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木心的博客  
点点痕迹,只为曾经低头凝思观照自己的生命.....  
我的名片
木心
来自: 香港
注册日期: 2008-08-07
访问总量: 118,599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我们走过的香港(5):石澳 ---
· 我们走过的香港(4):石澳
· 我们走过的香港(3):滘西洲公
· 我们走过的香港(2):浪茄湾
· 我们走过的香港(1):塔门
· 老六的廣東話,一百年也講不好了
· 心上长满了草, 自己拿把刀割割(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回首来时路(1)】
 · 一地鸡毛 (2003.12.15)
 · 我的又穷又馋的童年 (2009-11-01 1
 · 曾和方静有缘
【回首来时路(2)】
 · 一顿年夜饭
 · 农夫和孩子
 · 屋檐底下的风景
【明月松间照(1)】
 · 秋风起,想起谁?
 · 我的朋友Sunny
 · 想念一个有趣的人
 · (转载) 我有明珠一颗──听星云大师
 · 生命诚可贵, 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
 · 工作着是美丽的
 · 人生本来就是临时的
【明月松间照(2)】
 · 晒一晒我们的童年(2):阿花
 · 晒一晒我们的童年(1):大阿姐
 · 大阿姐素描12则(下)
 · 大阿姐素描12则(上)
【万水千山情】
 · 歌声伴我心
 · 假领子及海上回忆录
 · 赤道上的兰卡
【香岛百态录】
 · 我们走过的香港(5):石澳 --- 续
 · 我们走过的香港(4):石澳
 · 我们走过的香港(3):滘西洲公众
 · 我们走过的香港(2):浪茄湾
 · 我们走过的香港(1):塔门
 · 忏文举处罪花飞
 · 最好的人間愛情 (2009-10-13)
 · 天杀的甲流感
 · Grace Bridge (1) 2009.6.8
【香港微博】
 · 老六的廣東話,一百年也講不好了
 · 心上长满了草, 自己拿把刀割割(我
 · 住在屯门又怎样?(2010年10月16日
 · 替邓小平画圈
 · 这样的中秋夜
 · 两财迷小儿
【家庭趣事记】
 · 老六的廣東話,一百年也講不好了
 · 写在结婚14周年纪念日 (2011年8月
 · 花草人生 (2010年10月26日)
 · 妈妈,我也要让你为我骄傲!
 · 壁虎精
【书影艺文录】
 · 和儿子一起学习富兰克林 (写于2010
 · 童话童真---儿子的作文之一 (繁体
 · 儿子的作文之二
 · 儿子的作文之三
 · 只有一个赵志刚
 · 北岛:在香港诗意地栖居 (上)
 · (轉載)深陷財困泥沼 加州漸失金色
存档目录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8/01/2011 - 08/31/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4/01/2010 - 04/30/2010
03/01/2010 - 03/31/2010
11/01/2009 - 11/30/2009
08/01/2009 - 08/31/2009
07/01/2009 - 07/31/2009
06/01/2009 - 06/30/2009
12/01/2008 - 12/31/2008
10/01/2008 - 10/31/2008
09/01/2008 - 09/30/2008
08/01/2008 - 08/31/2008
网络日志正文
一顿年夜饭 2008-08-07 18:07:13

 

    20来岁时,每年年关随母亲在乡下的老宅祭祀祖宗,彼时的我,对这些“迷信活动”木知木觉加没心没肺,还不时大放厥词,而今,母亲已去,八仙桌前焚香燃烛烧纸钱的,该是我和姐姐了。母亲,我们会烧多多,母亲,我们知道,你是多么留恋这热腾腾的生活啊!2008年) 

    

    “有穿没穿出嫁,有吃没吃过年”,这是乡下流行的俗话。到年关家家炊烟袅袅,万马奔腾状,似乎那烟也在攀比着主人家道的殷实。“有钱早过年,没钱粘过嘛”。

    到年二十九,我家也开始筹办那顿隆重的年夜饭。我哼着小曲,和粉,准备做汤团。母亲指挥着灶金公公,只见灶头上热气腾腾,白烟缕缕,她像神话中的仙女在变魔术,一揭锅一样一样佳肴井然有序地跃出来。父亲一向只能当打杂的店小二,火不旺了他是火头军,洗菜跑水桥有一长段路,那是他义不容辞的责任,反正一切下手活离不了父亲。这也是按能分工嘛:当年海军出身的父亲竟是“旱鸭子”,兵营三年的掌勺,只让他学会了做饭菜一个本领:煮。于是所有的菜都索然无味。为此我们姐妹俩提出抗议,让他离开灶头远远的。姐姐在楼上折纸钱,快满满一箩筐了。

    所有的菜都烧好,母亲就指挥父亲摆出八仙桌,放了二十多个小碗和筷,见一桌子有那么多无形的老祖宗吃,我很奇怪:“他们怎么挤得下呀,通常只能坐八个人嘛。”父亲“扑哧”一声,母亲随即给他一瞪眼:“大年大夜老小没正经,辱没祖宗!”我们父女俩只得板起脸装模作样地燃香点烛,又一个碗一个碗地斟酒。在香雾缭绕中,门虚掩着,让那些神灵一个一个光顾,那么一桌子好菜,想想要等他们受用了我们才动筷子,真气人;而那些老祖宗们,除了奶奶我从来没见过。饭菜凉得差不多了,又要下汤团供应他们点心。父亲和我早饿得发了慌,拼命吃起汤团来,母亲说待会儿好菜吃不下,我没好气回敬:“你就像小芹妈三仙姑,留着给鬼神们做道场吧。”燃纸钱最怪,今年母亲硬是要姐姐折越多越好,还整捆整捆的黄草纸,说是给老祖宗当存折。世人真可恶,装作孝子贤孙烧掉的其实是最不值钱的。跪在草垫上,对着熊熊大火与灰烬我们一个个磕头作揖。轮到母亲时,她念念有词:“老祖宗呀,小辈平时记不得你们每人的祭日,今个儿就烧些纸钱,你们领着分吧,算是尽了小的一份孝心!”

    待热好菜,真正轮到我们这些人吃的时候,我的肚子首先让汤团撑饱了,再想曾经有二十多个“人”用筷子胡乱触过,一定留下不少唾液,就怎么也吃不下。

    吃呀吃呀,每个碗都必须动一下,才能来年每块田都种得熟。”母亲吆喝着。

“我是不种田的,你们不知道吗?”姐姐叫道。

父亲和我一样,咪着老酒,菜吃得不起劲。弄到最后,母亲突然说:“折腾了这么多菜,腰酸腿疼地也没了胃口,下次不如上饭馆。”

“那你日夜牵挂的老祖宗们吃什么呀?”我们爷三异口同声道,随之四人哈哈大笑。

浏览(87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当前为第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