收获呀,白花花的是蘑菇,黄亮亮的是香菇。从六,七月份到十一二月,仅半年,钱就流进了口袋,抵得上乡办厂一年的辛苦。这么一划算,父母那伟大的雄心便起来了。他们那么积极地去截柴,自家不够,还到二十里外的大姨家一车一车拖回来,浸到河里,又扒来猪灰,晒在家门口,一时间臭气熏天,蚊虫肆意,一个夏天没好日子过。等到猪灰硬邦邦了,又要将其与湿柴拌在一起,一层层往上叠,灰堆越叠越高,活像个蒙古包。父亲矮小的身材在高大的灰堆前,显得相当滑稽。他手握“夜猫叉”,如中世纪的堂吉柯德般冲锋陷阵,“吭呦吭呦”,还是抄了上去。相反,在女人堆里,母亲是属于人高马大的,她细致能干又善于指挥:“祥云,那边的角堆得不匀了,这儿再洒点石灰粉。”急性子的父亲忙得窜上窜下像个猴子。七八月的天,热辣辣的太阳,汗水滴滴如雨水。父母都满脸通红,手上的青筋根根暴起。

待到不放心的时候,周到的母亲又要去请堂伯来视察,直到他点头才松口气。

也许父母最大的杰作便是我和姐姐。我们一路读上去,均考上本科,大专,这让世代农夫的傅家颇为自豪。父亲有时会自言自语:“从你们这辈就断了土根啦。以后这三上三下的房子,有谁住呢?”说着说着又叹起气来。

有时候我们姐妹也会跑过去,试着把灰抄上去,母亲便会心疼地叫起来:“会晒黑的,要发痧的,这暴日头,进去进去。”

于是我们唯一能做的便是烧点绿豆汤,拣个大西瓜,浸在那口母亲称为“清得像猫眼睛”的老井里。待凉得刺骨,便喊:“木兔子,彩妈妈,来喝口汤,歇一歇哩!”妈便回一路“阿阿小”地叫进门来,爸更是乐得眯了眼:“看前头土根家养着个拆天拆地的儿子,哪有我两个女儿有良心。”那光景,仿佛大太阳底下没命干的,倒是我们了。

这一份爱,留在我们心头的,便是那一片深深的秋天。(1991.2)

浏览(773) (0) 评论(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紫荆棘鸟 留言时间:2008-08-08 02:36:11
称老父为“木兔子”,唤母“彩妈妈”?哈有意思。
回复 | 0
共有1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