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汉卿的博客  
不要把一切都当真  
        http://blog.creaders.net/u/5779/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汉卿
来自: 美国
注册日期: 2011-12-29
访问总量: 523,472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完美的风暴 (Perfect Storm)
· 耐人寻味
· 共和党抛弃川普的时机已经成熟
· 川普要溜!?
· 非法移民 – 丁尚彪
· 什么时候开始,把十一当清明过的
· 首先是人,不一定有“才”。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茶余饭后】
 · 怎么猜出新笔名后面的旧博主?
 · 别以为人工智能时代是很遥远的将来
 · 枪:半自动是怎么变成全自动的?
 · 晒晒我们春节的菜肴
 · 网上的 WOMANIZER
 · 为什么有人总想惹别人嫉妒呢?
 · 帕瓦罗蒂的白手帕
 · 当爹的头一天
 · 侃谈头发的功能
 · 中国生肖属相印象
【随感杂谈 (1)】
 · 完美的风暴 (Perfect Storm)
 · 耐人寻味
 · 非法移民 – 丁尚彪
 · 什么时候开始,把十一当清明过的?
 · 世上所有的妈妈都有点神经质...
 · 又该说挣钱和花钱的时候了…
 · 网络信息时代的空中楼阁和地下陷阱
 · 当你讽刺,评判,挖苦中国人的时候
 · 人类需求五层次 - 广义篇
 · 光脚不怕穿鞋的
【往事回忆 (1)】
 · 第一座是铜像
 · 我干过的一件“蠢”事!
 · 沦为“难民”的经历(6)---- 完
 · 沦为“难民”的经历(5)
 · 沦为“难民”的经历(4)
 · 沦为“难民”的经历(3)
 · 沦为“难民”的经历(2)
 · 沦为“难民”的经历(1)
 · 和朋友的一场生离死别
 · 假如我没出国 ...
【侃大山 (1)】
 · 邓小平未曾预料的事 ...
 · 刘鹤听川普当面说,“我不喜欢毛...
 · 让屁股欺骗了脑袋的错觉
 · 单凭一个原因,咱就反对“去中国化
 · 在扭腰,是谁背着光脚的瓜瓜
 · 第四军种应该叫什么,结果出炉
 · 机智的彭大姐
 · 9/3 阅兵,习最危险的几十分钟。
 · 快讯:阿妞不牛海归到中宣部任职
 · 德沃夏克 串门过新年
【我编的故事】
 · 花儿为什么这样鲜
 · 嘿...! [月亮],你给我站住!
【随感杂谈 (2)】
 · 高学位的人怎么可能理解中美贸易战
 · 美国白人的衰败与中国的关系
 · 中国人干的事,不一定全错!
 · 微信 – 这玩艺儿
 · 文贵闻臭
 · “一条狗比一百万个黑 # 更重要”
 · 程序员之死
 · 情人节 --- 初恋情人的节日
 · 大海捞针 vs 干草垛里找针
 · 特殊的女人-- 美女
【侃大山 (2)】
 · 当第一夫人面对羞涩的猛禽
 · 林肯和肯尼迪的轮回?
 · 透过二维水看打工仔的23万退休金
 · 说话听声锣鼓听音,教授吐血记。
 · “教父”评价 Donald Trump
 · 见鬼了?鬼节里没见到鬼!
 · 如果中国和美国接壤,谁来筑墙?
【他人的退休生活】
 · 退休生活 : 引子、回旋和随想
【人物素描】
 · 我那几位瘸了腿的朋友
【专题】
 · 共和党抛弃川普的时机已经成熟
 · 审视正在死灰复燃中的社会主义 (2
 · 审视正在死灰复燃中的社会主义 (1
【杂文】
 · 川普要溜!?
 · 周末篇:你们都还记得他吗?
 · 杂文:能让人失忆的奶
 · 傻子的等级 ( Rated R, 慎入 )
【歌曲】
 · 走进死亡的最高境界
 · 诉衷情 -- 《伪装者》 片尾曲
 · 无所谓,原谅世上所有的不对!
【评论】
 · 首先是人,不一定有“才”。
 · 不光彩的职业
 · 这些美国航班飞 737 Max 8,能躲就
 · 一次失败的尝试
 · 万维博客里 1/6 的人是诚实的
 · 有必要成立万维 <博主和读者协会
 · 用平等心处理夫妻纠纷
 · 视频插入功能有问题!
 · 如果川普败选,有人要革命!
 · 种族主义之火,远没有熄灭。
【民间文学】
 · 沁 园 春 ● 习爷
 · 中国人口又出问题了
 · “共产”= 不“贡献”?
 · 孔子的名片
【视频】
 · 为何对美国来说中国是致命的?
 · 新工作第一天培训,可能过不了关
 · 这一精彩的视频一定得看!
【远方传来的消息】
 · 林彪专机坠毁前最后几分钟的录音
 · “差点儿”得普利策奖的新闻照
 · 2011, 中国人交了多少税?
存档目录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09/01/2018 - 09/30/2018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网络日志正文
沦为“难民”的经历(1) 2015-11-21 08:54:49

沦为“难民”的经历1


我十岁时,学校的门突然就都“关闭”了。

在家里几个兄弟姐妹中,父亲似乎是看到了我的潜力,他坚持要我每天早上在家自学。只有到了早上10点多钟,做完自学课程后,我才可离开家门,走到离家不远,附近小朋友们常去的广场上去玩。

仍记得,那天早上,无风无雨,阳光充足,天很暖和。我从一条小路,快步走向广场。刚走进广场一段距离,就听到了广场深处熟悉的吵杂声,马上认出了一堆伙伴的身影。当我刚拔腿,就要跑去与他们汇合时,一支手突然从后面拉住了我的肩膀。我回头一看,是我的大哥。他另一支手的手掌,摁着我的头顶,用抓我肩膀的手,把我的整个身体一转,扭向了家的方向。跟我说:“快,回家去!”

我有点纳闷。我做完了功课,现在是我玩耍的时间,为什么要我回家?另外,在平常,大哥他自己的事都自顾不暇,今天,怎么又管起我了呢?

我在家排行第七,是家里最小的儿子。

我们兄弟姐妹八个,那时,最大的也还只是二十岁出头。我们的父母养育管教这样一个大家庭,大概是很不容易,于是家里立了不少的家规,规范我们日常的行为。比如说吃晚餐,要等到一家人都到齐,围坐在一张大餐桌上;等我父亲动筷子后,我们才开始动勺动筷子吃。吃饭时啪唧嘴,把碗或盘刮出声音来也是不许可的。对学业上的要求,就更不用提了。在这样的一个大家庭里,处在第七的“位置”,好处不少,有较多的自由发展空间。我即不用像大哥那样,一生下来便要处处做样板。也不用像二哥那样,永远躲在大哥身后,不敢说不敢做,渐渐变得没有了自己的主张。比我大的六个哥哥和姐姐,在我和我父亲之间,形成了一个“缓冲地带”。更何况我的那些哥哥姐姐都没有我聪明,好学。有学上时,每年期末,成绩一来,他们总要被训斥。而我总是受到奖励。于是父亲的威力总传不到我那里。

我的母亲长得很漂亮,年纪要比父亲小十几岁。每次和母亲上街,常常听到过路的人称呼她漂亮太太。她很乐观、开朗、很爱笑。每次我做错事,她做出举动,像是要打我时,我只要冲她一笑,就变得没事了。我当然看得出她离大哥大姐更近些。当然,大概是我生下来体质比较弱的缘故,她还是很疼我的。我母亲,为我,还特地立下了一个规矩,家里好吃的东西,我拥有优先权。大哥大姐,甚至妹妹,对此好像也没有异议。

家里有位为我们干了十几年的老保姆。洗衣做饭,照顾我和妹妹。相比兄弟姐妹,我和她的关系最好,我常常把家里好吃的东西“偷偷”带到后院或厨房里和她共享,她也常常单独地为我做我最爱吃的饭菜: 烤鸡串,牛肉松。

大哥从广场把我拽回家后,就一手把我交给了老保姆。

老保姆催我再去洗澡,并指了指我的耳后,脚后跟和脚踝关节之间的那几处,提醒我多搓搓。好多天了,她教我如何洗澡才能洗干净,还教我怎样洗衣服,衣服的那些部位最容易赃,应该怎样洗。我当时很好奇,为什么不教其他人而只教我呢。

洗完澡穿上新衣裤,老保姆领我去厨房,吃了些点心。客厅里,父亲正跟三姐嘱咐着什么,没听清楚,只是偶尔会提起我的名字。我母亲走进厨房,弯腰捋了捋我头上还是有些潮湿的头发;接着蹲下来整了整我的衣服,又把我上衣扣子重复地扣了扣;站起来,让大哥就把我领到了停在家大门口前的小汽车上。

每次坐车外出,母亲总是坐在前面,妹妹和我坐在后面。在我和妹妹的座位之间总放着几个蓝子,装满了好吃的东西;各种水果,各种点心,还有香喷喷的熟肉食品。但是,今天坐在前面的不是母亲,而是大哥,后面另一边也不是妹妹,而是三姐,中间也没有那些好吃的东西。我开始明白了。这可不是去走亲戚,也不是出去游玩。那么,是去哪里呢?

我扭头向车窗外看去。父亲和母亲没有来到车边送我们,只是站在房门里,摆着手。房里光线不是很足,我没有看清他们的眼脸,车便走开了...。


1448113988126928.jpg





浏览(1299) (0) 评论(7)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汉卿 留言时间:2015-11-23 07:19:37
牛仔,

像你间接指出的那样,难民流离失所多半是政治环境所迫,有时与家境无关。
回复 | 0
作者:牛仔 留言时间:2015-11-22 10:03:51
60年代家里有保姆,非一般人家。
回复 | 0
作者:汉卿 留言时间:2015-11-21 19:32:37
好奇的猫(爪),
是自传,发生在40多年前。
回复 | 0
作者:爪四哥 留言时间:2015-11-21 18:49:50
很好奇,这是小说,还是自传?没有看出发生的年代,1949年前?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5-11-21 14:26:49
找回一部分。还得给网管写信。
回复 | 0
作者:汉卿 留言时间:2015-11-21 12:56:22
闲人,

没那么严重。

你发表过的那些博文都找到了吗?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5-11-21 09:10:44
真惨,肯定是被卖了
回复 | 0
共有7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