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法国刘学伟博士的博客
  历史学博士,中国社科院世界政治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在这里评论时事和研究政治制度。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返回首页>> 帮助 退出
我的名片
法国刘学伟博士
 
注册日期: 2011-07-20
访问总量: 697,598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学伟论道】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
· 【学伟论道】中美贸易协议之我见
· 【学伟论道】中美贸易协议之我见
· 学伟论道:锐评中美贸易战停战协
· 刘学伟:西方在叙利亚何以满盘皆
· 刘学伟:中美贸易谈判,峰回路转
· 刘学伟:中美贸易战,僵持上甘岭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政治学研究】
 · 刘学伟概述移民/民族/种族…平等
 · 刘学伟挽救法国沉疴第二计:税民院
 · 以管窥豹黄马甲,西式民主啥困局?
 · 刘学伟:萧功秦谈新权威主义2.0版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附录12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附录11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附录十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九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八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七
【时事评论】
 · 【学伟论道】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
 · 【学伟论道】中美贸易协议之我见
 · 【学伟论道】中美贸易协议之我见
 · 学伟论道:锐评中美贸易战停战协议
 · 刘学伟:西方在叙利亚何以满盘皆输
 · 刘学伟:中美贸易谈判,峰回路转?
 · 刘学伟:中美贸易战,僵持上甘岭?
 · 特习大阪会后,华为飞机又可飞了吗
 · “以技术换市场”,华为可否进美国
 · 欧盟选举:岁月难静好,生计尚可延
【游记】
 · 刘学伟钟琪:夏威夷火山探秘之旅
【教育、文化、生活】
 · 法国教育制度中最值得我们学习的是
 · 在法国接受精英教育,绝不比在中国
 · 那些让人荡气回肠的古典爱国诗篇
 · 法国的退休老人怎样生活?
【历史】
 · 刘学伟中美贸易谈判最后一公里观感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一
 · “天下”者,谁的天下?
 · 新三国(三个文明)演义概述
 · 浅论中国的2.5次革命与2.5次共和
【中东】
 · 刘学伟:西方在叙利亚何以满盘皆输
【东亚、东亚国际关系】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附录十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七
 · 中国应对日本,战术背后当有战略
 · 钓鱼岛与南海诸岛:中国之远谋,应
 · 东亚与中国:一个文明的重新崛起
【海外华人、亚裔】
 · 亚洲人就是新犹太人…… 刘学伟译
【中国】
 · 刘学伟:特朗普能成为乱世枭雄吗?
 · 一个物质比精神富裕得快许多的国度
 · 刘学伟:马克龙访华底气尚存之因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七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二
 · 刘学伟:刘晓波为何没能创造历史?
 · 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是政治改革1.2
 · 十八届三中全会决议之教育改革0.8
 · 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之经济改革2.0
 · 刘学伟讨论“带路党”的结束语
【意识形态】
 · 新西兰杀手“大置换”宣言摘录批判
 · 刘学伟概述移民/民族/种族…平等
 · 以管窥豹黄马甲,西式民主啥困局?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附录11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三
 · 刘学伟推荐邵晟东:共产主义之我见
 · 刘学伟:刘晓波为何没能创造历史?
 · 平等相对论发凡
 · 论领袖的魅力-charisma
 · 人民主权理论的破绽与人心理论的初
【西方衰落】
 · 刘学伟挽救法国沉疴第二计:税民院
 · 以管窥豹黄马甲,西式民主啥困局?
 · 刘学伟:特朗普能成为乱世枭雄吗?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附录12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七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六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结论二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结论一
 · 刘学伟:东方崛起之大数据探密十三
 · 【学伟论道】欧洲恐袭,伊于胡底?
【东方崛起】
 · 以管窥豹黄马甲,西式民主啥困局?
 · 刘学伟:特朗普能成为乱世枭雄吗?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附录12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附录十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九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七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六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二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结论二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结论一
【美国时事评论】
 · 从中美贸易战看特朗普的交易艺术
 · 美国中期选举各类奇葩结果试解读
 · 美国中期选举,风在往哪边吹?
 · 刘学伟:特朗普能成为乱世枭雄吗?
 · “西北阵线”的白人种族主义太黯然
【法国/欧洲时事评论】
 · 欧盟选举:岁月难静好,生计尚可延
 · 刘学伟挽救法国沉疴第二计:税民院
 · 公益劳动法能否是法国的救命药?
 · 以管窥豹黄马甲,西式民主啥困局?
 · 刘学伟:法国难以走出的移民困境
 · 为何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无法成功
 · 刘学伟:马克龙执政半年反思与前瞻
 · 加泰独立公投:多元文化和国家认同
 · 【学伟论道】欧洲恐袭,伊于胡底?
 · 法广采访刘学伟:法国并未出现“海
【移民和恐袭】
 · 新西兰杀手“大置换”宣言摘录批判
 · 刘学伟概述移民/民族/种族…平等
 · 刘学伟:法国难以走出的移民困境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附录12
 · 【学伟论道】欧洲恐袭,伊于胡底?
 · 关于当代国际移民问题的一些思考
 · 刘学伟:“问题移民”以外的三个“
 · 刘学伟:恐怖主义导致民意过度右倾
 · 伊斯兰极端主义的病根在哪里?
 · 刘学伟:西方人搬起了恐怖主义的石
【人工智能】
 · 人工智能会毁掉西方的橄榄形社会吗
 · 刘学伟:人工智能畅想曲
 · 人工智能会毁掉西方的橄榄形社会吗
 · 阿尔法狗战胜给人类的启示
 · 人工智能畅想曲
 · 传统Taxi与Uber大战之我见
 · 聪明的民族是否理当先发财?
【国民综合素质】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八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二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一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结论二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结论一
 · 刘学伟:东方崛起之大数据探密十三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十二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之十一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之十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之九
【过往目录1】
 · 驳刘学伟:东方崛起之大数据之几个理
存档目录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1/01/2014 - 11/30/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网络日志正文
伊斯兰极端主义的病根在哪里? 2015-11-16 13:43:50

伊斯兰极端主义的病根在哪里?


我这篇文章的前半部,被我常投稿的两处正规媒体拒发。看来他们认为我的建议还是太超前。我也观察了两天,西方各大国至少至今真还没有将向叙利亚派遣地面部队的任何动向。看来,巴黎恐袭还没有让西方痛澈心脾,他们还没有到把最后一张底牌都拿出来的地步。不过这样,IS这个毒瘤就会依然健在,西方就必然还会发生类似的恐袭,直到有一天西方忍无可忍,才会真正决一死战。


 请大家关注本文后半部提供的黑科技!


13号星期五,真如西方的传言,是个不吉利的时间组合。巴黎连串恐袭,死者已有一百二十九,为法国二战以来之最。伊斯兰国已经承责。大家不会忘记,一个月前的俄国飞机在西奈半岛坠毁,机上二百二十四人无一生还也极可能是伊斯兰国所为。不过可能不少人没有注意到,也就在12号,黎巴嫩的贝鲁特也有伊斯兰国承责的恐袭案发生,死伤人数也在二百以上。那些人可都是他们的阿拉伯同胞!前些天还有消息报道,他们处决了数以百计的儿童(有视频为证)!那个组织已经疯狂,现在是世界采取更有效措施马上把它扑灭的时候了。


这个伊斯兰国如何在几年之内就在世人的眼皮底下崛起,西方、尤其是美国的错误中东政策难辞其咎。但现在并不是来反省这些的时候。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如何在全世界凝聚共识,用最快的速度,把那个完全超出文明人类底线的伊斯兰国灭掉。


刻下正在召开的有关叙利亚问题的国际会议还在慢条斯理地协调各反对派与政府的立场,要先成立取代阿萨德的临时政府,然后组织选举等。这些设想要等成为事实,伊斯兰国不知道又在世界上成功策划了多少趟上列三起甚至更恐怖的屠杀案。你们有没有听见,伊斯兰国的声明中说,在食品、饮水中下毒都在他们的策划之中?


一切都已经刻不容缓,必须分秒必争,把伊斯兰国以最快的速度干掉。


笔者的看法,作为当事国、苦主,法国绝对应当在最短的时间内,先与盟友协调,然后自己出面或和欧盟一起、或和美国一起,或联合更多的国家,在联合国安理会提出紧急动议,要求授权组织国际联军,在当事的叙利亚和伊拉克两个国家政府的同意下,以数万陆军和配套海空力量的规模,以最快的速度,从海上和周边各国一起挥军入境歼灭那个疯狂的恐怖组织没商量。笔者相信,只要有这样的决心,伊斯兰国的寿命,从联军入境之日算起,绝不会超过30天。那里到处都是一马平川,无处躲藏,和当年伊拉克的情况一样,伊斯兰国那点虾兵蟹将,要与世界联军对垒,那也真是不够塞牙缝的。


西方人之所以一直不敢派陆军入境,不是害怕军事上不能取胜,而是害怕战后脱不了身。这个事情,本人也有一个重大建议,就是在联合国决议中已经可以写明,也要得到现在的叙利亚政府正式认可,就是在战后,要由联合国主持(至少是严密监督)进行一次公平公正的选举,由胜选之人或党派或联合起来的党派联合执政。阿萨德的命运完全可以也必须不置一词。他若能胜选,当然可以继续执政。反之,自然理当下台。而那些反对派组织的武装,在战争结束以后,或新政府成立以后,必须全部收缴。这些设想和要求,都完全符合西方的正统民主理论。


在这个选举完成之前,实在不应当再忙着把阿萨德的现政府搞垮。凭本人直觉,现在叙利亚这个局面,离了阿萨德还真解决不了问题。因为反对派没有任何人物或组织有阿萨德那样的力量有可能在战后维持叙利亚的秩序。那样就会连选举也无法组织,即使靠国际力量打垮了伊斯兰国,叙利亚也难逃利比亚式的陷入无政府状态的命运,至少是这种风险无可比拟地大。


说起来西方人那么聪明,我真不理解他们为什么就不明白现在已经不是讲阿萨德政府民主不民主的时候,而是讲叙利亚人民能不能安然活下去,欧洲人民能不能不为那遥远的地方的一些莫名其妙的纠纷继续牺牲无辜生命的问题的时候。


笔者相信这件事五大常任理事国都会支持,其它国家也应当不会反对。没准能创造一个安理会少见的一致通过的先例。如此中国政府会面临一个极为罕见的以某种方式和程度参加国际联军诛除暴政的机会。这件事对提高中国的国际地位和与西方的融洽度可是有太大的好处。相反如果中国继续置身事外则会非常难看。中国已经是一个准超级大国,也理当开始承担更多的国际责任了。像这种一群大汉围殴一个人人喊打的该死小流氓的局面,自己不去参一脚,是不是也太可惜了机会?


现在笔者想说的第二件事是,这种国际联合武装干涉特定国家内政的事,实在是只能在类似今次的局势下万不得已而为之,实在是最好应当仅此一次,下不为例。当然如果将来真有类似情势,这样做也应当是不良后果最少。


西方对中东政局的一再武装干预,后果之严重,大家都看见。西方的政要,比如英国的布莱尔,美国的希拉里,老布什,都已经在反省后悔。他们的错误的根本原因实在就是迷信他们自己的制度真的可以放之四海而皆准,真的觉得他们自己可以包打天下,且不说他们还很可能有不足为外人道的私心私利小算盘。但结果又总是事与愿违。现在他们可是被吓怕了。连出手去解决自己给世界惹下来的麻烦的勇气都没有了。这真是有些像一个始乱终弃的坏男人。不过如果他们这回和全世界(尤其是周边的伊斯兰国家一起)连手解决了伊斯兰国,那就数十年罕见地,可以做一回举世公认的好男人了。


现在来说第三件事,就是巴黎恐袭可能对国际地缘政治的战略影响。大家想必还记得,上世纪末,本世纪初,西方已经开始凝聚共识,似乎要全力阻挡中国的崛起。但是2001年的9.11改变了一切。在那之后,西方不得不全力应付以本拉登的基地组织为代表的伊斯兰极端势力。打了两场让美国大伤元气的没有结果的战争。而中国华丽转身为西方的反恐战略盟友。十几年过去,西方的反恐战争似乎稍可松口气,就又打主意要重新开始围堵中国。


这次的巴黎恐袭恐怕又会使西方的战略中心重新放到中东,很可能又要在那里打一场地面战争。而中国和俄国都会又一次成为西方的战略盟友。这样,中国和俄国两方肩扛的西方压力都会大为减轻。真不知道老天爷是怎么安排的,伊斯兰国接替基地组织再一次为中国火中取栗。而这事显然西方无法怪罪中国与伊斯兰极端势力有任何牵连。毕竟中国的疆独也在那里接受训练,伊斯兰国自诞生以来,就是西方、俄国和中国的共同敌人。伊斯兰国与全世界的强权为敌,处于不间断的西方加上俄国的空袭下已经超过一年,还能有能力四面出击,这真是奇迹。


本人最后的期待有两个:第一、文明世界采取更坚决的行动,把那个疯掉的伊斯兰国马上干掉。第二、西方不要再去支持任何地方的内战。除了类似现今的万不得已的局势,不要再去武力干涉别国内政。和平的价值高于“民主”。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伊斯兰国的五条覆辙,不要再被重蹈。



以下是这篇文章的扩展部分。原来没有的。


现在我要来深挖一下这场冲突的根源了。


咱们还得从亨廷顿说起。早在1993年,前苏联集团崩溃后还不久,亨氏就发表了一篇闻名遐迩的论文叫做《文明的冲突》,精确预言到,冷战结束以后,不同文明之间的冲突会成为国际政治的新主线。并且进一步明确说,这个文明冲突的两个主要内容如下:第一、东方的经济崛起和西方既有的经济霸权地位的冲突。第二、伊斯兰国家的人口急剧增长和他们的经济始终增长乏力所必然带来的向外输出人口的动向会让西方文明内部产生人口结构危机。当时知识界的主要反映就是觉得亨氏是在危言耸听。


2001年9.11发生后,人们才恍然发现,亨氏的预言还真有一些准头。到得今天,西方人应当更加明确地体认到,亨氏是一个伟大的预言家。他的上述两个预言正在以惊人的速度一步步兑现,真的成了西方文明面临的心腹大患,真的可能让西方文明走投无路呢。


亨氏还早早地预言了西式民主根本不能普世,反而有绝种的危机。亨氏还猛烈地抨击了西方左派知识界鼓吹的多元文化主义之愚不可及,认定这些美丽言论会让西方走入绝路。


可惜亨氏已于2008年过世,没有看见他今天名满天下的现实。只是他如果在天堂里看见他的预言继续兑现,显然也只能是继续地难受的。


不过亨廷顿的理论到此为止,并没有进一步真正深挖出为什么东方能和西方在经济上争雄,也没有解释比如为什么伊斯兰国家就没有这个能耐。


我的扩展还没有完。西方又有一批学者接续亨廷顿的事业,朝着挖掘这个世界的真相的更深层前进。先告诉大家,他们几乎都没有谈到现在西方的显学民主理论。实在地说,民主与否,与人口和经济问题比起来,对于一个文明的生存,那都不是一个等级的问题呀!


这个学派的出现的标志性事件是美国人Herrnstein和Murray在1994年写了《钟形曲线》(The Bell Curve)这本长达845页的震惊一时的书,深入地讨论了极为敏感的美国的种族差异问题。其中心思想是:智力的差异是美国多个种族之间的各种差异的决定性因素。在这本书中,作者只认真地考察了欧裔、西裔和非裔这三个种族的长期数据。考察的内容除智商外,还有受教育成就、收入水平、社会地位(用专业人士的比例来表达)、失业率、贫穷率、犯罪率、女性的未婚生育率等等。


这本书算得上是最严谨那一类的学术著作。正文前的插图目录就有5页。表格的目录有两页。书的正文有665页。其后的注解竟有112页之多,参考书目有58页之多,连索引都有12页。书中的数据表格既多且长,到让笔者觉得难以卒读的地步。这大概是为了让讨论如此敏感题目的该书有足够的说服力。


接着,英国人Richard·林恩在2008年出了一本名叫《全球钟形曲线》(The Global Bell Curve)的书,来扩展《钟形曲线》一书的结论到全世界的范围。他考察了全球存在种族混居的12个国家或地区,得出的结论是,在全世界范围内,《钟形曲线》所论之种族差异一样广泛稳固存在。那些单一民族居住的国家比如日本、韩国他就没有考察。欧洲大陆和中国也没有,可能是因为受政策限制而得不到数据。(欧洲大陆的多数国家完全禁止类似的研究,也因此找不到相关的数据。但在欧洲,并不因为不研究就不出现这方面的问题。)


他的考察非常详尽,每一个地区都有数十张表,数百项数据。书末的references有43页之多。和《钟形曲线》一样,也考察了十几项指标,而且是历史性的有时间跨度的考察。


他还有另一本2006年出的书叫做《智商和全球差异》(IQ and Global Inequality),也是在世界范围内做类似考察。但这回是按种族分章,共分10章分别考察了欧洲人、非洲人、南亚和北非人、东南亚人、澳洲土著、太平洋岛民、东亚人、极地住民、印第安人、非洲的两个最落后的土著Boushmen和Pygmies。然后他还考察了环境和基因对智力的共同影响、智力的历史发展、气候的影响、不同种族的智力发展。书末的references也有42页之多。


这些书都没有中文译本。属于黑科技之列。懂英文的朋友可以到网上去找去看。当然如果大家有兴趣,我还可以更详细地介绍。


好了,现在我回到今天的主题,这些论述与亨廷顿的理论或巴黎的恐怖袭击有什么关系?那些书里面仔细探讨的是欧洲人和非洲人的智力差距。倒是同时探讨了东方人绝不亚于西方人的智力底蕴。那好,这是不是为亨廷顿说的东方人会在经济上与西方争胜提供了更深层的心理学理论依据?


在这些书里几乎没有提到穆斯林世界。大概主要是因为在美国的穆斯林太少,他们没有放在心上。但是那套理论告诉我们,全世界的人类族群的智力水平,分三个档次。第一档是欧洲人和东亚人(仅限中日韩三个民族)。第三档是撒南非洲人。其余的人种、民族,都属于第二档。


这里明白了吗?伊斯兰世界(除了土耳其人和伊朗人例外地高一些),都属于第二档,他们与第一档的种族在智力上有一个标准差(15%)的差距。第三档就再有一个标准差的差距。


智力差了整整一个档次的最主要后果,就是实现现代化工业化会遇到非常大的困难而无法实现现代化工业化,那拜现代医学所赐的大量人口增长就无法供养,于是才有了那一波又一波的移民浪潮。这就是问题的实质。这个答案是不是有点黑科技的味道呀?


这些移民大批进入欧洲可能导致的后果,已经有太多的人论述。笔者不再啰嗦。只是再加上一条,就是欧洲的人口素质会因此而明显下降,然后经济的发展就会平添更多的困难。


但是欧洲的人口老龄化问题又当如何解决呢?从林恩他们的理论中,不难看到出路,那就是向东亚借人口。这些人口,既聪明,又勤劳,又温顺,可以和欧洲文明很好地融合。可是当初欧洲人怎么没想到这一招呀?美国人倒是从1970年代新移民法出笼以来,就相当充分地用到了这一招,所以才有了西海岸加利福尼亚的现代繁荣。不过在欧洲特洛伊木马已经进了城,笔者看欧洲人已经没有什么办法了。就是法国的勒庞上台也没用。“法国人优先”?但那些人早就已经是法国人,在这里都已经繁衍到第三代,你如何把他们请得出去?


那些第二档甚至第三档的人民又应当如何自处呢?或者可以看看拉美和东南亚的榜样,努力向第一档的民族学习、靠拢,大量引进第一档的移民,和他们通婚,那么,自己的文明大概就还可以有救。光靠向外移民,那是害人又害己。因为自己的有限的精英都跑掉了,那自己的民族/国家又如何可能哪怕是退而求其次地发展呢?


好啦,最后再说说中国吧。千万不要中那个多元文化的毒,一定要死守住中国的文化与人种的纯洁,那么中国将来就大有希望后来居上。人口老龄化,也比让别人来喧宾夺主好得多。看看日本,他们没有种族问题,即使经济长期停滞,是不是比欧洲还好过得多呀?


请大家试想想,如果一个移民国度,只有欧洲人,或只有东亚人,或只有欧洲人+东亚人,那会是一个什么状况?

浏览(10000) (16) 评论(37)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再逢战国 留言时间:2015-11-23 13:05:09
作者只是个知识分子。 思考问题没有政治家的现实和宏观视角。
回复 | 0
作者:再逢战国 留言时间:2015-11-23 13:02:50
站在中国的角度, ISIS的存在对中国目前有利。 南海的状态说明, 仅有一个ISIS还不能达到牵制美国的目的。 911前后的历史经历, 中国不可能忘记。 起码现在,中国不可能直接参与消灭ISIS。 如果ISIS现在消灭了。中国南海的会有更大的压力。
回复 | 0
作者:再逢战国 留言时间:2015-11-23 13:02:49
站在中国的角度, ISIS的存在对中国目前有利。 南海的状态说明, 仅有一个ISIS还不能达到牵制美国的目的。 911前后的历史经历, 中国不可能忘记。 起码现在,中国不可能直接参与消灭ISIS。 如果ISIS现在消灭了。中国南海的会有更大的压力。
回复 | 0
作者:talkswitch1 留言时间:2015-11-20 19:37:58
美国人在伊拉克损失5千人,击毙10万武装分子。还是灰溜溜的退出来。当初美军进去的时候,没有搞明白真正的敌人是谁。所以不懂为什么敌人越打越多。真正的敌人是这个地区过剩的人口,美军当初搀和进去的是马尔萨斯战争,干的是减丁灭口的脏活。那是有赔无赚的买卖。 逊尼什叶库尔德没有正义邪恶之分。阿萨德对叙利亚的逊尼,萨达姆对伊拉克的什叶,搞的都是大屠杀和族群清洗。 中东阿拉伯人实际上已经分裂成逊尼阿拉伯人和什叶阿拉伯人两个有血海深仇民族。 如果西方停止打击阿萨德,他可能会保住现有地盘。但是绝无恢复统治的可能
回复 | 0
作者:talkswitch1 留言时间:2015-11-20 17:32:52
派地面部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统治中东阿拉伯国家的封建买办宗教势力,才是伊斯兰极端主义的病根。 阿拉伯国家积贫积弱,域外大国才能有获得廉价资源。 这点上欧美中日利益一致。但是阿拉伯国家不走向工业化,必然在人口爆炸中走向崩溃,反过来威胁西方安全。这就是资源和安全的逻辑悖论。

阿拉伯人在历史上有过优异的表现的,而中国人东亚病夫帽子没也脱多久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5-11-18 22:23:33
刘博,

伊斯兰世界的文明也很久远,古埃及文明也是世界文明之一,阿拉伯族群也有过智慧的文化,比如数学。如果说智商高低影响行为能力,我们中国人里也不少。这个研究如果不全面。结论可能不正确。

再说,伊斯兰极端主义组织群体普遍受教育低,愚昧,但是并不缺少高智商人物领袖,比如美国必须干掉的本~拉登。他指挥设计的911,作为战术行为很愚蠢吗?有战斗力的族群(宗教意识)需要个别高智商领袖,并不需要全体族群有很高智商。比如成吉思汗的蒙古族部队,当年横扫整个中国和中亚,至今还没有任何部队,任何战争达到那样的战果。

战争不是搞工业,有基本组织、装备和实战经验就可以了。许多自杀炸弹攻击者,仅仅是妇女儿童。一方面,宗教的描绘欺骗了他们,一方面确实人生没有前途,家庭充满仇恨,越愚昧越容易接受教唆蛊惑。

正如西岸指出:现在的恐怖主义组织和战斗设计,是完全具备所有游击战的要素,他们组织分散在民间,没有统一服装,放下枪就是普通人,拿起枪就是战士。按刘博所谓联合国军大集团围剿计划,根本就无能为力。虽然一片大平原,坦克车可以长驱直入,但是,枪口前谁是“恐怖份子”呢?难道你提倡大屠杀?种族灭绝?请问谁可以这样干?杀错误了怎么办?

这也是美国和盟国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束手无策只能撤退的困境。

嘿嘿!
回复 | 0
作者:青灯苦禅师 留言时间:2015-11-18 01:21:08
很久都没有谈论比较不同人钟智商这个话题了,主要是听说人的成功与智商关联很小,而与情商有很大关联。就拿在美国打工的人来说,印度人出了那么多的公司老总,中国人,韩国人,以及日本人都几乎是零。这更验证了情商说的理论。

早在十年前看过一些文章,当时觉得很新鲜,说东亚人的智商很好。其中有介绍说,最早发现这一现象的还是在二战期间,美国发现日本人的头骨里面的容积比美国人的要大一点,这个当时很震惊,认为西方一直以为他们是最聪明的,理应头骨的容积是最大的。而亚洲人身材矮小,脸也不大,脑子小应该是很自然的,可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后来我把这个道听途说的结果跟老婆说,老婆大人正言道:要说论大脑重量,男的还比女的重呢,可是光重有什么用?还不是一脑子浆糊,啥也想不清楚,笨得要命?

我连连点头称是,从那以后就再也不爱谈及智商的话题了。
回复 | 0
作者:法国刘学伟博士 留言时间:2015-11-17 20:42:30
致香椿树
东北亚中日韩三个民族的优秀证据遍天下。比如那个PISA考试你知道吧?那是OCDE的大规模官方测试,有数十万学生参加,三年一次,连续三次,东北亚三族永远高居顶峰。中国很穷呀。那不是经济、不是钱堆出来的。70多个国家测出来的数据与心理测量学家们上百年来上千次测试出来的平均结果若合符节。建议你多看一些资料。我引用过的就不少。到我的旧文中看看。
关于在旧时代,中国人的智商高不高这个问题。我的答复是,自春秋时代直到清朝前半,中国几乎一直不中断地是世界最繁荣的地区,自然也是世界上人民智力最高的地区。1840-1949年,由于长期动乱,中国人的智力当然受到一些伤害,但还是会远远高于绝大多数非西方国家,与日韩也没有拉开距离。
1950年代韩国台湾还很穷,智商测出来依然很高。中国人也类似。1949年以后,尤其1978年以后,中国的教育大普及,经济大发展,人民的智商随之加速改善。现在绝对是世界上最聪明的族群之一。不说比西方人高,总是可以和他们并驾齐驱。
地球中部地区人民的智力中等,也是有无数的证据可以证明。不光是经济,还有学业,还有被殖民的历史,还有他们之不能团结,他们之过于好斗。世界上的极端分子为什么绝大多数都出在那里?为什么他们杀起同胞,杀起不同派别的穆斯林比杀异教徒还起劲?为什么有那么多得极端分子相信天上有72个处女在等他们?…………
当然,伊斯兰文明比撒南非洲(文明)先进也有无数证据。简言之,就是伊斯兰在历史上就有文明呀。中世纪时,还曾比欧洲先进。而撒南非洲,从古至今,就没有过独创的文明。证据太多,我以后可以慢慢给你讲。今天到此为止。
回复 | 0
作者:talkme 留言时间:2015-11-17 19:16:26
今天的世界是愈来愈不太平了。到处是暴力和恐怖事件。各国政府都是从表面上,以孤立的事件去处理。

基地组织-IS-后面不知道还有什么组织出现,主要原因:2个层次,广义的讲是:穆斯林,狭义的讲:是穆斯林教义中的极端暴力主义思想;穆斯林教义中的极端暴力主义思想就是现代社会的癌细胞!
而穆斯林就是癌细胞传染的土壤。

当然大多数穆斯林,不是恐怖分子,但是没有穆斯林这个土壤,怎么可能会有那穆斯林的极端暴力主义思想如何传播?

世界各国政府,应该定义穆斯林教义的极端主义思想,就是邪教。应该立法禁止,取缔-癌细胞。否则只好把局部把传染的土壤一起禁止了。

至少应该立法禁止-沙特的教义。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5-11-17 17:30:00
ISIS存在的目的就是挑起宗教仇恨, 你能解释烧死孩子对谁有利吗? 理解不到这一点而出现的精神躁动,结果都是ISIS的帮凶。 不知道ISIS疯狗的主人是谁而奢谈消灭疯狗, 死掉一只还会出现下一只。
多元文化包容的路线是对的, 这一点中国做的最好, 远在数百年前就能出现全真教。
博主的族群智商论更是离谱, 不否认族群智商差异, 但是, 把阿拉伯人归为二类纯粹是照经济的猫画智力的虎。 东方人智商高, 蒋冯阎中原大战的时候可号称病夫咋忽然之间转基因了, 博主拿到的也就是挑选出来自我陶醉的书而已,今天白人主流也不尊重你。
回复 | 0
作者:尹吉普 留言时间:2015-11-17 14:45:23
敢问版主的博士是那个领域的?
回复 | 0
作者:彼德 留言时间:2015-11-17 10:38:29
謝謝刘学伟博士的回應。
一、同意劉博對敘利亞的看法。
二、西方在中東推行的民主制度,走太快,人的習俗、知識跟不上,反而造成悲劇,先走開明專制,慢慢再一步步開放各階層選舉,比較適合沒有經濟基礎的國家社會。只是西方及中東這一堂走太快的民主課,代價沉重阿。
回复 | 0
作者:法国刘学伟博士 留言时间:2015-11-17 10:02:03
回复彼得君
你的问题都太大,我只能尽量简单回答。
一、我基本同意你转述的那个伊朗人的意见。ISIS得不得到当地人民的支持我则不清楚。
二、我的设想是,战后把叙利亚的统治权还给阿萨德。他应当能管住。但还得西方大佬们同意才行。若是把阿萨德搞掉了,那叙利亚很可能变成下一个利比亚。
三、关于西式民主在非西方国家尤其是在伊斯兰世界水土不服的原因,本人有过很多分析。简单地说有两个原因,第一,经济发展阶段不同。发展中国家经济水平太低下,中产阶级太少。第二,文化传统不同。非西方国家一般都没有人民自治的传统。一时半会也学不会。因为首先需要经济基础。
四、西式民主在中国肯定也是水土不服。中国的文化底蕴太深。我的主意是首先发展经济,壮大中产阶级。然后嘛,东西方的制度传统取长补短。中国的制度还在成长中,还需要至少20年才能像个模样。
回复 | 0
作者:achedan 留言时间:2015-11-17 04:30:29
刘博士长篇大论、引经据典地高论了一番伊斯兰极端主义的病根问题,俺学习长见识了!西岸和QWE博士登高望远,从更深层次为俺们菜鸟开启了思路。为几位点赞!在俺这个不太开窍的脑袋里,伊斯兰极端主义与基督教极端主义结伴而行了一两千年,难兄难弟,互相感染,没完没了,俺们局外人士恐怕是雾里看花。如果学习一点安格洛撒克逊人的伎俩,俺倒觉得他们俩都挺正常。难兄难弟磕磕碰碰难免,成长的烦恼么,俺倒鼓励他们互相碰撞猛一点,需要啥供应品,请他们一定找“中国制造!”
回复 | 0
作者:AYA_ 留言时间:2015-11-17 04:25:24
加拿大所谓的多元文化,不是出于无知就是主流社会麻痹少数族裔,新移民的精神鸦片,看看主流社会的平均收入,国会政府雇员的收入,对比新移民,受到宽容,代表多元文化受益的少数族群占据低端劳务与最低时薪情况,十分清楚社会金子塔底端都是由那些人构成的...联想到传统的工会,专业服务行业等对新移民的普遍存在的"合理"不接纳"惯例",就知道多元文化大政治,经济虚伪性...
回复 | 0
作者:AYA_ 留言时间:2015-11-17 04:25:23
加拿大所谓的多元文化,不是出于无知就是主流社会麻痹少数族裔,新移民的精神鸦片,看看主流社会的平均收入,国会政府雇员的收入,对比新移民,受到宽容,代表多元文化受益的少数族群占据低端劳务与最低时薪情况,十分清楚社会金子塔底端都是由那些人构成的...联想到传统的工会,专业服务行业等对新移民的普遍存在的"合理"不接纳"惯例",就知道多元文化大政治,经济虚伪性...
回复 | 0
作者:彼德 留言时间:2015-11-17 04:03:30
刘博主在法国,又对ISIS问题有深入研究,小弟想请教几个问题(有點多一些,呵呵):

一、据一位旅居台湾的伊朗人在媒体表示:ISIS会迅速壮大,与美国入侵伊拉克及西方各国干预阿拉伯世界,有绝对关系。多年战争下来,多少阿拉伯世界的家庭有成员被美国及西方直接或间接杀死,这种仇恨已经根深蒂固,结合古兰经教义及愕图曼土耳其帝国民族复兴思想,ISIS在当地有相当的支持。
二、如果西方再一次攻打,就算暂时灭掉ISIS(实际上不可能),伊拉克当时也没抵抗美国入侵,但是美国占领后,却伤亡不断,最终只好退兵,美国及西方暂时不敢再入侵ISIS,有前车之鉴阿。
三、民主思想似乎在中东水土不服,却是与伊斯兰教义冲突的结果,在中东推行民主,难度相当大,但是似乎也有几个少数成功案例。但是在亚洲、美洲等地却是结实累累,最近缅甸也走向民主,新加坡、俄罗斯也举行选举,民主思潮还是在全世界攻城略地,似乎刘博主没有提到这部分。
四、美国能称霸世界将近一个世纪,目前仍举足轻重,尚无对手,有人认为是美国以民主立国,而非民族主义立国,才能领导民主国家,常久称霸,刘博主认为中国能靠民族主义,而非民主主义称霸吗?
回复 | 0
作者:松果 留言时间:2015-11-17 03:57:17
西岸豚治,你的裹脚布长得很嘛。而且所有的结论都是没有论据的,毛的教导你怎么连一根毛都没有学到?丢人现眼。
回复 | 0
作者:k19 留言时间:2015-11-17 03:50:34
错的一塌糊涂。你说的基本没有一点是正确的。结论就更不要提了。
回复 | 0
作者:凌吉可 留言时间:2015-11-17 03:28:04
病根在于他们自身扭曲的价值,再加上和扭曲的普世价值的杂交!

“普世价值”这一招也真是厉害:要把吃骆驼肉的、吃猪肉的、吃羊肉的、………,统统都不知不觉地变成吃猕猴桃的:让“大圣”们火眼金睛,嫉恶如仇,互相残杀……

看看纽约,看看巴黎,看看昆明……:还是吃饺子吧!不管什么肉做的馅,只要包有“难得糊涂”,包有“亲情友情”,包有爱这样的真馅,天就塌不下來!因为,从耶稣三问门徒彼得就知道,尽管人可能做不到圣爱agape,但弟兄之爱philia 也是合天意的!

“民以食为天”这句话所说的天,绝不仅仅是指肚腹的满足!!!
回复 | 0
作者:ardmore 留言时间:2015-11-17 01:41:39
我写的摘自http://behold.oc.org/?p=26387
讲得很系统,值得一看。
回复 | 0
作者:ardmore 留言时间:2015-11-17 01:39:25
病根在于他们的教义:
倫敦有位ISIS的同路人Anjem Choudary告訴伍德,ISIS認為戰爭是種憐憫,而非殘酷!

伊斯蘭國有義務用恐怖手段對付敵人。因為這樣做可以加速勝利,縮短衝突的時間。維護阿拉的信仰是他們最高的任務,為了達到這個使命,使用任何手段都合法!他們招南M咽澜鐜Щ氐7世紀,回到中古!

他們要“征服你們的羅馬,砍斷你們的十字架,把你們的婦女擄來做奴隸。”

他們的末世觀有點像基督教“時代論”的末世觀:“羅馬的軍隊要與伊斯蘭的軍隊在敘利亞相遇”,那個戰爭將會是羅馬的滑鐵盧。之後,末世來到,耶穌降臨,率領穆斯林得勝!

至於誰是“羅馬”?他們雖然沒有說明,卻招牡却@一天的來臨。

他們對《古蘭經》和聖訓的字面解釋,使得他們積極地,把人釘十字架,奴役婦女和小孩,砍人頭,這些都是加速末日來到的手段。如果一個穆斯林反對他們的做法,那麼他就違背《古蘭經》和聖訓,就是叛教者。對付叛教者唯一的的手段就是處決。
回复 | 0
作者:Tongxin 留言时间:2015-11-17 00:55:38
哈哈。凡事暴露都有个过程吗?在反击911恐袭中,打伊拉克的期间,证据不足,只凭端倪,谁下得去手全歼伊拉克正规军呀。IS暴露了是好事,正好一网打尽,然后战胜国“瓜分”伊拉克和叙利亚,以驻军长期为全世界看管着那块大油田。

也别担心多元化文化,都跟美国学习。大伙都去教堂,给穆斯林昄依到上帝祈祷,并严禁有恐怖思想和背景的人和家族入境。
回复 | 0
作者:QWE 留言时间:2015-11-17 00:07:53
“关于中东的分析,太多的阴谋论,我根本看不明白。我的想法很简单,那里不要打内战就好,谁当权,搞不搞民主都无所谓,只要能维持秩序就好。当然经济能取得一些发展更好。”

要是人人都这么天真,根本就不会有入侵伊拉克,不会有颠覆叙利亚的阴谋存在了,本来叙利亚是和平美好的国家,当地气候好,土地肥。可惜,世界强权才不管内战不内战,才不管百姓是不是逃难,强权要自己当独裁霸主,要把对手的势力干掉,其他因素都不在考虑中。

美国支持的沙特和卡塔尔,视阿萨德和真主党为眼中钉,因为阻挡了沙特和卡塔尔建设输油输气管道进欧洲。美国就更加希望把沙特和卡塔尔的油气管道通往欧洲,这样才能跟俄国的欧洲油气管道竞争。一旦沙特和卡塔尔的油气管道进入欧洲,俄国的经济至少一半收入就没了,美国不战就击垮了俄罗斯经济。普京当然清楚这里的战略重要性,普京是拼死要保住阿萨德,我估计不惜使用核武器,谁敢动阿萨德,普京就会跟谁拼命。这里是俄国的生命线之一
回复 | 1
作者:南大街哦哦 留言时间:2015-11-17 00:04:19
谢谢刘博!
回复 | 0
作者:法国刘学伟博士 留言时间:2015-11-16 23:09:14
回南大街
过几天一定。
回复 | 0
作者:南大街哦哦 留言时间:2015-11-16 22:37:37
那就麻烦您多介绍些《智商和全球差异》。
回复 | 0
作者:相当大 留言时间:2015-11-16 22:32:51
刘博士的文章非常深刻,非常有纵深的视野。时代感不强,也就是说50年后,或100年后,所表达的论点还是有效的。唯一不同意见就是对于希拉里的评价。我觉得她还是一个相当短视的危险人物。另外,平时我一直欣赏西岸先生的点评,也有深度,比其他万维网友要深刻许多。但这一次我不得不说,西岸的这次点评虽然水平很高,但是视野和深刻程度和刘博士的这篇文章还不在一个层次,没能产生思想上真正的交锋。 我就可以,比如我对希拉里就提出了相当深刻的不同意见。 呵呵呵。开个玩笑,期待刘博士多继续提供高水平的东西。
回复 | 0
作者:法国刘学伟博士 留言时间:2015-11-16 22:23:28
回Yan2.
题目若直说,的确应当是你说的那样。但我不方便那样写。
这个题目好像很是无解。几个阿拉伯产油国,集聚了那么多的财富,依然想不起去发展制造业。我认为不是他们没有想过,而是受到种种局限,根本无法搞。比如那些国家太富,人口太少。工资太高,智商却不够高,没有工程技术管理人才,也没有产业工人,如何搞工业?产品如何可能有竞争力?还是尽可能地攒一些钱,将来就吃利息吧。
但是那些不产油的阿拉伯国家如何办?我是想不出他们如何搞出有竞争力的制造业的办法。
非洲国家更是这样。这不是给他们钱,甚至给他们建基础设施就可以解决的问题。必须要有好多个pourcent的人口住在那里,像南非那样,帮他们搞技术,搞管理,才可能把比如工业园区搞起来。但是工人的素质又如何解决?
所以那个林恩说,这个世界上的种族之间的差别,无论是在一个国家之内,还是在国际上,恐怕都是会长期存在。我们只能努力将它缩小。
他还举到一个例子。联合国2000年提出一个雄心勃勃的减贫计划,要到2015年把世界的贫困人口减掉一半。现在到了2015年,这个任务也已经完成。问题是,这些减掉的贫困人口,绝大部分都在中国,在那些二等智力国家里,也有少量减贫成绩。在三等国家,撒南非洲,那贫困人口就是有增无减。所以还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联合国的官员问,“中国做得到,为什么其它地方做不到?”我只好推荐他去读读林恩的书了。
回复 | 0
作者:法国刘学伟博士 留言时间:2015-11-16 21:36:17
唉!关于西方种族问题,你说的还是左派多元政治那一套。没看见那一套行了那么多年,带来的问题越来越多吗?是不是该改弦更张了?
关于中东的分析,太多的阴谋论,我根本看不明白。我的想法很简单,那里不要打内战就好,谁当权,搞不搞民主都无所谓,只要能维持秩序就好。当然经济能取得一些发展更好。
回复 | 0
作者:yuan2 留言时间:2015-11-16 21:32:55
斑竹:实际上,问题应当是“伊斯兰的病根在那里”。伊斯兰极端主义生长于斯斯兰教。为什么在其他现代宗教中(天主教/基督教/佛教)没有产生这样这样灭绝人类的极端主义?

欧洲中世纪的宗教改革,天主教/基督教得到了重生。政教分离,宗教迫害得到了彻底的改善。而佛教从其发端就不是一个激进的宗教,基本从来没有过严重的极端主义。伊斯兰教徒至今仍然恪守着那个两千年前的教义,坚守政教合一,歧视妇女,迫害其他宗教。伊斯兰世界里没有一个领导势力,更不要提一个要求改革的领导势力。没有一个现代化的伊斯兰教,就没有一个安宁的世界。在1990年前的50年里,世界的主要矛盾是以美国为首的自由民主世界(北大公约组织)与苏联为首的共产主体世界(华沙条约组织)的矛盾。最后以苏联解体,自由民主世界的胜利而告终。世界将来的50年里,世界的主要矛盾是文明世界与伊斯兰世界的矛盾。(注意,不是伊斯兰极端主义)
回复 | 0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5-11-16 20:48:05
你这里其实是提出两个问题,叙利亚的战争解决方式,和欧洲人力短缺的解决方式,都与事实和可能性相距太远。
叙利亚战争的始作俑者是沙特等海湾国家,被欧洲和美国支持,目的是彻底推翻奥勒维的统治,因此并不是仅以推翻阿萨德为目的。作为什叶教派的一支的奥勒维,是黎巴嫩的中东最强的阿拉伯军队黑丝巴拉和伊朗的联系运输线,地理上是海湾国家建设输油管直接把原油输入土耳其的港口设备的阻碍。前者因而得到以色列的支持,因为在最近这次的几年前的对黎巴嫩南部的战争里以色列在军事上输给了黑丝巴拉。是对以色列最大的军事威胁。后者不仅可以大大降低运输原油到欧洲的成本,更可以绕过传统的波斯湾路线。这条路线基本完全在伊朗的控制下,美国不得不在那里驻扎一个舰队来制衡,但也不能保证这条路在战时的畅通。总体来讲是打击什叶派在中东的利益。
奥勒维占叙利亚人口的20%,因此属于少数统治多数的现象,类似萨达姆对伊拉克的统治,只不过那是少数派的逊尼派统治多数派的什叶派。因此推翻奥勒维是有可能,和有社会基础的。
但类似战前的伊拉克,精英都在统治教派里,因此推翻社会精英不那么容易。美国投入了大量地面军事力量在伊拉克推翻了逊尼统治,但也无法维持,现在代表逊尼的ISIS的兴起就是证明。
何况俄国的利益直接卷入这个战争,因此阿萨德代表的奥勒维的势力是不容易推翻的,但不推翻就达不到沙特等国家的战略目的。这个战争不是关于叙利亚的难民,而是关于沙特等海湾逊尼国家的石油管道,难民越多,首先跑的是社会精英,人口上就会大大削弱奥勒维。
所以你觉得有可能因为难民问题而让逊尼派放手嘛?
再有,ISIS的快速兴起是因为符合当地逊尼派的需求,因为伊拉克战争的客观结果是什叶派统治,结果原来是伊拉克社会精英的逊尼派被打压,尤其是库尔德人的武装试图在美军撤离后血洗北部的逊尼派来夺取北部的石油产地(这是ISIS恨库尔德人的原因)。所以,尽管ISIS是极端宗教势力,不是传统上世俗伊拉克逊尼派的同路人,但毕竟保护了其生命安全,所以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北部得到民众大力支持。ISIS的军事力量总共不过是一万人左右,面对的大致三千人的库尔德武装,十万人的伊拉克政府军,数万人的叙利亚政府军而几乎战无不胜,就是因为有民众的支持,和财政上富裕海湾国家的支持。有人力,有钱不缺武器,有战争意志,有地方支持,有根据地,所有关于维持游击战的要素都具备,因此哪怕是西方地面部队介入也不会比伊拉克战争结果好,而是会陷入长期的战争。
第二个关于移民的问题,从东亚移民是不现实的,不仅文化语言差异极大,而且并不能制止有组织的犯罪活动。宗教因素与有组织的犯罪有一定关系,但不是决定因素,越战之后美国西海岸大量南越移民,在80年代形成对美国危害甚至超过意大利黑手党的越青帮。犯罪主要是经济因素,不在于宗教,社会歧视不在于什么宗教,而在于主流社会缺乏自信,要感觉自我地位。
另一个更关键的问题是需要理解为什么欧洲的穆斯林恐怖分子多是第二代移民,和为什么美国相对好一些。
利用宗教实行恐怖主义的根本原因是西方对穆斯林缺乏respect,尤其是作为宗教来讲,被穆斯林们看作是神圣,而在西方眼里是垃圾。这就与殖民主义导致的反抗是一回事。西方人在殖民主义失败后很长时间不能理解为什么独立的国家搞得经济下滑也要独立,直到如今才理解respect是不同文化和种族之间矛盾的主要问题。你可以找出一万个理由证明伊斯兰文明的落后,但你不能无视其具有十几亿人口的现实。
而西方如今在对待穆斯林的问题上还是在重复当年殖民主义的思维,只不过方式不同就是了。所谓的“资源国家的诅咒”的概念(即资源国家不外是两种结局,独裁统治或战乱),本质上是发达国家争夺其资源的结果,这个问题在西方是早有定论。
这种现象导致西方国家的第二代穆斯林移民感觉不到融入社会的可能,导致的逆反心理不是第一代移民能有的,因为第一代移民对一个陌生社会的期望值是不高的。
但第二代就不能接受社会对其不尊重的现象,宗教不过就是个identity的概念,是利用的内容。
这就是为什么美国比欧洲在这个问题上相对好一些的原因。美国的社会diversify程度远比欧洲高,尤其是西海岸,白人是少数族裔。有过民权运动,社会关于政治正确有共识,有法律保证,穆斯林在美国的被接受度高于欧洲社会,反过来第二代的美国穆斯林继续保持穆斯林传统,比如戴头巾,的比例就相对少,尤其是成年人以后,因为没有那么大的通过宗教来作为自己的identity来感觉自尊的需求。
世界不同种族和文化的交融程度会越来越高,这是全球化经济的结果,不是可以人为设计的。因此那种试图改变什么少数派文化,落后文化,甚至隔离的方式是注定行不通的。
你不可能在把穆斯林局限在他们传统的地域,因为对其资源和劳力的需求和全球化环境导致其流动到发达国家的现象是不可避免的。你不可能继续歧视社会少数,或与你不同的文化,因为同样的原因你不得不接受这些人在你社会里的存在。
除非你能做到既要利用人家的资源和劳力,又不与其接触的社会隔离,那叫奴隶社会。
提高社会宽容度,接受不同,包括不同文化,发展民权意识,降低主流社会自我定位的期望值,接受全球化的现实,这是唯一消灭不论什么极端主义的有效方式,美国算是一个例子,尽管与理想仍旧有距离。
回复 | 1
作者:杰克一 留言时间:2015-11-16 20:41:16
高论!关于黑科技,早就有这个看法了。虽然没有研究过,也没读这么多书。这个黑科技理论也适合美国现在的种族状态。但是不可以讲出来,因为政治不正确。有种族歧视之嫌.
回复 | 0
作者:秋念11 留言时间:2015-11-16 20:00:15
对头。其实恐怖分子和美国都脱不了干系。
回复 | 0
作者:缤纷视界 留言时间:2015-11-16 19:29:26
分析得有道理,黑科技也是科技。那些政治正确的口号,比如多元化,其实很傻。
回复 | 0
作者:法国刘学伟博士 留言时间:2015-11-16 19:19:31
以前会,现在或者再过若干年后,就不会了。
比如在今天的美国,亚洲人大体上就已经不受歧视。如果受歧视(比如上好大学要更高的分),那是因为他们表现得太过优秀。就和当年的犹太人一样。而和黑人受歧视完全不是一个性质。
回复 | 0
作者:sometimes 留言时间:2015-11-16 19:09:52
只有欧洲人和东亚人,东亚人会收歧视。
回复 | 0
共有37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